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舞蹈》 > 2007年第04期
  • 本刊将隆重纪念《舞蹈》杂志创刊50周年
  • 打造中国文化产业的“东方”旗舰——国家歌舞团团长田军利访谈录
  • 目前,中国文化艺术界最大的两个焦点问题:一是艺术创新,二是体制改革。而在艺术院团体制改革和艺术产业化推广方面,东方歌舞团一直十分活跃,特别是2000年田军利走马上任“东方”团长以来,该团始终处于改革的前沿地带。2005年8月,东方歌舞团与中国歌舞团合并,以“中国东方”命名组建国家歌舞团,引来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叫好的,也有为他们捏把汗的。如今,一年多过去了,本刊记者专门走访了田军利团长……
  • 中国古典舞的新实验——关于“昆舞”意义的断想
  • 元旦前后,苏州市歌舞团的资深编导马家钦特约了京城及省内外专家汇集吴地,共同把脉她的毕生“心血”,饱蘸江南古风又具人文意绪的新品——“昆舞”。览罢,惊喜之情陡生!我很为中国古典舞再次出现了一块新鲜的绿色而激动……
  • 昆曲精神的舞蹈诠释——记马家钦与“昆舞”
  • 2003年11月,苏州市歌舞团马家钦导演第一次跟我谈起关于“昆舞”的构想。直觉告诉我,马导又抓住了一个极具学术价值和创新意义的课题。于是应她的请求,邀集当时正在苏州参加首届中国昆曲国际学术研讨会的部分海内外学者,召开了一个座谈会。会上我不揣冒昧地说了自己的粗浅想法:“昆舞”首先是舞蹈而不是戏曲,因此对昆曲的剧目、身段不必照搬,而应有所取舍提炼。“昆舞”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民族舞蹈或古典舞蹈,它和后者的区别在于具有昆曲艺术的韵味或精神,这所谓的“韵味”或“精神”也就是昆曲区别于京剧和其他戏曲形态的文化特征。
  • 等待救赎的交易
  • 为了洞察那个每分钟以万元计算的职业,本刊于2006年岁末进行了一场调查。如果一系列灼手的数据只是用来验证几个大而化之的猜想,导致详尽的探究被当做隐秘的文本来读,那无疑是对编导职业问题一次无谓的骚动.
  • 阳光下的石头——肖苏华教授印象
  • 1、提笔写老肖,是新近突起的念头。相识近20年,也很知道他在芭蕾教学、编导教学方面的仰之弥高的成就,却从未有过将其凝于笔端的想法。细细想来,大概是他在“事途”——事业之途(不是“仕途”)上跑得过快,留在我们眼前的只是一片忙碌而模糊的身影……按说,他在芭蕾教学中培养出李存信这样的高足后,就可以按下快门给自己来一“定格”;或者,他在留学前苏联并得到格里戈洛维奇的真传后,也不妨故弄玄虚地故作“高深”状;再者,他还可以把出任过多少次国际评委印满自己的名片,然后口中嗫嚅,脚下踌躇,说些不咸不淡的话,迈些不方不圆的步……但这些,都不是老肖的作为。
  • 梦里犹知身是客——现代芭蕾舞剧《梦红楼》的大众化解读
  • 二百多年来,《红楼梦》以它巨大的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思想价值,拨动着一代代中国人的神经,滋润着一代代中国人的心灵,丰富着一代代中国人的头脑,点拨着一代代中国人的生存法门。多少人为书中的贾宝玉、林黛玉以及那些命运如霜的冰雪女子们,哭一回,笑一回,忧一回,喜一回,悲欢其悲欢,经历其经历。更有多少人把这部书当做镜子,体味着逆境中的奋争,束缚下的挣扎,压力时的抗辩,困顿里的突围,为自己思索着人生的道路和未来。由北京舞蹈学院教授肖苏华先生创作、著名芭蕾舞表演艺术家张丹丹女士任艺术总监、广州芭蕾舞团最新上演的现代芭蕾舞剧《梦红楼》,所表现的正是文学名著《红楼梦》在当代青年精神世界里撞击出的时代回响。
  • 面对经典 我们“惊梦”一夜
  • 前几年摇滚圈里很走红的二手玫瑰乐队在一首歌里唱到:“我们的生活就要开,往哪儿开,往红楼梦里开吗?”这多少对传统有点嘲讽和解构的味道。当然,我们的生活是开不回去的,我们的文艺也是开不回去的,而把这些古典名著再翻出来重做的行为也并不代表就是往回开,只是,自古以来,人们就会借古说今,或者借他人之言吐胸中块垒。
  • 具有经典意义的诗性表达——舞蹈《小城雨巷》赏析
  • 第五届中国舞蹈“荷花奖”金奖作品《小城雨巷》,自问世以来受到业内专家和广大观众的高度赞誉,被认为是近年来少见的、具有经典意义的佳作。更为可喜的是,这部作品在经过了近百场普遍叫好的演出之后,被中央电视台选中,并成为2007“春晚”的一大亮点。
