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作家影集
  • 西川,诗人、散文家和随笔作家,本名刘军。一九八五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文系。美国艾奥瓦大学二00二年访问学者。现执教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出版有诗集《大意如此》、《西川的诗》,诗文集《深浅》等。评著《外国文学名作导读本·诗歌卷》,译著《博尔赫斯八十忆旧》、《米沃什词典》(与北塔合译)。
  • 一物之通,生机处处——王安忆《天香》的几个层次
  • 大概是三十多年前,王安忆留意到上海的一种特产——“顾绣”,那是晚明出自露香园顾氏家族女眷们的针线手艺,本是消闲,后来却成了维持家道的生计。人生的经验(哪怕只是注意力的经验)真是一点一滴都不会浪费,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颗有意无意间撒下的“种子”,积蓄了力量,准备起破土的计划——王安忆要把最初的留意和长时间的酝酿,变成写作。
  • 喧哗与静默
  • 我试着描绘莫言的小说世界。莫言有一种能力,就是非常有效地将现实生活转化为非现实生活,没有比他的小说里的现实生活更不现实的了。他明明是在说这一件事情,结果却说成那一件事情。仿佛他看世界的眼睛有一种曲光的功能,景物一旦进入视野,顿时就改了面目。并不是说与原来完全不一样,甚至很一样,可就是成了另一个世界。
  • 本土性、民族性的世界写作——莫言的海外传播与接受
  • 莫言是中国最富活力、创造力和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国内数量不算很多的当代作家海外传播研究的文章中,关于莫言的研究相对较多。海外中国当代作家研究,莫言无疑是一个重镇。本文以莫言的海外传播为研究重心,围绕着莫言作品的海外翻译出版、接受与研究状况展开,希望通过对这一案例的整理与研究,揭示和探讨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过程中存在的一些可能问题。
  • 从想象停滞的地方出发——读余华的随笔集《十个词汇里的中国》
  • 让想象停止奔跑,让目光从虚构的世界里转移出来,让叙述回到真正的日常生活中,回到由“政治、历史、经济、社会、文化、记忆、情感、欲望、隐私等等”组成的“丰富、宽广和激动人心”的现实世界里,重新审视自己曾走过的或正在走着的路,反思自己所经历过的或正在经历的生活,坦诚地传达一个知识分子内心里的真实想法,这便是余华的最新随笔——《十个词汇里的中国》。该书并不是余华对自己以往随笔的一次选编,也不是作家一时兴起的敷衍之作,而是饱含了作者诚挚的情感、睿智的目光和犀利的思考,是他对长期积淀于内心的思想的一次系统表述,让人读来备受震撼,亦深受启迪。
  • 读《女同志》
  • 一部小说究竟应该从哪里开始?戴维·洛奇在《小说的艺术》中指出了小说开始的多种可能性:风景、人物对话、自我介绍……甚至从句子的中间开始。这当然是对作者的写作而言的,对于一个读者来说,这个问题实际上可以被转换为一个同构的问题,
  • 最低限度的“活着”——论《赤脚医生万泉和》
  • 要理解中土乡村,有些东西是绕不过去的,比如,人们对粮食的看法,人们对病痛的态度,还有对隐于人情世故中之礼仪的遵从,等等。由这些物事,可观乡村秩序。在乡村,通常是男丁众多、暴力潜力大的大家族比较有发言权。但除了大家族之外,还有一些能干人,可参与到乡村秩序的核心中来。
  • 关于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向后转”问题
  • 主持人的话本期“批评家讲坛”发表的这篇文章,由王尧教授本人根据现场讲演内容整理而成。王尧的现场讲演颇多尖锐之辞,闻之不禁动容。但整理成文稿后却藏住了圭角——说到底,他骨子里仍是个谦者。
  • 十本书与十个问题(上)
  • 一、“制度范式”与当代文学研究 我第一次听到“短缺经济”这个词,是在小说家陆文夫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一场讲演中。陆文夫说:计划经济就是短缺经济。这个词给我很大震撼,并告诉了我住集体宿舍的邻居,商学院的一位老师。他说,有一本书叫《短缺经济学》,已经有中译本。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雅诺什·科尔奈的名字。
  • “我的朋友胡适之”——印象王尧
  • 二00九年的岁末,我们几个朋友在杭州西湖聚会。为王尧兄赴哈佛一燕京学社访问送行,亦是这次聚会的主题之一。湖光山色间,三五知己小憩,话题仍然离不开文学。杭州朋友安排我们住的酒店,下榻过现代文学史上的诸多大人物。从店门出人时,觉得自己也夹杂其中。这当然是幻觉。
  • 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表达——十年随笔挹滴(二00一-二0一0)
