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八十年代:文学思潮中启蒙与反启蒙的再思考
  • 引言 近三十年来,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许多学人都在重新书写中国现代文学吏,我们的文学史教材似乎在不断翻新、不断变化,但是它的封面变了,内容却鲜有变化,更重要的是治史的价值观念没有变。一个现代知识分子应有的价值观念立场没有渗透在文学史的治史过程中,那种零度情感的客观主义历史观成为时尚,甚至很多学者在重新审视这一段历史的时候,
  • 批判的学术如何可能?
  • 一 一九九〇年代以来,中国知识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向,便是通过对受挫或中断于一九八〇年代末期的新启蒙运动的检讨,将新启蒙运动的失败简单化地归咎于一九八。年代的所谓空疏学风,很多知识分子都“有意识地抽身于思想界,进入专业的学术界”,出现了被称为是“思想家淡出,学问家凸显”的状况。但就在这种状况出现的同时,也出现了对此的批评或不满,在这种批评或不满中,一个相应的倡导就是,
  • 丁帆:“历史-美学”批评及其启蒙性
  • 托马斯·库恩(Thomas S.kuhn)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中,通过对科学历史的发展进行考察,提出了“范式”这一概念(有时也译作“规范”、“典范”),它指一门学科既定的,已经成为信仰的、常识的价值体系与技术方式。这些“范式”不仅为科学家、学者与技术人员解决学科中具体的疑难问题,同时,也培养了一整套学科特定的思维方法与观念系统。但是,这一“范式”会经常遭遇到挑战。当常规范式无法解决许多新问题,处于不断增长的危机状态时,对范式的破坏,对常规科学的反对及建构新的“范式”便成为必要,这就导致“科学革命”的发生。
  • 文学批评与知识分子的精神建构
  • 《文化批判的审美价值坐标》一书收集了丁帆从一九七九年在《文学评论》上发表《论峻青短篇小说的艺术风格》至今在现当代文学研究和批评方面的重要文章。显然,本书的编纂贯彻了作者一贯的文学批评的文化批判立场和对于知识分子精神建构的理念。
  • 似这般分明响亮
  • 建法大哥当面约我写一篇丁帆先生的印象记,我难免感到几分惶恐,但又觉得还是应该写。建法大哥在文学界里素有“敬业的法西斯”之美誉,我不好不从命,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我觉得丁帆先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而且最推崇思想自由、个性解放,所以我这个学生不但可以不拘礼数,而且可以“童言无忌”。
  • 《当代作家评论》奖二〇〇九年度获奖作者与篇目
  • 印象点击:女性文学研究的几个关键词
  • 青年学者王侃新近出版的专著《历史·语言·欲望:一九九〇年中国女性小说主题与叙事》以其新颖独特的研究视角、缜密而严谨的逻辑结构,梳理了一九九〇年代中国女性小说的遗产,可谓同类研究中之翘楚。
  • 文论下载: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
  • 《辽宁日报》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在文化观察版推出大型系列策划——“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本期刊发的是独家专访,陈晓明和肖鹰两位学者再次就“当代文学如何评价”和“评价中国当代文学,应该有怎样的立场”两个问题进行思想交锋。
  • 《当代作家评论》二〇〇九年总目录
  • 关于《河岸》的写作
  • 一 对于我来说,《河岸》的写作是完成一个夙愿。很早以前,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实现一个个人计划——用一部小说去捕捉河流之光。河流从来都是富有灵魂的,而我与河流的灵魂天生是亲近的,得出这个结论,并非是出于浪漫的诗性,恰好是一种务实的理性。我梳理了我与河流的关系,河流给我以安全感,或者说,我内心始终崇拜着河流。
  • 河与岸——苏童的《河岸》
  • 苏童是当代大陆最重要的小说家之一。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他以《妻妾成群》、《一九三四年的逃亡》、《红粉》、《米》、《城北地带》、《我的帝王生涯》等一系列作品倾倒中国大陆和海外读者。这些作品多以想象的南方城镇为背景,回顾历史人情,状写风月沧桑,笔触细腻精致,而字里行间透露的神秘颓废气息尤其引人入胜。
  • 走在生活的地面上——王干及中国文学批评之转变
