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印象点击——《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
  • 先锋诗歌被为商业化所困扰的报刊视为发行毒药,诗歌的版面在许多文学刊物上,已经压缩到几乎接近于零的程度,2000年3月号的《上海文学》和长春的《作家》,居然拿出十多页的版面来为中国先锋诗人提供亮相的空间,实在是令人振奋。
  •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
  • 1999年春天开始,诗歌骤然间热了起来,令人大吃一惊,谁想得到呢?至今仅一年的时间,坊间出版的各种诗歌选本,居然比整个九十年代出版的总数都多。看来,去年那场有关“民间立场”与“知识分子写作”的诗歌大争论还是功不可没的。
  •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
  • 同其他的文学创作相比,诗歌应该说是最纯粹的精神现象,在纯粹的精神性方面,连不得不要使用的语言也会成为诗歌的囚笼。诗歌对于语言的挣扎和脱离,是它的特征,也是它的两难。语言的诗歌和诗歌的语言之间的关系,可说是一种先天的定数。设想一下,
  •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
  • 在中国文学中,艺术成就最高的从来就是诗歌,这一点应该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上,这在当代中国文学中也不例外。但不知出于何种理由,人们至今依然不肯承认这一事实。现在,《上海文学》和《作家》这两份相当重要的文学刊物联手推出了“2000年新诗大联展”,它向人们证明:承认这一事实的时候到了。
  •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
  • 北岛在上海的刊物上冷笑。这家伙似乎已经冷到了天上。他平头一样的短诗越写越酷。快有十年了,他的诗酷得像一小块一小块的冷塑料。他似乎非常勉强地爱着生活。
  • 《苍茫时刻》(诗)
  • 《湖南文学》已在2000年变成了文化时尚杂志《母语》,在“现代汉诗”栏即将改为“摇滚诗”的最后时刻,我们有幸读到了余光中的组诗。生命悼亡的气息氤氲纸上,令人不禁生出“杜鹃啼血猿哀鸣”的联想。无休止的流浪中途“挟着滴滴你的泪,咯咯你的血,,(《永念
  • 《五十年:散文与自由的一种观察》(理论)
  • 这其实并非一篇文章,而是一部有关五十年散文面貌的著作。它的篇幅长达十一万字。整本《书屋》只发两篇文章(另一篇是何清涟的《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大概也算得上是一个事件。与林贤治过去的思路一样,该文从体制对文学语境的破
  • 《母爱》(诗)
  • 这是一首关于“母爱”的诗。写“母爱”的诗太多了,多到比母亲的爱还要多。“母爱”之类确实最容易成为诗人的抒情对象,它总是与那些宏大而又空泛的事物联系在一起,让人们半真半假地感动,并像鳄鱼一般淌下高尚的泪滴。
  • 《内心之死》(随笔集)
  • 这是一本饱含着艺术智性的随笔集。独特的艺术发现、惊人的审美体验以及广阔的阅读视野,使余华的这部随笔彻底地摆脱了那些廉价的思想表述,显示出无限丰富的审美内涵。全书共收录了十三篇文章,均是谈余华自身对经典作家和经典作品的阅读感受和
  • 《五十年:散文与自由的一种观察》(理论)
  • 最初,我是把它当作近五十年的散文史来读的,林贤治的架势也容易给人造成这样的错觉,他从文化生态环境、文学传统、作家生存状态等方面人手,综合考察近五十年散文创作,接下来又是作家作品的具体文本分析。可是读下去发觉不对头,我应当认真看看
  • 《无知者无畏》(随笔集)
  • 这本书充分暴露了王朔内心深处长期积淀的多重冲突和矛盾:一方面他自己俨然想做一个地地道道的京味市井文化代表,另一方面又不能容忍那些已经在历史上站住了重要地位的京味文化代表人物(如老舍先生);一方面他以“重温”的方式津津乐道地回顾自
  • 《我们内心的冲突》(文学评论集)