  • 要了解最近几十年中国的思想状况,绝不能只注意那类高头讲章,绝不能只注意那些学术论文和学术专著,数量众多的被认为是随笔的文章,也是不可忽视的。我甚至想说,随笔,实际上是当代中国思想表达的最重要的方式。
  • 文学艺术的暴力与现代乌托邦的反思——以约翰·凯里《知识分子与大众》为案例(上)
  • 引言 用Academy Chicago Publishers(芝加哥学术出版公司)的话来说:“任何一个现代文学或历史的研究者将发现,凯里的这部深刻著作既富于启迪,又令人不安,是全面理解我们今日社会的基本读物。”毫无疑问,从来没有哪一部理论书籍能够像此书一样诱导我一气读完全书,不是它严密的逻辑推衍,
  •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与一九四0年代的文学转型
  • 长征的结束,使得西北成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随着革命中心向延安的转移,革命文学也被拉人到一个新的生长环境和运行轨道。革命文学最终完成了“上海一延安”、“城市一乡村”的中心位移,从此在一个新的人文地理环境和外部的战争环境中开始了新的行程。
  • 当今散文的审美及评估
  • 当今文坛不大关心散文,偶尔有一点零星的文章,常常是文章作者凭感觉,感到散文创作有问题了,于是,他们就站出来,不着边际地放一通空炮,接着就开出“散文要紧密联系现实”之类的药方,始终形成不了众说纷纭的气候。但是,不久前,在北京举办了一个权威的散文学术研讨会,
  • 市场经济时代的文学批评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降,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发生了深刻的转向。现在看来,这次转向虽并非与社会制度的变革或政治上的逆转相伴而生并由此而催发,但其幅度之大及影响之深远,已经足可以使之与上一次转向比肩共举(当代文学批评的上一次转向发生在一九八0年代,与极左政治路线的终结和对其清算密切关涉),甚至大有超越之势。
  • 西川代表作
  • 主持人的话我们的“诗人讲坛”关于西川的专题真的是费了一些周折,也因了一次非常美妙和非常可贵的机缘。前两年间,我们想约请西川参加我们的“诗人讲坛”活动,他不是在加拿大,就是在德国、美国,或者是在世界其他的什么地方,着实让我们很具体地“领教”了一位“世界诗人”的忙碌和他相当巨大的活动半径,所以在时间的安排上,我们总难错出共同的档期,颇费周折地一拖再拖。所幸的是,二。一。年十一月举行的“中国当代文学·南京论坛”恰好邀请到了王家新和西川两位诗人,他们俩的无论是在观点,还是在内容与风格上都很独特的高水平发言,不仅让人非常钦佩,非常惊奇地重新发现了被自己轻忽已久的诗歌与诗人,也唤起了人们对诗的敬意,还让人们印象深刻地难以忘怀,至今都还时常谈起。也就是在这次活动中,我们和西川终于确定了这个专题。
  • 传统在此时此刻
  •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列夫·托尔斯泰文集》第十五卷中收有托尔斯泰写于一九0五年的一篇长文《论末世》。该文指出:“所有这些人——帝王、总统、爵爷、大臣、官吏、军人、地主、商人、技师、医生、学者、艺术家、教师、僧侣、作家——都了解,想必都了解,我们的文明是洪福,因此,根本不能设想它不仅会消失,而且会改变。
  • 保持一个艺术家吸血鬼般的开放性
  • “我也许是在写反诗歌了……” 马铃薯兄弟:你的诗歌写作及文学活动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你在那个年代已经写出了《在哈尔盖仰望星空》这样被选家和读者广泛关注的诗歌代表作。在三十年这样长的时间里,你的写作似乎一直保持着饱满的状态。进入新的世纪以来,你在写作上依然保持着前行的姿态,呈现出较上个世纪更加宏阔的景象,也似乎呈现出更大的抱负。首先请你介绍一下,进入新世纪以来,你的诗歌写作的兴趣点、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 散文体作为诗歌的形式:试论西川
  • 有人说过,毛泽东时代以后也就是一九八0、一九九。年代,中国诗歌的一个特征是“以缺乏形式为主导”(Maghiel van Crevel)。但是,这种无形式是有形式的。当代中国诗歌的基本形式在西川这里是散文体。可以说,散文体构成了当代中国诗歌写作所要面对、反抗和进入的一个标准。
  • 梳理、整合与重建——《中国新诗总系》初读谫论
  • 中国汉语新诗,在历经近百年的发展后,渐次呈现为一种空前繁荣而又空前浮泛的平面化状态。“奇迹没有发生”(谢冕言),加之网络诗歌的迅速普及和发展,确如诗评家张桃洲所言,“中国新诗处在一个新的转折点上”。
  • 边界互渗的生机与险境——浅谈江苏新世纪诗歌的民间力量兼及民间的困境
