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重温《讲话》精神建设先进文化——杨伟光同志谈纪念《讲话》发表60周年
  • 今年5月23日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六十周年纪念日。在历史的新时期,重新学习《讲话》,贯彻((讲话》精神,遵循“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对于繁荣和发展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电视艺术事业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日前,记者就此采访了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杨伟光。
  • 坚持方向与时俱进服务人民
  •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六十周年了。六十年弹指一挥间,中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文艺面貌也是焕然一新、如日中天,往日延安罕见的或前所未有的广场文化、殿堂艺术、荧屏艺术、影视艺术、网络艺术等令人耳目一新、蔚为壮观、今非昔比了。但是面对西方文艺思潮滚滚而来、蜂拥而至和国内文艺创作良莠不齐、繁花迷眼的新情况,深感重温《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必要性,深感领会其思想,发扬光大其精神,是当前文艺界的迫切需要。这对端正文艺工作方向,改进文艺界思想作风,提高作品和节目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 坚持中国电视批评的正确方向
  • 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这是中国电视文化取得繁荣的重要前提。几十年来,中国电视批评在这一思想路线的指引下,对各种具体的电视节目以及同节目相关的电视现象、电视思潮、电视受众、电视创作者等进行分析、研究和评价,对电视创作产生了强大的推动作用,使之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 坚守住六十年的信念
  • 毛泽东同志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已经面世六十年了。在此之际,学习和纪念《讲话》,如果真能不止于做些文章、摆摆姿态,那么,我们应当取什么角度,提出什么问题来呢?六十年来,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日新月异的变革,变化、变迁;我们的文艺境况更是与六十年前迥然不同。在六十年风翻云卷的文艺大潮中,各种流派、理论、思潮都曾呼风唤雨,给文坛、给社会、给生活留下了斑斓色彩,丰富和映衬了我们的精神世界,使造美和审美的精神活动富有生机。但是,悉心回溯,我们也不难发现,六十年来,《讲话》始终像黄河奔流在文艺的沃野上,纳百川,挟细流,主大潮,浩浩焉浪花飞飞,泱泱乎一泻千里。
  • 电视的时代使命
  • 江泽民同志在第六次全国文代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人民奋进的号角”,这对于电视文化同样是适用的。在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六十周年之际,结合《讲话》精神,对电视文化的社会作用和时代使命以及当前电视文化的现状,谈谈自己的一点看法。在信息全球化的今天,电视与人们生活的紧密关系无庸置疑。有人说它是魔方,把煽情的狂欢和夸大的灾难不可思议地组合在一起,使我们从中得到了抚慰,也受到了诱惑。也有人总结说:对老年人,电视是生活的伴侣对青年人,电视是生活的向导;对儿童,电视是生活的娱乐城;也有
  • 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三题
  • 在电视艺术蓬勃兴起之际,重温六十年前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追溯历史、关注当代,略谈对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几点认识。
  • 华美的包装掩盖不了陈腐和苍白——观《橘子红了》感言
