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当图文切近当代艺术生活时
  • 一本书的存在常常是万千个意念的最终聚合。《中国当代画家》是一套采用大量鲜活的图片资料、结合简练有深度的文字来表现、研究中国当代画家的生存状态、艺术风格以及艺术思想的艺术丛书。当西方学者宣布读图时代已经来临,中国社会也正随着影视、光盘、电脑、摄像机、数码相机等视觉媒体日益广泛的传播而变得异彩纷呈,视觉艺术的含意也愈来愈远离纸上与架上绘画的经典。新视觉艺术的全面进攻的态势使传统艺术在遭受攻击与嘲弄之余惊魂甫定,在所谓后现代的回归中悄然侧身一隅,重构属于自己的乐土。不管前卫也罢,中庸也罢,这套丛书秉着独特的信念和现实的视角在目击和探究艺术在中国当代的本来面目。这种坦率直观的姿态,正是读图时代所遵循的精神。《中国当代画家》丛书第一辑自成书出版以来,受到美术界人士广泛的关注。尽管在印刷、装帧设计及信息的容量方面尚有待改进与增强,但它那种朴素的叙事方式,生动有意趣的图片资料,还是深深地吸引着阅读者。在本书栏目《特别报道》中,编者有心记录了中央美院一个令人难忘的历史瞬间。2001年6月初,中央美院在即将结束中转办学面临进入新校的重要时刻,曾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长达五年的潘公凯先生被教育部任命为中央美院的新院长,这一消息引起美...
  • 没有止境
  • 《人民日报》2000年12月16日发表王朝闻先生代序文章时所作的语:实事求是乃艺术评论的灵魂,但当下艺术评论满纸溢美、虚美之词的假大空和胡乱吹捧之文越来越多,令读者望而生厌。今天,本版特编发著名美学家、艺术家王朝闻先生新近为中国美术学院杨成寅教授即将出版的《新编艺术概论教程》一书作的序。说是序,其实是九秩之年的朝闻老在一只眼睛视力全无的情况下,借助放大镜吃力地读完该书其中的一章后,以其通古博今的深厚学养和严谨求真的治学态度,一字一字地写、一遍一遍地修改而成的书信式读后感。文中既有对书作者“见解的创造性”的肯定,也有匡谬剔瑕的率直,还有责人宽约的善意。读罢此文,在令我们感佩朝闻老的正直、率真的同时,也希望我们的艺坛再多一些这样的艺评。——编者
  • 艰苦玉成
  • 我与张燕同志相识,已近20年了。曾有两次较长的谈话,听她讲漆器创作与研究,以及她的学术见解和抱负。她那笃学、慎思、明辨的精神,留在我印象深处。50年代,我曾下放扬州地区,20年后写了一首七绝,她按原韵也写一首,有“生当万里留鸿爪,更作鲲鹏越海山”之句,足以表明志向。由漆器研究进入工艺美术与传统绘画的研究,再扩充到艺术的众多领域,又结合着编辑、教学,张燕同志这些年来取得的成绩是多方面的。现在我们看到的这部40余万字的《中国古代艺术论著研究》,“论”、“注”相辅,一论一注。“论”是张燕对原著的思考,“注”是剖析原著的根据,是帮助读者开启原著的钥匙。由此,我们看到她良好的古文根基和广泛的文史知识,有此基础,写成的论文具备了原创力的可能性。张燕同志向读者展示了理论把握的能力,尊重前人却不囿于陈说,广罗百家时而力排众议,在尽精微中致广大。她努力运用批判的眼光,而这一点正是理论家的重要素质,由此形成个性。如《历代名画记》没有出现“文人画”概念,她却从书中若干理论命题中得出张彦远“拉开文人画运动序幕”的认识;她研究石涛“一画”确立其技、道合一,剖析其深厚哲学、美学内涵;她研究王士,把握住渔洋山人首先是一位诗人,是“神韵”说...
