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辽河》 > 2009年第02期
  • 秋韵在雨中
  •   一阵秋雨一阵凉.秋与雨有缘.秋藏在雨后,或者说秋融化于雨中.秋也带了凉意.……
  • 枪缘
  •   一   从小听俺爹说,俺家老辈儿就喜欢枪,尤其俺爷爷,把枪玩到了极致.夸张一点说,那时要有"枪艺"吉尼斯,准没别人的.老人们都说,如果俺爷爷活着,保不准俺们家也是将星闪烁咧.   自莫言的<红高梁>问世以来,很流行写爷爷奶奶.俺也想写写俺爷爷,倒不是赶这个时髦,也缺乏写小说的天赋,俺只想随心所欲地写写俺们家与枪的缘分.……
  • 美女情缘
  •   1   2007的春天,在我苦心经营了三年的爱情,甜蜜蜜地谈了三年的女友风一样在我的面前消失时,我只身来到了广州.老实说,我是个文化人,我的女友和爱情是因为我是文化人而向我走来的,又是因为我是文化人而向我说的再见,由此看来,我这个人,成也在文化,败也在文化.近年来,我一直窝在家里写一些东西,我喜欢过这种宁静的写一些东西的生活,更想当一个名副其实的作家,我的父母倒是很支持我,目前家里也不缺我一个人赚钱,能安静地窝在家里写一些东西不好,也不会坏,至少不会出门惹是生非.……
  • 半只苹果
  •   屋子再大再豪华,没有人气总是显得凄冷.若是有个小猫小狗的时不时上蹿下跳一下也不错,至少能烘托一下家庭的气氛.可知言一直没有养小动物.不是不喜欢,是害怕养不好反而愧对了它们.这种想法被胜利批驳了很久,他一直试图说服她养一只猫或狗,自己不在家时好给知言做伴,可知言就是不肯接受.胜利迷惘地说,别的女人都喜欢,怎么你不喜欢?知言说,我喜欢啊.胜利说,那你为什么不要?知言说,我喜欢的东西很多,但我不可能都要啊.胜利就无语了.……
  • 禁烟令
  •   无论如何我也没想到,那个平时和我关系好得亲兄弟一样的仇科长会强行拉开我抽屉,会当那么多人面把我抽屉里的半盒烟拿出来后,堂而皇之地摆在桌子上让人免费参观.还说我是单位颁布"戒烟令"以来的第一个违反者,必须按文件规定,在一周内查住一个在厂区抽烟的人,否则,停工处理.架势简直就是当代包公,就没带圣上所赐的铡刀了.既然他不仁,休怪我不义.于是我火了,我也当那些人面指着仇科长的酒糟鼻子问,你说,你他妈的还是个人吗?……
  • 怒江情人
  •   蓝小言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放荡.她身边的男人拒绝了她的吻,他说,我知道你是有男人的.   蓝小言哗地把自己的衣服脱掉,连同里面那件幼稚的蕾丝衬衣.后来就不知道是谁在脱谁的衣服了.   蓝小言的身体剧烈地疼着,心里却是一阵快意.这比割腕自残有趣多了.……
  • 民国初期的爱情
  •   那是民国初期,四十岁左右的丁兆清,生意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   丁兆清身材瘦削,举止文雅,丝毫没有殷实富足的商贾之相.因在家排行第二,人们便称他丁二爷.丁二爷曾中过晚清的秀才,自然有满腹的诗文.……
  • 手镯子
  •   某村落,十几户人家,散布在一个四面环山,岩石矗立的山区,村里没有电,村里人赶集要翻过十几座高山,赶集的当天,早上三四点钟就得出发,晌午就得往回赶,否则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这些山与山之间有一条大自然留下的惟一一条出路,窄而且危险,一边是峭立的山峰,一边是悬崖,远看去,像一条游向天边的蛇,凄美而壮观,而这些高山在夜幕降临时显得更加肃穆,冷峻,让人发寒.……
  • 秘书
  •   王一是县政府办公室的秘书.   刚进办公室那会儿,王一才二十三岁,就像一棵刚被大雨冲刷过的小树,青春,明净,还有几分稚嫩.   办公室主任对他说,作为秘书,提高文字水平,写好材料是硬道理,其他方面都是次要的.……
  • 姜旺题字
  •   (一)   年逾古稀、鹤发童颜的姜旺,是齐鲁大地上赫赫有名的书法家.   自幼爱吃姜,积年成习,他饮食上的最大嗜好就是顿顿不能缺姜.   在他看来,再好的青菜,下锅炒时不放姜佐料,就没了滋味;饭桌上缺了姜菜,就等于失去了一位贴身保健医生.……
  • 河水流啊流
