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伤痕”如何被重述?——里程《穿旗袍的姨妈》读记
  • 一 读《穿旗袍的姨妈》是假期长沙到凤凰的旅途中。没想到先是读初一的女儿对这本匆匆塞进旅行箱的小书感兴趣。她花了一个晚上读完它,我感到她被一种东西牵扯着,深深沉浸其中。等我也读完《穿旗袍的姨妈》,我意识到这种东西是书中与成长割不断的不安。女儿的童年随着我们的迁徙到处漂泊,她一定是在书中照见了自己。开始写这篇东西里,我又问女儿在《穿旗袍的姨妈》里读到了什么。
  • 细读《穿旗袍的姨妈》
  • 里程写小说差不多也有二十多年了,但是他的职业是编辑,他在编辑中国当代最好的一本文学期刊,我知道大概是从一九八三年开始。这二十多年里经他手编辑发表的好小说已经可以车载斗量了。很多作者都是在他手中从一个业余作者成长为一个好的作家,我差不多也是其中的一个。我们认识有二十多年了,在认识之初我就知道他写小说,而且我也喜欢他的小说。
  • 关于《穿旗袍的姨妈》及相关话题
  • 一 在《穿旗袍的姨妈》问世后,我觉得里程是我们不可不重视的一个小说家。里程,就是那个叫程永新的人。程永新是个懂小说的编辑家,而这些年来,他用笔名里程写作小说。这两者合二为一,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 新文学与农民:和谐与错位——对新文学与农民关系的检讨
  • 主持人的话:“文化研究”、“文化视角”之于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目的和意义在于,把中国现当代文学现象(包括作家、作品、思潮、流派、文学理论主张等等)置于广阔的文化背景中加以考察,在纷繁的文化关系中对其加以解释,用以揭示出中国现当代文学现象背后的深刻的文化根源和精神实质,从而在更为深入、更为全面的基础上发掘该文学现象的价值意义。
  • 论中国当代基督教文学的创作与批评
  • 基督教文学在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存在已受到学者的关注,就其在当代文坛的存在来看,评论界注意到了北村的小说“宗教主义”的特点,但由于评论者对基督教文学自身属性和评价体系的忽略,所以更多的还是在“救赎”、“终极意义”这样一些泛宗教层面对其小说进行解读,在这些评论中,北村的小说作为基督教文学应该被探讨的一些问题比如其神学思想与审美形式的关系问题被悬置了。
  • 上海小姐——评《长恨歌》
  • 二○○八年五月四日的《纽约时报》书评版罕见地以整版篇幅,发表了一组关于中国当代小说的评论,包括了对《长恨歌》、《生死疲劳》、《狼图腾》、《为人民服务》英译本的评论以及对当代流行小说的介绍。这是英语界少有的对中国当代文学的集柬性关注,也表明了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提升,当代文学也开始受到西方主流媒体的关注。现编译如下,供读者参考。
  • 重生——评《生死疲劳》
  • 一九七六年夏,正值毛泽东在北京弥留之际,山东高密东北乡西门屯生产队杏园养猪场的猪突然猝死。刚开始死了五头,这些猪死时都有这样的特征:“皮肤上生满了铜钱大小的紫斑,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是蒙冤而死不瞑目的样子。”公社兽医宣称这些猪死于“所谓的红死病”,须立即焚烧掩埋。不巧当时下了几周的大雨,地湿漉漉的,社员们把死猪用煤油浸了然后火化,谁知燃烧时发出令人作呕的气体竟然把其他八百头猪都给感染了。
  • 中国的流行小说
  • 当今中国最成功的作家不是二○○○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更不是刚刚在美国发行畅销小说《狼图腾》的作者姜戎,而是二十四岁的郭敬明。他是一位流行偶像。他穿着反叛,形象富于渲染,在这个主张规矩和异性恋的共产党国家,成为一大新闻。成千上万十几岁的青少年聚集在郭的签名售书仪式上。他的读者年纪很少有超过二十岁的。在他的博客上可以找到一些疯狂的读者表白,如“小四,我永远和你在一起!”(郭的笔名来自一个他在一本杂志中不经意间创造出的引语“第四维战争”)。
