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苏州文学小说道路——在苏州大学“小说家讲坛”上的讲演
  • 我面对着美丽的少男少女们(笑):其实这个题目完全是为了虚张声势,完全是为了说起来容易。林建法和王尧问我什么题目,我说你们替我选一个题目,他们不愿意替我选题目,最后我说那就叫《文学的道路》。因为谈文学,只要跟文学有关系的就可以,没关系的肯定也和道路有关,是不是?
  • 一个人的记忆决定了他的写作方向
  • 一本被称之为中国的《纽约客》的杂志 一本中国惟一的彩色印刷的文学月刊
  • 总体性的分解和文学生产方式的变化(《上海文学》2002年第5期)
  • 小说是什么(《作家》2002年第5期)
  • 民间理念的流变与当代文学中的三种民间美学形态(《文艺研究》2002年第2期)
  • 陈思和做“官”(《文汇报》2002年6月11日第11版)
  • 守望乡村拒斥城市(《当代文坛》2002年第3期)
  • 印象点击(064-083)——《张承志代表作》(新经典文库)(张承志,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
  • 无论在哪一种意义上,张承志都是中国当代最为优秀的作家之一,其前行者的姿态一直为当代作家所推崇。在八十年代,张承志主要以一个小说家的形象出现。他的小说擅用长句,绚丽而又不失朴实,并且有着极为丰富的色彩层次。
  • 《韩少功代表作》(新经典文库)(韩少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
  • 在中国的当代作家中,韩少功无疑是最具理论家气质的。而事实上,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过程中,韩少功常以理论家的姿态出现,比如他关于“二律背反”命题的讨论,对于“寻根文学”的理论阐释,等等。因此,韩少功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贡献,并不局限在他的小说写作领域。
  • 《史铁生代表作》(新经典文库)(史铁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
  • 1987年,我应山西《黄河》杂志社的邀请,前往五台山参加他们举办的一个笔会,同行的作家中,有史铁生、蒋子龙等人。车行途中,不慎跌入一道山沟,这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翻车”事件。当时,大家清醒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关心铁生的安危。
  • 《王安忆代表作》(新经典文库)(王安忆,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
  • 王安忆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女作家,但是我更认为她是一个超越了性别的优秀作家,在二十多年的文学生涯中,始终坚持着一种知识分子的写作立场。
  • 《苏童代表作》(新经典文库)(苏童,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
  • 我阅读的苏童的第一篇作品,大概是他的短篇小说《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正是在这篇作品中,苏童显示了他作为一个优秀小说家的才华,一种忧郁的诗人气质。一种南方的山林之美,一种不羁的自由想象,吸引着我的阅读。后来,我接连不断地读到苏童的新作,尤其是《妻妾成群》被张艺谋拍摄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后,更使他名声大作。
  • 《泥鳅》(长篇小说)(尤凤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
  • 寇兰为了要给躺在医院里的男朋友蔡毅江筹医药费,第一次把自己“卖”了。是吴姐介绍的。到那个人家里去。那个人是一个哑巴。于是我们在尤凤伟新作《泥鳅》中看到了这样的情节:
