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用绘画揭示社会之痛--油画家徐唯辛的社会责任
  •   2004年12月10日,第十届全国美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圆形的展览大厅中,一幅<工棚>让所有的喧嚣在它的面前顿时安静下来,画面中十几个满身泥浆的农民工围坐在一张破旧的桌子前,或木然、或憨笑、或矜持、或防备甚至一些人躲在人群背后用敌视的目光注视着观者.他们手中的搪瓷饭盆里,是简陋的饭菜,而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却狼吞虎咽地吃着,在这样一个发育的年龄中,稚嫩的双眼看到的应该是课堂中老师龙飞凤舞的板书,听到的应该是同龄人嬉戏打闹的欢笑声,而他却在散发着汗臭与泥腥味道的工棚中为了一碗米饭而如饥似渴地咀嚼着.……
  • 现实主义油画的传承和创新
  •   油画进入中国仅有一百年的历史.上世纪初,在中西文化的相互影响和碰撞中,徐悲鸿、李铁夫、林风眠等艺术家将油画从西方带回中国,并与中国文化和现实生活结合,探索出一条油画成为中国主要绘画形式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油画在民族化的过程中形成了现实主义的鲜明特色.改革开放20多年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后,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油画在中西文化的交流碰撞中,中国油画家能自觉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探索如何以油画反映中国的现实生活,显得难能可贵,而中国当代油画也以其卓尔不群的特色,越来越为世界所瞩目.徐唯辛就是其中的重要代表.扎实的油画写实功底和独立的思考赋予作品以丰富的内涵,并造就了深刻细腻的现实主义表现风格,使其作品呈现出独特的韵味和学术价值.……
  • 徐唯辛以油画的方式发言
  •   画画的人很幸福.徐唯辛在椅子上伸了伸懒腰,很自然地说.   幸福?对于一个从十几岁画到四十多岁的人来说,幸福竟会如此简单而绵长?   那是一种不同于居家过日子的幸福吧:每天清晨5点钟起床--据说这是年轻时早上画日出形成的生物钟,徐唯辛照常会踏着第一束清馨的阳光来到徐悲鸿艺术学院的画室.这是坐落在人民大学诸子百家园旁边的一座白色的小平房,树荫婆娑,清静宜人.他说,从2001年来到徐悲鸿艺术学院,人民大学给了他在北京高校里最好的创作环境.早晨的诸子百家园里不时传来晨练的熙攘,各种小动物也陆续造访这间散发着淡淡颜料香气的斗室;鸣叫的小鸟、轻啼的蛐蛐,据说还有蝗虫--这令我在采访的少数时间里有点坐立不安,而他却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亲切自在:“它们每天都来.“……
  • 逸笔草草
  •   2005年初我买了一部佳能20D数码照相机,这部单反相机是个好东西,有许多妙处:内存大,一个G的储存卡可以存普通照片近一千张;感光度可以从100度调到1600度,在光线昏暗的情况下也能把物象拍清楚,而且最大限度地再现当时的气氖.至于随拍随看随时冲印、没有底片消耗等等好处就不用说了.冲洗出来的照片也十分细腻,和传统胶片无区别.……
  • 功夫在外
  •   我喜欢阅读,只要有时间总要拿点东西翻阅.前些年一人在京,每月要去南方探望家人孩子,每次都乘火车.与其说怕乘飞机,不如说乐于选择在列车有节奏的车轮声中享受阅读的快乐.北京到广州路上费时约一天一夜,三联出版社每月一期的<读书>杂志就可以在卧铺上大致浏览一遍.因为平时在画室忍不住拿画笔画画,加上教学和琐事,用来读书的时间是少之又少,只好利用各种点滴时间来读书,不得不去的会议上也偷偷地翻阅杂书.如厕也如此,哪怕随便看点什么,感觉才是享受.……
  • 具象绘画在中国的生命力
  •   从道理上说,我认为“现代性“主要是指人文层面上的,不是物质的.所谓“精神变物质“,精神才是根本的、第一的.西方在思想史上经历了彻底的人文和启蒙运动,数百年来“润物细无声“般地渗透了西方的一切.人道主义、民主法制、艺术上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工业化和后工业化都是必然硕果.这个基础上的西方现代艺术有着天成的生命力,存在发展成为主流十分自然.……
