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先锋文学的发展与作家主体性的重塑
  • 先锋文学作为反叛与开拓的艺术实践,作为对未来文学发展路途的积极探寻,作为人类艺术精神的超前性表达,是一种永远“在路上”的创作。它没有歇息的驿站,也没有辉煌的终点。它是一代又一代作家相互接力的文学实践。从某种意义上说,只要文学活着,先锋就不会消亡。只要文学还在发展,先锋的探索就永远不会停止。
  • 打开“伤痕文学”的理解空间
  • 一般认为,一九七七年第十一期《人民文学》发表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是“伤痕文学”的起点。如果对此不存异议,二00七年就正好是“伤痕文学”诞生三十周年。三十年过去,“伤痕文学”的“风水”轮转到了哪里?作为曾经揭橥了改革开放的先声,开启了“文革后文学”大幕的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重要文学现象,“伤痕文学”在今天还有值得关注的价值吗?当此之际,带着这样的疑问追本溯源,对“伤痕文学”的缘起及内涵做一番考校,或许不无意义。
  • “文协”的社群形态与抗战文学文化研究的视阈
  •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的种种探索中,有人寄希望于价值评判标准上的转换,有人期待着以文学时段划分的改变来引发新的思路,有人则通过对文学史上久已湮没的作家作品的重新发掘来寻求学术突破,但我以为,这一领域的真正突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是否对每一个研究对象的独特性给予了足够的重视,是否真正为每一个研究对象找寻到了最为合适的研究角度。而在众多的研究角度中,我以为文化视角尤应重视。所谓的文化视角指的是在面对一个研究对象时,注重从“文化”的角度去加以审视,或者是从中挖掘出具有文化意义的内容,或是依据其与文化的关系,做出价值评判。文化视角在人文学科的研究中有着相当独特的功能,这并不仅是因为任何一种人文现象都可归结为“文化”现象,而是在于,一方面它便于把研究对象置于更加广阔的背景中加以考察,在纷繁复杂的文化关系中加以解释,另一方面又可以把对现象的研究引入到更深的层面,以揭示出隐藏在现象背后的深层意识、文化根源与精神实质,从而在更加本质、更为真实的基础上进行评价。当然,文化视角的文学研究,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应该在文学上。在涉及文化时,还是应该将它放到与文学的关系中来加以探讨,看它对文学的影响程度,它在文学特征形成中所起的作用,借以找寻种种文学现象的文化依据,以达到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准确把握和全面理解。《当代作家评论》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中一直具有相当重要的影响,在主编林建法先生的支持下,我们开辟“文化视界”的栏目,意在将文化视角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引向深入。举凡从政治文化、乡土文化、地域文化、启蒙文化、市民文化、语言文化乃至于大众文化等视角展开的对于中国现当代文学(包括港台文学)的研究成果,尽在欢迎之列。我们在本栏目的第一期先发表了杨洪承教授和何言宏教授的两篇论文,都侧重于政治文化的研究视角。杨洪承教授的论文研究的是一九三八年在武汉成立的“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新视角的采用得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学术结论。今年恰逢“文协”诞生和《抗战文艺》创刊七十周年,这一论文也可看作是对那个战火纷飞年代的深切纪念。何言宏教授讨论的,则是当代中国文学的“再政治化”问题,分别从“政治合法性的文学论证”、“亚政治文化的批判性写作”和“纯文学的政治潜能”等几个方面研究了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的政治意识和政治功能,见解独到,目光犀利,似乎对他以前的观点有所补充与修正。
  • 《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 当代中国文学的“再政治化”问题
  • 从“去政治化”到“再政治化” “文化大革命”以后,中国的政治文化发生了相当巨大的历史性变化。一九四九年以后及至于“文革”时期革命的政治文化之中极“左”的一面遭到了扬弃,而在另一方面,革命文化的基本内核却在新时期以来的主流意识形态中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与遵循,从而也构成了“改革时代”中国最为主导性的政治文化。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文学,正是发生和发展于这种主导性的政治文化语境中,而对二者之间复杂关系的研究,正可以从一个相当独特的角度研究这一时期的中国文学与政治文化中的复杂问题。