  • 荒野的呼唤——评《狼图腾》
  • 一九○六年,中国最受尊敬的现代作家鲁迅当时在日本学医,他看到了一段幻灯片,片中的日本人斩杀了一名中国囚犯。那时候中华民族的自尊特别不被重视,而与此同时最使鲁迅大惊的,却是影片中中国围观者的消极态度。后来他写道:“一个弱国的人民尽管拥有强壮的身体,他们只能成为工具和看客。”这句话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文学能使他达到“灵魂改革”的目的。他在第一部小说集《狂人日记》中罗列了伪君子们人吃人的罪恶,此后的作品也都充满了对现实无情的描绘,这开创了中国现代文学的新纪元。评论家夏志清称之:“四分五裂的中华民族受到精神疾病的折磨,没有力量强大自己和改变自身的残暴。”
  • “革命叙事”的转换、扬弃与消解
  • 随着一九四九年新中国的建立,文学进入了“当代”阶段,在通常的文学史分期中,“革命叙事”成为贯穿“十七年文学”、“文革文学”和“新时期文学”这三个历史时期的一条线索。“革命叙事”不仅是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讲述,也是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讲述,由于历史语境的差异以及当代作家对“革命”认知的变化,“革命叙事”在“当代”的语境中并非以单一的方式递进,而是呈现了转换、扬弃与消解的复杂过程。
  • 女性主义批评中国化之反思
  • 一 如果要为西方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的中国化进程寻找起点,相信很多研究者都会将其指向一九八一年朱虹为《美国女作家短篇小说选》所写的序言。虽然起点不晚,但相对于同时进入中国学界的其他西方理论和思潮,它在一九八。年代的影响力并不算大。第一部在国内问世的西方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的论文集是一九八九年翻译出版的玛丽·伊格尔顿的《女权主义文学理论》,此后才出现大规模的有计划的对西方女性主义经典文本的翻译和介绍。
  • “主题原型”与新时期小说创作
  • 本文选取“主题原型”这一问题展开论述。在中国民间故事、传说与新时期小说的联系中,主要存在着四种“主题原型”:一、人与自然共生共存。在新时期小说中这种“主题原型”主要有两种呈现形态:1.像民间故事、传说那样,通过想象使自然中的动、植物幻化为人形,与人共存于生活的世界中,发生着情感联系,构成虚拟的艺术世界。如韩少功《爸爸爸》中的蛇见了女人会动情;贾平凹《废都》中的牛会像人一样思考哲学问题;张炜《刺猬歌》中的动物会变成女人与人生活等等。
  • 新时期作家的代际差别与审美选择
  •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随着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作家不断进入文坛,在新时期所涌现出的作家队伍中,“代际差别”越来越引人注目。正视这种作家群体之间的“代际差别”,以及其中所隐含的不同代际之间各不相同的艺术理念和价值追求,不仅有助于我们从整体上判别某些创作群体的共性特征,发现他们各自面临的不同局限及其文化根源,还有助于我们从文化承传上探析代际之间密切交流、共生发展的重要意义。
  • 当代文学学科的“历史化”
  • 在当代文学学科中,很少有人会怀疑“认同式”研究有什么“问题”。既然“按照通常所知道的历史教科书知识,所有的‘历史’都是可以被预设的。因为如果不能这样,我们就无法与过去的历史之间建立一种信任和联系”。那么就不会去注意,即我们的“认同”实际是被历史所控制的“认同”。当我们以为是在从事“自己”的研究时,它其实是在重复别的研究者已经建立的研究方法。
