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5年第02期
  •   三天后,派出所的人找到她,告诉她,他老公死了,死于车祸.   她大叫一声昏了过去.醒来后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是我,是我咒死了他!……
  • 凶铃
  •   一   十八岁那年,我在一所市立职业中专读书.我有一帮子玩得很“铁“的哥们儿姐们儿,我们无一例外地把头发染成金黄色,而这座城市刚开始流行黄毛的时候,还是在五年以后.哥们儿姐们儿相互戏称对方为“金丝猴“,其中一位名叫楚楚的女孩儿还狂热地给我寄情书、煲电话粥.我整天价无忧无虑,除了追星,就是搂着那个名叫楚楚的女孩四处转悠.……
  • 清欠办主任
  •   一   吴彪是六平县钢管厂的一名车间工人,自打这个工厂各车间实行承包之后,车间用人自主,各取所需,挑来选去的,就把他活活地给剩下了.……
  • 黄花悄悄开
  •   去县城的那天老天开恩下了一场大雨,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小欣听到干旱的土地那滋润的吮吸声,小欣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滋滋地生长.……
  • 找组织
  •   吱--   吱--吱--   房门发出的响声,虽不急骤,也不响亮,但异常刺耳.我放下手中的笔和才开了个头的材料,一脸怒气地看着被推开了一道缝的房门.……
  • 邂逅海滩
  • 凌晨四点三十分的作案现场
  •   那天晚上,我被一篇文字纠缠住了,总也理不清头绪,弄得头晕脑涨,觉得应该睡了.走出书房时,我看了一眼表,是凌晨三点四十分.院子里,空气清新,微微有点风.我望了望天空,断定今天是个好天气,这样,我就可以按照约定,骑上摩托车,去几十里以外的地方去看朋友.夜很静,我还很兴奋,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头颅,像架机器一样在转动,滋滋响.这个过程其实很短,大约有两三分钟后,我就躺在了床上,又两分钟后,熄了灯.很快,我发现自己失眠了,一时肯定不能入睡,强迫自己躺了一会儿,我又拧亮了灯,随手拿起枕边的一本书胡乱翻看.……
  • 牛三斤探妻
  •   墨水河的河堤上,从去年就建了一个画舫在那里,是镇上派人去管理的.平常来的人很多,都是外地客的样子.年初下了几场春雨,河水忽然就涨大了,看上去颜色很深.河中的水这才应了它的名字--墨水.因为河里涨满了水,平常泊在河滩里的渔船、拉沙船、挖泥船,大部分都系在画舫下面的支柱上,老大、帮工们就蹲在河岸,指指点点地看光景.……
  • 钥匙
  • 女儿出嫁的日子
  •   早五点.火车站售票处.赶早的人挤在窗口买票.老唐也挤在中间.今天是十月一,国庆节,女儿出嫁的日子.五点半的火车,到开封五个小时,送女儿出嫁,来得及.……
  • 还愿
  •   豆花师范学院毕业了.豆花师范学院毕业急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嫁人.豆花要嫁给她的老师,不是她的大学老师,也不是她的中学老师,而是她的小学老师.不管两鬓已经泛白的朱老师愿不愿意,她就是要嫁给他!她就是要给那个女人看看,她不是骗子,她从小就不是骗子,她许了愿就还.她要那个女人看看山里人的虔诚.她充满了为还愿而献身的坚决.……
  • QQ情缘
  •   他和她是在QQ上认识的.他的昵称叫“春暖花开“,她的昵称叫“冰雪“.当然,他们的交往也仅限于网上,虽然通过相互了解得知,两个人都是本市的,但并没见过面,姓什名谁家住何方均不知道,两个人都没有视频和麦克,都是通过文字交流的.经过一年多的网上聊天,他和她都有一种相见恨晚、非你莫属的感觉,每次聊天的气氛都春意融融,好像是在洞房,有时恨不得嘴对嘴心贴心了.……
  • 签名
