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财经》 > 2004年第15期
  • 统计数据误差的制度反思
  • 7月中旬正是人们最为关心前一段紧缩措施对经济有何影响的时候,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却使人备感困惑:最初,数据是说二季度GDP同比增长9.7%;不久,统计局发布公告,对去年二季度的数字进行了修订,GDP由原来的6.7%改为7.9%。由是,今年二季度的GDP同比增长调整为9.6%。相应的修订,包括以第三产业为主的许多领域。
  • 财经速览
  • 事件大连环
  • 中央全会研究加强执政能力
  •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3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9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问题。
  • 外刊聚集——达尔富尔:非洲的新伤口
  • 科技风尚
  • 焦点人物
  • 钢价复位
  • 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的钢材市场产品价格指数显示,从6月初至今,中国主要钢材的出厂价格和市场价格一挽急速下滑的颓势,在50余天里连续攀升,截至本刊截稿的7月28日,正在恢复到钢价跳水前的水平。
  • 农发行旧案重提 两任副行长“双规”
  • 尽管胡楚寿、于大路的“双规”至今并未在法律上最终定罪,但农发行早年间内部控制的漏洞业已昭然。
  • 财经动向:商事·动态
  • 产业监管的政治经济学
  • 为什么要有监管呢?从根本上来说这也是由供给和需求两方面的因素所导致的。
  • 文事·动态
  • 数据库
  • 比情色更重要的
  • 政府应当在多大程度上,于何种领域内,并且支付怎样的代价,来抵御西方世界的影响或借助于西方政府的先进手段来清除中国人精神生活中的垃圾?
  • 半岛电视台解秘
  • 中国新闻界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近年来迅猛崛起,同时收获声名与争议的阿拉伯世界第一强势媒体。
  • 高盛进入中国
  • 7月上旬,组建高华证券有限公司并与美国顶级投资银行高盛公司合资的计划,经层层上报审核,得到了国务院最高领导的批准。
  • 职业金融家阶层兴起
  • 任何一个重大的决定都将产生多重的影响。高盛进入中国,开启了一条引入外资市场化处置证券公司风险的路径;与此同时,一家世界一流的投资银行与一个中国一流的投资银行家发生了不同寻常的结合。
  • 制造金融黑洞的机制并未消失
  • 要预防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必须在银行改革,金融市场规范与监管建设方面加大力度,抓紧建立适合于现代市场经济的金融体系。
  • 预防慢性金融危机
  • 好的制度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地避免金融危机,但是,差的制度肯定会导致金融不稳定。由于金融机构治理和激励机制的缺陷、监管制度的不够健全、以及金融政策的扭曲,导致没有人对金融资产的安全和增值负责任,本来稀缺的资源就会流向亏损的行业和企业。甚至被各种腐败行为所侵吞。这种情况如果长期得不到纠正,本质上是一种更加令人忧虑的慢性金融危机。
  • 金融人事大调整
  • 7月25日,星期一,位于北京市金融街的建设银行总行迎来了新行长,原中信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常振明当日到此报到。同一天,海南省副省长李礼辉赴北京市西单路口的中国银行总部大厦报到。
  • 谁来重组德隆金融迷宫?