  • 用功至深的好书——读《中国历代画目大典》
  • 周积寅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美术史家。他学风严谨、立论谨慎而成果又很丰厚。多年来,他对中国画论之研究,对明清绘画研究,尤其对扬州画派的研究著述甚多,影响广泛。近与王凤珠同志合作的《中国历代画目大典》又是集多年心血而成的煌煌巨帙,此书在史论界将产生的重要影响自不待言。中国古代绘画著录对于学术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一本好的绘画著录能为广大研究者提供翔实的绘画史料、完备方便的检索体例,从而影响到当代美术学科的建设和发展。《中国历代画目大典》(以下简称《画目大典》)卷帙浩瀚,洋洋103万字,行文严谨、考证翔实。更难得的是编排上能站在读者的角度充分考虑到使用的方便,内容设计以及汇编方法上均有独到之处,显见编著者不仅注重学理,用功颇深,而且考虑周详,注重实用。这本《画目大典》既称“大典”,就其所收之广看,完全不愧为“大”。《画目大典》共著录了上起战国,下迄清代的重要画家5000余位,现存世的帛画、纸画、卷轴画等画作7万余幅。所收遍及海内外600多家博物馆、美术馆、美术教育单位、美术研究机构及私人收藏的古代绘画墨迹,并参考了历代有关绘画著录的各类书籍,收录时还注意吸收考古资料,内容非常丰富。《画目大典》的体例也颇有特色,作者尽可能做...
  • 喜见张大千海外遗墨——读《张大千画集》(香港)书画文物艺术馆珍藏本
  • 张大千(1899-1983),原名正权,又名季爰,号大千,四川内江县人。自小从家人学画,已初露艺术天赋。18岁时奉父兄之命赴日本学习绘画染织艺术。回国后,20岁时拜曾熙习画,拜书坛名家李瑞清习书法。受师影响,倾慕四僧作品,对传统下功夫钻研临摹。张大千笔墨生涯可分三个阶段,20岁至30岁为早期,以临摹明、清名人画为主。30岁至50岁为中期,临摹隋、唐、宋、元时期诸多名家作品,博采众家,集古之长,这时作品多精彩细致。60岁至84岁时熔中西于一炉,在泼墨与没骨法的基础上吸取现代抽象艺术的因素而创造了泼彩法,画风一变而为奇肆浑茫,对画界有巨大影响。
  • 不息变动 志为画狂
  • 刘海粟先生是我国新美术运动的拓荒者,现代艺术教育的奠基人,杰出的美术教育家和中国现代杰出的艺术大师。他在终其一生的艺术实践中,突出地表现了勇开风气之先,不断探索,敢于创新的精神,即那种永不满足的“不息的变动”的艺术品格。出入中西,艺通古今,不断创新贯穿了他一生的艺术生涯。他的绘画,早年以国学为基,以西画为主,在创办上海美专时他与乌始光、张聿光等画友皆以西洋素描法为实技内容,所设绘画科也以黑白画(擦笔画)为主要课程。他对印象派之后的作品十分赞赏,并对此进行了钻研。1921年秋冬时节,他赴北京拜谒蔡元培,为蔡画了素描像,并画了《前门》、《长城》《天坛》、《北海》等36幅油画写生画稿。蔡元培看后十分高兴,亲自为他组办了画展,并在所撰序言中加以评述,充分肯定其艺术探索精神:“刘君的艺术,是倾向后期印象主义。他专喜欢描写外光,他的艺术纯是直观自然而来,忠实地把对于自然界的情感描写出来,很深刻地把个性表现出来,所以他画面上的线条里,结构里,都充满着自然的情感。他的个性是十分强烈,在他的作品里处处可以看得出。他对于色彩和线条都有强烈的表现,色彩上常用极反照的两种调子相互结构起来,线条也是很单纯很生动的样子,和那些细纤女性的...
  • 2003年北京图书订货会美术类图书异彩纷呈
  • 一年一度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已圆满地落下帷幕,成果喜人,其中美术类图书可谓异彩纷呈。综观各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美术类图书订货情况,大略有5个特点:一、码洋创新高,自费购书市场成气候第16届北京图书订货会成交码洋23.6亿元,比去年增长了3个亿。调查显示,我国图书消费已由公费转向自费为主,2003年图书订货会标志我国自费购书的消费市场已初具规模。以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为例,定货码洋为1680万人民币,居美联集团第1位,列中国出版集团第4位,这在历届图书订货会上都是创纪录的。取得这样好的成果,主要是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在经营管理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上上下下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以开拓进取的精神,出精品,出效益。其次是会前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在廊房召开了社店互动座谈会,邀请全国40多家新华书店60多人与会,由有关编辑向发行人员介绍新书,密切出版发行关系,促进图书畅销,取得了喜人的成效。再次是新书品种大大多于往年,达到200种,如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一函两册《百年中国画集》,全书选录600幅国画精品,基本概括了中国画一个世纪发展的脉络和面貌。定价850元的《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收入了元代至民国初年的300尊藏传佛教金铜造像,由...