  • 如同任何一部热播的电视剧那样。观众中总有叫好的,也有喝倒彩的。甚至有对它厌恶和反感的。果不其然。《橘子红了》一剧播出之后,其结果亦是如此。这就容易造成人们的一种“习以为常”,将孰.是孰非全都化作一片烟雾了。事实上。是非终归是有界线的。浑沌的见解只能给观众带来误导。因此。这就需要争鸣,需要剖析,需要思考,需要研讨。从而尽可能地让我们取得比较健康、正确的共识。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民族在其漫长的发展史中总会有精华和辉煌,也会有其糟粕和灰暗,这是不足为奇的。中华民族亦是如此。反映我们民族精华和辉煌的作品自不待说。如欲“暴露”一下其落后或丑陋的东西。当然也是可以的。但必须郑重思量立场的选择和分寸的把握。鲁迅揭示和鞭挞民族的“劣根性”。是呼唤民族的觉醒。“怒其不争”而激发起民族奋起的极大的勇气和热情。代表先进文化发展方向的批判意识。正是鲁迅作品的精髓之一。我们不赞赏那些“单纯”把我们民族文化中的糟粕都搜括出来“晾一晾”的影视作品。更反对那种毫无批判意识和是非指向地去编造一些“伪民俗”或虚假故事来取悦某些人们的创作倾向。当然。我们同样反对乱扣帽子或乱打棍子的错误做法。而是主张在公平、说理的前提下。大家一起来研讨问题。我们以为,从《大红灯笼高高挂》到《橘子红了》,确有许多东西是值得我们回顾总结和反思的。江泽民同志指出:“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人民奋进的号角。在培育和弘扬民族精神方面。文艺可以发挥独特的重要作用。”本刊发表几篇关于《橘子红了》的讨论文章。其观点不尽相同。立意也有所区别,仅作为讨论的起端。我们深信,这样的讨论。对廓清我们认识上的一些是非。无疑是有益的。竭诚欢迎各界朋友继续来稿参与讨论。
  • 《橘子红了》的意象之美
  • 《橘子红了》是一部流动着轻柔韵律和私密情感的风格唯美的古装剧,在衣香鬓影中缓缓道出了一段旧世爱情传奇。虽然讲述的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之间的冷落、争宠、红杏出墙,子嗣纠葛的具有浓郁中国古典情调的陈旧故事,但该剧以其淡雅柔美的风格,缠绵悱恻的叙事方式,古典精美的服装造型,掩盖了题材的老旧和陈腐;尤其是全剧在意象和意境的精心营造上,颇费匠心,给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视听享受,是一部观赏性、艺术性很强的制作。
  • 营造的艺术——电视剧《橘子红了》音响探析
  • 一十五集电视剧《橘子红了》在独特的唯美风格中,音响的营造十分突出。应当说这种对声音艺术的营造和利用在其它的电视剧中是不多见的。生动丰富的音乐与音响起到了烘托剧中人物内心情感,刻画与营造环境气氛的作用。
  • 颠倒的年轻——《橘子红了》读解
  • 看完二十五集电视连续剧《橘子红了》,我们在为寇世勋、归亚蕾等演员高超演技喝彩的同时,却也发现,这只是一部赚取观众眼泪的凄美的爱情故事,而并非爱情悲剧。为什么容耀辉最终退缩与娴雅结婚?为什么吴大伟在嫣红最需要他时离开?为什么老爷愈来愈开明?为什么大太太愈来愈慈爱?最应该肩负起婚姻和家庭责任的年轻人萎靡不振、退缩不前,最应该成为封建罪恶势力代表的老人却拥有富于现代性的人道主义精神。年轻颠倒了!
  • “橘”生淮北的尴尬——也谈《橘子红了》
  • 作为诸多电影导演挥师进入电视的一员,李少红在改编名著《雷雨》之后,又有了眩目的《大明宫词》,其点石成金的功效确实令人期待。因此从《橘子红了》的前期宣传在央视轰轰烈烈展开时,我便极欲饕餮食之。然后,剧集结束了近两个月的预告,姗姗而来,的确是盛餐,很美。从服装造型、氛围营造,甚至片头、片尾无一不美,但这次的美却美得木讷,失去了神采,失去了让人朝思暮想的魂魄。我惋惜。达也许是一位信奉完美主义的艺术工作者在追求上的偏差,也许是又一次冲击高峰的周期性失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导演在二十
  • 一杯苦涩的清茶——点评《橘子红了》
  • 二十五集电视连续剧《橘子红了》在春节期间播放,仿佛油腻腻的大餐中一杯苦涩的清茶,令人回味。全剧的悲剧色彩浓重,笔者认为该剧的成功之处在于故事情节感人,人物个性鲜明,画而优美清新。但笔者感到有些方面还值得商榷。
  • 杜绝硬伤 净化荧屏
  • 人们常说,编辑是为他人做嫁衣的职业。这话一方面道出了编辑工作的辛苦和高尚,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编辑工作的重要。作为作品面世前的重要一环,编辑把关严与不严至关重要。尤其是一些知识性和语言文字运用上的硬伤,如不及时加以改正,不仅贻笑大方,而且还会以讹传讹,造成知识和语言文字运用等诸多方面的混乱。电视作为一种大众化的传播媒介,已逐渐成为第一传媒。电视节目里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词语,都有数以万计的观众关心;不少人把
