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讲故事的人——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上的讲演
  • 尊敬的瑞典学院各位院士,女士们、先生们:通过电视或者网络,我想在座的各位,对遥远的高密东北乡,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你们也许看到了我的九十岁的老父亲,看到了我的哥哥姐姐我的妻子女儿和我的一岁零四个月的外孙女。但有一个我此刻最想念的人,我的母亲,你们永远无法看到了。我获奖后,很多人分享了我的光荣,但我的母亲却无法分享了。
  • 再说“黄土地上的奇迹”
  • 十月十一日,瑞典学院宣布把二。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十二日清晨,我上街买下了《信报》、《明报》、《苹果日报》、《南华早报》等十一家报纸,读了有关莫言的全部新闻和全部文章。这才发现,莫言得知自己获奖的消息后感到“又惊又喜”。与莫言的感受不同,我“只喜不惊”。莫言得奖,我们的母亲语言再一次赢得历史性的胜利,当然“喜”,当然高兴极了。就个人情感而言,一九八九年出国之后,我除了写作大量评述高行健的文章之外,对于莫言也给予“黄土地上的奇迹”(参见下文)这样的最高评价,现在终于证明,把莫言视为奇迹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地球北角的瑞典学院的文学批评家们,对此,当然是喜极了。不过,我确实不感到惊讶。高行健获奖之后,我在香港各大学作了多次讲演,讲后听众几乎都提出一个问题:高行健之后最有希望得奖的是谁?我坦率地回答:可能是莫言和李锐。
  • 莫言的鲸鱼状态
  • 一九九五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教授、翻译家葛浩文(他是莫言代表作的译者)和我商量在学校里开个莫言作品讨论会。他亲自到北京请莫言,我也给莫言写一封信。信中我表明了一种期待。我说,高尔基有篇纪念托尔斯泰的散文,说托尔斯泰如果生活在海洋里,一定是一条鲸鱼。我希望你能成为文学海洋里的鲸鱼。没想到,我的期待被他放到心里了。他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
  • 莫言:一个时代的文学突围
  • 一 莫言是我们这个时代一个标志性的存在,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了。他的价值,在于把泯灭的文学良知从泛道德的世界里打捞出来,进入了人性的本原。而这些,受益于八十年代的语境,我们讨论他,不能不回溯到那个精神蠕动的时代。我最初阅读的莫言作品是《透明的红萝卜》,被其内在复合的、多色的文本所吸引。后来看到《红高粱》、《爆炸》、《断手》,惊异于他笔下冲荡残酷的画面。左翼小说的传统是对底层人的关注,这个表达在后来的实践里出现了问题。生活的复杂性被一种单值的精神之剑切断了。莫言的文学世界里,左翼因素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但他对生活的理解却与之颇为不同。八十年代小说面临的,其实就是新路的拓展。对于他来说,召唤内心多彩的感受,才是自己写作的应有之义。
  • “在地性”与越界——莫言小说创作的特质和意义
  •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一日,这无疑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时间标记。这一天,瑞典学院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对于一个奖项固然不宜过度高估,但过分低估亦不明智。无论如何,这是国际社会对中国当代文化给予的最高评价,特别是中国文学,它最能体现中国传统及现代文化变革的成果。它获得国际社会的肯定,显然与电影这种新兴艺术还不一样,文学毕竟是与母语相关,与中国几千年的书写传统相关,与中国作为一个文化大国的根本能力相关。只有肯定中国文学,才能让中国人找到对当代文化的信心。
  • 民间的传奇——论莫言的文学观
  • 尽管人们对于诺贝尔文学奖众说纷纭、见仁见智,不过,当瑞典学院决定将这一延续了百余年的荣誉于二。一二年首次授予中国籍作家莫言时,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无疑是一个重大的事件。莫言为什么能获奖?他凭什么征服了西方的评委?他的文学观是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其实表现的不仅是对莫言个人创作的热爱与好奇,而且也透露出人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关切与思考,对于中国文学如何走向世界的期盼与愿景。
  • 魔幻与现实的寓言
  • 诺贝尔文学奖一夜之间将莫言塑造为公众人物。相形之下,莫言小说的阐释远未跟上,例如所谓的“魔幻”。诺贝尔文学奖的评语启用了“魔幻现实主义”这个术语——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结合在一起”。“魔幻”与“现实主义”的衔接犹如狮身人面,异质的混杂交织扰乱了常规世界。作家企图造就什么?人们被抛入什么性质的空间?“魔幻”摧毁了哪些稳定的坐标——为什么?人们栖身的日常生活阳光充足,万物清晰,少许鬼鬼祟祟的气氛转瞬即逝。物理学常识解释了大半个世界,一棵树不会无缘无故地升空,一幢房子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蒸发;历史学常识有助于安抚心智,巩固传统,显现于人们眼前的社会景象具有可信的来龙去脉。人们心安理得地享受平静的生活时,文学的突然介入带来什么?想象、虚构,还有令人迷惑的“魔幻”,这一切力图提供哪些异乎寻常的视野?