  • 砚边点滴——国画技法经验谈(三)
  • 这本小册子写了点国画创作上的零星经验,是一本条举式的笔记。为了便于阅览,我将它归类排列,但终不是有系统的、完整的一部著作。点点滴滴,无以名之,名之为“砚边点滴”,好像一爿杂货小铺子供应一些小件罢了。我也希望老画家们,大家动手写经验,积累起来,也会非常可观,这对于年轻一代的培养,国画传统的继承和发扬,都能起一定的作用。只是要老老实实的写,有几条写几条,涓涓细流,自能汇成大海,我这也算是向这大海流去的几滴吧。不过我个人经验有限,可能有些不够称为好经验,只是个人作画已成的习惯,或许还不是好习惯,涓涓细流中,不免夹杂着泥沙,希望同志们对我多多指教。钱松1961年“七一”前夕,于南京
  • 一本书抢救了一个画种
  • 我觉得,作画家不容易,而做一个编辑更不容易,特别是美术出版社的编辑,既需要懂美术,能进行美术创作;需要懂社会科学、人文科学。触类旁通,才能提出好的选题,才有能力来判断一部书稿的价值。我曾经编过一本书——《中国陕西社火脸谱》,这本书的出版,抢救了一个画种,推动了一项民间艺术,发展了一个地方的经济。这本书稿最初是陕西宝鸡地区的一个作者投来的。因为社火这种民间艺术形式在当时是很少见到的,拿到稿子的编辑认为这只是普通的京剧脸谱,便打算做退稿处理。我拿过来一看,这份稿子中的确有京剧脸谱、有秦腔脸谱,而更多的是社火脸谱。所谓社火脸谱,是当地祭祖的日子,人们骑着毛驴,化着装,演出传说的上古故事时,所戴着的人物脸谱。有黄帝战蚩尤,神农氏率领春夏秋冬四将大战野草……形象非常原始,朴实而生动。这对于我们来说太宝贵了,民间艺术的精华啊!我马上和总编辑杨可扬商量并立刻赶到陕西去找这个作者。这位作者没料到上海人美社的编辑会这么远赶来找他,一见到我高兴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开门见山地和他商量,从原先的稿子中去掉京剧和秦腔的脸谱,单独保留社火脸谱,并且告诉他现有的作品还远远不够。我们一起查县志,进行调查研究,将社火脸谱的历史沿革与当地的民俗...
  • 回忆宣传画创作二三事
  • 1955年我从部队转业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多年来主要从事宣传画创作。在当时,宣传画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在学校、位,甚至在家庭都有张贴宣传画的习惯。要使宣传画为大家所喜爱,就要贴近老百姓的生活,在题材和构思上要有人民性,有人情味,要从生活中寻找点子,汲取生活中使自己受感动、受教育的亮点,画出来使读者产生共鸣。1956年,中央提出“要让黄河的水变清”,为此我提出了这个选题,并要去河南郑州的花园口等地深入生活。临走时,第一任社长吕蒙就对我说:“北方很冷啊,去借一件大衣带上。”领导很关心我们出差同志的冷暖、健康。此后,我创作了《让黄河的水变清》这幅年画,当时的印数有三万多张。把黄河水治理清,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愿望,这是我们的母亲河啊。又让人联想到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这样,这幅画不仅艺术表现形式大大提高了,出版后也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1963年,我画了《做一颗红色的种子》,画面表现的是一位女知识青年手捏麦穗,眼望前方。画完了总觉得还缺点什么,杨可扬看过后,鼓励我说:“这张画基础不错,但还要进一步提炼,要有激励知识青年志在四方那么一种激情。”在他的启发下,我又在画面上加了展翅翱翔的雄鹰,以表现年轻人的广阔胸怀——...
