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作家影集
  • 多多。原名栗世征。一九五一年生于北京,一九六九年到白洋淀插队,一九七二年开始写诗,一九八二年开始发表作品。一九八九年出国,旅居荷兰。二00四年回国后至今,任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多多系朦胧诗主要的代表性诗人之一。著有诗集《行礼:诗三十八首》、《里程:多多诗选一九七三一一九八八》、《阿姆斯特丹的河流》、《多多诗选》等,并有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和荷兰语等多个语种的诗集出版。获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等。
  • 国际写作中心正式揭牌2.11.4.11常熟·沙家浜
  • 四月十一日,沙家浜国际写作中心揭牌仪式在沙家浜风景区芦荡湿地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马俊杰教授、江苏省作协主席、党红书记范小青、常熟理工学院党委书记许霆教授、常熟市委常委、宣传奇长王建国、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作家阎连科、新华社中央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作家韩松、《南方周末》记者.
  • 狼为图腾,人何以堪——《狼图腾》的价值观退化
  • 在《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和王尧教授的筹划下,二00一年,“小说家讲坛”在苏州大学揭幕;二00八年,在林建法和何言宏教授的主持下,“诗人讲坛”在渤海大学揭幕;二00九年,在南京大学接续。这两个“讲坛”影响深巨,它们不仅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提供和留存了大量重要的文献资源,同时也为批评和阐释开启了诸多新的方向和理路。毫无疑问,这两个“讲坛”会在新世纪以来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写作中成为重要的话语参考,成为难以绕开的文学存在。
  • 从价值维度的重构谈丁帆的百年文学史观
  • "文学史既是文艺科学,也是一门历史科学","讲重要文学现象的上下左右的联系,讲文学发展的规律"①。文学史建构中,纯文学观和文学"国情"、文学审美功能与历史功利性或历史效应之间的冲突从未间断,正是这些冲突的"消"与"长"成就了文学史波澜壮阔的多元格局,也成就了文学史作为文化史之重要组成部分的复杂深景。
  • 谢天振的翻译文学思想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是我国翻译研究的分水岭。此前的翻译研究几乎无一例外地集中在翻译内部,以语言转换为研究对象,所涉内容与外语语法一一对应,如英语有定语从句,就研究定语从句如何汉译,有被动语态,就研究被动语态如何汉译。因为传统译论在指导翻译实践方面的优越性,翻译者和研究者都没有或不想走出这个圈子。
  • 抒情文化小说的传承与再造——汪曾祺小说论
  • "衰年变法"的意义 一九八○年至一九八一年,汪曾祺《受戒》和《大淖记事》的发表与获奖①,引起了文坛和读者的关注、惊喜乃至困惑。其实这两篇描述旧人旧事的诗意小说,并非空穴来风、天外怪客,而是作者对现代文学史上以废名、沈从文为代表的"抒情小说"创作流派的一次重新发现和彰显。
  • 《中国比较文学》二○一一年第二期(总第八十三期)目录
  • 余光中“新散文”的审美理想及其价值
  • 大陆的研究者多数注重余光中的散文创作的论析,而忽视对其散文创作理念的关注与深入研究。随着余先生的散文集和各种选本在大陆大量发行,随着他频频回大陆各地讲学与游览,其散文影响愈来愈广泛,自然在当代散文创作中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故此,对他的散文理论进行深入研究,也就显得十分迫切和很有必要了。
  • 使徒:劳马小说中的傻子形象
  • 当我们整日陶醉于对当下文学体制的声讨挞伐的欢谑中时,是不是也应该以清醒冷静的头脑对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作出一定检讨。过分沉浸于破坏的快感不能自拔,本身也是一种极具危害性的破坏倾向,这不但会削弱批评的实际效力,更会侵蚀批评自身的生态稳定甚至存在的合法性。
  • 多多代表作
  • 当人民从干酪上站起 歌声,省略了革命的血腥 八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恶毒的儿子走出农舍 携带着烟草和干燥的喉咙 屁股上挂着发黑的尸体像肿大的鼓 直到篱笆后面的牺牲也渐渐模糊
  • 被动者得其词
  • 不要把自己置于道德制高点去批判 凌越:你在国外待了十几年,二○○四年回到国内,我也第一时间到海口给你做了一个采访,我还清晰地记得你回国之后的那种兴奋。中国这些年的变化非常大,在回国之初的兴奋劲过了之后,不知你如何看待这种变化?你在出国之前和文学圈好像是一种疏离状态,但是你回国之后——
  • 多多诗歌的音乐结构
  • 一 在现在这个诗歌的网络化时代,尤其是在现代汉语诗歌越来越趋于口语化乃至口水话的当下,重提诗歌的音乐性的论题不仅不是多余,而且显得十分迫切。因为目前日趋泛滥的口语化诗歌已经威胁到了现代汉诗作为一种文体的合法性:如果说几句分行的口语就是"诗歌"的话,那么把我们平常说的大白话分行抄下又何以不能说是“诗歌”?
