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外省书》(长篇小说)
  • 1.张炜在《外省书》里已经深入到个人的,内心,他毫无疑问是在解决处于边缘的人的精神难题。由于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思考问题,张炜在这一次的叙述中依靠着对个体人的内心的理解来推进他的叙述。我们不难发现张炜在《外省书》里在探询着某一种独特的命名方式——在他的具体的叙述中就是依据着这样的一个工具一点一点地深入人的内
  • 印象点击(156--180)——《外省书》(长篇小说)
  • 这是本栏的今年最后一期了,我们仿佛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年前,当我们在南方的列车上开始筹拟这个栏目时,虽然能够肯定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文学评论方式,但对它的实际效果并无完全把握。现在,事实安慰了我们,终于能够坦然面对过去了。有人说:“自古成功在尝试”,确实如此。在一年的尝试之后,我们期待着明年和今后的真正成功。稍稍有些变动的是,因为本栏的渐趋成熟,它将作为本刊的一个相对固定的栏目而保持下去,所以明年将不再特设“主持人”了,有关稿件可以直接寄达本刊编辑部。在筹划明年的工作时,我们还想提出这样的倡议,希望其他有可能、有条件的刊物也能设立类似的栏目,使文学批评的触角在更广泛的空间中得到伸展。让我们一起努力。
  • 《富萍》(长篇小说)
  • 《富萍》是新千年王安忆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这部小说里,王安忆真正用上了她上海生活的积累,写出了她对上海的理解。小说情节非常简单,苏北乡下女孩富萍和李天华订亲后,被抱养李天华的在上海弄堂帮佣的奶奶接到上海玩,而富萍到上海后,为上海的生活所吸引,最后没有跟李天华回乡下结婚,而是嫁给闸北区一个青年修理工,留在了上海。如果单纯从故事和情节容量上说,这样的内
  • 《越野赛跑》(长篇小说)
  • 艾伟在这部长篇中给我们提供了某种丰富的整合性审美信息。它以一种超乎寻常的写实性话语,通过纯粹的讲故事的叙事方式,在客观真实的历史场景中,将大量隐喻性的审美载体进行了诗性的复苏,使得这部小说既带有早期神话的某些色彩,又带有浓厚的魔幻意味。
  • 《张爱萍传》(长篇传记)
  • 对于张爱萍将军,东方鹤所著《张爱萍传》问世,满足了我们的期待。它洋洋九十余万字,却写得非常紧凑缜密,既传奇,又传神,全书描写了张爱萍将军从在二十年代后期的上海投身革命起,百战疆场,“五十六个首任首创”,“十次让职三次辞职”,“六次与死神擦身而过”,“二次被国民党投入监狱”,“文革中被囚禁五年”,在政治舞台上“三起三落”,以
  • 《时尚动物》(长篇小说)
  • “前辈,你真没有幽默感!”这是《时尚动物》中的一个人物,非常新潮或者说非常酷的女孩子兰雨的一句口头禅。是的,随着时光流转,时势更替,一方面;是人们为了谋求现实利益而加快步伐,疲于奔命,与之相应的另一方面却是休闲和娱乐越来越在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轻松幽默,滑稽调侃,几成世风。而
  • 《历史的天空》(长篇小说)
  • 《麦城诗集》(诗歌)
  • 从北岛开始,包括写《颂歌世界》时的顾城,当代诗歌中一直有一股力量,渴望用寓言来见证我们的生存状况。某种意义上,麦城的诗歌也可以被这样看待。与其他诗人不同的是,早在1988年,他就对这样的寓言最终能获得什么样的效果有着深刻的自觉:“据说,这样的一切/属于无用的发现”。这里,“据说”一词用得非常恰当;因为在另一个层面
  • 《自制的海图》(学术专著)
