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的时代早已过去了!”——文学大师施蛰存先生
  • 2003年11月25日是文学大师巴金的百岁诞辰,全国上下热烈庆祝;另一位文学大师施蛰存却悄悄于本月19日逝世,媒体的报道不多也不详尽,与巴金的普天同庆状况形成对比。然而,两位老人的晚年心态却是孤寂的,上期《亚洲周刊》江迅先生写的报道,
  • 文学史都是“另写”
  • 有这样一位百岁老人,他几乎完整地见证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和学术的重建和发展,他的文学道路从创作“鸳鸯蝴蝶派”小说始,到“新感觉派”小说而辉煌,从写旧体诗始,到写现代派新诗而著名,晚年又复归旧体诗的吟哦,从翻译外国文学到研究古典诗词,
  • 福尔摩斯在中国
  • “福尔摩斯”这个名字,在中文世界中至今家喻户晓。一般华人读者恐怕早已忘了这位英国大侦探的原名Sherlock Holmes(当年哪一位始作俑的译者把Holmes中的“霍”音译成“福”,也有待语言学家考证)。学术界研究福尔摩斯的人也不多,我在此首先要推
  • 文化的转向
  • 李欧梵的浪漫与现代探索
  • 1939年,李欧梵生于河南省太康县,1947年随父母来台,定居于新竹。新竹中学毕业之后,考进台湾大学外文系就读,当时正好是“现代文学”的萌芽期,他与白先勇、王文兴以及陈若曦等“现代文学”的健将旗手,都是同班同学。1961年,赴美国芝加哥大学修
  • 专业主义和新意识形态——对当代文学史的另一种思考角度
  • 在我们日常的语言使用中,“知识分子”正在成为一个歧义日渐增多的概念。当芭芭拉·埃伦赖希继续坚持着要将知识分子和职业管理阶级区别开来,并将其定义为“一个无阶级的阶级——脱离肉体的思想”的时候,福柯在一次访谈中却不无调侃地说:“我从未
  • 文学阅读的兴衰:一个阅读的社会学话题
  • 民工团
  • 我是2月3日跟随大队人马到达这个大城市的。我记得那天傍晚天下着大雪,整个城市阴沉沉的,街上行人稀少。走一段就看见一个高档的餐馆,里面热气腾腾,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为头的带着我们这一群人在雪地里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住的地方,
  • 权力与欲望:精神强力的形式——对《民工团》的一种解读
  • 残雪的《民工团》在文本最直观的层面,可以说是一个关于民工生活的纪录,它与我们当下从新闻报道和现实经验中感受到的生活形态有着相当程度的形似,乍一看简直就是在“讲述老百姓的故事”:民工们离开贫困的家乡来到城市,追求一种稍微好一点儿的
  • “无物之阵”里的生存隐秘
  • 残雪总是会给我们带来这个时代里最阴暗的东西,那东西不在表层,而是用表层的材料做壳,一番雕饰之后,内化为梦魇即魂魄的话语,错位扭结变形但又若有所指。
  • 小说家讲坛
  • 我为什么写作——在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的讲演
  • 现在世界上充满着骗局,尔虞我诈像大街上的包子、馄饨一样普遍。英国的“凯利”事件和美国布什政府的“新闻门”事件,被这两个国家的新闻界吵得沸沸扬扬,大有新闻界要和政府部门对簿公堂之势。从现在的情况看,似乎的确是两国政府有意夸大了伊拉
  • “写作是因为对生活的厌恶与恐惧”
  • 反乌托邦的乌托邦叙事——读《受活》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们获得了许多有益而难忘的教训,其中之一便是对文字和写作不再轻信。无论是低调地标榜客观或正义,还是高调地崇扬身体和日常,都已不再使我们感到新鲜、激动。当听到有学识者的妙语高论时,我们往往会问这是在替谁说话。
  • 散文困境中的一座丰碑——评王充闾的散文创作
