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美和诗意如何产生——有关一个栏目的设想和对话
  • 我写小说:从内心出发
  • 非常高兴有机会到这儿来跟大家讲讲文学,其实现在我们作家在一起谈文学的时候都比较少了,所以呢接到苏州大学的邀请,我真是感到很荣幸。
  • “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
  • 知识分子的超越之境——谈王尧的文学研究道路与学术个性
  • 大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出生的批评家,在九十年代以后才逐渐成型的。他们在阐释文学世界的同时,也在阐释他们自己的德识才智,九十年代以来的文学批评秩序因此发生着变化,呈现当代汉语文学批评的新可能。这一为我们乐见的现象,也已经到了需要做出清理的时候。为此,我们想以一定的篇幅,选择他们当中的十二位做解剖式研究,见微知著,以透视、把握他们这一代批评家的风貌。这不是文学批评的“封神榜”,只是一次“点击”,“链接”的是一个群体,如果因此多少能够了解这个批评家群体的来龙去脉,引起更多的关注,我们就十分慰藉了。
  • “瞎子摸象”话王尧
  • 王尧是我的邻居。这个小细节原本我是不打算透露的,但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讲。因为这个小细节说明了一个问题:至少,在空间概念上,我确实有着比其他人更为接近与了解王尧的优势。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面对同一座明朝万历年间的无梁殿。王尧在无梁殿北,我在无梁殿南。透过几棵很有点年头的香樟树,我还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王尧家客厅的灯火……
  • 批评的美丽——汪政、晓华批评论
  •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相对于文学作品的丰富多彩,文学批评是枯燥而晦涩的,经过某些被批评所激怒过的作家的愤怒和调侃,文学批评家的角色也似乎被定位在敏感偏激、锋芒毕露的个性上。其实,这些都是对于文学批评的极大误解。真正的文学批评是深刻睿
  • 二人转里的评论家
  • 汪政和晓华,这两个名字,总是紧连在一起出现于各种报刊上。这对恩爱的夫妻,在年轻的评论家队伍中,因此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他们对当代文学创作积极的追踪,对作家作品耐心细致的研究,给人的印象是,他们是非常务实而敬业的批评家。然而在不久之前,文学批评对他们来说,还都只是“业余”。他们的本职工作是教师,他们同在一所师范学校任教,汪政还担任着这所学校的校长。大量的阅读和写作,都要在繁忙教学工作之余完成,我因此曾经对此有过深深的疑惑:他们哪来那么多的时间?他们莫非把做爱的时间也都节省出来了?
  • 个案的意义——从吴俊的文学批评说起
  • 单纯从个案研究的角度来谈吴俊的文学批评,可能不够全面也失之武断,但我还是要坚持认为,在吴俊的文字中,不但个案研究多于总体研究,而且也要比总体研究精彩。在那些总体性的评述中,我常常看到他的拘谨和小心,但在个案研究中则是他的才情自由挥
  • 假面与良知——吴俊印象
  • 我一直认为,在我们这个时代里,“批评”是一种挺有意思的职业。有一次,我甚至还开玩笑说,有时候,我真觉得批评家就类似于心理医生或者算命先生。具体理由是这样的:因为我相信,其实,对于一个算命的人来说,几乎任何一个卦面都能得出相对准确的判断。重要的只在于角度和方式。
  • 知识分子临场存在的方式——王彬彬批评读解
  • 1.文化问题与问题意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都较多注入了文化因素。政治是文化的外延之一,因而“文化”能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一种救赎策略:当文学借助文化追寻疏离了单纯的政治驱策,政治在文学视野中成为被审对象的时候,文学有了自立的空间与