  • 当二十世纪即将逝去,如何解读中国知识分子的百年心路历程,显然是一个精神难题。这不仅涉及到当下语境中的表达限制,还与研究者自身的思想力度有关。林贤治先生算是这一领域的执著者,以前主要是借鲁迅说话,在这部最新的著作中,他则选择了五四八十年和散文五十年作为其追询和逼问知识分子使命的解码口,苦心可鉴,用力也深,引起注意是必然的。
  • 《门厅》(诗歌)
  • 《日记》(散文)
  • 《如汝须眉巾帼》(随笔)
  • 《围城里的笑声》(学术随笔)
  • 《解决》(中篇小说)
  • 这是一部能够突显刁斗在小说结构方面出色才华的中篇小说。严松、衣丹、钟祥三个毫不相干的人物,构成了小说的主体。他们的故事各为一章,各自独立发展,但又最终九九归一,因为一个“刺臀伤害”案件而以特殊的方式发生了逻辑上的联系。严松作为开端,衣丹作为过渡,而钟祥成了结局,故事的演进既
  • 《不要问我》(中篇小说)
  • 这可能是东西继《没有语言的生活》之后最好的小说。主人公卫国的性格有点偏执,且躁动不安,经历又过于单调而乏味,这样的小说,作家写起来本来是最容易快速前进、草草收场的,但东西在小说中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叙述耐心,故事的节奏也处理得匀称、大气,有些细节,在机智、幽默的同时,像是一把把锐利的手术刀,一步步地将人物的内心切开。
  • 《谁家有女初养成》(中篇小说)
  • 《就是你》(中篇小说)
  • 李大卫一直是一个对叙事十分执迷的唯美性作家。他的小说在叙事上的考究程度常常让人叹为观止。《就是你》依然秉承了他的这种叙事理想。在这部作品中,作家运用了一种既类似于侦探小说惯用的悬念技法,又类似于博尔赫斯式的迷宫圈套,以不断游离的方式,使寻找真相的过程变得扑朔迷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捉摸不定。但从整个故事
  • 《双峰插云》(中篇小说)
  • 《南方情事》(中篇小说)
  • 青年作家晓苏在观察和表现他的主人公时,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方式:柳叶,一个风月场上的妓女。二十四岁生日时,她自己送给自己的礼物,除了一套住房外,就是让曾经化名杜师的女人灰飞烟灭。
  • 《该死的鲸鱼》(短篇小说)
  • 《他的名字叫衬衫》(短篇小说)
  • 读到张生的新作《他的名字叫衬衫》,人们不由得为意想不到的结局而惊愕:这里,“衬衫”的妻子发疯了,她杀了人。人们要问的是,她究竟为什么要杀人?难道一个男扮女装的性倒错者“林妹妹”竟能激发起她如此大的醋劲和怒气,竟至于要抡起血腥的剔骨刀?
  • 《肉乎乎》(短篇小说)
  • 李修文在紧张什么呢?李修文紧张那“肉乎乎”之物。在剪除了对“职业作家”这个称呼之后,在离开了那些“办公室里鬼魅般的脸孔;内心经过激烈斗争后终于付诸实施的勾心斗角;以及每逢上司出现就要及时表现出来的强颜欢笑”之后,李修文离开了对体制的恐惧,而现在,他的恐惧是什么呢?是生活,是对进退两难的谋生处境的恐惧。
  • 《一点红》(短篇小说)
  • 《热力涌动》(独幕剧)
  • 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作为一个小说家的残雪,而她偶尔为之的这个独幕剧作也是出手不凡。在叙事的意义上,这个独幕剧携带着残雪小说的诸多特征:事件荒诞不经、人物充分符号化、充满各种各样的声音、包含着阐释的多种可能性。就剧作而言,它以更加简洁、鲜明的方式强调和突出了戏剧性冲突,这种冲
  • 本刊重要启事
  • 《美人赠我蒙汗药》(文学对话录)
  • 这本对话集与其说是涉猎范围甚广,还不如说是尽量拉开说大话的架子:从传统文化到现代文化,从大众传媒到港台文化,从电视电影到小说创作,从知识分子的人格倾向到社会机制内在的价值形态,王朔和老侠两个一唱一和,直说得天花乱坠,一无是处,让人读得两眼直发愣。其实掩卷一想,那些所谓
