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5年第09期
  • 万家福超市
  •   讲一个挖防空洞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由妻子引发出来的.……
  • 偷自行车的人
  •   少年俊行走在夜晚的城市,路灯把少年单薄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一个人行走在繁华的街市,多少是有些孤单的.少年俊无聊地吹响口哨,破碎的旋律轻易就被汽车喇叭声淹没了.……
  • 寻找目击者
  •   一   汪洋死去的消息很快在小镇上传播开了.当然,这消息的翅膀扇动的风足以夸大了事实,但基本情况很简单.汪洋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中午从高粱地里出来,刚上小路,从对面开来一辆奥迪车,车直奔汪洋而去,汪洋没来得及躲闪,便倒下了.他手里的伞离开他的躯体足有十多米,那是一把红色的小巧玲珑的油布二折伞,那把伞飞起来的时候在空中旋转了起来,像是螺旋一样转动着优美的舞姿.……
  • 一本正经说谎
  •   先声明,我是个骗子,所以,我的话你大可不必相信.   --作者   朋友叫李淡,从北京来,不是一个人,他还带来了他的女朋友,一个不算漂亮,但一看就有点让男人受不了的女人.……
  • 纸币温柔
  •   紫叶将一杯茶水放在培志身边的条几上时,响起一阵哒哒敲门声.……
  • 蛇爬行在深处
  •   王晓东是一个便衣.   王晓东当便衣三年多了.三年来,他出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公车上,只要是人群聚集的地方,他都朝那里挤.他的挤是带有报复性质的,三年前他因为小偷偷了钱包而误了局里派下来的工作,身无分文的王晓东垂头丧气地回到局里,上司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立正后说,让小偷把钱包给偷了.上司就生了气,你是怎么做警察的,一个警察让小偷给偷了?上司的这一生气不打紧,却让王晓东去了反扒大队.从哪里跌下来就从哪里爬起来,这是上司时常教训他们的话.从骨子里说,王晓东是不愿意做便衣的,他憎恨这个工作就如同憎恨小偷一样.但是当他一个个地把小偷人赃俱获的时候,他又是十分欣喜的.你偷我,我就绝不让你好过.这是王晓东抓住每一个小偷的时候都要说的话,他说得很凶残的样子几乎让每一个小偷都记住了他的模样,也就是说,栽在他手里的小偷绝不会第二次栽给他.每次看到他时,小偷的手都规矩了.王晓东为此懊恼不已.他一直都在努力地走出便衣这个队伍,他还是喜欢穿着警服走过大街时的威风.当然,抓小偷的数量直接影响着领导对他的注意,也直接影响着他是不是可以再穿上警服,为此他在大街上在商场里都是时时刻刻地提高警惕,猫着眼睛环顾周围,他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 嘉陵江山图
  • 高中毕业那年,赵伟原本打算报考美术系,可他母亲死活不准,声称那就触犯了家规,要遭报应的.她说这话的时候,就像说一个可怕的咒语,脸上每一条皱纹里都写满了惊恐.他父亲也蹲在街沿上,使劲敲打着旱烟锅子,有些无奈地低声说:"我们祖上从赵焕章之后,就传下了这个家规,原因我们不晓得,不晓得更不敢犯啊."赵伟有些不解,为什么父亲提到祖先的名字时,那口气和他平时的谦恭很不相符.便奇怪地问:"赵焕章是什么人啊?"父亲埋着头说:"是一个没有进祖坟的先人.不过,也是我们古城赵家祖祖辈辈官当得最大的人,说是当过‘提督'哩."
  • 香香的皮带
  •   香香进城打工的那天,走得很匆忙.上了车以后,香香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把皮带系在腰上.香香的裤子完全依靠一颗扣子才挂在腰上的.……
  • 第九十九首爱情诗
  •   潘顶二十岁的时候认识了小团,那时候小团还是个五岁的小女孩;潘顶四十岁的时候小团二十五岁了,潘顶就和小团谈恋爱了.……
  • 闹洞房
  •   李卫平的哥哥结婚时,许多人来闹洞房.那些闹洞房的男人把他嫂子推来推去,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不是在他嫂子胸前摸一把,就是在他嫂子的屁股上捏一下.后来不知谁拉了灯,房里一片漆黑,闹洞房的男人更放肆了,黑暗中不时传来他嫂子啊啊的尖叫声.……
  • 在法庭上
  •   “请肃静!把被告带上来.“法官宣布道:“现在开庭!“   这些显然都是形式,因为法官出现在法庭门口的时候大家就静了下来,而被告早已在被告席上坐着.……
  • 狗眼里的爱情
  • 那年夏天,一则报缝里的征婚启事改变了李芳的命运.征婚启事是这样写的:莫尔,男,五十,初中文化,公司老板,资产千万,觅年轻漂亮高雅优秀女子为侣.
