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6年第07期
  • 同是一块泥土
  •   我常常想起,十几年前我即将高中毕业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给我们上的那一堂别开生面的课.……
  • 战士讲述
  •   客居三亚的养病期间,每天傍晚在寂静的小区散步,几乎成了必不可少的“课程“了.我是在散步的时候认识这位老战士的.听口音似是同乡,一问,果然是黑龙江人,颇有点它乡遇故人的感慨.……
  • 沉默的哑铃
  •   1熟悉的陌生人   晚上9点多钟,宛韵给姐姐宛荷打电话,姐夫出差去了新西兰,大约一个星期了吧,姐姐一个人在家肯定寂寞,想打电话陪姐聊会儿天.电话响了十多声没人接,宛韵想姐姐可能晚上有应酬还没回来,就放了电话.10点多钟,11点,宛韵又两次拨姐姐家的电话,电话一如既往的只有振铃声.……
  • 少女罗罗的忧伤
  •   少女罗罗的忧伤,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忧伤.罗罗以为自己这一生不会碰上能感悟她忧伤的人.直到那个陌生中年男子出现后,罗罗才不再这么认为.   那个陌生男人出现之前,罗罗悄悄去找过心理医生,但收效甚微.……
  • 午夜前十分钟
  •   1   李固记得第一次进柳叶的家是在跟女朋友小米大吵一架之后.平时斯斯文文的小米,那天晚上却像个泼妇,跺着脚点着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掷地有声:李固,我算是看透你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不就是翻了你的手机吗?李固气得脸都涨红了,但他没有过多的表现,只是坚定而有力地说了一句,前几次我就警告过你了.小米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扯过自己扔在沙发上的提包,将门摔得山响,剩李固和他瘦长的影子在屋里.……
  • 没有一场爱情不是残局
  •   1.林良   认识林良时我已经30岁了,他32岁.江南三月,草长莺飞,四处一派春情要共花争发的浮糜气息,短信里说连小鸟都恋爱了,蜜蜂也怀孕了,蚂蚁都要养育第三代了,你还在等什么?我想,这个无孔不入的信息骚扰时代,孤独的人,终究是可耻的.……
  • 玩笑
  •   刘景云虽然也快四十岁了,但是却由于他不定性,生平就喜欢开个玩笑,所以到现在还是一个科员.有人就对他说,你正经点,就凭你那水平,还有那资历,当个处长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他还是我行我素,谁说的话也听不进去.他说,人活这一辈子,高兴是最主要的,当不当官那是次要的.所以,他还是玩笑照开.平时,大家也喜欢和他在一起,而且和他开什么样的玩笑都没有关系.就是过头了,他也不生气.比如说,机关里最不能开的就是你不是处长,人家管你叫处长.你不是局长,人家管你叫局长.那样就断了人家升官的路了.可是,刘景云却不怕这个.别说你叫他处长,就是叫他市长、省长,他也敢答应.……
  • 狩猎与野餐之后
  • 住旅社
  •   晚上九点多了,油漆匠石山打的来到老婆翠花的服装厂,来早了翠花还在车间做工,迟了,翠花就会上床睡觉.石山躲在阴影里,果然,拦截到了翠花.翠花吓了一跳,骂了他一句:该死的,你咋现在溜来了,啥事?石山脸一下子红到脖颈,嗫嚅着说:还能有啥事.大头他们“打野“去了,我在人家新屋里睡不着.……
  • 一日维新
  •   我终于签发了数次欲签而未签的决定--废除高考.我相信这是一项划世纪的英明决策,等电视台一播出,包括我女儿、妻子在内的无数人马上就会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们对我的最真诚的感激之情.这不,电视还没播完,几位副手就来了.……
  • 情结
  • 门牙
  •   满仓请我喝酒,在他堆满垃圾的房间.那天我们喝得高兴,两个人干掉两瓶白干,三包威海产辣花萝卜.喝到接近尾声,满仓和我开起玩笑.他说我长得像条狗,并且还是那种纯种的德国牧羊犬.这当然激起我的愤怒.于是我抓起一只酒瓶,照他的脸就一家伙.……
  • 1948年,一个女人与十个男人难忘之夜
