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5年第06期
  • 一片叶子
  • 有个情人在日本
  •   我记得最后一次见时间已经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那天,时间专门来和我告别,时间说,兄弟,离了,这就准备去外地.   时间是我的哥们,而时间的老婆朱利是我的同事.我说,时间,你要是真想好了,那我也没得说的,但要是还有一点余地,你还是应该再考虑一次.时间幽幽地看着我,好久才说,这事换了谁都早就离了,这日子还是日子不是?我想了想,说,也是.……
  • 我们都是瓷器
  •   睡梦中,我被一阵忽高忽低的呻吟声吵醒.我揉揉眼,双手支撑着抬起身体,寻找那个声音:妈妈,是你吗?你怎么了?回答我的是个软绵绵的男声:李媛,是我.我肚子疼得厉害.这时,我才真正醒了,因为我听出是彭一鸣了.我笑了:我还以为是我妈呢.我妈身体不好,在家里时,我老听见她夜里哼.她一喊疼,我就醒了.你还有心思笑,我都快疼岔气了.彭一鸣不悦地说.我拧亮了床头的台灯,看到彭一鸣蜷缩在床的另一头,头发垂在脑门上,脸色十分难看.我爬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呀,全是汗,你怎么啦?彭一鸣说:李媛,我昨晚可能吃坏肚子了,已经泻了四次,肚子里刀搅似的.怪不得夜里我老是迷迷糊糊听到卫生间的马桶响.你怎么不早说?你喊醒我呗.我看你睡得香,就没打扰你.我的埋怨化为了对他的感谢,看来彭一鸣确实不想打扰我,他睡在另一头就说明问题了.……
  • 北京时间,快点整
  • 这年,整整一个冬天,我什么也没有干,随后,大约只过了一星期,夏天就来了.这就是北京的节奏.我跟我自己说,在这里,你就是托生成一只猫,老天爷给你怀春的时间也只有这么短.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作为一个一文不名的老北漂,我给自己今后定下的目标特别明确,那就是:努力挣钱.可是我一时没有什么可做的.我在人才网上给用人单位发了一百份简历,都石沉大海;我外出参加了二十个多个招聘见面会,都没有下文.有时候,我忍不住用人事干部的目光审视一下自己,觉得的确很难聘用这个年龄处境都很尴尬的家伙:当拉车的使唤?太老;让他参与决策?决策层里的人已经够多.到北京一年半,我差不多忘记了我是个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了.在此之前,我几乎是个作家.我想靠摇笔杆生活.仿佛命运故意要跟我为难似的,我写专栏文章赚到的钱仅够支付每个月的房租;我写的长篇小说没有一家出版社肯出版;我给电视剧做策划基本上没拿到过一分钱,而这时候我的积蓄差不多已经花光了,如果任凭这种状况发展下去,我非得借根绳子上吊不可.
  • 白姨
  •   松坡路边的两幢商品楼是白老虎村建起来的.   在那段时间里白老虎村干了好几件大事,大有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的趋势了.先是把村名从原来的白老户改成了现在的白老虎,村主任老丁丁勇敢说,一字之差,啊!气势就出来了.老虎,还是白色的,谁见过,不咬人也吓人一跳呢!名字就记住了,这他娘的就叫广告效应.后来又派出一批人去海南岛养鳖,呼啦一家伙去了十好几个人,在那长满椰子树金黄色的沙滩上忙活了半年多.虽然结果不太理想,用村主任老丁丁勇敢的话说“把裤衩子都赔进去了“,但总算是一个伟大的尝试吧!那是遥远的海南岛啊,做梦都梦不到的地方,一群来自东北的农民,容易吗?更何况还是去养鳖.再后来村里就建起了这两幢商品楼.……
  • 我想我还是死掉吧!
