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见证中国当代文学话语变革——序陈晓明《解构与文学的现代性》
  • 陈晓明在福建师大中文系攻读文艺理论硕士学位的时候,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思想领域里,阴晴不定,乍暖还寒,知识界不时传递着的小道新闻,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由此表达的对于思想解放的期待和对于倒退动向的厌恶。福州不是全国性的文化中心,但是,比之陈晓明生长的闽北来说,毕竟大不相同,起码天天都有刺激思想的信息。
  • 论德里达的“补充”概念
  • 德里达这一页似乎要被匆忙地翻过去,这充分显示出当代理论和批评的轻狂。解构主义在西方毕竟已经有三四十年的历史,而且广泛地被人文学科所吸收。当代多元主义变得油嘴滑舌,这不过是从解构主义那里搞了点皮毛。而一元论和独断论依然盛行,这说明解构的任务并没有完成。相反,当代思想文化对解构主义完全采取了实用主义的态度,不折不扣的拿来主义。
  • 不说,写作和飞翔——论林白的写作经验及意味
  • 对当代文化构成真正尖锐的挑战的人,经常是一些若隐若现的角色。在整体性力量如此强大的时代,只有那些始终保持着个人姿态的人们,那些始终反思警醒被同化和异化的人们,或者天生就是出走、游离,没有愿望,没有历史的合目的论的人们,他(她)们才有可能另辟一条歪歪曲曲的道路。这是他者的道路,没有归宿的道路。现时代的文学多么希望这样的出走,没有目的的出走啊。
  • 打开我们的文学理解和打开文学的生活视野——从《妇女闲聊录》反省“文学性”
  • 上一次我们讨论《妇女闲聊录》是在十月份吧?那次无意中谈起,没想到谈了很多,主要由这部作品的内容谈到当代中国农村社会的种种问题,发了很深的感慨。这次是不是就不谈这个了,专门来讨论一下这部作品的“文学性”问题怎么样?前几天我在研究生当代文学选修课上让学生讨论《妇女闲聊录》,一个比较普遍的感觉是:
  • 让他者的声息切近我们的心灵生活——林白《妇女闲聊录》与今日文学的一种路向
  • 在这近十余年里,中国文学长大成人的影像相当清晰。遥想那个叛逆的“个人化”时期,那些标志性作家就像撒娇任性的青少年一样,惟我独尊又牢骚满腹,姿态、语式和装扮都在一个自以为本真的狭隘世界中奔闯招摇,但是在集体代言叙事仍旧强大的语境下,他们以个性表达逆反的热诚和创造的渴望,使我们不能不为之感到钦敬。
  • 低于大地——关于《妇女闲聊录》
  • 我对自己说,《妇女闲聊录》是我所有作品中最朴素、最具现实感、最口语、与人世的痛痒最有关联,并且也最有趣味的一部作品,它有着另一种文学伦理和另一种小说观。这样想着,心里是妥帖的,只是觉得好。如果它没有达到我所认为的那样,我仍觉得是好的。
  • 生活的形式
  • 我写农村,并不是出于怀旧,也不是为祭奠插队的日子,而是因为,农村生活的方式,在我眼里日渐呈现出审美的性质,上升为形式。这取决于它是一种缓慢的,曲折的,委婉的生活,边缘比较模糊,伸着一些触角,有着漫流的自由的形态。
  • 诱惑我一生的体裁
  • 我的写作是从短篇小说开始的。即使后来写作了几部长篇小说,我也从不认为短篇小说创作是营造长篇小说的过渡和准备。短篇小说在今天,有时候会被误认为是一个作家写作实践的陪衬。今天,人人都感到时间是局促的,光阴如箭一般。但很多人却在这局促的时间里读着长篇小说,忽视着似乎无需太多阅读光阴的短篇。
  • 短篇小说,一些元素
  • 谈及短篇小说,古今中外都有大师在此领域留下不朽的声音。有时候我觉得童话作家的原始动机是为孩子们上床入睡而写作,而短篇小说就像针对成年人的夜间故事,最好是在灯下读,最好是每天入睡前读一篇,玩味三五分钟,或者被感动,或者会心一笑,或者怅怅然的,如有骨鲠在喉。如果读出这样的味道,说明这短暂的阅读时间没有浪费,培养这样的习惯使一天的生活始于平庸而终止于辉煌,多么好!