  • 谢有顺是一位极具才情和睿智的批评家。在我们同时代的青年人中,他的智慧和学识在我看来几乎无人可攀。《我们内心的冲突》是他的一部论文精选集,集中体现了他对当下文学、文化以及生存境遇的思考,这种思考冷峻、尖锐,又带着某种悲悯和无奈的成
  • 《阅读吴宓》(随笔)
  • 叶兆言的随笔写得绝对圆熟流利、侃侃而谈、娓娓道来,丝毫没有学究文章的枯涩,古板,而且,论人论事,不温不火,从容表述中观点自然呈现,让你难于辩驳,不得不服。
  • 《周氏兄弟》(随笔)
  • 近些年来,一些所谓文化(学术)随笔渐渐多起来,作家、学者借自己掌握的一些文史材料,或与一些“文化名人”沾亲带故,一些说史料又无史料价值,说学术文章又无学术风格,说学术随笔又难谈得上文学意味的文章就满天飞起来。尽管如此,但我自己还是愿意
  • 感激棉花(散文)
  • “感激土豆”,是我们熟悉的王小妮的一个“情结”。她不是那种“只偏心地歌唱麦子”的诗人,她也感激每天“平均八小时伏身”其下的棉花。“不饿,又不冷”,这便是土豆、棉花与我们的生命联系,可这又往往是“刚刚想起马上就忘记”的联系。我们过于注重大事体,
  • 《玻璃虫》(长篇小说)
  • 林白的写作空间是一个封闭的小世界,她写《玻璃虫》时,这个小世界的气候出奇地好,蓝天白云,空气澄清,风和日丽,鲜花明媚。好气候带来好心情,所以此刻的林白会有满脸的灿烂,她欢蹦乱跳奔向室外,她不是在写作,而是在游乐场疯狂,就像《玻璃虫》里写
  • 旧物(散文)
  • 《糖》(长篇小说)
  • 棉棉的长篇《糖》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在新一代人心中的种种投影,同时又看到了作者矛盾的精神状态。她渴望从现存的意义世界中独立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他们的“新”,然而,她又无法建立新的世界。一颗想挣脱束缚的心无所傍依,在疲惫中
  • 《我在天堂等你》(长篇小说)
  • 《我在天堂等你》是一部让人慨叹岁月或人的命运的小说,也是一部很感人的小说。小说以其饱满的激情及细腻的人性方式,在凸现老一辈进藏军人的精神世界的同时,巧妙地衔接了不同的时代生活,并以个性形态逐步沟通了两代或三代人的理想与追求。尤其
  • 《糖》(长篇小说)
  • 当我面对棉棉的长篇小说时,我觉得我是在目睹一种触目惊心的生活,它遥远而又真实,陌生而又直抵肌肤,近乎残酷地闪烁在一个七十年代出生的城市“另类”女孩的生命中。在我此前关于七十年代小说的阅读中,我一直感受着一种因经验的匮乏而带来的飘浮
  • 《糖》(长篇小说)
  • 棉棉人称另类作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另类”是不是指她们跟我们这些“此类”有所区别?我们都是庸常生活中的一员,生活中有太多的精彩我们无缘得以见识。“另类”则不然,她们生活在一种貌似想像的空间里,生活着我们陌生的生活,发生着我们不可
  • 《幼儿园老师》(短篇小说)
  • 这是在最大限度上瓦解诗意化爱情的小说,它使爱情归位于游戏的本质。两对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关系突兀的开始,包含着貌似合理的日常判断中完全不具备可能性的成分,但这恰是萌动情愫的挑战性诱因。小说中人物间的玩笑的内容和内心活动在随意自然地
  • 《糖》(长篇小说)
  • 长篇小说《糖》是由棉棉近年来分别发表在《小说界》、《作家》、《芙蓉》等杂志上的四五个中、短篇拼接而成的,而且那大多数都是她的重要作品。这一发现无疑使我的阅读热情大打折扣,同时又感到这挺说明问题,因为在《糖》中所有这些故事或场景被思路清晰地串
  • 《西门王朝》(短篇小说)
  •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李修文是一个极富浪漫气质的幻想型作家,他那奇异,奔放,和无拘无束的想像之花几乎盛开在他的每一篇小说里,这篇名为《西门王朝》的小说同样也不例外。
  • 《路上》(短篇小说)
  • “我的祖上一个叫刘权的人,现在走在一条平整的官道上。”没有渲染,也没有暗示,这篇小说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在夏日强烈的阳光下,在庄稼和青草的香气中,刘照如的祖上刘权戴着一顶破旧的竹篾草帽,赶着十匹精训骡子,从一条新栽了杨树的路上向
