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王小妮诗四首
  • 徐敬亚诗三首
  • 今夜,写诗是轻浮的……
  • 关于“底层写作”的若干质疑
  • 新时期文学走过了三十年。三十年是一个需要总结的时间段落。我们始终积极地参与新时期文学,现在已经到了总结我们自己的时候。文学在三十年的历史之中扮演了何种角色,这与我们的文学观念息息相关。社会历史、人性、美、内心世界、语言和形式、文化传统——这些问题不断地启动我们的活跃思想。围绕着文学,三十年的争论留下了哪些深刻的认识?哪些问题需要继续争论,以至于可能影响未来的三十年?我们的刊物愿意开辟一个新的栏目,为大家的踊跃发言提供空间。
  • 论民族共同语和新中国文学的双重建构
  • 民族共同语想象在现代民族国家建构中的意义早已被安德森揭示出来。而柄谷行人则通过研究日本现代书写语言与民族主义的关系,分析日本民族国家建制与日本现代文学之间的勾连。在这样的理论前提下,本文从民族共同语建构这一新的视角,研究新中国民族共同语和文学书写两者之间的复杂关系,追溯其历史起源,重新思考新中国文学是如何发生和如何被建构的。
  • 从人的历史的维度出发——新世纪长篇小说创作考察
  • 追求宏大的历史叙事一直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传统,这种传统不仅表现在对历史框架的规模型建构,而且更重要的还在于对于历史真实的追求和历史经验的复制,这在一定程度上支配了人们对文学的想象,甚至它还构成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不过这种模式至迟在新世纪开始以前就被打破了。新世纪历史主义写作使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在那些有代表性的作家创作中,
  • 看似对立,实则缠绕——一九九0年代以来文学接受心理特性分析
  • 一九八0年代,文学观念一度发生变化,文艺学、美学界的学者们特别重视文学的独立自律性和它的审美属性,一再强调文学欣赏与一般的文学阅读存在本质区别。认为前者意味着接受者进行了审美再创造,获得了精神愉悦,体会了丰盈的诗意,领悟了深刻的意义,达成了人生的超越,绝不同于只停留在字句之间,只徘徊于表层意思之上或仅追求生理快感的一般阅读。
  • 让文学照亮心灵与现实
  • 一种对历史的崇拜与对文学的虔诚在《谢望新文学评论选》(上、下)中隐约浮现,这些文学批评就像一条流淌的河,从一九八0年代流淌到今天,水流不时在阳光微风下泛起流光波影。这条河主要流经了一九八0年代,今天仔细观看它,仍会捕捉到那些泛起的闪光,而静下来时,会听到一些声音不断地在潺潺流出:理性、激情、历史、人性、心灵、艺术、诗意……
  • 我所理解的元化先生——谨以此文悼恩师
  • 先生以文名世。先生文章既有学术性又有思想性,两者融一炉,完美结合。因此,有人称先生是学者型思想家,也有人称先生是思想型学者。从学术角度看,先生文章思想深刻,发人所不见;从思想角度看,先生文章学养深厚、功力非凡。故而,称先生为学者型思想家或思想型学者,两者皆通。
  • 第一次见王元化先生及其他——答《南风窗》记者阳敏问
  • 问:听说你和王先生交往很多年了? 答:我第一次上门拜见王先生是一九八三年一月底放寒假的时候,至今已经二十五年了。
  • 比写作立场更重要的是发现真实的能力——评尤凤伟长篇小说《衣钵》