  • 从短篇看莫言——“自由”叙述的精神、传统和生活世界
  • 一 莫言是个有巨大体量的作家,他创作上特别引人瞩目的滔滔不绝、汪洋恣肆的叙述特征,也只有给以相当的篇幅,才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所以,读莫言要读他的长篇,《酒国》、《天堂蒜薹之歌》、《丰乳肥臀》、《檀香刑》,尤其是《生死疲劳》。但是,如果不读他的中篇和短篇,损失未必就比不读他的长篇少。按照一般的理解.篇幅的有限,会“节制”叙述,对于莫言这样一个给人通常印象是“不节制”的作家来说,这就形成了一种“张力”,产生出不同于长篇的“艺术性”。这肯定有些道理。但我以为更重要的,还不在这里。
  • 葛浩文的“隐”与“不隐”:读英译《丰乳肥臀》
  • 胡安江教授在《中国文学“走出去”之译者模式及翻译策略研究》一文中提到葛浩文(HowardGoldblatt)的翻译策略,指出:“实际上,葛氏的归化译法几乎见于他的每一部作品。”胡教授以葛浩文一九八六年译的《杀夫》(吼eButcher’sWife)、二〇〇二年的《尘埃落定》(RedPoppies:ANovelofTibet)和《香港三部曲》(CityoftheQMeen:ANovelofCo—lonialHongKong)为例,得出结论:“就英语世界而言,这样的书名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西方对于中国的所谓‘东方主义想象’。事实上,这三部书在西方世界不俗的销售业绩,再次证明了葛氏遵守译入语文化规范的归化式译洪托了重要的作用.”
  • 《当代作家评论》视阈中的莫言
  •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一日,瑞典学院宣布,将二〇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中国作家莫言。一时间,有关莫言的一切均变得炙手可热。从一九八一年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春夜雨霏霏》,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整整三十一年。这三十一年,是莫言的个人写作从无籍籍名到被世界认可的三十一年,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三十一年,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三十一年。毋庸讳言,莫言获得诺奖,已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个重要而伟大的标志。
  • 《当代作家评论》发表的莫言评论文章目录索引(下列括号中“·”前为期数,后为页数)
  • 1986年 莫言小说“写意”散论朱向前(4·12)现实世界·感情世界·童话世界(评莫言的四部中篇小说)钟本康(4·20)心灵的渴望与追求(读莫言小说集《透明的红萝b》)谢欣(4·26)《透明的红萝卜》的美学意蕴北川(4·32)
  • 文学理论期刊与中国当代文学——“《当代作家评论》三十年学术研讨会”纪要
  • 主持人:栾梅健(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中,作家、编辑和读者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在以往我们的研究中,常常只注意作家和读者之间的关系,而往往忽略了编辑和文学理论刊物的作用。在一个信息量巨大、作家作品众多的社会环境里,事实上,编辑和他所从事的文艺理论期刊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和关键的角色。正如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那样,编辑就是我们文学整个创作与生产过程中的“伯乐”,在如今,它的作用比之以往任何时期都要重要。
  • 批评的视阈与深度——《二〇一二年中国文学批评》①序
