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五四与“文革”两种革命镜像下的灵魂显影——王尧《纸上的知识分子》读札
  • 二十世纪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像这样重大的研究课题至今尚无人问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史学家的悲哀。但是,王尧君《纸上的知识分子》却在各种人和事的描写与评说中,将经过两次革命的知识分子的灵魂放在光天化日之下曝光,这无疑是为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嘹望的窗口。
  • 光明与黑暗之门——我对夏氏兄弟的敬意和感激
  • 二00五年十月二十八日至二十九日,“夏氏兄弟与中国文学”学术研讨会(The Hsia Brothers and Chinese Literature: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会馆举行。此次会议由王德威筹办与主持,韩南、林培瑞、孙康宜、奚密、陈平原、陈国球、耿德华等来自中国大陆、港台和欧美的七十多位学者出席了这一盛会,探讨夏济安、夏志清昆仲对中国文学研究的贡献,探讨发展夏氏兄弟所开拓的学术传统的可能性。夏志清先生亲临会场,并多次致词。本期“海外汉学研究”发表的李欧梵教授和梅家玲教授的文章即是提交此次会议的会议论文。李欧梵教授的《光明与黑暗之门》深情回顾了夏氏兄弟对他的影响,对夏氏兄弟的学术个性与学术贡献做了精当的评述。梅家玲教授的《夏济安、〈文学杂志〉与台湾大学》则从“文化场域”与“教育空间”互涉的角度,论述了夏济安创办《文学杂志》的特殊意义。文章提供了不少弥足珍贵的史料,对研究作为海外汉学家的夏济安先生的心路历程极有裨益。王德威称夏氏兄弟为美国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的foundingfathers(父辈创立人)。的确,他们所开创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已然成为北美汉学界的一个重要分支,形成了一个鲜明的薪火相传的人文传统脉络。对夏氏兄弟的研究,不仅仅是对汉学家的个案研究,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这一传统的反思与透视。
  • 夏济安、《文学杂志》与台湾大学——兼论台湾“学院派”文学杂志及其与“文化场域"和“教育空间”的互涉
  • 一九五O年,时年三十四岁的夏济安先生辗转由香港赴台,开始了他在台湾大学外文系的教学生活。 夏济安先生名澍元,以字行。一九一六年生于江苏省吴县,一九四。年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英文系。此后,曾分别任教于光华大学、中央军校第七分校、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新亚书院等校,但都为时甚短。
  • 当蝴蝶飞舞时——王蒙创作的几个阶段与方面
  • 一、当代文学的一个侧面 王蒙从一九五三年十九岁创作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开始,已经和“当代文学”同行了半个多世纪,至今依然保持着充沛的创作激情。因为有二十多年被迫中断写作(一九五七年一一九七八年),目前出版了二十三卷并仍在出版中的《王蒙文存》,绝大多数作品完成于七十年代末以后,其多彩的文思,旺盛的精力,持久的热忱,令人惊叹。
  • 后革命时代诗学——王蒙文艺思想散论
  • 每一个时代都有它文学上的代言人。如果说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反封建思想的一面镜子”,那么,王蒙就是共和国文学特别是新时期的一面旗帜,他们分别代表了两个不同的文学时代——革命文学时代与后革命文学时代。从文艺思想史的角度而言,从鲁迅到王蒙,中经“十七年”文学,完整构成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产生、发展、衍变的精神脉络和历史轨迹。然而,鲁迅与王蒙属于两个异质的思想价值体系。任何思想都是一定时代的产物,鲁迅无疑是中国革命时代文艺界最杰出的代表,他思想的最主要的特点都无不带有革命时期的影响,比如绝望的战斗、“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峻烈甚至偏执的性格等。