  •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光怪陆离的文坛上,并不缺少各式各样引人注目的写作旗帜或者口号。我们已经发现,一个作家告诉我们他要采取怎样的写作立场,要营造怎样的叙事伦理,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不仅仅存在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名目繁多的创作姿态、创作理念本来应该是通过文本实践来体现的,或者是为了将创作实践推向深入服务的。
  • 意义的生成——张炜小说中的“主题原型”阐释
  • 用“原型”概念来阐释张炜的部分小说,从中国民间故事、传说中寻找“主题原型”在张炜小说中的意义,是试图说明民间审美在当代作家中的意义及其当代文学的民间资源问题。在展开论述之前首先对几个相关概念作一说明:一、主题原型:“主题原型”是指在民间故事传说中反复出现的、较为稳定的核心思想,与作为情节单元的母题有所区别。
  • 故土、幻象与精神困惑——谈张炜的长篇小说《刺猬歌》及其他
  • 哪怕掩上作者的名字,熟悉张炜创作的读者也会一眼认出《刺猬歌》的作者。这不是一部孤立的作品,张炜小说的精神血脉和典型元素在其中体现得十分明显,可以说它与《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丑行或浪漫》等张炜以往的作品有着割不断的血肉联系。与此同时,《刺猬歌》融汇了张炜以往作品中的许多特点,如《古船》的凝重,
  • 瓶与水,风旗与把不住的事体——冯至《十四行集》第二七首新解
  • 江南诗人的隐逸与漫游
  • 写下这个标题便思绪如潮,这可是一个大题目,可写成一本专书,而且这类谈论中国隐士与文化的书已是汗牛充栋,不可枚数。笔者在此不想做全面梳理,只叙说如今这“夜航船”上的七诗人,他们是如何在“隐逸与漫游”这条江南古典诗人曾经历的道路上生活并写作的。诗人庞培说过:“我不仅仅是在地理上漫游江南,也是在精神上漫游江南。”此话一语双关,
  • 外国诗歌在中国
  • 中国现代文学发展一百余年,地覆天翻。它取道西方,效法欧美,“以极端短暂凝缩的形式”,上演了一场“迟到的现代性”。尽管这段文学史常常为人诟病,背离传统,照搬西方,甚至只为取悦欧美读者而不断兜售它的“政治美德”和“东方风情”,但是不可否认,它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文学生成模式最清晰的一面,即“冲击——回应”模式已经成为我们解释文学现代化的主要路径,
  • 作家是那头可怜的“豹子”——在苏州大学“小说家讲坛”上的讲演
  • 邀请麦家到“小说家讲坛”讲演的计划,是在他的《风声》出版之后。在讲演后不久,麦家获得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00七年度小说家”。麦家在“小说家讲坛”及在“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仪式上的演讲,大致反映了麦家对文学与写作的基本理解。
  • 黑暗传,或者捕风者说
  • 许多人相信,麦家的写作走到现在这一步是影视传媒从中作祟。是啊,没有电视剧《暗算》,哪会有这么多人知道麦家。进而,从《暗算》这个蛋,许多人想知道下出这个蛋的麦家生过什么蛋,还能生什么蛋。于是,麦家《暗算》之前的那些不为多少人知道的小说被人们拿出来再版和重读,而《暗算》之后的《风声》也有不俗的市场表现。
  • 人是世间万物的尺度——论麦家的长篇小说《风声》
  • 人类的进化史及书写史上,始终面临一个阴影:人与兽的关系问题,也就是,人之所以为人、兽之所以为兽等问题。人身上有没有兽性,人要如何努力才可以戒掉兽性的诱惑,这些,都是人类世界无法回避的问题,人类由出现到现在,从来都是戴着咒语的镣铐而生死。
  • 致“赫图阿拉”:“痛使我坐卧不安”——论林雪的《大地葵花》