  • 在编选二〇一二年文学批评选时,我做的另外一件工作是为辽宁人民出版社主编了一本《说莫言》,②这本即将出版的书收录了一九八六至二〇一二年间《当代作家评论》刊发的研究莫言的论文或者访谈录等八十二篇。这一工作始于二〇〇六年秋天《当代作家评论》和北京鲁迅博物馆、苏州大学文学院、渤海大学联合召开的莫言创作学术讨论会,许多基础性的工作从那一年就开始了,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则加快了这本书的编辑和出版速度。
  • 回故乡之路——《二〇一二中国最佳诗歌》①序
  • 翻开眼下的诗集或诗歌刊物,很容易就会看到表达对故乡情感的作品,但未必能使人都读得下去,因为大多这样的作品与诗人的内心真实世界并无关系,这样写故乡的诗人,心中其实并没有故乡,他们也无意去苦苦寻找自己的故乡。对他们而言,写故乡只不过是某种功利性策略而已。而真正的诗人一定是有故乡意识的,正如叶芝所言:“我们所做所说所歌唱的一切都来自同大地的接触。”西班牙诗人希梅内斯也说过:“诗歌的职能最终只有一种作用:深深地沁入我们的精神圣殿——那里有灵魂最彻底的隐情和孤独——帮助我们实现在内心深处揭示人生本质的愿望。”“因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也不能使人脱离他脚下的土地,他终归要在自己的土地上扎根。”故乡在每个人眼里,首先是一个具体的特定的存在,它不是空泛的概念,也不仅仅是语言的乌托邦。
  • 文学的魅力依旧在闪烁——《二〇一二中国最佳短篇小说》①序
  • 文学是人类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个热爱文学或喜欢文学的人都会在文学作品中找到精神和情感的归宿,使自己的精神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和丰富,并且会产生出应对现实生活的力量。当然,由于每一个人对文学的理解不同,个人的生活经验不同,所喜欢的文学类型有所差异,对当下的文学评价也就有所差异,但从根本上说孜孜以求于文学精神的人都会在不同的文学类型中找到文学的价值和意义。林建法编选的年度小说选已编了许多年,他对于文学内在精神的思考和理解让我们感动并受益匪浅。
  • 中国的乡野闾巷依然在自我运行——《二〇一二中国最佳中篇小说》①序
  • 同宫廷官衙和江湖山林相比,中国的乡野间巷向来都是故事的集散地,是生活细节的稠密地带,也是小说最乐于聚焦的地方;它以其对事情超凡的生产能力,诱拐了小说的热情,激发了小说的动力,鼓励小说努力赢取自己的勃勃生机。收在本集中的《贴身人》(王手)、《北京邻居》(荆永鸣)、《哭泣事件》(陈集益)、《岁月有痕》(尤凤伟)、《喧嚣背后的角落》(彭小莲),刚好是对乡野闾巷的正确呼应,是对乡野闾巷的鞠躬致敬。
  • 中国网络上的意识形态
  • 我曾经用十二个字来概括今天中国的网络文化:新媒体、旧文化、政府管、人民逼。有人做过调查,大家现在获得信息的主要途径,百分之十几是报纸,百分之二十多是电视,百分之六十是网络。所以现在网络,尤其是一些门户网站,已成为国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和舆论空间。这是所谓“新媒体”。倘若将今天的新媒体(如新浪、搜狐,凤凰网的首页)和过去主要信息来源传统媒体,比如说报纸,做一个比较,你们觉得最像哪一个时代的报纸?不像今天的报纸,也不像八十年代的报纸,《光明日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那时一篇文章可以引起社会轰动,是完全不同的文化生态。
  • 新世纪文学的哀叹:回不去的“八十年代”
  • 怀旧,作为人生暮年的个人情怀是人类一种普遍的精神现象,往往具有一种超越性的真诚感动;而当怀旧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情绪时,则意味着社会发展的回归与复古的渴望。其中,也包含有对于当下现实的失望与拒绝。作为一个过来人,当我们述说“八十年代”时,心底里的那份感动和忧伤是后来人所很难体味和理解的。今天,是一个集体怀旧的时代。有人说,回忆不单纯是一代过来人的年老怀旧情感追忆,而是一种“必要的激情补充”。
  • 宋琳代表作
