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5年第03期
  • 茶亭
  •   盛夏,这茶亭确实是一片乐土,过堂风呼呼地响着,好像是一股清亮的泉水永无休止地漫过去,即使是大汗淋淋,也会顷刻间暑热顿消,于是旅人会惬意地闭上眼睛,走进一个清悠悠的梦里去.……
  • 为往日买单
  •   薛兵泊好车,走进“罗马假日大酒店“的单间时,其他三位:戈格、小辉和李子已经等在那儿了.……
  • 搬运术
  • 12月12日,我们县纪委根据一封匿名信查获到腾飞集团的总经理木十雄贪污九百万元人民币的线索.
  • 美丽的谎言
  •   客人们都走了,朱年顺独自坐在贵龙饭店烟雾缭绕的单间里发呆.刚才还挂在脸上的笑容慢慢冷却,变成一头挨了打的叫驴模样.闷坐了一阵,朱年顺起身走到窗前,窗外的天是灰蒙蒙的颜色,一只惨白的塑料袋被风刮在一根树权上,鼓着肚子簌簌地抖动.……
  • 又见桃花红
  •   我曾经是个二傻子.十二岁的时候,我在桃花乡那片远近闻名的桃花林里爬上那棵号称“桃树王“的大桃树上摘果子,不幸从树权上摔下,头壳重重着地,虽然乡医及时赶来,保住了我的小命,但从此我就傻了.……
  • 耳朵村的故事
  • 有一年,我和老韩被安排到一个很偏远的山村体验生活.体验生活是作家才干的事,而我这个人,其实只是浪得作家之虚名,只有老韩才是那种真正的实力派作家.
  • 香樟树的眼泪
  •   他们又来了,在那个叫毛狗的人的带领下,来了.   我知道,我作为樟树村最后的也是最老的一棵香樟树,也要走了.他们来一次,我的儿孙们就要走掉一批,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 狗市
  • 大转盘往西,马路牙子边紧挨着一片柳树林.最近,自发形成了一个狗市,火得燎人,用二担子的话叫钻天猴的屁股--火上了天!城管人员来过几次,试图清除这个市场,但依然"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山菊
  •   村里人都说山菊是掉进了蜜罐里.   谁说不是呢?山菊的男人石根承包了村里的采石场,每年赚的钱不下三万(据说他们家的存款已达二十多万).要知道村里还有不少人过着缺油少盐的日子;石根家里盖了一栋村里独一无二的二层小洋楼,贴着白瓷片,明亮亮的晃人眼.……
  • 断线的风筝
  • 局长出书
  •   W市财政局的贾局长在业余时间喜欢写诗.贾局长将自己所写的那些诗作,戏称为“思维的薯干“.因为时有诗作发表,隔三岔五,贾局长也会收到几张汇款单.不过,上面的数字往往少得可怜,在贾局长的眼里,那简直就像是一些“微生物“.……
  • 不喜欢你的理由
  •   ××:   你的电子邮件已经收到,我很认真地看了好几遍.虽然你没有用责怪的语言,但完全可以看得出有这层意思.你是怪我怎么会不喜欢在仕途上节节攀升的你,却会去喜欢那个穷技术员.你说你真的不明白,很想让我说说是什么理由.……
  • 莲子的指标
  •   晚饭后,莲子到房后菜园子里摘了几个茄子,装在塑料袋里,拎着向村长家走去.进了村长家院门,一条花狗汪汪叫了两声,做出进攻的样子,莲子故意一哈腰,花狗赶紧钻进了窝里.进了屋门,村长盘腿坐在炕沿上没抬头.村长已从窗户看见了来人是谁.村长正用一根火柴杆剔牙缝,嘴角咧得很大,露出了一侧黄歪歪的烂牙.……
  • 踏上虚空
  •   那年冬天我心里乱到了极点,我不想工作,不想交朋友,不想吃饭喝酒,甚至不想休息.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后来才琢磨明白,原来是感染上了空虚.那时候的我经常一个人在人头攒动的街头那么呆呆地站着,我不知道在人流中我是顺流还是逆流,也许对于我这样的没有目标的人来说,哪里都是顺流,哪里也都是逆流吧.那时真的感觉自己心都空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 不亦快哉
  •   自从金圣叹批“西厢“,连说三十三个“不亦快哉“的人生快事以来,文人们纷起效尤的决不止一两个.此种文字看起来称心快意,直如突然降临的倾盆大雨,把胸中之芥蒂、腹中之烦恼,一古脑儿冲刷得干干净净,果然是快活.……
  • 风景并非彼岸好
  •   我居住的城市有一条美丽的河,我家离河堤很近,每次在河畔散步,总是情不自禁地向往河对岸的风景.   仲春的一日傍晚,我和丈夫漫步在垂柳婆娑的河北岸.行至河水转弯处我停下来,向南岸极目远眺,那郁郁葱葱的树林,如锦如缎的油菜花,若隐若现的人家,袅袅升起的炊烟,组成了一幅静谧而又生机盎然的美妙画卷,让我心驰神往.……
  • 爱情与龙无关
  •   大学毕业后,她来到这座繁华的城市,以为工作很好找.可实际上,适合她的工作却是那么难找.她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为了省钱,她打算找个合租者.起先她想找个女孩一起住.……
  • 幸福歧路
  •   和酒吧有一幕窗帘相隔的是一条下着雨的街道,雨很大,哗哗哗哗冲洗着街道,车辆驶过溅起一阵水雾.这是一家小街上的酒吧,老式的法国建筑,新翻修过,木地板,木门木窗,木桌木椅木围栏,播放着轻轻的音乐,不轻不重,悠悠地像是回忆.……
  • 一个千万富翁的诞生
  • 春节前夕,我接到一个姓袁的朋友的电话,约我聚聚.这位哥们以前在大学里和我是同乡、同学,还跟我是"铁哥们",几乎形影不离.然而毕业以后,大家各奔前程,虽然同在一个城市里,但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整日为生计忙忙碌碌,彼此很少见面,只是偶尔电话联系一下.朋友在一家股份制银行工作,据说现在比较成功,已经成为这家银行某支行的副行长了.