  • 熟悉当代诗歌的读者,自会觉得上面的句子“似曾相识”。这是诗人林雪写于八十年代初期的《夜步三首》中的一节,在当时入选轰动一时的近乎“历史性”的选本《朦胧诗选》。不过,尽管林雪在二十出头的年龄就得到了文坛的承认,但是在“朦胧诗”的潮流中,和北岛、舒婷等诗人相比,林雪等一部分作者始终处于“边缘”的位置。
  • 成长的自审与文化品格的塑造——关于刘东的儿童文学创作
  • 无疑,成长是儿童文学的一个重要的创作母题,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可以将儿童文学理解为“关注儿童成长,表现儿童成长,有助儿童成长的文学”。上海学者刘绪源曾经谈到儿童文学有三大母题:“大自然”、“母爱”、“玩童”。其实,这三大母题都离不开“成长”这一中心,“大自然”是儿童成长的自然环境,“母爱”是儿童成长的人文环境,而“玩童”则是儿童成长的天性,
  • “游走”的意义——王手小说论
  • 王手是一个非常注重艺术个性的小说家。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曾以极为先锋的精神姿态,创作了一批充满反讽意味的荒诞小说。那时候,他十分迷恋都市生活中的许多尴尬状态,并将它们叙述得有声有色,很受人们的青睐。而到了世纪之交,他又浙渐地转向极为暧昧的欲望叙事,尤其是对男人内心深处某些隐秘情愫的逼视与延展,显得既精细绵密又错位撕裂,
  • 城市写作及其元素提取——王手小说简论
  • 回顾近百年的创作史,我们可以明晰地感觉到,作家们享受着城市生活并在城中得到机遇,更多的人却在梦寻乡村的美,或以乡土苦难作为回甘,即便回到乡间体验生活状写乡村史诗,其思想框架也是从城市发出的意识形态的响应。于是我们看到了“乡土文学”的繁盛。城市难写,期求“重大”分量的时候,正面展现工厂企事业改革生活,
  • 重读“二十世纪中国文学”
  •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作为一个尘埃落定的文学史概念,早已为人们所熟知。然而,在九十年代后语境中与之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并对其知识肌理作深度解剖和讨论,仍然是一项相当有难度的工作。贺桂梅的文章,将它置于学科/政治、二十世纪现代化“时间表”、“中国”/“全球化想象”的多重参照中,试图在一个较大的背景中呈现这一“纯文学”主张的意图和价值,并与“作为五十一六十年代‘显学’的‘当代文学’在八十年代出现的危机”、“人们对于‘现代化’的理解和认知”,以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论中的‘中国’,就成为自我决定的历史主体”等典型的八十年代知识谱系和想象方式相联系,以便对“这一说辞作为特定历史语境中的一种言说方式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历史话语秘密重新予以解释。其中提出的不少新见,值得注意。
  • 尤凤伟:像光束透进历史阴影
  • 作家尤凤伟的目光从未从中国现实上转移过。这个被称为“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奔走”的作家,在三十多年的写作历程中,笔下故事从民国写到抗战,从官场争斗写到城市底层生活的挣扎,始终坚守着一份自觉的文学责任。近日,花城出版社推出其最新长篇小说《衣钵》。小说打通历史与现实,以贴近现场的叙述,描写了美籍华裔姜先生在解放前夕和当下的不同际遇。
  • “把自己从纸上解救出来”
  • 阅读林白的《致一九七五》,我又重读了她的《一个人的战争》、《说吧,房间》、《万物花开》和《妇女闲聊录》。我忽然有一个疑问.林白一开始是我们想象的那个自恋、抑郁、神经质、爱悦自己的作家吗?