  • 《银城故事》(长篇小说)(李锐,《收获》2002年第1期)
  • 像做了一道精确完美的数学题一样,写出了这样一部小说。经营之良苦,运思之周密,近年罕见。显而易见,此作非高手而不能为。
  • 《游戏法》(长篇小说)(刁斗,载《钟山》2002年第3期)
  • 刁斗的长篇小说《游戏法》,很容易使我们想到莱蒙托夫的名著《当代英雄》。尽管二者的故事情节和时代背景有大的不同,但主人公的精神气质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也表现出颇为类似的社会文化特征。
  • 《游戏法》(长篇小说)(刁斗,《钟山》2002年第3期)
  • 故事的发生地仍然是打着刁斗烙印的张集,主人公沈阳也与作者特别关注的那一类自我放逐到边缘的都市人有着相类的境遇和特性:受过良好教育,没有正当职业,活得坦荡真实,玩世不恭,喜欢恶作剧,爱好女色,不愿以世俗的利害考量来玷染两性情感,有个人的处世原则和道德底线。
  • 《病隙碎笔》(随笔)(史铁生,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2月)
  • 《病隙碎笔》里的文章其实早已面世,分别在《花城》、《天涯》、《北京文学》等杂志上刊栽过,现在则是结集出版。和史铁生的其他作品一样,史铁生在此书中一如既往地关注着。诸如生命的意义、人生的苦难和两难困境等颇为沉重而又切要的问题,但显然范围更广,
  • 《我飞了》(长篇小说)(黄蓓佳,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2002年4月)
  • 黄蓓佳是一位在成人文学和儿童文学创作上成绩都相当突出的作家,她的儿童文学在近几年尤其引人瞩目,《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等均广获好评。新近出版的《我飞了》肯定又会得到小读者们的喜欢,孩子们将在这部小说中遇到新的伙伴,而且,
  • 《三年生死两茫茫》(随笔)(蔡翔,《钟山》2002年第2期)
  • 看完蔡翔回忆周介人的文字,我以为作者写出了深沉的“敬爱”。“敬”一个人,不是俯首称臣,完全放弃个人的思想立场和判断;“爱”一个人,不是沉溺于缠绵的絮叨和无尽的呢喃之中不能自拔。“敬爱”一个人就是像蔡翔那样在反复刺激自己感官、灵魂的状态
  • 《桃李》(长篇小说)(张者,《大家》2002年第2期)
  • 看到张者的长篇小说《桃李》,我觉得终于有人以形象的文字加入人文精神失落的讨论了。张者这回的长篇作品大致没有脱离他先前发表的中篇小说的题材范围,还是他所熟悉的博士、硕士,还是发生在大学校园,当然,
  • 《李诗诗爱陈醉》(中篇小说)(叶兆言,《作家》2002年第5期)
  • “李诗诗爱陈醉”,这是这部小说的题目,事实上也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朴素也更准确地表达作品的内容了。李诗诗第一次见到陈醉,还是在他们的少年时代,那时陈醉还是个乡下孩子,叫陈根宝,由李诗诗带来的城市想象使陈醉执拗地考上了师范,进入了城市。
  • 《李诗诗爱陈醉》(中篇小说)(叶兆言,《作家》2002年第5期)
  • 爱情是什么?这似乎是一个既简单又愚蠢的问题,可是它让李诗诗困惑了一辈子。陈醉最初爱上她,更多是因为一个乡下人对城市和城市人气质的向往,而陈醉之于她呢?更像是她从陈醉在大学的那个女朋友手中争夺来的战利品,可是还没等她仔细品尝胜利和
  • 《小新娘》(短篇小说)(王安忆,《收获》2002年第3期)
  • 现在的作家似乎已经不会写短篇小说了,或许是不屑?反正,满目是清汤寡水的中篇,和烤面包一样虚肿的长篇,剩下的如同相声小段的所谓“小小说”。“在家写长篇!”说这话的作家的口气都不一样。我倒觉得也没有什么好咋唬的,鲁迅写了一辈子短篇,
  • 《天缺》(短篇小说)(紫苏,《雨花》2002年第1期)
  • 一个温婉和顺的女子雪滟守候着昏迷三年的爱人渤海,终于等到了他的苏醒,然而醒来的渤海却执著地把雪滟唤作了“立秋”,为了给所有人一个完整,雪滟苦寻“立秋”,以至积劳成疾。雪滟决心以自己的退出换取三人各自的完整,在她刻意安排的“团聚”中,
  • 《飞翔的蝙蝠》(文学评论集)(张柠,学林出版社2002年2月)
