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王安忆与文学史
  • 没有一个作家会轻而易举地承认与文学史的联系(我所说的“文学史”,这里仅仅指写作经验、范式和经典作家“影响的焦虑”等),正如很少有作家不是为文学史而写作一样。从他(她)踏上文学之路的第一天起,文学史经典既源源不断地赋予其写作以灵感,又对写作本身构成了某种潜在的敌意。所以,大凡有野心的作家,都会把对犹如众神傲视的文学史殿堂的戏仿、规避或超越,当做了一生努力的事业。这一二十年,王安忆和她的小说就生活在这一悖论性的话题里。她起先是不自觉的,但当她“盛名显赫”、以致为盛名所累时,她就不可能不在乎了。在诸多对话和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到她一直在为自己写作的独特性而辩解、而强调,以至于有时会波及别人(当然这只是“偶尔”)。
  • “思想事件”的修辞——关于王安忆《启蒙时代》的阅读笔记
  • 一、叙述的危机 在文学的历史叙述中,一九六六一一九七六年的“革命”一直是叙事的中心内容之
  • 读《启蒙时代》
  • 从王安忆的创作历程来看,她时断时续的,总是把追求精神性看作为小说创作的最高境界,并一直在为之做出努力。一九九O年代初她曾有过一次辉煌的实践,《叔叔的故事》、《纪实与虚构》、《伤心太平洋》、《乌托邦诗篇》等一系列中长篇小说的间世,标志了她“重建精神之塔”的探索和实践①。当时,作家与其在创作上的创新相配合的举措,是在理论上提出了著名的“四个不”的原则②,并由此建立她的小说新诗学。但是,作家的努力在当时的批评界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相反,围绕了这些作品的具体叙事,批评的声音不断。从《长恨歌》开始,作家逐渐放弃了营造精神之塔的艰难尝试②,转向比较轻松的叙事形态——在世俗所能接受的层面上,讲述民间Et常故事。这一转向使她获得了意外成功④。但同时,由于《长恨歌》含有复杂的故事意象与多元的阐释可能,作家的创作初衷被严重遮蔽了。为此作家又创作了《富萍》等作品,企图纠正人们对《长恨歌》的误解,似乎成效不大。但在这样一种写作实践中逐渐形成她特有的叙事形态——从细节出发,用大量日常生活细节来取代情节或者故事的完整性,细节没有动感,它是散漫的,孤立的,自在的,含有原生状态的新鲜活泼,作家靠淡化情节突出细节来强调叙事的凝固力量。
  • 丰富的“看”
  • 迄今为止,王安忆已经成为一个具有自己风格的作家。我时常在阅读之中感到,某种语言叙述的节奏、格调、密度正在成为王安忆风格的重要组成部分。王安忆小说之中的许多片断显得饱满,结实,肌理细密,富有生活的“质感”,这种语言叙述显然是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将这种叙述比拟为一幅油画,那么,可以说这一幅画的笔触十分细密。无论一部小说的情节曲折还是平淡,这种饱满、结实、细密始终存在。只要翻开王安忆的小说,熟悉的感觉立即浮现了。对我说来,这已经成为辨识王安忆小说的首要标志,所以我愿意将这个特征归结为王安忆小说的风格。如果说,波澜壮阔的史诗风格与《红楼梦》式的日常生活描绘均在后来的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之中遗留下深刻的影响,那么,王安忆显然倾向于后者。我现在还无法确切地考证出,王安忆的这种风格始于哪一阶段的小说,但是,这种风格在《长恨歌》之中已经十分突出。如果人们觉得以上的描述有些抽象,那么,我就从《长恨歌》之中摘取两个例子给予解释。第一片断是形容“流言”:
  • 小说的物质外壳:逻辑、情理和说服力——由王安忆的小说观引发的随想
  • 一、小说的材料 很多作家都能写出好小说,但未必都有自己的小说观。所谓小说观,其实就是作家观察人世和表达人心的世界观、方法论。有怎样的世界观,作家和现实之间就会有怎样的写作契约,他也就会写出怎样的小说来。以此看,中国当代的小说家中,只有韩少功、王安忆、莫言、余华、北村、格非等少数一些人,对小说写作形成了自己比较成熟的看法。余华当年那篇宣言式的创作谈——《虚伪的作品》,至今看来,还是研究中国小说革命的重要文献;韩少功对文体边界的质疑,以及他在《马桥词典》、《暗示》中的话语实践,唤醒的是我们对小说写作新的可能性的想象;而王安忆近年来对小说本身的一系列重要思索,则强调了常识、经验、逻辑、情理、说服力之于当代小说写作的重要意义。