  • 关于迟子建
  • 大约没有一个作家的故乡会比迟子建的故乡更加先声夺人了。她在中国最北端的雪地里长大,漠河,北极村,木头房子,冰封的黑龙江,雪泥路上的马车,我每次看到电视里播放如此的风光或专题片时,我会想,迟子建以前竟然住在那样的风光里!
  • 我能捉到多少条“泪鱼”
  • 你们有没有听过傻瓜的歌声?三十年前,我曾在故乡的小山村听过一个少年傻瓜的歌声。他是因脑炎而变傻的,是我同学的弟弟,在家排行老三,我们都叫他傻三。傻三很神奇,你不能说他傻,若是谁这样说他了,他就气咻咻地跑回家,用收音机和挂钟来证明他的“不傻”。他极为熟练地把它们拆卸了,让各色零件像残花败柳一样谢落在地上,然后再有条不紊地把它们一五一十地安装上。
  • 说多了不好
  • 别看小说带一个说字,却是写的,不是说的,说多了不好。现在多种形式各个层次的媒体那么多,有千家万家,人家让你说吧说吧,你不说有点少,一开口便是多,得到的只能是不安和失落。
  • 二00四年《当代作家评论》奖——获奖作者和篇目
  • 精神的背景——消费时代的写作与出版
  • 既然走进了如此悲观消极的黄昏,就不可避免地期待起黎明的曙色。于是这里发现了一种从昏暗的背景中凸出的文学。整个混浊的部分是背景,垂在那儿像一道沉重的幕布。如果这个时期还有什么正在与这道幕布分离出来,那么就是一小部分文学——当然还有思想。
  • 《当代作家评论》二00四年总目录
  • 离开·故乡·或者无家可归——《二00四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
  • 也许,有一个词,可以帮助我们走近二00四年的短篇小说,这个词来自于作家魏微的一篇小说——《异乡》:
  • 谎言是何等的楚楚动人——《二00四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序
  • 如果小说是一种谎言,那么,小说家就是一个让话语行走在谎言世界里的人。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谎言并非只是恶俗的欺骗,它同样也是安顿灵魂的一种方式。尤其是那些来自精神深处的谎言,或许与我们所终日注视的现实相距甚远,但是,它可以为我们的灵魂提供一个虚拟的空间,让我们稍安勿躁,静心地漫游于另一个隐秘的世界里,独享生命的爱恨情仇,为自己的心智而活,并活出另一种芬芳。
  • 建立文学批评的新秩序——《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00四年文学批评》序
  • 在编选这本年度批评选时,我和王尧教授正在合作的《中国当代文学批评选》(上、下)的编选工作也接近尾声。在讨论如何编选《中国当代文学批评选》时,王尧提出应当通过一个文学批评的选本来呈现一段学术史;他认为现在的文学史写作忽视了对当代文学批评演进过程的清理,文学史所建立的观点其实有一个学术积累的过程。这个想法我是赞同的,我在去年的序中提出期盼选本能够呈现中国当代文学学科走向成熟的气象,表达的是相同的意思。
  • 我所看到的二00四年中国随笔,兼及随笔的条件和赌注
  • 编完这本随笔年选,我就暗自打算在序言里好好阐述一下我的随笔观。但是在看过郭宏安先生的文章《随笔再探——文学随笔:一种自由的批评》之后,我忍住了喧哗的冲动,觉得多引用一下他的文字,比我自己在此喋喋不休对读者朋友有益千万倍。下面我就决定这样做,以收事半功倍之效果。
