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本土、文化与阉割美学——评从《废都》到《秦腔》的贾平凹
  • 贾平凹在当代中国文学界是一个争议最大的人物。这无疑是因为他的《废都》。《废都》的销量如此之大,影响如此之广,引发的争论如此之剧,这可能是上个世纪末最大的文学事件。中国当代文学史中事件频仍。但只有《废都》是文学界自发性的事件。其他的力量不过推波助澜而已。
  • 重评《废都》兼论九十年代知识分子
  • 在文学与思想文化问题纷争已经“日常生活”化了的今天,追溯知识分子进入一九八О年代时的状态.我们不能不对那时的自信与单纯生出感慨。诗人徐迟在一九八О年第一期的《诗刊》上发表诗作《八十年代》.他歌吟道:“我们将脱下旧衣裳,换新装对镜重梳妆。”如诗人所言,“我们”以及“我们”的“中国”都以新的“装扮”进入了称为“新时期”的时空中。“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知识分子如“木兰”一般。
  • 散文的后面站着一个人
  • 在中国,散文应该是最成熟、也最悠久的文体。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小说为王了,散文的影响力却在衰微。故事已是新的阅读主宰。虚构成了作家最为看重的才能,没有人再愿意听作家们的絮絮叨叨了,这个时代所热爱的。更多的是欲望和传奇。然而,当故事越来越变成胡编乱造,当虚构也成了精神造假的幌子,散文的写作,似乎也在偏离真心和自然的轨道,加入到了虚假写作的合唱之中。
  • 未曾离家的怀乡人——一个文学爱好者对贾平凹的不规则看法
  • 卡尔维诺在《〈奥德赛〉中的奥德赛》一文中提出了“遗忘未来”的主题:“尤利西斯从枣莲的力量、塞喜的魔药与赛伦的歌声中听拯救出来的,不只是过去或未来。记忆的确很重要——对于个体、社会、文化来说都是如此——不过它必须将过去的痕迹与未来的计划结合在一起,让一个人可以去行动,却不忘记他先前想做什么,让他可以成为,却不停止保持他现有的存在,让他可以保持现有的存在,却不停止成为。”
  • 贾平凹的道行
  • 贾平凹的作品我只读了一部分,此文有点妄议。我在八十年代初开始接触贾平凹的作品,印象是内觉丰富,和当时流行的文学有不同的调子。孙犁先生夸赞他的信透出一个观点,那就是贾氏文脉的源头不在我们今天的传统里,在其文字的后面有古朴的东西。
  • “语言是第一的”——贾平凹文学语言研究札记
  • 在不少人的眼里,贾平凹是一个旧式文人,士大夫气极重,原因之一就是他对传统艺术的偏爱与把玩。比如书画.比如埙、秦腔。贾平凹曾多次叙写过秦腔,“山川不同.便风俗区别;风俗区别,便戏剧存异”。在他看来.陕西出秦腔是必然的,“广漠旷达的八百里秦川,只有这秦腔,也只能有这秦腔”。看得出,对秦腔,贾平凹是心怀敬畏的,秦腔为秦地之音,秦人之魂。
  • 回到生活原点的写作——贾平凹《秦腔》的叙事形态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作家对乡村和“乡土”的经验的表达及其想象性叙述,毫无疑问地越来越成为一种寂寞的存在;而另一种文学现实是,由于一些有良知、有才华、有耐性的作家的存在和坚守,他们在动荡的文学写作的处境里,依然对这个庞大的存在表现着一个真正作家的智慧与忠诚。以自己的写作寻找文学叙述乡土现实的可能性。可以肯定,在今天,如果一个作家放弃掉自己已经获得的充分的城市经验,
  • 论《秦腔》在乡土小说史上的意义
  • 恩格斯在评价欧仁·苏的著名小说《巴黎的秘密》时这样指出:“这本书以鲜明的笔调描写了大城市的‘下层等级’所遭受的贫闲和道德败坏,这种笔调不能不使社会关注所有无产者的状况。正像《总汇报》这个德同的《泰晤士报》所说的,德国人开始发现。近十年来,在小说的性质方面发生了一个彻底的革命,先前在这类著作中充当主人公的是国王和王子,现在却是穷人和受轻视的阶级了.