  • 别着像章的呢大衣
  •   几个科室的主任争夺副校长的位置,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 漂亮女疯子的三个问题
  •   大街上出现了一个漂亮女疯子,染过的金黄色的微卷长发,红色的敞口绒衣,丰满的前胸将要把绒衣撕裂似的,黑色的大摆裙,摆裙下面是一双沾满污垢的红皮靴.……
  • 情书背后的爱情故事
  •   父亲有一个黑皮箱子,母亲也有一个.两个大箱子,沉甸甸的,都上着锁.   那是父母年轻时互相写给对方的情书.   母亲每每回忆起她与父亲的相识、相爱和结合的经过,常常会幸福得像个甜蜜的小女人.那双失明的大眼睛泛着美丽的光彩.……
  • 剪不断的微笑
  •   1977年的冬天,我正在市区一个人口稠密的小派出所当民警.   那日傍晚,我正坐在值班室翻看着辖区户口簿.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一位50多岁的妇女气喘吁吁地推门跑进来说:“民警啊,你们快点去吧,晚了就该出人命啦!“……
  • 菜花甲鱼
  •   小强身体一直好好的,那天在上体育课时,不知怎么的一下子,跑着跑着就昏倒在地,老师和同学把他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叫家长来吧.听到宝贝儿子病倒了,大强连假都没请直奔医院而去.……
  • 今天我活着
  •   不想把这个话题弄得很复杂,故意玩深沉.只想说说自己的某些感受.   这个古怪的题目,来自某次与网友聊天的突发奇想.他问我“今天都做了些什么“,记得那天我挺像弄丢了阿毛的祥林嫂,满脑子让百无聊赖占领了,于是就不假思索地回应了五个字,“今天我活着“.后来竟发现这句脱口秀有妙手偶得的神奇,一位名叫周国平的社会学家就用“今天我活着“这五个字,做了他那本关乎生命关乎人生的散文集书名.无聊与哲学竟握手在一起了.……
  • 诚信的力量
  •   一个有诚信的学生,未来走向社会后,他一定是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为此,教师的诚信,无疑就是造就学生诚信品德形成的源泉.一个有诚信的教师,是学生养成诚信品德的高标,华美的语言和威严的棍棒只能将学生的诚信埋葬.……
  • 附庸世界风雅的新贵们
  •   2002年,宋城集团董事长黄巧灵在杭州建起了他的杰作:一座价值一千万美元的白宫复制品.墙上挂着美国历届总统的肖像,每一个细节都仿制得惟妙惟肖,从6万美元一套的巴洛克沙发到地毯上的印章.当然,这座宫殿的中心是一间椭圆形的房子--总统办公室.……
  • 安徒生笔下的孩子
  •   今年是丹麦著名作家安徒生诞辰200周年.4月2日晚,在安徒生的故乡的丹麦小城欧登堡,4万人举行了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的盛大晚会,丹麦王室包括女王玛格丽特和内阁大臣出席了这次晚会,欧洲王室的代表也出席了晚会.如果你走在欧登堡并不宽敞但却十分整洁的街道上,将不时可以见到安徒生的塑像.欧登堡人民为自己的故乡出现了这样一位文化巨人而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因此,每年一到安徒生的诞辰日和逝世日,欧登堡的人民就自发地来到安徒生的雕像前,献上一束鲜花,以表达自己对这位曾对人类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的景仰和敬意,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 沙兰洪灾的另类思考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市,这是我早就知道的.曲波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中,少剑波率领的小分队入深山钻老林,剿灭一股又一股残匪,其活动地域不就是牡丹江地区吗?然而牡丹江有个宁安市,宁安市有个沙兰镇,却是最近几天才晓得的.沙兰镇俗称“沙兰坑“,地势低洼,周围是环型山坡,20里外的高处就是水库.几十年前,沙兰河上游的山坡上多少还有点植被,现在树早就被砍光了.沙兰镇本来就是个大坑,而镇中心小学就建在这个大坑的坑底,校舍甚是简陋,不过是平房几间而已.2005年6月10日下午2点20分左右,据说是200年一遇的强降雨瓢泼而至,整整肆虐了40分钟,造成水库垮塌,泥石流顺坡而下,中心小学顿成泽国,汪洋一片,平地水深竟达2.5米.死亡的学生人数官方承认有近百名,民间则认为此数字已大大缩水.一向默默无闻的沙兰镇,终于以百朵鲜花的枯萎夭折为代价脱颖而出,名动朝野,而且必将在中国乃至世界的灾害史册上占有一席之地,说不定还能和意大利的庞培古城并驾齐驱.幸耶,不幸耶?……
  • 中国富人最需要的财富观
  •   要说这个话题,先提一个人物,就是福建连江金源集团的董事长黄如论.对黄如论感兴趣,是因为他两度成为大陆首慈,由“地产大王“一跃为“慈善王“.据悉,去年5月10日,在英国人胡润主导的2004年大陆慈善家排行榜上,黄如论2003年的捐款数额为2.1亿元人民币.……
  • 金融司司长“工资过低“?