  • 董事存真 鲁迅美术学院70周年
  • 鲁迅美术学院前身是1938年建于延安的鲁迅艺术学院,由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代领导人亲自倡导创建。毛泽东同志为学院书写校名和“紧张、严肃、刻苦、虚心”的校训。1945年,延安鲁艺迁校至东北:1958年发展为鲁迅美术学院。1998年,江泽民同志为学院题词:“弘扬鲁艺传统,培育艺术人才,繁荣社会主义文化事业”。悠久的办学历史积淀了学院深厚的文化内涵和领先的办学实力。
  • 孙明
  • 《作家》杂志目录
  • 《中国比较文学》目录
  • 作家与批评家
  • 一 批评家首先是一个读者,但他们又不是单纯的读者。因为他们对一般读者亦负有指导之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批评家的角色有点类似于昂贝托·艾柯所谓的“典型读者”,即作家在暗中召唤的那个读者:发现作者的文本意图,并负责向一般读者阐述其意义。但是,将批评的功能仅仅局限于阅读指导显然是错误的。在很多场合,批评家试图指导和影响的对象并非一般读者,而是作家本人。
  • 在场的失踪者
  • 谈到这个时代的写作和批评,我预感到人们首先将会深情地缅怀八十年代。我最近看到张承志在《天涯》上的一篇文章,他开头就说,现在回想起八十年代,有一种“惜春”之感。“惜春”这个词用得真好。那么为什么会“惜春”呢?因为现在已是“三春过后诸芳尽”。
  • 一份刊物与几个小钱
  • 《当代作家评论》创办已经二十五周年了,二十五周年不算长,可是,这二十五周年可不同于一般的二十五周年,它的复杂性,它的速度感,它内部的和外部的轮转替换是多么地令人惊叹。我是幸运的,我见证了这二十五周年,并有幸和《当代作家评论》经历了二十五周年的同步成长。
  • 文学的出路
  • 进入二○○八年,学术界和媒体关注最多的,大概就是“新时期三十年”这个关乎时间节点的话题了。
  • “当代中国文学批评家奖”获奖名单
  • “当代中国文学批评家奖”授奖辞
  • 南帆授奖辞 南帆的文学批评从八十年代始即显示了他作为一个杰出理论家的优势和特点,是当代少数最具理论思维的批评家之一。他对转型时期的当代中国文化现象、文学思潮与作家作品等有独到的发现和深人的阐释,在中国社会的总体结构中对当代文学进行了有效的话语分析和谱系研究,为诸多重要问题的研究提供了理论资源和分析路径。既宏观着眼,又微观落笔,论述周详而深刻。在长期的批评实践中,南帆重视创造性地运用西方理论研究“中国问题”,以鲜明的个人修辞风格和理论创新品格,促进了当代文学批评范式的转型。
  • 我们这个时代的写作与批评(论坛)奇怪的逆反
  • 新时期文学走过了三十年。三十年是一个需要总结的时间段落。我们始终积极地参与新时期文学,现在已经到了总结我们自己的时候。文学在三十年的历史之中扮演了何种角色,这与我们的文学观念息息相关。社会历史、人性、美、内心世界、语言和形式、文化传统——这些问题不断地启动我们的活跃思想。围绕着文学,三十年的争论留下了哪些深刻的认识?哪些问题需要继续争论,以至于可能影响未来的三十年?我们的刊物愿意开辟一个新的栏目,为大家的踊跃发言提供空间。
  • 时代·文学·个人
  • 这是建法兄的命题作文,“我们这个时代”,我想应该是指新世纪以来八年间的“写作和批评”。但是“我们这个时代”是从以前的时代延续而来,这“以前”,大约至少可以上溯到三十年前,一九七八年思想解放运动以来的“时代”,真是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前我刚刚迈进复旦大学的门,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三十年前的八月,卢新华的《伤痕》在《文汇报》上发表,我试着将一篇同时贴在壁报上的支持《伤痕》的评论文章投寄给报社。