  • 想因王干写点什么,或者为王干写点什么,真是久矣夫非止一日了。 王干成名早,差不多“新时期文学”发动后不久就跃上文坛,那时我还在读书,是他的读者。后来认识了,只觉得他太忙,不为别的,总与文学有关,至少也是以文学的名义。王朔说王于是“中国文坛奔走相告派”,这在许多人听来是恶意调侃,我倒觉得是对王干极高的赞许与感谢。
  • 从“寻根”到“审根”——论苏童的《河岸》和艾伟的《风和日丽》
  • 对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作家来说,成长一直是他们倾心探讨的生存主题。像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兄弟》(上),毕飞宇的《玉米》、《平原》、《地球上的王家庄》,东西的《耳光响亮》、《后悔录》,以及刘庆的《长势喜人》,陈昌平的《国家机密》等等,都是以“成长”作为叙事核心,展示了个人的身心启蒙与历史意志之间的复杂冲突,传达了强大的社会伦理对个体生命发展的制约与规训,并在文坛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 黑暗叙述的最终方向
  • 一 一年前的一次通信中,艾伟告诉我正在写一个长篇小说,是《爱人》系列的第三都。那时的题目还叫《爱人再见》。艾伟说:“第三部年代跨度更大,它可以说是前两部主题的一个总结、综合及变化。它的容量更大一些,涉及的问题更广一些。所以,前两部小说就像两个柱子,像扎在土地中的桩基,而第三部是盖房子,是结顶。”尽管因为偏爱,艾伟决定将它从《爱人》系列中强行解放出来,但无论如何,一年后我见到了这个不止是结顶了的房子,恢弘之余,门楣之上的匾额,也被房东作了诗意的更改:风和日丽。
  • 在新的转折点上——《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〇〇九年文学批评》序
  • 编选二〇〇九年的文学批评,似乎比以往的几年要显得特别和艰难。 这个年份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是一个标志性的时刻。如果以一九四九年北平第一次文代会算起,那么,中国当代文学已经有了六十年历史;如果以一九七九年第四次文代会为时间点,那么,新时期文学也已经有了三十年,据此,六十年的历史又被学界分成了“两个三十年”。近几年来,以变化的历史语境为依托,关于当代文学六十年(或者“两个三十年”)的讨论一时成为当代文学研究界的主要话题。
  • 在沉潜中蓄势——《二〇〇九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
  • 短篇小说是一种利弊混凝的文体。它简洁精致,爆发力强,擅长在片段或瞬间的现实、心理世界之间跳闪腾挪;但也隐含着先天的缺憾,论气魄、容量,无法和中长篇小说比肩;论真实、迅疾难以同新闻报道抗衡,它要在有限的时空内,达成结构、细节、语言和叙述调式的有效综合,难度大,要求高。这种文体特质决定短篇小说的命运不会一顺百顺,也不会永远黯淡无望,其文体与时代语境谐调之时就将繁荣,而和时代语境悖裂之际则必走向衰颓。
  • 如何安妥我们这个时代的灵魂——《二〇〇九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序
  • 一 承蒙林建法的信任,我有幸能够最先读到他精心挑选出的这个年度的优秀中篇小说,并为之写下我的阅读感受。其实,就在我结束这一次阅读的时候,我再度深深地感受到林建法的“目光”,以及那双对文学无比虔诚的“法眼”的深邃和犀利。在他陆续发给我他确定的一些入选篇目的过程中,他曾几次更换、修订备选作品。我想,一个文学的虔诚信徒在审视这个时代文学的时候,他的内心一定在与这个时代进行着一次次的潜在对话,而且,不断地调整、校正着自己的审美坐标。
  • 以自己的方式参与文化重建
  • 丁宗皓:充闾先生,大约是一九九六年,曾与您有过一次对话,主要围绕写作和历史文化传统之间关系展开。那篇对话后来收录到您的散文集《沧桑无语》之中。我记得当时引用了克罗齐的话,即: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话题其实仍然是建立在现代化过程文化断裂这个语境之下。在已经过去的十三年里,您的散文写作获得了巨大的进步。在我看来,您首先是一个历史文化散文的作家,但我更看重您的另外一个身份,即:一个文化记忆修复者、一个优秀传统文化精神的引渡者,甚至是一个国学教授。
  • 意义消解之后的爱情重构——梁静秋小说论
  • 作为一位“七〇后”的女作家,梁静秋并不多产,她作品的题材也略显单一,有近五分之四的作品是以爱情为题材的。而在时下这个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时代,面对种种精神与灵魂的变异,若想表现爱情这个文学的永恒母题,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当我一口气读完她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恋爱课》、《做情人的事实》等作品后,我的忧虑和担心都打消了。我发现,梁静秋小说那种对理想爱情的戏拟,对既往爱情话语的颠覆性表达,日常化、零碎化的叙事方式,解构永恒,追求短暂瞬时的强烈体验,都令人耳目一新。