  • 二00四诗歌的若干关键词
  • 或许是离世纪之交的热闹越来越远了的缘故吧,二00四年的诗歌界有些异乎寻常的平静,似乎又回到了久违的“日常”情境。对于多年来习惯了事件和热闹的人们来说,这反而显得有些“不正常”了,缺少了话题、看点,还有那种“可资叙述”的引人注目的刺激性变故,作为一个“诗歌年度”,它似乎也缺少了色彩和引人谈论的动力。
  • 先锋文学并未终结——答友人问
  • 现在很多人又开始谈论先锋文学了,请问,你是如何定义文学意义上的“先锋”、“自由”等概念的? “先锋”和“自由”,描述的都是一种精神状态,一种心灵气质,它是开放的,前进的,变动的,也是一直在否定自己的,你很难用一个固定的概念来定义它。
  • 论施蛰存文学思想的现代性
  •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施蛰存是幸运的。如他自己所说:“出于我意外的是,近几年来,我的那些尸居余气的作品,会有文艺批评家、文学史家和青年作家们从灰积尘封的图书馆书架上找出来,像鉴赏新出土的古器物那样,给予摩挲、评论或仿制。”作为一位老作家,亲眼看到自己当年的“习作”能够在今天的文坛上重新“复活”,看到六十年前中国青年的“文学试验”能够被滚滚向前的历史大潮所承认,确实让人欣慰。
  • 文学批评缺席的背后
  • 今天一些文学表扬家和商业资本联手呼喊文学批评的缺席,显然是基于八十年代后商业可持续发展的危机。八十年代后的商业资本深刻地认识到,一个空洞无物的八十年代后文学的商业炒作是难以持久的。八十年代后作为文学泡沫,他们可能在文学的认同危机中很快就会崩溃而且风流云散。
  • 背叛,或者回归
  • 这七个人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散文观念。格致说她的散文拥有“情书的高度”,朝阳拒绝“炊烟袅袅”式的美化——包括美化自己,方希渴望被一些“子弹”一般的别致看法击中,吕不在南方的烟雨之中想象一种语言利器,刘春意识到“文学是个人之道德与价值观的冒险”,雷平阳——别名“雷诗人”——固执地将散文视为诗,黑陶庄严地宣称他的散文要达到“四个度”:精度、速度、密度、信度。
  • 项美丽在上海
  • 以上(项美丽)的每一种引文都有令人质疑之处,真相迷雾重重,难以企及。我面对这一现实,不禁悲从中来。难怪陈寅恪写柳如是,写了三大本,洋洋一百余万字。仅考证柳如是与钱谦益的相遇时地,就写了几十万字。还有,以前我总搞不明白,以陈寅恪这样的一代大儒,放着那么多前贤才俊不写,却是以他后半生的主要精力,为柳如是这么一位出身微贱身世凄迷的小女子立传。现在面对着有关项美丽的迷惑,我依稀有些明白了。
  • 从苏童看中国作家的中产阶级化
  • 作家的创作需要一定的物质保障,至少不能像曹雪芹那样在大年夜泪尽而逝,留给后人半部红楼的缺憾;但作家又不能拥有过于优裕的物质条件,否则过犹不及,因为他需要拿出很大的心力来抵御物欲的诱惑,否则,物质带来的生活层面的积极意义甚至抵消不了精神层面的消极意义。有人的灵魂在泥泞与饥寒中呼号,有人的身体在温暖的壁炉前昏昏欲睡。
  • 作家如何用灵魂创作
  • 张光芒:北村最近走下神坛,出了本关注弱势群体的新书《愤怒》。小说描述了主人公李百义从农村逃往城市追求新生活的残酷遭遇,第一次用小说的方式公开揭示了我们面临的社会的真实处境。主人公李百义的自我忏悔和精神拷问。是否标志着您小说创作的新的转向?