  •   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徐放鸣,据说是“多年来财政部涉案的最高级别官员“.或许正缘于此,近日凡有关这条新闻报道都要提上这么一句.这大约是此人的官衔级别虽够不上“爆炸性“,但他所待部门的特殊性也还是不能不让有些人有所“惊奇“的缘故吧.其实这没有什么可惊奇的.金融司司长也是人,是人都有可能违法乱纪.特别是在现有体制下,一个金融部门的官员“出事“让我一点也不感到“惊奇“.我惊奇的倒是新闻中提到有些专家的“认为“和财政部财科所“有关人士“的语气.报道中说:“提及此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显得很是惋惜,这位专家认为,徐放鸣禁不住金钱的诱惑,与现行的制度有一定关系,比如工资过低就是重要因素之一.“报道中还说,作为金融司司长,徐大约掌控着上亿元资金,而财政部财科所有关人士曾透露,像徐放鸣这种级别的官员,月薪不过三四千元,“这确实是个‘清水衙门‘!“(参见7月6日<法制早报>)……
  • 李斯的哲学
  •   在中国封建社会,为了取得一官半职而殚精竭虑、奋斗不止的读书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李斯就是其中的一个.   ……
  • “猫眼“
  •   我似乎从未去深想这个安在门上窥视来客的装置因甚叫“猫眼“.这个仅用一只眼便可将门外的情景望得清晰的圆玻璃,怎么好意思叫“猫眼“呢?若仅以形状相似称之,倒也罢了,假如猫目果真和人凑近“猫眼“那样怀有鬼祟气,那猫一准属心理阴影之辈,那装置也真真地该叫“猫眼“了.……
  • 葫芦僧再献连环记--《红楼梦》新世纪版第×回
  •   话说贾雨村从市里开会回来,愁眉不展,闷闷不乐.原来这次会议传达了上级文件精神,为了提高干部队伍的素质,杜绝买官卖官的不正之风,从现在起,各地选拔任用干部一律实行“竞争上岗“.……
  • 如是我闻
  • 话说印江
  •   一位大臣向皇帝上奏各州府县的基本情况,奏到邛江县时,皇帝的龙目并非雪亮,学问也欠扎实,奏折上的一个“邛“字,他竟从中多认出了一横,翌日下达最高指示,脱口说出印江这个地方很不错嘛!大臣之所以为大臣,自然要比小臣聪明,宁可认为邛江错了,也不能认为皇帝错了,于是邛江从此消失,版图上有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印江.……
  • 感受平型关
  •   正是乍暖还寒早春二月中旬,我们驱车从内蒙古高原上下来取道山西,直奔心仪已久的内长城要塞平型关.一路一千多公里的路程,随着地形高低错落的小气候温差和千回百折的路径变换,一段是瑞雪纷飞的高原大漠,一段又是春雨潇潇的峻岭雄关.颇有些将士临阵、踏雪驭风的壮怀.……
  • 激情冲浪在沙漠
  •   古老的波斯湾,浩瀚的霍尔木兹海峡,舒缓而执著地冲洗着迪拜这片我及所有漫行至此的中国人的陌生的土地.伊斯兰世界所特有的穆斯林宗教文化使那里的天空显得更加湛蓝而洁净.虽有别于东方佛家的晨钟暮鼓,但每当虔诚的祈祷声悠然而起,亦使人对伊斯兰教的庄严油然而生一种肃穆与敬畏.……
  • 凝望海参崴
  •   站在黑龙江东宁县边防口岸,眼前的俄罗斯伸手可及,几乎近在咫尺,两国的边界非是我想象的森严壁垒,一条不足十米宽的界河和一道铁丝网隔开了两个国家.界河虽然狭窄,但可通向日本海.两岸长满一人高的杂草,许是人际稀少,远远即可以清晰地看到有许多飞鸟在自由地跳跃飞翔.导游与司机与口岸的边防警察都是老熟人,他们用流利的俄语轻松地交谈着.最后,我听那小个子警察说了声大大,开车司机笑着递上一块中国的“大大泡泡糖“,警察同样微笑着快速将糖塞进嘴里…………