  • “民间想象原型”与近三十年小说创作
  • 新时期以来的小说创作与中国传统的民间想象有着密切的联系。我理解中国文学主要有两种想象传统:一是以《西游记》、《聊斋志异》等作品为代表的一种想象传统。这一想象传统与神话、民间传说、民间故事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其核心特征是虚拟性、幻想性;一是以《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作品为代表的注重现实演绎的“史传”想象传统。这一传统也体现着神话、民间传说故事的某些因素,但没有前者体现得那样充分。
  • 凋敝的乡土,还能发声吗?——从主体生成论的视角诠释当下乡土文学发声的困境
  • 作为农业文明大国,乡土文化的底蕴无疑让中国文坛长期处在“乡村包围城市”的基调之中,我们的审美经验、价值标准和精神向度往往不假思索地以乡村为中心想象和展开文学叙事;然而,如果我们由此断言,乡土文学可以继续在当下中国文坛高歌猛进,那显然是被惯性的表象判断所蒙蔽。事实上,眼下整个社会搭建的“精神病灶”分明已经让乡土文学陷入了发声的困境。
  • 我的诗歌历程
  • 实际上,在这一年中,我们的“讲坛”并没有真正地歇业,而是实实在在地展开着,也取得了很多令人高兴的成果。
  • 王家新代表作两首
  • 瓦雷金诺叙事曲——给帕斯捷尔纳克 蜡烛在燃烧, 冬天里的诗人在写作; 整个俄罗斯疲倦了, 又一场暴风雪止息于他的笔尖下;
  • “回忆和话语之乡”
  • 最初的记忆与写作 何言宏:你是在一九五七年六月初出生于湖北省武当山下的丹江口市,什么星座? 王家新:双子星座。黑暗天空中的对位法,或“翻译的对位法”。不过,我对这些并不迷信。我只是喜欢这样的词语。
  • “一个种族的尚未诞生的良心”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王家新是中国乃至国际诗坛上的一个独特的存在,其特殊性在于,他既在断续的异域生活经历中获得了反思本土的视野,又与故土之间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同身受性。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王家新与北岛一类的真正的流亡者构成了区隔,因此,无法把他完全纳入流亡者的精神谱系中。尽管有时王家新也赋予自己的身份以想象性的“流亡”内涵,但王家新在诗中更多传达的是一种自我漂泊感,漂泊在语词之中,漂泊在内心的孤寂之旅中,漂泊在跨语际与跨文化之间的复杂体验中。
  • 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先锋诗学流变论
  • 十年浩劫后,从统一中走来的新诗创作和诗学理论,呈现着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活跃局面,开启了一个诗学建设的多元时期。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就其诗学流向来说,是通过拨乱反正、思想解放推动新诗从“服务政治”论中解放出来,接续新诗的优秀传统,然后随着社会生活的伟大变革,诗学出现多元化的追求和出示个人化的立场。其中先锋诗学的流变呈现着芜杂的特征,本文试图从“个人写作”论的萌生和确立这一视角,梳理二十年问先锋诗学的流变规律,并总结其中包含着的基本经验。
  • 守护土地与灵魂的记忆——读江鹊的《诗水流年》
  • 一 古往今来,对时间的忧思构成了诗歌永恒的主题。“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时间主题其实也是生命主题,对生命的感怀,对时光流逝的追念与怅惘,构成了一切诗歌写作的原初动力。很显然,在语言的秩序和写作的过程中,一切不能留驻的东西,时间和记忆,生命与经验,还有附着在这之上的一切,都会以艺术的形式得以留存,这就是诗歌和文学和写作原本的意义。
  • 足球赛与新的国家想象——刘心武纪实小说《五·一九长镜头》解析
  • 主持人的话 本期推出的张伟栋、李云的两篇论文不约而同地涉及到“新时期小说与社会事件”的历史关系。但是,两位作者显然试图改变人们对社会事件的传统看法,即把它理解成一种简单的社会政治,这种理解方式迫使很多人仍然在“文学与政治”的狭小文学史隧道中读解作家和作品。目前,在这种历史维度上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它们的学术功绩固然应当承认,但其中明显堆积的僵化机制对当代文学史研究形成的新障碍也不容低估。
  • “范导者”的失效——当文本遭遇历史:《顽主》与“蛇口风波”
