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5年第11期
  • 黄三杀人
  •   我到坝北县时间不长,赶上那里开公判大会,县里的人纷纷挤到县城北边的大广场上,争相目睹一个叫黄三的人,说他今天要被执行枪决.……
  • 三十五岁的女人林虹
  •   倒一杯热热的茶,在这个热热的季节,我开始写下关于林虹的故事.   一   林虹从那个小饭店出来的时候,脚步已经有些摇晃,十二块钱一瓶的劣质红酒在胃里不停翻腾.……
  • 戴贝雷帽的女人
  •   我不知这个故事的开头应从何处开始.想来想去,还是从那个戴贝雷帽的女人讲起吧.   那个戴贝雷帽的女人到了一个叫乌镇的地方.乌镇是一个交通闭塞的小镇.女人在镇上走来走去.她想找个喜欢的地方住下来.暮色四合的时候,女人进了一家小酒馆.酒馆的老板是个瘦瘦的戴眼镜的小伙子.女人落座后,小伙子一直在悄悄打量这个戴贝雷帽的女人.乌镇上很少有人戴这种帽子.看上去,她也许有六十来岁,也许有七十来岁.这是一个极美的女人.她的身材,她的一颦一笑,丝毫不逊色于镇子上那些漂亮的年轻女人.用美人迟暮这句话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她的一双和善的丹凤眼不停地注视着每一个来酒馆吃饭的人.……
  • 普林的日子
  •   普林是中学语文老师,跟俄罗斯总统普京,相差一个字,可是普林的现实生活,却和那个老普相去甚远.普林平时没什么权威,他班上的课堂永远是乱哄哄,被学校值周的老师形容为“自由市场“,并每每扣分,使普林年终的奖金全部泡汤.学生们背后管他叫“普老太“,或“老太太“.……
  • 赶场
  •   下班时间没到,陈二头的手机响个不停,就差没打爆了,他知道今天晚上有三场酒等着他,就像过去放电影跑片子一样,他今天晚上要赶三个酒场.虽然一天晚上赶三场酒对陈二头来说没啥稀奇,但还是让陈二头有点激动.有现代民谚说,头等人家外有家,二等人家外有花,三等人临时乱抓,四等人东寻西抓,五等人下班就回家.陈二头虽然家外没家也没花,但一天晚上要赶三个酒场,也就是说要三次出入高档酒店,在这个不大的石油小城里应该也是个人物了吧?……
  • 智齿
  •   一   写作如如厕.   这就是我费尽周折采访浩禹得来的一句话.当时浩禹的目光投在窗外一株泡桐树上,泡桐花开得正盛.   我没去接浩禹的话题,也没去追问.几年记者生涯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不能让被采访者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否则很容易落入其精心准备的圈套.于是我王顾左右而言他:我不喜欢泡桐花,它的颜色和气味都让我联想到糜败.……
  • 寻找乞丐
  •   我居住的这个城市里,最繁华的地方当数仿古街了.   仿古街原本是一条老街,街北头上有一座“清风楼“,据史料记载这座楼是明代时期当地府衙办公的地方.清风楼风雨几百年,依旧保持原风原貌,高大宏伟,气势威严,具有鲜明的明清时期的建筑特点.……
  • 身份证明
  •   张三出差,途经A城.下了火车,拉客住宿的便蜂拥而至.张三好不容易挤出包围圈.张三也算是出过门的人,他知道这些拉客的吃旅馆回扣,羊毛出在羊身上,张三才不钻他们的圈套呢.……
  • 钱局长的死因
  • 狗屎运
  •   这天上班后,办公室里的人都闻到一股怪味道,不是汗臭,也不是狐臭,是一种酸酸的刺鼻的恶臭.办公室里的三男二女都拿鼻子四处搜寻,很快发现,是辛开口的脚上踩了臭狗屎.辛开口羞得赶紧把鞋脱下,赤着脚掂着鞋去卫生间擦洗了.剩下的两男二女边打扫办公室边说,难怪辛开口这段时间臭,原来是交了狗屎运!……
  • 我是谁
  • 枪手
  • 第一个错误
  •   李晓光决定犯一次错误.不犯一次错误,似乎不大好.因为别人都在犯错误,不管是大错误还是小错误,几乎人人都犯过错误.就你一个人不犯错误,就显得太不合群了.   犯个什么样的错误才好呢?这个错误,既要有趣,还要引人注目.李晓光想到这里,看见了墙上有一只蚊子.说时迟,那时快,李晓光一记耳光扇过去,蚊子当即成了肉酱.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听见了李晓光制造出来的音响,都向他投来了惊奇的目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单掌击墙.李晓光扬起手掌说:嘿,我干掉了一只害虫!……