  • “中国气派”——当代中国芭蕾创作的宝贵追求
  • 如果从裕容龄进入法国巴黎音乐舞蹈学院学习芭蕾并于1902年登台表演开始算起,至今已经105年了;以《天鹅之死》闻名于世的巴甫洛娃1922年到上海演出,为国人带来纯正的芭蕾,至今整整85年;中国著名编导蒋祖慧1956年赴苏联学习芭蕾舞,至今已逾50年。这些数字告诉我们,芭蕾舞作为一种世界著名的文化财富和生机勃勃的艺术种类,与中国的“亲密接触”已经有了一个世纪的“历程”。其中,创作富有中国特色的芭蕾舞艺术作品,培养出世界级水平的中国芭蕾舞演员,直至建立中国芭蕾舞流派,成为当代中国芭蕾舞艺术家们的梦想与奋斗目标。我认为,从创作领域看,创作出有“中国气派”的芭蕾舞作品,是当代中国芭蕾创作最宝贵的一种追求。
  • 当舞蹈面对网络——互联网对传统交流模式的挑战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报告显示,截止2006年6月,中国网民总人数为1.23亿,网站总数已超过78万,其中舞蹈类网站有千余个。网络对于舞蹈来说,已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传播媒体和施展空间。我国第一个非经营性的舞蹈网站“舞影”于2000年创建,随后的几年中又建起了数十家影响较大的舞蹈网站,如中国舞蹈网、舞英雄、舞蹈者之家、舞门网等等。短短6年间,舞蹈在虚拟空间中变得空前地自由和活跃,使现实空间中传统的舞蹈交流模式受到多方面挑战。
  • 从词源学角度探讨蒙古舞蹈的审美——写在《蒙古舞蹈美学概论》出版之际
  • 一个民族经典的文学、诗歌、史诗、音乐、舞蹈等是该民族艺术的完美结晶,它承载和记录了一个民族美学思想的形成,并集中体现着这个民族的精神气质、思想信仰、历史文化及审美理想,很值得深入研究。
  • 现代舞——尼金斯基
  • 现代芭蕾舞剧——梦红楼
  • 当代舞蹈晚会——心跳·身跳
  • 民舞荟萃
  • 用身体书写的人性战场——刘凤学与她的《曹丕与甄宓》
  • 新年伊始,应广东舞协名誉主席陈翘老师相邀,我赶到广州去看刘凤学新古典舞团演出的现代民族舞剧《曹丕与甄宓》。之所以兴趣盎然,不仅仅因为陈翘说这部舞剧是她最喜欢的刘凤学的作品,而且因为这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新古典舞团首次来大陆的演出——我以为那场演出是刘凤学精心选择的代表作:一是以《幂零群》为代表,探讨动作与空间的美学关系;二是以《布兰诗歌》为代表,寻求节奏魅力与生命跃动的统一性;三是延伸传统舞蹈精神、特别是儒家的“仁”本精神,这方面带来了《招魂》、《投壶戏》、《渔歌子》和《雪祭》4个作品。
  • 谁在谁的世界——邢亮的尼金斯基
  • 这个世纪,也许大家已经淡忘了这位天才; 这个时间,也许是时候怀念这位天才。 20世纪最伟大神奇的舞者尼金斯基,疯过,而且一直疯到死去。后来人,只能远远眺望、好奇,或是唏嘘不已。如果你还不知道尼金斯基,现在可以去看邢亮自编自演的舞作《尼金斯基》,看到的,有尼金斯基,也有邢亮;有时候,两个绝世舞者在眼前,虚实难辨……
  • 因纯粹而精彩——英国奥杰克当代舞团亮相京城
  • 尽管同属古今共融的当代舞风格,但英国奥杰克当代舞团访华演出晚会上的四个作品却迥异不同,而前后的节目顺序,更是充满了各式的对比,给人强烈却舒适的审美享受。共同之处只有两点:一是九位舞者的身体经过古典芭蕾的腿脚训练、现代舞的躯干开发,以及太极、气功等东方人体文化的科学调理,显然已拥有了超大幅度的伸缩性与表现力;其次是编导和舞者们对于各种音乐的敏锐直觉与动作阐释相当得体,因而使人产生水乳交融的整体感。
  • 三晋民间歌舞艺术的奇葩——山西凤秧歌采风纪实
  • 山西是我国民间歌舞的发源地之一,其中凤秧歌就是流行于山西忻州市原平一带独具特色的一种秧歌形式。光绪八年《崞县志·风俗》载:“元宵,乡村稍有灯火;城市则鳌山灯海,秧歌社火,角抵之戏,喧阗街巷。”根据民间传说和光绪年间史料记载的凤秧歌状况推测,凤秧歌可能产生于清朝。
  • 胶州秧歌课堂教学方向初探
  • 胶州秧歌是山东三大秧歌之一,它流行于胶州湾一带的农村,有着极其丰富的齐鲁文化底蕴和质朴的泥土芳香,是农民抒发情感、陶治情操的一种自娱自乐的大型广场舞蹈形式。胶州秧歌是舞、戏结合的秧歌,在当地亦叫大秧歌、地秧歌或耍秧歌等,它是在演唱的基础上吸收了外来的形式而具有了舞、戏结合的表演特点。它分为大场与小场(小戏)两部分,舞蹈部分是戏前的跑场,用来烘托气氛,招徕观众,然后才开始进入小戏部分。胶州秧歌中的舞蹈部分以女性最具特色。