  • 主持人的话二〇〇八年四月,我们的“诗人讲坛”开坛于渤海大学,邀请的是诗人王小妮。二〇〇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仍然是在渤海大学,我们的第二次“讲坛”,就邀请了宋琳和王家新。关于王家新的专辑早在二〇一〇年第一期便已刊出,可是在随后的二三年时间里,左等右等,宋琳的讲演稿总是难以整理出来,世易时移,我们差不多已经丧失了信心,起初想配发的对话与专论也只好都作罢。但就在我们的栏目将要“打烊”的时候,我们可爱的诗人,忽然又齐整整地传来了他已经基本编妥了的“代表作”、“讲演稿”与“诗人论”等,因此便又有了本期“专辑”。
  • 内在的人——在渤海大学“诗人讲坛”上的讲演
  • 非常荣幸地接受“诗人讲坛”的邀请来和同学们谈诗。这个大学一进门,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对大学校园非常迷恋,在上海生活的十二年里,我一直住在华东师范大学美丽的校园内。丽娃河、银杏林、夏雨岛、民国时代的建筑……我报考华师大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它的风景。我开始成为一个诗人和那里的一树一石一水都有关系。渤海大学的建筑风格和树木给我的第一印象也很美,风景优美的地方理应出诗人。艾略特曾经指出,现代人的一个问题是感受性的退化,我认为他的发现非常敏锐,感受性是人与世界相关联的必要中介,感受性丧失意味着视听之区的关闭,意味着心灵的麻木不仁,它已经成为现代人精神现象中的一个普遍病灶。
  • 聆听的眼——宋琳诗歌中的看与听
  • 一九九四年,时年三十五岁的诗人宋琳为自己的一帧相片写了一首诗。在诗中,他以一种对镜自照的方式,切近而充满内省地审视自己:眉宇间透出白日梦者的柔和,折射内心微妙的光束,平静的目光落向一个地点。颧骨略高,但鼻梁正直,面颊的阴影燃烧着南方人的热情。
  • 光景里的声音是怎样流淌出来的——读葛亮的短篇小说
  • 一 就在两三年前,最早读到过葛亮的几个短篇小说,竟然感觉葛亮像是一位经历过世间风霜的老者,趟过了许多磕磕绊绊,日渐变得从容不迫。然后,他开始选择文学叙述,选择一个正在成长的少年的视角,开始讲述一些令人感动的故事。叙述的文字,平实而老到,清淡的故事中还透出沉郁,人生的些许况味尽藏其中。尤其,字里行间仿佛流淌出丝丝缕缕的声音,像是水里的声音,也像是静夜里树木的婆娑,有时疏朗,有时稠密,有清脆,有洪亮,有青涩,也有嘶哑。
  • 有风自南:葛亮论
  • 一 《谜鸦》是葛亮的成名作之一,致敬希区柯克,同时也混合着爱伦·坡的风味。类似题材往往是在理性无法诠释的疆域内渲染超自然的神秘力量,葛亮高明之处在于,“大胆”地将感染弓形虫病的医学解释引入文本,但科学与理性的到场并未拂去读者心头的宿命与惊悚。“假如一个作家具有足够深刻的洞察力,那么任何人物都会表现出复杂和偏颇性”,①而辩证之处在于,小说对反常甚或疯狂人物的呈现,应当超越特殊的病例分析报告,而洞察到具有普遍意味的生命真相。我
  • 凉风有信月无边——有关华文“怀旧”文学的若干形态
  • 八十年代中期以降,华文文学界掀起一股怀旧热潮。然而对“旧”的追寻,各地是花开并蒂,各表一枝。内地“上海怀旧”与一九八四年初起的“文化寻根”一衣带水,却不期然跻身商业时尚的文化脉络;“港式”怀旧在“回归”与“集体回忆”等关键词的辐射之下,体现着更为深层与独特的历史建构。
  • 年度作家如是说——诗人也斯与香港文坛的世界性
  • 文学走向世界,是图书传播的捷径与通衢。正如普鲁斯特在《圣伯夫之路》中说过,伟大的文学是在某种外国语中写就的。英文版《中国文学》杂志、熊猫丛书、中国对外图书推广计划、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译介工程,政府主导文学海外传播,几十年里取得了重要实绩。同时,我们不应讳言存在的问题:诸如零散、不系统的阵势,译本选择的欠缺,译家、版权代理人的匮乏与飘忽不定等。中国文学以主动的姿态走向世界,在译介、文化沟通与出版销售等方面需要学习境外的成功经验和模式。
  • 京派知识分子现代文化身份的生成
  • 作为一个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比较特殊的文学现象,形成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京派文学于启蒙和革命的文化语境中另辟蹊径,生成了与当时的时代特征相“错位”的文化特征和文学品格。京派其实并非一个文学流派,而是一个结构松散的知识分子群体,“京派”的命名实际上更像是一种文学想象。京派知识分子精神贵族式的现代文化身份决定了京派的文化特质,它直接作用于京派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并指导其文艺活动。