  • 《家族记忆》(中篇小说)
  • 如果把北村的《家族记忆》中的康氏家族罗列出一份类似《红楼梦》的人物关系谱系,然后在每个成员后面加括号简要说明其“政治面貌”,如果可能,再标出时段,几乎可以看出近四分之三的世纪以来所谓中国历史的风起云涌。以往的那些标明了的或没有标明的
  • 《消失》(短篇小说)
  • 凌可新通过这个短篇小说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真实与虚幻相互交错的情境,从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物在梦与非梦之间的颠倒错乱,凸现了人物的灵魂,开掘出人性的最深处。陈清白在一次村民主选举中失败,从一个当了八年的村长一落成为一介草民。这个外
  • 《耙耧天歌》(中篇小说)
  • 读着《耙耧天歌》,禁不住想起阎连科的另一部中篇《年月日》(《收获》1997年第1期),两者在小说的情境设置、叙述语调、内涵意蕴上都有着相似之处,几乎可以称作是姊妹篇,前者写母亲,后者写父亲,共同叙写出耙耧山脉下普通生民原生态的揪人故事。比
  • 《现实与传说》(中篇小说)
  • 作为读者,一般我们很难弄清一个作家和他小说中的人物的关系,但在看了夏季风的《现实与传说》以后,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这篇小说的两个主要角色都与夏季风有关。
  • 《都不是外人》(中篇小说)
  • 现实应当说是最符合现实主义的。反之亦然。但要是它们突然对不上号了,你说到底是谁出了问题呢?
  • 《心跳》(中篇小说)
  • 这个题目不太好,但故事很有趣。一个生活在幻觉中的知识分子的El常生活,自我迷恋和陶醉,但又不断被欲望所驱使——这就是当代知识分子的生存悖论。当然,要揭示这一点也并不难。但要使这样一个故事变得很有趣,则不那么容易。叶开的讲述很有吸引
  • 《隐匿者》(中篇小说)
  • 胡发云在这个中篇小说中首先向我们提供了“隐匿者”这个极为重要而又普遍的、历史的也是道德的概念,并通过这一概念提出一个似乎已经被人们忽略的而又是历史发展进程中值得人们关注的问题。它不再是悲剧,却又是悲剧,它只是某些个体性的个人问题,
  • 《拯救》(中篇小说)
  • 生活在广州这个南方大都会的作家张欣一直在为某种精神至上的东西唱着挽歌,《拯救》也不例外。当宁玉竭尽全力东奔西走试图拯救将被夷为平地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五仙观”时,她所要保护的其实不仅仅是一座明代建筑,在她焦虑的目光注视下,我们看到了
  • 《作家》杂志6月号将推出陈染、刁斗两部长篇
  • 《惊世之作》(中篇小说)
  • 读了池莉的中篇新作《惊世之作》,觉得池莉像一位刑警——心理与人性的刑警。一位好的小说家,首先应该是这样一位合格的刑警。
  • “先锋”的参与和守望
  • 论钱钟书著作的话语空间
  • 发展主义观念与文学
  • 树立中国文学研究的国际文化意识
  • 戴锦华:质疑“全球化”
  • 关于《马桥词典》的对话
  • 李锐:马桥方言
  • 九十年代文学批评的回顾与检讨
  • 九十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的几个问题
  • 打开《羊的门》
  • 谢谢李佩甫写出了《羊的门》。
  • 权力文化的叙述结构
  • 《羊的门》携带出来的阐释的多种可能性让我着迷。
  • 卡里斯马型人物与女性——《羊的门》及其他
  • 现代阐释学关于“期待视域”这个概念为读者阐释文本提供了一个相对广阔的空间和多种可能性,具有相当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视域”是指读者的视力范围,即站在一定的观察、叙述角度所能够看到的东西,而“期待视域”则显然和读者的
  • 月黑灯弥皎 风狂草自香——当代视野中的丰子恺
  • 在中国当代文学的视野中,丰子恺(1898—1975)算得上是一位被重新发现的“失踪者”,他的“失踪”不同于沈从文的沉默守真,更不同于路翎的“一生二世”。他的“失踪”不是销声匿迹,而是指其真实性情在时代重压下的蹑足潜踪。在1949年以后,他依然在公开的文坛留下形迹,其中不乏《代画》、
