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当代人》 > 2007年第09期
  • 给拉面加一片柠檬
  •   入场前在铜锣湾一逛,台湾小食店很多.吃“棺材板“好,还是“福州鱼丸“呢?终于选了后者.……
  • 那一天,没有人孤独
  •   吾友梁静茹女士这样描述夏天: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生活在城市和乡村的最大区别,就是头顶的那方湛蓝.你知道,虽然我的头发多又长,但和赵传一样,都有一颗永不安静的心,容易蠢动.于是,我痛下决心,准备给心灵的窗户来一次洗涤,给那条即将扭曲的脊椎来个“拨乱反正“.……
  • 足球“群落“重温少年激情
  •   最近,我加入了一个由上班族组成的足球爱好者群“星期天足球群“,群友组织了自己的球队“星期天足球队“.上周末正好有活动.……
  • 痛着你的痛快乐着我的快乐
  •   (一)   周五,去访一个叫翠的女孩.   永泰街兴石里一座筒子楼上有她临时的家--她舅舅的单身宿舍.本来她是住在五七路那边东营村的,那里没有暖气,又赶上这么一场罕见的大雪,一个心脏病人哪里受得了,所以娘俩投奔了亲戚来.……
  • 当圈主等于上贼船
  •   2006年4月份,一个睡不着的夜晚,在新浪开通了自己的博客,自此便一发不可收.7月份,在朋友的鼓动下,建了新浪博客第一个邢台本地圈子--邢台博客圈,从此以后就多了一个头衔:圈主.……
  • 我群我High
  •   网友菲菲:群生活为我减压   我是做营销的,年纪轻轻就成为单位的销售骨干.但工作压力也大,整个人变得烦躁易怒,还经常失眠,医生告诉我需要释放压力.……
  • “圈人“运动
  •   社会在剧变,我们的生活也在剧变.很多人都感慨现代社会的冷漠,最为深切的莫过于旧有的熟人社会已经渐行渐远,旧时的邻里关系打成一片的热闹景象难以再现.笔者读过一篇文章《对门有多远》,作者说自己住在城市的小区里,对门离自家两米开外,却仿如远在天边,全然不知道对门姓啥名谁,更不要说你来我往,亲如一家.现实不就常常是这样的么,在陌生的城市里,举头望去,人潮拥挤,都只是与你擦肩而过的人.……
  • 新朋友部落
  •   上个世纪的美国人,下班后都涌向酒吧这一类的共公场所.他们听着布鲁斯,喝着啤酒,聊着天儿,或者大声唱:“你的面孔,干吗总朝着窗外?“当下,我们不是也如此了吗?并且比那儿还厉害.不停地聚餐,饭桌周围都是“朋友“.……
  • 『阴阳人』与『八卦经』
  •   办公室给人的印象,一群文人,文质彬彬,斯文和气,温文尔雅,让外人一看,以为和谐亲爱如兄弟,相敬如宾一家人.不过--请原谅用了这个“转折词“--就像办公室的格子间一样,办公室里的人际关系,需要经常使用“不过“、“然而“、“但是“这些表示转折意义的连接词.……
  • 门户之见门派
  •   武侠小说最予人诟病的,除了打杀,就是动辄分门别派,斗个你死我活,内容纯属幻想,不够写实.……
  • 生命中第一个妖精
  •   有一朋友应出版社之邀写《西游杂俎》,写到30篇左右写不出来了,恭喜他,他不会当上学术“超男“了.喝酒时说起这事儿,我借酒劲一挥手:找话题扯淡还不简单,西游服饰图考,西游美容业,女妖养颜100例……我还想套用陈独秀坐牢时的话说“被镇压的妖精亦有性生活的权利“.……
  • 鬼的年龄
  •   人从娘肚子里掉下来叫“出生“,大人物或伟人则叫“诞辰“;同样的道理,人不喘气了叫“死亡“,一般的平民说是“走了“、“没了“,大人物或伟人又不同,称作“逝世““驾崩“,文人们则酸溜溜地称为“仙游“、“驾鹤西去“……总之名称虽不同,但本质其实没有多少区别.……
  • 伯乐和千里马
  •   1   有一次,当伯乐从一个磨坊前经过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很悲哀的声音:“哎!像我这样的千里马,却总是在这里不停地拉磨,什么时候才能有我的出头之日啊?“……
  • 美国人的读书态度