  • 令人辛酸的“忠诚”——论王蒙笔下的“右派叙述”
  • 新时期伊始,随“伤痕”、“反思”等文学思潮涌动,诸多小说作品触及了“反右”题材,形形色色的“右派”故事以及“右派分子”形象,一度汇成了一个“右派小说”的创作热点:王蒙、张贤亮、鲁彦周、从维熙……这批被逐出文坛整整二十年、历尽人生劫难的“右派分子”,竟不约而同地以“右派叙述”开始了自己在文坛的“复出”。其笔下的“右派”形象,既“再现”了小说家本人曲折坎坷的人生历程,又“还原”了特定历史时空的政治文化生态;
  • 心之声——听知觉与王蒙作品里的音响世界
  • 一、“听知觉”型的小说家 “要有耐心,要有善意,要有经验,要知觉灵敏。”这是《春之声》的主人公岳之峰置身于嘈杂拥挤的闷罐子车里的一句内心独白。其实这也是作家王蒙借人物之口对于自己,对于小说家们的一句重要的提醒。
  • 死亡事件与报复模式
  • 本期选择了两篇关于《兄弟》的细读文章,都是用寻找原型的方法来讨论小说文本的尝试。《兄弟》发表以来备受指责,同时又引起激烈争论。其评价意见的对立,主要是来自美学上的而不是思想上的分歧,尽管其背后仍然牵涉一系列对当下社会的价值评判,但更为主要的,是表现为文学审美领域的自我审视和清理。所以,围绕着这部小说而来的争论,是评论界在没有外在压力的情况下自发而起的一场美学上的讨论。美学的讨论为了解决美学上的问题。
  • 从电影《美丽人生》看小说《兄弟》
  • 欧洲电影喜剧大师贝尼尼自编自导自演的《美丽人生》,是上世纪末轰动一时又备受争议的意大利电影,《兄弟》是当代中国作家余华二00五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意大利和中国,电影和小说,天然地保持着彼此的距离;但是,用喜剧的手法来处理悲剧主题的惊人相似,使这两个原本不属于同一领域的作品可以被并列地摆在一起,作为一种跨学科和跨语言的比较研究材料。
  • 开放的经典教育与新世纪文学生态
  • 本文主要从经典教育入手,通过探讨当前文学生态与文学教育关系的问题,希望寻找到一条缓和或改善新世纪文学生态危机的途径。
  • 批评家影集——丁帆
  • 批评家影集——汪政晓华
  •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序
  • 去冬在台北读到一本英国当代著名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写的《所谓的知识分子》。书中研究的对象如卢梭、雪莱、马克思、托尔斯泰、海明威、罗素等,无一不是人们熟悉且在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作者从“人比概念更重要”的理念出发,以史料为依据对其进行重新审视,深入探究。一路读来,令人震惊——原来这些思想人物不仅是普通的人,而且还是相当卑琐的角色。比如卢梭一面鼓吹儿童教育,一面却把自己五个亲生孩子送进弃婴收容所。
  •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序
  • 张宏杰居葫芦岛,我住北京,两地不过四小时的车程。然而,我们首次见面,居然是在大洋对岸的异国。那是去年的初冬,我到美国东海岸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提前两天来到大学城普林斯顿,准备和一对旅居美国的中国学者伉俪同行。在他们家的客厅里,我见到一个剃光头戴眼镜的年轻人,主人介绍,是参加同一会议的张宏杰,辽宁人,学者,作家。
  • 中国上古史阅读笔记——我写《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
  • 对于“写历史”的人来说,“皇帝”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题目。为什么?因为“皇帝”是传统中国的“根本”。与现在我们提倡的“以人为本”不同,过去,中国是“以皇帝为本”的。在传统中国,皇帝不是为国家而存在,相反,国家是为皇帝而存在。整个国家,就是给皇帝提供服务的庄园;全体臣民,都是皇帝一家人的奴隶;一切制度安排,都以皇帝一家的利益为核心。
  • 探寻者于晓威
  • 读于晓威的小说集《L形转弯》,我惊讶于他的写作姿态。这个我所不熟悉的于晓威显然不是那种仅凭着对文学的热情和成功的想象,局限于再现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的小说作者。从小说集中的十三篇作品在主题、题材、结构、叙事、语言等方面展现出的意蕴的丰富性与艺术手法的求新中就可以发现,对于文学境界的追求、对于小说创作,他不是一个只满足于发表出文字的人,他似乎有大目标,至少,他对于自己的每一篇什的投入显示着他对于卓越的追求,或者他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