  • 整合频道资源 促进事业发展
  • 整合频道资源,实现有线无线的合并和专业化、系列化发展,打造广播影视航空母舰,是国家广电总局根据世界传媒业的发展趋势和中国加入WTO所面临的挑战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壮大电视台经济实力,提高竞争能力,实现电视事业跳跃式发展的必然要求。我们必须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神圣的历史使命感,充分认识频道资源整合的重要性,积极稳妥地搞好频道整合工作,力争通过资源整合,提高整体效能,实现全台人、财、物,节目、技术和信息资源的共享,形成山西电视台频道专业化体系,实现
  • 走进误区的电视综艺晚会
  • 综艺晚会作为电视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曾在很长一个时期受到广大受众的青昧和欢迎,给千家万户带去了欢乐。人们见面时,常把近期看到的电视综艺节目当作谈资,对其好歌曲和小品,还情不自禁地加以传唱和模仿,袒露出对电视综艺晚会的认可和喜爱。可近几年来,随着电视艺术的不断创新发展,一些新的品种和形式的出现,对电视综艺晚会发起了全面的冲击和挑战。令人失望的是,在这异军突起的形势而前,电视综艺晚
  • 电视剧美学面面观
  • 电视剧是电视节目中的重头戏,特别是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黄金时段和八套节目电视剧频道播出的电视剧,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次又一次收视热潮。它带给了观众知识、信息,带给了观众丰厚的审美享受,陶冶了观众的审美情操。对于电视剧的美学研究,理论和实践工作者常常各抒己见,从不同角度予以论述。但因缺乏一个一般性的衡量标准,以至争论多以无果而终。
  • 多向度性—媒体对全球化的应对
  • 全球化问题是近些年大家广泛探讨的话题,也是一个内容非常宽泛的概念。但现在大家比较认同的全球化是以经济跨国化为主导的包括经济科技信息文化为内容的人类广泛交往的社会现象。由于其内容的多样性就决定了全球化结构上的多层次性。现在说“全球化”,常常指经济(产品、资本)的全球化,最多再加上信息和技术。但是,随着产品、技术、资本、信息这些东西如此大规模和高速度的全球化,随之也带来了新的时尚、风气、品位和新的生活方式。人类社会似乎呈现出相互融合的图景,但是这种融合是建立在西方强势经济对欠发达国
  • 凤在江湖 心系百姓——记中国它祝“金鹰奖”得主曹颖
  • 中央电视台《综艺大观》节目主持人曹颖以在《大雪无痕》中的精湛表演,荣获第十九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第二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最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应读者之约,本刊记者采访了曹颖。
  • 不断进取的电视人——记中国视协电视剧专业委员会主任苏子龙
  • 曾经在江苏电视台担任过十年台长的苏子龙,是我国电视界颇有影响的一员“儒将”。2000年底,年届花甲的他先后从台长和副厅长的位子上退了下来,“总临制苏子龙”的字幕也从江苏台的屏幕上消失,为此一度引起过不少人的关注。其实苏子龙既没有“归田园居”,也没有“马放南山”,而是在新的环境里继续为推动我国电视艺术的繁荣而辛勤忙碌着。
  • 立足本土 面向世界——《中国影视美学丛书》出版座谈会纪要
  • 2002年3月23日,春光明媚,莺飞草长,由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黄会林教授主编、周星教授任副主编的《中国影视美学丛书》新闻发布会暨出版座谈会在北京师范大学隆重举行。会议由如下单位共同承办: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中国影视美学研究”课题组、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高校电视艺术委员会以及中国高教学会影视教育研究会。主持会议的是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主任周星教授。领导、专家、学者及新闻界人士等共六十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 《向阳理发店》、《月色无言》相继在天津台播出