  •   他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代表一种权力的签名,那是他刚刚坐上办公室主任的位置,陪局长去宴请一位客人,吃过饭后自然是他去结账,服务小姐拿过账单请他签字,那一刻,他突然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心跳,说惊喜莫不说恐慌,他没签过如此的账单,但他不止一次看过别人签账单,他那时十分羡慕地看着别人潇洒地挥笔签名,他想像与企盼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如此潇洒地挥毫泼墨,签上自己的大名,让别人也用羡慕的眼光看看自己.……
  • 午夜河流上的淘金船
  •   我不知道该从早晨还是午夜开始我的叙述,哪一种叙述才是更接近它们的理想途径呢?我所指的它们是几艘淘金船,停泊在我每天必经的河面上.这些钢铁铸造的船只,仿佛几个孔武有力却又瘦骨嶙峋的人,这是初次邂逅它们时,我在心中产生的不免滑稽的印象.……
  • 秋天的飘落
  •   这个秋天里我去了两次火化场,一个是送朋友,一个是老家来的堂哥,他来这个城市治病,就永远地留在了这个城市.……
  • 出名不要太早
  •   朋友来看我,提了两瓶红酒,做了几个小菜,就面对面地喝起来.一瓶酒没有喝完,朋友说不行了,离开餐桌,歪坐在沙发上,拒绝我再往他的杯里倒酒.我说,怎么就不行了?那年在北京,每天晚上喝长城白,你还说不够,不够.……
  • 永记丈夫爱的谎言
  •   恋爱时的我是恐慌的、矛盾的,而且随着我俩感情的越来越好,我的这些感觉就越强烈.终于,我们要结婚了.婚礼上那象征爱情的红地毯,一天天地铺展着,如今已经延伸到我的脚下.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告诉他事实的真相.那是婚礼的前一天,我俩在我家门前的那个小花园散步.……
  • 那只纸手镯
  •   大学毕业时,阿尘放弃了学校分配好的工作,独自背上行囊,到京城去闯荡.当时家里人都坚决反对,唯一让阿尘欣慰的是女友含烟支持他.为了阿尘的京漂,也为了他们的爱情,含烟放弃了市长父亲早已为她安排的好工作,和阿尘一起流浪.……
  • 那一夜的牵手
  •   高中的时候,我在离家百里之外的重点中学就读.每月末才能回一次家,除了坐几个小时的班车,还得步行几十里山路.……
  • 唉……民主!
  •   雪白的台布衬得剁椒鱼头鲜红,配上日本豆腐的金黄,真是一幅好图画.工作了一天,能够坐在柜机清爽的凉风下,喝几杯冰冻啤酒,也实在是一种不小的享受.我自然感到十分惬意.朋友不断地讲着各种风花雪月的笑话.在这盛夏燥热的夜晚,这些玩意总能令我性欲亢奋,遐想联翩,我自然要发出阵阵愉快的笑声.……
  • 我的北大校友
  •   那年春天,我所在的单位终于倒闭了.风华正茂的我怀揣着大学文凭毅然来到了特区深圳,踌躇满志地寻找自己的梦想.可是没想到的是,自以为是天之骄子的我到了这儿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着,一连十几天,天天奔波在各个人才招聘市场,嘴和脚都起了泡,仍然一无所获.眼看兜里的银两已所剩无几了,再找不到工作就只有睡大街了.……
  • 编织是一种心情
  •   看都市报纸和时尚杂志,在“青春流行“之类的版块上,经常会看见“DIY“这样富有启发和煽动意义的字样.有时我会忍不住暗自发笑.……
  • 厨师市长的境界
  •   厨师市长者,法国埃斯普莱特市的市长安德烈也.他今年58岁,已在任凡一十五年.市长如何能戴上厨师的高帽?安德烈说:“在法国,如果一个城市的人口少于5000人,市长、副市长等都是不领薪金的,政府给的唯一补贴就是和法国其他城市交流时所需的伙食费与车费.所以我们都会在工作之余找第二份工作,像我是开饭店做厨师,我们的副市长是水厂的一个工人.“噢,原来如彼.……
  • 一张二寸照
  •   1976年,县里从各大局抽调干部下乡组织整党工作队,我被分配到一个偏僻的农村中学.中学和供销社两个整党小组一个食堂,一起吃住,共有10名队员,年龄都比较大.两个组里只有我一个女队员,加上年龄最小,所以大家对我格外关照,让我做中学工作组的材料员.供销社组的材料员叫刘杰,比我大两岁,是沈阳下乡知青,由他负责我们的伙食和后勤,平时其他的队员都下去办案子,只有我和刘杰留守在家,这样我们就熟悉起来.……