  • 永远的张承志
  • 常常眼前恍惚过这样的画面:在莽莽苍苍的北方大地,卷发行吟的张承志,静夜功课的张承志,伏在午夜鞍子上的张承志。从《北方的河》到《金牧场》直至《神示的诗篇》,我在这条乳汁的河上渐渐饱满和丰富起来。有位朋友联系好,让我去青海的北山林场写作.说是张承志写《金牧场》的地方,同一片林海,同一个房间,同一张书桌。我像听见什么一样,永远地退却了。
  • 论中国式的城市文学的生成
  • 在城中,写乡土。没有哪个作家能够脱离城市人阅读趣味的期待,哪怕他非要栖居在乡间而且只写乡村体验,作家自己其实仍然自觉不自觉地担承着“城市人”的或日“文明人”的角色。所谓“乡村知识分子”中的一类“乡村作家”早已经消失,至多存在的是如一九二О年代中后期的“乡土作家”,即鲁迅认同的在城市中的“侨寓文学的作者”。
  • 《上海文学》目录/《山花》目录
  • 《作家杂志》目录/《文艺争鸣》目录
  • 中国文学(一九四九-一九九九)的英译本出版情况述评
  • 一九七八-一九八一年,在邓小平的支持下,中国出现了解冻。中国新时期文学曾预示、表现、甚至引发了中国意识形态和实践方面的深刻变革。
  • 世纪末《废都》中的文学与知识分子
  • 众所周知,贾平凹在八十年代是作为“寻根文学”的重要人物登上文坛的,他以家乡陕西为背景的乡土小说广为人知。整个八十年代,西安、陕西以至整个西北一直是文化生产与创新的基地。这片土地诞生了一批大家都熟悉的文学作品、新电影(第五代电影)和通俗音乐。中国很多踌躇满志的电影制作人和作家都从这里开始了他们的事业。西北,作为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共产主义革命的摇篮和至今仍然落后的僻壤内陆,
  • 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辑
  • 由《南方都市报》发起、《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典礼于四月八日下午在中山大学礼堂举行。贾平凹凭借《秦腔》一书荣获年度大奖——“二ОО五年度杰出作家”。东西以《后悔录》荣获“二ОО五年度小说家”,李亚伟以《豪猪的诗篇》荣获“二ОО五年度诗人”,徐晓以《半生为人》荣获“二ОО五年度散文家”,张新颖以《双重见证》和《沈从文精读》荣获“二ОО五年度文学评论家”,李师江以《逍遥游》荣获“二ОО五年度最具潜力新人”。
  • 致张新颖谈文学语言和现代文学的困境
  • 现在,张炜的长篇小说《丑行或浪漫》摆在我们面前。如何解读这部文本,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一定的分歧,而这个分歧恰恰是你我在现代文学、文学语言的理解上的分歧。所以,我首先披露如是我读《丑行或浪漫》。
  • 站在“传奇”与“诠释”反面的沈从文研究——评张新颖的《沈从文精读》
  • 一、站在“传奇”与“诠释”反面的沈从文研究 米兰·昆德拉从朴素的阅读感受出发,抨击泛滥成灾的卡夫卡研究,他用同语反复给这一研究命名:“卡夫卡学是为了把卡夫卡加以卡夫卡学化的论说。用卡夫卡学化的卡夫卡代替卡夫卡。”“卡夫卡学的文章数量上了天文数字,卡夫卡学以无数的变调发展着始终相同的报告,相同的思辨,
  • 校园生活的另一种书写——关于孙春平的“校园小说”
  •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切入生活的角度,都有自己着力表现的对象,他们有的进行着善的弘扬。有的进行着美的挖掘,也有的进行着爱的歌颂。与之相比,孙春平是一个丑的揭露者恶的诅咒者是一个黑暗的书写者。他的《真太阳》、《放飞的希望》、《老师本是老实人》、《老师本是解惑人》、《怕羞的木头》等与校园有关的系列中短篇小说。以对当下教育和校园生活剥皮见骨的冷峻笔法。揭示了社会现实和人性深处的丑恶与黑暗。
  • 身体的浮沉与历史的映现——解读李铁的“女工系列”小说
  • 作为一位工人出身的作家,丰富的工厂经历无疑会为李铁“想象工厂(工人)”提供巨大的库存,他似乎更有条件在小说中演绎出有关工厂(工人)的丰富多彩的故事。然而,耐人寻味的是,他的作品却总是在重复着一些相类的故事母题,以至于形成一种属于他个人的互文性的叙述模式。我们说,小说叙事是一种想象性的虚拟行为,也是一种建构性的主观行为。作家的创作往往沉淀着相对稳定的思考方式和意义建构方式。
  • 黑羽毛 白鸽子——关于艾伟的《爱人有罪》
  • 作为西门街的大美人,俞智丽无疑是有过花样年华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她穿着款式新颖的衣服,像一只高傲的白鸽从街上走过,步态妖娆,吸引了一大群小伙子。惹眼带来的兴奋中间,难免要掺杂着危险,或者说,正因为有危险,才更觉得吸引。某一天夜里,俞智丽在路边的一个树林里被强奸,少女的贞洁被污染,恰如一只白鸽的羽毛被染成了黑色。
  • 身体与灵魂,谁为谁领路——艾伟的长篇《爱人有罪》解读
  • 身体与灵魂的关系似乎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焦点问题,我这样说也许还不太确切,因为身体与灵魂的关系这样的大题目,人类在其历史中不能不一直遭遇着、关切着.从而对于它的探索往往构成了宗教、伦理及文学的核心命题。然而,这一古老的命题并不是匀质地展布在人类的历史活动中的,在某些历史时段它毋宁是安然的,要么被压抑着.要么被遗忘了。
  • 一九八四-二ОО四先锋诗歌整体观
  • 在朦胧诗后二十年的历史时段里,从第三代诗歌、海子诗歌到九十年代的个人化写作,再到“七О后”诗人群以及女性主义诗歌,先锋诗歌构成了一个连续性的艺术系列。它对诗坛一次次的变构冲击,不但形成了自己独立的艺术精神、特质和传统,引渡出一批才华功力兼俱的诗人和形质双佳的优卓文本,以及对诗歌生长提供的诸多可能性,支撑起了新诗艺术史上最富有创造活力的历史时期,