  • 进入新世纪以后,文学革命的浪潮已经平息。那些摇旗呐喊激动人心的文学革命场景,在历史的布景上逐渐暗淡并最后消失了。对于文学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令人感伤的时代,习惯于革命的我们似乎再也找不出革命的口号、话语甚至理由,平静的日常生活使文
  • 寻求那飘逝的文化诗魂——王充闾散文的一种解释
  • 王充闾的散文有自己的品格,这是不用怀疑的。自1986年始,他先后出版了《柳荫絮语》、《清风白水》、《春宽梦窄》、《面对历史的苍茫》、《沧桑无语》、《何处是归程》和《成功者的劫难》等多部散文集。在这些散文集中,作家一大半的篇幅是关于祖国山川历史文化
  • 文体意识和主体间性——评王充闾历史散文的写作
  • 历史散文的步履在进入新世纪的门槛之后似乎呈现出蹒跚不前、缺失自我创新的生命张力。其原因之一,就是文体意识的遮蔽和主体间性的缺席。然而,令我们欣慰的是,散文作家王充闾,以其对于历史散文的审美乌托邦般的沉醉和对文学的话语形式的刻意
  • 文学口述史
  • 关于《人民文学》的复刊
  • 《人民文学》创刊于1949年10月,停刊于1966年6月。1976年1月复刊,出版至今。复刊当年(1976)的《人民文学》共出九期,其中,前四期为双月刊,第五期起的后五期为月刊。
  • 小说精神的源头·生活世界·现代汉语创作传统——林建法编《2003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
  • 小时候,小到还不知道世界上有小说这种东西,甚至连字也不识的时候,就听了许许多多故事。讲故事的人,是宠爱我们的祖父,是走南闯北的银匠,是左邻右舍没上过一天学的老太婆。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周围每个大人都会讲故事,只不过有的讲得多,讲得
  • 关于娜拉出走
  • 话语之径(二)
  • 卡夫卡这个姓氏有两个响亮的开音节,念起来好像掷地有声,可是这位小公务员出身的作家决非海明威那种硬铮铮的角色。生活中他是不折不扣的弱者,尽管在文学的道路上使足劲儿打拼,却从未尝受过成功的喜悦。他死得太早。他在日记中写道,“在巴尔
  • 《山花》2004年第三期目录
  • 关键词、话语分析与学术方法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伴随着一批学者对中国学术史的整理研究以及学术中心向高校转移,学术规范、学理性、科学与严谨等等相关的治学观念、作风与运作方式得到空前的重视,许多学术性的建设工作也随之开展起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文学理论与
  • 语文突围:人文本位与新经典
  • 当代中国的语文教育至今已备受指摘。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语文作为学科,其教学宗旨和模式陈陈相因、固执顽悖。不少曾亲历过当代语文教育的学人作家,如今回头一看,发现教育体系中的母语教学竟滞后如斯,问题重重。在一个将中国人固有的实用
  • 形式、历史和在话语中想象
  • 南帆先生主编的《文学理论新读本》(以下简称“南帆读本”)于近日出版。这部著作以全新的观念、体例和思考方式引起了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尤其在回应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以来人文学科发生的一些重大变化方面,“南帆读本”通过写作和思考方式的全面
  • 《上海文学》
  • 艰难的行走——漫谈陈应松的《望粮山》
  • 现代中国的不平衡发展,使得城市与乡村作为一个社会共同体内两个不同属性的生存空间,又因其异质性而彼此成为想象与向往的乌托邦对象。过往的文学叙述为我们提供了道德批判的指向——城市的文明与乡村的愚昧,或者乡村的和谐与城市的堕落,当
  • 个性
  • 小说出现了两个较为普遍的现象。第一,没有信息,或者说信息重复。这就是“叙事的空转”。第二,信息低劣,信息毒化,可以说是“叙事的失禁”。
  • 2003,坚守中的文学