  • 张柠的文字一直透射着强劲的批评力量,坦诚,敏捷,尖锐,干净利落,且不留余地。他似乎很少放弃自己作为一个批评家的价值信念和文化立场,不断地去撕开那些被重重的文化锦缎所伪装起来的真实本相,并对之进行有效的追问和质疑。与此同时,他又自觉地抛弃那种艰涩玄奥的学院式文风,
  • 《灵光乍现——漫游于空间、自由与死亡之境》(对话录)(沉睡编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12月)
  • 在一个“学术凸出,思想淡出”的年代,《灵光乍现》的问世,显得有点另类,不合时宜。编著者是一位音乐人,但对哲学、文化、思想史却有着近乎痴情的着迷。因而由他牵头引线,与当今国内文化思想领域几位风云人物所进行的立体交叉的“边缘对话”,
  • 《孔乙己外传》(小说集附评)(金克木,三联书店2000年9月)
  • 有些人貌似先锋,其实不过是拾人牙慧;也有的人似乎古典,实则是骨子里真正的先锋。金克木先生当然集智者、诗人、痴人、怪人于一身,
  • 试论阎连科的《坚硬如水》中的恶魔性因素
  •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群魔》的扉页上引用《路加福音》第八章里的一段话:“刚巧在不远之处,正有一大群猪在饲食。群鬼就要求耶稣准许它们进到猪群里,耶稣答应了。群鬼就离开了那人,投入猪群去。那群猪忽然冲下悬崖,掉进湖里统统淹死了。”
  • 空间叙事中的历史镜像迷失——《坚硬如水》阅读笔记
  • 丹尼斯·伍德在《地图的力量》里有一个有趣的说法,在他看来,我们周围的生存空间是记录我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证据。人们对身边事件的感受和评价,首先依赖于常识性的空间感受,因为它不仅为旁观者的视线顺延出相对明确的坐标方向,而且,空间自身
  • “革命”背后的变态心理——关于《坚硬如水》
  • 在人类历史的某些阶段,人类所表现出的某些反常行为,如罗马人发明的角斗和“连环杀人”表演,二十世纪两大战争中的种种残暴行为,中国文革中席卷全国的“革命”“疯魔症”,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能力和知识范围,从社会、政治和经济角度得出的结论仍不能令人满意。
  • 文革与叙事——关于文革研究的对话
  • 历史还原:必要与可能——读王尧随感
  • 认识王尧兄快十年了。我的感觉中,无论行事或者作文,他总是显得游刃有余、从容不迫,于稳健、敏锐中透出江南才子的聪颖。几年前,他集中研究一批当代作家文革中处女作的创作和发表过程,其角度、立意和阐述,已经开始体现出他与众不同的独特性。
  • 还原历史的努力
  • 关于“文革学”的创立和深化,尽管已经呼吁经年,但是,谈论这个话题已属不易,要真正落到实处,就更加艰难。王尧的《“文革”对“五四”及“现代文艺”的叙述与阐释》(为行文方便,以下简称《叙述和阐释》)和他的关于“文革文学”研究的相关文字的发表,具有了开拓的意义,不夸张地说,
  • 赤色记忆
  • 现在谈论文革时的艺术,有时恍若隔世。似乎已十分遥远了。我偶看那时的报刊文章,便有种回避的感觉,不忍卒读。原因自然是勾起不快的记忆。中国人对己身的历史,有时并不注意,这一方面来自于外来的干预,而根柢,还在人的健忘,或因不快而拒之,或马马虎虎,草草弃之。而那些必要的研究,就更是轻描淡写了。
  • 关于文革研究的一些话
  • 关于文革,孙犁说,“我体验很深,可以说是镂心刻骨的。可是我不愿去写这种东西,我也不愿去回忆它”。孙犁只说“我不愿”,并非针对别人的文革回忆或文革研究而说“你不能”,但“这种东西”、“不愿去写”、“不愿去回忆”云云,客观上还是将他摆在了一个孤立的地位——至少在口口声声要求研究文革的“知识分子”群里,他是孤立的。这种对待文革的态度,充分表现了孙犁的清高,决绝。
  • 张炜的诗、音乐和神话
  • 张炜全部小说的核心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诗。不从这个角度出发,就没有办法理解张炜。说到诗,我们必须十分小心,正如张炜自己所说,“当我们极力去理解诗和诗意的时候,倒往往离它的本质愈来愈远”。我们难道不是生活在一个诗意日渐干涸的世纪吗?