  • 滚鸡
  •   说是滚鸡,其实滚的不是鸡.是一种本地人称作草山鸡的鸟儿.   天一立秋,那些家伙们就成群结队遮天盖日地朝着麻村南山扑落下来.而此时,以五奎为首的麻村人就开始坐在天井里拾掇鸡笼子了.……
  • 领掌人
  •   老李是单位里的领掌人.所谓领掌人,就是单位里开大会,领导讲话,为了制造热烈气氛,在节骨眼上,要拍手鼓掌.科长怕大家没眼色,不鼓掌,于是就找老李谈话,叫他当领掌人.老李是个很听话的同志,科长让当领掌人就当呗,这也不是什么高、精、尖项目,含金量不高,而且不需要花很大的力气,不需要高学历,于是,老李就愉快地接受了这项任务.……
  • 睁开眼睛看见爱
  •   她曾经是一个美丽的女孩,父母的掌上明珠,粉嫩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双如秋潭般明净的大眼睛,令多少同龄女孩羡慕,但后来眼睛突然就坏了,被送到了医院里.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医生告诉她的父亲,要想复明必须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但目前尚无捐献者,而且做手术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医生的话音很低,但还是让她听到了.她的父亲听完医生的话,再也没有吭声.她“听“见父亲在默默地流泪.父亲下岗在家还没找到工作,母亲又常年卧病在床.因此,她放弃高考直接进工厂上了班.满心希望工作后家里的情况会好一点,却不料刚上班还没过试用期,就因眼睛坏了住进医院.……
  • 十里香
  •   为上班方便,我在离单位很近的一个郊区的农家小院租了间房.我去看房的时候,有个女孩还没搬走.女孩二十岁左右,很漂亮,但也很憔悴,满脸的忧郁.女孩告诉我,在农家小院的南墙角下有一株十里香,那是他们一块来租房时栽下的,她希望我能帮她养着.女孩说,这花是她的生命,是她的希望,是她的企盼.可现在没有办法,她要离开它了.女孩说着眼里流出了泪.女孩把泪擦掉,对我不好意思地一笑说:有十里香在,他就会再回来的.我们盟过誓,只要十里香在开,我们的爱情就永远绽放,永不凋落.……
  • 我的老板情结
  •   不瞒你说,我一直是个有着远大志向的人.前些年,我潇洒地炒了单位头儿的鱿鱼,走了.我得自己干,自己当老板.当然,自己干,得有本钱,得冒风险,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坦白说,这些年来,孩子我是舍了,狼却一只也没有套着.妻子骂我是败家子,亲人也都对我唉声叹气.但是,我没有气馁,我相信,也许,下一次我就会成功.……
  • 头羊之死
  •   手把肉端上来了,香喷喷地冒着热气,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朋友说,这只羯羊六岁口,是羊群的头羊,昨天晚上才杀的,肉还很新鲜.……
  • 中途去了千佛寺
  •   早几天就和朋友约好,大年初一去圆觉寺.可初一的早晨却来了客人,于是我不得不等吃了午饭再出门,而此时,朋友早走了.   “出门像洗澡一样,到了一定的时间不洗、不烫、不蒸,就会感到浑身难受、烦躁,说话没有章法,所以,必须出去走走.“……这话是阿成说的,我看<甜草>的时候,就记住了这一句话.……
  • 晴耕雨读
  •   人到中年之后,愈来愈向往这样一种生活:晴耕雨读.也许是明清文人的闲适小品文字读多了,也许是被一些当代作家跑到乡间置田购屋的事例所感染,总之啊,在越来越喧嚣的城市街头,我常常有一种被陌生人流所淹没、遗弃和删除的感觉,自然,也就有了不切实际的诸多想法,而“晴耕雨读“就是其中一种.……
  • 追问税的本义