  •   女人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男人也从车上跳下来.女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男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默默地走着.   女人扭动着腰肢,捋了一下刘海,露出一张秀气的脸.女人抬头望了望天.天瓦蓝瓦蓝的,蓝得没有一点瑕疵.空中没有一缕白云,一只云雀从女人头顶上一掠而过,姿态轻盈而优美.……
  • 傻夫傻妻
  •   "大山,你这个死鬼,你藏哪儿了?我找到你非宰了你不可!"秋香整天在村里挨家挨户,翻着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眼球,寻找大山,嘴里嘟嘟囔囔的.……
  • 年关
  •   我父亲把一片破瓜柴往灶膛里一塞,灶膛里立即就"噼噼啪啪"地火星四溅,火苗也跟着"突突"地蹿起来.   猴老满恁地还不来.父亲看着灶火上那一大鼎锅"唏唏"作响的水嘀咕道.   "嗷……嗷……"满村里都是猪们声嘶力竭的嚎叫声.腊月二十七,正是农家杀年猪的好日子,屠户作俏呢,杀一头年猪收五十块钱劳神费还请不到师傅.……
  • 真的不是故意的
  •   中巴缓缓启动.   十几分钟后,刚才还算平静的车厢内,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只有她独自蜷缩在车厢一角,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汪洋中的一株浮萍,孤孤单单,无依无靠.……
  • 三十六只老虎
  •   北朝末年,高高的鹤峰山林深蔽天,峰顶终年云雾笼罩,满山奇禽异兽出没.就在这山脚下一片竹林中住着一对孤苦伶仃的母子,长年靠打柴度日.……
  • 陈武打狼
  •   整个涧横村就像一只灰不愣登的大麻雀,落在大阳沟的沟沿边上,挤挤挨挨地住着那么五六十户人家,却是北山里头数一数二的大村子.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涧横村因狼多而闻名大阳沟里里外外,而陈武,又因擅长打狼让涧横更加闻名.……
  • 狼狗情怨
  •   一   浙西.深山老林的凹地,30余户人家居住的房屋参差不齐地坐落在崇山怀抱之中,在绿荫的衬托下,缔成一个风景独特的美丽自然小村.   村里有一位50出头的老光棍,虽腿瘸貌丑,但为人厚道,乐善好施.已发了黄的早年<村民户口登记簿>显示,他的实名叫李生根.……
  • 蛇沟的传说
  •   大与村是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里四面环山,树木茂盛.其实像这种山村在南方到处可见,但这个村子却比其他的更神秘,因为村里有一条神秘的沟,这条沟有水桶般大小,沟里面异常光滑,像是被抹了油一般,沟从村口一直延伸到村附近的一个山洞里面,当地人称之为蛇沟.……
  • 散板四章
  •   秋思   一雨成秋,宛如一语成谶.   蜿蜒的水.九月在一场雨后喊着稀稀拉拉的号子,把季节的河抬得更高.   掌声从大地深处响起,有水的质感.一个人的前半生,轻轻在大地中央站立.在大风中掏出珍藏了一千年的歌谣.转身的时候,缓缓地说出一个村庄的名字.   我无语.迎风捧出薄薄的,透明的一生,放在秋水的侧面.……
  • 影之缘[外二章]
  • 秋天的感悟
  •   秋天,是一个令人感怀的季节.愁,是心上的秋.许多文人雅士笔下的秋,让人联想的是肃杀、清冷;是悲凉、寂寥;是满山的荒林、遍野的萋草,是枯藤、老树、昏鸦,是古道、西风、瘦马."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不同的人看秋,有着不同的感受.而秋之于我,却是温馨、恬静与从容.……
  • 拜年
  •   农村的风俗很多,"拜年"就是其中一例.   农村的拜年,不同于城市里的拜年,见面说一声"过年好"了事,而是"磕头拜年".   拜年的时间,大多是在大年初一的上午.不管它姓张姓王姓李还是姓赵,村上一般是辈分小的给辈分大的拜年,同辈中年龄小的给年龄大的拜年.……
  • 40度的雪糕
