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个人的文学史或从文学史的盲点出发——阎连科小说及相关问题平议
  • 相对于同时代的作家而言,阎连科无疑是大器晚成。如果从一九七九年发表短篇小说《天麻的故事》算起,阎连科将近有三十年的写作史了。我们今天在系统论述阎连科时,没有分歧地把他的创作历程大致描述为“瑶沟系列”、“东京九流人物系列”以及“和平军人系列”;
  • 日光下的魔影——《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读后
  • 当陀思妥耶夫斯基、安德烈夫这样的作家征服读书界的时候,他们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文本的深层意义。因为对这样的作家而言,写作的过程并非炫耀的过程,而是内心焦虑、无助的过程。后来的卡夫卡、加缪都有类似的特点。他们燃烧在那里,精神的河任其流淌,至于意义,是不太顾及的。只是到了批评家那里,
  • 革命时代的爱与死——论阎连科的小说
  • 阎连科(一九五八一)是当代中国小说界最重要的作家之一。阎连科出身河南西部伏牛山区的农村。那里虽然是中原腹地,但穷山恶水,民生艰困。如他的自传式文字所述,少年时代的阎连科很吃了些苦头,到了二十岁上下,他选择从军,离开家乡——这几乎是当地子弟最好的出路②。但故乡的人事景物日后不断回到阎连科的笔下,
  • 中国出了部奇小说——读阎连科的长篇小说《受活》
  • 近几年我逐步返回古典,在与林岗合著《罪与文学——关于文学忏悔意识与灵魂维度的考察》的时候,通过走进《红楼梦》,又走进禅宗与老庄。心思往远处移动,对故国当代文学的足迹有点跟踪不上了,只能在朋友的推荐与推动下做有限的阅读。没想到,今年夏天我在阅览中却发现了一部奇小说,
  • 极致叙事的当下意义——重读《日光流年》所想到的
  • 《日光流年》最初出版于一九九八年,当时在文学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直到今天,它依然是研究中国当代小说史的重要作品。这部小说讲述了三姓村人如何抵抗死亡的悲壮故事。这个村的人,无论男女,都活不过四十岁,为了解除这个加在他们头上的宿命般的咒语,他们在几代村长的带领下,
  • 阎连科与超现实主义——我读《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和《受活》
  • 阎连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家,是评论界所说的“超现实”作家,文学史上的又一个赵树理?还是一个因改写“现实主义”文学规范而使文学面貌大变的探索者?在一个文化激变的环境里,人们的见解难免会五花八门。“正体是指正统的、主流的文体模式,而奇体是指非正统的、边缘的问题模式。”
  • 他引来鬼火,横扫一切
  • 阎连科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当代最有内爆力的作家,他的力量来自他始终不渝地走自己的路,义无反顾地走到极限,走到终结,走到墓地。一百多年前马克思热衷于引述的但丁的话:这里是地狱的入口处,这里没有任何犹豫。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作家阎连科也毫不犹豫地站在墓地边,
  • 乡村苦难的极致之旅——阎连科小说论
  • 阎连科是一位对极致化审美境界充满痴迷的作家。他常常带着异常充沛的叙事激情、狂放无度的艺术想象、悲喜并举的叙事语调,在各种极端化的生存境域中,为人们打开许多撼魂动魄却又令人深思的生存场景。从《耙耧山歌》、《年月日》到《黄金洞》、《耙耧山脉》,从《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到《受活》、《丁庄梦》等,读这些作品,我们不仅要在那些
  • 区一体化 “虎痴”阎连科
  • 在众多当下作家里,阎连科属于最受关注者之一。这位一九五八年出生于河南嵩县的著名作家,从早期的《两程故里》到如今的《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等,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以艺术力量的重度冲击、创作风格的大开大阖、艺术手法的奇诡多变而引人注目。如果要找一个称呼来形容他的创作个性的话,