  • 身份政治与隐含的压抑视角——从《新加坡人》看王安忆的叙事艺术
  • 在当代中国作家中,王安忆无疑是成就最大的作家之一,也可以说是最难解的作家之一。如此说来,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奇怪,王安忆的作品如此明晰,风格如此鲜明,何以有难解之处呢?问题在于:王安忆的作品看上去四平八稳,无棱无角,却总是让你抓不住要害。她的作品是弥漫性的,是流动性的,是网状式的,是粘附性的,你几乎不能打碎她的作品,你几乎不能进入她的全体。那里是无数的岔路,没有主干道,没有明确的林中路。更何况王安忆在每一个时期都在变化,既应对当下的潮流,又对自己的过去和现在提出挑战。
  • 日常的风景——论王安忆的“文革”叙述
  • 墙:红的;人:蓝的,灰的,草绿的;裤腿:男,七寸,女,六寸;名字:凡爱文的均改为要武;世界:成了个清一色的世界;读书的,教训教书的;教书的,听训;做工的,写大字报;写字的,做工;有钱的,抄个精光;没钱也能周游世界;十字架,老佛爷,一概砸烂,家家供起忠字台;世界,成了个颠三倒四的世界。
  • 我们如何呈现历史——重读王安忆早期小说
  • 一九八四年初,王安忆从美国回来,“思想感情、世界观、人生观、艺术观等方面都经历了极大的冲击和变化”,甚至出现六个月的创作中断,直到一九八五年出版“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的中篇小说集《小鲍庄》,才开始摆脱当时笼罩着她的不安情绪。这个转折对王安忆本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即是一个创作阶段的结束,也意味着另一个创作阶段的开始,但是这一转折在文学评论中却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王安忆作品开始备受瞩目是因为在此之后不断变化的风格与积极的探索姿态,而且她的小说暗合了当时文坛的“寻根文学”、“现代主义”、“女性主义”、“欲望”、“张爱玲热”、“上海怀旧”,等等,成为许多理论与思潮寻找的恰逢其时的解读对象。
  • 谈话录(三):“看”
  • 一、鲁迅的“看”和沈从文的“看” 张新颖:第一次谈话的时候,我们就谈出了一个题目,就是“看”的经验。今天就谈这个吧。
  • 王安忆的世界文学视野及其小说观念
  • 对像王安忆这样多产又多变的作家来说,企图从任何一个角度进行以一贯之的说明和研究,都是对批评者的挑战。在近三十年的创作历程中,她总是在不断地超越自己,否定自己,从题材到人物,从叙述方式到文体风格,几乎每个阶段都有着出乎意料的变数。正如曾跟踪研究过王安忆创作的评论家程德培所说,“由于她的富于变化的多产,致使对其创作的描述与概括,都免不了马不停蹄式的浮光掠影”。从王安忆的外国文学视野来考察她的小说观念及其在创作中的体现,肯定也免不了这样的处境。
  • 弱势民族文学的影响接受与中国文学的主体建立——中外文学关系研究的一个侧面
  • 中外文学关系研究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重要一翼,但不是也不可能是它的全部。因为就民族文学而言,外来文学资源并不能阐释一切,比如它不能从根本上说明中国文学的独创性。而将中国现当代文学置于世界文学的整体格局中,对其独刨性因素的充分阐发,以期展示它对世界文学的贡献,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根本任务。这就需要多个学科的相互协作,或者挨一个角度说,需要以此为宗旨的学者能具备多个学科的意识、视野和方法。雷纳·韦勒克(ReneWellk)在其堪称经典的《文学理论》一书中,当论及比较文学学科时曾经说过,“这里推荐比较文学,当然并不含有忽视研究民族文学的意思。事实上,恰恰是‘文学的民族特性’以及各个民族对这个总的文学进程所做出的独特贡献应当被理解为比较文学的核心问题”。韦勒克在这里所说的民族文学的独特贡献,必须放在民族文学关系当中,在世界多民族文化发展的动态过程中来看待,即应当在世界文学和文化的多元、整体、系统和变化的过程中来观察分析之。
  • 宋炳辉其人其文