  • 我的朋友王彬彬
  • 知道王彬彬这个名字,我还在学校念研究生。当时读他的文章,听人谈论他,我在心里判断:这个人,“厉害”,“战斗性强”——“厉害”和“战斗性强”不是我现在的转述,很确切的是原词,是“王彬彬”这三个字当时给我的真实感受。而我,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和事佬”,常常努力去抹平一些事物的界限,性格当中甚至有点“甜腻”的成分,因此,当时对“王彬彬”这三个字,是不会有太多的亲近感的。
  • 诗与思想的理性之路——关于张清华及其文学批评
  • 我的印象中,张清华是个很浪漫的人,普希金式的头发,黑格尔式的胡子,作为诗人而出现在读者面前的形象,以及那些“离小布尔乔亚略近的”诗作。当然,浸淫于他的生活的落拓不羁和批评活动中的浪漫而感伤的行旅,总是给人以诗化的印象。张清华时时怀念
  • 读张清华的评论
  • 我常常想,只要是真正聪明的人就会懂得文学的好。爱文学以至于有些痴迷的,才会是最好的读者;而最好的读者中,才会出现文学批评家。现在的情况或许相反,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张清华有志于诗,而后才是文学评论。所以他能被作品感动,被语言感动。他感动了,然后就尽可能地冷静下来论述。这时的论述才是可靠的。
  • 这就叫天花乱坠——关于批评家的李敬泽
  • 如果把李敬泽看作是一个批评家,那他无疑是给批评增了色的。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李敬泽“中和”了当今批评的颜色,改善了现今批评的生态——他给一片灰蒙蒙的颜色上带来了一弯金黄或者一抹新绿,给一片修剪整齐的草坪或庄稼中带来了一丛丛生机葳蕤的丛林灌木甚至杂草。这样说有得罪一大片的危险,但这是实话。读李敬泽的文字,我感到他使很多人正使用的一套文体和专业化的批评“话语”显得黯然无光——当然首先是使我自己。对我个人来说,李敬泽的文字不仅促使我狐疑于自己一直信任和使用的一套家伙儿,而且完全有使我重新考虑“批评”之意义与性质的分量,使我对什么是批评、批评又是什么这样的基础问题产生了疑惑。
  • 高眼慈心李敬泽
  • 1995年夏天,我第一次见到李敬泽。在那之前,他已经编发了我的中篇小说《加歇医生》。那篇小说书写了知识分子的罪与罚,但最后又长出来了一条光明的尾巴。那时候我年幼无知,心中洋溢着过多的善意,仿佛美好的祝愿都可能变成现实。但写完以后,我就不
  • 批评家的责任与正义意愿
  • 应该说,洪治纲文学批评的一个主导性方向是对当代作家作品的解释。他的解释面相当宽泛,尤其是对先锋文学作品的解释,通过读解他的这类批评文字,我觉得洪治纲始终在一个“自由的”批评家与“半自由的”批评家之间挣扎,因为他还不够“勇毅”,颇有同情
  • 崇高或诙谐——洪治纲印象记
  • 在2001年第十期《青年文学》的封面上,有洪治纲双手叉腰颇有领袖风采的照片。现在这本杂志就在我的左边,我仔细端详他的丰姿,内心充满了快乐。照片中的洪治纲有一种孩子气的得意,就好像他此刻正站在某个伟人的身边,做着滑稽的模仿。照片上的气色比他平时要好,但那种大气象同他本人一样。他的头发密而粗,他的嘴唇很厚。看了照片,你或许会担心,这么厚的嘴唇怎么做评论家,评论家还得靠嘴巴吃饭啊。但有时候厚嘴唇照样能说会道。
  • 见证与追问——吴义勤的文学批评
  • 一个批评家对文学的参与,如果要真正地有益于文学的健康发展,那就必须将自己的生命投人其中,首先点燃自己然后才能照亮其批评对象。批评之饱受指责,正在于批评家隔靴搔痒、指鹿为马、牵强附会的言说,当批评沦落为获取名利的阶梯时,批评的人文
  • 戏说吴义勤
  •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大概只写过一二篇印象记,其中一篇就是写的吴义勤,那是《南方文坛》给我的任务,让我谈一谈评论家吴义勤。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与吴教授只见过一面,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我是写小说的,写不出来我就瞎编,编得不像拉倒,反正我已经做好被吴教授起诉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吴义勤宽宏大量,至今也没有把我送到法庭上去,想起来我就要热泪盈眶。