  • 阎连科长篇小说的叙事模式与美学策略——兼谈乡土文学的“现实主义之争”
  • “真的,请你不要相信什么‘现实’、‘真实’、‘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等等那样的高谈阔论……来自于内心的、灵魂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强大的、现实主义的。哪怕从内心生出的一棵人世本不存在的小草,也是真实的灵芝。这就是写作中的现实,是超越主义的现实。
  • 欢迎订阅二ОО八年《当代作家评论》
  • 作家杂志 宗仁发 主编——二ОО七年第十期目录
  • 向世界提供优秀的华语文学 欢迎订阅二ОО八年《西部·华语文学》
  • 女性学者的憧憬
  • 剑梅的专长是现代文学与历史、性别关系的互动。她的博士论文,以及第一本英文专书,写的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革命加恋爱”的小说政治。这个题目看来平常,里面其实大有文章。三十年代风云变幻,前卫作者或热衷民族改造,或追求主体解放,总结起来,挣不脱“革命”、“恋爱”两大目标。
  • 亲情与才情的双重诗意
  • 我的英文不好,对她的英文专著,只能读懂大意,感受不了她的文采。欧梵兄曾称赞她的英文十分优雅,可惜我没有品赏的幸运。而她的汉语文章,无论是散文,还是论文,我则每篇必读,也深知它们的得失。前几年,她和我舍写《共悟人间》,集中精神地练了一次笔,很有长进。
  • 作家影集
  • 阎连科,一九五八年出生于河南嵩县。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受活》、《丁庄梦》等八部.中、短篇小说集《年月日》、《耙耧天歌》等十余部,散文、言论集五部;另有《阎连科作品集》十二卷。共计五百余万字。曾先后获第一、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和其他国内外文学奖项二十余次。其作品被译为日、韩、法、荚、德、意大利、荷。兰、西班牙等十余种语言在近二十个国家出版。现为北京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 董事存真
  • 祝真玄,十六岁出家,曾任武当山道教执僚道长,武当武馆特级武术教练。现任东北道教发祥地九鼎铁刹山住持、本溪市道教协会会长、本溪市道教文化研究会理事长、本溪市政协委员、中国道教协会理事、中国道教全真壬午戒坛引礼妙道大师、《当代作家评论》董事会特邀保健医生。
  • “小说家”或“小说作者”
  • 时间:二ОО七年二月十日下午地点:万圣书园 王中忱:我们是否可以把“小说家”或者说“小说作者”作为今天的话题?《人面桃花》出版以后,很多媒体说格非为这部小说酝酿了十年,十年磨一剑,给人的感觉是你近十年来没怎么写东西。就小说写作来说,这基本是实情。尽管在《人面桃花》之前,你写作、发表过短篇小说《戒指花》等,但整体来说没有集中精力和时间写小说,
  • 政治伤痕的文化记忆——近年长篇小说创作考察之一
  • ’迄今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关于“伤痕文学”的更具完整性、综合性的界定,但在权威性表述中大都强调了其政治控诉的情感倾向。比如洪子诚就说:“在艺术形态上,伤痕文学表现出情感倾诉的特点,对于‘文化大革命’采取控诉的姿态。"“伤痕文学对‘文化大革命’所做的反思,是侧重于情感控诉层面的。”
  • 用本分和善良来校正我们的世界——关于《赤脚医生万泉和》的意义与万泉和这个人
  • 历史写作总是因个体的存在而显得生动、细致和富于弹性。阅读经验告诉我,越是完备精确的历史统计和界定就越可能导致文学性的丧失,这就是为什么同样作为叙事文体的历史教科书没有文学作品更吸引人的原因。当然,以个人为中心的历史写作有时需要对已经“确定”了的历史进行祛魅和重建,
  • 启蒙·后现代·文学批评——评周景雷的小说评论
  • 近三十年来,对知识界影响最大的大概就是启蒙话语和后现代理论。它们作为知识的有效性,很大程度源自于中国两次剧烈动荡的社会转型,即“新时期”和“市场经济年代”,或者说社会转型中的尖锐矛盾,只有通过它们也才能够给予更为准确的表述。当然,任何理论都是一种假设,