  • 望园楼书话(一)——终于读到了李霖灿
  • 看了这个题目,很多人一定以为我是李霖灿迷,就像已经有过的鲁(迅)迷、张(爱玲)迷一样。接着就会问:李霖灿是谁?其实,我不是李(霖灿)迷,至于李霖灿为何许人,倒是可以先说一说。李霖灿,河南人,1913年生,1999年卒,1932届国立杭州艺专的学生,同班的有王朝闻。低他一二年入学的就更多,相继有董希文、赵无极、朱德群、罗工柳、吴冠中等,所以,我们今天还能在有关吴冠中的个案资料里看到他为吴冠中在台北做画展时写的文章。但是他的学术地位不是来源于绘画和写的这些美术时评,而是他在人类文化学和中国古代美术史研究中所取得的重大成就。他是1941年在云南应聘到中央博物院工作的,1949年随该院去了台湾,60年代中博院并入台北故宫博物院后,便一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做研究工作,1984年在副院长的职位上退休。1995年移居加拿大,并在那里去世。李霖灿先生一生著述甚丰,其中除去比较平易近人的中国美术史文稿和怀人、游记的散文外,还有很冷门的研究东巴文字的几本专著《么些(纳西)象形文字字典》、《标音文字字典》和《么些(纳西)经典译注九种》。正因为是这几本专著的学术深度,奠定了他在中央博物院和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地位。他在一篇怀念乃师李济先生...
  • 书籍的“面容”
  • 智者用一页薄纸将散落于历史长河中的人类智慧之光承托出来,用岁月的银丝把它们串联在一起,做成了书籍。书籍用它那特有的“面容”——封面,与人们进行着“心”与心的沟通。这种沟通随着时间、内容以及文化环境的不同而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为了能够准确地把握住这不同所带来的微妙感受,一本以集中展现异域图书“面容”的好书——《国外封面精览》,在辽宁的银色季节诞生。《国外封面精览》以大量的精美图例组成内容的主体部分,配以深刻的阐释文字,使读者的眼睛和心灵同时获得最大可能的满足。该书由四大部分构成:利用摄影作品设计的封面、利用美术作品设计的封面、利用文字设计的封面以及丰富的图录部分。摄影技术诞生至今已一个多世纪了,它与文化艺术,尤其与装帧设计艺术有着不解之缘。1920年,乔哈特威尔德的摄影作品首次用于书籍封面,获得好评,在此之后,摄影作品便广泛、长久地介入装帧设计艺术之中。摄影是当今视觉艺术中真实性最强、表现力最丰富的一种。它可以把人们目击的一切,真实地记录并留传给后代。它可以把子弹高速运动的轨迹,如实地凝固、定格,它可以把微观世界小如细胞、宏观世界大如宇宙,表现得真切、清晰。摄影作品应用于封面设计中,就不再是原本意义上的图片,更不...
  • 谱学新生 画学大发展——《荣宝斋画谱》访谈录
  • 成佩(以下简称成):您最早接触《荣宝斋画谱》是在什么时候?王铁全(以下简称王):1980年前后,接触的第一本画谱是王雪涛的花鸟画,那时我还是在大学学习。成:那么,您对《荣宝斋画谱》一定有很深的感情了?王:不止是荣宝斋画谱,搞美术的人,有这么几个地方,中国美术馆、人民美术出版社和荣宝斋,大多都要从中受益。过去这三个地方都是我非常憧憬的地方,十几年来,我有幸在其中两个地方工作过,一个是荣宝斋,一个是人民美术出版社。在荣宝斋之初我具体负责的主要工作是出版,《荣宝斋画谱》是重点工作之一。成:在您主管荣宝斋出版社的工作后,《荣宝斋画谱》定期出版了,并且有了实质性的飞跃发展。您对《荣宝斋画谱》的编辑出版有什么总体构想?王:当时的想法就是《荣宝斋画谱》有拓展潜力,要继续保持特点,尽快利用人文资源,形成画谱规模,占领市场,强化和完善品牌。现在,《荣宝斋画谱》能在读者中形成品牌,大体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20余年的历程,迄今可以说是历经了两代荣宝斋出版人的努力。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1988年我接手,这个阶段,《荣宝斋画谱》开了一个很好的头,编辑思想很明确,可以概括为:追求文化上的品位和质量,功能上的实用和普及。入编...