  • 我看“王代表机场发飙“
  •   连续多日的大雾,阴沉着整个北中国.浓雾虽然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却挡不住陕西陈家山矿难对人们心理上的冲击,166名矿工的不幸遇难,撕开了<好日子>一类颂歌制造的玫瑰色面纱,将生活的艰辛与残酷展露无遗.我们还正在悸痛着,又一条重磅消息破雾而来:全国人大代表王廷江在临沂机场“打人“,其手下更是“强行冲关“,并上演“全武行“.……
  • 应将孟娟的“代价“告诉公众
  •   孟娟是谁,她的“代价“是什么,为什么要将其告诉公众?各位看家先别急,且听老周细细道来.   孟娟有20余年工龄,是北京朝阳社区学院一名教计算机课的女教师.某次她在全体大会上公开发言,要求校领导公开收入,赢得全场老师掌声.之后,她又向有关部门举报领导“有经济问题“.学院认为孟娟造谣中伤领导,遂对其通报批评、停职检查.孟不服,将该校告上法庭.经朝阳法院两次开庭,12月8日孟娟败诉,她表示还要上诉(见12月9日<京华时报>).……
  • 好一个“学历社会“
  •   中国研究生招生信息网显示,截至2004年10月30日,网上报名累计1676768人,30日当天报名58027人,考研人数之多再创历史新高.……
  • 人们还在记着--克拉玛依大火死难者十年祭
  •   不久前,在<南方周末>的“众议“版上读到一篇<衡阳大火死难烈士周年祭>,这说明像这样的事情即使过去了一年,也还有人记着,并且还想为这样的事情说点什么.并不如有人主张凡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 是谁点燃了“暴力冲突“
  •   12月5日中午1时许,山西省万荣县发生了一起暴力袭警事件,200多名民工搭乘9辆卡车开进万荣县交警大队,见人便打,当场撞死两名交警,另外打伤多名交警.(<华西都市报>12月8日)……
  • 伪廉三术
  •   近年来随着反腐败的深入,一批隐藏较深的腐败分子被挖了出来.这些案发前头顶“十佳公仆“甚至“廉政标兵“桂冠,人称“挎包局长“、“布鞋书记“、“贴心市长“的清官、好官,背地里却是贪如饕餮、荒淫无耻的贪官、色官.综观这些贪官伪廉的手段,大致有三:……
  • “文件生产者“的幸福生活
  •   我在机关从事文秘工作,主要工作任务是写文件.我最擅长的就是写文件了,我一写文件就油然而生出一种幸福感.我写文件写出了名,人们称我为文件生产者,我常常因此引以为自豪.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就是写文件的状元.我常想,现在可以评经济师、会计师、评估师、建筑师、设计师,为什么不评文件师呢?写文件的学问可大了,我认为设文件师这个职称是很有必要的.……
  • 如是我闻
  • 塞纳河畔的丰碑--拜谒拿破仑将军墓
  •   塞纳河,像是一条漂亮的彩带,从巴黎市区缓缓流过,把这座迷人的古城,装点得更加富有魅力,尤其是两岸星罗棋布的名胜、古迹,恰似一颗颗美丽珍珠,深深吸引着世界各地游客.……
  • 张家界上留侯墓
  •   留侯张良,是西汉的开国元勋,也是我国古代颇有影响的历史名人、大军事家.在整个破秦亡楚过程中,他“奇谋独运“、“妙棋迭出“,为刘邦建立汉王朝,立下汗马功劳,名传天下.然而,正当刘邦大封群臣时,张良却谦恭自让,当止则止,自动辞官,远避朝廷.……
  • 忧郁的索菲亚
  •   阳光很好,温柔而善解人意,它轻轻地打进了我们的眼睛,就这样轻易地赠给我们一个美丽的世界.一个黄叶如蝶的午后,我终于第一次踏进了哈尔滨的“中央大街“.我也是个北方人,熟知北国的风情,可对于这座代表北国文化的城市,我与其他人一样的陌生.……
  • HYTTE之旅
  •   外面又下起绵绵细雨.听说北京这会儿都下了好几场雪了,可是这里,一个纬度远比北京高出很多的北欧小镇,还在纠纠缠缠地飘着雨丝.我在小屋里,打开了全部的灯却依然只有昏昏黄黄的光线,可这灯光此时给我很温暖的感觉.……
  • 文学也要“接轨“?