  • 王安忆:南音谱北调
  • 莲子:《宁静的革命》
  • 龙应台:率直与憨胆
  • 余秋雨:从审美到审智的“断桥”——论余秋雨在中国当代散文史上的地位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余秋雨在中国当代散文史上,可能是一大奇迹;在受到了海内外读者空前热烈的欢迎以后,不久就引发了规模巨大的围攻。近五六年来,《中华读书报》、《文学自由谈》、《南方周末》、《文汇读书周报》、各种大学学报还有各种晚报,对于余秋雨展开了空前激烈而混乱的争论,其水平之低,除了历史上的大批判以外,可以说创造了文学批评的记录,如今要将有关余秋雨争论
  • 余秋雨散文创作略谈
  • 虽然现在有人将余秋雨的“知名度”追溯到了二十多年前,据说是因为当时(“文革”期间)余秋雨犯下了应当“忏悔”的罪过,但是,对一般社会读者而言,余秋雨的“暴得大名”还是近十年来的事,那是因为他写了那本不断被盗版的《文化苦旅》。十年间余氏的书不仅每本都遭盗版,而且还有人盗用他的名义代他出版并非他写的书,可见余秋雨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之大。由此也可以得知,作为一个
  • 余秋雨突围
  • 当代中国文化在世俗层面上呈现出明显的焦灼和混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谓的知识分子们,一边愉快地享用着西方的物质文明,一边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地感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危虞;一边声色俱厉地痛斥着古今中外的独裁专制,一边用霸权主义的口吻抨击着文化普及的杰出人物;一边西装革履替女人留意铺天盖地的时尚大潮,一边用陈腐不堪的小农意识赞美着陈腐不堪的儒家经典;一边浩叹自己生活在一个平庸的时代,一边朝任何高越自己的学者大吐口水……
  • 从“写字”开始——《谁在深夜里说话》序
  • 本刊自1984年创刊以来,一直注意对重要作家代表作品的追踪研究,也十分关注对新作家和作品的发现与评介。自本期始,我们设置“关注”这个栏目,意在将目光投向更年轻、有潜力、成长中的作家及其作品,这不仅仅是为了引起文坛与读者对他们的关注,也是为了有助于改变文学批评疲软、滞后、呆板的现状。我们希望作家、批评家和我们一起来建设这个栏目。
  • 说忌讳
  • 《小说选刊》上,毕飞宇的小说《青衣》正文前边,有几句“小说家说”:“忌讳”。“二十岁以前我忌讳不抒情。”“二十出头我忌讳不哲理。”“再后来我忌讳明白。”“我人到中年了,最忌讳假。”
  • 感性的形而上主义者——毕飞宇论
  • 在迄今为止的小说创作中,毕飞宇虽然进行过多种多样的艺术尝试和探索,但他的作品所呈现出的总体风格却基本上是统一的,那就是感性与理性、抽象与具象、形而E与形而下、真实与梦幻的高度和谐与交融。他的小说有着丰满感性的经验叙事的特征,但同时他对于抽象的形而上叙述又有着更为浓
  • 有关“杭州会议”的前后
  • 有关八十年代的文学论述,我们已所见多多,但相关史料的征集、挖掘、披露乃至据此对当时文学的重新分析,却鲜有人做。这也是当代文学研究作为一门学科的缺憾之处。
  • 消失的小说
  • 在那批小说中,最早进入我脑子里的构思是《安乐窝9号》,这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还记得,它的篇幅也比较长,大约完成了两三万字,已经有了完整的两章。但在那批小说中,最早被我写入电脑的并不是它。
  • 浮出海面——论文学史叙述声音的转换
  • 从文学研究记忆的视角来讲,“文学史,,应有两层意义:一是指文学本体所具有的一种在历时性的范围内展开的共时化之间的内在规范性;二是指研究者对这种内在性的认识以及论述它的文本。它们之间的默契就如司文学与文学的语言之间的关系一样,互为表里。两种“意义”之下,是“记忆”的多层次、
