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神实主义”与“荒诞批判现实主义”之间
  • 前几年在读《受活》时,我就开始写一篇关于阎连科创作手法发生本质变化的文章,结果只写了一个二千多字的开头就搁置下来了,那时,我对《受活》表达的内容是十分推崇的,而对其荒诞主义的技法表达是持怀疑态度的。后来陆陆续续读了《丁庄梦》《风雅颂》《日光流年》,又读了《四书》,则感到一种冷飕飕的震惊,一直想写一篇评论文字,再后来看到阎连科举起了“神实主义”的创作大旗,就觉得这个新的提法似乎与《四书》的创作主题与表现方法并不能够吻合,但是,经历了这几年观察阎连科的创作路向,便理解了作者的这种提法的艰难与苦衷,尤其是这次在杜克大学东亚系召开的“阎连科‘神实主义’创作研讨会”上,作者自己在解释“神实主义”的内涵时,特别强调他在一系列作品创作时对“真实”的理解,这给了我启迪——他认为最高的真实来自于创作中进发出来的那种情不自禁的“内真实”的表达。
  • “丢魂”时代下的呐喊——《黄雀记》的文学价值与当代意义
  • 苏童的长篇小说《黄雀记》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显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就其文学价值与社会意义来看,此次获奖可谓实至名归。《黄雀记》自二。一三年在《收获》杂志第三期发表以来(同年八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关于它的讨论便一直广泛而热烈。据搜集,两年来至少已有二十篇以上文章分别从不同角度对这部作品进行了深入评析。而苏童本人也屡次接受采访,表达了自己对这部新作的重视。
  • 活着之上,还应有什么——评阎真的长篇小说《活着之上》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武汉作家池莉以一篇题为《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的小说为这个年代的结束画上了一个句号,也为下一个年代的开始提供了一个先知般的预言。活着就好,是心灵归于平静与岑寂的人们在烟霾弥漫中得出的最具现实感的结论,也是人们应对未来生活的积极方略。
  • 论李洱的知识分子写作
  • 二○一三年,上海文艺出版社策划出版了八卷本的李洱文集。其中多数的腰封上都有这样一则宣传语:“左手写乡村,右手写知识分子,百科全书式描写巨变的中国。”在素以制造噱头见长的腰封中,这段颇具盖棺定论气势的话语可以说切中肯綮地道出了李洱写作的三昧。作为一位具有高度自觉意识的作家,写作中的知识分子立场以及讲述中国现实的渴望贯穿李洱创作的始终。基于此,从题材角度划分出的文学概念——知识分子叙述和乡土叙述实则是李洱殊途同归的创作实践。它们分享着同样的写作立场和同一套话语体系,在统一的美学理想指导下完成。
  • 优美的美学追求——读老藤的小说
  • 老藤写小说,写得并不多,何况老藤是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写小说的。我最初读到老藤的小说并没有太在意,但当我集中读了他这本小说集以后却大为惊叹。我惊叹的是老藤在写小说时的用功之深和目标之专。老藤有着自己的审美爱好,他更钟爱古典文学,我这里所说的古典文学,是指西方现代主义兴起之前的文学,而他显然是以十九世纪以来现实主义文学经典为楷模,从他的小说中分明能够感受到作者由这些经典薰陶出来的典雅气息。这就是为什么老藤写小说要做到用功之深和目标之专,因为他的心里怀有明确的美学追求。
  • 论少数民族抗战文学的书写向度
  • 一、少数民族抗战文学的创作实绩 少数民族作家作为中华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成员,在“九一八”事变后,面对日本法西斯的悍然进犯,他们自觉担负起时代赋予的使命,责无旁贷地投入到抗敌斗争的爱国行动中。少数民族作家怀着对祖国母亲的深切挚爱,控诉着残暴的日本侵略者,以高昂的爱国激情奋力吹响抗日战争的号角,以此召唤各族儿女保家卫国的抗日斗志与家国情怀。