  • 仔细想来,在我的朋友中,当得起“敦厚”二字的,第一个肯定要数宋炳辉。认识的时间不能算短,几乎没听到过他讥评别人,更不用说刻薄讥评了——仅有的一次忍无可忍的抱怨除外。说起来,写一点字的识字人,尤其还写一点批评文字的识字人,都免不了有些臧否人物的文人习气的——我自己已经算是注意了,但有时也不免出语尖刻——那个不幸的人自己是否有问题是另一回事,但自己总不能算是很厚道了。且说当年冯至先生与梁遇春先生交好,两人见面时却绝不议论彼此认识的人,前辈蕴藉,不复得见矣——不过,且慢,我们别忘了,还有炳辉兄。他也并不是一个迂的人,看来除了天性纯良,实在不能用别的解释了。
  • 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辑
  • 由《南方都市报》发起、《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联合主办的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典礼于二00七年四月七日下午在广州的花园酒店举行。韩少功凭借《山南水北》一书荣获年度大奖——“二00六年度杰出作家”。北村以《我和上帝有个约》荣获“二00六年度小说家”,雷平阳以《雷平阳诗选》荣获“二00六年度诗人”,李辉以“封面中国”系列散文荣获“二00六年度散文家”,王德威以《当代小说二十家》荣获“二00六年度文学评论家”,乔叶以《打火机》、《锈锄头》等作品荣获“二00六年度最具潜力新人”。获奖者、终审评委及众多文学界知名人士出席了本届颁奖典礼,共同见证了一年一度华语文学的美好时光。获奖者在现场发表了精彩演说,并分享了二十万元的奖金。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由《南方都市报》于二00三年二月斥资设立,是国内第一个由大众传媒创设的文学奖项,也是国内第一个邀请国家公证人员参与评奖全过程的文学奖项。它坚持“公正、独立、创造”的原则,以“反抗遮蔽,崇尚创造,追求自由,维护公正”为宗旨,推崇一种真正的创造精神。在创立之初,“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就因其鲜明的民间立场、透明的评审程序而备受瞩目。每一届的评奖,终评会议的讨论实录都全文在媒体公布,这在国内尚属首次。对此,“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评委会秘书长、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解释说:“这样做,主要基于以下考虑:一是表明评委们对获奖结果承担具体的责任;二是这可以抑制人情和私心在其中起作用;三是切实抵制当下文学评奖秩序中的黑箱操作。我们相信,在阳光下说的话,才能真正见阳光;自己光明磊落了,就不怕别人议论纷纷。” 本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推荐评委与往届一样,由海内外近三十位最重要的华语文学传媒(文学期刊和专业报纸)的负责人组成;终审评委则由马原、程光炜、林建法、王尧、程永新、李敬泽、谢有顺七位专家组成。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前已经成功举办了四届。第一届在广州颁发,获奖者分别是史铁生、韩少功、于坚、李国文、陈晓明、盛可以;第二届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颁发,获奖者分别是莫言、韩东、王小妮、余光中、王尧、须一瓜;第三届也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颁发,获奖者分别是格非、林白、多多、南帆、李敬泽、张悦然;第四届在广州颁发,获奖者分别是贾平凹、东西、李亚伟、徐晓、张新颖、李师江。每一届的颁奖典礼都隆重、纯粹、朴素,成了当年度的文坛盛事。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评委会秘书长、中山大学教授谢有顺认为:“这个奖最值得珍视的是,它从第一届开始所建立起来的价值信念、评审规则,至今依然有效。我们并不追求变化,相反,我们想用一种更稳定、更执著的方式来进行这项连续性的工作。在当下这个喧嚣的文坛,缺乏的不是变化和花样,而是坚持和积累。”
  • 美丽的梦是只有开端,只有序曲——英文版《乡梦》自序
  • 作品是作者的孩子。她,带着血肉,附着灵魂,映射着作者的心灵轨迹。举凡作者的人生底蕴,以及襟怀、面孔,均可一览无余。
