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十年瞬间的意义累积——《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0一0年文学批评》序
  • 年度文学批评选作为《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之一种,已经持续编辑了十年。如果仅就一本而言,其意义或许并不那么重要,但十年的累积,便呈现了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文学批评的大致轮廓。虽然这类选本都是一个人的选本,或有这样那样的局限,但它以连贯的方式留下了编选者在历史现场中对批评的价值判断。这样一种在场的编选,
  • 真情与纯朴的回归——《二0一0中国最佳散文》序
  • 散文是文学大餐中一道醇味绵长的菜,是一台晚会中颇有人气的小夜曲。无论其本身的创作现状如何,散文仍然是至今各类报章杂志中常见的文体,甚至是主打的文体。
  • 杂文,写成“可以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二0一0中国最佳杂文》序
  • 二十五年前,龙应台女士在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写专栏,于国民党威权严峻统治之下,大批台湾社会弊端——居然大义凛然!大揭台湾社会乱象——居然几无顾忌!大喊“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居然声嘶力竭!
  • 风吹草低见牛羊——《二0一0中国最佳诗歌》序
  • 新世纪十年以来,汉语诗歌的表象可谓是纷繁复杂,越来越呈现出多面性、双重性和矛盾性的特征。制约诗人们创作的精神资源、经验类型往往像中国社会现实的立体化状态一样,也可以说是古今同炉、中西交融、错落交叉、五花八门。过多的路径,就意味着最容易歧路亡羊,重重迷雾,也势必会遮蔽对诗歌作出准确观察、合理判断的视野。
  • 报告文学,回到现实大地的行走——《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0一0年纪实文学》序
  • 历史化倾向是新世纪报告文学创作的一个明显特征。参加二0一0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的终评,进一步加深了我对这种倾向的印象。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入围的历史题材比例之高,既反映了这一题材类型的作品总量较大,也表示了鲁迅奖初评委员会对非虚构历史写作的普遍认同。
  • 小说的力量——《二0一0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
  • 中国历来有“选家”之说,每个选家、每种选本,都代表了一种立场、一种观念、一种标准,《玉台新咏》、《昭明文选》、《古诗源》、《词综》等等,都成为我们考察文学发展的重要界标。西方似乎没有“选家”的说法,
  • “成熟”的塔尖——《二0一0年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序
  • 新世纪到了第十个年头。十年,不只是一个时间段落;在中国新文学的传统里,十年还常常是一个文学史段落。尤其是在这第十个年头:它是文学史段落的节点,兼具总结与开端的微妙,是链接诸多不同话语维度的文学史叙事的张力点所在,因此,它总是别具意义。在对二十世纪第一个十年里体现着“现代转型”的晚清文学,
  • 张炜小说中的两个层面和齐文化的浸润
  • 引言 张炜的长篇小说《刺猬歌》里面包含了许多光怪陆离、胡言乱语的成分,那些人和动物闪化的精灵相亲相爱的故事,那些大痴士、流浪汉的传奇经历,还有花花色色面目各异的怪人轶事,共同呈现给我们一个飘逸放浪、亦真亦幻的世界,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震惊、迷惑和喜悦,让我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描述,似乎真是到了“妙不可言”的地步。
  • 五十年代生人的精神之旅——读张炜的《你在高原》