  •   那天,天气40度.   中午,父亲下班回家了,他汗流浃背,头发已经让安全帽压得有些零乱,并湿漉漉地粘在了一起,还散发出了腾腾的热气,身上穿的衣服有好些小洞洞,胸前甚至挂着一串钢丝类的东西.儿子第一次看到父亲这样的"光辉"形象,有些好奇,便问:"爸爸,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多小窟窿啊?还有你胸前挂的是什么?让俺玩一下."说着就要动手拿下来.父亲吼了一声:"别动,干活时还要用呢."儿子显然被父亲的样子吓坏了,讪讪地离开了父亲身边,坐到了另一张椅子上.……
  • 荔红时节
  •   茂名的荔枝因气候得天独厚,较其他地方的荔枝早熟.   姑妈来电话请我们全家过去尝荔枝,我这才想起又该是荔枝上市的时候了.   记得小时候,经常与兄长到姑妈家去玩,姑妈家的荔枝园是位于她家屋后不远处的山坡上的,荔枝园里有八棵老荔枝树,据表兄说那是他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有百多年历史了.……
  • 感觉幸福
  •   我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不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女人,时尚与我无关,浪漫与我无缘,但我却真切地感觉到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从小就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漂亮的资本,也知道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中,读书是自己惟一的出路,于是发愤苦读,虽然最终因为智商平平而没能考上理想中的大学,但毕竟是走出了家门,走出了那个沙沃中的小村庄,给了自己开阔眼界的机会.……
  • 听海
  •   海水退去,留下大片裸露的海滩,远处那座万年冲积的贝壳堤静静地伫立,余晖落在白色小楼上,显得异常寂寞……   这个时候,我一定是坐在那排木桩前的礁石上,听海了.   其实,以前我是不知道海是可以听的.我来这个小岛已经十一年了.……
  • 冬天里的暖阳
  •   少年时的冬天,天冷,日短,路长.从公社小学校到我家住的小山村,常常走得我棉帽子冒气,眉毛结霜.严冬的月光惨白如纸,静谧的冬夜让人心悸,这时思维就活跃无比:山梁上会不会有恶狼一声长啸俯冲而来;雪坡上会不会有狐狸扮成行乞的老太婆在等我;路边的茔地里会不会有白衣长衫女子向我飘来……我奔跑的雪路,在旷野里咯吱又咯吱,身上的书包甩在屁股后头咣当作响.远处的村口,总有个闪动的光亮,那光亮指引我回家,那是母亲提在手里的马灯.……
  • 老人
  •   两位老人是在公园清晨散步认识的.很投缘,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们都是留守空房的老人,他们的老伴都对他们的交往很支持,因为她们也成了老朋友.   于是,他们一起约好时间散步、看书读报,他教会他打太极,他教会他舞剑.他们还在一起下中国象棋,他们还在一起探讨种花草的经验.……
  • 春泥护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刚刚送走07届毕业生的第二天早上,几名学生走进办公室,送我几盆花,说留纪念.我惬意地逐个欣赏,有的枝繁叶茂,有的争奇斗艳,有的清秀挺拔……看着这些花,心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兴奋.……
  • 浴血玫瑰
  •   第十五章转战省城   1   进入夏季,机关作息时间上午8点上班,杨正青一般7点30分就会准时来到市委.此刻,他还,没有走进办公室,便听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大作,心想谁这么早来电话,他急忙开了办公室的门,抓起电话:"喂,哦,是纪省长,您好您好!"……
  • 小站,我心中的那段情