  •   2005年6月29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200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财政收支审计报告,依然触目惊心.在审计水利部及7个流域机构和15个省区市水利建设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时,查出滞留资金35亿元,其他违规资金近14亿元;国家物资储备局资金14亿多元未收回;国土资源部、民航总局所属空中交通管理局和国家旅游局违规擅建办公楼和培训中心;12个部门存在预算编报不真实的问题;一些部门的下属单位通过多报人员、虚列项目等方式,虚报多领预算资金4.91亿元.此外,有18所中央部属高校违规收费8.68亿元.……
  • 闲话恐慌
  •   一个春日的黄昏,全城的人都在议论一个话题:一个在中越战争中从越南换回的战俘,用斧头连伤了本村数名妇女和儿童后,带着斧头跑了.一个罪犯的逃跑让整个城市的神经都绷紧了,送孩子上学的家长比平时多了一倍,店铺也都早早关了店门.……
  • 谈华盛顿的权力观
  •   乔治·华盛顿,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武装部队总司令,领导北美十三州的独立战争直到取得胜利;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奠基人、美国第一和第二任总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对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发展有着巨大的贡献.他以其光明磊落的人格魅力、出类拔萃的领导才能、钢铁一般的坚强意志和“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将才,为万众景仰,英名远扬.正如亨利·李所说:他是“战争中的第一人,和平中的第一人,他的同胞中的第一人.“当美国民众为感念他对国家立下的卓越功勋,一致拥戴他终身担任总统时,他经过了八年的紧张从政生活后,在年仅64岁时,却下决心退休,回到家乡安静的维尔农山庄园去,过平民生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从他的<告别辞>中可以找到答案.……
  • 香雪的铅笔盒
  •   铁凝创作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哦,香雪>是一篇让人眼眶发热的小说.香雪是学生,是台儿沟唯一考上初中的人.当木匠的父亲为她考上中学特意制作了一个小木铅笔盒.这个小木盒在贫穷的台儿沟是独一无二的,可和同桌那只可以自动合上的宽大的泡沫塑料铅笔盒一比,就显得笨拙、陈旧了.从此,香雪就有了一个梦想:得到一只里边藏着一块吸铁石的铅笔盒,免得再受有钱同学的鄙夷和嘲笑.……
  • 从“法官的美食“说起
  •   关于“法官的美食“的知识,都是从到过埃及的朋友那里“批发“过来的.所谓“法官的美食“,实际上是当地一种貌似炸丸子的甜食.按照埃及的标准,法官的嘴巴应该是非常挑剔的.连法官都喜欢的美味,其好吃程度可想而知.当然,这种“法官的美食“如果拿来招待咱们的有些法官,那是断断行不通的.这种甜食即使拿来喂他们的波斯猫,恐怕也得不到一两声可爱的“喵喵“.也怨不得法官们嘴刁,主要是中国的美食精益求精,世界第一.……
  • 我是一台想报废的机器
  •   我是一台复印机,我想报废.   你可能会骂我不珍惜机命,因为你还不了解我的生活.这不,上班了,办公室主任最先走进来.他打开电脑(其实不是打开,而是动一下鼠标,因为电脑从来不关机),起草今天的<每日工作安排>(其实只是改动一下日期,譬如昨天是2005年8月26日,他只需要改6为7).但就这点点改动,却惨了我--全机关近百号人,按规定,得人手一份.先是打印机滴滴答、滴滴答地打印一份,然后我就得哧哧哧、哧哧哧的复印一百份.看着那一沓沓白白厚厚的纸从我的嘴里吞进又吐出就结束了使命(他们拿到<安排>后看都不看就丢进废纸篓),我不忍心,骂自己在犯罪,就想尽早报废自己.……