  • 由天津台与中央电视台影视部、八一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的36集系列室内剧《向阳理发店》日前已经分别在中央电视台8套每天中午和天津台一套下午首播。《向阳理发店》由天津台电视剧中心马进担任制片人,是一部大型室内剧。该剧以小小理发店为主要场景,透
  • 体验电视——电视创新的一个新增长点
  • 前不久,曾以一部《第三次浪潮》而“火”遍全世界的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携夫人来华,参加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对话》栏目的制作。在回答该栏目的主诗人关于“对未来世界的发展趋势亦即‘第四次浪潮’作何预测”的提问时,托氏想了想说,如果说第三次浪潮是以信息文明为主要特征的话,那么,第四次浪潮——倘若已经开始形成的话——就是以“体验”为特征的文明。托氏的回答可谓语惊四座,据笔者观察,不仅当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而
  • 成熟的电视传播——小众化
  • 随着改革的深入和传播媒介进入“产业经营”的浪潮,媒体产业——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已越来越呈现小众化的趋势。在此,拟从“频道专业化”切入,探讨一下电视的小众化趋势。
  • 时政报道可视性初探
  • 时政报道难做大概是电视新闻工作者的共同感受。如何改进时政报道,使广大电视观众乐于接受时政新闻,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毫无疑问,时政报道有它不可替代的特性,这是因为它的素材一般具有较丰富的信息量。这就为改进时政报道提供了基本条件。但是仅仅有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改进时政报道还必须从它的可视性上下功夫。只有增强了时政报道的可视性,才能最大限度吸引电视观众。从时下时政报道的情况看,我认为从以下几个方面改进应是容易做到的。
  • 民族音乐与电视传媒
  • 民族音乐包括传统音乐和新音乐(现在常称之为新民乐)。我国传统音乐十分丰富,包括民间音乐、宫廷音乐、宗教音乐、文人音乐四部分。新民乐指新文化运动期间,传统音乐与西方音乐碰撞形成的中西合璧的新音乐。民族音乐随着时代的变迁,在传承与变异中不断发展。民族音乐是历史文明中的晕要组成部分,学习、了解和传播民族音乐,对于继承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和弘扬民族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今天,电视传媒高度发展,已成为人类获取信息和了解世界的一个主渠道,如何运用电视功能普及民族音乐和弘扬民族音乐,值得我们认真地去探索和开掘。
  • 电视体育评论的“述”与“评”
  • 电视体育评论的时机该如何把握,评论的内容怎样组织,评论与叙述怎么结合等问题都是体育评论中常见、常议的,这里就笔者的体验谈一些想法与同行们探讨。
  • 广电集团的内部信息流通
  • 中国广播电视传媒业发展到今天,建立广电集团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但是,无论是以条块管理,还是以板块管理,内部信息的流通都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直接影响到集团高层的决策,影响到一线业务的发展以及集团管理的规范化。
  • 历史剧≠历史本实
  • 《康熙王朝》是中央电视台继《雍正王朝》之后推出的同样改编自作家二月河小说的重头戏。《雍》剧的成功在于重塑历史上旧称“暴君”的雍正皇帝为“勤勉”、“公正”、体察民情的理想明主。而康熙留给后人的记忆大多是“康乾盛世”的缔造者,是一个勤政爱民、缔造中华一统版图的圣主。电视剧抓住康熙一生几件大事为主线,较为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与历史事实接近的大清帝王。同时,由于剧中硬伤十分多,制作不甚精细,召来不少非议。大多指责来自历史史实与电视剧的相互
  • 不看难受 看也难受
  • 随着电视的普及和电视节目的日益丰富,看电视几乎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的必需。电视对人们正常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然而如今看某些电视节目却颇有嚼鸡肋的感觉。有的电视节目扼杀了儿童想象力和创造力,有的还对历史和知识有误导。看来,要把电视作为一种求知的手段实在是太难了。就是作为娱乐工具,也常使人厌恶和痛苦。电视哪!看亦难受,不看亦难受。真不知道叫人如何是好。