  • 回顾2003年的文学,我们还是非常感动。在今天,仍有那么多人在为文学雄心勃勃地沉醉投入、努力追索。虽然这一年的文学并没有令世人震惊的“壮举伟业”,但我们在平淡、平静和坚实、坚守中,深切地感受到了2003年文学那坚韧、努力的侧影和风貌。
  • 道德形而上主义?——一场关于启蒙研究的深入论争
  • 这次论争是由于张光芒的一篇文章——《道德形而上主义与百年中国新文学》(《当代作家评论》2002年第3期)引起的。张光芒的《道德形而上主义与百年中国新?文学》(以下简称《道德》)是“道德形而上主义”启蒙研究论争的导火索。这篇文章先后被《中国社
  • 沈从文与北京
  • 沈从文有关文物和博物馆的思考是他历史和美学思考的一部分,同时组成了他有关现代性思考的重要内容。在他的文学世界里,历史是一种充满生命力的历史,生命是他的关键词汇。他营造的记忆和文学世界正是他历史观的最好的表现,在这一点上,他与尼
  • 一种文学告白
  • 黑人作家莫里森说:“写作是为了作证。”鲁迅、索尔仁尼琴、伯尔、格拉斯、米沃什、凯尔泰斯,还有库切,所有这些坚持为历史作证的作家,忠实于人类苦难记忆的作家,其实也是最富于时代感的作家。在他们的作品中,重复出现奴役与抗争的主题,人类最古老、最
  • 黑暗中的叙述——艾伟小说论略
  • 艾伟迄今为止的小说有半数以上的是以文革为叙述对象的。这一系列以少年视角切入的叙事文本,充满了新生代作家在“文革叙事”中惯用的表象化的叙事理念。与上一代人在“反思小说”中对文革的解构不同——“反思小说”在理性层面上对历史本质的深层
  • 感觉随风而去
  • 在现代人的眼里,施蛰存的小说读起来可能有些费劲。因为现代人没有爱也可以做,绝对没有施蛰存式的心理障碍。
  • 民间的现代价值
  • “自由——自在”是民间的基本特征。“自由”主要是在民间朴素、原始的生命力紧紧拥抱生活本身的过程中体现出来;“自在”则是指民间本身的生存伦理、逻辑法则、生活习惯、审美趣味等的呈现形态。
  • “我的时代早已过去了!”——文学大师施蛰存先生(李欧梵)
    文学史都是“另写”(陈子善)
    福尔摩斯在中国(李欧梵)
    文化的转向
    李欧梵的浪漫与现代探索(廖炳惠)
    专业主义和新意识形态——对当代文学史的另一种思考角度(蔡翔)
    文学阅读的兴衰:一个阅读的社会学话题(耿占春)
    民工团(残雪)
    权力与欲望:精神强力的形式——对《民工团》的一种解读(林舟)
    “无物之阵”里的生存隐秘(夏烈)
    小说家讲坛(王尧 林建法)
    我为什么写作——在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的讲演(阎连科)
    “写作是因为对生活的厌恶与恐惧”(阎连科 姚晓雷)
    反乌托邦的乌托邦叙事——读《受活》(王鸿生)
    散文困境中的一座丰碑——评王充闾的散文创作(孟繁华)
    寻求那飘逝的文化诗魂——王充闾散文的一种解释(李咏吟)
    文体意识和主体间性——评王充闾历史散文的写作(颜翔林)
    文学口述史(吴俊)
    关于《人民文学》的复刊(吴俊)
    小说精神的源头·生活世界·现代汉语创作传统——林建法编《2003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张新颖)
    关于娜拉出走(冯敏)
    话语之径(二)(李庆西)
    《山花》2004年第三期目录
    关键词、话语分析与学术方法(朱水涌)
    语文突围:人文本位与新经典(夏烈)
    形式、历史和在话语中想象(练暑生)
    《上海文学》
    艰难的行走——漫谈陈应松的《望粮山》(项静)
    个性(韩少功)
    2003,坚守中的文学(张学昕)
    道德形而上主义?——一场关于启蒙研究的深入论争(徐仲佳)
    沈从文与北京(王晓珏)
    一种文学告白(林贤治)
    黑暗中的叙述——艾伟小说论略(王侃)
    感觉随风而去(乔新生)
    民间的现代价值(王光东)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