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6年第02期
  • 母亲是水,我是鱼
  •   我在一家公司做白领,事业成功,在拥挤的都市中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一日,我闲来无事,就进了网上的一家论坛.看到屏幕上滚动的一行行闪烁的字,觉得也没什么意思.突然,两句话跃入我的眼帘:鱼说,你看不见我的泪,因为我在水里.水说,我看得见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的心里.其实,这句话在网上已经流传了多时,我却是第一次见到,心中怦然一动,思绪与回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 你是做花还是做树
  •   国庆长假的第四天,石中岳到底忍不住和孟晴联系上了,他约孟晴到家里来玩.临挂电话时,石中岳随口叮嘱一句:你把她们带出来吧,让她们也散散心,别整天周扒皮似的看着她们.……
  • 只要想起你
  •   一   樊鸽被捕时,还在太行山画画儿呢.   警察问:“你是樊鸽?“樊鸽说“啊.“警察又问:“画画儿的?“樊鸽又“啊.“警察乐了,抖出一副手铐,“逮的就是你!“……
  • 抽搐
  •   一   叶灵像妖精一样在电话里肆无忌惮:“你把我当成小姐好了.“我的愤怒像剧烈摇动而没有开启的香槟,找不到喷发的裂口.我的嘴绽放着妖艳的紫色,失语的双唇只能做徒劳的颤抖.此时我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杀人.……
  • 养蜂人家
  •   每年槐树挂花,李部长家就打些鲜王浆,搁在冰箱里吃上一年.他们跟那家养蜂人认得,放蜂的地点也不太远,哪天溜达着就去了.……
  • 红唇
  •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神使鬼差“这回事,现在的我就是神使鬼差地在赶往一个叫做“魔鬼岛“的地方.魔鬼岛其实只是一个人工水库中的小岛,这个人工水库可以容纳2.5亿立方米的水,丰水季节也曾烟波浩淼,水天一色,它中心的小岛也不叫魔鬼岛而是叫鸟岛.……
  • 美女蛇
  •   罂诺说我养了一条蛇.罂诺说这话的时候正用一双柔嫩细滑的手臂环住我,湿滑的舌在我脖子耳廓处游走.我相信她在跟我开玩笑.……
  • 嫁死
  •   “轰隆隆--!!!“   沉闷的爆炸声在清晨传出,大地跟着颤抖起来.这时,许多院子都匆忙跑出衣衫不整的人来,或女人,或老人,或小孩.等确定爆炸方位后,有人疾速朝“黑风洞“奔去,有的人则回屋继续休息.事出多了,人就麻木了,小镇人不再像初遇矿难那样,都惊慌失措着奔向出事地,或流一把同情泪……再说他们的亲人不在那个方向工作…………
  • 一头牛
  •   岳步云活了六十二岁,家里来的最大的官就是村长,这回村长说这是县长,吓得他差点尿裤子.不为别的,就为他岳步云是我们黑水凼的老落后.全村都脱贫了,只有他家还没有脱贫,害得村长年年受批,乡长年年挨骂.这些事小,最关键的是乡长升不了官,常把村长的祖宗八代拿出来骂.……
  • 1972年的替身
  •   西子公社民兵集训营里有两个胖子,白胖子白描是民兵营长,黑胖子黑瓦是刚进入基干民兵营的新兵.白胖子在集训营里热情高涨,嘴里喊着要加强战备,心里惦记的是招工名额.小道消息说,县上要从10个集训营中选拔两个民兵营长给招工指标吃商品粮.黑胖子是死活不想参加集训,因为黑瓦刚在村里处了个对象叫静娴,正在节骨眼上,静娴姑娘还没有最后应承下来.可不来不行,白胖子瞪着眼训斥黑胖子:你敢不去,定你个破坏备战的罪,你还想娶媳妇,做梦去吧.黑胖子嘟噜着脸跟着民兵营住进公社中学的校舍.……
  • 火葬
  •   根娃爹努力地嚅了嚅唇,样子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发出音来,就给自己一生划了个句号.   根娃嚎了一阵子爹后,自己止住了泪,开始盘算爹的后事.爹病重不行时嘱托过根娃,说自己死后不想再挨火烧,让根娃把自己偷偷葬在自家的山地里,上面栽棵小树方便以后念想时找着地方烧些纸钱.   ……