  •   蒸汽火车是十九世纪欧洲最现代的发明,但在最初几十年,也就是全世界都把它视为先进生产力的象征的时候,它却几乎没有进入经典作家的文学描写.作家们担心:如果火车意象出现在他们的作品中,会不会显得不伦不类,不仅给人一种追求时髦的印象,而且还表明了作者对工业文明的潜在赞成态度.……
  • 生命的绝唱
  •   在佛学史上,弘一法师是谁也不可否认的一代佛学大师,在他生命的最后弥留时刻,他用手笔写下了四个字:悲欣交集.……
  • 蔡澜的从容
  •   蔡澜是谁?这个问题在香港人眼中会很可笑.蔡澜,专栏作家,和金庸、倪匡、黄霑一起并称为香港的四大才子,著名词人黄霑已驾鹤西去,如今香江才子三缺一.金庸垂垂老矣,蔡澜、倪匡也已年过六旬,青春不在,让人不禁担心将来的香港文坛谁来打理.因此,我们有必要趁这些人还健在的时候,多了解一下其人其文.……
  • 谁不是陌生人?
  •   诗人庞德最为人所知的诗歌<在地铁站>很短,拢共就两句:“这些面孔在人群中幽灵般地显现;湿漉漉的黑树枝上朵朵花瓣.“这首诗的灵感据称来源于一种视觉震撼,当庞德偶行至地铁时,在电光火石之间,他连续瞥见了几个美丽的面孔,他花了一天时间才算找到了跟他的视觉感受相匹配的意象.从此以后,一旦提到庞德或者意象派,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两句诗.……
  • 会审苏三与娱乐隐私
  •   今天下午,看了一出央视播出的京剧<玉堂春·会审>,很是过瘾.说起<玉堂春>,人们往往会想来<女起解>一节.“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的西皮流水,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会唱.其实,在<玉堂春>这部戏里,最精彩的不是忧中含怨、怨中带爱、柔中有刚的<女起解>,而是审案与调侃并存、严肃与戏谑交织、亦庄亦谐的<会审>.……
  • 寻找文学的净土--关于辛华小说《遭遇蝴蝶》的讨论
  •   马云(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这位作家,可能大家并不熟悉.选择她的理由是她的小说表现出一种少有的纯净,这种纯净已经很难找了,我花了不少时间阅读和寻找一些能够在师生之间共同讨论的作品,但是很难找到,文学已经找不到净土了.很多作家误以为在文学边缘化的时代,只有填入一些刺激性的东西才能吸引读者的眼球,其实这是对写作丧失自信心的表现.<当代人>2004年第9期曾发表过辛华的小说<幸福的香味>,读后觉得心中留有余香.看到她的新作<遭遇蝴蝶>,感觉这位作者的小说创作值得关注.请你们谈谈自己的看法.……
  • 超越现实的梦幻之旅--从影片《特洛伊》谈起
  •   2004年6月,<特洛伊>在中国隆重登场,一个月后,<亚瑟王>又成功登陆.这两部题材、影像风格都相似的影片,在中国及全世界都有不俗的票房成绩.这确实耐人寻味.……
  • 鸟与梦飞行
  •   渴望自己能像鸟儿般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是人类亘古的梦想.随着岁月一天天流逝,我们一天天长大,梦想逐渐变淡,失去了原来斑斓的颜色.每天面对着灰蒙蒙的天空,灰扑扑的街道,或为了生计,穿梭于城市钢筋水泥的森林之中,或盯着电视屏幕,打发闲暇时光,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抬一抬头,凝视深邃的天空…………
  • 文化视点
  •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