  • 精神乡邦的眷顾与坚守——关于丁宗皓《乡邦札记》的札记
  • 这几年来,在对一九八○年代的历史重访中,曾经有诗歌界的朋友怀着很高的热情集中打捞和整理当时"大学生诗歌运动"的有关史料,在这些史料中,有一天我忽然读到了关于我的朋友丁宗皓的记述。也就在那时,我才知道宗皓是当年吉林大学"北极星"诗社的领袖人物,在那时风起云涌的"大学生诗歌运动"中赫赫有名。
  • 诗人之忧:乡邦何在?
  • 丁宗皓是个有点忧郁气质的诗人,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有的感觉。这个"一开始"始于差不多二十年前,还是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那时,宗皓已经出版了一部名叫《残局》的诗集,过后又有了一部散文集《阳光照耀七奶》。本来,忧郁也算是诗人的特权。
  • 凝视乡土与倾听城市
  • 一 《乡邦札记》是作家丁宗皓献给一个时代的敬畏之书。这份敬畏感的获得,得益于作者儿时清苦而充实的乡间岁月的磨砺;得益于作者融入城市生活后,不忘诗人的天职是返乡的呼唤;得益于作者日复一日对心灵之镜的拂尘之劳。
  • 广袤的乡愁
  • 读了这本书,先是要笑。乡人简单欢喜的动作神态,乡间少年同窗的天真笨拙,样样惹笑,可是他们轻易就拥有着文化人时常念叨的"岁月静好",不禁又生出一丝艳羡。笑了之后,或者多读几篇,却又染上了另一种,隐隐的,像"雨后的伤腿"之类的疼痛,依稀夹着对这隐痛的控制。
  • 《康家村纪事》的死亡叙述
  • 死亡意识是反映民族或社会文化构成的一个重要元素,死亡叙事是当代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母题,当代中国作家始终通过死亡叙事关注死亡意识的构建。如果沿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死亡路径",我们甚至可以粗略地勾画出其中的线路图,以便从总体上把握死亡叙述和死亡意识的大致走向。
  • 帝国的历史与民族的历史——读小海的《大秦帝国》
  • 《大秦帝国》是小海于二○一○年发表的诗,整首诗以诗剧的形式再现了"秦国的历史",全诗由《始皇帝诞生》、《将士一去不复还》、《咸阳宫的骊歌》、《帝国回音壁》、《秦俑复活》、《秦俑赋》六个篇章组成,这六个篇章以并列、复调的叙事结构,有机结合,构成了一幅壮观的"历史图景"。
  • 《大秦帝国》:一个诗人的历史主观镜像
  • 阅读和解析小海的诗剧《大秦帝国》,有必要把握三个关键词:诗、剧,还有史。 这三个关键词如按数学方式做排列组合,则产生了三组关系或概念:诗与史、诗与剧、史与剧。
  • 在南方生长的诗学——《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阅读札记
  • 朱文颖在她的小说写作处于比较好的状态时,就开始意识到她和她们这一代作家的危机。这是个在随和的日常生活中怀有远大抱负,在散淡中不经意透出坚韧的穿旗袍的女士。当她在键盘上敲出"细小"两个字时,其实想说的是"宏大"。
  • 南方的细小、漫长与悲伤
  • 题外 朱文颖的小说属于极难把握的一类,因为她写评论并非是件乐事,更直接说是一苦事。通常就是这样,好的小说家中有一是透明并有整体性的,结构与戏剧性的元就像鱼骨一样显在;而另一类便是像朱文这样,难于说出她的那种好,跳脱、破碎,如夕光的碎金在水面闪耀。
  • 大时代的“小生活”——评朱文颖长篇新作《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
  • 历史/时代与人的关系是文学作品惯常的母题,历史/时代的不可抗拒性以及人与历史/时代命运的同步性是大多数文学作品处理这一母题时的基本模式。对历史/时代主体性及其对人的命运支配性的强调常常使得某些文学作品给人一种"历史/时代"大于"个人"的感受,"历史/时代"成为文学的主角,而"人"反而成了配角。
  • “山鲁佐德”的文学启示——论凡一平小说兼及当代小说叙事倾向
  • 福斯特为了说明"小说的脊梁骨必须是个故事",动用了《一千零一夜》中山鲁佐德的故事:面对虐杀成性的山鲁亚尔,她利用"悬念"这种"对暴君和残酷成性的人有些效力的唯一文学工具",使故事像"一夜连着一夜的绦虫"缠绕山鲁亚尔,保护自己及许多女人不死①;
  • 让小说回到起点——凡一平小说读记