  • 如是我闻
  • 流泪的狼
  •   记忆中,两次看见活生生的狼.一次是长大后进了城,在动物园参观关在笼子中的狼.绿荧荧的眼睛,微咧着嘴,偶尔低吼一声,极阴鸷的表情.管理员扔进一只鸡,那狼伸出两只前爪,一扑,鸡便在它口中挣扎,三撕两嚼,仅留下些带血的毛.还有一次,是13岁时,在我的老家渝东七曜山.……
  • 喀什的两座麻扎
  •   在喀什不是维族女友买尔哈葩相助,恐怕我不能痛痛快快地观瞻喀什地区两座著名的麻扎,尤其是远离喀什城百里之遥的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扎.   靠市区不远的霍加家族麻扎,宏伟壮观,新疆各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人没有不知道清王朝时代的名门望族霍加麻扎的.但倘若你问没到过新疆的内地人霍加麻扎是什么?在何处?恐怕绝大多数人会摇着头说:不知道.……
  • 谒曹植墓
  •   正是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暮春,我们一行来到具有“北国水乡“美称的山东聊城.中午,在紧临环城湖的一个小饭馆坐下,从当地特酿的“东阿王“酒,说起了约两千年前被分封到东阿为王的曹植,知道他的陵墓就在距聊城只有几十华里的东阿县城附近.于是就想到去拜谒曹植墓.……
  • 欧洲的教堂
  •   到了欧洲,不看教堂是不可能的.应了中国一句俗语:白天看庙,晚上睡觉.欧洲的教堂同中国的寺庙一样多.可见,人类对待上天的态度是一样虔诚.……
  • 哈扎尔陶罐里的戒指哪里去了?
  •   塞尔维亚作家米络拉德·帕维奇的小说<哈扎尔辞典>曾在中国引起过一场诉讼,人们对韩少功和张颐武这场诉讼的关注超过了对作品本身的关注.这部小说属于那种“学者小说“,知识含量高,学养深厚,并不好读.但是读进去以后就会感到其乐无穷.……
  • 寂寞到史边(三题)
  •   之一:比如邬思道   邬思道何许人也?看过<雍正王朝>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男三号“.我之所以把他说成是“男三号“,是因为除了康熙与雍正,第三个最出彩的人物便莫如邬思道.这个雍正的师爷不仅是四爷府上阿哥们的师傅,而且还成功地帮雍正登上了大宝.可见,至少对于夺嫡前的雍正来说,邬思道这个师傅必不可少.……
  • 温故知新开创未来--在“村里艺术人生座谈会“上的讲话
  •   影视界的各位领导、同行们、新闻界的各位主任、编辑、记者朋友们、养育我们文艺工作者的河北省父老乡亲们:   你们好!伟大的祖国年年有年年的丰收和激动人心的不平静,尤其是今年,刚刚庆祝过了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活动,又在不断地迎接着我国电影诞辰100周年的各种丰富活动,可以说每时每刻都生活在心动过速血压升高的激动当中.……
  • 再见列宁再见妈妈
  •   初看<再见列宁>片名,你或许以为这是一部列宁传记式纪录片,其实不然,它是一部完全的德国影片,一段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德国社会变革中的故事.就影片的故事性来说,说它是一个别致的小品也无不可,它似乎想用一个很严肃的片名来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处于社会变迁下关于爱与谎言的温情家庭故事,传达着一个温馨怀旧但却充满希望的主题.影片正视那段历史,却选择了近乎中立的态度,没有批判与审视,而是将这段历史融合进一个普通的东德家庭来展现,以普通人的生活视角来见证这段历史的变更与发展.……
  • 超级女声--一场世俗的狂欢
  •   说起超级女声,必须从“美国偶像“电视真人秀说起:“美国偶像“是福克斯公司在英国系列电视节目“流行偶像(Pop Idol)“的基础上经过改编推出的真人秀电视节目,开始于2002年.……
  • 文化视点
  •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