  • 孩子 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 尤凤伟
  • 尤凤伟。中国当代作家。山东牟平人,现居青岛。青年时期开始写作。已发表作品五百余万字,短篇小说《乌鸦》、《合欢》、《为国瑞兄弟善后》、《雪》、《彼岸》、《风雪迷茫》以及中篇小说《山地》、《生命通道》、《五月乡战》、《生存》、《石门夜话》、《小灯》等颇受好评,并获各种奖项。出版长篇小说《石门绝唱》、《中国一九五七》、
  • 一个铜元的两面——读尤凤伟的长篇小说《衣钵》
  • 读着五十年代描写土改运动的革命经典小说《暴风骤雨》成长起来的一代,读到《衣钵》时感觉是惊诧的,像瞎子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这么靓丽的世界会惊呼起来。无疑地尤凤伟的长篇小说《衣钵》从艺术上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土地改革”的新视角。
  • 在历史与现实的记忆中“逃亡”——读尤凤伟的长篇小说《衣钵》
  • 《衣钵》是一部什么题材的小说时,尤凤伟的回答是“历史加现实”。无疑,《衣钵》的文学时空是由历史和现实两部分缀连而成的,即由两个不同的时间段嵌合为一体的。其实,这不仅表现在小说的题材上,更表现在小说的结构上。在阅读《衣钵》的过程中,会发现该小说所采用的话分两头的叙事模式很独特,即作者用“机械组装”的方法,
  • 让“底层”离开文学
  • 无论是从学理上,还是从直觉情感上,我都不喜欢“底层写作”这一称呼。它的阶级感和对立感太强了,里面也掺杂着过多的社会学的和政治意识形态的东西。文学虽然以现实为基础,但是,当一部作品能够被非常准确明晰地归为哪一类作品时,肯定不是好的作品。好的作品是通过渗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并且,最终通过渗透外溢出更多更复杂的意蕴。这一渗透是通过文字,
  • 这样的文学对生活世界有一种谦逊的态度
  • 我说我喜欢《草原》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名字暗示着这个名字之下的作品,最终是指向比这个作品大的生活世界。
  • [汶川特稿]
    王小妮诗四首(王小妮)
    徐敬亚诗三首(徐敬亚)
    今夜,写诗是轻浮的……(朵渔)
    [新时期文学三十年]
    关于“底层写作”的若干质疑(王尧)
    [渤海论坛]
    论民族共同语和新中国文学的双重建构
    从人的历史的维度出发——新世纪长篇小说创作考察(周景雷)
    看似对立,实则缠绕——一九九0年代以来文学接受心理特性分析(姜桂华)
    让文学照亮心灵与现实(徐肖楠)
    [百年视野]
    我所理解的元化先生——谨以此文悼恩师(吴洪森)
    第一次见王元化先生及其他——答《南风窗》记者阳敏问(吴洪森)
    [作家与文学史]
    比写作立场更重要的是发现真实的能力——评尤凤伟长篇小说《衣钵》(张光芒)
    意义的生成——张炜小说中的“主题原型”阐释(王光东)
    故土、幻象与精神困惑——谈张炜的长篇小说《刺猬歌》及其他(周立民)
    [现代汉诗研究]
    瓶与水,风旗与把不住的事体——冯至《十四行集》第二七首新解(张新颖)
    江南诗人的隐逸与漫游(柏桦)
    外国诗歌在中国
    [小说家讲坛]
    作家是那头可怜的“豹子”——在苏州大学“小说家讲坛”上的讲演(麦家)
    [麦家评论专辑]
    黑暗传,或者捕风者说(何平)
    人是世间万物的尺度——论麦家的长篇小说《风声》(胡传吉)
    [辽宁作家评论专辑]
    致“赫图阿拉”:“痛使我坐卧不安”——论林雪的《大地葵花》(黄平)
    成长的自审与文化品格的塑造——关于刘东的儿童文学创作(张学昕 吴宁宁)
    [王手评论专辑]
    “游走”的意义——王手小说论(洪治纲)
    城市写作及其元素提取——王手小说简论(施战军)
    [重返八十年代]
    重读“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贺桂梅)
    [新作网页]
    尤凤伟:像光束透进历史阴影(金莹)

    “把自己从纸上解救出来”(何平)
    孩子 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无名)
    尤凤伟
    一个铜元的两面——读尤凤伟的长篇小说《衣钵》(徐培范)
    在历史与现实的记忆中“逃亡”——读尤凤伟的长篇小说《衣钵》(姜玉琴)
    让“底层”离开文学(梁鸿)
    这样的文学对生活世界有一种谦逊的态度(张新颖)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