  • 冒充记者的女清洁工
  •   艳姐是下岗工人,在一次“再就业“公益活动中被招进报社当清洁工.她姓什么或究竟是叫燕姐还是严姐,没人知道也没有人有功夫去探究.在这家有300多名员工的城市晚报,除了那几个常把玉照发表在报纸显眼位置的体育、娱乐和气象美眉记者之外,大多数人都默默无闻地劳作着,像一只只勤奋的工蚁.没有哪只工蚁有兴致和时间去了解另一只工蚁.……
  • 从“圣西门的名言“说起
  •   法国著名空想社会主义学说的创始人圣西门曾在<寓言>一文中提出“两个假如“:假如法国突然同时损失了50名最优秀的物理学家、50名优秀诗人、50名优秀化学家、50名优秀作家、50名优秀数学家、50名优秀军事和民用工程师……法国马上会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因为这些人“对祖国最有用处“,要重新培植这批人,则“至少需要整整一代人的时间“.……
  • 蒋介石的没想到与林肯的不留神
  •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课余断断续续地读完了魏巍的长篇小说<地球的红飘带>.为了剿灭共产党这个头号敌人,蒋介石夙兴夜寐,事必躬亲,委实没少费劲,甚至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红军到了贵州,他飞抵重庆,建立重庆行营,发出的第一道命令是凡驻川黔各军,概由其统一指挥,如无命令,不得擅自进退.……
  • 贫困线标准也应与世界接轨
  • 2003年中国人均GDP据说是达到了1000美元.于是有专家就说我国已进入初步小康了,也有人说是"总体小康",还有的说我国已进入了"享受型"社会阶段,等等.
  • 国家大剧院:中国最大的形象工程
  •   据<华夏时报>报道,国家大剧院正式开工建设3年后的今天,面临着许多困难,其中就包括缺少建设资金2亿多元.其他问题还有,建成后的国家大剧院到底是公益性机构还是企业性机构,票价如何定,大剧院墙面反射光对周围形成的光污染如何解决等等.……
  • “读经教育“不可取
  •   据媒体报道,由台湾地区兴起的“读经教育“,已流传到中国内地.目前,在北京、上海、长沙、广州、厦门等地,书店里的“四书五经“和相配套的VCD碟片出现了热卖现象,一些家长纷纷把年幼的孩子送进青少年宫“读经“班,给孩子灌输一些诸如<三字经>、<千字文>、<孝经>、<易>、<书>、<诗>、<礼>、<春秋>、<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经学“.儿童诵经工程发起人、台湾学者王财贵甚至在其著作中强调,儿童“读经“是提高语文水平、启发理性、开阔胸怀的一种直接有效的教育方式.于是一时之间,由“读经“教育所引发的是非争论已在所难免.……
  • 衰败的足球气息
  •   2004年的中国足球彻底失去了方向.在接连遭遇联赛溃烂与国家队出局后,整个被丢到视野之外,无论是丑是恶都被迅速忘却,不论哀号或啜泣都少有人听.……
  • 六百年前的桔子
  •   大约六百年以前,那还是个保鲜技术还没有被掌握的时代,在一个最不该有新鲜水果的季节,有个叫刘伯温的同志从集市上买了一些桔子.他拖着三尺长的涎水用颤抖的双手剥开桔子的表皮后却发现,金灿灿的外皮竟然裹着一把烂棉絮般的内瓤!要不就说文化人不好惹呢,刘伯温一气之下,就写了一篇文章来告诫世人,自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用来指表里不如一的人,一直流传至今.……
  • 如是我闻
  • 这个站的车牌很有意思.好像整个绍兴的公共汽车都到这来了.每路车都在这个路口碰头,再各自东西.排排的牌子上漆着的站名,都是"鲁迅路口".这简直是中国知识界的象征,虽然风马牛不相及,却都拥挤在这儿.