  •   女人肩上挎着子弹,手里端着枪,押着10个男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山涧林荫道上走着,天边一轮红日渐渐从树梢上钻进了山肚里,留下一片漆黑.……
  • 当上局长之后
  • 牵犬师
  •   我是在一座叫名流香江庄园的别墅小区门口被她看中的.当时,这小区要聘两名保安.得知有680块钱的“高薪“,我拣脚就赶去应聘.只是我气喘吁吁赶到门口时,却被告知已聘满了.……
  • 一尊佛像
  •   打开店门,整理一下头一天被顾客拨乱的商品,看看没人来买东西,就坐下来看报纸.没多大一会儿,从外边进来了三个男人.一个穿警服,一个穿工商服,一个穿西服.穿西服的这人,还戴着眼镜,样子很斯文.我不免有点紧张,连忙笑着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
  • 树神
  •   男人坐在一个又大又圆的树墩上面,男人坐了很久了,他像一枚钉子钉在了树墩上.树墩的横截面上有新鲜的汁液一咕噜一咕噜地朝外冒,那些厚厚的、黏黏的汁液牢牢地粘住了男人的屁股.……
  • 决斗
  •   夜色笼罩着大地,天下起了毛毛小雨,且冷得出奇.二愣把大衣领口拉紧一点,冰冷的猎枪发出几许幽黑的寒光.二愣看了看猎枪,小心把火药取下来.他神色庄重,像是去完成一样伟大的使命似的.……
  • 明朝相声
  •   传统相声里有个著名段子--<扒马褂>.丙说话没边没沿,上来就说昨天刮了一夜大风,把自己家的井刮到墙外头去了.乙不信.丙说,你问甲呀,这事他也知道.甲借了丙一件马褂,如果自己不给丙打圆场,丙就要扒他的马褂.甲只好说,确实有这么回事.原因是,甲家的篱笆墙离井只有二尺远,刮风的时候,鼓进一块来,正好把井挡在外边,甲一瞧,就认为井被刮到外面去了.丙又说,自己的骡子掉到茶杯里淹死了.乙还不信,甲接着打圆场说,丙用骡子换了一个蝈蝈儿,蝈蝈儿不小心掉进茶杯里烫死了.因为二者价值相等,丙就说自己的骡子被烫死了.接下来,丙说的越来越荒诞不经,直到把甲逼急了,还了他的马褂.……
  • 旗袍
  •   2005年3月7日,是一代名伶阮玲玉辞世70周年.市影迷协会举办各种活动,隆重纪念这位绝代影后.一位收藏家也趁机举办了一场拍卖会,专场拍卖阮玲玉生前所用物品.其中一件旗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据拍卖行介绍,那件旗袍是阮玲玉拍摄她的处女作电影<挂名夫妻>时,专程远赴北京,请瑞蚨祥绸缎庄的名师精心为她设计和裁制的,最特别之处,是阮玲玉曾用她的纤纤玉手,在旗袍内侧绣下了她的原名“阮玉英“三个字.……
  • 五月的忧伤
  •   一   夜色挂在外面的树上,昏黄的灯光有些暧昧.小路上没有人.风也停止了游走,流萤还来不及霸占舞台.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东西,都被笼罩在安静的氛围之中,从容而淡定.这样的时光是我的最爱,曾经不忍迅疾度过,喜欢每一个晦明的时分.而今,我仓促着奔向另一个日子,踮着脚尖向前面的岁月看去.……
  • 纽扣
  •   转眼六年,恍然隔世,如今的小城已不再是那个只是轮廓的城市,而变得高楼林立,体态丰满,正如站在车站凝望这座新兴城市的陶陶,已不再是那个浪漫女孩,而变成一位成熟的女人一样.……
  • 谁为谁守候
  •   朋友开了一家心理咨询诊所,我经常去那里玩,玩得久了,便趁朋友不在的时候接几个咨询电话,说起来,确实有一些恶作剧的心理.……
  • 与贼同行
  •   最近,接到中原某杂志的邀请,去那里参加笔会,正好有事捎着办,我高兴地上了火车.清晨五点多,我到了那边的省城,正当我四处撒目着探寻该坐哪路车时,有辆摩托车轻轻滑到我的身边.一位中年男子柔声问道:“大姐,您想去哪儿?“我说出了要开会的那家宾馆的名.那人说:“我送您去吧.“我们那个城市现在有不少下岗工人为了糊口,都弄这法子拉送客人,赚钱不多,还时常遭遇醉汉暴徒的殴打……我不由起了同情心,问:“多少钱?“他答:“你若要票子,五元;不要,四元.“我想,四元钱不多,就算帮了他一次.我背上包就坐在车后.……
  • 如沐春风访名家(代跋)
  • 感动之余的期盼