  • 在困境与困惑的打磨中生长
  • 以文学的方式为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肖像,这或许是一个深藏于我们内心的“宏大叙事”,尽管我或者我们未必愿意这样表达,但事实上无论用何种方式写作,写作者总处在与时代的关系之中。我自己贴近或者疏远这个时代,视阈所及,仍然是混沌之中的光明与黑暗。贴近的景象是在眼前,疏远的光阴则在身后,而无论如何,我们置身于这个时代。当我给自己确立这样的写作者位置时,我意识到一个时代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只意味着困境,而一个写作者的原动力则是他内心深处生生不息的困惑。因此,不妨说,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是在困境与困惑的打磨中生长的。
  • 自己的空间
  • 年轻时想做诗人,模仿穆旦译本《普希金诗选》涂涂抹抹。不料被老师发现,以为情调不好,遂改变路向,学习写口号式的句子,青春期就这样压抑地走了过来。直到舒婷北岛出来,看见他们的作品,才知道自己的那条路里的问题。于是跑到校园里读书。这一读就是六年。理论的趣味多了,感性的东西却越来越少。做什么呢?余暇便写起读书笔记,有的混到批评杂志,有的挤到读书类的期刊。时光真快,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 这个时代的写作与批评
  • 在《西方正典》里,耶鲁大学的资深学者布鲁姆曾将西方的文学史划为四个时代:神权时代、贵族时代、民主时代和混乱时代。所谓的“混乱时代”,就是指二十世纪以来的西方文学实践,一切既成的艺术规范不断被打破,万物破碎,中心消解,仅有低劣的文学和大众的趣味到处蔓延。对于一个崇尚文学的精英意识、经典律则和“审美自主性”原则的人来说,布鲁姆的焦虑和郁闷是可想而知的,他甚至放出这样狠毒的话来:“作为文学批评界的一员,我认为自己遭遇了最糟的时代。”
  • 中国当代文学的有与无
  • 这是一个大时代,也是一个灵魂受苦的时代。所谓大时代,是因为它问题丛生,有智慧的人,自可从这些问题中“先立其大”;所谓灵魂受苦,是说众人的生命多闷在欲望里面,超拔不出来,心思散乱,文笔浮华,开不出有重量的精神境界,这样,在我们身边站立起来的就不过是一堆物质。即便是为文,也多半是耍小聪明,走经验主义和趣味主义的路子,无法实现生命上的翻转,更没有心灵的方向感,看上去虽然热闹,精神根底上其实还是一片迷茫。
  • 我对文学批评的理解
  • 文学批评一直被看成是文学创作的附庸和二手货,甚至连罗朗·巴特这样的一代批评大师也不愿人称他为“文学批评家”,他更乐意的称号是“符号学教授”。一九七六年巴特人选法兰西学院担任讲座教授,他只要回首看看当年作为文学批评家起步时的可悲处境就不寒而栗:断断续续的职业生涯,贫穷拮据,大部分时间节衣缩食地去买教科书和鞋子。在巴特声名卓著的岁月里,法国电视台的记者还在追问他是否想写小说,巴特不置可否的回答还给人们留有希望。
  • 当代文学六十年
  • 我在这里所说的“当代文学六十年”,首先指的,当然是它的“自然时间”,或者“物理时间”。按照通常的也是约定俗成的说法,这一“自然时间”的起始,由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算起,但终结时间,却是聚讼纷纭。但又总是要有个下限,这一下限无妨暂定为当下吧,也因了这一下限,所以有了“当代文学六十年”这一“自然时间”的说法。
  • 文学批评所应该承载的
  • 不久前,在与作家苏童的一次交谈中,我们曾说起作家与批评家的关系问题,谈到作家、批评家各自的工作和使命。苏童用了一个比喻:作家和批评家就像铁路路基上面两条并行的铁轨,它们都有自己的延伸,都有各自的负载,它们虽然永远也不会重叠,但却共同承载着文学这个列车。作为一位有二十余年写作经历的作家,苏童在文学理论方面也有着深厚的积养。我相信,他唯美的、竭力摆脱功利性的写作姿态,使得他有可能达到较高的文学境界,实现自己所坚执的文学理想。