  • 百年烟标荟萃
  • 图片背景:《百年烟标荟萃》付梓之时正值哈尔滨卷烟厂诞辰百年之际。这部图书从产品这个侧面搜集、挖掘了相当可观的历史资料,较完整地将百年来哈尔滨卷烟厂产品的演变历程反映出来。可以说,每一张烟标都是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趋向的体现,都在默默地诉说着一段已经流逝了的岁月。这部图书反映了历史的凝聚和文化的积淀,不但有卷烟产品发展研究的价值,而且有美学鉴赏和收藏的价值。从这部凝聚了编纂人员情感与心血的图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哈尔滨卷烟厂的烟标取材广泛,从花鸟虫鱼到草木走兽,从山河湖泊到古迹建筑,从丰富生动的历史传说到具有鲜明色彩的吉祥用语,花样翻新闯入人的视野,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而且这些烟标的创新和绘画艺术也独具东方特色,把传统文化、地域文化、企业文化融会贯通于“方寸之间”,给人以最直观、最生动的民族性内涵的诠释,使东方神韵得到升华。可以说,这部图书中的烟标,并非简单的艺术再现,而是我们这个企业悠长历史的写真。它不仅折射出企业自强不息的韧性,而且折射出民族智慧的灵性,[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集》编后
  • 白木彰先生设计的书籍封面,雅致而亮丽的画面中心是一汉字的“花”字,从“花”字的中心开始,以直角的各种图形、艳丽的色彩不断组合向外扩展,宛如一朵花在一层一层地绽放,但字形仍能看得出。字形字义与图形的完美结合,惊奇与美妙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视觉神经。优秀的设计是不用打上特殊标记的,自会以它的独特创意吸引观者,感动观者的。当一张张整开纸大的招贴展现在桌上时,映入眼帘的画面令我不禁精神一振。所有招贴均为丝网印刷,颜色厚实而准确,可说是艳丽而不轻浮,沉稳而不失高雅。在他的大部分作品中,作为设计形式表达的主要元素,是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每天都在用的汉字。根据汉字的字义在字形上展开丰富的想象,对字形进行字的夸张变化,并用来说明招贴所要传达的含意。从设计中,设计者在不破坏字的大形,就是最高程度辨认字形,利用字义对字进行的最大程度装饰美化,使字基本上形成一个美丽的图案,把字义的内涵发挥到最大化。让我感动的是,虽说在国内也有个别的招贴设计者,在自己的设计中采用汉字作为设计的主要元素,但在大量的招贴设计中将汉字的变化拓展作为主要表现形式,至今还没有见到。日本的白木先生身体力行,并且作为自己追求的一种方向,正如他所言:“我力图以更多...
  • 弗里达的创伤和传奇
  • 现当代艺术家成为公众话题后,公众关心的不是她的艺术,而是她的传奇。墨西哥画家弗里达是这方面的例子,美国画家奥吉夫也是如此。弗里达尺寸不大的小画(通常是12×15英寸)中的主题、构图、色彩,满足不了公众的好奇心,而她碎裂的骨盆、政治倾向,包括嘴唇上方毛茸茸的小胡子,成为人们说得更多的花絮。在当今言说发达的时代,公众人物的公众性被她的出场频率规定,对公众的诱惑与强迫使公众只能看其人,而不是观其画。电影《弗里达》上演,让弗里达这个一生与政治、性爱两大时髦主题纠缠的人物,形成一个新的弗里达传说。不知道1954年7月13日去世的弗里达,对半个世纪后世界范围内炒作她的传奇怎么看。让一个死者对今天满意是困难的,写弗里达、拍弗里达,营造的毕竟是今天的弗里达。对于弗里达的“误解”有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向受众灌输了多少,强迫了多少。“给予”与“接受”之间的关系决定了事实。美国作家海登·赫雷拉的《弗里达》一书出版后引起轰动,迅速被选作拍电影的蓝本。从传播弗里达一生关注“自我”这一主题来看,谈她、说她、演她无疑有特殊价值。弗里达痴迷“自我”、摹画“自我”、创造“自我”,在当代人们已经难以觉察“自我”、迷失“自我”的困境中,似乎给了人...
  • 向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致敬
  • 2002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将好莱坞摄制的墨西哥女画家的传记片《弗里达》作为开幕影片,一时间,引起了各种传媒的广泛兴趣。人们好奇这位印第安民族的女画家具有怎样的能量,会赢得好莱坞的青睐,而很快他们发现,“画家”这一称号所能勾起的所有浪漫的遐思、所应开启的新的艺术活力之源,在弗里达这里都得到了满足。就像那些依靠电影媒体的力量和自己传奇般的经历而最终获得大众认可的大艺术家一样,弗里达也可能借此而使自己定格为一道永恒的风景。弗里达的吸引力在很多时候是发自她本人的个性魅力。18岁那年,一场意外的车祸使弗里达遍体鳞伤,多处骨折,最可怕的是一根铁条在腹部的高度刺入她的体内,几乎刺穿了她的身体。虽然弗里达奇迹般地逃生离了死亡,然而她再也逃不开病床和病痛的折磨,但她在死亡面前表现出的顽强的韧性令人惊叹。她是美丽的,特立独行的,爱穿着华丽的墨西哥民族服装、戴着绚丽的头饰与耳环走街过市。她纤小而热烈的,有众多有名的男女情人和仰慕者,其中包括著名的托洛茨基。再健康的人也不可能拥有比她更多姿多彩的人生了。而对于专业人士来讲,弗里达的地位也是为人公认的。她是20世纪墨西哥颇有影响的一位女画家,也是墨西哥著名壁画家迪戈·里维拉的妻子。她一生...