  • 特殊群体命运的艺术再现——评刘国强报告文学《日本遗孤》①
  • 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成就了中国报告文学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次辉煌。以包括共产党和国民党领导的军队以及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正面战场和敌后作战为表现对象的报告文学林林总总、不计其数。这其中比较特别的是沈起予的长篇报告文学《人性的恢复》和天虚的中篇报告文学《两个俘虏》,它们描述的对象主要是在中国的日本战俘及其被改造并转变立场的过程。
  • “纯真博物馆”中的镜像世界
  • 博尔赫斯在其短篇小说《特伦,乌克巴尔,奥尔比斯·特尔提乌斯》(Tlon,Uqbar,OrbisTertius)里曾经提到,在一个名为特隆的虚构世界中有一派心理学家,他们认为“我们在这里睡觉时,在另一个地方却是清醒的,因此每个人都是两个”。①这一玄学意味幽长的论说,在真实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得到了惊人的共鸣,因为奥尔罕·帕慕克,这位虽然曾将博尔赫斯视为以小说中的形而上学为对象进行研究的研究者而非严格意义上的小说家的土耳其作家,他的《纯真博物馆》,②就是在用整部小说诠释着这种时空映照、重影叠叠、极具透视感和纵深感的镜像关系。
  • 《当代作家评论》二〇一二年总目录(下列括号中“·”前为期数,后为页数)
  • 作家影集
  • 董事存真
  • [莫言专号]
    讲故事的人——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上的讲演(莫言)
    再说“黄土地上的奇迹”(刘再复)
    莫言的鲸鱼状态(刘再复)
    莫言:一个时代的文学突围(孙郁)
    “在地性”与越界——莫言小说创作的特质和意义(陈晓明)
    民间的传奇——论莫言的文学观(栾梅健)
    魔幻与现实的寓言(南帆)
    从短篇看莫言——“自由”叙述的精神、传统和生活世界(张新颖)
    葛浩文的“隐”与“不隐”:读英译《丰乳肥臀》(史国强)
    《当代作家评论》视阈中的莫言(林建法[1] 李桂玲[2])
    《当代作家评论》发表的莫言评论文章目录索引(下列括号中“·”前为期数,后为页数)
    [中国文学论坛]
    文学理论期刊与中国当代文学——“《当代作家评论》三十年学术研讨会”纪要(陈思和 范小青)
    批评的视阈与深度——《二〇一二年中国文学批评》①序(林建法)
    回故乡之路——《二〇一二中国最佳诗歌》①序(宗仁发)
    文学的魅力依旧在闪烁——《二〇一二中国最佳短篇小说》①序(王光东)
    中国的乡野闾巷依然在自我运行——《二〇一二中国最佳中篇小说》①序(敬文东)
    中国网络上的意识形态(许子东)
    新世纪文学的哀叹:回不去的“八十年代”(张福贵)
    [诗人讲坛]
    宋琳代表作(宋琳)
    内在的人——在渤海大学“诗人讲坛”上的讲演(宋琳)
    聆听的眼——宋琳诗歌中的看与听(张桃洲)
    [葛亮评论专辑]
    光景里的声音是怎样流淌出来的——读葛亮的短篇小说(张学昕)
    有风自南:葛亮论(金理)
    凉风有信月无边——有关华文“怀旧”文学的若干形态(葛亮)
    [华语文学研究]
    年度作家如是说——诗人也斯与香港文坛的世界性(张联)
    [辽宁文学评论]
    京派知识分子现代文化身份的生成(孙佳)
    特殊群体命运的艺术再现——评刘国强报告文学《日本遗孤》①(王晖)
    [当代外国文学]
    “纯真博物馆”中的镜像世界(徐冰)
    《当代作家评论》二〇一二年总目录(下列括号中“·”前为期数,后为页数)

    作家影集
    董事存真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