  • 市场关注的是,德隆危机处理是否会成为中国金融机构的第一次市场化重组实验。
  • 券商“三大铁律”瓦解
  • 中国证监会于2003年8月提出的“三大铁律”——即券商不得挪用客户保证金,委托资产和托管债券的规定正在悄悄地软化,渐渐屈从于券商风雨飘摇,无计可出的现实之下。
  • 国债回购秘密
  • 目前国债回购制度缺陷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一是“席位联合制”的交易和清算模式,二是登记结算公司的“中央交收”,三是以标准券作为回购融资低押的“标准单位”。
  • “太保”“凯雷”分手边缘
  • 面对太保整体上市的强烈意愿,主张分拆上市的境外投资者凯雷日渐被动。
  • 看多上游,看空下游
  • 由于国际原材料价格跟中国投资需求有密切关系,中国股市的盈利周期与投资周期的关系比与总体经济周期的关系密切得多。
  • H股在惶惑中徘徊
  • 不久之前,让人忐忑多时的第二季度以及上半年各项经济指标,终于在众人千呼万唤中出台。比之第一季度,第二季度9.6%的同比经济增长率有轻微回落,这符合此前人们的方向性判断,加上之前有沸沸扬扬的传言称“5%的通胀完全可以承受”,所以数据公布当天国家统计局还是高高兴兴地为“宏观调控已见成效”做了有力宣传。
  • 增值税转型试点即将启动
  • 几度延宕的增值税转型试点方案,目前正在国务院审批过程中。新方案作了一些细节调整,获批后将上溯至7月份执行。
  • 长岭资产评估迷雾
  • 处在重组进程中的陕西省属国有企业长岭集团三次资产评估的结果,前后相差6亿多元。
  • 利率风险制约加息可能
  • 目前中国运用一般性的,“教科书式”的货币政策工具的时机还没有到来
  • 无须过虑利率风险
  • 商业银行存款和贷款的重新定价期限是非常接近的,并没有巨大的负债敏感性缺口。
  • 预测错误后遗症
  • 从总量上看,现在整个经济的温度并不高,充其量只能说略为偏热(这是指绝对水平,并不是当前的变化情况),但是结构问题相当突出。除国内的电力和铁路运输紧张之外,一些进口大商品的价格仍在高位盘旋,国际海运费率依然过高。产生这些现象的一个基本原因是前些年的预期错误。
  • 尤科斯冲击波
  • 2004年全球经济复苏与增长势头很足,但面临三个风险因素:美国升息、中国经济放缓与石油价格波动。自美联储首度调高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和中国宏观调控初见成效之后,国际金融市场和投资者对此反应都相对平和。笼罩世界经济的阴影就剩下油价了。
  • 谁来普遍服务?
  • 7月,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稻城县,这个被称为“最后的香格里拉”的地方,迎来了一年中最令人沉醉的季节。距离县城40公里左右的亚丁村,一个三座海拔6000米雪山拱卫的藏族村落,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 宁波建龙重组僵局
  • 7月25日,浙江省省委、省政府机关报《浙江日报》在一版发表题为《坚决落实中央各项宏观调控政策》的评论员文章,称“省委、省政府严肃查处了宁波建龙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建龙)违规建设钢铁项目,并以高度负责的态度,依法依纪对有关问题及责任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 谁左右汽车市场?
  • 中国的汽车市场仍不成熟,“跟风”仍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作用,使市场时而上行时而下跌。
  • TESCO抢食大卖场
  • 顶新集团董事长特别助理陈心希,从7月的第三周就开始了他的休假。“我们才忙完了跟TESCO的协议,也该休息一下了。”陈心希说。这个协议,不仅在中国零售行业引起不小的震动,而且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TESCO向亚洲和东欧新兴市场扩张行动中的一部分”。
  • 赵洪彦案末了局
  • 2004年7月26日,原黑龙江省人事厅厅长、党组书记赵洪彦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的判决开始生效,等待他的将是15年的有期徒刑。
  • 广东交通厅长牛和恩受审
  • 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案发牵出广东省交通厅厅长牛和恩,而联结粤黔二省交通系统腐败案的关键人物,则是一身兼为两位厅长姻亲的谢飞。
  • 修补《公司法》
  • 新《公司法》应当提供一个一般性的规则,一旦中小股东利益受损,可能依据该法提起诉讼,一言以蔽之,修改后的《公司法》应该具有“可诉性”。
  • 《公司法》修改的精神和任务