  • “复调”意向与“交流”诗学:论翟永明的诗
  • 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位作家和诗人,无不渴盼着拥有自己创作的“黄金时期”,然而“黄金时期”不论对于谁都并非一蹴而就。一九八四年以前,翟永明写了许多诗歌,但用她自己的话说大都属于失败之作,从写于一九八四年的“《女人》开始,我才真正进入写作”。因为在这组充满神性的诗歌中,诗人写作中变化和分裂的内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继续下去的开端”,
  • 何谓“文学的自觉”
  • 竹内好理解的文学.恐怕不是我们中国学界一度从文学的自律性的意义上理解的文学,竹内好说鲁迅“通过与政治的对决而获得的文学的自觉”.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是竹内好所说的“绝对矛盾的自我同一”。同时.竹内好的“文学”是诉诸于伦理实践的.是一种作为机制的思想。这都会丰富我们对于文学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在竹内好看来,鲁迅的文学的自觉是与同心与挣扎的概念联系在一起的。
  •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施蛰存
  • 施蛰存近一个世纪的生命历程,正是中国现代文学一个世纪的历程,施蛰存不仅是中国现代文学发生、发展和演变的见证人,而且是中国现代文学发生、发展和演变的实践者和创造者,他的现代主义文学创作和对现代派文学的推崇,创造了一支中国的现代派文学,使中国现代文学走出了现实主义一统天下的格局,从而形成了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三足鼎立的局面。
  • 喜剧与悲剧之间
  • 八十年代,或许应当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如今提起来已经让人多少有些伤感了。有时候,我会觉得它离我很近,就像是在昨天;有时候,我又会觉得它十分遥远,远得仿佛自己从未经历,留不下任何记忆。应当说,不管是远,还是近,这两种感觉都让我感到震惊。这是我在写《不过是垃圾》时首先想到的。
  •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
  • 即使在名家长篇“大丰收”的二ОО五年,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依然是一部分量十足的佳作。
  • 余华的惯性
  • 余华的形式探索对于汉语叙事的可能性的深度掘进,是独特的,是一种具有“换脑子”意味的艺术爆破。耐人寻味的是,当先锋文学成为新生作家的“影响的焦虑”,余华及其艺术趣味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文学的秩序与规约,不仅成了后起作家模仿与超越的标杆,而且成为束缚其自身的惯性。
  • 一股穿越穷山恶石的水
  • 近年来写了一系列南方题材的小说.内容大多与我的故乡浙南相关,比如《江南篇》、《花事了》、《玉莲》、《邮购新娘》、《雁过藻溪》、等等。《向北方》是我懒散的写作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从这里开始,我也许会暂时离别江南的山水,走入北方的广漠地界。
  • [贾平凹研究专辑]
    本土、文化与阉割美学——评从《废都》到《秦腔》的贾平凹(陈晓明)
    重评《废都》兼论九十年代知识分子(王尧)
    散文的后面站着一个人(谢有顺)
    未曾离家的怀乡人——一个文学爱好者对贾平凹的不规则看法(李静)
    贾平凹的道行(孙郁)
    “语言是第一的”——贾平凹文学语言研究札记
    回到生活原点的写作——贾平凹《秦腔》的叙事形态(张学昕)
    论《秦腔》在乡土小说史上的意义

    永远的张承志(叶舟)
    论中国式的城市文学的生成(施战军)
    《上海文学》目录/《山花》目录
    《作家杂志》目录/《文艺争鸣》目录
    [海外汉学研究]
    中国文学(一九四九-一九九九)的英译本出版情况述评
    世纪末《废都》中的文学与知识分子
    [文学传媒研究]
    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辑
    [渤海论坛]
    致张新颖谈文学语言和现代文学的困境
    站在“传奇”与“诠释”反面的沈从文研究——评张新颖的《沈从文精读》(金理)
    [作家与作品]
    校园生活的另一种书写——关于孙春平的“校园小说”(韩春燕)
    身体的浮沉与历史的映现——解读李铁的“女工系列”小说(胡玉伟)
    黑羽毛 白鸽子——关于艾伟的《爱人有罪》(金仁顺)
    身体与灵魂,谁为谁领路——艾伟的长篇《爱人有罪》解读(赵顺宏)
    [现代汉诗研究]
    一九八四-二ОО四先锋诗歌整体观(罗振亚)
    “复调”意向与“交流”诗学:论翟永明的诗(罗振亚)
    [新作网页]
    何谓“文学的自觉”(吴晓东)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施蛰存(杨迎平)
    喜剧与悲剧之间(格非)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石一枫)
    余华的惯性(黄发有)
    一股穿越穷山恶石的水(张翎)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