  • 扫帚
  •   我给我们乡的书记当秘书.   书记可不把我这秘书当外人,只要是没有硬性规定的公出旅游,十分重要的吃饭场合,书记总是要带上我的.大家不要误会的,我可不是现在人们说的那种跟随领导的女秘书,我可是个男秘书.您想想,我们书记那么精明的人,能用一个女秘书在身边转悠吗,就算没事都得让人讲究出事来.不用我说,各位也应该知道,我这个秘书,也是很精灵的一个人,要不然也不能跟书记混得跟哥们似的.不过,从许多事儿上来看,我还是没有我们书记精明,我们书记办事儿,那才叫精明呢!   ……
  • 9月9日自杀事件
  •   中午和大虎他们喝酒,老牛一个人喝下八两二锅头.还想再喝,被大虎拉住.大虎说再喝可就多啦.老牛说没事,最多时我喝过一斤二两,照样下地干活.大虎说吹牛吧你,一斤二,喝不死你我去死!老牛就抓起酒瓶,对着瓶口喝起来.那天老牛真的喝下一斤二两,没喝死,大虎当然也没去死.喝完了,老牛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说,喝死了也不怕,早他娘活够了.他一边说一边笑,看不出任何“活够了“的迹象.笑着笑着一线鼻涕就流下来,被老牛滋溜一下吸了回去.……
  • 渡口
  •   桃花村面临着桃花溪,桃花溪上没有桥,村民进出就靠一叶小小的渡船.正是暮春时节,桃花溪满盈盈的,透明的溪水急急地向前流淌.……
  • 百日杀
  •   叶无秋不但是江南名画家胡然之的弟子,还娶了胡然之的独女胡蝶,是他的女婿.叶无秋最善画花草,整个衡州城,他的润格是最高的.到府上求画的达官富人却依然不绝.……
  • 玩笑
  •   刘虹的男人来了.小李说.   小李这话是对陈强说的.小李说这话的时候门房里就只有看门大爷和陈强,小李说话的时候脸朝着陈强.陈强没说话,因为陈强坐在沙发上,沙发背靠窗户,陈强看不到窗户外边经过的人.刘虹是单位里出名的美女,大凡美女都有一些这样那样的传闻.所以很多人在谈论刘虹的同时常常很随意地捎带上她的男人,人们总是很不屑这男人,总是乐意往他头上扣有颜色的帽子.   ……
  • 十二封离婚协议书
  •   转眼就和老公携手走进婚姻殿堂五年了,离结婚纪念日还有半个月,他就神神秘秘地跟我说:“到时我会送一件特殊的礼物给你.“一连几天,我都沉浸在喜悦与兴奋的情绪里不能自拔.……
  • 经典中年
  •   人到中年,顾影自怜;肚子渐大,越看越烦.本想戒饭,越戒越馋;实在没招,戒酒戒烟!   唉,遭罪!   3年前,我出差到承德,和大连一位大哥住在同一房间.他穿着裤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胸部以上是平的,到了小腹一带,轰然凸出,呈弧形.我问他是不是病了?他不屑地说,什么呀?我这是发福,你将来也会这样的.那时我还以青年自居.可是今天,那个混蛋的谶语竟应验了.   ……
  • 笼中的金丝雀
  •   大二暑假,我来到一家高级健身俱乐部,实现我的瘦身梦.   来这里的顾客多是女性,大多是贵宾级的,唯我例外,一个普通会员.因大家都是年轻人,相差不了几岁,一来二去,没几天,我和几个姐姐便混熟了.慢慢地,我们聊得无所顾忌.   ……
  • 民工天宝
  • 杏子熟了也酸酸的
  •   陈明要了一盘炒土豆丝和两个馒头.   李小雨来了,她端着一盘肉炒蒜苗.跟陈明坐在了一起,把一大半菜拨给了陈明.   老同学,咱们现在不是同学了,可还是哥们儿,更是老乡啊!李小雨笑眯眯地说.……
  • 你是不是一条贪心的鲇鱼
  • 春节晚会:尴尬中的无奈
  •   我至今记得,1984年那个已经遥远却仍然美丽的除夕之夜,那台被广为传颂的春节晚会--马季的相声,张明敏的<走在乡间小路上>,朱明瑛的<回娘家>,李谷一的<难忘今宵>--给千家万户带去真诚的感动,引发由衷的笑声,溅起长久的回响…………
  • 多少钱可买绍尔的位置
  •   首先声明,鄙人决不是投机取巧之徒,但在一个规则意识相对淡薄的地方生活久了,遭受各种“关系“、“背景“的暗算多了,有时也难免生些俗念.比如最近我就经常想一个问题:花多少钱可以买到绍尔的位置?……
  • “拥有自己的树“的联想
