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6年第10期
  • 青月庵
  •   民国二十六年三月,凤泉关的春天来得特别迟.   往年这时节,山上的桃花开满了坡,从山脚下一直漫上崖头,山有多高,桃花就有多高.今年的桃花还不见一星萌动,那褐色的枝条仿佛凝滞不动一般.山风冬日一样凛冽,凤泉关人们的棉袄还如寒冬一样一件也没有褪下.昨晚,山里还下了一鸡爪子厚的雪,山道上白晃晃的一片,寒气依旧那么重,看不出一点春天的气息.……
  • 爱的呓语
  •   三墩和玉玉好上了.两人好得邪乎.有时候,跟前没有外人的时候,三墩就喊,玉玉!玉玉!   玉玉说,破三墩,有事说事,你喊什么喊?……
  • 一对男女恋人之间的通话
  •   张良辰处了一个女朋友.开始时的一个月,两个人几乎是每天都要见面.而且,两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后来,一天一见面就变成了几天一见面.见面时说的话也少了.有时,两个人就是那么静静地坐着.但是,就是这样,他们也得隔几天要见一次面的.……
  • 红梅雪梅
  •   1   雷子明第一次见伊红梅的时候,觉得她太妖了   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妖呢?他是一个管着六万多人的大企业老总,不过28岁,从美国读了硕士回来.……
  • 一天一天
  •   “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叫她知道.“十秒钟前电视里一个妙龄女子用坚定异常的口吻教给一个暗恋自己好久却羞于启齿的年轻男子对于摆在服前的爱情该何去何从. ……
  • 打假
  •   这个夏天,啤酒厂的李总心情很郁闷.太阳像火一样炙烤着大地,这么热的天,啤酒应该很畅销,为什么销售量总不见增长呢?他把几个部门经理叫来,一天开好几个会,挖根源找原因总结经验,但都不见效果.最后,李总决定自己到街上走走,亲自调查一下原因.……
  • 对面的男人走过来
  •   对面的男人端着一杯酒走过来了.   男人真的好潇洒,好飘逸,好俊美.   男人坐在怡然的面前,男人微笑着向怡然举了一下杯,道:“一起喝吧.“……
  • 间接杀人
  •   老郑是个退休工人,住在花苑社区.   老郑退休前,在一家打捞公司工作,水性很好.退休后,老郑耐不住寂寞,时常到市体育馆游泳.许多情况下,他都是在社区附近的玉带河边游荡,说是为了疏筋活络,降低血压.……
  • 温故1938
  •   1938年的深夜,马氏祠堂里火把通明,群情激愤.一对衣衫不整、面如死灰的男女被五花大绑着瘫坐在堂前.……
  • 报仇
  •   满仓和我蹬着三轮车,经过一家五金商店的门前.那里总是泊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满仓说那是宝马.我们的三轮车从旁边小心翼翼地挤过去,将灰色的影子照上富丽堂皇的车体.约三十米外是我们的住处,那里堆满我们拣来的垃圾.满仓常说这地方是我们的院子.--我们的院子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
  • 名医张一刀
  •   张志杰是县医院的内科主治大夫,有名的肿瘤专家.他是世代祖传的内科,医术本来就十分出色,加上他在医学院进修学到的专业理论知识,再加上他在医院二十多年里积累了极其丰富的治疗经验,总是手到病除,人称“张一刀“.他不仅医术高超,医德更为高尚,请他治疗的病人,有高级干部、知名人士,但更多的是平民百姓,他都一视同仁,而且从不收取红包,很得病人和家属的信任,因此在县医院,乃至整个小县城是素有名望、技术高超的医生.……
  • 这是谁的爹
  •   一位老者因中暑倒卧在路边,被村民发现时已奄奄一息了,便急忙拨打了110报警,在警车未来之前,村民询问老者家住何方,好给他的家人报个讯,老者用含糊不清的语音说:“我是你们乡长的爹.“原来是马国强,绰号马大炮的爹,村民们听了忙给他们的马乡长打电话,告诉他爹来找他时中暑了,很快110也赶来了,他们把老人抬上车后,以极快的速度把人送到了县医院.……
  • 想叫一个人活下来的多种可能