  • 当事者不能“迷”
  • “旁观者清,当事者迷”,这是国人的一句老话。从这句已经流传了千百年的老话看,当事者“迷”好像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而不“迷”倒好像是不可理解的。但是,无数事实却反复告诉我们,当事者是不能“迷”的。若真“迷”了,事情就一定做不好。在电视界尤其是这样。近一二年来,“大辫长袍演绎历史新鳊,古装大戏挤爆昼夜荧屏”的景象愈演愈烈,上迄春秋,下至清末,历朝历代的皇帝几乎都可以在荧屏上看到他们的踪影。皇帝都拍过了,电视剧的制作者们一个脑筋急转弯,又拍起了古装的青春偶像剧,《一脚定江山》、《机灵小不懂》、《乌龙闯情关》、
  • 回首《难得一笑》
  • 《难得一笑》是在1990年播出的。这是一个系列节目,或者说它差一点就变成了一个栏目。特别是由冯巩和宋丹丹作为主持人播出的第一集,在社会上反响特别大。许多戏剧界的朋友,包括电影和电视剧圈子里的朋友,都非常认真地、真挚地对我说:“这个节目不错。有味道,够水平,幽默感很强,时代感也很强,出新。”其实节目背景比较简单。在我做完了《超生游击队》、《大米·红高粱》、《卖鞋》等以小品为主的1990年元旦晚会之后,观众的反响证明了中国的老百姓喜欢笑,需要笑,同时也盼望着笑。他们盼望能够看到更多类似的戏剧性电视节目。当时中央电视台主管文艺的领导有一个想法,想开辟一个既不是歌舞、也不是晚会,也不完全是小品的一个“杂交”节目。这个节目要轻松愉快,喜剧成分极浓,要做一个电视新品种。
  • 我看《流星花园》——兼议青春偶像剧的价值取向
  • 《流星花园》激起的风波,又一次引发我们对青春偶像剧的关注。近几年,青春偶像剧在电视荧屏上日益走红,逐渐成为了一种潮流。据说,各电视台已经或准备播出的青春偶像剧有10多部,并且以后此类电视剧还有大幅度增加的可能。以至于人们惊呼:青春偶像剧正成为中国荧屏的一种新时尚。
  • 专业频道设计的实践与探析
  • 所谓专业频道设计,就是传播者在调研的基础上,以受众和市场为出发点,对频道体系的整体形象、目标、功能、结构等要素进行的符合传播规律的有创意、有组织的规划。从而使之达到优化、合理地利用和配置新闻信息资源,尽可能取得传播价值的最大化。
  • 电视宣传的时代要求——快速反应
  • 随着我国加入WTO和日益扩大的对外交流,在世界政治多元化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国际背景下,电视在吸收外国优秀文化的同时,也必须尽快提升我国电视的科技水平,壮大技术和事业实力,从各个方面缩小与国外传媒的差距。其中,加强电视宣传的时效性,提高快速反应能力应是首要。据预测,21世纪的多媒体新闻平台将具有以下特点。
  • 社会主义新闻的价值取向
  • 新闻价值观念产生于西方19世纪30年代大众化报纸时期。我国自1918年徐宝璜先生在《东方杂志》发表《新闻学大意》,率先研究“新闻的价值”以来,有不少新闻工作者就这一理论撰写过许多文章。新中国诞生后,新闻界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南,把新闻价值理论和中国实践相结合,“洋为中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思想不断解放,广大新闻工作者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把新闻价值(News value)作为了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 可可西里的脊梁——评电视纪录片《平衡》
  • 《平衡》是一部长达74分钟的电视纪录片,2001年获得了中国电视金鹰奖后,接着又摘取了全国纪录片学术奖一等奖的桂冠。《平衡》的编导从1996年4月开始跟踪拍摄,至1998年8月结束,历时两年多,围绕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记录了许多震撼人心、催人泪下、发人深省的故事。平衡,按照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多种力量作用于一个物体上,各个力量相互抵消,使物体处于相对静止状态。不平衡,则意味着倾斜,意味着物体内部存在着此起彼伏的斗争。倾斜与平衡是一对矛盾体,也互为参照物。有了平衡,才能证明倾斜;克服
  • 继续发扬光大华夏文化——《WTO环境下电视行业应对及节目生产、交流研讨会》纪要