  • 谐谑式的语调和时代性的精神分裂
  • 在今天这个时代,谐谑式的语调已经成为我们逐渐熟悉起来、甚至逐渐产生出亲切感的朋友了。你无需跟它约个时间、地点见面,你越来越经常碰见它。朋友之间的聊天,手机里的短信,还有那铺天盖地的网文,真的,它神出鬼没;一不留神,它就从你自己的口里冒了出来。打照面的时候,你们还会自然地会心一笑。
  • 文学批评面临的现时挑战
  • 几乎每一个文学界中人尤其是批评家,都不会不深切地感受到最近十来年,或者说世纪之交以来中国文学状态与趋势的巨大而纷乱的变化。应该说,这种巨大而纷乱的变化本身就是中国文学的现状,同时也就是文学批评面临的现时挑战。但是,文学批评能否应对这种挑战,却是个无法乐观的问题。
  • 焉得思如陶谢手
  • 庆幸并非懒惰之人,一九八六年开始写评论至今,所积亦复可观。但所谓评论,多半还是“作家论”。最近编了本评论集,长短不齐的文章竟收了六十余篇,关于当代文学的议论差不多全在里头了,仍以“作家论”居多。
  • 失去权威的文学批评现时代的发展问题
  • 经历了新时期三十年,文学批评发展到现时代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它失去了往日的权威——再也看不到某一权威批评家对某一文学现象所作的示范性的批评并得出经典化的结论,看不到众口一词地对某一作家、作品开展的压倒一切的大批判,看不到全社会恭奉着唯一的文学理论读经般地领悟。或许,这可以说是三十年来文学批评进步的一种有形的标志。
  • 三十年文学片断:一九七八-二○○八我的个人叙事
  • 我想用一种个人化的方式回顾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的一些细节,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的标题。虽然自觉不是一个狂妄的人,但这个题目仍然有点像是个人回忆录,不是很合自己的身份。我的初衷其实只是想回避在诸如新时期文学三十年这类题目下惯常的历史宏大叙事方式,顺便也是有点厌倦了理论行文的学究做派,此时此刻,很想写得轻松一点.况且,即便是在文学评论的行当里,我也只处在非常边缘的位置,旁观远比介入要多。所以说,我还真是抱着谦虚和随意的心态来谈眼下这个似乎是非常学理、非常严肃、也非常受到关注的话题。下面就言归正传了。
  • 感受自己在小说世界里的目光——关于短篇小说的对话
  • 张学昕:前些天,我收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你的短篇小说五卷本编年文集,我很兴奋和高兴。在我的印象里,出版社为一个当代作家专门做一种“短篇小说”文类的“编年”,这还是第一次。我惊异于这种创意,更钦佩编辑、出版者的胸怀和勇气。在当下这个被称为文学“式微”的时代,尤其是短篇小说这种文体普遍遭遇冷落的时期,你的编年文集的出版,我以为有着极其不同寻常的重大意义。
  • 苏童与中国当代短篇小说的发展
  • 一 相对于同时代的作家,苏童无疑是近二十年来最年轻、最富才华和灵气的短篇小说家。这可以从他的《桑园留念》、《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到《西瓜船》、《拾婴记》等约一百五六十个短篇小说得到有力的证明。如果从一九八三年发表于《青春》杂志的短篇小说《第八个是铜像》算起,苏童已经有二十五年的短篇小说写作史了。尽管苏童的长篇小说《城北地带》、《米》和中篇《妻妾成群》、《罂粟之家》曾给他带来巨大的声誉,但我感觉苏童面对这三种文体的时候,最为自信也最得心应手的还是短篇小说的写作。
  • 苏童的意义——以中国现代小说为背景
