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批评家影集
  • 黄平.一九八一年生于辽宁桓仁,先后就读于吉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二00九年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导师程光炜教授。现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讲师,兼任《现代中文学刊》责任编辑,“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评委。近年来出版著作有《贾平凹小说论稿》、《文学史的多重面孔》(合著),主编小说选本、史料汇编多卷。发表论文多篇。曾获《当代作家评论》二00八年度优秀论文奖。
  • 重估文学批评更要审视环境
  • 《辽宁日报》二0一一年的“重估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和二0一0年的“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一样,在全国学界引起了深刻震荡。
  • 印象点击
  • 王安忆为我们讲了三十余年的故事,同时,她也一直在思索如何讲故事,这思索首先是基于她自身创作的需要,除此之外,也基于对整个中国当代写作的整体境况的不满足。
  • 批评在别处——关于梁海的文学批评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梁海在读硕士的时候,研究方向是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很早的时候,她就喜欢唐诗宋词、明清小说,几近迷恋的程度。她说,学了这个专业就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享受这种阅读。她偶尔还模仿章回体小说或话本,自己鼓捣出一部像模像样的很“古典”的小说来,但其中却洋溢着诗情,充满了锐意的现代文本的气息。
  • “七0后”声音与批评的转向——谢有顺文学批评阅读
  • “七0后”作为社会性的存在,当他们分布在各个岗位、不同机制的工作流水线上时,他们的文化属性就显得相当模糊。惟新是追是“九0后”的特点,寻找属于自己独立空间而不得虽不能代表“八0后”普遍性的境遇,但自觉地捍卫已经获得的领地大概也算“八0后”比较体面的思想面貌了。
  • 小镇的娜拉——读王安忆小说《妙妙》
  • 一九一八年六月十五日,《新青年》第四卷第六号“易卜生专号”登出胡适的评论《易卜生主义》,胡适、罗家伦合译的《娜拉》,陶履恭译的《国民之敌》,吴弱男译的《小爱之夫》等,由此开端的“娜拉旋风”在中国文学界越刮越猛④。
  • 撤去丝绒帷幕之后——读安妮宝贝长篇新作《春宴》
  • 长久以来,安妮宝贝已习惯于主观化叙述,其作品就像王国维所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不仅“情语”,还有大量为她所特有的浸透着感情的熟思妙悟的语言。继《莲花》之后第二部长篇《春宴》也不例外,人、事、景、物,无不着上主观色彩,不放过从任何场景提出生存感悟的机会。这是安妮宝贝的小说与散文最具特色也最显示其才情的地方,粉丝们都很熟悉、,不必多讲。
  • 记忆的文学与文学的记忆——殷慧芬小说创作再论
  • 二十年前,我曾写过一篇三千字的评论殷慧芬小说创作的文章。有两封写给殷慧芬的谈创作的短信也被发表。今天重读殷慧芬的小说,巨大的时空变迁似乎把殷慧芬笔下的人物、场景和故事推得十分遥远,像是一次故乡故土的远程旅行似的:往事历历在目,感觉依然鲜活。我承认,我对殷慧芬的作品有一种偏好。其中的原因,大概是我也在石库门弄堂里长大,也在那个年代的工厂里待了十年。而弄堂与工厂,恰是殷慧芬的故事展开的地方。
  • 何建明:泛政治化的非虚构叙事
  • 何建明有一个独特而有分量的称号,二00五年他成为了全国劳动模范。新时期以来作家而为全国劳动模范的,何建明之外我未有见闻。将劳动模范的称号授予何建明是颇具意味的。报告文学不同于小说、散文、诗歌诸体类的写作,这是一种基于采访、需要作家行走的“劳动文体”。
  • 彷徨无地的诗人及其梦的破碎——原甸小说《探索三部曲》序