  •   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去看一个中国画家的画展.   其中有一幅画,画一个书生正在读书,其旁站一个女人,替他加上炉香.不用问:画题必然是“红袖添香夜读书“了.这个美国朋友不断地追问,这一幅画的意境是什么.我只能说,中国人与美国人对读书的态度有所不同.……
  • 散佚在时光中的错误
  •   时光就像旧墙根下的苔痕,一寸,一寸,低眉回首间,一切都老了.   然而,就在这一寸一寸的光阴里,掩藏着人生长长短短的故事.隔着时空的烟尘往回看,这些故事像旧年夜晚路灯下的光晕,朦胧已经不再,虚幻早已散去,而触动心弦的部分,则在眼前愈加清晰地浮现出来.……
  • 把往事調成花色
  •   很多日子是随阳光一起开放的,很多心情也是随花朵一起明媚.   闲暇的时候,我总喜欢一个人背着相机来往于城市和乡村之间,在一个乡村古老的街道上,我看到了一堵石墙上花开烂漫,眼前一亮,我知道那将会是一个写满故事的小院.……
  • 夹竹桃有毒
  •   春日的阳光渐渐地艳了,躲在一副姜黄竹帘的后面,翻阅《长恨歌》.光影渐渐地移动,在屋里细致地描出层层的格子花.淡然地看着它,心中一片清凉,唯有书中那粉红的夹竹桃在心头热热闹闹地开着.……
  • 街头乐人
  •   在繁华的北京路上,有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人坐在绿化树下,弹着吉他,一会儿又随着吉他弹奏出来的美妙旋律,放声歌唱.那是一个以音乐的名义行乞的人.……
  • 一次迟到引发的运气
  •   人在江湖,随身必有一两件不可或缺的工具,比如会计的计算器、工匠的尺子、记者的相机等等.作为一个白领女职员,如果你肯听我的忠告,请你记住,你身上可以没有西装套裙,嘴里可以没有流利英文,脑子里也可以没有一大串客户的手机号码,但你绝对不能缺少一样东西:一只质量倍儿棒的闹钟.换句话说,迟到是每个老板都不能容忍的事.……
  • 时光在爱丁堡倒流
  •   我一直对苏格兰都很着迷,原以为这辈子大约不会有机会去那个遥远的国度了.于是我就知足地在国内听风笛唱片,穿格子裙,和老公一起依偎在电影院看《勇敢的心》,还在家里养一条牧羊犬.……
  • 温柔的巴黎女人的巴黎
  • 不可思议的地质奇观
  •   编这个世界地质地理奇观并不是为了排名,只是希望大家一起分享这些最让我瞠目结舌浮想联翩心痒难耐的世间奇景.不能奢望此生能够将这些地方一一去遍,但能够在图片和文字里感受它们的神奇,已经算是一级享受了吧.……
  • 上海滩的淘金者
  •   外滩是上海的象征,代表着一份浪漫和神秘,是海派文化的展演场.而外滩的夜色,除了炫目的辉煌和璀璨外,在朦胧和神秘中似乎又揉进了些许的暖昧和妖冶,让人意醉神迷.……
  • 元阳梯田哈尼人的和谐家园
  •   哈尼人来到人世上,就来到了梯田.哈尼人活在人世间,就是活在梯田上.哈尼人告别人间时,就永远地睡在了梯田里.哈尼人生生死死、世世代代和梯田相依相伴、血肉相连.元阳梯田,您是千千万万哈尼人天神一样的母亲.元阳梯田,您是哈尼人共有的和谐家园!……
  • 连翘茶香长寿村
  •   河北省南部武安市西北56公里处,有一座风光秀丽的摩天岭.山脚下静卧着一个美丽的小村庄--艾蒿坪村,她还有一个更传奇的名字,叫“长寿村“.因自建村以来,村民少病绝癌,平均寿命85岁以上,故得名.……
  • 金色胡杨恋沙海谁言戈壁无佳人浅谈陈箫的西部人物风情画
  •   戈壁,一直被视为生命的禁区,而在画家陈箫的笔下,却独放异彩.   以西部的风土人情为创作素材的画家不在少数,而真正能将西部的厚重之美带给读者的画家却不多见.……
  • 爱痛缠绵的头发
  •   双手往后一撸,轻松抓起一把头发,套上橡皮筋,两圈、三圈,任君随意,都可以扎起一个小辫,爽.……
  • 小妇无他事
  •   我家三姐妹,我居尾.外子见过我家人后说,“如果要干一番事业,绝对应该找大姐.“大姐的能干与气概,为我们公认;他又说,“如果想居家过日子,一定要找二姐.“二姐的贤惠和勤劳,也是有口皆碑.……