  • 黑夜深处的火光:六七十年代地下诗歌的启蒙主题
  • 这是一个需要被反复认识和重新发现的传统。若干年以前,我们习惯于用“一片沙漠”或是完全的断裂来描述这个年代的文化,把曾有过的一代人在黑夜里的思考和反抗又重新弃置于黑暗之中。实际上,历史从未真正完全地断裂过,正像时间本身从未断裂过一样,无法想像会有一个真正的“一片空白”。
  • 一个爱冲动的快刀浪子——关于余杰《想飞的翅膀》
  • 读完余杰《想飞的翅膀》和写下这个题目,我有着非常复杂的情绪。说他是新旧世纪之交的文坛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种赞美略嫌脂粉气,不合余杰冷峻、尖锐与愤世嫉俗的形象;像他自己期许的那样,说他是一个孤独而至于伟大境界的思想者,这么大的牌坊
  • 当代智性散文的局限和南帆的突破
  • 在九十年代,南帆一共出版了六本散文集。1994年他把他的第一本散文集《文明七巧板》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时候,根本没有十分在乎散文的形式规范;也没有想到把开辟散文艺术的新大陆的大任放在自己的肩上;更没有意识到在未来的散文史上,他作为评论家的声誉和成就,比起他的散文来说,可能算不了什么。
  • “民谣时代”的求索与倾诉——读《雷达散文》
  • 这几年来,就阅读兴趣而言,读雷达散文胜于读他的文学批评;有这种感受的可能不止我。无论是在批评界还是在散文界,雷达以新颖、独特的散文创作渐渐引人注目。《雷达散文》的出版,不仅意味着作为批评家的雷达可能正在“淡出”,而且带给我们一些关于散
  • 流出来的散文——《雷达散文》印象
  • 散文可说是最通俗的文体。假如与其他文体相较的话,散文的文体规定性无疑是最不明显的。——你随意地写成一篇文字,宽泛地说,就是散文。也正因为如此,散文又最能见出作者的个人性情和文学修养,散文不经意间成为作者内外表里的全貌写真,真是逃也逃不得,散文是作者的影子。
  • 仑理现实主义的魅力——细读赵德发的一种方式
  • 赵德发从齐鲁田地中走来,他将自己的创作锁定在农民身上,这也许是一种文化血缘的内在呼唤吧。他对农民的思考一层又一层地向深度开掘,孜孜不倦,很有他笔下的农民形象封大脚的性格,一辈子执著于脚下的土地,一年复一年地开荒深耕,把血汗全洒在土地上,也在土地上索取了收获。但是赵德发
  • 在她们与作品之间
  • 残雪坐在书桌前。书桌上有空白的稿纸,还有蘸得饱饱的墨汁的笔。残雪不用眼下众作家们纷纷用上的电脑写作。她伏在书案上,一笔一画的,眼见的原先关在她体内的一些东西变成她乐此不疲的汉字,争先恐后地跑到铺在她面前的白纸上去了,这使她每天雷打不动的写作,更像了她的雷打不动的长跑。也就是说,我们尽可以把写作当作残雪另一种形式的长跑。
  • 拾起长篇
  • 据说契诃夫曾信手拿起一盒火柴向朋友夸口:如果你高兴明天可以看到我以火柴为题的短篇小说。我相信这话,命题不仅可以写出短篇小说,还可以写诗、写散文。但不能写出一部长篇小说。
  • 在迷失中诞生
  • 《歇马山庄》的创作,跟我个人生活的困惑和迷茫有关,当时我刚刚从我的家乡县城庄河迁居大连。应该说,多年来,对于城市,我是怀有无限向往的,可是,当我真正进城,当我真正走进喧嚣、躁动、被世俗欲望搅扰得行色匆匆的城市世界,我体会了一棵稻苗悬在
  • 长篇创作的分野——当前长篇小说创作散论
  • 九十年代以来,长篇小说的创作是当代文坛上最值得关注的一个领域,在社会上引起反响的文学事件,大都因长篇小说而引发。较早的是《废都》引出纷争,后来又出现了《丰乳肥臀》的惊世骇俗;因长篇小说《苍天在上》改编的电视剧反应强烈,因《天网》引发的官
  • 作家们的作家——博尔赫斯及其在中国的影响
  •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是二十世纪名震世界文坛的一代大师,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以其深刻的内涵、新颖的技巧和独特的风格,深深影响了无数的作家,包括中国的一批先锋作家,当之无愧地成为“作家们的作家”。
  • 清华薪火的百年明灭(续)——谒王瑶书