  •   2006年3月20日,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成立大会.该基金会的宗旨是,向海内外广泛募集资金,开展经常性的全国助学、助教及其他相关活动,资助贫困家庭学生完成学业,支持一些贫困地区解决在发展教育过程中遇到的特殊困难.基金会的董事长不是别个,就是那个临近退休猛轰中国教育的原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据说基金会一上来就已募集了超过两亿元的资金,贡献最大者非原国务院总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莫属.中国教育部部长助理郑树山介绍,李鹏一次就向基金会捐赠稿费300万元.……
  • 怪招反腐
  •   中国有句老话叫作:“病急乱投医“,意思是说人在患了重病之后,往往会见医就访,胡乱吃药,幻想奇迹发生,一朝病愈.虽然眼下的反腐败活动并不同于“医病“,但是在见多了当下的各种反腐败的建议和做法之后,遂觉得这反腐败大约也正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今不厌其烦,择其要者逐一列出,供诸君研究.……
  • 一个贪官的六大悖论
  •   最近,商洛市委常委、商州区委书记张改萍在选拔任用干部及其他事项中收受贿赂等违纪违法问题已查清.陕西省纪委决定并报省委批准,近日对张改萍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华商报>4月18日报道)……
  • 牛人出错
  •   我们一般人出了错,被别人指出来后,唯一的选择大概是低头认罪:对不起,我错了,下次注意.顶多再加上一句:您老好眼力,向您学习,向您致敬!可是牛人--或自以为牛人的角色--却不这样:被别人揭露了,哪怕是白纸黑字无从逃遁,他们不认错不说,还振振有辞说自己这不算错,甚至对得没治了!我们不妨来看看牛人是如何为自己或自己朋友做这样的辩解的.……
  • 咎由自取说李煜
  •   之所以想写写李煜这个人,是看到了关于他的一个故事.   李煜是南唐的末代皇帝,史称李后主.他与父亲李璟一样,艺术细胞异常膨胀饱满,只好一边做着皇帝,一边舞文弄墨.老子李璟已经十分了得,而儿子李煜的词更是“光芒万丈“,不仅善于填词,而且能文能诗能画,又通晓音乐,又天生一幅好皮相,性情还多愁善感.这样的一个人物,放在今天,如专攻文艺,肯定是一个有突出贡献或专业技术的拔尖人才.然而历史老人偏偏捉弄人,他让李煜当上了皇帝,这个玩笑不论是对于社稷江山还是李煜本人,都开得有点过.或许是甘蔗没有两头甜,李煜在词典音乐方面是个大天才,但在治理国家方面,却昏庸得淋漓尽致.加上后周赵匡胤的大兵压境,南唐小朝廷只有亡国一条路可供选择了.……
  • 某贪官的辩护词
  • 女人与裤子
  •   电影<一曲难忘>里有个片段,在巴黎的一家咖啡店,钢琴家萧邦和他的老师正与挑剔的音乐评论家洽谈演出事宜,法国女作家乔治桑走了进来,评论家立即以鄙夷的口吻说,瞧!那个穿裤子的女人.评论家的话隐含着另一层意思,女人怎么能穿裤子呢?女人不应该穿裤子.……
  • 讨要工钱的代价
  •   雇用别人来为你做工,按时支付工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拖欠了员工的血汗钱,本来就是很不应该的事.但在今天,农民工们讨要自己的血汗钱时,不仅困难重重,有时甚至要付出血的代价.……
  • 心有草原结
  •   眼前总是浮现着一种情境:那容貌娇好的倩影靓姿,被无情地践踏.忍不住心中的酸楚,眼中就咸涩了.   原本是不该写的了,因为已是去年的事了,距今已半年有余.可是,有一种冲动,不懈地撞击着我的心房,总是栩栩如生,总想跃然纸上,因此就填进了格子里.……
  • 澜沧江上寻二桥
  •   说是寻,其实有两种意思,一是慕名而去,是第一次寻访;第二就是跟即将没入水中的历史留个影.我们今天有办法截住澜沧江洪流,将来却再也无法托起那桥之神韵.   朋友从澜沧江电视台来,说在澜沧江截流淹没霁虹桥和功果桥前,想给这两座名桥留下点历史资料,我没去过,所以也就欣然陪他们前往了.……
  • 平顺一瞥
  •   千年壁画和石塔   总是有性情中人,在等第二辆车的当儿,内蒙的两位作家就拿了几束高香分送与我们,“见庙即焚香“,在此时竟不觉着有丝毫的牵强和作秀,你若不接过来反倒就显得骄矜了.这一路我们是享受领导待遇,没有第二拨游人跟我们争宠,这里的清幽与这里的闭塞是有必然联系的.……
  • 神圣与腐化
  •   2005年6月22日,我到了罗马城中的梵蒂冈国,去看坐落在那里的圣彼得大教堂.但是正赶上开宗教大会,整个半圆形的广场分成若干区域坐满了人,会台搭在大教堂的门口处,非常宽大,老远看去,不辨人形,只看到红色、白色和黑色的衣服,两侧有大屏幕,放着讲话人的录像.圣彼得大教堂暂时关门,进不去,必须等到散会以后再说了.这也不错,如此盛会千载难逢.……