  • 温暖站在高处——关于于晓威小说
  • 在谈于晓威之前,先做一种理论铺设或许是有必要的。 要求一个年轻的作家在关于小说创作上,较早地形成自己的圆熟的封闭的体系,显然是不可能和不科学的。因作家的心智、阅历的影响所以才不可能。因文学史的经验我们才说不科学。由文学成果所累积而成的文学传统,一方面极大地丰富了创作者的借鉴资源,另一方面又成为了后生们的不堪之累。
  • 大散文语境中的刘长春——借此澄清两个散文理论问题
  • 我读过刘长春先生好几种散文集,有描写他家乡的天台山的,也有关于书法艺术的。这本《宣纸上的记忆》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本。我不知道长春本人怎么评价前些年盛行的那种“大散文”,但在我看来,他的散文是脱不开大散文这个语境的,他的作品的许多优点和特点,也是和大散文连在一起的。所以,我想就这一语境,谈谈我的看法,同时也想借此澄清有关散文理论的两个问题。
  • 知人论艺,以艺察人——评刘长春的散文集《宣纸上的记忆》
  • 刘长春的散文始终浸润着浓郁的人文情怀,散发着强烈的生命主体意识。他似乎很少去演绎某种单纯的个人意绪或内心的情感铺陈,而是将自己的生命冲动融铸在丰富广博的文化积淀中,通过历史的钩沉和思想的激活,在一种叩问式的叙述中,不断地与那些远年的灵魂达成精神的交流,与那些记忆中的生命进行潜在的对话。无论是《天台山笔记》、《墨海笔记》,还是《书家列传》、《夜行人独语》等,都是如此。
  • 刘长春的散文美学
  • 我一直不知道,刘长春同时还是一位书法家。在我的记忆里,刘长春是一位散文家,他的《天台山笔记》、《大地笔记》等我都是读过的,那些文字沉静、玄远,把你拉进思想的王国,又热烈、绵密,贴近着你的生活。记忆中,刘长春的文字常常有着不同凡俗的优雅气质,那是从深邃的古代文学、音乐、书法、绘画的功底里生发出来的,体现着散文家沉厚的古代文化功底和生命美学倾向。
  • 作为非技术散文的《我的哈佛岁月》
  • 李欧梵以“狐狸”自况,其狐狸的意指,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一种别旧而取新的多样性精神欲求和人生创造。学者的李欧梵已有他的《铁屋中的呐喊:鲁迅研究》、《中国现代作家中的浪漫的一代》、《现代性的追求》等一系列的专著所确认,而《我的哈佛岁月》、《浪漫与偏见》、《过平常日子》等关于个人经验的书写,正在给我们塑造着一位散文家李欧梵的形象。
  • 冥想中的精神跋涉
  • 史铁生是中国当代的著名作家。一九五一年一月,他生于北京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祖辈是河北涿县的大地主,外公屈死于政治剧变中的混乱,几十年以后才获得平反昭雪。这样的家庭背景决定了他在六七十年代严酷的社会政治气氛中,必然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他的童年在奶奶和父母等亲友的悉心呵护下成长,敏感而早慧,对于人生与人性有着朦胧的领悟,这影响了他对于世界爱的基本态度。“文革”开始的时候,只有十五岁的他刚读到初中二年级。
  • 罪、真相及救赎——谈北村的神性写作
  • 如果说写《愤怒》的时候北村站在十字路口,仍然有某种迷茫,那么《我和上帝有个约》则是北村在十字路口选择方向之后的坚定向前。《愤怒》奠定了《我和上帝有个约》的基本框架,两个文本在大的情节构思、人物设置和思想演进上是一致的,但后者更缜密、更辽阔,技巧也更成熟。最重要的是,北村的心更清洁了,他从叙述的世界中看到了希望和生之欢欣。
  • 重复:黄碧云小说的一道奇观
  • “我憎恨生命的重复。”在《怀乡——一个跳舞者的尤滋里斯》里,黄碧云反复说到主人公对于“生命的重复”的憎恶,而且“极其讨厌,难以摆脱人的软弱与限制”。黄碧云之所以不断尝试各种新手法和新风格,也是因为憎恶“重复”:从《其后》到《温柔与暴烈》,从《血卡门》到《无爱记》,黄碧云每出新作都必有手法与风格的逾越。
  • 文学与即将消失的村庄
  • 土地与村庄,在中国的现当代文学史中,一直以来扮演的都是文学的“根”的角色,是毫无疑义的文学母题。它们在不到一个世纪的短短时间内,从最初被认同与启蒙的对象,一变而为当代作家们想象与言说的主体,在这样一个观念被不断延宕、扩展的过程中,乡土中国叙事日益发展成一棵根深叶茂的文学大树,给后世的文人学者提供着用之不竭的绿荫。但随着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土,作为中国现代文学中曾经最为强大的精神资源,它们在许多作家视野中渐趋萎缩了,有评论家甚至预言:现实破败的乡土将不再能为作家们提供足够的美学空间和完整的叙述系统。而城市文学的崛起与完善,预示着城市文学必将取代乡土文学。
