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缪篆辨
  • 历代史书、文字学、书印论著中有关缪篆的资料综述与分析。缪篆是西汉与新莽时律定用于官印的书体。秦汉私印中,缪篆不是主要书体。“缪”字通“穆”,缪篆即“穆篆”,驳“绸缪”“纰缪”诸说。疏理缪篆之起始、成熟、拓展、衰退的各发展时期。
  • 大篆的裂蘖——从曾侯乙墓看曾楚书法在战国时代的地位
  • 曾侯乙墓以丰富的书法材料集中反映了战国前期书法发展的状况。在大篆裂蘖为小篆、鸟虫篆、草篆、简牍等书体的过程中,这种书法现象首先在曾楚书法中表现出来。作为大篆的裂蘖,小篆产生于春秋战国之交,并遍布全国,大量书史材料证实,非秦国所独有。曾楚书法体系的形成是大篆裂蘖过程中本体发展规律的反映,不仅仅由于政治的分割所导致。曾楚书法在战国书史上处于一种超前导向的地位。
  • 隶书流变浅论
  • 隶书是中国文字变革史上具有关键意义的书体,隶书的时代是中国书法史上充满革命和创新精神的重要阶段。因此,对隶书形成、发展和流变的研究乃是中国书法史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本文拟通过对两汉魏晋传世碑帖,特别是有关这一时期的出土书法资料的排比分析,来探寻隶书演变的基本轨迹。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本文中所用“隶书”和“楷书”二词是以现代书法学通常界定的概念,而不泥于历代书论中关于“隶书和真书”名实之争的歧见,文中不沿用“真书”、“分书”等称,目的是为了简化书体称谓,统一概念,便于叙述和理解。
  • “文字异形”和“书同文字”与“隶变”的关系
  • “文字异形”拓展了书法的存在空间,丰富了先秦时的书法局面,为“隶变”提供了条件;“书同文字”则引导控制了“隶变”的发生,促使其得以健康成长。“隶变”能够顺利发生,根本上应源于“文字异形”与“书同文字”宏观上的引导与控制。
  • 试论凉州在草书源起时期的重要地位
  • 本文通过对从西北汉简到西州草书流派的考察,认为:草书在汉代的兴起,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也有其明显的地域性特征,从西汉末到东汉中晚期,在以甘肃为中心的古凉州,草书一步步地定型、普遍应用和艺术化。
  • 论“守令作篇”与“匆匆不暇草书”——兼及《非草书》的可靠性
  • 赵壹《非草书》中“守令作篇”与卫恒《四体书势》中“匆匆不暇草书”二语一直存在着严重的误读。本文注意到《后汉书》、《三国志》、《晋书》等正史中所录“匆匆不暇草书”一语前皆有一“号”字,但后代却被篡改为“每书云:”,或是“常曰:”。但“匆匆不暇草书”根本就不是张芝的自述,而是外人对张芝草书的称呼,张芝的草书在当时被称为“匆匆不暇草书”。这是因为今草书写的速度是快速的,钩锁连环,指腕的动作犹如连锁反应,其书写状态是匆匆而令人目不暇接的。后世将此语理解为“匆匆忙忙,来不及写草书”,纯为臆说。由于草书书写技法的复杂性,故尔张芝很可能传一篇《草诀篇》一类的文字,《非草书》中“梁孔达写书以示姜孟颖,皆口诵其文,手楷其篇”,这个“篇”就是张芝《草诀篇》,同样,“后学之徒,竞慕二贤,守令作篇,人撰一卷”,“第以此篇研思锐精”,两句话中的“篇”也是指《草诀篇》。本文还扼要地对《非草书》的可靠性作了粗浅的探讨,认为它的成书时间在汉献帝初平以后,赵壹去世之前。今本与张怀瑾所见或有出入,但主要内容是一致的,决不可能面目全非。
  • “六分半书”“乱石铺街”及其他
  • 郑板桥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矛盾不可调和地将他推到无可奈何的处境。他摒弃作为上层建筑的儒家思想,但又找不到一种新的学说和理论以之替代。在郑板桥的思想中形成了一种幽默意识。难得糊涂体现出他的幽默意识是对现实社会的反叛和嘲弄。“六分半书”淋漓酣畅地表现了郑板桥的幽默意识。“六分半书”的创作过程建立了与“馆阁体”书法相对抗的美学思想与原则,形成了完整的与“馆阁体”书法对抗性的美学体系。“乱石铺街”的艺术风格验证了“六分半书”是表现郑板桥幽默意识的绝妙形式,是实践内容形式统一原则的典范。“六分半书”体现了郑板桥对艺术社会的反叛与嘲弄。
  • “羊大则美”辩——与李泽厚先生商榷美的起源
  • 虽然古文字学对文艺理论工作者来说并非必修课。然而,当你的某一学说或结论建筑于古文字学基础之上时,那你对古文字学(至少与你相关的范围内)必须探源深究。令人遗憾的是,“望文生义”甚至杜撰占老传说的现象比比皆是。 李泽厚先生在《华夏美学》中从“羊大则美”、“羊人为美”即美的字源而推导出“美”所具有的“社会与自然”的双重内涵乃是典型的望文生义和杜撰占老传说的例子。
  • “书画同源”辨析
  • 本文旨在研究应该从什么意义上来使用“书画同源”。所谓“源”包括两层含义:文字和绘画初始创作的主体的目的以及文字和绘画的初始功能是什么;文字和绘画的构成外形从何而来。 本文以实物资料为依据,再参照历代文献,将中国文字和绘画的起源与世界各地域文字和绘画的起源作比较,与当代原始部落或后进民族的状况相比较,认为文字与绘画是人类在两种不同的精神状态和目的中创造发展起来的文化。前者始终沿着单一的方向发展,最后与语言相对应成为人类记录事物的交际工具;后者初以图腾、描绘现实生活为目的,逐步发展成为供欣赏的精神产品形式,具有极大的自由度和随意性。二者不论在起源阶段还是发展阶段都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世界各地域文字和绘画的外形构成过程极其类似,因而实际上不存在“中国书画同源”的独特性。中国艺术的独特性在于:书画同理——中国书法与绘画审美原则的一致性;书画同法——中国书法与绘画的用笔技术和方法的相同性。这与“书画同源”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可混为一谈。
  • 《书法研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