  • 打开小说的“可能”之门——评青年作家葛水平的小说创作
  • 在城乡间的行走二ОО四—二ОО五年,仅仅两年时间,凭着十几部中篇小说,名不见经传的葛水平成为中国文坛上一颗耀眼的“新星”。她的《甩鞭》、《地气》、《狗狗狗》、《喊山》、《黑口》、《黑雪球》、《夏天的故事》等,不断地被全国各种选刊、年选、集子转载,有的作品多达八九次。这些作品绝大部分进人《文艺报》作品推荐榜,有的获得省、国家级刊物优秀作品奖,
  • 主持人的话
  • 主持人的话:这期“海外汉学研究”发表的是欧、美两位学者的论文。美国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从夏志清到李欧梵再到王德威,有一个明晰的学术史的脉络。他们之后,又有新一代学者传承薪火,使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蔚为大观。
  • 革命加恋爱:政治与性别身份的互动
  • “革命加恋爱”作为一个主题或是公式在一九二О年代末期开始流行。它是对一系列政治事件具体的文学反映:国共合作和破裂(一九二三—一九二七)、城乡起义以及苏维埃革命的国际影响,而后者在此时出现的文学作品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宽泛地讲,这个主题指涉的是与五四运动(一九一九)的文化余波有关的“革命”期待,
  • 受难的重要性——走向中西方关于痛苦的理论
  • 甚至在身为汉学家的那些人中间(他们本该对我们要讨论的事情理解得更好些才对),现在也仍然存在一个普遍的看法:即对中国心灵来说,基督教信仰是某种全然不熟悉的东西。从事中国研究的外国学者,通常受到他们的中国同事的指责,说他们也不考虑考虑中国国内所进行的学术研究中的真知灼见。
  • 文论下载
  • 新世纪以来长篇小说创作的两种现实主义趋向(《渤海大学学报》2007年第3期) 谈到新世纪以来长篇小说的创作趋向,我自己感兴趣的和认为应该提出来讨论的作品,是贾平凹的《秦腔》和余华的《兄弟》。我把这两部作品放在同一个层面上谈,《秦腔》写的是农村,《兄弟》写的是城镇。
  • [阎连科研究专辑]
    一个人的文学史或从文学史的盲点出发——阎连科小说及相关问题平议(王尧)
    日光下的魔影——《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读后(孙郁)
    革命时代的爱与死——论阎连科的小说(王德威)
    中国出了部奇小说——读阎连科的长篇小说《受活》(刘再复)
    极致叙事的当下意义——重读《日光流年》所想到的(谢有顺)
    阎连科与超现实主义——我读《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和《受活》
    他引来鬼火,横扫一切(陈晓明)
    乡村苦难的极致之旅——阎连科小说论(洪治纲)
    区一体化 “虎痴”阎连科(姚晓雷)
    阎连科长篇小说的叙事模式与美学策略——兼谈乡土文学的“现实主义之争”(梁鸿)

    欢迎订阅二ОО八年《当代作家评论》
    作家杂志 宗仁发 主编——二ОО七年第十期目录
    向世界提供优秀的华语文学 欢迎订阅二ОО八年《西部·华语文学》
    女性学者的憧憬(王德威)
    亲情与才情的双重诗意(刘再复)
    作家影集
    董事存真
    [文学对话录]
    “小说家”或“小说作者”(王中忱 格非)
    [批评家论坛]
    政治伤痕的文化记忆——近年长篇小说创作考察之一
    用本分和善良来校正我们的世界——关于《赤脚医生万泉和》的意义与万泉和这个人(周景雷)
    启蒙·后现代·文学批评——评周景雷的小说评论(程光炜)
    [作家与作品]
    打开小说的“可能”之门——评青年作家葛水平的小说创作(段崇轩)
    [海外汉学研究]
    主持人的话(季进)
    革命加恋爱:政治与性别身份的互动
    受难的重要性——走向中西方关于痛苦的理论
    [新作网页]
    文论下载(陈思和)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