  • 梦外人的清醒
  • 近年来虽很少写评论文学,但长期的职业习惯,却很难改。阅读仍是我生活中的第一爱好。读后总会有这种那种感想。朋友聚会聊天,话题也不免触及彼此对某些作品的印象。几位朋友鼓动我将有些感想写成书面文字,现试以偶记方式记之。
  • 信念的旅程——读钟桂松传记作品随想
  • 对于中国的知识分子来说,渐行渐远的二十世纪实在是一个述说不尽的话题。在历经了破除封建文化痼疾的艰辛与重建现代文明秩序的激情之后,知识分子也逐渐唤醒了自身沉睡已久的自主意识——那是一种与世界现代文化思潮相吻合的自由意志与独立品性。
  • 难度·长度·速度·限度——关于长篇小说文体问题的思考
  • 众所周知,长篇小说是一种极具“难度”的文体,是对作家才华、能力、经验、思想、精神、技术、身体、耐力等的综合考验。正因为这样,曹雪芹写《红楼梦》才要“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但在当下,我们却看到许多作家把长篇写作看得极其容易和简单。
  • “民间”的诗性建构——论吕新长篇新作《草青》的叙事艺术
  • 长期以来,我一直是吕新小说的追逐者。他的《南方遗事》、《中国屏风》、《抚摸》等小说曾一次又一次地带给我“致命的诱惑”。虽然许多时候,他的极端和诡异会令我茫然失措无法言说,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从他那里获得顿悟与力量。穿越吕新的语言丛林,那是一种
  • 无限性的文本——《城与市》的文体意义
  • 在中国,先锋写作曾经在八十年代中后期有过一个轰轰烈烈的时期,一大批先锋作家、先锋文本纷纷面世,其无限风光至今让人怀念。然而,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形势却在转眼之间发生了变化,“先锋”日渐式微,在文学界已经越来越难以吸引人们关注的目光了。
  • 自我与文学的互证——评吴义勤《文学现场》
  • 传统史学有隔代修史的说法,一者生活在自己的时代中的人容易当局者迷,二者一个时代的真正面貌只有在其历史后效显现出来之后,才能获得相对客观的历史评价。但是,“当代”研究的进行时状态往往给历史留下鲜活的痕迹,也是生活其中的主体的一种存在方式。
  • “校园内外”和“课堂上下”——论中国现代文学与现代教育的内在关联
  • 伯尔曼在他的《法律与革命——西方法律传统的形成》一书中,特别强调了法律教育对现代法律制度产生的巨大影响,“培训法律专家的法律学术机构与法律制度有着复杂的和辩证的关系,因为一方面这种学术描述该种制度,另一方面法律制度通过学术专著、文章和教室里的阐述,
  • 母语的陷落(《书屋》2002年第4期)
  • 现代中国语言文字的变革,表面上只是在中国固有的语言文字系统中来了一个局部的调整,即固有的文言被同样是中国固有的白话所取代,
  • 与诗歌的庸俗和平庸作斗争(《南方周末》2002年5月23日)
  • 今天诗歌格局的形成,其突出特征是,随着社会主体精神与经济体制的转轨,价值观念和艺术趣味的嬗变,相当一部分诗人被动受制于生存现状和摇摆的社会思潮,甚至放弃灵魂与良知,向满足人们茶余饭后俗常的小趣味小感觉下滑,诗歌迅速变得侏儒化、一地鸡毛,
  • 中年写作:期待造就更大的艺术气象(《文汇报》2002年6月8日文艺百家版)
  • 当然,像莫言、贾平凹、王安忆、张炜、李锐等中年作家的新作,从整体上讲,并没有完全达到人们期望之中的那种大突破。一方面是文学的突破性成就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我们今天的文学现状而言,有点类似于二十世纪初的文学状态,各种经验和写作方式都还处在尝试阶段,
  • 文学能否面对当下生活——关于几位知名作家近期创作变化的对谈(《文汇报》2002年5月11日文艺百家版)
  • 陈思和:这二十多年来的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政治经济秩序到社会文化心理,套用十九世纪下半叶俄罗斯作家的话来说,
  • 极限写作与无边的现实主义(《读书》2002年第6期)