  • 《上海文学》目录
  • 《山花》目录
  • 《作家杂志》目录
  • 《文艺争鸣》目录
  • 批判“失语”与“朦胧”指征——中国朦胧诗派新论
  • 酝酿已久的“研究生园地”终于在今天与大家见面了。设立这一栏目是为了促进新生学术力量的发展,给在校攻读硕士、博士学位的研究生,提供自由发表学术文章的空间,它拒绝浮躁、媚俗及急功近利、哗众取宠的不良文风,以扎实的学风、新锐的见解、独立的思想、人文的情怀和朴素灵动的文字表达为追求目标。研究生教育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生的教育质量也是教育界、学术界普遍关心的问题。在目前的研究生教育和培养中,存在着种种让人忧虑的问题,譬如对于研究生在毕业前必须发表一定数量论文的硬性规定,再譬如片面强调毕业论文的“原创性”,忽略学术传承、学术积累的必要性等等问题,都带来了研究生学术研究和论文写作中的某些非学术性因素,这势必影响到研究生的学术素质及人文品格的塑造。有鉴于这种状况,我们深感研究生必须拥有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园地,我们试图通过我们的努力,在《当代作家评论》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全国在校研究生的共同参与。以“学术”为本,以“思想”为脉,在我们“自己的园地”上,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发展与深入贡献自己的力量。
  • 性别神话的坍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女性写作批判
  • 在“十七年文学”直至新时期“伤痕——反思——改革”的主流文学的线性进程中,女性写作在总体上与男性作家一起分享着“宏伟叙事”的光荣梦想。八十年代中期,一些先知先觉的女性作家游离于主流话语之外,开始在社会文化层面反思两性关系,质疑传统的性别秩序,产生了《方舟》、《在同一地平线上》等代表性文本,女性写作开始具有性别意识。稍后,王安忆的“三恋”、铁凝的《棉花垛》等小说将女性意识向前推进了一步,女性作为欲望主体浮出历史地表。
  • 死亡与故乡——蒋韵叙事作品中的现代性主题
  • 蒋韵的笔总是会触及到死亡,但她真正关心的却是如何尊严地活着;正如她总是追忆着她所从徙来的故乡,到后来却发现真正的故乡就在身旁。对死亡的哲理性思考和对故乡的历史性探寻共同构成了蒋韵叙事作品的现代性特质。
  • 游戏:投向无趣人生的智慧之矛——论王小波小说中的游戏精神
  • “游戏”是王小波小说的重要精神元素,它不仅建构了王氏小说的思想内容、叙事方式,也体现着他独特的精神追求。“王式”游戏精神,不仅消解了主流意识形态,更是一种新精神主体性的确立。王小波继承并变异了鲁迅以来“现代文学”的深度模式,衍生出一种“中国游戏精神”,对当代汉语文学的现代理性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 人格忧患·创造精神·共生之爱——刘长春散文的文化意蕴
  • 我一直很疑惑,在人人喊忙的今天,大忙人刘长春却接连抛出《天台山笔记》、《墨海笔记》、《旅途》、《山水境界》、《大地笔记》等近十部引动文坛的散文集;在人人都可提笔,散文几乎成为最通俗文学样式之一、也因此更难引起世人关注的当下,刘长春的散文创作却独标高格,引起了同行、评论家与读书界的广泛关注。
  • 人类忧思与性灵书写——刘长春《大地笔记》的精神内核
  • 刘长春是个多面手,他的现实角色是台州市土地局局长,除此之外,他又是书法家、散文家,还是一九六六年浙江省少年乒乓球男子单打的冠军!就散文创作而言.刘长春在不长的时间内先后出版了《旅途》、《山水境界》、《天台山笔记》和《墨海笔记》等多种,近期又推出了《大地笔记》一书,令人刮目相看!
  • 成长的挽歌——评刘庆的长篇小说《长势喜人》
  • 在很多人的眼里,中国的现代性进程一直是一个复杂而又暖昧的过程。尽管中国的知识分子始终以启蒙与救赎为己任,并试图借助民主与科学,有效地推动中国社会向现代文明有序地前进,但是,由于历史强权和个体精神之间的巨大失衡,使得作为少数精英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反抗强权与启蒙民众的两条道路上左冲右突,却一直收效甚微。
  • 在物质与精神双重畸形的挤压下——读刘庆长篇小说《长势喜人》
  • 刘庆是作家也是报人,虚虚实实,兼而得之,这不容易。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自己在这两个圈子里都呆过,对两个圈子中的一般特色及行情略知一二。一般说来,作家大抵散淡,不太受得了办报需坐班的煎熬;而报纸办久了,又常使人变得很“实在”,什么想象啊、虚构啊、意象啊都给磨得差不多了。而这个刘庆却不然,他一面将报纸办得风风火火,一面将小说写得诡诡异异。
  • 技艺高超的说书艺人