  • 艺术新辞典
  • 我要当艺术家:艺术家可不是好当的。它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它是绝大多数人耕耘,极少数人收获。所以,除非走投无路,最好不要当艺术家。而若不幸做了鲁迅说的“空头美术家或文学家”,那么在良心上,还真不如去做一些切实的小买卖。艺术家的生活:艺术家的生活是:一贫如洗,两相情愿,三翻四覆,五彩缤纷,六神不安,七老八十,九霄云外,十全十美。天才:天才是旧艺术与新艺术之间的黏合剂。他需要有无比大的能量,才可能干出常人不可能干出的丰功伟业,所以只有大人物才可能被称做天才。小人物的天才,则会是早夭的天才。职业地位:艺术以思想为终身职业。但个人的思考对他人没有意义,所以伟大艺术家通常关注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他们的地位,以他们面对问题的难易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决定。我们所以能够从伟大艺术中获得力量,原因就在于可以从中得到萦回往复而又求而不得的答案。立身之道:如果实在是脑袋瓜僵硬得转不过弯,要当什么艺术家,就千万记住梁简文帝在《诫当阳公大心书》里对儿子吐露的肺腑之言:“立身之道,与文章异。立身先须谨重,文章且需放荡。”NewArtDictionary“人人都是艺术家”:人是为理想而活着的,实现理想之后,人会有失落的感觉,尤其是在实现最终...
  • 文学与艺术的交融——图文版图书编辑策划
  • 承起始源:2001年春夏,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由我策划并参与编辑的《世界摄影名作赏析》丛书:《美在梦中醒着——人体摄影》、《真实的荒诞——先锋摄影》、《在你的凝视中——性格肖像》。精选世界当代优秀摄影家的作品数百幅,邀约国内十几位著名作家、评论家和美术理论家联手为每一幅摄影图片撰写赏析文字。丛书出版,因图文并茂的构思,精良高雅的制作,获得了圈内外人士好评。首印4000册,很快销售一空并重印。2001年末,被数十家新闻媒体联合评选为湖北出版界当年十部最优秀出版物之一;2002年9月,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栏目作专题介绍;《中华读书报》、《新闻出版报》、《文艺报》等数十家报刊写书评并作专题介绍。其中部分摄影图片及赏析文字被数十家网站宣传转载。图文并茂的图书出版获得成功,给予策划者及参与者启迪,2003年2月,我策划编辑的《文学视野中的中国当代美术》丛书三卷由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美术与文学交融的图文版图书将视线转向中国国内的美术界,由此引起了国内艺术圈的密切关注。策划思维:通常,美术出版社出版画册一般都是以画页为主,即使有文字也只是辅助,只是画页的介绍和解释一类的文字,寥寥数字或寥寥数语而已。《世界摄影名作赏析》丛...
  • 现代艺术批判②
  • 像许多现代艺术家一样,培根并没有从小习艺。他的童少年时代是模糊的。他自己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他肯定受到他酗酒成性、赌马上瘾的父亲的虐待,最终被赶出家门。从此开始了浪荡生涯,流离失所,受尽折磨。经历了战乱和第一次大战的培根认清了暴力和恐怖的意义。生活一开始给予他的就是血腥的大肉而不是文明的规范。这种早年的波折艰辛决定了培根一生的艺术倾向,到晚年,他更加强调社会的差别和人的差别是一切艺术的根源。他从没有受过基本的艺术训练。20出头时曾做过一些室内装潢及家具设计,稍一试笔就出手不凡。他的设计大方洗练,直线弧线对应强烈明快,表现了他的造型的天赋。这些东西从现在仅存的照片上看也像是时髦的产品。培根自己后来则不以为然,认为那些应景之作是模仿当时法国的室内设计。那时候,他生活略有着落,也画过几件油画。是这几幅画引起了某些画商的注意,其中一幅好像是挂在十字架上的白纱,似鬼影,似X光成像,那种精灵般的感觉和噩梦残留的恐怖直指他成熟期的作品。还有一幅人头像,仿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渐渐凑过来一张脸,体积饱满、面孔神秘,用色深沉奇特。这两幅画都画得很随意,比他的设计要个人化得多,而且一点也没有刚开始学画的人的呆板或漂亮,像画...