  • 在张洁的三卷本《无字》的开始,作者写到长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吴为要写一部小说,“她为这部小说差不多准备了一辈子可是就在她要动手写的时候,她疯了”。这样的描写是凄厉和令人战栗的。是的,这是一部充满了疯狂的激情和决绝的书,是作者的力作,是作者全身心的投入,是一部豁出去了的书,
  • 执著不变的李锐(《中华读书报》2002年5月29日)
  • 《银城故事》确实是一个经典性的历史故事,这在刘恒的《苍河白日梦》,李锐自己写的《旧址》,以及陈忠实的《白鹿原》等小说中都可以看到,这并不是说他们的故事似曾相识,而是说它们的主题都属于反思历史、文化和现代性革命那种宏大的民族寓言性故事。
  • 世俗的技艺——闲话阿城与小说(《视界》第6辑)
  • 我以为阿城“三王”时期的作品,善则善矣,但仍然未脱微言大义的框架。较之文革后的文学,他当然已走得太远,但比较《遍地风流》的作品,
  • 揭示现代军人的风貌(《文学报》2002年6月6日)
  • 马晓丽的长篇小说《楚河汉界》是一部很地道的描写军人生涯的现实题材小说——虽则作品以相当的篇幅涉及了“历史”,且追溯到了遥远的红军时期及长征之后的漫漫岁月,但这些牵扯到了人的历史遭遇或命运的笔墨,都是作为一种与“现实”相关的回忆而被置放在小说的叙述过程中,
  • 知识分子危机与批判精神的复苏(《读书》2002年第5期)
  • 索飒:您在《民族认同与全球化:社会科学的危机》中谈到,相当长的时间以来,社会科学和作为社会科学载体的知识分子进入了深刻的危机:“面对人类和人类大多数人的重大问题,知识分子阵营出现溃败之势”,“其机会主义和投降行为如倾泻的雪崩”。
  • 影像时代的文学命运(《上海文学》2002年第6期)
  • 吴晨骏:影像时代和以前的文字时代不同,它塑造了影像英雄。但是影像英雄同样需要那些盲目追求影像化的人,没有那些人,就没有影像英雄。
  • 分类与自由(《文艺报》2002年6月8日第3版)
  • 许多时候,散文甚至不在乎是否是中规中矩的文学。文学史保存的一批散文名篇当初并不是有意地以文学的面目出现,例如檄文,奏章,书信,日记,如此等等。总之,无拘无束是散文的独特性格。我曾经表示,我仅仅对散文的两个特征深感兴趣:第一,散文是不可定义的——除了诗、小说、戏剧,
  • 在革命的星空下(《文艺争鸣》2002年第3期)
  • 二十世纪以来,不断强化的革命和革命语言,使得现代汉语变得空洞、单一,我们的现代汉语也充满了火药味、硝烟味,连郭小川在想象自己死后的诗中,
  • [小说家讲坛]
    苏州文学小说道路——在苏州大学“小说家讲坛”上的讲演(余华)
    [文学对话录]
    一个人的记忆决定了他的写作方向(余华 王尧)
    [新作网页]
    一本被称之为中国的《纽约客》的杂志 一本中国惟一的彩色印刷的文学月刊
    总体性的分解和文学生产方式的变化(《上海文学》2002年第5期)(张业松)
    小说是什么(《作家》2002年第5期)(李洋)
    民间理念的流变与当代文学中的三种民间美学形态(《文艺研究》2002年第2期)(张清华)
    陈思和做“官”(《文汇报》2002年6月11日第11版)(周毅)
    守望乡村拒斥城市(《当代文坛》2002年第3期)(周水涛)
    印象点击(064-083)——《张承志代表作》(新经典文库)(张承志,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蔡翔)
    《韩少功代表作》(新经典文库)(韩少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蔡翔)
    《史铁生代表作》(新经典文库)(史铁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蔡翔)
    《王安忆代表作》(新经典文库)(王安忆,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蔡翔)
    《苏童代表作》(新经典文库)(苏童,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蔡翔)