  • 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辑
  • 由《南方都市报》发起、《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联合主办的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典礼于二00八年四月十三日下午在广州举行。王安忆凭借《启蒙时代》一书荣获年度十万元大奖——“二00七年度杰出作家”;麦家以《风声》荣获“二00七年度小说家”;杨键以《古桥头》荣获“二00七年度诗人”;舒婷以《真水无香》荣获“二00七年度散文家”;陈超以《中国先锋诗歌论》荣获“二00七年度文学评论家”;徐则臣以《午夜之门》、《苍声》等作品荣获“二00七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包括格非、余光中、南帆、林白、于坚、多多等近三十位历届获奖者、七位终评委及众多文学界知名人士、媒体记者出席了本届颁奖典礼。六位获奖者在现场发表了精彩演说,并共同分享了二十万元奖金。
  • 《雪》:隐秘对称性的谜面与谜底
  • 《雪》是二00六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土耳其著名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代表作之一。帕慕克于一九五二年出生在伊斯坦布尔,曾在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主修建筑学并酷爱绘画,对几何图形有着特殊的敏感,尤其是雪花正六边形的精妙对称引发了他对世界充满隐秘的对称性的关注和思考。在《我的名字叫红》、《黑书》、《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等诸多作品中,他都曾对这种隐秘的对称性有所涉及,但以《雪》最为集中。本文以《雪》为分析文本,尝试着分析作者对世界的隐秘对称性的认识和思考。
  • 虚无与怀疑语境下的小说之变
  • 古典情境的丧失 梁鸿:在阅读你的小说时,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那种在小说世界寻找到某种情感的净化和引领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小说的面貌已经发生了深刻的改变。这样说的时候,我有一种怅惘,好像是一个古典主义者的失落,那种在文学中进行情感教育和道德启蒙的“总体生活”时代(卢卡契语)已不复存在——这一情感式叙事不仅包括如托尔斯泰、曹雪芹那种“全景式”的现实主义小说,也包括如卡夫卡、余华那种“碎片般”的现代主义小说。在这里,小说已经脱离了经典小说的种种元素,不再只是情感的范畴,它试图展示和容纳的远比情感复杂得多,或者说,小说精神的展现不再仅仅依赖于情感通道和体验能力,它还需要丰富的知识、深刻的智性,甚至于对文学的某种科学性把握。它依赖作家的理性、思辨和对世界多个层面之间复杂关联性的认知能力。
  • 狂想带我们飞翔——读《致一九七五》和《漫游革命时代》
  • 林白的新作《致一九七五》和《漫游革命时代》(《华语文学》二00七年第十期)既可单独阅读,也可合二为一为长篇,其中的人物是贯穿的,情感是延续的。虽然前一部叙述的是学校生活的尾声,带有个人回忆录的性质;后一部叙述的是知识青年下乡改造的农村生活,而且这种插队的生活被叙述者的“狂想”气质所附着,不同于过往知青小说的苦难或诗意。
  • 刑德之下的格心与遁心——关于《致一九七五》的随想
  • 一、由自爱出发 陈思和先生注意到了林白的创作变化,“当年在她以女性主义斗士姿态出现的鼎盛期间,她的审美意识却在悄悄地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到了她游走黄河,创作《枕黄记》时初现头角,而在《万物花开》中才获得了整体完成……我没有读到林白的十一年前的手稿,不知道在那些短篇中有多大成分是来自旧稿。但那些短篇中的许多凄美凌厉的语言片段,典型地表明了林白早期的语言风格,而奇怪的是这些片段在新稿中竞一概不见了,留下的是铅华洗尽的文字和朴素的民间叙述,这里不难看到作家的变化轨迹”。
  • “波澜独老成”——《离离原上草》的艺术特色
  • 彭定安先生的《离离原上草》面世之后,产生了不小的轰动效应。试想,一位素以作风严谨、吐属典雅、不苟言笑著称的恂恂长者,忽然像换了一个人那样,一变而为洋洋洒洒,灵动鲜活,情趣盎然,这能不算是一桩奇闻吗?一位年迈古稀的知名学者,穷五载之功,完成一部百余万字的长篇小说,这能不构成一桩震撼性很强的事件吗?