  •   我就是贝贝,六个月大了.我在妈妈的肚皮里过着好吃好喝、与世无争的混沌日子.我有头、有手、有脚,还有眼睛.我吃饱了喜欢透过妈妈的肚皮望外看,要么就在羊水里面快活地游泳.因此我还没出生就知道妈妈、爸爸长得什么样子了.信不信随你们的便啦.……
  • 丧事背后的秘密
  •   这几天,宋都市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则新闻:市政法委书记郑凯的老父亲在乡下的家里被人谋害而死.   郑书记的父亲今年八十二岁,五年前得了脑血栓,一直住在乡下的二儿子、也就是郑书记的弟弟家里.老人四肢失去功能,长期卧床不起,连吃饭都得一口一口地喂.这天一早,家人给老人送饭,发现他已经绝气了.急忙把郑书记叫回来.起初,人家还以为老人是因为长期卧床身体虚弱衰竭而死.可就在大家为老人的丧事忙乱的时候,有人发现异常情况:老人住室的蜂窝煤炉烟囱被人从外面用破布堵住了.很明显,老人死于煤气中毒,是被人谋害的.……
  • 领导的文章发表了
  •   小刘跟着领导下乡转了一圈,领导让他写调查报告.写什么呢?领导只转了两个地方,一是转了转杨家庄的麦田,看了看麦苗,说了一句:“麦苗跟韭菜就是差不多.“一是转了转大柳村村东的小河,小河里没有水,领导走到河底,捧起一捧沙子,说:“他妈的!“也不知道是骂谁,为啥而骂.……
  • 模拟招聘
  •   唐宋去应聘单位领导,一位很漂亮的女工作人员把唐宋引到一台电脑前,轻声地说:“测试从模拟当上了领导开始.你现在可以答试了.“   屏幕上立即跳出一行字:欢迎您成为我们单位的领导!   这位漂亮的女工作人员还告诉他,现在竞聘领导用的都是高科技手段,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笔试面试什么的,只要在电脑里完成就可以了.……
  • 被一滴眼泪砸伤的女人
  •   女人决定去买一副望远镜.   对面那幢楼隔得并不远.但女人想把那个男人看清楚一点.   女人住的房子很大,空荡荡的,像女人自己的肚子一样.结婚三年了,女人的肚子一直平坦得如一块贫瘠的土地.这不怪女人,男人给女人播过多少种子施过多少肥呢?男人把女人放在这套房子里,男人说你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想,在家好好呆着,啊!男人说完这些话,就把自己肥胖的身子扔进车子里,然后留给女人两朵鲜红的汽车尾灯.……
  • 风筝的故事
  •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   大伟见到丽杰时,眼泪差点流出来!   从初中到高中,大伟和丽杰一直是同班同学.毕业25年了,大伟始终无法忘记丽杰.   大伟是在高二那年转到县城中学时与丽杰分开的.在大伟看来,丽杰是那种冰清玉洁的女孩:秀颀的身材,娇好的相貌,落落大方的举止,一切都是那么尽善尽美.那时候,在校的男孩女孩极少有谈恋爱的,尽管大伟喜欢丽杰,但是,一心想考大学的他,从没对丽杰表露过一丝一毫的爱意.大伟相信,爱是无须表白的,他认为丽杰一定会心有灵犀的.……
  • 谁不认识张三
  •   我就是张三.   我没有别的本事,只是因为常写一些被叫做小说的文字,占据了不少报刊的屁股.大学毕业后到了省文联工作,每天坐下来胡思乱想,故作深沉地做着早日得道的梦.   我出生在冀中平原一个穷苦的小村,父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们村也多年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因而我能够在省城工作,就成了家族的骄傲.可我又实在没有大人物们那种特有的才能,给他们带来鸡犬升天的希望.我只是这个繁华都市里极普通的一员.上班、下班,把日子踩得平凡而无奈.……
  • 第三块砖头
  •   几年前,人们遇到我常会这样问我:“第三块砖做好了吗?“   我会告诉他们:“正在做呢!材料基本备足了!“   问的人就口气酸酸的:“做好了可得请客.“   我很惬意地:“一定一定,做好了验收合格后通知你.“……
  • 我们的皮影在哪里?