  • “一股浓浓的行业理论研讨气息,一个具有专业态度的电视学术氛围”,这就是2002年3月22日在广州市亚洲国际大酒店召开的“2001年度全国省市电视台优秀专栏节目奖”颁奖会暨“WTO环境下电视行业应对及节目生产、交流”研讨会给我们的这样一个亲切的感觉。值得一说的是,这个会议从中央到省市的有关领导非常重视,出席会议的领导多达20多位。其中有杨伟光、黎鸣、李锦源、阮观荣、张火营、李准、祝昌泽、陶建军等领导,香港文化名人梁凤仪也出席了会议。与历届年会所不同的是,这次会议的主
  • 我们卡在了哪里?——谈娱乐节目策划中的公益性原则
  • 最近,经常被问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娱乐节目还能火多久?”另一个是“娱乐节目能不能更有意义一些?”。我的回答是,“娱乐节目会一直火下去!”,“娱乐节目应该而且能作得更有意义!”那么,为什么会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娱乐节目自身存在的最关键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 生逢其时观众喜爱的《中原焦点》
  • 送走金蛇狂舞的激越昂扬,迎来气象更新的万马奔腾,引中原大地无数观众每日翘首以待的((中原焦点》七周岁了。1995年2月20日,一个似乎与任何“吉祥”、“口彩”都没有联系的平凡日子,“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95焦点》在河南电视台新闻评论部问世。
  • 任程伟:我一直在努力
  • 在第十九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受欢迎的男演员”名单中,人们发现了一个从前比较陌生的名字——任程伟,他因出演电视连续剧《大雪无痕》的男主角而获此殊荣。任程伟并不是一个新入行的演员,如果连同在上戏读书也算进去的话,在这个圈子里,他已经摔打了十几年了。任程伟对于获金鹰奖“最受欢迎的男演员”有清醒的认识:“其实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能不能成名,而是你是不是一直在努力。成名有一定的偶然性,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刻苦努力一辈子,有可能成不了名,但只要努力去做了,就是值得的。我可能比大部分演员幸运一些,获得了金鹰奖,取得了一点成绩。其实我心里一直就明白,比我优秀的演员有的是,只不过没碰到机会就是了。”
  • 电视剧市场的现状及其风险规避
  • 众所周知,我国电视剧市场目前存在着代表众多不同利益的主体。要规范这众多不同利益主体的行为,就必须有一套与之相适应的法律、法规体系。这样一个法规体系不可能照抄、照搬别国,也不会一蹴而就。它的健全和完善只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这个渐进的过程的初期,某种混乱和无序,构成了中国电视剧市场特有的风险和利益。这些风险和利益吸引、滋生了一批电视剧生产的开拓者和经营者——中国第一批独立的电视剧制片人。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中国电视事业原
  • 花落金陵——南京台大型文献纪录片创作态势引人注目
  • 在2001年全国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的获奖名单中,五次出现了南京电视台的字样。一家地方电视台,一次有五件作品获奖,这在这一代表国家级规格的奖项评比中是罕见的。南京电视台大型文献纪录片创作的态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近二十年来,中国电视屏幕上的专题形态的大型纪录片,题材风格和手法发生过多次变化。具体地说,20世纪80年代,以对黄河、长江、运河、长城、西域古道为对象的文化追寻,产生了一批以《话说长江》、《望长城》为经典的大型纪录片。90年代以来,大型专题片以电视特有的感性语言,又将镜头聚焦在一系列历史伟人文献纪
  • 团结奋斗 求真务实 与时俱进 开拓创新——中国视协二届七次理事会在京召开