  • 我把张炜的《你在高原》看成是一次伟大的行为艺术。我首先要对张炜花二十余年功夫而完成了这一伟大的行为艺术肃然起敬。张炜在这一行为艺术中证明了他的耐力和定力,他必须始终如一地坚守着自己的信念,抵御着现代性的种种诱惑,才能完成这一伟大的行为艺术。当然,我也做好了准备,花相当多的时间来阅读这部作品,事实上,
  • 《你在高原》:探寻无边心海
  • 十部作品,形成一大部长卷,有贯穿始终的整体性的意趣;每一部之间,笔法又是那么不同,结构、叙述与人物设置的区别性又非常明显。翻过几本的时候已是非常惊讶,什么样的作家才会有这样杂而不乱的头脑,有这样可以从容吐纳的文心?以前张炜的作品我也陆续渎过,无论抒情还是写实,
  • 中国作家如何向内心走——《康家村纪事》带来的启示
  • 《康家村纪事》,是一部在文体认定上没有取得共识的作品,作者高晖称它为“关于一个村庄的非结构主义文本”。不少阅读过这本书的批评家、作家,更愿意用“作品”、“文本”来称呼它,而不是使用“小说”、“散文”等确定性的称谓。也许高晖本人并未料到《康家村纪事》出版后,会成为一部“让人无法定义”的作品,但,恰恰因为它的“不确定性”使它具有了某种范本式的意义。
  • 康家村的传说意义——对文本《康家村纪事》的考古学研究
  • 在古代希伯来人的记忆中,女人是用骨头做成的,而男人是用泥土造就的。古代美洲人则认为,男人和女人是从棕榈的种籽里同时诞生的。人类学家把这样的故事称作传说,隐含的意思是,不可能真有这样的事情。中国最早的历史文本记录了很多关于祖先开天辟地、补天、战胜洪水和魔鬼的故事,
  • 《康家村纪事》:对作家及其作品概念的一次重要订正
  • 现代出版的生产机制总是把文本割裂成版前和版后鲜明的两个部分:一种是版前手稿,可以不停地修缮,使它达到某种“出品”的质量要求(自己的或者别人的);一种是版后成书,一旦出版就变成一个无法更改的印迹,成为静态的“作品”并具有某种脱离作者而独立存在的状态,至多只能以精华本、
  • 荒诞意识的中国式表达
  • 如果按照加缪的定义——“荒谬在于人,也同样在于世界。它是目前为止人与世界之间的唯一联系”,那么,这种荒谬就是人和世界的一种本质联系了。但仔细甄别中国当代文学中的荒诞因素和加缪笔下及荒诞派戏剧里的荒诞性,则是完全不同。无论是《局外人》里的莫尔索和他所身处的世界之间形成的荒诞,
  • “后乌托邦批评”的尝试——读李小江《后寓言:(狼图腾)深度诠释》
  • 《狼图腾》横空出世后,在文学批评界掀起轩然大波,有两种声音针锋相对。一是以孟繁华等为代表的“挺狼派”。在《狼图腾》封底,孟繁华把激情的美誉赋予《狼图腾》,认为它是中国当代文学整体格局中“灿烂而奇异的存在”,“是一部情理交织、力透纸背的大书”。
  • 《当代作家评论》奖二O—O年获奖作者与篇目
  • 忧思弦上发清音——谈王尧散文随笔的精神旨趣
  • 如果要指出当下中国散文存在的不足,我认为有以下几点最为显目:一是对于现实的忽略、漠视甚至遮蔽。许多人名之为写历史,实际上隐含着他对现实的冷漠甚至无知,普通散文作家是如此,而所谓的知识分子及其学者散文家更是如此!二是世俗之心、功利主义甚嚣尘上。散文不是成为一种精神超越与审美飞扬,而是变成“个我”之升降沉浮、贫富贵贱、恩恩怨怨的传声筒。三是污气、浊气、鬼气横行。就如同一个都市的油烟和汽车尾气之弥漫一样,散文中也充斥着污浊和混乱,比如有的著名作家竞公然宣称,
  • 韩松与“鬼魅中国”
  • 作为当代最重要的科幻作家之一,韩松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独具特色的科幻写作,其文风诡异,内容荒诞阴暗,令众多科幻迷困惑不解,甚至被斥之为故弄玄虚和令人反胃,却也使一小批评论者欢欣鼓舞,视之为中国科幻的全新高度。后者以吴岩的评价为代表:
  • 新乡土史诗的建构——评关仁山长篇新作《麦河》
  • 最早被关仁山的小说吸引是他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创作的《九月还乡》、《大雪无乡》等一批被冠之为“现实主义冲击波”的中篇小说。这些小说,不是简单地以“问题小说”的方式再现现实中的矛盾与问题,而是努力从“现实”背后发掘失落的诗性和纠结疼痛中的人性。大时代的悲喜剧总是扎根在小人物情感与命运的细节中,
  • 疾病与叙述——兼论当前散文创作中的两个文本