  •   一   一接到文枫出了车祸、已被送往川医急救的消息,我立刻就扔下话筒,直奔车库,把刚停进去的车子又开出来,然后猛轰油门上了212国道.一路上,我脑子里全是车祸后的文枫,从头到脚、从生到死,似乎所有可能发生的后果,我都想到了.然而,当我开了五个多小时的车,从古城到了成都,听到医生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你爱人如果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能恢复知觉,就有希望.“……
  • 芒果与爱情
  •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吃过芒果.但,小时候的美术课本里,我见过它.它有着曲线优美的轮廓,平躺在一只椭圆形的盘子里.我惊讶于它的颜色.它是橙红色的,带着金黄的底色,又富有鲜红的特征.这种格外抢眼的颜色,让我不能释怀地想象着它的味道.这种甜美的想象,伴着我长大,工作,结婚.……
  • 邻居
  •   结婚后,我一直住在省艺校的一座小黄楼里.我们的“家“原是一个装道具的仓库,条件十分简陋.因为是教学楼,不能独立起火,一日三餐都从食堂买来吃.日子过得很是清苦,只是偶尔用电炉子为女儿开点儿小灶,还要提心吊胆地提防保卫科不期而至的检查.那时,女儿思思已经四岁了,可要拥有一间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仍遥遥无期.单调而寡淡的食堂伙食对于大人尚可忍耐,只是常此以往就苦了孩子.和妻子一商量,就决定出去租房.当时的教育界还不像如今这般风光,我们夫妇两人收入微薄,好房子是租不起的.后来在同事们的帮助下,总算找到了一处空房.……
  • 我的追星生涯
  • 女孩的青蛙
  •   十岁的她和八岁的弟弟来到乡下的外婆家度假.   弟弟从田里捉来一只青蛙.怕它跑了,便用一根红色的线拴着它的脚,然后放到一个大脸盆里.他手里牵着线看着青蛙蹦蹦跳跳,然后哈哈大笑.   ……
  • 人民需要这样的代表
  •   春天,在中国会议频繁,会议之于中国的重要,天下皆知.<南风窗>3月份连续两期报道了全国“两会“,并着重介绍了两位人大代表冯有为和章凤仙.   ……
  • 冷血是怎样炼成的
  •   今天的中国,如果有人站在楼顶,准备跳楼,下面就一定会有人喊好,并大声叫嚷:“动作要干净一点,姿势要漂亮一点.“对此,并非我的妄言,而确实是已经多次见睹权威媒体的报道了.   更有甚者,下水救人的见义勇为者,上岸以后,发现自己的钱包衣物都不见了.还有好心人,在路遇病人,主动垫钱耗时将其送院急救后,反遭病人讹诈.于是每每有人哀叹“人心不古!“……
  • 我是一只羔羊
  •   人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作品!理想是多么高贵,力量是多么无穷!仪表和举止是多么端庄、多么出色,论行动多么像天使!论了解,多么像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上述这段话是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借哈姆雷特之口说出的脍炙人口的名言.曾几何时,我对莎翁的名言深信不疑,并为自己生而为人感到自豪,为自己没生而为其他动物而庆幸.然而现在,我对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自豪感虽说尚未荡然无存,但也所剩无几.半夜醒来,扪心自问,有时都怀疑自己已不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而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不信您瞧--……
  • “涉红“代价须告诉公众
  •   让中国公众翘首以待的苏丹红检测标准29日出台.据3月31日<成都晚报>报道,29日,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联合发布食品中苏丹红染料的检测方法,只要使用普通的高效液相色谱仪就能够准确完成检测,该标准自发布之日起实施.……
  • 从“阔祖父不走后门“说开去
  •   在一本名为<美国校园文化>的译著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若干年前,哈佛大学曾经因为素质太差而拒收一位女生.然而,由于这位小姐的祖父是哈佛大学的主要捐款人和该校校友会的头头,所以学校感到十分为难.为慎重起见,校方委派一位负责招生的院长亲自登门拜访,以便做些解释.出人意料的是,当老人明白校方来意后,不仅没有恼怒,反而如释重负地说:你们正好帮了我一个忙,今后再有朋友来求我“走后门“的话,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拒绝他了.因为我可以告诉他,我的话并不算数,这个学校连我的孙女都不收.……
  • 偶像的制造