  • 单身公害
  •   由于下班时间早,一个人闲着无聊,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往同学单位跑,一来二去的,不但打发了时间,加深了友谊,还和她那帮狐朋狗友拜上了把子.不由窃喜,还是单身好哇,失去一片绿叶却换来整个森林,以后再不用孤苦伶仃地作伤春悲秋状喽.……
  • 清水知己
  •   也许,所有的男人,都希望于婚姻之外另有一位红颜的温柔;而女人,若真的当了红颜知己,心里也便多了份温柔的牵挂和不可与人言说的甜蜜的骄傲.……
  • 我的美丽为你打折
  •   她和他遇见是在大学新生见面会上,当时人很多,她只记得有个男孩子撞了她一下,但她却是记得了,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就那么轻轻一推,你就推开我的心扉,在我心中,来来回回…………
  • 相片姻缘
  •   那是早些年的事情.那时办公不用电脑桌,用写字台.那时的写字台上,多半有一块大的玻璃台板,台板下面,绿绒的衬垫上,摆放看随时要用的年历啊名片啊什么的.还会有一些个人喜欢的风景画、照片,从台板就可以看出人的个性来.……
  • 写在人民币上的情书
  •   那天,我们在一个女老乡那里正围着小方桌吃火锅,一个高大的男子突然闯了进来.他右手托着一个篮球,满脸爬着汗水,看见我,很夸张地作惊讶状:“还有稀客光临哦!嘿!我叫钟肖童,你呢?“我耸耸肩说:“我叫林枝.“他接着就自报家门,说是我老乡的爱人的老乡,半年前从云南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我们这家公司.……
  • 母亲灯
  •   第一次进城,母亲去送他.通往城里的过路车每天只有一班,他和母亲在路边等了很久.母亲一直替他扛着那个大大的背包,她把背包从左肩换到右肩,从右肩换到左肩,再从左肩换到右肩.……
  • 四个男人一套西装
  •   受访人:王业,北京某大学四年级本科生,湖南人,22岁.   采访人:石一枫.   王业是一个瘦小的男生,头发刚剪过,六四分,但剪得生硬了些,身穿棕色的棉衣,牛仔裤已经分辨不出颜色了.很多生活不富裕的大学都穿着这种批发市场买来的衣服,冬装大概一两百块就能买一身.……
  • 走过多少路才被称为男人
  •   他出生于台湾,很小就失去了双亲,22岁时,在台北设立了一家专门销售针织品的公司.仅仅1年时间,他就到日本大阪设立了“日本商会“,开始做起了批发业务.……
  • 听贝克汉姆讲述他的人生低谷
  • “一根筋“纽扣店
  •   有这么一家人.男的是教师,在一所中专学校教经济学;女的下岗,在街面开一间纽扣店;女儿在一普通中学读初三.……
  • 从低处开始
  •   在世界登山运动史上,登山皇帝梅斯纳尔创造了前无古人的壮举,他登临了所有14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唯一一个真正单人、不携带氧气设备,在季风后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
  • 刻铜墨盒最后的文玩
  •   在文房器玩中,刻铜墨盒迟至清道光年间(1821-1851)才姗姗出现,是最晚出的一项,可称是“最后的文玩“.到了光绪年间(1862-1875),所谓“墨盒盛行,端砚日贱……士夫案头,墨盒之外,砚石寥寥“(震钧《天咫偶闻》).事实上琢砚艺术到了乾嘉之后便一无可观了,而刻铜艺术的异军突起,填补了文房工艺美术后继乏力的空白.……
  • 红唇沙发新鲜的迷醉
  •   沙发是谁发明的?网络上也查不到准确的回答.倒是有一大堆帖子在研究博客中所谓“沙发“是从何而来.于是顺着网络的支流,翻检“沙发“的来历,居然有言者凿凿,谓此网络中表示第一个回复帖子的位置为“沙发“,这个名词来源于某色情网站.……
  • 优雅的鱼脍模本