  •   时间:2006年7月14日上午11点.   地点:东坡水库,位于新开发的东城郊外的东坡山下,城市和乡村的衔接地带,近年被房地产开发商和餐饮行业看好,周边住宅楼房林立酒店餐馆总总,水中划船饮酒是东坡山庄饭店最具特色的服务项目.……
  • 一次失败的抢劫
  •   踌躇再三之后,张峰豁出去了,准备实施他的计划:在今天晚上凌晨一点,抢劫街道拐角的那家小型超市.这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他观察过,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在当班.……
  • 爱情加碗汤
  •   花粹下班后打电话给张钧,因为她答应过张钧,煲汤给他喝.张钧在电话里嘿嘿地笑,说:“听说广东的女孩子喜欢用汤水来绑住男朋友的胃.“花粹啐他一口,说:“你值得我绑吗?“张钧点头说:“那倒也是,我只是你的傻大哥吧.“花粹呆了呆,听不出他话里的真伪.……
  • 一枝玫瑰
  •   还是说一说那枝玫瑰吧.   2月14日,本来是一个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我也不曾为它有过什么特别的记忆.但那枝玫瑰却让我真正记住了这个属于天下所有有情人的节日.……
  • 枣花
  •   单位组团参加一次“乡村游“,新来的导游误打误撞,带我们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里四面环山,车子迂回了好几座山才进入.山里没有一点现代生活的气息,有如冷兵器时代的村寨.但风景如画,乡人古朴好客,像进入了世外桃源.……
  • 广厦千万让谁欢颜?
  •   唐代大诗人杜甫曾有名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表现了诗人虽身处窘困却心念黎民苍生的胸怀.1200多年过去了,诗人也许没有想到,如今祖国广厦遍布,从南到北金碧辉煌高耸无数,然而,许多寒士却仍住在破旧的茅屋里,雨天漏水,风天过沙,有幸住进广厦的都是非富即贵者,而广厦中最富丽堂皇的楼宇,是各地政府的办公楼,以及中式园林或欧洲宫殿般的行政中心.……
  • 教师自杀引出的话题
  •   2006年5月10日晚上10时左右,年仅33岁的浙江平湖农村一名初中英语教师周某在杭州割喉自杀.他人缘一直不错,和同事、领导的关系一直很好,家庭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情,怎么说自杀就自杀呢?从他的长达五六页的遗书上看,长期的对教育体制不满,而又没有发泄出来,使他心理承受了比其他老师更多的压力,故而走上绝路.……
  • 神话的产生
  •   神话的产生,大都缘于初民的贫困与幻想:因为贫困,所以不满现实;又因为无力改变现实,所以只好幻想.于是,越是吃不饱穿不暖,越是饥寒交迫,就越是浮想联翩金玉满堂--就像当初那阿Q:穷得连裤子都没一务好的了,却睡在飘风漏雨的土谷祠里幻想自己领着白盔白甲的革命党闹革命,还把什么美女大床统统搬到自己家里来!穷则思变,这一“思变“可就把什么幻想、什么神话都当成了现实.……
  • “古卷“不读也罢
  •   最近一段时间,所谓的“复兴儒学“的呼声又有甚嚣尘上之势.继中国人民大学开设了“国学班“之后,某个和笔者一样名不见经传的网站还搞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十大国学家“的评选,而在入选的名单中竟然出现了一向对“国学“、“国粹“之类的玩意儿深恶痛绝的鲁迅先生的大名!并且,据说北京大学目前也面对企业老板阶层开办了类似的“国学班“,对外扬言则是要培育新一代的“儒商“云云,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端的是好不热闹.……
  • 传统与创新
  •   最近读报,看到这样一个材料:1903年的一天,俄国沙皇散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克里姆林宫空地的中央,有一个哨兵笔直地站在那里.沙皇的警卫队队长为何要在这里安置一个哨兵?队长说,上任队长就是这样安排的.沙皇要求他务必查出真正的原因,几经考究,原来在公元1776年,叶卡捷琳娜女皇散步的时候,她惊喜地看到了春天的第一朵小花正在现今士兵站立的那个地方盛开.为防别人踩到这朵小花,女皇便要求在此设岗哨.于是,克里姆林宫空地中央的哨位便一直保留了下来.……