  • 反英雄叙事与英雄主义建构——西元近期军旅中篇小说的思想精神向度
  • 英雄应该是早期的狩猎与稍后的战争的产物,其本质在于诸多方面的超人特性,这种特性是在塑造和传播的过程中逐渐建构起来的,与神话传说及图腾崇拜似无二致。千百年来,对英雄的崇敬与渴望已经成为人类的一种集体无意识,抑或是一种无法抹去的精神性想象。
  • 爱欲的衰败与“八○后”的成长——张悦然论
  • 随着代际隔阂的跨越和理论视角的更新,“八○后”文学的面目正在变得清晰。一直笼罩其上的迷雾,比如市场化、自恋、浅显、片面的指责,逐渐飘散,它的严肃主题、深层结构不断被揭示出来。当然,这些新发现来自“八○后”的佼佼者,张悦然是其中重要的代表,她以真诚的态度,面对真实的自我,保持充分的内省和反思,出色地描摹了“八○后”一代在成长中的心理倾向和症结。
  • 中国的苦难如何写出——《定西孤儿院纪事》的小说伦理与艺术得失
  • 杨显惠的《定西孤儿院纪事》在《上海文学》连载的时候,我就读过其中的一部分,比如《黑石头》,但没有坚持下去,因为内心的恐惧。后来撰写《杨显惠论》,还是没有读完。二○一五年某个晚上,兰州某家茶楼,我们和杨显惠老师喝茶聊天。不知怎么,说到了我的《杨显惠论》,杨老师忽然说:“我的《杨光祖印象》是《杨光祖论》,你的《杨显惠论》其实是《杨显惠印象》,因为你没有读完《定西孤儿院纪事》。我写你那个‘印象’,把你的两本书认真地读完了,所以我才敢调侃韩石山。”我默默地点头。旁边的刘春生就笑着说:“他在逃避。”
  • 未完成的现代性反思——《姜天民文集》读后
  • 在一九八○年代的中国文坛,姜天民曾经是一个十分闪亮的名字。倘若置之于同时期的湖北文坛,姜天民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主将。姜天民是凭借一九八二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获奖作品《第九个售货亭》而为全国读者所熟知的,他的南方小城镇叙事系列《小城里的年轻人》《失落在小镇上的童话》等作品给他带来了最初的文学荣耀。
  • 高晓声的几种遣词造句法
  • 高晓声是一个有强烈的修辞意识的作家,也确立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对高晓声在修辞上的追求,语言上的造诣,此前的研究者注意得并不够。但高晓声是很重视自己在语言修辞方面的成就的。
  • 《朱自清全集》日记卷中的若干篇名人名辨正
  • 朱自清一生勤勉,记日记为日常功课,从青年时期到逝世前不久,二十多年间连贯不辍。据朱乔森在《朱自清全集》第九卷(日记上卷)编后记交代,就现存来说,共有一九二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至一九二五年三月底的一册;一九三一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一九四八年八月二日为止的十九册(其中有两册遗失)。
  • 批判与感伤杂糅——论一九七六年穆旦诗歌中的季节咏叹和自然意象
  • 一九五六年,毛泽东“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双百方针正式提出之后,文艺界的政治氛围稍微有所松动,早春情调慢慢展开,诗人穆旦也重新提笔,于一九五七年五月《诗刊》发表了《葬歌》,同期杜运燮的《解冻》、汪曾祺的《早春》组诗中也都流露出即将解禁的生之欢欣。初看“葬歌”的题旨似乎是诗人决意告别旧我走向新我的一首诗,但告别中又分明有强言的欢乐和不得已的迟疑。
  • 八十年代选本出版格局与意识形态功能变迁
  • 选本虽自古有之,但选本编纂的现代性转换及其格局的完善,却是在八十年代最终完成。在五十-七十年代,选本编纂出版是彼时文学一体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文学制度之间是一种对应同构的关系。五十-七十年代的选本出版带有那个时代的特殊印记。