  • 在中国当代作家尤其是与苏童文学年龄差不多的作家中,像苏童这样一直保持着对短篇小说的热情的人实在罕见。写作短篇是苏童维系创作的缆绳,以至成为他的日常生活。苏童说:“我写短篇小说能够最充分地享受写作,与写作中长篇作品相比较,短篇给予我精神上的享受最多。”从一九八三年发表《第八个是铜像》,或者从一九八四年发表他自认为“是我第一篇真正的小说”《桑园留念》算起,苏童迄今已发表了一百五六十篇短篇,这是相当惊人的。本文拟就苏童短篇小说谈一谈中国现当代短篇小说发展上的一些问题,进而借以揭示苏童短篇创作的意义与价值。
  • “历史-家族”民间叙事模式的创新尝试
  • 香港浸会大学第二届“红楼梦·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入围小说的阵容相当整齐,艺术水平不相上下,可以大胆地说,这些作品集体代表了近几年长篇小说的最高水平线。当然好作品还是会有遗漏,但并没有错上,这七部作品中任何一部当选首奖我以为都是有充分理由的。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海外的评委各有所好,各抒己见,几轮投票,结果是莫言的《生死疲劳》荣获榜首。与上届首奖获得者《秦腔》的高度一致相反,对《生死疲劳》的评价不是没有争议。
  • 人畜混杂,阴阳并存的叙事结构及其意义
  • 一 就文本本身而言,《生死疲劳》的叙事结构有非常独到的意义。它的叙事结构是用两条生命链建构起西门家族的兴衰史,轮回隐喻的生命链连接了畜的世界、阴司地府;血缘延续的生命链连接了人的世界,人世间的社会;两条生命链的结合,构成了人畜混杂,阴阳并存的艺术画面。小说文本以阴司地府的场景开端,写西门闹的冤魂在十八层地狱里遭受油锅煎炸,阎王审判,孟婆送汤,小鬼送投胎等一整套鬼神世界的奇遇,接着阴司又一再轮换出现,
  • [里程评论专辑]
    “伤痕”如何被重述?——里程《穿旗袍的姨妈》读记(何平)
    细读《穿旗袍的姨妈》(马原)
    关于《穿旗袍的姨妈》及相关话题(王尧)
    [文化视界]
    新文学与农民:和谐与错位——对新文学与农民关系的检讨(贺仲明)
    论中国当代基督教文学的创作与批评(王文胜)
    [海外汉学研究]
    上海小姐——评《长恨歌》
    重生——评《生死疲劳》
    中国的流行小说
    荒野的呼唤——评《狼图腾》
    [批评家论坛]
    “革命叙事”的转换、扬弃与消解(郭冰茹)
    女性主义批评中国化之反思(郭冰茹)
    [新作网页]
    “主题原型”与新时期小说创作(王光东)
    新时期作家的代际差别与审美选择(洪治纲)
    当代文学学科的“历史化”(程光炜)

    董事存真 鲁迅美术学院70周年
    孙明
    《作家》杂志目录
    《中国比较文学》目录
    [新时期文学三十年]
    作家与批评家(格非)
    在场的失踪者(李洱)
    一份刊物与几个小钱(毕飞宇)
    文学的出路(里程)
    “当代中国文学批评家奖”获奖名单
    “当代中国文学批评家奖”授奖辞
    我们这个时代的写作与批评(论坛)奇怪的逆反(南帆)
    时代·文学·个人(陈思和)
    在困境与困惑的打磨中生长(王尧)
    自己的空间(孙郁)
    这个时代的写作与批评(洪治纲)
    中国当代文学的有与无(谢有顺)
    我对文学批评的理解(陈晓明)
    当代文学六十年(蔡翔)
    文学批评所应该承载的(张学昕)
    谐谑式的语调和时代性的精神分裂(张新颖)
    文学批评面临的现时挑战(吴俊)
    焉得思如陶谢手(郜元宝)
    失去权威的文学批评现时代的发展问题(赵慧平)
    三十年文学片断:一九七八-二○○八我的个人叙事(吴俊)
    [苏童研究专辑]
    感受自己在小说世界里的目光——关于短篇小说的对话
    苏童与中国当代短篇小说的发展(张学昕)
    苏童的意义——以中国现代小说为背景
    [文本细读与比较研究]
    “历史-家族”民间叙事模式的创新尝试
    人畜混杂,阴阳并存的叙事结构及其意义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