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次笔记引发的“青龙奇迹”
  • “人们基本上没怎么受伤.山墙都是往外倒的,倒在屋里的很少。” 50多岁的李少勤是河北省青龙县青龙镇逃军山村村民,他对《科学新闻》记者这样描述自己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经历的情景。
  • 海城地震预报:难以传承的“经验”
  • 1975年海城地震被不少人士认为是中国在地震预报领域的一次成功实践。“海城经验”的说法由此产生。不过,海城地震预报似乎并未留下多少可以传承的经验。即使在当年发生过减灾奇迹的海城.人们对于地震的忧虑也没有消除。
  • 地震预报的科学争议
  • 1997年3月。美国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地震不能预报》(Earthquakes cannot be predicted).文章对地震预报的极端悲观在地震学界激起了巨大的争议,其通讯作者日本东京大学地球物理学家盖勒(Robert J.Geller)教授也立即成为了一个“地震不能预报”的旗帜性人物。
  • 地震科研江湖——地震学界的两个阵营
  • 中国科学已经全面进入了全球化时代。体现在地震科。研上,就是国外“地震不可预报”这样一种理论在中国引发的争论。不过,我们看到,在汶川大地震夺去数万鲜活的生命后,斗胆放言“地震不可预报”的科学家几乎在中国销声匿迹。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国国情的产物,既然不可预报,那么还要地震局干什么?
  • 理性、实证与地震科研
  •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去天堂的路太黑了,妈妈怕你碰了头。”时隔一周年,读起这首关于汶川大地震的诗歌,仍然潸然泪下。
  • 地震“预测术”真相
  • 任振球近年发表的涉及地震预报的文章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对自己的“三星一线法”的介绍.以及对各种“非主流”预报方法的全面归纳总结。
  • 任振球:我不是地震业余爱好者
  • 任振球,对于关心地震预报的民众来说,恐怕不是一个太过陌生的名字。今年75岁,腿脚多有不便的任振球1997年从气象局退休在家后并没有“安享晚年”,而是靠着退休金继续发展他独创的“天地耦合”灾害预测方法。
  • 李均之的地震预报鸟
  • 北京工业大学西北角,绿荫遮掩处一所不为人注意的幽静小院。推门进去,一间平房,一个地下室,一处专门为虎皮鹦鹉砌的小屋,相对于周围的楼房,乍看,会以为只是一所普通的私人居所。事实上,这是迄今为止中国高校唯一的地震研究所,建立于唐山地震的1976年。力学教书出身、现已75岁的李均之也在那一年被学校委任改行做了地震预报的工作。
  • 告别民科思维——“国宝”耿庆国
  • 2008年6月9日,笔者应邀参与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一个有关地震问题的讲座。 令刚从地震灾区采访回来不久的笔者意外甚至吃惊的是,讲座一开始,在场的师生就齐声指责中国地震局,认为他们隐瞒了这次被“准确预测到了”的地震,还打压那些能够预测地震的民间科学家,进而导致如此惨重的伤亡。而在笔者试图解释这是一个骗局、地震在今天根本不可能准确预报之时,
  • 地震科研“消费”
  • 地震相关研究的投入显得五花八门,既有基础科研,也有应用研究;既有网络布阵,也有高精尖设备跟进,但是,要想对整体的投入作一个统计却很困难
  • 编后记
  • 在整组专刊的编辑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位记者拿来了一份由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总结的汶川大地震的“内部资料”。在这份主要由地震界退休工作者和非主流地震研究人员组成的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编撰的资料中,罗列了大量材料,反映汶川大地震可以“预报”。
  • 假如地震袭来
  • 时间:0时0分 地震发生了,你正在房子里.感觉到房子在晃,一两件小东西掉到地上。过了一小会,晃动加剧,从上下晃动变成左右摇摆,房子如同怒海中的一叶扁舟,似乎随时都要解体。这时候,是抓住你最重要的东西往外冲?还是找一个桌子钻到下面去?
  • 抗震设防重几许
  • 按目前的建筑标准,抗震设防烈度从6度到7度,土建成本增加约5%~10%:7度到8度,土建成本增加约10%-20%;8度到9度,土建成本增加约15%-30%
  • 重建规划角力
  • “我住房子,我流汗,只靠国家是懒汉”,类似的标语在去往老北川遗址的路旁随处可见。 以前家住北川县擂鼓镇柳林村的刘炳兴,现在住在镇子边上政府资助的板房区内已经将近一年了,但还没有人找他谈过长久安置问题。在倒塌的旧居旁边,他在搜寻可用的物资,面对《科学新闻》,他说:“我不放弃,但是重建要规划,现在总体还没有规划起来,不可能不依靠国家。”
  • 目睹灾后修复与重建
  •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笔者震后第三次来到灾区.查看房屋的修复与重建情况。现结合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等权威单位主办,清华大学、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承办的《汶川地震建筑震害调查报告》(后简称《汶川报告》)等多份专业调查报告,介绍人们关心的几个问题。
  • 中国地震预警之路
  • 汶川八级地震带给中国人的伤痛远未痊愈.各方面“疗伤”的努力也在继续。 地震应急学领域科学家——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倪四道的工作就是其中之一。
  • 大坝诱发地震的再思考
  • 2008年底。在美国地球物理学会秋季年会上,一位叫Christian Klose的地球物理灾害学家作了一场题为《2008汶川里氏7.9级大地震——当地异常的质量失衡结果?》
  • 未尽的求索——一篇不该被忽视的论文
  • “我住房子,我流汗,只靠国家是懒汉”,这幅悬挂在去往老北川遗址路旁的标语让人感慨万千。然而,让人从这幅标语中感到的,
  • “预报”何来?
  • “根据那些伪科学鼓吹者的多年表现,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和中国地震局应该解散‘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和‘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这两个组织.中国地震局应当公布这些人历年的预报记录,让公众认清他们的水平”
  • 地震“预报”学术评价
  • 学术评议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地震预报这一问题,接受本刊邀请的诸多科学家都表示“非常有压力”。 但既然是发表在正式学术刊物上的文章,至少就应该接受同行的检验。如果连这点都不存在的话,所谓的科学的公正性又如何体现?本刊选出了22篇支撑“地震预测术”的研究论文(其中一部分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论文),如参考资料所列。以下所载是对这些论文的评议意见。
  • 翁文波和他的“天灾预测委员会”
  • 在主流的地震学界,“汶川地震几乎是不可预报的","目前无法、而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恐怕都难以实现短临预报"的结论已成共识。然而,秉承预测传统的“非主流科学家”并不承认这样的结论。
  • 孙士鋐:曾经的首席预报员
  • 2008年10月.搞了多年地震预报的孙士钱。在60岁时退休了。 汶川地震之后.他以中国地震台网中心首席预报员的身份,耐心地接受各个媒体的采访.解答关于地震预报的种种问题。
  • 《科学新闻》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科学院

    主办单位:科学时报社 中国科学院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

    主  编:刘卫卫

    地  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南一条乙3号

    邮政编码:100080

    电  话:010-82614610 82619191-8221/8222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658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5553/c

    邮发代号:2-299

    单  价:6.00

    定  价:14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