    《泥鳅》(长篇小说)(尤凤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2年5月)(周毅)
    《银城故事》(长篇小说)(李锐,《收获》2002年第1期)(张炜)
    《游戏法》(长篇小说)(刁斗,载《钟山》2002年第3期)(贺仲明)
    《游戏法》(长篇小说)(刁斗,《钟山》2002年第3期)(乔世华)
    《病隙碎笔》(随笔)(史铁生,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2月)(罗云锋)
    《我飞了》(长篇小说)(黄蓓佳,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2002年4月)(晓华)
    《三年生死两茫茫》(随笔)(蔡翔,《钟山》2002年第2期)(蔡兴水)
    《桃李》(长篇小说)(张者,《大家》2002年第2期)(蔡兴水)
    《李诗诗爱陈醉》(中篇小说)(叶兆言,《作家》2002年第5期)(汪政)
    《李诗诗爱陈醉》(中篇小说)(叶兆言,《作家》2002年第5期)(周立民)
    《小新娘》(短篇小说)(王安忆,《收获》2002年第3期)(周立民)
    《天缺》(短篇小说)(紫苏,《雨花》2002年第1期)(傅元峰)
    《飞翔的蝙蝠》(文学评论集)(张柠,学林出版社2002年2月)(洪治纲)
    《灵光乍现——漫游于空间、自由与死亡之境》(对话录)(沉睡编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12月)(刘恩波)
    《孔乙己外传》(小说集附评)(金克木,三联书店2000年9月)(刘恩波)
    [《坚硬如水》评论小辑]
    试论阎连科的《坚硬如水》中的恶魔性因素(陈思和)
    空间叙事中的历史镜像迷失——《坚硬如水》阅读笔记(聂伟)
    “革命”背后的变态心理——关于《坚硬如水》(陈晓兰)
    [“文革文学“研究]
    文革与叙事——关于文革研究的对话(蔡翔 费振钟 王尧)
    [“文革文学”研究]
    历史还原:必要与可能——读王尧随感(李辉)
    还原历史的努力(张志忠)
    赤色记忆(孙郁)
    关于文革研究的一些话(郜元宝)
    [作家与作品]
    张炜的诗、音乐和神话(严锋)
    梦外人的清醒(李子云)
    信念的旅程——读钟桂松传记作品随想(洪治纲)
    [批评家论坛]
    难度·长度·速度·限度——关于长篇小说文体问题的思考(吴义勤)
    “民间”的诗性建构——论吕新长篇新作《草青》的叙事艺术(吴义勤)
    无限性的文本——《城与市》的文体意义(吴义勤)
    自我与文学的互证——评吴义勤《文学现场》(黄发有)
    [学位论文选载]
    “校园内外”和“课堂上下”——论中国现代文学与现代教育的内在关联(罗岗)
    [文论下载]
    母语的陷落(《书屋》2002年第4期)(郜元宝)
    与诗歌的庸俗和平庸作斗争(《南方周末》2002年5月23日)(朱子庆)
    中年写作:期待造就更大的艺术气象(《文汇报》2002年6月8日文艺百家版)(杨扬)
    文学能否面对当下生活——关于几位知名作家近期创作变化的对谈(《文汇报》2002年5月11日文艺百家版)(陈思和 王光东)
    极限写作与无边的现实主义(《读书》2002年第6期)(王蒙)
    执著不变的李锐(《中华读书报》2002年5月29日)(陈晓明)
    世俗的技艺——闲话阿城与小说(《视界》第6辑)(王德威)
    揭示现代军人的风貌(《文学报》2002年6月6日)(周政保)
    知识分子危机与批判精神的复苏(《读书》2002年第5期)(索飒 海因兹·迪特里齐)
    影像时代的文学命运(《上海文学》2002年第6期)(杜骏飞)
    分类与自由(《文艺报》2002年6月8日第3版)(南帆)
    在革命的星空下(《文艺争鸣》2002年第3期)(敬文东)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