  • 《公司法》颁布至今已有10年,从《公司法》实施情况来看,这部经济转型时期的《公司法》虽然勾画出中国公司制度的基本框架,但在立法理念和制度设计上存在着许多问题。
  • 法理推敲“南都案”
  • 自去年7月下旬起,特别是2004年1月逮捕被告人以来,围绕《南方都市报》案,法律界以及公众舆论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论(参见《财经》2004年第6期《“南都案”一审开庭》和2004年第11期《“南都案”出现显著变数》)。
  • 政策出台的时机与形式
  • 2004年7月,有两件大事特别引人关注,一是7月1日《行政许可法》正式实施,二是7月26日公布了《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前者由国务院法制办负责起草,后者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负责起草。前者是具有更高效力的法律,后者只是国务院的一项决定。因此,根据法制统一原则,《决定》就有一个和《行政许可法》保持一致和衔接的问题。也就是说,《决定》必须
  • 市场与法治:法治·动态
  • 巴菲特钱多神伤
  • 巴郡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集团的年会是投资界盛事,这固然是已经“盆满钵满”的公司欢聚一堂、膜拜替他们创造财富的“奥玛哈股圣”巴菲特的朝圣活动,亦是传媒聆听这名世界富豪综论世局、畅述投资得失的机会。说“聆听”而非“采访”,是因为巴菲特很少回答记者提问,他只喜欢作传道式的自我表述。
  • 酱食杂缀
  • 中国古代各路圣贤,在饮食上也各有高见。墨子可称简约平实派,认为“其为食也,足以增气充虚,强体适腹而已矣”。吃饱就得,少玩儿花活。老子则属故弄玄虚派,主张“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声言过于追求滋味反倒与人有伤。孔子呢,应该算小题大做派,非要在
  • 削弱既得利益集团影响政府的能力
  • 迄今,我们已经提出了减少利益集团和贫困人群反对市场的动力的建议,下面是关于如何削弱他们对政府的影响力的方法。
  • 《财经》8月荐书
  • 夏青
  • 如今30岁以下的青少年,恐怕不会知道夏青这个名字和他以独特的方式所影响的时代。而对于许多年长一点的人,那份对中国最知名播音员“音正词严”和充满磁性的嗓音的依恋,则是难以割舍的。
  • [财经观察]
    统计数据误差的制度反思(舒兰)
    财经速览
    [财经速览]
    事件大连环
    中央全会研究加强执政能力
    外刊聚集——达尔富尔:非洲的新伤口
    科技风尚
    焦点人物
    [财经动向]
    钢价复位(李纬娜)
    农发行旧案重提 两任副行长“双规”
    财经动向:商事·动态
    产业监管的政治经济学(理查德·吉尔伯特)
    文事·动态
    数据库
    [边缘]
    比情色更重要的(汪丁丁)
    [特稿]
    半岛电视台解秘(陆晔 展江)
    [封面文章]
    高盛进入中国(王烁)
    职业金融家阶层兴起(陆磊)
    [观点评述]
    制造金融黑洞的机制并未消失(吴敬琏)
    预防慢性金融危机(李剑阁)
    [资本与金融]
    金融人事大调整(王烁)
    谁来重组德隆金融迷宫?(凌华薇)
    券商“三大铁律”瓦解(李箐)
    国债回购秘密(高占军)
    “太保”“凯雷”分手边缘(袁梅)
    看多上游,看空下游(陈昌华)
    H股在惶惑中徘徊(何启忠)
    [经济全局]
    增值税转型试点即将启动(李其谚)
    长岭资产评估迷雾(石东)
    利率风险制约加息可能(SalihNeftci)
    无须过虑利率风险(盛梅)
    [评论·中国经济]
    预测错误后遗症(宋国青)
    [评论·海外经济]
    尤科斯冲击波(胡祖六)
    [产业纵深]
    谁来普遍服务?
    宁波建龙重组僵局(曹海丽)
    谁左右汽车市场?(MichaelJ.Dunne)
    [公司透视]
    TESCO抢食大卖场(明茜)
    [市场与法治]
    赵洪彦案末了局(段宏庆)
    广东交通厅长牛和恩受审(岳杨)
    修补《公司法》(吴小亮)
    《公司法》修改的精神和任务(叶林)
    法理推敲“南都案”(季卫东)
    政策出台的时机与形式(周汉华)
    市场与法治:法治·动态
    [财经专栏]
    巴菲特钱多神伤(林行止)
    酱食杂缀(汪朗)
    削弱既得利益集团影响政府的能力(拉古拉迈·拉詹 路易吉·津加莱斯 余江)
    《财经》8月荐书
    夏青(李勇)
    《财经》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