  • 疾病:生活的常态与真相 二00七年暑假,惊闻我的导师吴立昌教授罹患喉癌,切除半喉,无法正常发声。此前七十多年里他几乎连感冒都少有发作。八个月后,癌症复发,再次接受手术,全喉切除,清扫右侧淋巴,并接受放疗。住院期间,我去看望他,他全身插满导管,一根尿管连着充满尿液的黄色尿袋,一根静脉注射管连在右胳膊上,还有一根管子插在鼻子里,连着一袋乳白色浓稠液体,
  • 乡土文学观念与研究思路的思考
  • 乡土文学作为一个文学史的概念,一直处在不断变化的发展过程中,广义的乡土文学可以涵盖一切书写乡土的文学形态,而狭义的乡土文学则是与一定的文化、文学语境和叙事特点相关,譬如一九二。年代初期的乡土写实小说、一九四。年代沦陷区的乡土文学运动等。本文是在广义的层面上使用“乡土文学”这一概念,因此也就必然涉及到与“乡土文学”相近的一些概念之间的关系——譬如农民文艺、
  • 是推开门窗的时候了
  • 一年前,在上海大学那间时常令人觉得过于堂皇的圆形会议厅里,有一场以“共和国文学”为总题的讨论会。其中一节的标题是:“重建文学与社会的关系”,这个标题起得好,切中要害。
  • 浅谈青春出版物的多副面孔:以《最小说》刊群为例
  • 《最小说》是创刊于二00六年十一月的青春文学杂志,从二00九年起,该刊由月刊改为了半月刊,主编是以写作网络小说而成名的“八。后”作家郭敬明。在刚揭晓不久的“二00八一二00九年度中国出版机构暨文学刊物十强”评选活动中,《最小说》以占总票数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六千八百三十五票高登榜首,
  • 青春无叛逆——从《最小说》看当下青少年心理特征
  • 众所周知,《最小说》所刊作品从未被看作是严肃文学,因而也就未曾进入过主流文学批评领域。而“二00八-二00九年度中国出版机构暨文学刊物十强”的榜单使《最小说》骤然现形于聚光灯下,伴随着种种非文学话题,出现在娱乐报道、文化资讯以及文学评论的叙述中。
  • 什么样的文艺,什么样的少年?
  • 这些年来,中国的文化工业日渐成熟,不断出现适销对路的新产品,郭敬明的青春文学就是其中一种。“少年新文艺,青春最小说”是郭敬明主办《最小说》的招牌,经常出现在刊物封面上。郭敬明号称青春文学的“掌门”,
  • 《萌芽》的转型与郭敬明的出现
  • 郭敬明自二00一、二0二年蝉联“新概念作文大赛”冠军起,总计出版了七部长篇小说,其中《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九九五一二00五夏至未至》、《幻城》、《悲伤逆流成河》都曾被读者指认抄袭。二00四年,作家庄羽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两年
  • 来自巴尔加斯·略萨的启示
  • 巴尔加斯·略萨获诺贝尔文学奖,可谓实至名归,并且多少改变了人们对瑞典学院的看法,或者说为后者挽回了一点面子亦未可知。盖因近十几年来,代表瑞典学院的那十几位文学奖评委的选择屡遭诟病,其专“爆冷门”的做法甚至被斥为“匪夷所思”或“莫名其妙”。然而,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
  • 博尔赫斯的小说
  • 当学生时我对萨特充满激情,他提出作家对他那个时代和他生活其中的社会要有所承担,“语言等于行动”,通过写作,人有可能左右历史,对他的这些提法我当时深信不疑。现在这些思想好像都很幼稚,还可能引来哈欠——如今我们生活的时代怀疑论大行其道,
  • 自由的文化
  • 全球化正面临最为严峻的挑战,但问题往往又与经济无关,与全球化相关的问题来自社会、民族、文化,后一点尤为重要。一九九九年,这些争论在西雅图的混乱中浮出水面,最近在达沃斯、曼谷和布拉格还能听见回音。其中的论点是:
  • 这个魔鬼是真的:巴尔加斯·略萨没法将独裁者变成人
  • 略萨漫长而又炫目的写作,是一九六三年以《英雄时刻》开始的,这不能不说是作家的幸运。这个后来获奖的小说描写的是利马一所军校里发生的故事,素材来自作家自己的经历,所以很有自传性质。此后,略萨在文学上开始了对秘鲁的征服之旅,将自己的故事安排在安第斯山脉、亚马逊丛林、
  • “过去写作是为了不朽,如今谁还相信永生”——略萨访谈之一
  • 问:你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一次比尔·盖茨在会上向西班牙皇家学院成员承诺,他不会将字母卉从键盘上撤走。他坦言,临死之前还想完成一次更伟大的设计:将所有纸质图书送入历史。你对世界首富的这番话有何感想?