  • 翻译文学的传播分析
  • 从传播学背景去理解翻译文学,首先应该是概念的厘定,否则仍难免见仁见智的冲突。翻译文学是二度传播,是原作的转世再生,作者、译者是它的生身父母。翻译文学不是异域文学或其他民族文学,一旦译出流传,面对目标语读者,即成为独立的生命体。它同时反馈原作,使原作者和原产地反观自身又增添了不同的角度,出现了意义的叠加。
  • 为信仰写作——阎连科的年月日
  • 秋天在北京见到阎连科时,他的样子颇让我惊讶:头发花白了,因为颈椎有病脖子上套了个圈子。刹那间,我几乎觉得他背了个十字架似的东西。我还是一年前在北京的冬天见过他,我们在一个结冰的湖畔找了家餐馆,几个朋友喝着茶等待踏单车过来的莫言。我们自然说到了那部还在出版过程中的《丁庄梦》,我还建议他改名为《爱之》,记得阎连科兴奋地给出版社打了电话。
  • 置身波澜不惊的诡秘心迹——杨少衡小说的讲述策略
  •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几年杨少衡和葛水平的中篇同样受到追捧,而这一南一北的两位作家在小说写法上可说是南辕北辙。葛水平的叙述充满灵性,文体优美,她喜欢把人物放逐于天地山水间,人之性与天地交融,人之情与山水呼应,向自然倾述同时也应自然之倾听。她的小说天生就和自然有着种种默契,默契中散发着诗意,预言了人的七情六欲,暗示着种种可遇不可求的启示。
  • 狂欢化:长篇小说的一种话语方式
  • 而今,文学日渐式微,日渐平缓,在这或涨或落的文学大潮中,能够保持着鲜活的写作生命力、旺盛的创作力的作家已属凤毛麟角。莫言、贾平凹等是其中比较突出的几位。李洱的《石榴树上结樱桃》、林白的《妇女闲聊录》、王华的《桥溪庄》,还有贾平凹的《秦腔》,他们的作品不断消解精英意识、颠覆文学叙事模式,表现出狂欢化色彩。莫言的《丰乳肥臀》、《四十一炮》、《生死疲劳》和贾平凹的《病相报告》、《秦腔》都不同程度地展示出他们对当代社会的忧虑。
  • [批评家论坛]
    五四与“文革”两种革命镜像下的灵魂显影——王尧《纸上的知识分子》读札(丁帆)
    [海外汉学研究]
    光明与黑暗之门——我对夏氏兄弟的敬意和感激
    夏济安、《文学杂志》与台湾大学——兼论台湾“学院派”文学杂志及其与“文化场域"和“教育空间”的互涉(梅家玲)
    [王蒙研究专辑]
    当蝴蝶飞舞时——王蒙创作的几个阶段与方面(郜元宝)
    后革命时代诗学——王蒙文艺思想散论(温奉桥)
    令人辛酸的“忠诚”——论王蒙笔下的“右派叙述”(黄善明)
    心之声——听知觉与王蒙作品里的音响世界(徐强)
    [文本细读与比较研究]
    死亡事件与报复模式(景雯)
    从电影《美丽人生》看小说《兄弟》(陈婧祾)

    开放的经典教育与新世纪文学生态(宋炳辉)
    批评家影集——丁帆
    批评家影集——汪政晓华
    [辽宁作家评论专辑]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序(章诒和)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序(丁东)
    中国上古史阅读笔记——我写《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张宏杰)
    探寻者于晓威(赵慧平)
    温暖站在高处——关于于晓威小说(周景雷)
    [刘长春评论专辑]
    大散文语境中的刘长春——借此澄清两个散文理论问题(刘绪源)
    知人论艺,以艺察人——评刘长春的散文集《宣纸上的记忆》(洪治纲)
    刘长春的散文美学
    [作家与作品]
    作为非技术散文的《我的哈佛岁月》(丁晓原)
    冥想中的精神跋涉(季红真)
    罪、真相及救赎——谈北村的神性写作
    重复:黄碧云小说的一道奇观(孙宜学 陈涛)
    [渤海论坛]
    文学与即将消失的村庄(赵允芳)
    翻译文学的传播分析(张联)
    [新作网页]
    为信仰写作——阎连科的年月日(王尧)
    置身波澜不惊的诡秘心迹——杨少衡小说的讲述策略(程德培)
    狂欢化:长篇小说的一种话语方式(刘广远)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