  • 无知岂能无畏——质疑王朔批评文字
  • 大凡功成名就的人,都喜欢志满意得地指点江山,都喜欢酸不酸甜不甜地说几句“一个才尽的老作家对老腕新秀的殷切期望”。当然,王朔可不像病歪歪的老头子说那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话,王朔是雷公,到哪里都轰隆隆弄出点响儿来。世纪之交,他的大棒从金庸抡到老舍,并且雄纠纠气昂昂地宣称:
  • 政治与王蒙小说
  • “我也曾不满于自己的作品里有着太多的政治事件的背景,包括政治熟语。我曾经努力想少写一点政治,多写一点个人,但是我在这方面并没有取得所期待的成功”。类似的想法,王蒙有过不止一次的表述。在谈到韩少功,谈到贾平凹,谈到其他一些以充分地再现世俗性日常生活而著称于世的作家的时候,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对自己的小说中过多的政
  • 蒋韵近作中的女性意识及其文化意义
  • 这些年来,特别是九十年代以来,随着女性文学的迅猛发展,谈“女性意识”几乎成为一种时尚。而对于蒋韵这样一位创作二十年之久却不归于任何文学流派和文学群体,始终以一个特立独行者的姿态在文学园地上孜孜耕耘的作家,我们谈她作品中的女性意识,决无迎合时尚之意。对于一个严肃的女性作家的文学作品,只有从严肃的女性文学批评的角度去进行阐释,才能对得起她那份严肃与认真。
  • 在绝望中期待——论韩东小说的性爱叙事
  • 这里我要集中谈论的是韩东近年的三个中篇小说:《障碍》(《花城》1995年第6期)、《交叉跑动》(《花城》1998年第5期)和《我的柏拉图》(《小说家》1998年第6期),这三部小说都集中地写了“性爱”,比起他早期的《烟火》、《利用》等,以更为成熟的小说艺术传达出性爱母题的丰富的可能性。性爱虽然不是韩东小说的惟一母题,却是他全部小说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构成部分,是我们进入作家创造的精神世界的一个重要通道。
  • 古典情怀与当下感念——评曲有源“白话诗”技术特点
  • 曲有源原是以政治抒情诗出道的。解冻伊始,他擅用“诗传单”这一辛辣形式,应和着思想解放运动,鼓点频频,警策刺人,兼以“楼梯式”宏大叙述,写出传诵一时的《关于入党动机》、《打呼噜会议》等,针砭时弊,拨乱反正,嘹亮成新时期诗坛上一头引颈高唱的雄鸡。
  • 诗人的绿色理论睿智——评高洪波的儿童文学评论
  • 作为创作儿童诗的诗人,高洪波一直处于中国儿童文学创作舞台的中心,他的儿童诗不断地被聚光灯照亮,赢得了持久的关注和一次次的喝彩。不过,在我的眼里,作为儿童文学评论家的高洪波对中国儿童文学理论的发展同样具有中心的意义,我们有理由以理论舞台的聚光灯对高洪波独具特色的儿童文学评论作一次照射。
  • 谁在为世纪末的夜晚守望——施战军的文学批评和他的《世纪末夜晚的手写》
  • 早在九十年代初,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就有“缺席”之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批评确实如夕阳西下,在世纪末渐渐遁入黑夜。有谁将在“世纪末的夜晚”为批评守夜?拿起施战军的批评文集《世纪末夜晚的手写》(山东文艺出版社1999年9月版),首先涌入心头的可能就是这种略带伤感的复杂难言的感慨和疑虑。
  • 关于时间和风格——海明威论
  • 在《永别了,武器》里,一个工兵中士在卡波雷托溃退途中,从一座离弃的房子里偷走了一座时钟,弗雷德里克·亨利又逼着他送了回去。这件事无足轻重,只是为后来亨利反对这个中士设下一处伏笔,恐怕作者也没有更深的用意。在混乱不堪的大溃逃中,顺手拽走一座钟,用这件事来刻画这个中士,实在是妙不可言,然而这个安排也说明,海明威对传统的钟表上的时间不屑一顾的淡漠态度。我们在前一章里讨论了海明威规则的运转特点,从我们讨论的角度