  • 与死神约会
  •   十八岁是神采飞扬的青春.我的十八岁生活在一个落后封闭的小县城,但我的十八岁生日那天却获得了一件非同寻常的礼物.母亲为了让她亲爱的女儿早日实现她的梦想,为了让她的女儿尽情张扬其如歌的青春,倾其差不多是终生的积蓄,送了一辆火红的木兰摩托车给我,那个时候的县城里,这样的车子,并不多见.她如同一只红色的蝴蝶,扇着多情的翅膀,飞进了我的生活.……
  • 纺织娘
  •   一口气读完了陈村的一本随笔集子,正想躺在床上偷一会闲,忽地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拿起听筒之后,那边却传来了一串陌生的哈哈大笑,紧接着又是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问候:“喂,死猫,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天底下我都快找遍了!“实在陌生而又实在标准的普通话.……
  • 褐色的陶
  •   沐浴在滇西北明亮的阳光里,我怀念着一种陶,褐色的陶.   滇西北的阳光把一座小小的永北城照得透亮如水,一条叫做吉庆路的街旁,人群中的街市扬起的尘埃弥漫在低矮的屋檐下,堆放着的陶罐大如缸,小如拳头.敞开的陶罐,沿口上闪着釉光,每一片闪光中都晃动着一枚太阳.……
  • 像蓝天一样清澈
  •   1   我选择了一个非常错误的时间去西部旅游,阳春三月,在江南已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但是在西部,却是寒风萧瑟,满山满野全是衰草凄凄,放眼望去,一片枯黄的颜色.……
  • 米脂婆姨
  •   久居江南,看惯了苏杭二州的美女,但总觉得她们缺少一点什么.到底缺少的是什么呢?一时也无法能够说明白.直到有一天来到黄土高原上的米脂,见到那些为世代文人和民间赞扬的米脂婆姨时,这才真正找到了答案.……
  • 蒲津桥畔话千秋
  •   河东--山西省的晋南地区.它依在黄河的臂弯处,史书上说的“尧都平阳“、“舜都蒲州“、“禹都安邑“,都在晋南这片土地上.……
  • 寻找杜拉斯和她的情人
  •   我在<南风窗>看到熊培云在<关于我和罗兰的幸福时光>中写道,他在法国的一个小城中,为了寻找罗曼·罗兰的法文版<约翰·克里斯朵夫>,足迹踏遍这座小城的每一个角落,当他最后终于在一个旧书店买到法文版的<Jean Christophe>,他欣喜若狂,从书店里出来,看见鸥鸟与云共舞,看见每一个窗台都长满了鲜花,没有人知道今天他有多快乐,他想向他的导师、他的学友、向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宣布他已经找到了他的Chrstophe.这时,我的眼角潮潮的,我懂了他,我真的懂了他,一个人不经意中在一篇文章中表露出他在对一种事物的追寻时,所暴露出来的痴狂,会以一种近乎于赤子一样的情怀,深深打动人们的心灵.同样,我也曾有过这样寻找的时光.……
  • 寂寞朱湘
  •   诗人朱湘的名字取意既有水的灵秀流利,又有水的气魄和力量.三湘大地的秀美山川,文化道统与现实精神抚育了诗人,塑造了他刚柔并济的性格.而安徽太湖弥陀寺的诗人祖居地,位于皖鄂边境的大别山腹地,在明清时却有“五里一进士,十里一状元“的美誉.……
  • 告别无厘头的快乐
  •   又到了年终岁末,以赚钱为唯一目的的贺岁片卷土重来,冯小刚的<天下无贼>和周星驰的<功夫>狭路相逢,激战正酣.冯小刚是贺岁片的龙头老大,在这种特殊的日子里当然少不了他,可是<功夫>却是周星驰的贺岁处女作,自然十分引入瞩目.……
  • 作为贺岁片的《天下无贼》
  •   内地观众最早接触的贺岁片,可能要算<红番区>(导演唐季礼,主演成龙,产地香港,1995年1月上映).1997年底,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首次以“贺岁片“的名义,推出了冯小刚执导的<甲方乙方>,市场反响热烈.自此,贺岁片成了观众每年岁末春节的一份期待.各制片厂和导演也都看到了贺岁片的巨大市场潜力,一时百舸争流.……
  • “池塘之底“的一丝阳光
  •   法国电影和好莱坞电影是电影世界的两个极端:好莱坞电影总是给人以强烈的感官上的刺激,而法国电影就像一片轻柔的羽毛,轻轻地撩拨着人们的心灵.……
  • 郭敬明现象的思考
  •   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的官司已经尘埃落定,一本<十少年作家批判书>又把文坛搅得沸沸扬扬.郭敬明的作品,虽然被月千川先生严厉地斥为文学的小太监--“写作的血性不足,内容骨质疏松,缺乏健全的骨架,表现出过分的阴柔;自动地放弃个性和表达自我的愿望,并把这种放弃视作理所当然;同时,小太监是一种最容易流于媚俗的动物“,郭敬明自己也在<桃成溪里的双子座人>中坦承,“流浪作家,小太监,乞丐.……
  • 不能承受的文学之轻
  •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以及把文学当作“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都显然是过于古老甚至也确属迂腐之论.至于上个世纪有人把文学当作“解放全人类“有力武器,就有点太把大学当那么一回事,反而近乎搞笑了.……
  •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