  • 欢喜与纯粹——略萨访谈录之二
  • 一个喜欢阅读的社会 问:我想还是先说说影响问题。关于法国作家你写了不少文章,如福楼拜和加缪。这是众所周知的。有没有美国(作家)影响呢?比如福克纳或海明威?
  • 张枣代表作
  • 主持人的话张枣曾经是我们的“诗人讲坛”计划邀请的诗人,但很不幸的是,他却在二。一。年的三月八日因病去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他去世将近周年的时候,我们特别刊出关于他的专题,以此作为我们的纪念。张枣去世后,从国外到国内,各地自发举行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动,对于诗人的追忆和对诗人遗作的整理与出版,以及对诗人的作品及其诗学思想的研究,都取得了很多成果,我们这个专题,也正是在作这样的努力。
  • 秋夜的忧郁
  • 发声与抒情主体 鲁迅的《野草》从头到尾设计了一个主体,一个“我”,我们不妨把这个主体称作“抒情主体”(lyrical subject)或者“抒情我”(lyricalI),因为它出现的语义环境是诗歌,具体说是散文诗。大家知道,散文诗(poeme enprosa)是抒情诗的一种,而抒情诗最显眼的外貌是规模不大,诗意凝练,它的抒情方式,
  • 文学史、现代性与鲁迅的《野草》
  • 大家知道,文学史本身就是一种写作,它是关涉写作的写作。而任何一种写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形成一个接一个的传统。创作形成了一个传统,关涉写作的阐读,即文学史写作也会形成一个配套的传统;而大家知道,自从T.S.艾略特发明他的传统理论以来,人们面对的传统,就是一个鲜活的系统。
  • 精灵的名字——论张枣
  • 在当代中国诗人中,没有谁的语言亲密性达到张枣语言的程度,甚至在整个现代诗歌史上也找不到谁比他更善于运用古老的韵府,并从中配制出一行行新奇的文字。他留存下来的诗作如此之少,这种吝啬与他平日在夜深人静的酒精中的挥霍形成强烈对照。
  • 吴宓思想的当下意义
  •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外来文化尤其是西方文化对于中国文化发展的渗入、影响、拓殖,甚至某些局部的颠覆,是毋庸置疑的,对于这种状况,我们的心态可以说是多元的、复杂的,已不是简单的赞成或反对所能涵盖;一百年前的二十世纪初,同样是西学东进的局面,但由于时代特性的限定,当时赞成西化、向往西化的时代情绪被社会革命的狂滔裹挟着奔突向前,
  •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生成、发展与转型——《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大系(1949-2009)》导言(《文艺理论研究》2010年第5期)
  • 当代文学批评作为中国当代文学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与创作构成了互动,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发生、发展与转型的关键因素之一,文学批评自身的学术史意义也十分重要。
  •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下)——跨学科视野中的当下中国道德文化及其现实逻辑
  • (五)权力的被捆绑、被利用和被劫持。不能仅仅以权力为中心来思考,还要充分关注到某些力量对于权力的有效利用,以及某些势力以某种方式对于权力的寻租、捆绑乃至绑架。有时候权力所做的判断、所做的决定并不是权力本身所认可的,它只是被背后的各种力量所捆绑,或者有交换,甚至被操控,但那些背后的力量必须通过权力这一环节才能达到目的。
  • 当今文坛流失了文人间应有的善意——也评王必胜的《东鳞西爪集》
  • 近日得到一本好书《东鳞西爪集》,一翻就放不下了。作者王必胜先生以难得的率直与机趣,讲述了近几十年来与许多作家交往的故事。其中有说事的,论人的,谈文的,品书的,赏字的,观景的……美不胜收,令人玩味无穷。
  • 比观念和技术更重要的
  • 东北人高晖“编”了本小册子《康家村纪事》。说是“编”,不是“写”,一点没有鄙薄高晖精神劳动的意思。按我看,他也乐得承认是在“很好玩儿”地“编”,如其所说:“写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没有规划,后来——二00三年冬天才发现:怎么写了这些关于童年和康家村的作品,为什么不单独编出一本呢?今年有了成段儿的时间才开编。”