  • 荣宝斋画谱:为中国画立传
  • 荣宝斋是驰名中外的老字号,迄今已有三百余年的历史。特别是荣宝斋(新记)50年的再创业,树立了独具特色的商业品牌,“荣宝斋”金字匾额,凝结着几代人的辛劳、智慧和情感。文才武略的陈毅元帅为《荣宝斋画谱》书题序言。荣宝斋汇集了当代著名画家百余人,分类编辑了一百五十余册《荣宝斋画谱》出版,发行量达数百万。这部画谱已成为广大美术工作者和爱好者的良师益友,为普及中国传统绘画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也可以告慰陈老总了。悠悠三百多年的文化老店荣宝斋,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里,焕发着新的光彩。“荣宝斋”三个字和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紧紧地连在一起,蕴涵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精神和现代文明,它是全社会的财富,令人仰慕。荣宝斋总经理郜宗远《纪念荣宝斋(新记)50周年》
  • 不管三七二十一
  • 关于“前卫艺术”中的“前卫”一词,据说是从法语avant-garde翻译而来。在英国《枫丹娜现代思潮词典》中,“前卫”是“1848年以前法国使用的军事名词,意指任何政治上的先进的共和党或社会党集团。以后又指这样一种假设,即‘先进的’艺术必须在反对资产阶级斗争中占据同样的领导地位。最后,大约从1910年起,这个名词在所有国家又都意指那些看来最得不到公众理解的文化创新者,不论他们有何政治联系”(引自刘淳著《中国前卫艺术》,百花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栗宪庭在《中国前卫艺术》的序言中说:“艺术创新得不到理解了叫前卫,人们习惯了也就不前卫了,所以前卫是一个时间性很强的概念。”“中国的前卫艺术,无疑是受了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的影响,因此,从前卫作为一个创新含义的角度说,所谓前卫就只是一种中国范围里的事。”如果从“创新”和“得不到公众理解”的角度说,那么,油画进入中国是“前卫”的,20世纪30年代的“决澜社”是“前卫”的,1979年出现的“星星美展”也是“前卫”的。虽然这些对于今天来说都已不“前卫”,可是,从历史的角度说,尽管“星星美展”中的作品还不如“决澜社”的“前卫”,但是,“星星美展”是相对于“文革”的主题性创作...
  • 茶余饭后:以“艺术”的名义
  • 茶余饭后的话题,通常是闲聊。履生先生的这本新著涉及当下很令人关注的行为艺术,命我写书评,实在是诚惶诚恐,身为责任编辑只好聊聊编这本书的体会吧。陈先生花费精力追踪中国行为艺术中的极端行为艺术并有勇气付诸出版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在今天很多看似时髦的话题是非常容易引起争论的,我曾戏言:他想当中国行为艺术界的“司马南”。《以“艺术”的名义》主体只是作者的7篇论说文章,大量辅助的是图释和事记,作者的苦心如他所言:是当做一件行为艺术作品来完成的。对引经据典地评判这件作品,我有自知之明,只想艺术作品既然除了买卖之外还给人以视听或是想象的话,那么任何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假冒伪劣的真不了也长不了。随着我在这本书的发稿单上签下名字后,头脑中起初的猎奇想象便归入一片的茫然慨叹之中,在今天这个天灾人祸还时有发生的世界里,艺术家和理论家们在从事着多么“不容易”的事。像吃人肉这种话题据我所知除了《西游记》中妖魔们的对长生不老的向往之外,实际发生的多是伴随着罪恶、痛苦或不愉快的记录:古战场有战败者被吃掉的,原始部落有因为信仰习俗食人的,饥荒年代被迫而吃人的,有暴君、战争罪犯、刑事罪犯变态食人的……在今天,时代的进步似乎给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更多...