  • 当代文学批评的学院品格
  • 当下批评界最为活跃的当数出生于六十年代的这代批评家。他们成长于七八十年代,亲历了文学的复苏,见证过新的美学原则的崛起,也曾经为一个又一个的文学思潮而痴狂。九十年代初这些人出道成名,却经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险,各种非文学的大潮一度将他
  • 语言本源的守卫者——郜元宝印象
  • 我来写关于郜元宝的印象,应该是很合适的:我跟他几乎每星期都见面。这在上海这样一个人情冷落的大城市,算是很不易的了。但过分熟稔也有不利之处,那就是他原来很多特出的性格特点,慢慢地被我习以为常,乃至视若无睹了。所以还是让我回到跟他刚认识的时候吧。
  • 表达的焦虑——漫谈张新颖的文学批评
  • 有时,我非常痛恨张新颖,他的文字总是不能顺顺畅畅的,他要么曲曲折折、欲言又止,再不就东拉西扯有滋有味地说些细枝末节,最不能忍受的是,我刚刚品出点儿味道或者感觉切近要害了,他却突然“写于某年某月”结束了,就这么结束了?连一点高谈阔论
  • 半岛的灵性——读张新颖有感
  • 我总是有这样的疑惑,觉得人的感悟力是天生的。因为我看到一些杰出的人,他们并没有深长的生活阅历,就能对艺术做出深刻的把握。张新颖就是这一类人。他的认真,并没有因为他的敏悟而减少。同样,他对理论的专注,也丝毫没有折损他烂漫的想象。思与悟,归纳与畅想,有时在一个学者那儿并不是相互支持的。而且,词语的组织能力也并不等于真正的见解。张新颖却能够将二者那么完美地综合一体。当我读到他的译作,特别是他耐心寻索论据、精心推演和敲凿的长篇著作,每每感到惊奇。因为我忘不了他在艺术的悟想中所一再表现出的过人才华:将无以言表之物给予圆通透彻的呈现。
  • 为了批评的正义和尊严——评谢有顺的文学批评
  • 面对当下中国的文学批评,我们可能经常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一方面,世俗化的慨叹不绝于耳,在商业主义霸权的时代,批评或者自艾自怜其边缘化地位,为一种由来已久的悲剧性命运大抒感伤之情,而反抗宿命的批评则在商业主义霸权的裹胁下,风情万种
  • 新青年谢有顺
  • 有一次在广州,谢有顺约我去他家小坐,指着茶桌上的一盘带壳花生说,吃点,是我老家产的。我剥了两个来吃,味道很是特别。一吃就知道产地与我熟习的不同。那老家不仅产花生,也是谢有顺这个人的产地。小谢在那地方,度过了“连电灯都没有”的青少年时代,
  • 有人弦上行——记《我们都是陌生人》
  • 董懿娜写下《我们都是陌生人》,看来很“新生代”的书名,都市的致命孤独病,却冉冉升起了温暖之感,这种温暖最普通不过,与惊异裂变无缘,竟然是久违了。
  • 印象点击(040-049)--《城的灯》(长篇小说)
  • 李佩甫是一位非常熟悉中国农村的作家,《城的灯》表现出他对这块土地的执著,他深深地懂得,这块土地至今对中国作家来说仍是不可放弃的沃土。他通过冯家昌为自己及兄弟们走进城市所作的艰难拼搏和所付出的代价,也通过对诗意背后的农村的“寒气和
  • 印象点击(040-049)——《丑行或浪漫》(长篇小说)
  • 《丑行或浪漫》是一部将历史叙事与个体生命叙事相结合的复调式作品,它有着明显的两条线索,一条是流浪妇刘蜜蜡鼠窜城乡、逃避专制、寻找自由与爱情的坎坷经历;一条则是上、下二村特别是下村专制图景的展示。通过刘蜜蜡与雷丁、小油锉、铜娃、三许、双
  • 印象点击(040-049)--《鸟巢》(长篇小说)
  • 《鸟巢》的叙事很有讲究,它一开始给人有些把握不住叙事方向的感觉,在父母亲的冲突上花那么多的笔墨,把家庭描写成一个令下一代头疼不已必欲逃之而后快的“战场”。其实,它是小说叙事中相当重要的构成,不过它的意义在以后的叙述中才显示出来。
  • 印象点击(040-049)--《细雨中的阳光》(长篇小说)
  • 《细雨中的阳光》讲的仍旧是“紫楼”里发生的故事,现在的储福金已是人到中年,对人生况味的把玩和感情波澜的展示自然更为成熟和老道。