  •   看到过一幅四格漫画.其中,第一格的画面上,一个工匠用木棍绑了个十字架,然后抓起地上的泥巴往上粘.这个工作,在第二格的时候造就了一个模糊的泥胎,虽然不具备人的面部表情和特征,但是已经大致可以通过观察看出是一个人了.到了第三格,工匠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工作,正在给泥偶的表面镀金.第四格,完工后的工匠一下子双膝跪倒,拜起菩萨来了.……
  • 梁山好汉讲民主
  •   我们梁山好汉自从打下祝家庄、平了曾头市、拿下东平府之后,队伍日益壮大.牛年马月鼠日,我们梁山好汉召开了民主生活会,会议由宋江大哥主持,参加人员有卢俊义、吴用、林冲、鲁智深、李逵、石迁、宋清、孙二娘、朱贵、王英、扈三娘、张顺、阮小二、刘唐、解珍、解宝等,由圣手书生萧让记录.军师吴用宣布会议开始.首先由宋头领讲活.宋江说,今天把大家招集到一起,开一个民主生活会.民主生活会讲的就是民主,就是让大家有话直说,畅所欲言,希望大家给梁山泊义军领导班子多提宝贵意见,特别是多给我宋三黑提意见,我们将十分感激.希望大家消除顾虑,本着对事业负责,对梁山大计负责,对梁山义军前途负责的态度,一定要把问题找准,把意见提足,决不能应付了事.下面是大家的发言.……
  • 说宠物
  •   养宠物,在现代的社会里,大概是时尚的.一个从豪宅里或小车中体态婀娜而出的年轻女性,怀里若不捧上只如雪洁净的宠物,倒是叫路人感到不对劲儿.现在的闲女逛街,大多怀里并没有抱上个眼珠子滴溜乱转的小鬼头,要抱只能是宠物.……
  • 如是我闻
  • 1968年的故事
  •   在距县城南五公里处,已有一千多农民集结在那里,并且人数还在陆续增加.县城里土产日杂商店的镐把,眨眼间卖了个精光,这些镐把全部落入农民手中.这是一处高岗,烟尘蔽日,人头攒动,一片嘈杂.这些由镐把、铁锨、四股叉武装起来的农民军,随时都会如猛虎下山那样扑向县城.……
  • 背篓里的读书谣
  •   我的幼年是和背篓一起度过的.背篓里盛载着我幼年的许多故事,读书谣就源于那里.   小时候我家里很穷,全家七口人就靠父亲一人微薄的收入支撑着,虽然父亲常常告诫我们:他就因为不认识字吃了很多苦头,吃了很多的亏.但家贫如洗,糊口尚难,父亲那希望儿女多读书的愿望就成了泡影.……
  • 十字街头梦幻曲
  •   人生若真如一场大梦,这个梦倒也很有趣的.在这个大梦里,一定还有长长短短,深深浅浅,肥肥瘦瘦,甜甜苦苦,无数无数的小梦.……
  • 杜尔伯特的美丽与哀愁
  •   有朋友在杜尔伯特开了一家草原赛马场,打电话来要我去捧捧场,一听之下,高兴地几乎跳起来,正好借此机会去游历一番,不用自已掏腰包出机票,岂非美事一桩?虽不是第一次出游,但听到这样陌生的地名,还是兴奋得一夜无眠,找出<辞海>,关于杜尔伯特,<辞海>上这样说:清卫拉特蒙古四部之一.原游牧于额尔齐斯河畔,清乾隆年间,迁科布多北境;原哲里木盟一部,今为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杜尔伯特历史悠远,北方的少数民族,早在四千年前就迁徙至此,过着闲适的游牧生活.到了清顺治五年,改杜尔伯特部为杜尔伯特旗.想不到这样一个小地方竟有着如此的渊源,令我神往不已.……
  • 便江行吟
  •   乘一叶扁舟,闲游便江.一线雾江碧水,两岸丹崖斑驳,层层如云的浓绿中,数座水榭山庄点缀其中,宛若一幅山水画.这就是位居湘南之端,有“小漓江“之誉的便江风景区.   时值仲秋,我们参加湖南郴州“龙华秋韵“青年作家文学创作笔会的文人们,一个个抖擞着精神,跃入画中,去看山,山是丹霞千层山;看水,水是清澈如镜的秋水.山水怡人,韵味绵绵.   ……
  • 阿尔卑斯山赏雪
  •   欧洲多大河,像多瑙河、莱茵河等,不但源远流长,而且水势浩大,四季不减.溯流而上,就会发现这些大河往往源自一个地方,就是雄踞欧洲大陆中央的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是欧洲屋脊,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这在地势低平的欧洲大陆,无疑鹤立鸡群.阿尔卑斯山又是一座天然屏障,东西横亘1200公里,将南欧与东欧、西欧分开.当年欧洲的查理曼大帝和拿破仑元帅远征意大利,都是冒险翻越阿尔卑斯山口,取得了出其不意的军事效果.由于阿尔卑斯山横空出世的高度和欧洲充沛的降水,山顶常年积雪,冰川发育,成为负有盛名的冰雪运动王国和游览胜地.阿尔卑斯宽敞的臂弯包揽了法、瑞、德、奥、意多国,所以,从不同国家的不同地方都能上山.我们是从德国南部大城慕尼黑出发的,时间是12月的上旬.……
  • 吉隆坡那个晚上
  •   夜宿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晚饭后无事,我和一个朋友步出宾馆,漫步街头.哲人有言,客观世界只有一个,但在每个人眼中却是不一样的,这话很对.如何评价吉隆坡,我和朋友就大相径庭,争论在我们中间展开了.   ……
  • 走不进去的《瓦尔登湖》--他的一生是如此之简单而馥郁,又如此之孤独而芬芳.