  • 房东家的女孩
  •   每当想起三年前的事,一声声断裂、不连贯的笛子声就会在耳边萦绕,挥之不去.   那时候,我租住在多伦多一对中国夫妇的三层楼的房子里.我住二楼.房东夫妇和我的房子在阳面.用笛声装点我的那段时光的是他们的女儿.她住在阴面,正好跟我对门.女孩有个好听的名字,Cynthia(音:辛西娅;意思是月亮女神).……
  • 迷失的布谷
  •   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样在春日的夜里听到过一只布谷不停地叫唤?那叫声颇有节奏地直击我这个无眠人的耳鼓,曾经看过刘亮程的<鸟叫>一文,在那篇文章里,刘亮程说那鸟应该只有他一人听到过它的声音,而今夜我也恍然觉得这只布谷就是我的知音,一个来过静夜的布谷把我的生命带向凄怆和悲凉.今夜我开始无端地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 十块土坯
  • 岁月静好
  •   沈复在<浮生六记>中写自己从小与发妻芸情投意合、两小无猜,两人订婚后,有一次沈复随母亲到舅舅家走亲戚(芸即为其舅之女),晚上肚子饿了找吃的,佣人端上一碟枣子果脯,沈复嫌甜,无法下咽.芸看在眼中,暗中扯扯他的袖子,将他带到自己的闺房内,拿出一碗热粥和小菜给他吃.沈复正吃得酣畅,忽然听到芸的堂兄喊芸出去,芸连忙把房门关上,边关门边谎称自己要休息了.堂兄挤身进门,见沈复正在吃粥,于是调笑芸:“顷我索粥,汝日‘尽矣’,乃藏此专待汝婿?“(大意是说:刚才我问你要粥吃,你说已经吃完了,原来是藏起来给自己未婚夫留着呢.)芸大窘避去,沈复也负气先行回家.自从吃粥被嘲笑之后,沈复每次到舅舅家去,芸都避而不见.沈复记曰:“余知其恐贻人笑也.“……
  • 一场陌生的爱情
  •   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描写了一个13岁的女孩,疯狂地爱上了同住一幢楼的年轻作家的故事--女孩每天放学回家都会躲在门后,透过门上的小孔窥视走廊上作家的来去.女孩上百次地跑下楼去,仰视作家那间屋子里亮着的灯光,在想象中亲近着自己所爱的人.女孩还吻着作家摸过的门把手,捡回作家扔掉的烟蒂,因为那些东西都是被作家接触过的.16岁那年,女孩不得不跟随着母亲离开了维也纳.她们来到一个叫做因斯布鲁克的地方,住在继父的一座漂亮的别墅里.但女孩是不快乐的,她整日活在对于曾经的一切的千万遍的回想中.一直到了18岁,女孩的爱情突然拥有了肉体的成份,她才毅然返回了维也纳.她来到原先的那幢楼房底下,仰望着自己的爱情,等待着一个爱情的具体时刻的到来.暗恋,是一个人的,也完全可以是一个人的.……
  • 《租期》:一次虚幻的情感归乡之旅
  •   一个看上去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风尘“小姐“,遇上两会期间的“扫黄“行动,慌不择路地向一辆驶过的私家车求助.这就是影片<租期>开头部分的情节.只是,影片接下来的一段并不像<风月俏佳人>那样,上演现代“灰姑娘“温馨甜美的爱情童话.因为,“小姐“王莉撞上的男人郭家驹刚刚破产,正被人追债.身处风口浪尖的两人一拍即合,签定租妻合同,假扮夫妻,到家驹乡下老家,安慰他病危濒死,又盼子成婚的父亲.……
  • 寻找小小说的春天
  •   现在的小小说流行一种所谓“欧·亨利式结尾“,什么叫“欧·亨利式结尾“呢?通常指短篇小说大师们常常在文章情节结尾时突然让人物的心理情境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或使主人公命运陡然逆转,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但又在情理之中,符合生活实际,从而造成独特的艺术魅力.这种结尾艺术,在欧·亨利式作品中有充分的体现.近来看的小小说作品很多,发现了中国的小小说的取材和选用的标准基本上是以此类的小说为式样.因为小小说的创作格式呈现出的一种固定、老套的模式,造成了报刊杂志对小小说的选稿倾向总是固守于一定的模式、游离于磁场的距离,所以我们在读小小说的时候,总是感觉小小说少了点什么.……
  •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