  •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江苏诗歌与中国当代诗歌一样,始终纠缠着一股强劲又复杂的民间力量。最初,作为文学制度、文学市场乃至意识形态的对抗性力量、补充性资源,这一民间力量在我们时代僵化、媚俗、堕落的诗学境遇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曾经为江苏诗歌史乃至中国当代诗歌史留下丰富的美学资源和悲壮、坚韧的诗学立场。
  • 社会转型时期的“南方”诗学——江苏新世纪十年诗歌的一个侧面
  • 一场雨在不停地下着。在南京这个城市我想到了子川、张桃洲、吴情水等诗人。如今张桃洲和吴情水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但是阔大的梧桐树的阴影,潮湿、油腻的夫子庙,肥大的扬子江,雨水中的栀子花,苍茫的钟山,以及城市拐角处低矮的民居都让我感怀历史的无常和诗歌的巨大而“虚无”的力量。我想起《圣经》里的一段话:“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纪念。”
  • 属下要说话——“她者历史”的文学建构
  • 作家之责实为艰巨。明言之,作家不能为今日创造历史的人服务,他必须为受制于历史的人服务。
  • “撷英”与“咀华”——关于何锐主编《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及其他
  • 现代汉语文学近百年的演变历程,虽并未维系升级递进的进化论态势,但受到历史变迁和审美意识嬗变的影响,却大体呈现出“十年一变”的行进步伐。仅以二十世纪最后二十年的文坛为例,可以看到,八十年代的主要概况是:极端红色写作基本隐退;迎合新型宏大社会意识形态(启蒙主义)的各类写作成为主潮;刻意强调审美自律的先锋文学则在八十年代后半段异军突起。
  • 循环历史与宿命人生——读郭文斌、韩银梅的长篇历史小说《西夏》
  •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在纯粹史学的领域大可质疑。但是在文学的领域几乎是一个铁律,作家们只是寄根于历史的母体,开辟出超越时空的思想飞地,表达自己对世界人生的独到见解。但是基本的时间顺序则是真实性的坐标,剩下的只是阐释的角度与方法的问题。
  • 文论下载
  • 阎连科的《四书》(《小说评论》)2011年第2期) 王彬彬 阎连科的《四书》,在语言上有着独特的追求。在我的印象中,阎连科本就是语言意识强烈的作家,一直在寻找一种适合于自己的语言。这是一个作家最可贵的素质。《四书》吸引我读下去的,也主要是语言。小说最先出现的是《天的孩子》,这一部分的叙述以一种陌生的力量撞击着我的审美习惯,像一种麻辣食物刺激着我的味觉。
  • 作家影集
    [作家与作品]
    一物之通,生机处处——王安忆《天香》的几个层次(张新颖)
    喧哗与静默(王安忆)
    本土性、民族性的世界写作——莫言的海外传播与接受(刘江凯)
    从想象停滞的地方出发——读余华的随笔集《十个词汇里的中国》(洪治纲)
    读《女同志》(杨庆祥)
    最低限度的“活着”——论《赤脚医生万泉和》(胡传吉)
    [批评家讲坛]
    关于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向后转”问题(王尧)
    十本书与十个问题(上)(王尧)
    “我的朋友胡适之”——印象王尧(林建法)
    [文学批评论坛]
    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表达——十年随笔挹滴(二00一-二0一0)(王彬彬)
    文学艺术的暴力与现代乌托邦的反思——以约翰·凯里《知识分子与大众》为案例(上)(丁帆)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与一九四0年代的文学转型(胡玉伟)
    当今散文的审美及评估(范培松)
    市场经济时代的文学批评(杨利景)
    [诗人讲坛]
    西川代表作(西川)
    传统在此时此刻(西川)
    保持一个艺术家吸血鬼般的开放性(马铃薯兄弟[1] 西川[2])
    散文体作为诗歌的形式:试论西川(何致瀚[德][著] 张瑞[译])
    [现代汉诗研究]
    梳理、整合与重建——《中国新诗总系》初读谫论(沈奇)
    边界互渗的生机与险境——浅谈江苏新世纪诗歌的民间力量兼及民间的困境(何同彬)
    社会转型时期的“南方”诗学——江苏新世纪十年诗歌的一个侧面(霍俊明)
    [文学批评论坛]
    属下要说话——“她者历史”的文学建构(葛亮)
    “撷英”与“咀华”——关于何锐主编《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及其他(谢刚)
    [作家与作品]
    循环历史与宿命人生——读郭文斌、韩银梅的长篇历史小说《西夏》(季红真)
    [新作网页]
    文论下载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