  • 了臻至境的生命美学——王充闾散文创作研究述评
  • 王充闾的散文创作,最早可追溯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归结起来,在延续至今的近五十余年时间里,其公开发表的散文作品有数百篇,结集出版的散文集九部,曾获包括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辽宁文学奖等在内的多种重要奖项,有多篇散文作品被选入各类中、高级学校教材。可以说,王充闾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中国文坛始终坚持散文创作且佳作颇多、并有自己独特艺术风貌的重要散文作家之一。文学评论界对他的关注,最早始于一九八八年,其后研究、评论不断。截至目前,结集出版的关于他散文的研究、评论合集和专著共有五部,散见于各报纸、刊物、网络的评论文章已经无法计数。对于一位曾身担政务多年的人来说,有如此数量的著述,且引起了文学评论界如此广泛的关注与认可,确属不易。
  • 想象中国的方法——以小说史研究为中心
  • 时间:二00六年十一月八日(周三) 地点:北京大学五院(中文系)演讲厅 主持人:陈平原 主讲人:王德威、许子东、陈平原 陈平原:今晚的讨论,现在开始。“想象中国的方法——以小说史研究为中心”这一专题,由王德威教授、许子东教授和我三个人合作,共同讨论,主要涉及小说史研究的对象、视野、方法等。
  • 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二00七年第三期要目
  • 批评家影集
  • 读史 读人 读心——读程绍国新著《林斤澜说》
  • 我在书中读到了当代文学和当代文坛的历史。这些历史虽然都与林斤澜有关,只是历史的一个侧面,但它的史料价值是不容忽视的。或许正是以人带史,以传写史,才使史料更生动,更富有细节性,更翔实,也更符合文史资料的性质。这段历史的跨度不是很长,我们与林斤澜那代人的经历相距也不是太远,但隔代如隔天,他们所饱受的患难实在让人惊心。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那一时期的文人所遭遇到的大面积的严酷打击是前所未有的。每每读到沈从文、老舍、高晓声等作家的不幸,感叹之余,常常庆幸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对目前的境遇和时光备加珍惜。
  • 我写《林斤澜说》
  • 我认识林斤澜在一九七九年秋,林斤澜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温州之后。
  • 文学编辑与文学生态
  • “文革”结束后,那些长期“失踪”的作家的及时复出,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那些心有余悸的编辑们的多方寻找,像《人民文学》对王蒙、张弦、宗璞、陆文夫、方之、李国文等和该刊有不寻常的因缘的作家的二度发掘,如同和煦的春阳,促动了文坛的解冻与回暖。韦君宜冒着风险做出决断,排除路障,推出《将军吟》、《生活的路》、《冬》、《铺花的歧路》等作品,又为了张洁的《沉重的翅膀》多方疏通,还有负重致远的张光年、敢于担当的萧岱、兼容并包的范若丁和具有史家风范的丁景唐,他们的胆识在乍暖还寒的文学气候里,犹如阵阵南风,驱赶着文学上空滞留不散的冷云。李清泉在《北京文学》期间为《受戒》、《内奸》、《爱,是不能忘记的》、《雨,沙沙沙》开道的远见,龙世辉对古华修改《芙蓉镇》的创造性建议,秦兆阳对路遥的中篇处女作《惊涛骇浪的一幕》和《在困难的日子里》的帮扶,崔道怡与《班主任》的遇合,章仲锷对《土牢情话》、《远村》、《钟鼓楼》的激赏,张守仁为《高山下的花环》、《三生石》、《张铁匠的罗曼史》助兴的苦心,李小林为《在同一地平线上》、《大墙下的红玉兰》、《人到中年》壮行的敏锐,这些传播文学理想的忠实信使汇聚成一股合力,共同托起了新时期文学如朝晖喷涌的辉煌。在荆棘与鲜花共生的文学原野上,王成刚、何启治、徐兆淮、周介人、肖元敏、朱伟、李陀、程永新、林建法、章德宁、宗仁发、田瑛、何锐、蒋子丹、张贺琴、李敬泽、文能、脚印、贾梦玮……等出色的编辑前赴后继,他们在进行一场没有终点的接力长跑,陪护中国作家穿越了寻根、先锋、新写实等一个个精神驿站,走向前方开拓不可能的可能性。正如李国文所言:“新时期文学能有二十多年的进展,文学期刊编辑们的筚路蓝缕,薪火相传的努力,倒真是称得上是功德无量的……一个作者,遇到一位赏识自己的编辑,可算一段缘分。无论是海晏河清,歌舞升平的岁月里的如琢如磨,相互砥砺,还是在或疏或密的文网下的风险共担,相濡以沫,编辑和作者所结成的文字之交,弥足珍贵。”