  • 凡一平的创作开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今已近三十年了,在这三十年中,凡一平的文学面貌不断变化。在写作本文之前,我浏览了批评界对他的一些研究,它们一方面来自批评家们对凡一平创作特点的归纳,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凡一平的创作,特别是新世纪之前的创作不同阶段的客观呈现。
  • 平凡的生活,不平凡的想象——凡一平的身体叙事
  • 凡一平走上小说创作道路后,他的文本策略非常固定,几乎都是从人物的现实处境出发,以身体及其相关行为作为切入点展开叙事。他所使用的表达方式基本上是叙述和对话,很少有描写,不管是心理描写还是环境描写都很少,这既使他的作品时间跨度很长,又由于情节的曲折有致而加强了可读性。
  • 从西昌到成都——对第三代诗歌杂志《非非》生产的社会学考察
  • 在"非非"参加"中国诗坛一九八六现代诗群体大展"并获得巨大声名之前,《非非》创刊号和《非非评论》第一期就已以"非法出版物"形式相继产生,并以寄赠方式传播到了部分诗人和学者案头,从而引起纷纷议论,获得了"追求一种新的文化价值"①之类的评价。
  • 《重放的鲜花》与“拨乱反正”
  • "新时期文学"往往被视为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一次重大转折,也是当代文学在"文革"结束后获得的一个新的话语起点。在关于"新时期文学"的话语叙事中,"思想解放"成为了其基本声调,"新时期"意味着从"林彪、‘四人帮’所制造的现代迷信"中解放出来①,开始一个"拨乱反正"的社会集体实践过程。
  • 政治文化话语体系的“衍生”和“省略”——论“纯文学”话语体系中三十年代文学历史面貌的呈现
  • 作为对于“唯政治论”的“反拨”,八十年代以来的“纯文学”话语带来对于现代文学史的重新叙述。由“纯文学”话语引领构建的文学史面貌与当下文学史研究的基本概念、命题和陈述方式有密切关系。随着对“纯文学”话语体系“自我批判”的开展,反思该话语体系参与文学史构建的“历史限度”也十分必要。
  • 政治文化主导下的“文革”叙事——论新时期之初“文革”叙事的限度及作家心态
  • "文革"在新时期之初甚至在整个八十年代语境中,是包括文学在内的文化史、思想史、史学、社会史等不同学科与领域共同染指的自由言说与学术研究的交汇点,但作为一个高度政治性的历史事件,"文革"在被不同学科、不同文体文类表达与讲述前已被规训与规定好,“伤痕”、“反思”小说对于政治之祸的金刚怒目式的控诉以及哀怨凄美的美学风格并非主流话语的失控.
  • 边缘青春与普遍时代——路内小说简论
  • 回首新文学百年传统,成长小说可谓枝繁叶茂。不过,不同时期的成长小说主题和风格其实各异,对青春的认识和理解也随时代变迁不断转换。五四时期,以郁达夫等人的青春期苦闷为代表,写出了初沐西风美雨的身体和精神觉醒。此后,年轻人的成长基本被纳入意识形态化人格改造和建构视野,与现代民族国家的成长相适应,带有鲜明的后启蒙效应和主体的想象性同应。
  • 雪漠关键词
  • 如今搞出版的有些不信任搞评论的(当然是背地里),讨论某作家书稿时,若你说,某某评论家给予很高评价,立马便会传来嗤笑。没办法,谁叫有些搞评论的时不时就被搞出版的潜规则一下呢?老实说,我身上这恶习也不轻,每每听说某评论家,尤其是活跃于书评界的评论家吹捧某作家,便条件反射似地对那作家生起了成见——而雪漠例外。
  • 世界格局下的汉语写作——以爱荷华“国际写作计划”中的“中国声音”为例
  • 一、爱荷华:作为象征的"文学之城" 二○○八年,继英国的爱丁堡、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之后,美国爱荷华州的爱荷华城(I-OWACITY)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第三个"文学之城"。这一世界级的殊荣并未让爱荷华人惊讶,因为在这片沉静的大地之上,文学之河是如此源远流长。
  • 论中国现代文学的整体维度及其局限
  • 以"文学的维度"这一视角来考察文学问题,不是我们的发明。早在一九七八年,著名的德国哲学、美学家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他晚年最成熟的时候,就发表了著名的《审美之维》。 在这里我们只想借助文学维度这一视角进一步考察中国现代文学在审美内涵上有哪些缺陷和局限。
  • 中国传统文化的原形与变形——读刘再复的新著《双典批判》