  • 长篇小说《长势喜人》是刘庆最近的一部力作,以一个同行的经验我想刘庆肯定在上面花了很多心血和气力。不得不承认,读了刘庆的小说,确实让我惊讶而且激动。小说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一副壮阔的历史图景,主人公李颂国的人生经历就是从“文革”到一九九六年整整三十年的历史。三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写起来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 回想“春暖时节”——一份大跃进年代的女性写作个案
  • 董之林的《回想“春暖季节”》,选择了茹志鹃的小说进行她的个案分析,这篇文章的意义在于,它并不是想要以此证明那个时代普泛化的文化事实,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从“这一个”的个案写作,研究文学现象的复杂性,尤其是女性对主流文化的疏离倾向怎样若隐若现地进入“春暖季节”。文化研究进入文学批评,并不是以牺牲文学的复杂性为其前提,恰恰相反,它的目的正是要重新揭示或者重新呈现文学的复杂构成,而牺牲了文学的复杂性,也同时意味着牺牲了文化的全部复杂性。选择期刊作为文化研究的对象,已经逐渐成为一个研究热点,它的意义也许在于,经由这种研究,“文化生产”的重要性开始呈现,郑绩对《读者》杂志的研究,也基本属于这一范畴,而且会给我们许多有意思的启示。
  • 从《读者》看当代大众性
  • 《读者》杂志创刊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属综合类文摘杂志,从创刊时月发行量三万册,到二00四年十一月已创造出月发行量八百零六万册的中国纪录,发行量排名世界综合期刊第四。其销量连年上升,由月刊改为半月刊后发行仍保持上升势头。据统计,《读者》迄今已累计发行八亿多册。《读者》杂志主编彭长城在兰州召开的《读者》新年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一数字已稳居中国九千多种期刊发行量的首位,
  • [批评家论坛]
    见证中国当代文学话语变革——序陈晓明《解构与文学的现代性》(孙绍振)
    论德里达的“补充”概念(陈晓明)
    不说,写作和飞翔——论林白的写作经验及意味(陈晓明)
    [林白评论专辑]
    打开我们的文学理解和打开文学的生活视野——从《妇女闲聊录》反省“文学性”(张新颖 刘志荣)
    让他者的声息切近我们的心灵生活——林白《妇女闲聊录》与今日文学的一种路向(施战军)
    低于大地——关于《妇女闲聊录》(林白)
    [小说家讲坛]
    生活的形式(王安忆)
    诱惑我一生的体裁(铁凝)
    短篇小说,一些元素(苏童)
    关于迟子建(苏童)
    我能捉到多少条“泪鱼”(迟子建)
    说多了不好(刘庆邦)
    [新作网页]
    二00四年《当代作家评论》奖——获奖作者和篇目
    精神的背景——消费时代的写作与出版(张炜)
    《当代作家评论》二00四年总目录
    [理论批评]
    离开·故乡·或者无家可归——《二00四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蔡翔)
    谎言是何等的楚楚动人——《二00四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序(洪治纲)
    建立文学批评的新秩序——《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00四年文学批评》序(林建法)
    我所看到的二00四年中国随笔,兼及随笔的条件和赌注(李静)
    二00四诗歌的若干关键词(张清华)
    先锋文学并未终结——答友人问(谢有顺)
    论施蛰存文学思想的现代性(赵凌河)

    文学批评缺席的背后(萧夏林)
    背叛,或者回归(南帆)
    项美丽在上海(王璞)
    从苏童看中国作家的中产阶级化(李美皆)
    作家如何用灵魂创作(浦奕安)
    《上海文学》目录
    《山花》目录
    《作家杂志》目录
    《文艺争鸣》目录
    [研究生园地]
    批判“失语”与“朦胧”指征——中国朦胧诗派新论(徐国源)
    性别神话的坍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女性写作批判(王丽霞)
    死亡与故乡——蒋韵叙事作品中的现代性主题(徐艳蕊)
    游戏:投向无趣人生的智慧之矛——论王小波小说中的游戏精神(房伟)
    [刘长春评论专辑]
    人格忧患·创造精神·共生之爱——刘长春散文的文化意蕴(张光芒)
    人类忧思与性灵书写——刘长春《大地笔记》的精神内核(王兆胜)
    [关注]
    成长的挽歌——评刘庆的长篇小说《长势喜人》(洪治纲)
    在物质与精神双重畸形的挤压下——读刘庆长篇小说《长势喜人》(潘凯雄)
    技艺高超的说书艺人
    [文化研究和文学批评]
    回想“春暖时节”——一份大跃进年代的女性写作个案(董之林)
    从《读者》看当代大众性(郑绩)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