  • 专制的美酒
  •   1875年,英国驻华使馆官员马嘉理率人到云南“探险“,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被杀,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马嘉理事件“.以这次事件为借口,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借机滋事,迫使清廷与之签订了<烟台条约>.……
  • 让哥德堡号给我们上堂历史课
  •   瑞典仿古商船哥德堡号在航行9个多月后,7月18日,驶抵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广州,这是瑞典商船与广州时隔261年的重逢.……
  • 如是我闻
  •   中国经济增长率创12年新高.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郑京平7月18日说:中国今年第二季度(4-6月)经济增长率达11.3%,创下新高.虽然政府有紧缩政策,但经济仍表现过热.……
  • 近看宝岛(二篇)
  •   淡水老街   淡水,水并不淡,距离基隆和台北都很近,为台湾最早的港口之一,清朝时期与大陆闽、粤交通往来最盛.但现在,淡水最为出名的是那条繁华的商业老街.一提“淡水老街“,好像就成为一个闻名遐迩的品牌.……
  • 青龙峡见闻
  •   游青龙峡,源于别人的一句话.那话类似谜语,说是:去了后悔,不去后悔.   无山不成峡.对于登山,我是心有余悸的.好多年前,我登过华山.华山风光,不庸置疑,但待下山休息后,腿便疼了起来.更难受的是救人.一位同伴上山后,突发心肌梗塞.作为同行者,救人义不容辞.几天几夜后,病人脱险,我的心力体力用到了极限.……
  • 徐流口精神
  •   2003年4月,建设社会主义文明生态村这场被称之为新时期农村的一场伟大革命在燕赵大地旌旗招展,号角嘶鸣.时过一整年,这场革命的发起人--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欣然来到钢铁迁安,听说这里有一个并不富裕的革命老区村靠着一种精神取得了这场革命的决定性胜利,白书记异常惊喜:去徐流口!……
  • 一只母鸡
  •   父亲年轻时家里很穷.我的爷爷死得早,他和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十八岁头上,经人说合,他和一个叫小英的姑娘订了婚.小英的父亲是公社完全小学的教师,家里条件相对好一些.他家里之所以能看上父亲,主要是父亲上学时学习很用功,成绩好、聪明.小英的父亲认为父亲以后会有出息.……
  • 卖画小曲——艺术品市场众生相
  •   画痴   有一老板程总,开煤矿暴富,但无心经营,痴迷书画,把煤矿托付给手下,常年携重金穿梭于书画拍卖专场,别人不竞价他就打瞌睡,一到争得激烈,他就来了精神,总要打败所有的对手,体会一下“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然后就沉醉于击锤时那干瘪、没有余音,并不悦耳的快感之中.程总走南闯北,勤耕不辍,日久收藏颇丰.……
  • 从韩剧看女性的含蓄美
  •   近两年来韩剧对中国影视行业的冲击力还是挺大的,哈韩一族对韩剧的追捧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整容、韩服、发型,甚至是饮食习惯的改变.可以说,国内的整容业发展得这般迅速,与韩剧的推波助澜是分不开的.随着一部部韩剧的热播,中国女性终于抛弃了“身体毛发受之于父母“的老观念,开始大肆武装自己,一张张漂亮的脸蛋由此也就诞生了,但怎么看怎么像是人造的,原因何在?漂亮有余,韵味不足.……
  • 香水