  • 在命运的万壑千沟之间——论东西,以长篇小说《篡改的命》为切入点
  • 不管你怎么去想,当末日审判的号角吹响时;我将手拿此书,站在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
  • 乡村的弃绝与小说的歪邪之力——评东西新作《篡改的命》
  • 东西自九十年代初崭露头角,他的小说就以狠拧、歪邪并夹杂戏谑幽默别具一格,顿时令人刮目相看。他的一系列小说如中篇《没有语言的生活》,长篇《耳光响亮》《后悔录》,给文坛强烈的冲击。东西的风格带动了广西的青年作家群,或许是一方水土一方性格,广西的青年作家群都有一股狠劲和邪性,他们的小说带着西南强烈的野性之力,带着异类无所畏惧的风格,向文坛冲撞而来。
  • 有喜剧精神的悲剧——读东西的《篡改的命》
  • 说到对底层及小人物的书写,小说家们往往有两副截然不同的笔墨:一是沉重的悲剧氛围,黑暗时局及枷锁制度,不可知或无法抗争的命运,主人公做着各样的努力及挣扎,仍然逃不出宿命的结局,作者试图通过揭示和批判不合理的现状,来建构理想的生活及精神;二是谐谑的喜剧色彩,主人公既有可能是对自身的处境并不自知的蒙昧者,也有可能是看清时世的游戏者,一切的价值及理念都有着被拆解、嘲讽的可能,重建的无望,传达出来的也就是一种无奈、绝望。
  • 极端的命运之书——论东西的《篡改的命》
  • 东西的小说与桂地的南国植物很相似,茂密地、葳蕤地、兀自地生长着,各有不同。北方的人初见时总忍不住想知道它们的名字,也想知道它们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东西写小说每每以悬疑开篇,再如剥笋般层层向内,最终将真相一一呈现出来。这样的叙述实在是一种奇特的分析和倾诉,让小说成了一株株葳蕤奇异之树。很大程度上,它源于作家的童年经验。东西在少年时代体验过特殊的倾诉与聆听,在中国南方一个没有秘密的小山村,他过早体验到为人的艰难和人情的险恶。
  • “改天换地”的想象与真实——兼及东西寓幻现实主义小说的叙事特征
  • 初次阅读《篡改的命》的读者,一定会对其叙事的力量感到震惊,继之产生深深的迷惑。小说里不乏东西笔下那些一直存在的质素,只是在这里体现得更极端更刺目,既荒诞、黑色幽默、举重若轻,又尖锐、直接、痛彻肺腑。当然疑问也就挥之不去:这一切可能吗?
  • 《他们》:未完成的诗歌“现代性”
  • 《他们》是诗人韩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创办的一份民间诗刊。与其他很多同时期、同性质的民间刊物一样,《他们》是历史和文化融合的产物,是创刊人和“同人”共同挖掘诗之宝藏的结晶,是民间发刊和官方出版角力的产物。《他们》无疑是成功的——因为那势如破竹的先锋气质和矫枉过正的诗歌主张,因为它先行群体的不离不弃和新人的接踵而至,因为它自觉践行诗歌“现代性”艺术的主张和坚持到底的“断裂”意识;当然,《他们》无疑也是失败的,因为不能完成的“断裂”行为并最终淹没于文化转型大潮,因为它的诗人群体的集体改行出走和至今都未能进入大众视野的英雄气短,因为它最终未能找到当代诗歌正途的迷惘、最终妥协于“后现代”文化语境结束了自身的使命而未完成诗歌“现代性”重建。
  • 新世纪诗歌升温的精神症候与文化透视
  • 伴随着新媒体的扩张,新世纪诗坛呈现出此前未有的景象:诗歌数量呈爆炸性增长、诗歌活动频繁主办、诗歌刊物和诗歌选本大量涌现、诗歌评奖层出不穷、诗歌批评和诗歌研究机构急剧增多、诗歌翻译与出版异常活跃、大量的流失诗人再度归来、诗歌的筹资渠道普遍民间化,等等。这一切都表明,新世纪诗歌的不断升温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预示着新一轮“诗歌热”的到来已经为期不远,中国新诗极有可能重现一九八。
  • 温暖无边的古雅诗学——王学芯世纪之交诗歌创作断想