  • 一部充满了理想主义诗意的自叙传——评长篇小说《离离原上草》
  • 彭定安先生是鲁迅研究专家、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他毕生致力于文学研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前辈学者。因此,当他出版了一百余万言的长篇小说《离离原上草》的时候,我们的震惊可想而知。这不止是说定安先生的宏大抱负和对于文学的勃勃雄心,同时也表现在他对长篇小说的理解和叙述的极端耐心。
  • 填补生命价值的盲点——论肇夕《绕树一小圈儿》的生态意识
  • 文学与生命有着紧密的联系,它以“生命的形式”叙事,诉说生命的故事,并透过故事表达作家的生命观。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是。一部形象的人类生命史,每一个作家的创作都是对生命潜在意义的探索。每一种探索的结果都将丰富或深化人类对生命的认识。辽宁年轻的满族女作家肇夕于二00六年十二月推出的处女作——童话集《绕树一小圈儿),同样是生命的故事,整部作品就是一个生命意识系统,它的结构主要分三个层面:生命价值取向、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关系以及生命与环境的关系。作家对生命意义和价值的探索就从这三个方面展开,本文也将循着这一结构,阐释作家渗透到文本中的生命意识。
  • 招魂的写作——对叶弥近年小说的一种读解
  • 叶弥早年以《成长如蜕》为代表的小说,向我们展示的是这样一种心智的浑然状态:它同时具有客观冷静的观察、一心一意的体悟和充满激情的卷入,而对现实的敏锐把握则是其基本的叙事支撑。二000年以来,叶弥小说的走向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二00二年的时候,笔者曾以“与世界和解”来指称叶弥小说的这一变化。在现代小说乃至整个现代艺术的表现中,人与世界的对抗性已经成了某种规则,这当然是现代社会普遍焦虑的反映。相应的,人与世界之间的统一性在艺术中倒成了例外;叶弥的一些小说就是这样的例外,表现出这种“例外”的小说包括《父亲与骗子》、《黄色的故事》、《司马的绳子》等,它们一如叶弥的其他小说充满了生活气息,但是,却没有了那种与现实的尖锐对抗、对真相的无情逼视,而是表现出与世界和解的态度——这当然只是理想的状态,
  • 寻找心灵的出口——朱文颖近年小说解读,兼及一种文学现实
  • 多年以前我的先生林舟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寻找世纪的出口》,这本书一直没有出版,但这个名字却不停地在我的心里回旋: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他的表达——在世纪之初寻找我们心灵的出口。而今天,这个表达对我而言是如此迫切,以至于我愿意重复使用这样一个题目来谈论我个人在阅读朱文颖近年小说作品时的感慨。
  • 还是一片小城月光——关于荆歌和他的小说
  • 阅读一个人的作品就像置身在一条陌生的河流,情动于衷的时候,就化身为其中的一条水草,愉悦并招摇着。当然,对于荆歌这条小说的河流,我还想浮上水面,仔细地体味一下他的顺逆流,看清楚他的来龙去脉。这是我作为一个读者额外的野心。
  • 当下农村初中生的文学环境——以山东省×镇为例
  • 我出身农村,一直比较关注农村的文学与文化环境。最近几年,我特别明显地感到,家乡的文学环境与我读中学时完全不同了,变化得很厉害。到做硕士论文时,我选择家乡的一个镇——山东南部的×镇——为基本的调查区域,通过对该镇初中生文学环境的调查,尝试揭开它发生变化的原因和揭示现当代文学所面临的一些外部环境。文学环境,在本文中,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初中生置身的社会环境中的文学部分,主要涉及家庭、学校和社会(如家中藏书、阅览室、黑板报、书店、书摊、网吧等)这三部分,本文在分析×镇的情形时所用的“文学环境”一词,都是指这个意思;二、×镇的初中生和上述文学环境的互相作用及其结果,本身又构成了文学活动的社会环境的一个部分,本文结尾部分的讨论中所用的“文学环境”一词,取的是这第二个意思。
  • “我们究竟从哪里开始走错了路?”——生态文学“社会发展观批判”主题辨析
  • “我们究竟从哪里开始走错了路?”出自英国著名生态文学家乔纳森·贝特(Jona—thanBate)的《大地之歌》,它说明生态文学的重要内涵就是“通过文学来重新审视人类文化,进行文化批判,探索人类思想、文化、社会发展模式如何影响甚至决定人类对自然的态度和行为,如何导致环境的恶化和生态的危机”。
  • 论现代汉诗的环形结构