  •   出游一回不容易,在海南玩了几天,妻子说,咱们顺路到广东玩玩.   广州的朋友接待我们时说,今天我带你们去吃鱼脍.朋友是个美食家,他带我们去吃的,准不错.但我不知道鱼脍是什么,就问,鱼脍是什么?朋友卖关子,说,是很好的美食,你们很少吃,现在我不说,到时自然会知道.朋友的话,更加使鱼脍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 成娟的糯藕情结
  •   藕是一种佳肴,有多种做法,味美可口.在湖南、江苏、浙江等地,都盛产莲藕,因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同,吃的方式也不一样,就形成了江南莲藕类菜系,细数各地藕菜,有五十余种.……
  • 饮啤酒者说
  •   周末和老朋友相聚,豪饮几杯自然不可避免.大家落座之后,开始讨论究竟用什么酒来助兴.经过一番争论,最终决定用啤酒来豪叙友情.看着酒桌上的啤酒,我不禁感叹其发明人的伟大.虽然不知道啤酒究竟因何产生,想必也和我一样,消受不起白酒的甘烈,体会不了红酒的娇柔,于是也自然钟情于这豪爽的啤酒.……
  • 率性洒脱我是归来的茜茜
  •   在季节交替的时候,风衣一定是OL(office lady)们必不可少的一款服装.现在的风衣已经不再停留在《卡萨布兰卡》千篇一律的年代了,各种元素都被不断地混入其中,变得多元而率性.……
  • 给拉面加一片柠檬(李碧华)
    那一天,没有人孤独(寒江雪)
    足球“群落“重温少年激情(温柔侠客)
    痛着你的痛快乐着我的快乐(宁雨)
    当圈主等于上贼船(帕尔米拉)
    我群我High
    “圈人“运动(廖保平)
    新朋友部落(张立勤)
    『阴阳人』与『八卦经』(叶延滨)
    门户之见门派(温瑞安)
    生命中第一个妖精(李黎)
    鬼的年龄(孙贵颂)
    伯乐和千里马(贺占强)
    美国人的读书态度(梁厚甫)
    散佚在时光中的错误(马德)
    把往事調成花色(王健)
    夹竹桃有毒(鲍广丽)
    街头乐人(韦延才)
    一次迟到引发的运气(蔚蓝)
    时光在爱丁堡倒流(苏珊)
    温柔的巴黎女人的巴黎
    不可思议的地质奇观(女孩拽拽)
    上海滩的淘金者(独行客)
    元阳梯田哈尼人的和谐家园(施东敏)
    连翘茶香长寿村(王克楠)
    金色胡杨恋沙海谁言戈壁无佳人浅谈陈箫的西部人物风情画(雷一鸣)
    爱痛缠绵的头发(梅小排)
    小妇无他事(叶倾城)
    单身公害(钟林林)
    清水知己(蒋晓静)
    我的美丽为你打折(寒澈)
    相片姻缘(莫小米)
    写在人民币上的情书(林枝)
    母亲灯(周海亮)
    四个男人一套西装(石一枫)
    走过多少路才被称为男人(马士坤)
    听贝克汉姆讲述他的人生低谷
    “一根筋“纽扣店(北水)
    从低处开始(查一路)
    刻铜墨盒最后的文玩(俞莹)
    红唇沙发新鲜的迷醉(郭芙蓉)
    优雅的鱼脍模本(心田)
    成娟的糯藕情结(巴陵)
    饮啤酒者说(王健)
    率性洒脱我是归来的茜茜(菁菁)
    《当代人》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朱宝柱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66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0311-870458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981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30/i

    邮发代号:18-39

    单  价:6.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