  • 理解崇高--共产党员刘学志的生命礼赞
  •   2004年5月12日上午九时,黄骅市运输总公司经理、模范共产党员刘学志因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猝死在工作岗位,年仅45岁.闻者无不悲痛,全公司哭声一片,哀声遍布全市.……
  • 品味里尔克的散文艺术
  •   长期以来,我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个习惯:读诗读中国的,听音乐听西方的.而且自以为是屡试不爽的.当然,这也有我的道理:由于诗歌的抗译性,外国诗歌经翻译后其诗美大打折扣,而中国的音乐杰作实在有限.所以,一直以来,我对外国诗人的作品一直很漠视,包括诗人的散文和小说.最近,我因偶然的机会接触了里尔克的散文,才知道我这个标准的大谬不然.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去年我于旧书市场上淘到了一本里尔克<致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冯至译,三联书店1993年版),当时顺手读了第一封,里尔克对写作、文学与人生的独特理解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 随感·音乐
  •   去听了个摇滚,很难说服自己听的是个音乐会.是音乐吗?一帮人,手舞足蹈地炫耀着狂野异类酷毙,同时制造着偏执的高分贝,听似偶有节奏其实紊乱不清的乱七八糟交错混杂金属声响,再加上主唱大汗淋漓兼魔鬼般地扭动跳跃叫嚣狂吼着奇怪的噪音……真惊诧他们开场白竟说自己多么忠实于音乐艺术.如果如此过分地追求表现上的新奇和丰富,如此地让表现的欲望压过表达的内容,如此地“反早期摇滚“,“高举先锋音乐大旗“……我实在怀疑他们是否在真实地感受世界了.……
  • 《做头》:光影呈现中的海派女性欲望
  •   在鲁迅的笔下,头发这种私人性的附属物曾极大地关乎国家民族的命运走向和个人的生命安危(<头发的故事>),而沪上女作家唐颖的小说<红颜>则别致地从美发厅这样一个暧昧丛生的场所去探究女性隐秘的日常欲望世界,由此改编的电影<做头>也在<上海往事>、<茉莉花开>等海派电影相继获奖的余波中粉墨登场,诉说导演江澄心目中上海女人的悲欢离合.……
  • 顿悟在飞瀑悬寺--解读张志春的散文
  •   张志春是个博学多才的学者型文人.   他自谓人生有三次选择:弃仕途行政,返文学艺术;再由文艺入史哲,转入王韬与易学研究.文人难入仕,情性使然;由文艺创作至学术研究,则缘于文化根基深固,师友熏陶所致.文艺的至高境界是真善美,故为文者需是性情中人.作为性情翻版的散文,常常能够真实地反映作者的性灵与文学功力.有鉴于此,散文被称作作家的通行证.同样,散文又是重要的文化载体,承载着作者的文化素养,因此散文亦是学者的一种文化标识.作家需要学者化,学者亦同样需要作家化,张志春二者兼通,在河北文坛可谓一种奇数.……
  • 活着,仅仅因为活着?--读余华小说
  •   苦难一直是余华小说反复渲染的主题.余华前期小说显现出来的苦难场景基本上是一个恶的世界,这些罪恶包括暴力、血腥、杀戮、欺骗、阴谋等等,正是在对暴力、血腥等等冷静甚至残忍的叙述中,罪恶性的苦难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从<十八岁出门远行>开始,人们对“我“的欺诈与暴行已经初步显露了余华对世界的看法.……
  • 文化视点
  •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