  •   小说<香水>的开篇,德国作家聚斯金德便酣畅淋漓地将浓烈的臭气,扣在了巴黎的头上.我想到“扣“这个词,是因为巴黎的香水、浪漫、艺术诸如此类,已在我心中造成了美好的印象.而这印象及其对于气味原有的感受,突然遭到了一种冲击,让我对聚斯金德的臭气发现,感到震惊,又很不舒服.但我在阅读<香水>的时候,无处不感到散发着的鲜花芬芳的香水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我突然明白,香水是人类内心的需要,它是战胜臭气的唯一力量,唯一途径.……
  • 如果没有鹰的翅膀
  •   我想拥有鹰的翅膀,飞到很高很远的地方,去看天看海看很多的风景.我想离开这座小城到另外一座城市去.我有这种想法,并不是我厌倦了这里的生活,也不是这里缺少友情和温暖.相反,每次当我从其他城市回来,我对现在这座城市更有一种加倍的亲切感.我总是想,人总不能在一个地方度过一生,无论多么美丽的城市,哪怕法国的巴黎、英国的伦敦、泰国的曼谷,都不值得这样.……
  • 心中的栀子树
  •   在我家前院的一个角落里,围砌着一块方地,那里栽种着两棵栀子树.……
  • 恒久的烙印
  •   只是机缘巧合罢,二十年前那个春节的晚上我是在南川度过的.南川,一个很有诗意的称谓,实则仅是幕埠山脉的一个旁支而已,并非什么名山大川.……
  • 书可以吃吗
  •   经过多方努力,木瓜那花费了十多年心血的哲思短语集终于出版了.为此,他欠下了一大笔债务.为了早日还清这些债务,卸下心头的重石,他不得不每天骑着摩托车东奔西跑,四处售书.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寒天,他总是像老黄牛似的早出晚归,只要是熟人,哪怕只是曾经的一面之交的熟人,他都不会放过,一概纳入自己售书的范畴,亲戚自是更不必说了,虽然如此,他售书的进程仍是极端缓慢,望着堆得像草垛一样的书,他不禁有点心烦了,这何日是个头啊!……
  • 拾栗
  •   “开长花,结短籽,胯一叉,落卵子.“这是我的老家--磨刀源里那些小小子们常挂在嘴边的童谣,听起来虽不太文雅,却形象地描述了山上的栗树扬花着果,壳开籽落的情形.后两句略带戏谑,其间还有孩童的那种期盼,巴望着高挂在枝头的刺球,早点裂口开笑,落下油光鲜亮的栗子来.……
  • 文化视点
  •   新“读书无用论“影响国民素质   <环球时报>:在中国农村,一种新的“读书无用论“正在兴起.有媒体报道说,现在许多中国农村孩子已不再奢望到城里升学,就连正在念大学的也感到茫然.一名大学生说:“读了大学也难找工作,这书怕是读了也没什么用.“另一名大学生则说:“我以前是村里小孩学习的榜样,如今的榜样却是我那个初中毕业就到城里打工的弟弟.“如今正处于知识经济时代,经济的基础是知识,读书怎么可能没用?农村出现的新“读书无用论“,令人深思.……
  • 青月庵(朱静辉)
    爱的呓语(刘黎莹)
    一对男女恋人之间的通话(卢卫平)
    红梅雪梅(洪花梅)
    一天一天(林浩)
    打假(易水寒)
    对面的男人走过来(徐均生)
    间接杀人(姚国龙)
    温故1938(刘永飞)
    报仇(周海亮)
    名医张一刀(侯发山)
    这是谁的爹(老城)
    想叫一个人活下来的多种可能(石庆滨)
    一次失败的抢劫(林颐)
    爱情加碗汤(江慧妍)
    一枝玫瑰(任雅仙)
    枣花(刘会然)
    广厦千万让谁欢颜?(萧征)
    教师自杀引出的话题(华夫脱)
    神话的产生(孙玉祥)
    “古卷“不读也罢(周英杰)
    传统与创新(赵畅)
    专制的美酒(冯磊)
    让哥德堡号给我们上堂历史课(廖保平)
    如是我闻(惊鸿)
    近看宝岛(二篇)(石英)
    青龙峡见闻(大风)
    徐流口精神(杨春景 毛广丰 张新晨)
    一只母鸡(霍生辉)
    卖画小曲——艺术品市场众生相(黄耿辛)
    从韩剧看女性的含蓄美(王涛)
    香水(张立勤)
    如果没有鹰的翅膀(阿民)
    心中的栀子树(彭扶摇)
    恒久的烙印(万默)
    书可以吃吗(钱立根)
    拾栗(程朝霞)
    文化视点(袁跃兴)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