  • 印象点击(040-049)--《牛角梳》(长篇小说)
  • 《牛角梳》是我读到的朱辉的第一部长篇。朱辉一向以中短篇小说的写作见长,风格细腻,许多作品呈婉约之风,不铺张,不张扬,毫无凌厉之气,更不矫饰矜持,这在当今青年小说家中是很少见的。朱辉有朱辉的个性,但在小说创作上他并不喜欢弄潮,所以似乎动静不大,不够时尚。不过朱辉的小说是很耐得住看的,它适合静下心来慢慢地品味把玩,看上去平淡却能够回味出醇厚来。
  • 印象点击(040-049)--《本草医案》、《万事介绍所》、《天降万物》(长篇小说)
  • 弗朗西斯·密西奥是当今法国最受欢迎的畅销小说作家和现实主义作家之一。他的小说曾在蒙特利尔网上书店销售榜排名第一,并被译介到英国、荷兰、意大利等国,在西方文学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法国,弗朗西斯·密西奥被视为“新侦探小说”的代表,但
  • 印象点击(040-049)--《新加坡人》(中篇小说)
  • 自长篇《富萍》开始,王安忆的创作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探索阶段,去年第四期她在《收获》推出的中篇《新加坡人》,可说是这个时期探索的一个总结。
  • 印象点击(040-049)--《黑白命运》(长篇小说)
  • 《黑白命运》的主体是叙述主人公王南风的命运故事。在一个错误的年代里,王南风不但因为出身和地位的原因失去了自己青梅竹马的爱情,而且还因为自己“经商”的才华被莫名其妙地三次送进了监狱。小说把他称为“W”,就是暗示时代的魔手对他人生命运的
  • 印象点击(040-049)--《迷蒙之季》(中篇小说)
  • 这是一部令人眼睛一亮的中篇小说,李贯通继《天缺一角》之后再次以独特的艺术方式对当下时代的精神溃败和文化溃败图景进行了深刻的拷问与书写。小说的主体是Q市艺术馆一群文化人的荒诞生活。上到馆长祝幸福、副馆长唐亿、吕小苇,下到馆员孙逊雪、
  • 印象点击(040-049)--《火烧花篮阁》(短篇小说)
  • 《火烧花篮阁》发表在以选载为宗旨的《小说选刊》上,这本身就有点蹊跷。这是《小说选刊》新推出的一个“小说原创”栏目,刊物在编者的话中说,在一个文化产业大行其道的时代,复制、效仿、模式化、平面化等手段也影响到了小说创作,因此,他们想通过这个新栏目来倡导小说的原创精神和想象力。有意思的是,首先在这个栏目推出的莫言的这篇小说还真表现出一种原创的焦虑。
  • 文论下载(038-049)——鲁迅的最后十年
  • 鲁迅的存在,对于活着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这不仅仅因为他揭露了为人们所不乐于接受的世界的真实,而且还在于他总是以一种与人们相悖的态度和方式对待这真实。无需斗争,或者简直厌恶斗争,应当算得上是幸福的罢?可惜事实上并非如此,无视
  • 文论下载(038-049)--齐人物论(续五)
  • 尤凤伟先生的《中国一九五七》与《齐人物论》初版一样,完成和发表于2000年,单行本出版于2001年,然而拙著有幸入选《南方周末》“2001年度中国十佳图书”,《中国一九五七》却很遗憾地未能入选。我参加了那次评选,《中国一九五七》在我的选票中列于首位,
  •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杰出成就奖”得主:史铁生
  •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小说家奖”得主:韩少功
  •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诗人奖”得主:于坚
  •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得主:盛可以
  •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文学评论家奖”得主:陈晓明
  •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散文家奖”得主:李国文
  • 文论下载(038-049)--道德可以拯救文学吗?