  • 《工棚》琐记
  •   1998年的时候我就开始注意农民工的问题了.当时要为<全国首届油画风景展>准备作品,打算画个别致的城市风景来参展,就去建筑工地转,发现工人和没有完工的建筑组合在一起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尤其是农民工的形象令人难忘.从前被灌输在头脑里的工人形象是美好的,是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一段时间总是在画那些远在天边民族风情题材的我,好像生活在真空里,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熟视无睹.回到现实里再睁大眼睛,惊诧地发现,世道早已改变,熟悉的形象模糊变形了.……
  • 读《工棚》
  •   画家描绘的是一个工棚.剥落的墙面以及粗糙的木桌和两层铁床说明了它的简陋.工棚里,十几个正在就餐的工人暂停咀嚼和吞咽,看着同一个地方--画面外的你.……
  • 重建现实主义绘画--徐唯辛VS张晓凌
  •   张晓凌(以下简称张):你是怎么想起来将农民工作为你的创作对象的?   徐唯辛(以下简称徐):过去我们看待民工总是将他们当作另类,而没有从一种人文关怀的角度看待他们.我认为,不管你是教授还是官员,在我们和他们的人格上应该是平等的.农民工没有受过很高的教育,我曾经到农民工宿舍看过,又脏又累又臭.但是,农民工和我们一样,也是一个人,他们也在养家糊口,有的是为人之父,他们有他们的尊严.当然,他们也有的处在犯罪的边缘,随时都可能去抢东西,也有很懦弱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如果站在平等、人性和公正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会发现,民工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社会群体.在推动当前经济的发展中,民工做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
  • 油画《酸雨》创作散记
  •   (一)   “叶子正在变黄,树木为何自杀?“   “酸雨为何降临?“   获得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智利诗人聂鲁达在他的诗集<问题之本>中有这样的诗句.实际上,就是在这位诗人逝世的1973年,酸雨的问题也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广泛受到人类的关注.由于人类大量排放的污染中含有二氧化硫(包括汽车尾气中的二氧氮),这类化学物质的成份与大气中的氢氧化物形成了酸性物质,再溶进降水,形成被称为“空气死神“的酸雨.它破坏了土壤,使粮食减产;损害了森林植被,腐蚀了金属和建筑,污染了水源,破坏了经济,给人类造成了严重伤害.这种情况在中国更是日益严重,因为发展经济的热情使人们不屑于对环境的保护.我生长在新疆,那里几乎不下雨,空气干爽清新,夏季可凭窗眺望天山峰顶的白雪,农作物的灌溉只靠融化的雪水.对于雨,仅是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的,文字对南方缠绵湿润的总是进行优美的描写.1988年我来到广州,闷热潮湿、环境污染、多雨和喧哗、唯利是图,到处是一派经济腾飞的景象.我深深地感受了雨,但早已没有了梦境般“润物细无声“的清流,已经是浑浊的酸雨了.……
  • 鞭炮和《酸雨》
  •   20世纪90年初正值改革开放,一些污染严重密集性的加工业因为境外法律严格不能生存,纷纷在毗邻香港的广东扎根,当地的水和空气都被严重污染.我住宅靠近马路,好几家酒楼的操作间十几个大小形状各异的烟囱,整日在窗下冒烟.当时有个叫“酸雨“的词开始出现在国内媒体上,因为广东降雨频繁,由于污染和燃烧排放,降水的酸性增加,致使出现土地板结,庄稼歉收等严重后果.……
  • 兽皮与伪现代