  • 问题与背景 众所周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降的中国当代文学使用最多的断代词是“新时期”。这不难理解,因为今天意义上的当代文学的确只有“新时期”以来才真正具有现实言说的地道的文学史意义。但是,我们也同样知道,早已进入新世纪的中国当代文学,当人们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却仍然是深怀不满的,一种普遍的认识就是,当下的文学在以一种集体逃亡的方式羞涩而曲折地书写,这已经成为一种时代文学特质。没有真情,缺乏意义;没有灵魂,缺少沉思。
  • 流散文化身份与世界性写作——木心的文学创作观评析
  • 全球化时代,文化研究和文学研究领域出现了流散现象以及随之而来的流散文学。后殖民理论家爱德华·赛义德、阿里夫·德里克、霍米·巴巴等人或以亲身的流散经历来关注流散现象及流散写作,或者通过分析一些流亡作家的文学文本介入了对流散写作的考察和研究,①使流散文学成为后殖民研究中一个重要的领域。从词源上讲,流散(diaspora)一词出自希腊语,原用来描述犹太人的大规模迁徙和流离失所。
  • 木心:清雅慵懒的顾影水仙
  • 二○一五年八月,《木心谈木心——(文学回忆录)补遗》面世,封面上素淡的底色、繁体的字迹,都与读者心目中的木心在审美趣味、格调上极为相契。展读内页,木心在谈论自己的创作时依旧有着惯常的老顽童般的诙谐,而他创作时“锱铢必较”的炼字造境之力为崇奉其文字风格的读者揭开了面纱的一角,让读者得以窥见其笔墨来处。
  • 作家影集
  • 东西,原名田代琳,1982年毕业于河池师专中文系。中国“新生代”代表作家,八桂学者,广西民族大学驻校作家,文学创作一级,二级教授。研究生导师。
  • 文学书影
  • 木心(1927~2011),美籍华裔著名作家、诗人、画家。浙江乌镇人。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82年定居纽约。出版著作多部。
  • [作家作品评论]
    在“神实主义”与“荒诞批判现实主义”之间(丁帆)
    “丢魂”时代下的呐喊——《黄雀记》的文学价值与当代意义(梁新军)
    活着之上,还应有什么——评阎真的长篇小说《活着之上》(谭桂林)
    论李洱的知识分子写作(邵部)
    优美的美学追求——读老藤的小说(贺绍俊)
    论少数民族抗战文学的书写向度(乌兰其木格)
    反英雄叙事与英雄主义建构——西元近期军旅中篇小说的思想精神向度(傅逸尘)
    爱欲的衰败与“八○后”的成长——张悦然论(祁春风)
    中国的苦难如何写出——《定西孤儿院纪事》的小说伦理与艺术得失(杨光祖)
    未完成的现代性反思——《姜天民文集》读后(李遇春)
    [批评视界]
    高晓声的几种遣词造句法(王彬彬)
    《朱自清全集》日记卷中的若干篇名人名辨正(徐强)
    批判与感伤杂糅——论一九七六年穆旦诗歌中的季节咏叹和自然意象(方婷)
    八十年代选本出版格局与意识形态功能变迁(徐勇)
    [《篡改的命》评论小辑]
    在命运的万壑千沟之间——论东西,以长篇小说《篡改的命》为切入点(张清华)
    乡村的弃绝与小说的歪邪之力——评东西新作《篡改的命》(陈晓明)
    有喜剧精神的悲剧——读东西的《篡改的命》(谢有顺)
    极端的命运之书——论东西的《篡改的命》(张晓琴)
    “改天换地”的想象与真实——兼及东西寓幻现实主义小说的叙事特征(张柱林)
    [当代诗歌论坛]
    《他们》:未完成的诗歌“现代性”(胡友峰;余海艳)
    新世纪诗歌升温的精神症候与文化透视(吴投文)
    温暖无边的古雅诗学——王学芯世纪之交诗歌创作断想(张德明)
    [木心研究专辑]
    流散文化身份与世界性写作——木心的文学创作观评析(于洋欢)
    木心:清雅慵懒的顾影水仙(丰云)
    作家影集
    文学书影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