  •   山儿给我来信了,告诉我接了父亲的班,还是在那个被崇山峻岭淹没了的小站上,日复一日地背着父亲给他留下来的工具袋和榔头,干着接车和巡道的活.我在那里生活过些许年头,亲身体会过在这闭塞的大山里,那活是一种独特的枯燥气味,且用痛苦麻木的时间填充着单调的声音和遥遥无期的守望.……
  • 站立成一棵大树
  •   一个饭盒   八十年代初,我就读于乡上一所中学,每日往返二十多里路,厚厚的黄土总是迫不及待地掩埋我们的足迹,似乎想恢复本来的沉重,可调皮的孩子们总也不能一步一步稳健前行,他们忽而向前冲去,忽而又返回到原地,打打闹闹中,破坏了一种秩序,使得习惯了安静思考的哲学老人也不得不离开思想的领域,去欣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记载下这一段难忘的旅程.……
  • 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了你
  •   初秋的菜园子,并不萧索.明媚的丽日晴空下,茄子枝上挂着最后一批果实,那颜色愈发的深紫了.辣椒枝叶间也尚纷披着不少尖红的小辣椒,在风中微微摇荡着,似串串红绿相间的风铃.叶蔓已趋向枯黄的芸豆架子上,几株牵牛正缠绕攀爬,蓝盈盈、粉艳艳的花儿在晨风中竞相开放,让这秋日的乡野并不显得颓凉,而是更显生命不息的勤勉与坚忍.……
  • 居家有竹
  •   妻每每要刨去迎门墙下几杆竹的话出口,就像要断我四肢、取我的大脑般让我难受.   竹是她和孩子从搬迁单位移来的,虽只是几枝管插在根须上,在我家出笋长大,但也足令我嘴短;它不像杏树会吐洁白的花,结灿灿的果,不似葡萄铺开掌大的叶遮强光,紫透的酸甜叫你品到冬.这让我智短.我像个无赖贴在竹身上,不知是它护我,还是我护它.……
  • 年的滋味
  •   临近年关,总有一种莫名的愁绪油然而生,也许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记得父亲健在时,每到这时,父亲催促我们回家过年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来,那焦急的话语,以至于当时让我感觉有些厌烦,而今,我却再也听不到父亲雷鸣般和蔼可亲的声音了,因为他已远离我们而去,去了一个他没有烦恼,没有忧愁的地方去了,留下的是亲人对他无尽的思念和惦记.在那里,也不知他现在可好?   ……
  • 秋韵在雨中(刘敬胜)
    枪缘(陈铁骊)
    美女情缘(胡长荣)
    半只苹果(王佩玲)
    禁烟令(常文军)
    怒江情人(候鸟)
    民国初期的爱情(冯伟山)
    手镯子(罗书球)
    秘书(曾祥伍)
    姜旺题字(李皓)
    河水流啊流(徐成龙)
    傻夫傻妻(张志忠)
    年关(蒋文锋)
    真的不是故意的(刘建国)
    三十六只老虎(易玉梅)
    陈武打狼(耿森荣)
    狼狗情怨(曹宁元)
    蛇沟的传说(谭文毫)
    散板四章(陈德根)
    影之缘[外二章]
    秋天的感悟(王云霞)
    拜年(郝然)
    40度的雪糕(书剑)
    荔红时节(柯愉人)
    感觉幸福(吴清菊)
    听海(秦辉)
    冬天里的暖阳(李威)
    老人(周家兵)
    春泥护花(段立军 段文阁)
    浴血玫瑰(沉涛)
    小站,我心中的那段情(张立国)
    站立成一棵大树(暗沙)
    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了你(林海文竹)
    居家有竹(冬语)
    年的滋味(魏家锋)
    《辽河》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营口市委员会宣传部

    主办单位:营口市文联

    主  编:白凤德

    地  址:辽河大街互助里29号

    邮政编码:11500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525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53/i

    邮发代号:8-121

    单  价:6.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