  • 谈话录(二):关节口
  • 张新颖:那我们接着谈谈“国际写作计划”。
  • 海子的一首诗和一个决定
  •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也许是海子的诗里面流传最广的一首。有人为它谱了曲,唱成了歌;它被选进几种版本的中学语文教材;有的人只读了海子的一首诗,就是它。
  • 不一样的童年
  • 《不一样的童年》是由我喜欢的著名影星罗伯特·德尼罗自导自演的一部电影。借用这个名字来描述我看里程的长篇小说《穿旗袍的姨妈》(《作家》杂志二00六年长篇小说冬季号)之后的感受,并不是为了把这部同样通过童年的眼光来描述自己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成长经历的小说进行类比或者引申。不过,在里程的小说中,那个总是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幼儿园的绿色小椅子上,孤独地等待他心爱的姨妈来接她回家的小男孩骆驼,和《不一样的童年》里那个同样于六十年代生长在黑社会横行的布朗克斯区的纽约小男孩一样,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都不可避免地遭遇到了种种迷惘和困惑,以及那些难言的忧伤与痛苦。而这部小说感动我的正是对在无辜中不知不觉地承受了这种譬创伤”的小骆驼心理的细腻而自然的描绘,。这种无法躲避却又是真切地伤害到了一个人的灵魂韵“创伤”,在作者的笔下是那么地具体、生动,而正是这种具体和生动,才触及到了读者的似乎早已在日常生活中变得麻木的心。
  • 从传奇到反讽
  • 欣力的创作无疑尚处于同样艰难的展开阶段,但她显然不满足于按照一种模式不断“制造”作品,不满足于随便轻轻松松地发表作品。她属于那种试图有所拓展,努力寻求突破的作家。尽管她选择的是一条更有难度的创作路向;尽管她的探索和努力事实上也有坎坷和失败,但是,她的精神是可贵的,无论她的经验,还是她的问题,都是值得我们谈论的。
  • [王安忆研究专辑]
    王安忆与文学史(程光炜)
    “思想事件”的修辞——关于王安忆《启蒙时代》的阅读笔记(王尧)
    读《启蒙时代》(陈思和)
    丰富的“看”(南帆)
    小说的物质外壳:逻辑、情理和说服力——由王安忆的小说观引发的随想(谢有顺)
    身份政治与隐含的压抑视角——从《新加坡人》看王安忆的叙事艺术(陈晓明)
    日常的风景——论王安忆的“文革”叙述(郭冰茹)
    我们如何呈现历史——重读王安忆早期小说(项静)
    [文学对话录]
    谈话录(三):“看”(王安忆 张新颖)
    [批评家论坛]
    王安忆的世界文学视野及其小说观念(宋炳辉)
    弱势民族文学的影响接受与中国文学的主体建立——中外文学关系研究的一个侧面(宋炳辉)
    宋炳辉其人其文(刘志荣)
    [文学传媒研究]
    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辑
    [渤海论坛]
    美丽的梦是只有开端,只有序曲——英文版《乡梦》自序(王充闾)
    了臻至境的生命美学——王充闾散文创作研究述评
    想象中国的方法——以小说史研究为中心(王德威 许子东 陈平原 鲍国华[整理] 杜新艳[整理])

    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二00七年第三期要目
    批评家影集
    [新作网页]
    读史 读人 读心——读程绍国新著《林斤澜说》(刘庆邦)
    我写《林斤澜说》(程绍国)
    文学编辑与文学生态(黄发有)
    谈话录(二):关节口(王安忆 张新颖)
    海子的一首诗和一个决定(张新颖)
    不一样的童年(张生)
    从传奇到反讽(李建军)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