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财经》 > 2002年第09期
  • 从开平、恩平看中国国有银行业的劫难
  • 两年半以前,我们曾报道了广东恩平市的一起银行劫难。中国建设银行恩平支行行长郑荣芳及其继任者在七年中借用建行信誉,以30%以上的高息招揽储蓄,总额达到35亿以上,引致1995年的严重支付危机。事件在从建行总行、广东分行及江门当地调来30多亿资金确保支付后得以平息,郑荣方则于1999年10月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 佣金改革重塑市场格局
  • 根据中国证监会、国家计委和国家部务总局联合发布的《关于调整证券交易佣金收取标准的通知》,证券交易佣金从今年5月1日起实行最高上限向下浮动制,证券公司向客户收取的佣金(包括代收的证券交易监管费和证券交易所手续费等)不得高于证券交易金额的3‰。
  • 海发行还债
  • 中国第一家被关闭的银行四年间的清算过程,表明中国还没有建立公开、透明、制度化的、保障债权人利益的一整套程序以应对问题金融机构的关闭、破产与清算。
  • 边缘群体与自杀现象
  • 自杀是对个体生存意义的否定和对个体所在社会的否定,但是这样一种双重否定不足以改变我们生存的荒诞性。
  • 专访亚行行长千野忠男
  • 在2002年上海年会之前,亚洲开发银行进行了一次重大重组,其最主要的使命——消除贫困——愈加清晰。
  • 中国银行的“清房运动”“零容忍”、银行欺诈与内控文化
  • 中国银行的“清房运动”
  • 没有人怀疑中行“清房”努力的真诚,但现行体制的根本性障碍尚存,仍使人对已有整顿的治本效力质疑。
  • “零容忍”、银行欺诈与内控文化
  • 只要没有不折不扣地实行零容忍政策,切实地提高欺诈的预期成本,就别指望欺诈会真正减少。
  • 金融不可过望于混业
  • 解决银行经营问题需要四个环节的配合。第一是外部信用制度、法律制度的完善和可行;第二是企业内部的治理结构和自律;第三是强化外部监管;第四是加快金融业改革的步伐。这四个方面必须齐头并进才能有效地改善银行业的风险管理,而不能只能调混业经营。
  • 世界银行企业腐败报告解析
  • 世界银行专家们的一项覆盖80多个国家企业的腐败情况调查,区分了为了规避现行的规章制度的腐败和为了改变规则的腐败。前者带有被动的性质;后者则被称为“俘国家”(StateCaptre)——企业主动地通过腐败的方式直接影响政府决策,用类似于“点菜”的方式向国家购买保护。
  • 民办教育的“营利”迷局
  • 草拟中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在界定民办教育的性质和地位方面前进了一小步。
  • 广东:“教育储备金”破产
  • 在办学“不得以营利为目的”的政策限制下,事实上的教育暴利竟如此疯狂。
  • 中美经济同喜同忧
  • 现在中国经济的短期波动与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短期波动具有很高的相关性。在1978年以前,几乎看不到这样的相关性。在此后的20年里,这种相关性逐渐增大,而1999年以来则非常明显。
  • IMF的放血疗法
  • 阿根廷金融危机于半年前爆发时,我的看法是阿根廷自己要负主要责任。但是,现在我们需要重新考虑下责任问题。虽然归根结底还是应由阿根廷对自己的命运负责,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并未起到好的作用。问题不仅仅在于甚至不主要在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拖廷提供资金,更大的问题在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提的建议乏善可陈。
  • 证监会、法院与人大:如何监管证券市场?
  • 证券监管的权力不能过于集中。一方面,可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的定期听证会对证监会进行平衡。另一方面,可在证券领域试点判例法,把一部分证券规则制定权转移到法院。
  • 证券监管的英美路线
  • 窄幅波动行情恐将持续
  • 目前即使实施QDⅡ机制,只要资本项目的外汇兑汇仍然受到严格限制,对国内A股的影响就不会太大。
  • 香港是否是另一个日本
  • 香港本地服务的价格高企,加上20世纪90年代初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和联系汇率制度,使整体营运成本变得太高。
  • 今昔乐百氏
  • 何伯权及创业团队之去职乐百氏,构成的不是一个阴谋情节,而更像是一个看似平凡的故事:跨国公司与本地创业者精心安排并顺利完成交换。在加入WTO的中国,这样的平凡故事只会越来越多。
  • 传媒产业不是金矿
  • 背靠强势媒体或扶持的传媒类上市公司大多被寄望于获得“暴利”,但事实证明值得怀疑。
  • 知识社会重塑资本市场系列之一
  • 新技术组织形态、劳动技能,这三者之间存在强烈的互补性,所导致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性质是如此强烈,以致许多学者认为现代企业的效率改革具有“全改或完全不改”的特征。
  • 第一部 老K市场一波三折的IT历险
  • 20年前,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百年老店Kmart,或者翻译成“老K市场”——因为它遍布全球的2100家连锁店的每家大门上,都挂一个大大的字母“K”。在哈佛商学院的企业案例汇编里,“老K”也是引人注目的案例之一。可惜,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哈佛教案注意到的,是老K数次危机、几乎倒闭、侥幸复苏的历史。又可惜,如此历经磨难的老K,居然在2002年1月22日破产了。老K获得了其拖欠的20亿美元债务的债权人财团的许可后,在对芝加哥破产法庭提起的美国地区老K集团破产重组报告书里宣布要于2003年获得新生、卷土重来。阿门,上帝保佑老K重生。
  • “木真了”的服装经
  • “天然的本色如木,透明的品质是真,舍弃了浮华的空灵才是美丽和永恒。”木真了,这家以别具一格的中式服装和奇怪的名称引起人们注意的服装店,原来是这样解释的。它的拥有者王晓林,是一个笃信佛教的女人,自称在查字典时,突然为这三个简单又有韵味的字怦然心动。
  • 跨国公司进入中国的四大挑战
  • 美国专业服务咨询机构德勤会计事务所和CFO Asia杂志最近对680家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公司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70%至90%的外国公司对投资中国的经营前景持高度乐观态度,并打算积极扩充在中国入世前一个月作出的,对中国入世之后渴望到华投资的外商业说好比是雪中送炭。它还列举了跨国公司进入中国所面临的四大挑战:经营挑战、融资挑战、生组挑战、人力资源挑战。下面我将一一评述。
  • 《财经》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