  • 《当代作家评论》二O一O年总目录
  • 批评家影集
  • 李泽厚,思想家、哲学家,湖南长沙人,生于一九三O年六月,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巴黎国际哲学院院士、美国科罗拉多学院荣誉人文学博士。从事中国思想史和哲学、美学等方面研究,著述甚丰。
  • 十年瞬间的意义累积——《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0一0年文学批评》序(林建法)
    真情与纯朴的回归——《二0一0中国最佳散文》序(王必胜)
    杂文,写成“可以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二0一0中国最佳杂文》序(王乾荣)
    风吹草低见牛羊——《二0一0中国最佳诗歌》序(宗仁发)
    报告文学,回到现实大地的行走——《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二0一0年纪实文学》序(丁晓原)
    小说的力量——《二0一0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序(季进)
    “成熟”的塔尖——《二0一0年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序(王侃)
    张炜小说中的两个层面和齐文化的浸润(涂昕)
    五十年代生人的精神之旅——读张炜的《你在高原》(贺绍俊)
    《你在高原》:探寻无边心海(施战军)
    中国作家如何向内心走——《康家村纪事》带来的启示(王研)
    康家村的传说意义——对文本《康家村纪事》的考古学研究(曲风)
    《康家村纪事》:对作家及其作品概念的一次重要订正(郭长虹)
    荒诞意识的中国式表达(蒋书丽)
    “后乌托邦批评”的尝试——读李小江《后寓言:(狼图腾)深度诠释》(黄轶)
    《当代作家评论》奖二O—O年获奖作者与篇目
    忧思弦上发清音——谈王尧散文随笔的精神旨趣(王兆胜)
    韩松与“鬼魅中国”(贾立元)
    新乡土史诗的建构——评关仁山长篇新作《麦河》(吴义勤)
    疾病与叙述——兼论当前散文创作中的两个文本(张芙鸣)
    乡土文学观念与研究思路的思考(杨位俭 许斌 王光东)
    是推开门窗的时候了(王晓明)
    浅谈青春出版物的多副面孔:以《最小说》刊群为例(金昭英)
    青春无叛逆——从《最小说》看当下青少年心理特征(王昱娟)
    什么样的文艺,什么样的少年?(张永峰)
    《萌芽》的转型与郭敬明的出现(李阳)
    来自巴尔加斯·略萨的启示(陈众议)
    博尔赫斯的小说(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著][1] 史国强[译][2])
    自由的文化(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著][1] 张宜[译][2])
    这个魔鬼是真的:巴尔加斯·略萨没法将独裁者变成人(阿尔弗雷德·马克·亚当[著][1] 张宜[译][2])
    “过去写作是为了不朽,如今谁还相信永生”——略萨访谈之一(乔治·维兰纽瓦[著][1] 基米纳·皮尼拉·希斯尼罗斯[著][1] 张宜[译][2])
    欢喜与纯粹——略萨访谈录之二(罗伯特·博耶斯[1] 吉尼·贝尔-维拉达[著][2] 史国强[译][3])
    张枣代表作(张枣)
    秋夜的忧郁(张枣)
    文学史、现代性与鲁迅的《野草》(张枣)
    精灵的名字——论张枣(宋琳)
    吴宓思想的当下意义(李桂玲)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生成、发展与转型——《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大系(1949-2009)》导言(《文艺理论研究》2010年第5期)(王尧 林建法)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下)——跨学科视野中的当下中国道德文化及其现实逻辑(张光芒)
    当今文坛流失了文人间应有的善意——也评王必胜的《东鳞西爪集》(蒋子龙)
    比观念和技术更重要的(何平)
    《当代作家评论》二O一O年总目录
    批评家影集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