  •   你能把你的心安静下来吗?   你能把你的心安静下来吗?在这个烦躁的尘世,名利、欲望、金钱这些物质像一层茧子一样包裹着我们,压得我们这些红尘过客呼吸困难,几乎要窒息.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把心安静下来,因为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尝试去美国的麻省康城附近的瓦尔登湖,去认识一位伟大的作家,他以孤独而又简单的生活创造了<瓦尔登湖>这本不朽的名著.……
  • 谈兵与纸上谈兵
  •   世界需要和平,这里包括两层意思,一是这个世界本来不太平,所以需要和平;二是这个世界本来是和平的,还需要维持这种和平.   遗憾的是,和平的获得,往往需要不和平的战争来摆平.所以诞生了伟大的军事家以及教你如何打仗的兵书.外国的兵书我不清楚,中国的兵书就有什么太公兵法、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吴子兵法,还有司马穰苴的、韩信的、曹操的、李靖的、岳飞的,等等.特别是<孙子兵法>,有始记篇、作战篇、谋攻篇、军形篇、兵势篇、虚实篇、军争篇、九变篇、行军篇、地形篇、九地篇、火攻篇、用间篇等著名十三篇,那可是说得头头是道.……
  • 走近乔特鲁德
  •   有一句在市面上流传甚广的话,叫做“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   在此,我并不想掩饰对这句话的厌恶,这是我迄今为止听过的最大的一句废话.姑且不论每个人所处的时代背景、社会环境和所接受的文化教育、道德观念的不同,仅作为不同于任何人的一个个体,一个与任何人的内心世界也不相同的人,我们每个人眼中的哈姆莱特又怎么可能等同于他人眼中的哈姆莱特?即使同一个人,假定他彼时读过<哈姆莱特>,事隔多年重读,他眼中的那位最忧郁的丹麦王子还依然如初吗?……
  • “恐怖文化“的流行
  •   忽然间,“恐怖文化“流行起来.在图书出版界,正在形成恐怖小说的出版风潮,本土的恐怖小说作家的作品正在被人阅读,国外著名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的作品,本特利·利特的恐怖作品成了畅销书.一些出版社为了搭上出版恐怖小说这个时尚阅读的快车,已将出版恐怖小说作为2005年的重头戏,于是,有人预言,2005年为“惊悚小说年“.……
  • 从《孔雀》谈中国影片获奖元素的变迁
  •   自影片<红高粱>(1988,导演张艺谋)①获第38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以来,中国影片仅在柏林电影节上捧得“银熊“的就有<本命年>(1990,导演谢飞)、<我的父亲母亲>(2000,导演张艺谋)、<十七岁的单车>(2001,导演王小帅)、<盲井>(2003,导演李杨)等,近期又有<孔雀>(2005,导演顾长卫)、<天边一朵云>(2005,导演蔡明亮,产地中国台湾).此外,<霸王别姬>(导演陈凯歌)获第4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活着>(导演张艺谋)获第4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最佳男主角奖和人道精神奖,也是中国影片在国际电影节上的两次重要亮相.……
  • 当爱情输给亲情--评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   而立之年开始转型的徐静蕾,自导自演的处女作<我和爸爸>获得第十二届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她的第二部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又摘得第52届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不能不让人另眼相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正在热映,而且票房成绩累积至今也算可圈可点.然而得外国人的奖也好,有不错的票房成绩也罢,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到底怎样,还得翻过来看看.作为大众的电影,累积的人气本身便可以制造热闹的假象,更不必说文化的误读了.虽然<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得到了外国人的认可,但是比起<我和爸爸>,它不但内容苍白无力,感情虚假,整部电影没有一处令人记忆深刻难忘的细节,而且姜文和徐静蕾的表演也都乏善可陈.如果作品都是自己的好,就像自己的孩子,那么十个手指长短不一,徐静蕾也得放弃偏爱,伸出手掌端详端详,如同她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莫名其妙地端详自己的手指一样.比较两部作品,同样是关于感情,在徐静蕾那儿,爱情输了,亲情赢了.因为<来信>中的爱情过于奇崛峭拔,而<我和爸爸>中的父女情,表面看来有点另类,而内里悄悄涌动的亲情,轻轻松松地便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