  • 最近一段时期,道德谱系学再次把当代中国文学进行了分门别类,在一定限度内进行分类,并且加以肯定和否定是合适的,也是必要的。但是,把道德性的话语提升到某种高度,把它作为重新规划文学史的尺度标准,把它作为文学的本质,把它作为审美的决定性
  • 文论下载(038-049)--再论道德形而上主义与百年中国新文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尤其是1949—1976年文学确实受到了“左”的政治的过多干扰,被政治统辖的“反启蒙”文学于是成为新时期批判人性践踏鼓吹思想解放的出发点。这种批判无疑是必要的,然而,这种批判从学理上来说却又常常是表面性的与情绪化
  • 文论下载(038-049)--从“五四”到“文革”:道德形而上主义的终结
  • 张光芒《道德形而上主义与百年中国新文学》一文将我们的“启蒙”命题给彻底模糊并搅浑了。它将“蛊惑”人心的道德形而上的手段说成极大程度地发挥了“启蒙作用”,将真正意义上的启蒙文学的作用的微薄说成是不自量力的“盲区”,这是笔者无论如何也不
  • 文论下载(038-049)--道德实用主义的陷阱
  • 文学上的道德探讨在今天之所以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既源于对道德中心主义传统的反感,更在于有些学者对道德主义、道德传统存有先在的偏见,无意于去追究道德本身的文化结构与理性价值。而其主要表现方式就是道德实用主义的思想叙述。这是笔者拜读
  • 美和诗意如何产生——有关一个栏目的设想和对话(王晓明 蔡翔)
    我写小说:从内心出发(方方)
    “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方方 王尧)
    知识分子的超越之境——谈王尧的文学研究道路与学术个性(张光芒)
    “瞎子摸象”话王尧(朱文颖)
    批评的美丽——汪政、晓华批评论(贺仲明)
    二人转里的评论家(荆歌)
    个案的意义——从吴俊的文学批评说起(赵淑平)
    假面与良知——吴俊印象(朱文颖)
    知识分子临场存在的方式——王彬彬批评读解(杨颢 傅元峰)
    我的朋友王彬彬(贾梦玮)
    诗与思想的理性之路——关于张清华及其文学批评(周海波)
    读张清华的评论(张炜)
    这就叫天花乱坠——关于批评家的李敬泽(张清华)
    高眼慈心李敬泽(李洱)
    批评家的责任与正义意愿(李咏吟)
    崇高或诙谐——洪治纲印象记(艾伟)
    见证与追问——吴义勤的文学批评(黄发有)
    戏说吴义勤(毕飞宇)
    当代文学批评的学院品格(季进 谢波)
    语言本源的守卫者——郜元宝印象(谈瀛洲)
    表达的焦虑——漫谈张新颖的文学批评(周立民)
    半岛的灵性——读张新颖有感(张炜)
    为了批评的正义和尊严——评谢有顺的文学批评(孟繁华)
    新青年谢有顺(于坚)
    有人弦上行——记《我们都是陌生人》(陆艳)
    印象点击(040-049)--《城的灯》(长篇小说)(贺绍俊)
    印象点击(040-049)——《丑行或浪漫》(长篇小说)(汪政)
    印象点击(040-049)--《鸟巢》(长篇小说)(汪政)
    印象点击(040-049)--《细雨中的阳光》(长篇小说)(晓华)
    印象点击(040-049)--《牛角梳》(长篇小说)(晓华)
    印象点击(040-049)--《本草医案》、《万事介绍所》、《天降万物》(长篇小说)(吴义勤)
    印象点击(040-049)--《新加坡人》(中篇小说)(王彪)
    印象点击(040-049)--《黑白命运》(长篇小说)(吴义勤)
    印象点击(040-049)--《迷蒙之季》(中篇小说)(吴义勤)
    印象点击(040-049)--《火烧花篮阁》(短篇小说)(贺绍俊)
    文论下载(038-049)——鲁迅的最后十年(林贤治)
    文论下载(038-049)--齐人物论(续五)(张远山 周泽雄)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杰出成就奖”得主:史铁生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小说家奖”得主:韩少功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诗人奖”得主:于坚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得主:盛可以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文学评论家奖”得主:陈晓明
    文论下载(038-049)--“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散文家奖”得主:李国文
    文论下载(038-049)--道德可以拯救文学吗?(陈晓明)
    文论下载(038-049)--再论道德形而上主义与百年中国新文学(张光芒)
    文论下载(038-049)--从“五四”到“文革”:道德形而上主义的终结(张宝明)
    文论下载(038-049)--道德实用主义的陷阱(张光芒)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