  • 刘再复在新著《双典批判》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这两部经典,“固然是‘大才子书’,但又是‘大灾难书’。一部是暴力崇拜;一部是权术崇拜。两部都是造成心灵灾难的坏书。”它们不仅严重扭曲了中国人的人性,也严重扭曲了中国文化内在的价值取向。
  • 文学史“事实”、“事件”的缠绕、拆解——以一封书信为例展开的话题
  • 余华致程永新信写于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见程永新《一个人的文学史》,第四十五页),《虚伪的作品》发表于一九八九年九月,差不多就是同一个时候。我们可以发现其中裂隙的存在。在现成的文学史共识中,很难安插进此封书信。这一共识——先锋文学是反拨现实主义的等等——的形成大致来自两方面的建构:一是当时文学批评对先锋文学的塑造,二是类似《虚伪的作品》这般文学宣言的证明。
  • 《乡邦札记》的味道
  • 乡土亲情无疑是文学特别是散文的最爱。每年汗牛充栋的散文大潮中,有没有人统计过,以写乡情和表现亲情故土内容的,占有多大比例。恕我孤陋寡闻,但就阅读所及,目下这类题材是相当普遍甚至有点泛滥的。所以,当丁宗皓也把《乡邦札记》的题旨和文学视角投向家乡故土,不免担心:他究竞能够在多大的程度上,有别于同好,自出机杼?
  • 《作家》杂志目录
  • 沙家浜国际写作中心特色与定位研讨会2011.4.11常熟·沙家浜
  • 作家影集
    国际写作中心正式揭牌2.11.4.11常熟·沙家浜
    [批评家讲坛]
    狼为图腾,人何以堪——《狼图腾》的价值观退化(丁帆)
    从价值维度的重构谈丁帆的百年文学史观(黄轶)
    [文学批评论坛]
    谢天振的翻译文学思想(史国强)
    [作家与作品]
    抒情文化小说的传承与再造——汪曾祺小说论(段崇轩)

    《中国比较文学》二○一一年第二期(总第八十三期)目录
    [作家与作品]
    余光中“新散文”的审美理想及其价值(张王飞[1] 林道立[2] 吴周文[3])
    使徒:劳马小说中的傻子形象(艾翔)
    [诗人讲坛]
    多多代表作(多多)
    被动者得其词(凌越 多多)
    多多诗歌的音乐结构(李章斌)
    [辽宁文学评论]
    精神乡邦的眷顾与坚守——关于丁宗皓《乡邦札记》的札记(何言宏)
    诗人之忧:乡邦何在?(吴俊)
    凝视乡土与倾听城市(秦朝晖)
    广袤的乡愁(苏妮娜)
    《康家村纪事》的死亡叙述(赵淑梅)
    [小海评论专辑]
    帝国的历史与民族的历史——读小海的《大秦帝国》(曾一果)
    《大秦帝国》:一个诗人的历史主观镜像(海马)
    [朱文颖评论专辑]
    在南方生长的诗学——《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阅读札记(王尧)
    南方的细小、漫长与悲伤(张清华)
    大时代的“小生活”——评朱文颖长篇新作《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吴义勤)
    [凡一平评论专辑]
    “山鲁佐德”的文学启示——论凡一平小说兼及当代小说叙事倾向(傅元峰)
    让小说回到起点——凡一平小说读记(汪政)
    平凡的生活,不平凡的想象——凡一平的身体叙事(张柱林)
    [重返八十年代]
    从西昌到成都——对第三代诗歌杂志《非非》生产的社会学考察(罗文军)
    《重放的鲜花》与“拨乱反正”(吴舒洁)
    [文化视界]
    政治文化话语体系的“衍生”和“省略”——论“纯文学”话语体系中三十年代文学历史面貌的呈现(李玮)
    政治文化主导下的“文革”叙事——论新时期之初“文革”叙事的限度及作家心态(沈杏培[1] 姜瑜[2])
    [作家与作品]
    边缘青春与普遍时代——路内小说简论(张艳梅)
    雪漠关键词(陈彦瑾)
    [文学批评论坛]
    世界格局下的汉语写作——以爱荷华“国际写作计划”中的“中国声音”为例(邓如冰)

    论中国现代文学的整体维度及其局限(刘再复 林岗)
    中国传统文化的原形与变形——读刘再复的新著《双典批判》(洪治纲)
    文学史“事实”、“事件”的缠绕、拆解——以一封书信为例展开的话题(金理)
    《乡邦札记》的味道(王必胜)
    《作家》杂志目录
    沙家浜国际写作中心特色与定位研讨会2011.4.11常熟·沙家浜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