  • 储福金:大江健三郎
  • 大江健三郎谈亚洲文学
  • 张承志:一页的翻过
  • 非常需要发挥创造精神
  • 五四与新时期文学的一点比较
  • 全球化与文学传统
  • 怎样写一部开放型的文学史
  • 毕飞宇:忌讳
  • 九十年代断裂分析
  • 新时期先锋小说艺术再探
  • 王蒙:读《大浴女》
  • 王蒙:“水鼓”、“失语”与“水泄”
  • 都市“恶之花”
  • 《外省书》(长篇小说)(老高)
    印象点击(156--180)——《外省书》(长篇小说)(张新颖)
    《富萍》(长篇小说)(吴义勤)
    《越野赛跑》(长篇小说)(洪治纲)
    《张爱萍传》(长篇传记)(张志忠)
    《时尚动物》(长篇小说)(张志忠)
    《历史的天空》(长篇小说)(张志忠)
    《麦城诗集》(诗歌)(臧棣)
    《自制的海图》(学术专著)(谢有顺)
    《门厅》(诗歌)(臧棣)
    《日记》(散文)(施战军)
    《如汝须眉巾帼》(随笔)(徐培范)
    《围城里的笑声》(学术随笔)(吴义勤)
    《解决》(中篇小说)(吴义勤)
    《不要问我》(中篇小说)(谢有顺)
    《谁家有女初养成》(中篇小说)(阎晶明)
    《就是你》(中篇小说)(洪治纲)
    《双峰插云》(中篇小说)(殷实)
    《南方情事》(中篇小说)(石华鹏)
    《该死的鲸鱼》(短篇小说)(洪治纲)
    《他的名字叫衬衫》(短篇小说)(王宏图)
    《肉乎乎》(短篇小说)(葛红兵)
    《一点红》(短篇小说)(阎晶明)
    《热力涌动》(独幕剧)(林舟)
    本刊重要启事
    《美人赠我蒙汗药》(文学对话录)(洪治纲)
    王安忆:南音谱北调
    莲子:《宁静的革命》
    龙应台:率直与憨胆
    [余秋雨评论小辑]
    余秋雨:从审美到审智的“断桥”——论余秋雨在中国当代散文史上的地位(孙绍振)
    余秋雨散文创作略谈(吴俊)
    余秋雨突围(雷鸥)
    [关注]
    从“写字”开始——《谁在深夜里说话》序(李敬泽)
    说忌讳(林斤澜)
    感性的形而上主义者——毕飞宇论(吴义勤)
    [当代期刊与编辑]
    有关“杭州会议”的前后(蔡翔)
    [大众论坛]
    消失的小说(刁斗)
    浮出海面——论文学史叙述声音的转换(王素霞)
    无知岂能无畏——质疑王朔批评文字(周立民)
    [作家与作品]
    政治与王蒙小说(王春林)
    蒋韵近作中的女性意识及其文化意义(郭剑卿)
    在绝望中期待——论韩东小说的性爱叙事(林舟)
    古典情怀与当下感念——评曲有源“白话诗”技术特点(陈仲义)
    诗人的绿色理论睿智——评高洪波的儿童文学评论(朱自强)
    谁在为世纪末的夜晚守望——施战军的文学批评和他的《世纪末夜晚的手写》(汪政)
    [域外影响]
    关于时间和风格——海明威论(厄尔·罗维特 格里·布伦纳 史国强)
    [文论信息]
    储福金: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谈亚洲文学
    张承志:一页的翻过
    非常需要发挥创造精神
    五四与新时期文学的一点比较
    全球化与文学传统
    怎样写一部开放型的文学史
    毕飞宇:忌讳
    九十年代断裂分析
    新时期先锋小说艺术再探
    王蒙:读《大浴女》
    王蒙:“水鼓”、“失语”与“水泄”
    都市“恶之花”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