  •   不久前看到一则报道,内容是美国一个搜索在朝鲜战争中战死美国军人遗骸的小组,最近进入了北朝鲜.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了50多年,美国人仍然为那些早已失去生命的遗骸在耗费着昂贵的代价.在西方人看来,这些遗骸虽然已经失去了一般意义上的生命,但是,作为生命曾经的依托物,仍然应当得到生者的珍惜,这其实是向世人昭示着人类应当对生命本体的敬畏与尊重.……
  • 《过道》
  •   <过道>是我的一幅布面油画,画的是一个普通的楼道,最近被大藏家T先生收入囊中.我创造了她,百般呵护,随我一起过了六年,我曾为她的美丽而欣慰.她也落选过,我为她遭到的不平而伤感.无数次发表,参加过不少展览,心情也随之跌宕起伏.也许越是如此越与她有感情,现在被别人收藏,有点像父亲心爱的女儿出嫁一般,虽然去的是个好人家,却仍怅然若失.于是写个短文,是为纪念.……
  • 大型油画创作的构成
  •   大型作品的构成是由特殊的规律性、题材内在的规定性和一定的偶发性几个方面集合而成的,最后的形成因素十分复杂,画面的最后结果也难以预料制作是一个反复改动的过程.……
  • 随想几则
  •   我跟中学美术老师李大用先生学画的时候是初中三年级,正值“文革“后期,学校混乱,无上课压力,有充裕时间,加上那时对绘画如痴如醉,每天画素描风雨无阻,十分用功.我天生对造型很敏感,一开始画素描,基本上就没有形不准的麻烦,进步飞快.常约同学画友去附近的长途汽车站,画候车人的速写,画稿的数量多到要以斤来论.高中毕业后在三坪农场当知青务农三年,余暇画了大量的小幅油画和素描人像.我所在的生产队,几乎所有的社员和知青都被我画过.练就了手上的功夫不说,也和画画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许多人放弃画笔争做行为艺术什么的,要是我,不舍得!……
  • 走近西藏油画《酥油茶馆》创作日记
  •   1993年11月28日晴   和赴藏援助,在<西藏日报>工作的妻子匆匆飞抵拉萨时,那里已是满目萧杀,不见一丝绿色,虽然空气洁净无比,但自己缺氧明显,喘不上气,唯有眩目的阳光是世界上最充足的.牧民从寒冷的草原上来到拉萨朝佛转经,八廓街上人潮汹涌.也许我在萎靡的商业都市中住得太久了,实在为高原上蓬勃原始的生命力感动,看到人最淳朴自然的一面,心中欣喜若狂.我觉得胸中真切地涌出表现他们的激情.以往不少画家表现这里,也出现过不少的好画,我的画将是什么样子,胸中无数.……
  • 我的第一幅素描长期作业
  •   七十年代初中期,乌鲁木齐一所普通中学里,一批从内地运来的石膏模型周围坐着几个热爱绘画的高中学生,每天晚上在老师李大用先生的指导下用功,其中就有我.我很运气也很用功,开始学画就受到比较正规的训练,重写生大量画速写和石膏素描.在文革后期的社会背景下,能在边城画石膏素描实在是很不寻常的事.当时乌鲁木齐一共30多个中学,惟有我所在的第五中学为学生的美术小组买了一大批石膏模型.这主要得益于从天津来“支边“(支援边疆)的青年美术师李大用.他的先生在天津教他的时候,也是以这样的方法入手的.由于采用了如此专业的方法,参加这个美术小组的学生里后来考入大学的就不说了,仅研究生就出了三个.除了我85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外,拉吉米丁(维吾尔族)在80年代考入中央民族学院油画专业的硕士(现移居加拿大)杜平也在80年代后期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专业的研究生.一时间,李老师教学有方被传为美谈,后来有许多立志学画的学生都从其他中学纷纷转入第五中学.……
  • 《东方艺术》封面

    主管单位:河南省艺术研究院

    主办单位:河南省艺术研究所

    社  长:方可杰

    主  编:姚金成

    地  址:郑州市健康路143号

    邮政编码:450053

    电  话:0371-6393667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 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单  价:48.00

    定  价:115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