  • 会说话的舞蹈服装
  • 从年初忙到年末,总有人请我去讲舞台服装设计,但一方面没有时间,一方面不善言辞,觉得我想说的都在我创作的服装中,所以都婉言谢绝了。
  • 电影与舞蹈的邂逅
  • 电影造梦。 舞蹈彻底是梦。 当电影邂逅了舞蹈——舞蹈丰富了电影的梦境,电影则将舞蹈的梦带到更远的地方。
  • 高手在民间——张云鹏和他的《蓝色游吟》
  • 这次“狼”真的来了。 当凄厉的狼嚎划破第八届“桃李杯”舞蹈比赛民间舞群舞决赛的夜晚,当蒙古“Rap”节奏响起,猝然发现小说《狼图腾》里的动人一幕在眼前真实地再现,我们已无路可逃,只想在大草原上吸一口沾着露水的空气,一路奔向天边……顺着龙城飞将李广那一箭划过风流的轨迹,踩着大将卫青十万铁骑踏出的泥泞,遥望霍去病一路千里穷追匈奴的大漠孤烟,抓一把黄土对成吉思汗进行凭吊。刹那间时空错落的感觉如同行走在漫漫历史留下的绳结上,在黄沙漫卷中看秦皇、汉武、成吉思汗的丰功伟绩凭空飞扬。
  • 东西南北
  • ★两会舞蹈家代表委员出谋划策★春晚成为舞蹈与大众交流的平台★《太阳神乌》首演成都★中国现代舞的国际窗口★上海酝酿电视花样滑冰舞蹈赛★淮南少儿舞蹈在美获金奖★太阳马戏团中国招聘舞蹈演员
  • 环球资讯
  • ■麦考利转战《纽约时报》■一个叫做“春”的舞蹈节■英国国会的首个舞蹈提案■美国老将的英国缘
  • 读者信箱
  • 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部分老舞蹈表演艺术家剪影
  • 十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第五次会议已胜利闭幕,无论是老代表、老委员,还是新代表、新委员,除在各自舞蹈表演、创作、理论、教学、研究等艺术领域辛勤耕耘作出令人瞩目的成绩外,还积极,热情地参政议政,为新时期的舞蹈艺术发展尽心尽力,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构建和谐社会建言献策。
  • 歌舞晚会——英风妙姿
  • 清明上河图
  • 曹丕与甄宓
  • 惊梦——牡丹亭新记
  • [关注]
    本刊将隆重纪念《舞蹈》杂志创刊50周年
    打造中国文化产业的“东方”旗舰——国家歌舞团团长田军利访谈录(梅林)
    中国古典舞的新实验——关于“昆舞”意义的断想(罗斌)
    昆曲精神的舞蹈诠释——记马家钦与“昆舞”(周秦)
    等待救赎的交易(益虫)
    [人物]
    阳光下的石头——肖苏华教授印象(于平)
    [舞评]
    梦里犹知身是客——现代芭蕾舞剧《梦红楼》的大众化解读(赵国政)
    面对经典 我们“惊梦”一夜(刘晓真)
    具有经典意义的诗性表达——舞蹈《小城雨巷》赏析(吴国平)
    [论坛]
    “中国气派”——当代中国芭蕾创作的宝贵追求(邹之瑞)
    当舞蹈面对网络——互联网对传统交流模式的挑战(祝嘉怡)
    从词源学角度探讨蒙古舞蹈的审美——写在《蒙古舞蹈美学概论》出版之际(莫德格玛)
    [域外·交流]
    现代舞——尼金斯基
    现代芭蕾舞剧——梦红楼
    当代舞蹈晚会——心跳·身跳
    民舞荟萃
    用身体书写的人性战场——刘凤学与她的《曹丕与甄宓》(洪霁)
    谁在谁的世界——邢亮的尼金斯基(刘春)
    因纯粹而精彩——英国奥杰克当代舞团亮相京城(欧建平)
    [教育]
    三晋民间歌舞艺术的奇葩——山西凤秧歌采风纪实(赵蓉)
    胶州秧歌课堂教学方向初探(王恒运)
    [广角]
    会说话的舞蹈服装(麦青)
    电影与舞蹈的邂逅(张净雨)
    高手在民间——张云鹏和他的《蓝色游吟》(刘锋)
    [彩页]
    东西南北
    环球资讯
    读者信箱
    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部分老舞蹈表演艺术家剪影(赵士英)
    歌舞晚会——英风妙姿
    清明上河图
    曹丕与甄宓
    惊梦——牡丹亭新记
    《舞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