  • 2002年3月30日至3月31日,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二届七次理事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八十余名理事欢聚一堂,共同回顾中国视协2001年的工作情况,共同商议2002年的工作规划。本次大会由中国视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黎鸣同志主持;中国视协分党组书记、主席杨伟光同志作了《中国视协二届七次理事会工作报告》;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甘英烈同志为理事们作了关于中国视协换届工作的主题讲话。
  • “2002年北京国际电视周”5月举办
  • 漫议美菱
  • 仅有“笑”是不够的
  • 绍兴电视台的产业改革探索
  • 第三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电视艺术评论评奖活动征稿通知
  • 重温《讲话》精神建设先进文化——杨伟光同志谈纪念《讲话》发表60周年(唐海)
    坚持方向与时俱进服务人民(张凤铸)
    坚持中国电视批评的正确方向(欧阳宏生 赖黎捷)
    坚守住六十年的信念(许柏林)
    电视的时代使命(郝炼山)
    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三题(徐正浩)
    华美的包装掩盖不了陈腐和苍白——观《橘子红了》感言(张雅田)
    《橘子红了》的意象之美(张薇)
    营造的艺术——电视剧《橘子红了》音响探析(后淑年)
    颠倒的年轻——《橘子红了》读解(贾冀川)
    “橘”生淮北的尴尬——也谈《橘子红了》(宋洁)
    一杯苦涩的清茶——点评《橘子红了》(殷自新 蔡之山)
    杜绝硬伤 净化荧屏(林修功)
    整合频道资源 促进事业发展(董育中)
    走进误区的电视综艺晚会(尚书华)
    电视剧美学面面观(郭五林)
    多向度性—媒体对全球化的应对(展燕)
    凤在江湖 心系百姓——记中国它祝“金鹰奖”得主曹颖(周迅)
    不断进取的电视人——记中国视协电视剧专业委员会主任苏子龙(阿源)
    立足本土 面向世界——《中国影视美学丛书》出版座谈会纪要(冯锦芳)
    《向阳理发店》、《月色无言》相继在天津台播出(津宣)
    体验电视——电视创新的一个新增长点(张志君)
    成熟的电视传播——小众化(赵婧梅 王兴)
    时政报道可视性初探(王科)
    民族音乐与电视传媒(邱枫)
    电视体育评论的“述”与“评”(谢力 王喆)
    广电集团的内部信息流通(王广雄 翁蔓蕾)
    历史剧≠历史本实(兆宝瑄)
    不看难受 看也难受(孙建丽)
    当事者不能“迷”(刘淑燕)
    回首《难得一笑》(张子扬)
    我看《流星花园》——兼议青春偶像剧的价值取向(郭如欣)
    专业频道设计的实践与探析(李日伟 邵晋云)
    电视宣传的时代要求——快速反应(韦田)
    社会主义新闻的价值取向(张楠)
    可可西里的脊梁——评电视纪录片《平衡》(余辉)
    继续发扬光大华夏文化——《WTO环境下电视行业应对及节目生产、交流研讨会》纪要(万雷)
    我们卡在了哪里?——谈娱乐节目策划中的公益性原则(于守山)
    生逢其时观众喜爱的《中原焦点》(豫总宣)
    任程伟:我一直在努力(路远)
    电视剧市场的现状及其风险规避(杜燕生)
    花落金陵——南京台大型文献纪录片创作态势引人注目
    团结奋斗 求真务实 与时俱进 开拓创新——中国视协二届七次理事会在京召开(明哲)
    “2002年北京国际电视周”5月举办
    [争鸣园地]
    漫议美菱(余安)
    [三剑客杂谈]
    仅有“笑”是不够的(朝宏)
    [地方台巡礼]
    绍兴电视台的产业改革探索(李文龙)
    [金鹰资讯]
    第三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电视艺术评论评奖活动征稿通知
    《当代电视》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

    社  长:王锋

    主  编:王啸文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13层(中国文联大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389223 6538931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897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322/j

    邮发代号:2-708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