  •   据已于1991年移居美国的林达先生介绍,在他现在工作的城市的市中心边缘,有一片老住宅区,坐落在一个小山包上.街道还是石块铺的,环境极其幽静.其中一条来回双车道的街,在经过小山包顶与另一条街相交的地方,有一棵参天的老橡树长在路边,周身还围着一圈栏杆,居然占掉了这条街的一个车道.来往车辆到此都得先看看对面是不是有车,如果有,就得停下来等对面没车的时候才能通过.……
  • 腐败的“裸奔“
  •   说到目前的腐败,竟让我滑稽地联想起一个词来:“裸奔“.   1975年英联邦举行橄榄球决赛时,包括伊莉莎白女王在内的英国政要都聚集在主席台上.这时,一个形体优美的裸奔者--澳大利亚会计师米歇尔·奥·布瑞恩突然冲到了看台前.面对这个尴尬局面,女王差点晕倒.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立刻冲了上去,其中一位警察--他真是世界上最聪明、最敬业的警察之一,迅速地取下自己的头盔,机智地盖住了布瑞恩的私处.于是,一个本来十分难看的场面,竟留下了一幅令人叫绝的经典照片.   ……
  • 谁在一路点燃“学而优则仕“的莫名妖火
  •   从政热,考公务员热,这几年一直高烧不退,烧至今年公务员法的实施在际的初冬.据11月27日<工人日报>报道,26日,2006年中央、国家机关录用公务员公共科目笔试在全国31个考区同时开考.据人事部统计,全国有36.5万人参加这次考试,人数比上年增加近50%.每个岗位有35人在竞争,个别热门岗位竞争者甚至超过2000人.……
  • 新野县的红头文件
  •   新野县近年来,煤矿事故不断,月月都要死人,群众要求加强煤矿安全生产的呼声越来越高,终于引起了刘玄德的高度重视.……
  • 从“汉文帝拒受千里马“说起
  •   西汉史书上记载:文帝时,有人进一匹马,一日能行千里.文帝说道:“天子行幸,仪仗隆重,前有鸾旗引导开路,后有车马随行护卫.天子巡守,一天不过走五十里而已.遇有军事行动率师征讨,一天只走三十里.我骑着这千里马,独自跑得那么快,往哪里去呢?“于是,下诏拒而不受,让那进马的人牵回去了.……
  • 如是我闻
  •   “无聊“已经成为理解当今中国文学与文化的关键词.   --评论家陶东风发表文章<去精英化与无聊感的蔓延>,他写道,一些批评家指出,贾平凹作品<秦腔>中充满了无聊琐细的日常生活描写,他们认为这是贾“生活资源枯竭“,“丧失了把握生活的思想能力“的原因.我觉得这样的解释是肤浅的,从根本上说,这不是一个创作理论能够解释的问题   ……
  • 西索手记
  •   把清晨喊醒   阿来先生曾在<尘埃落定>里描写过云雀,这个精灵,它撩拨了我的内心.然而,我觉得最好的,却是陈应松先生笔下的“云雀擦过悬崖“,它是声和形的绝妙一体.它清冷而又激越.它有撕裂的力量.   ……
  • 许昌汉魏遗风在
  •   许昌,这是在东汉衰末之年和曹魏时期被称为“许都“的地方.我从幼年时即知其大名,那时好像是由于此地盛产烟草与我省山东益都齐名而映印于我的脑际.但直至半个多世纪的今天才脚踏实地来到这里,为了圆那不见其真颜总觉有所缺失之梦.……
  • 我的巴黎芳邻
  •   离开了热闹、繁华的巴黎市区,我搬到了郊外居住.目的是求得一片清静,排除干扰,尤其是想避开那整日整夜不绝于耳的汽车噪音,能使自己在一个寂静清幽的环境中安下心一为,去完成那长达五百多页的博士论文.……
  • 新加坡的法
  •   进入新加坡,立即有一股清新之气.远看,山清水秀,树木茂密;近瞧,楼房鳞次栉比,如披盛装.街道两旁,花团锦簇,香气袭人;街头巷尾,出奇地整洁,想找根木棍儿、草翅儿、烟头儿、纸屑儿,太难了.我们乘一辆游览车,用惊异的眼光观赏着这里的各种新奇景象,忽然导游大喊“停车“.导游没等车停稳,急忙下车向后跑去:只见他在不远的地方,俯身拾起地下一个细小的东西,然后急急跑上车,举起手中那个刚从地下拾起的,团皱了的纸烟盒,迫不及待地提高嗓门嘱咐大家:千万注意个人卫生和公共卫生.新加坡规定:凡随地吐痰,抛弃杂物,每次要罚款五千元!国外旅游人员违犯,加罚导游.……
  • 十七岁那年的喇叭裤
  •   不知什么时候起,街上流行了喇叭裤.开始是小青年,后来连中年人也都喇叭了.八十年代,中年人思想上还没完全放开,只是喇叭一点,青年人却肆无忌惮,一个比一个加大,有的裤角围长竟然达到一尺半,近五十厘米啊,如同一个人的裤腰,就像小腿穿上了裙子,走路扫扫拉拉的,就这样大家看着就美.……