  • 以艺术的名义
  • 一本书收录的7篇文章是我自2000年以来对极端的行为艺术、人体彩绘等当代艺术或社会现象的思考,因此,本书实际上是一本专题的文章,而不是对行为艺术系统研究的专著。关于对行为艺术思考的缘起,是因为在2000年年底的一次深圳之行,在回广州的路上,同车的有黄专、朱其二位学兄。他们对当代艺术都有很深的研究,而且在展览和活动的策划方面,属于圈内的重量级人物。这使我有了一个难得求教的机会,因为我的脑子里面一直对许多极端的行为艺术存有疑惑。虽然我对一般的现代艺术(包括行为艺术)有基本的理解,而且自信具有起码的宽容的精神。但是,对那种极端的行为被称为“艺术”却百思不得其解。结果,在我与黄专、朱其二位学兄的交谈中,得知他们对那些极端的行为艺术也不以为是“艺术”行为。我非常同意他的这一看法。后来有一评论家总结一段时间以来对极端行为艺术的批评文章,认为黄专的这一篇文章和另一篇文章是最有学理的文章。对黄专文章的褒扬,我是认同的。但是,谈到关于“学理”的问题,我则另外有一些看法,当然这一看法不是针对黄专的。我认为“学理”首先要有“学”的“学问”,然后才能谈到“理”的“道理”。我真不知道那种极端的行为艺术有什么“学问”和“道理”——我曾经...
  • 观念艺术,聆听画外之音
  • “观念”这个词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出现的频率已非常高。应该说,“观念”在艺术创作和评论中的使用是一种历史的进步,起码它标志着经过现代艺术和洗礼后的艺术家和受众所理解的艺术方式已发生变化。
  • 西方现代艺术走向当代
  • 现代艺术是对现代人类所遭遇的传统异化过程的揭示。它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永远驱使人类通过艺术的方式去追求未来前景。然而,这场鲜明地把握了20世纪人类境况的艺术变革,却在发展过程中逐步走向了与其创新的本性相矛盾的反常化之途。它的发展动力恰恰是受制于它自身设置的障碍。艺术的全部纷繁迷乱的行动都是这种障碍的结果。导致这种障碍的是被认为绝对合理的“创新原则”,而它实际上却达到了阻碍创造的极点。现代主义明示暗喻的所有标准是:寻求对传统束缚的反叛来对抗传统的权威地位。这种对传统的反叛观念在当时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似乎预示着它日后的永久效力,它适应了艺术家寻求变革的急切需要。但是,实际上这场运动把许多本来具有个性的探索行为和表达方式迅速演变为一种众矢之的的集体活动,酿成用花样翻新来迎合观念的局势,企图以此锻造经久不变的艺术原则,继而确立了价值原则,确立了一套一套反传统原则的观念体系和视觉符号系统,并以庞大的作品数量和规模确立了传统对立力量与传统之间比数上的落差,让叛逆的观念永远存在于艺术家的心中。这些观念和符号体系建构起新的武库,产生有如旧的传统体系的异化作用的新异化。显然,我们引以为骄傲的艺术观在历经波澜壮阔之后开始走向反常化,...
  • 当盲区遭遇无知……
  • 近日,得一朋友告之:广西师大出版社将王世襄先生的一摞旧稿拿回去,出成了一套六卷本的《中国画论研究》。听后,心里不觉咯噔一下,顿生一种莫名的冲动:这世上还有这么倔头的编辑,挖地三尺,竟挖到王世襄先生的老底那儿去了。可不是吗?王世襄先生手边的这点旧货存放了几十年,鲜为示人,也极少有人知道他治过中国古代画史。于是当友人说,可否就此书写点东西,以作些宣传时,我便告诉他,文章宣传自然少不了,但能知道王世襄先生手里有这点东西,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宣传。要知道,王世襄先生在当今出版界,是角儿。很多边缘的玩意儿,经他琢磨下来,就有了正道和名堂,然后著述和出版成很有品位的图书。迈入老境后,在著述上老拳挥得潇洒自然的,除有张中行先生外,就数王世襄先生了。可是不要忘了,王世襄先生热销出版界,是从研究边缘领域开始起来的。因而在读书界的普遍认知中,他属于那种扎在中国传统日常工艺器具杂堆中的大玩家(当然,是玩物不丧志的那种),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他在香港三联出版的一本《明式家具珍赏》,使他迅速享誉海内外。之后,一鼓作气,又陆续出版了《锦灰堆》、《北京鸽哨》、《中国葫芦》、《蟋蟀谱集成》、《髹饰录解说》和《中国古代漆器》等很多玩绝活的著作。面...
  • 《美术之友》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等

    地  址:北京东城区北总布胡同32号

    邮政编码:100735

    电  话:010-6559140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45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14/j

    邮发代号:82-644

    单  价:12.80

    定  价:76.8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