  • 引言:从王朔、秦兆阳说起 一九八七年的某个时刻,王朔的《顽主》写作有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结局:“我本来想写一个骗子故事,他们真正的弄了个公司行骗,甚至最后我还想落到教育意义上,就是结尾时他们痛心呀后悔呀内疚呀什么的。但写到后来,我写不下去了,就是说完了,就此收笔。你再往下编实在编不动了,你前面写了真的东西,再想放进虚假的东西就放不进去了,只要对自己诚实点儿的人,都放不进去。最后就停在这儿,完了。”
  • 重读八十年代文学——以“重返八十年代文学现场”为根据
  • 在二〇〇八年年会上,“重读八十年代文学”的报告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现在为什么要重读八十年代?从八十年代至今已近三十年,与往昔文艺界的状况和作品有关而形成的新的资料或证言值得关注。同时,八十年代是延续文学占据主流地位的人们的思维模式的前卫时代,在文学边缘化的今天,企望把对那时代的怀恋以及对创作感动的真实状况研究明白。并且,在当下回顾往昔的时候,期待着读出以前没有读出的意义。
  • 《渤海大学学报》目录
  • 《作家》杂志目录
  • 作家影集
  • 郑敏 郑敏,一九二〇年出生于北京.原籍福建。一九四三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哲学系。一九四八年入美国布朗大学研究院攻读英国文学,获英国文学硕士学位。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为享誉一时的《九叶集》成员诗人之一。现为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教授。主要诗集有《心象》、《寻觅集》、《诗集1942—1947》、《早晨,我在雨里采花》、《郑敏诗集》等,论文集《诗歌与哲学是近邻——结构-解构诗论》及译作等。作品曾被译成英、德、荷、日等文字。
  • 薛元简介
  • 薛元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副社长、温州都市报总编辑
  • 散文写作与理论创新论坛2009.09.20
  • [丁帆研究专辑]
    八十年代:文学思潮中启蒙与反启蒙的再思考(丁帆)
    批判的学术如何可能?(何言宏)
    丁帆:“历史-美学”批评及其启蒙性
    文学批评与知识分子的精神建构(黄轶)
    似这般分明响亮(潘向黎)
    [新作网页]
    《当代作家评论》奖二〇〇九年度获奖作者与篇目
    印象点击:女性文学研究的几个关键词(刘永丽)
    文论下载: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王研)
    《当代作家评论》二〇〇九年总目录
    [江苏文学论坛]
    关于《河岸》的写作(苏童)
    河与岸——苏童的《河岸》
    走在生活的地面上——王干及中国文学批评之转变(郜元宝)
    从“寻根”到“审根”——论苏童的《河岸》和艾伟的《风和日丽》
    [作家与作品]
    黑暗叙述的最终方向(王侃)
    [辽宁文学评论]
    在新的转折点上——《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〇〇九年文学批评》序
    在沉潜中蓄势——《二〇〇九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罗振亚)
    如何安妥我们这个时代的灵魂——《二〇〇九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序(张学昕)
    以自己的方式参与文化重建(丁宗皓 王充闾)
    意义消解之后的爱情重构——梁静秋小说论(梁海)
    [批评家论坛]
    “民间想象原型”与近三十年小说创作(王光东)
    凋敝的乡土,还能发声吗?——从主体生成论的视角诠释当下乡土文学发声的困境(孙国亮)
    [诗人讲坛]
    我的诗歌历程(王家新)
    王家新代表作两首(王家新)
    “回忆和话语之乡”
    “一个种族的尚未诞生的良心”(吴晓东)
    [现代汉诗研究]
    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先锋诗学流变论(许霆)
    守护土地与灵魂的记忆——读江鹊的《诗水流年》
    [重返八十年代]
    足球赛与新的国家想象——刘心武纪实小说《五·一九长镜头》解析(张伟栋)
    “范导者”的失效——当文本遭遇历史:《顽主》与“蛇口风波”(李云)
    重读八十年代文学——以“重返八十年代文学现场”为根据

    《渤海大学学报》目录
    《作家》杂志目录
    作家影集
    薛元简介
    散文写作与理论创新论坛2009.09.20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