  • 小桥塌了
  •   我七岁那年冬天,妈妈给我买了一件新棉衣,那时候叫棉猴,条绒布做的,深红色底子上撒满了黄色和白色的小花,鲜艳美丽.……
  • 太行的脊梁--武安市上泉村文明生态村采风
  •   巍巍太行山,连绵数百里,横亘在河北和山西之间,自古以来是西部向东部的交通要道:这里的山是险峻的,这里的人是忠诚义气的,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以山里人为甚.……
  • 用智慧的双手,驾驭事业之舟--涉县地税局创建学习型组织纪实
  •   燕赵大地,人杰地灵.在这片充满生机的土地上,有一支以学习创新为标志的税务队伍,以良好的自身形象,战斗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这就是河北省涉县地税局,当那一面面红似火焰的锦旗映入你的眼帘,当那一张张镶着金字的奖状储入你的大脑之后,涉县地税局立刻令你刮目相看.……
  • 艺术家的苦艾酒
  •   当温森特·凡高与保罗·高更在巴黎初次见面时,高更让凡高喝一点儿苦艾酒.高更鼓吹说,这是唯一适于艺术家喝的东西.自此,那个留着橘红色胡子的凡高开始喜欢上了苦艾酒.……
  • 解读李煜
  •   历史的烟云早已月白风清,金戈铁马也只剩下在纸上的叹息.   秦淮歌姬,梦里榭桥,六朝帝王,才子佳人,都在规定的时间里以他们各自的方式纷纷登场、表演,而后匆匆谢幕,仿佛历史的一个转身,一抬头已物是人非.但有一个人,他有两个身份:一是帝王,一是文人.他身为帝王,却无帝王的霸气,可偏偏是帝王中死得最惨的一个,精神上饱受折磨最深的一个.身为文人,他又是才华绝代的一个,他是一代词宗的开拓者,他的词开自然朴素之先风,又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特别是被俘后的词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最难表现的离愁别绪,他用最形象化的比喻吟出,真是谁人可堪此境?!   ……
  • 生活有时需要一饮而尽
  •   一个非常会表达内心感受的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他的小说可以让你完全相信,不被你感受的世界与不存在没什么两样,人活在自己的感受之中,而不是任何别的地方.可每一个人的感受,又是那么的不一样,因此,这个世界便充满了异议与纷争.卡尔维诺的小说<阿根廷蚂蚁>,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在一个蚂蚁成灾的小镇,由于不同的人的感受不同,也就决定了每一个人对小镇的态度、乃至对个人命运的认知与评判的不同.……
  • :走向武侠片的迟豫之旅
  •   徐克执导的新片《七剑》,从类型上说是一部武侠片,从功能上分类则属于娱乐片的范畴,即是以商业价值为终极目的,以情节化的叙述模式为本体形态,以愉悦为主要功能的常规电影.因此,思考深刻的社会或人生问题,刻画性格饱满的人物形象,并不是<七剑>的艺术旨归,也不应成为其负累.但是,通过揭示影片在主题定位上的形而上构建,在类型人物刻画上的多重变奏,在核心情节上旁逸斜出并在细枝末叶上欲说还休的枝蔓丛生,我们发现<七剑>是走向武侠片的一次迟豫之旅.……
  • 文化视点
  •   六成青年对传统文化充满信心   <中国青年报>:“正月里是新年哪,咿呦喂,妹娃子去探亲哪,哦呵喂……“从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土家族、苗族聚居地暑期实践归来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邹杨同学目前正在筹拍一部主题曲正是这首恩施民歌<龙船调>的校园MTV.……
  • 《当代人》封面
      2013年
    • 01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