  • 本期发表的是两篇女性学者的诗学论文。奚密教授是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东亚语文系和比较文学系的教授,也是海外知名的诗学理论家、诗歌评论家和翻译家,著有《现代汉诗》、《现当代诗文录》、《芳香诗学》、《从边缘出发:现代汉诗的另类传统》等著作,还翻译有《现代汉诗选》、《园丁无踪:杨牧诗选》等,对于现代汉诗在西方的传播与介绍居功甚伟。《现代汉诗:一九一七年以来的理论与实践》是奚密的成名作,它弥补了欧美学界专注于中国古典诗歌,而相对忽略现代汉诗研究的不足。此书着力于探讨现代汉诗独特的“革命性”本质,梳理它在若干关键层面——从理论的建构到实际的表现——如何有别于古典规范。对于奚密来说,现代汉诗最大的成就,莫过于对诗作为一个形式与内容之有机体的体认和实践。《论现代汉诗的环形结构》即为此书的第四章,探讨现代汉诗里一个相当普遍的形式,奚密命名为“环形结构”:一首诗以大致相同的意象或母题来作为诗的开头和结尾。这在古典诗中较少见到,而在现代汉诗中却备受欢迎。奚密认为这或许和现代诗一开始就出现在反传统的语境里——鼓励形式和内容的创新——有关。奚密还讨论了环形结构与欧洲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的可能联系,一旦发现了环形结构,现代诗人都积极地实现其挖掘心理的潜力,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对环形结构的讨论,显然有助于我们考察现代汉诗的一些基本预设和基本问题:比如诗的本质和作用,如何有别于古典诗传统?何谓诗?诗人与作品之间的关系为何?诗人说话的对象是谁?由此彰显出古典诗与现代诗在形式层面、哲学前提和艺术角度等方面的差异性。张晓红是海外现代汉诗研究的后起之秀,曾就读于荷兰的莱顿大学,近年致力于荷兰文化与文学的译介,翻译了大部头的《欧洲视野中的荷兰文化》、《千万别娶大脚女人》等著作。莱顿大学可以说是欧洲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一座重镇,涌现了佛克马、柯雷、贺麦晓等一批著名学者。张晓红处身其中,秉承欧洲汉学的谨严,又有女性作者的敏感,加之她本人也是一位诗人,这使得她对当代女性诗歌的体悟深刻而独特。“女性诗歌”是当代先锋诗歌实践与批评的标识之一,成为主流诗潮不可或缺的支流。张晓红的《话语的创造》就是海外汉学界第一部系统研究女性诗歌话语形成机制的博士论文。此选题不是为了赶时髦,更不是为了谋划一场意识形态革命,强行把一个支流的、边缘的、陪衬的话语推到文学前台。这里发表的《女性诗歌中的女性身份、作者身份及互文联系》就改写自她的博士论文。作者利用文本和互文本分析考察“女性诗歌”与其他文本和其他话语之间的对话性,探讨女性诗歌的形式特征和审美意义,梳理身份和写作、共同诗学和个体诗学、国内文学生产和国际文学环境等盘根错节的文学关系,提出女性身份、作者身份和互文性共同组成女性书写的发动链,当代中国女诗人针对多种文化可能性进行了商榷,创造性地接受或抵抗社会和历史强加给女性的性别期待,凭借诗性手段对女性身份进行修正。在表达性别化自我的过程中,她们身陷窘境,感受到双重的焦虑,即主体性焦虑和影响的焦虑。这些论点对于我们反思女性诗歌甚至当代诗歌创作都深具启发意义。
  • 女性诗歌中的女性身份、作者身份及互文联系
  • “女性诗歌”揭示了文本生产中独特的女性经验和心理。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女性诗歌又带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女性”问题和“文学”问题纠结在一起,引发了对写作和女性的双重疑问。本文试图将女性诗歌置于一个更加广阔的、跨文化的批评框架之中,借助互文性理论来探讨诗歌话语和性别话语的相关性。
  • 文论下载
  • 《贾植芳文集》一本好书;贾植芳:笑书人生最后一笔;短篇小说永远是正确的
  • 作家影集
  • 《西部·华语文学》
  • 《文艺争鸣》
  • 姜冰
  • [新时期文学三十年]
    先锋文学的发展与作家主体性的重塑(洪治纲)
    打开“伤痕文学”的理解空间(张业松)
    [文化视界]
    “文协”的社群形态与抗战文学文化研究的视阈(杨洪承)
    《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当代中国文学的“再政治化”问题(何言宏)
    [文学传媒研究]
    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辑
    [当代外国文学]
    《雪》:隐秘对称性的谜面与谜底(许若文)
    [文学对话录]
    虚无与怀疑语境下的小说之变(李洱 梁鸿)
    [林白评论专辑]
    狂想带我们飞翔——读《致一九七五》和《漫游革命时代》(申霞艳)
    刑德之下的格心与遁心——关于《致一九七五》的随想(胡传吉)
    [辽宁作家评论专辑]
    “波澜独老成”——《离离原上草》的艺术特色(王充闾)
    一部充满了理想主义诗意的自叙传——评长篇小说《离离原上草》(孟繁华)
    填补生命价值的盲点——论肇夕《绕树一小圈儿》的生态意识(马力)
    [苏州作家评论专辑]
    招魂的写作——对叶弥近年小说的一种读解(林舟)
    寻找心灵的出口——朱文颖近年小说解读,兼及一种文学现实(齐红)
    还是一片小城月光——关于荆歌和他的小说(朱红梅)
    [渤海论坛]
    当下农村初中生的文学环境——以山东省×镇为例(朱善杰)
    “我们究竟从哪里开始走错了路?”——生态文学“社会发展观批判”主题辨析
    [海外汉学研究]
    论现代汉诗的环形结构
    女性诗歌中的女性身份、作者身份及互文联系(张晓红)
    文论下载

    作家影集
    《西部·华语文学》
    《文艺争鸣》
    姜冰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