  • 先生,此谒书写了二万五千字,才写到共和国前夜(先生的前半生:1914—1948),是否有点嫌烦?这倒未必尽是后辈文笔拖沓所致,实是因为先生博大而幽邃,那是一脉云雾缠绕的大山,平素藏得很深,绝非后学轻松便能入门而得以整体领略的。记得王富仁也有此感:先生“内心另有一个独立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你是进不去的,他也小心地不让你走进去”。
  • [新作网页]
    印象点击——《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孙绍振)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谢有顺)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吴俊)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张闳)
    《2000年新诗大联展》(诗)(徐敬亚)
    《苍茫时刻》(诗)(余光中 施战军)
    《五十年:散文与自由的一种观察》(理论)(林贤治 谢有顺)
    《母爱》(诗)(杨键 张闳)
    《内心之死》(随笔集)(余华 洪治纲)
    《五十年:散文与自由的一种观察》(理论)(林贤治 周立民)
    《无知者无畏》(随笔集)(王朔 洪治纲)
    《我们内心的冲突》(文学评论集)(谢有顺 洪治纲)
    《阅读吴宓》(随笔)(叶兆言 戈雪)
    《周氏兄弟》(随笔)(叶兆言 周海波)
    感激棉花(散文)(王小妮 施战军)
    《玻璃虫》(长篇小说)(林白 贺绍俊)
    旧物(散文)(周晓枫 施战军)
    《糖》(长篇小说)(棉棉 周立民)
    《我在天堂等你》(长篇小说)(裘山山 周政保)
    《糖》(长篇小说)(棉棉 齐红)
    《糖》(长篇小说)(棉棉 廖增湖)
    《幼儿园老师》(短篇小说)(张旻 宗仁发)
    《糖》(长篇小说)(棉棉 张屏瑾)
    《西门王朝》(短篇小说)(李修文 张生)
    《路上》(短篇小说)(刘照如 张生)
    《家族记忆》(中篇小说)(北村 李玫)
    《消失》(短篇小说)(凌可新 孙婧)
    《耙耧天歌》(中篇小说)(阎连科 季进)
    《现实与传说》(中篇小说)(夏季风 张生)
    《都不是外人》(中篇小说)(陆涛 吴俊)
    《心跳》(中篇小说)(叶开 张闳)
    《隐匿者》(中篇小说)(胡发云 周海波)
    《拯救》(中篇小说)(张欣 齐红)
    《作家》杂志6月号将推出陈染、刁斗两部长篇
    《惊世之作》(中篇小说)(池莉 贾梦玮)
    “先锋”的参与和守望
    论钱钟书著作的话语空间
    发展主义观念与文学
    树立中国文学研究的国际文化意识
    戴锦华:质疑“全球化”
    关于《马桥词典》的对话
    李锐:马桥方言
    九十年代文学批评的回顾与检讨
    九十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的几个问题
    [《羊的门》评论小辑]
    打开《羊的门》(张宇)
    权力文化的叙述结构(曲春景)
    卡里斯马型人物与女性——《羊的门》及其他(刘思谦)
    [无名论坛]
    月黑灯弥皎 风狂草自香——当代视野中的丰子恺(黄发有)
    黑夜深处的火光:六七十年代地下诗歌的启蒙主题(张清华)
    [理论批评]
    一个爱冲动的快刀浪子——关于余杰《想飞的翅膀》(雷鸥)
    [作家与作品]
    当代智性散文的局限和南帆的突破(孙绍振)
    “民谣时代”的求索与倾诉——读《雷达散文》(王尧)
    流出来的散文——《雷达散文》印象(侯丽艳)
    仑理现实主义的魅力——细读赵德发的一种方式(贺绍俊)
    在她们与作品之间(林丹娅)
    [大众论坛]
    拾起长篇(蒋子龙)
    在迷失中诞生(孙惠芬)
    长篇创作的分野——当前长篇小说创作散论(阎晶明)
    [域外影响]
    作家们的作家——博尔赫斯及其在中国的影响(季进)
    [百年视野]
    清华薪火的百年明灭(续)——谒王瑶书(夏中义)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