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张瑞图书法形式探微
  • 张瑞图是晚明革新书家群体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个性鲜明的书法风格不仅影响了明末书坛,推动了书坛革新风潮,他的“新”、“异”、“奇”的书法形式也为后世提供了新的创作与审美范式。本文试图从张瑞图书法形式细节入手,主要以其行草书(及行书)为研究对象(以探讨张中年时期的行草及行书为主,即天启朝至崇祯朝前期,这段时期的作品被看作他的典型风格),对其行草书进行一些细致入微的剖析。具体从点画用笔、结构特色及通篇布局等角度探讨张瑞图标新立异的具体表现所在及其与众不同之处,如他的点画的“方”、“直”、“硬”、“尖”、“利”,他对“横势笔画”的夸张及其与单字紧结的关系,他结构上的“横势叠层线条”的布置和“连续折角与三角形结构”的展现方式,他的书作中充满矛盾的情调与“力势”关系,等等。其书学思想、人生经历及所处时代背景等,限于篇幅,本文不做讨论。截至目前,对于张瑞图书法艺术形式从视觉形式角度做深入分析的文章尚不多见。本文仅为引玉之砖,祈盼张瑞图能被更多的专家和书法爱好者关注、研究,使张瑞图研究能够朝更深入细致的方向发展。
  • 兰亭论辨与20世纪疑古思潮
  • 20世纪颇具影响的学术流派古史辨派在史学界掀起了一场疑古辨伪思潮。其影响也直接波及到了书学界。 有关《兰亭》的考证、辨伪及其失而复得的传奇经历早在唐代《兰亭记》里就已全面记载。而20世纪60年代的兰亭论辨乃是书学界乃至学术界人士对《兰亭》的一次综合性讨论研究。这表明书学研究已汇入学术研究的主流。 本文通过对兰亭论辨的学术思想、论辨方法、学术意义等多方位的阐述,逐渐认清了兰亭论辨在当代书学研究中的学术价值。同时也感到建立书法文献学和制订书学研究的学术规范的迫切性。
  • 论湖湘文化对湖南书法的影响
  • 湖湘文化经过书院的奠基与历史人物的作用而成,它与新时期湖南书法创作有着难以分离的亲缘关系,导致了湖南书法创作明显不同的审美特征。具体而言,湖湘文化血液凝聚成的浓郁的浪漫风韵;“经世致用”学风哺育下的广阔的政治视野;边缘文化地位潜质中执拗的乡土情结对新时期湖南书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 试分析民国以来帖学复苏和繁荣的原因
  • 碑学在清代中后期非常繁荣,帖学几乎无人问津,此时碑学取得了辉煌成就。但碑学在行草上,特别是草书上非常衰败。进入民国以后,许多有识之士在努力振兴行草的同时也促进了帖学的复苏,再加上印刷术的发展、博物馆事业的完善、社会名流的宣传、碑学骨法用笔的借鉴以及帖学自身规律的利用等原因,最终导致民国以后的帖学复苏和繁荣。
  • 书法艺术中的取象与通感
  • 书法尽管是造型艺术,但其深沉内涵是视觉艺术的韵律化,即所谓的“无声之音”。而这一特征,首先是建立在沟通各审美器官关系的基础上的,即“通感”。并在这一基础上,通过整体直觉最大层面地沟通人与自然、人与艺术间的本真之联系,最终通过创作,达到身心合一或天人合一的可能性。艺术境界与人生境遇的高度统一,恰恰是中国艺术的生命之本真。
  • 默会知识与大学书法教育
  • 近年来,默会知识理论在教育领域中正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本文在分析默会知识理论的基本理念的同时,结合今日大学书法教学中的问题与现状,对未来大学书法教学的发展,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路和尝试。
  • 写意印:开辟印艺新时代的标志
  • 本文从艺术的视角对秦汉、明清和当代这三个印章发展的高峰时代给予分析,区分了在“艺术印章”概念下还有工艺美术和表意艺术之别。其目的是将当代写意印创作和成就放到印章艺术发展的历史中予以评价,确认写意印是当代篆刻创作的标志。
  • 曾熙年谱
  • 曾熙先世居山东武城,后迁自湖南宁乡,明中叶移居衡阳县石头桥龙田。《龙田曾氏六修族谱》:“春秋时期,曾氏始祖曾巫,仕于鲁国,五传曾子,居武城。曾氏始大矣。我龙田族谱,属于武城曾氏支谱。”
  • 《书法研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