  • 原先只知道原甸是新加坡著名诗人,却不知道他是小说写作的高手,这回读了他的三部长篇——《活祭》、《奉献》、《重轭》(下称《探索三部曲》),真是完全出乎意料,没想到他的小说写得如此精彩。我本来只读了《奉献》和《重轭》及散文集《马困人未倦》,读后才发现缺了《活祭》,立即打电话给耀明兄,请他快递一部给我。
  • 写作,寻找生活与文本的“纯粹”——读王手的短篇小说
  • 在读过王手几乎所有的短篇小说之后,我感觉王手是一位踏实、虔诚又令人信服的“叙事者”。至少,王手的小说里已经充分地体现出他对写作的极度用心,对文学的满怀诚挚,而且,他对于短篇小说的敬畏,更是表现出一个作家最需要的“纯粹”。
  • 无名者的生活——论王手小说兼及当下小说的一些问题
  • 在有的人眼里,专业读者,或者说批评家的批评实践活动就像“收编术”。预先用一些批评法则做一个尺度比较大的框子,然后将不同的写作者往里面装,扎成一捆就是一“类”、一“代”、一“群”或者一“潮流”。但问题是,不是所有的写作者都那么容易被预设的批评法则所统御和规训。当然,这样说不是要把王手夸张地说成一个偏离文学惯例的“异数”或“叛徒”。
  • 忠实于我的时刻越来越“多”——对小海近期创作倾向的考察
  • 当诗歌想到它自己的自娱必须被看成是对一个充斥着不完美、痛苦和灾难的世界的某种蔑视,那么抒情诗那种活力和逍遥,它对于自己的创造力的品尝,它那快乐的张力等等,都将受到威胁。
  • “使自己真正成为这个国家的诗人”
  • 何平:你曾经表示“希望诗歌能够与自己的国家和自己所处的时代建立一种对应关系,使自己真正成为这个国家的诗人”。你说这些的时候正是你的“村庄与田园”系列集中爆发的时期。在这个时候,你提“国家的诗人”,很容易让人把你想象成“田园诗人”或者“地方的诗人”,因为你的诗歌频频出现的“海安”、“北凌河”、“串场河”等等地标,就像中国作家经常喜欢挂在嘴上说的“邮票大的地方”。现在十年过去了,当你写出了《大秦帝国》和《影子之歌》之后,你会如何看“国家的诗人”?
  • 关于当代诗歌语言问题的思考
  • 语言的使用有时就完全是一个习惯问题,就像我们在出生地就熟练掌握某一种方言一样。一个人大量接触这个语言的时候,语言的累积训练就培养出一种新习惯,比如我们后天学习的普通话。
  • 小海代表作
  • 忠实于我的时刻越来越少了 像荒芜的高地上玉米的阴影 海安入夜的凉气比赤脚还凉 比赤脚的河水流动得更慢
  • 网络之主:陈村与连续不断的先锋性
  • 发生在当代中国小说里的“先锋文学”,常被视作八十年代的特有现象。残雪、马原、余华等人的叙述言语实验横空出世,之后,又不了了之。时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绝大多数先锋文学作家都已转向,摒弃了极端的实验主义,他们转而开始创作可读性更强,也更有市场的作品,或者干脆放弃写作。
  • 城堡、教堂、公共会馆:如何向外国传播中国文学
  • 那些投身于文学的理论和解释的人经常不去关注文学的实践环节,即不关注文学在大众中怎样发生作用这一简单问题。根据我过去的经验,仅仅准备一个好文本来作为读物是不够的。或许作者和他的读者群相遇的环境才是更加重要的,所以不能不重视。
  • 在全球化时代阅读现(当)代中国文学
  • 我(或者任何美国人或欧洲人)为何要阅读研究现代中国文学的权威性专辑②,如这期《现代语言季刊》⑧上编发的文章?再把话说得明白些,学术功底不深如我者,因不懂汉语深以为憾,为何要读现代中国文学,哪怕读的是翻译过来的作品?
  • 历史深处的花开,余香犹在?——《古炉》读札
  • 有时候难免会遭遇一些——借毛姆的话说——“对文学研究者来说是重要的”,“很需要有点毅力也需要花一番工夫”的小说作品,“读它多半是出于一种责任心,坚持读完后,才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我没法从心底里说,我读这本书是种享受”①。最初掂量着《古炉》单行本的厚重时,很担心会面临毛姆所说的冗长而乏味的阅读之旅。幸好《古炉》不在此列。
  • 剩余的细节
  • 根据各种迹象判断,《古炉》①拥有举足轻重的分量,无论是对于贾平凹本人,还是对于中国当代文学史。若干年前,贾平凹的《秦腔》曾经由于奇异的风格而引起一片哗然。这一部小说赢得的荣誉始终伴随了纷纷扬扬的争议。《古炉》的问世又一次证明,贾平凹不仅没有退却,相反,他变本加厉地再度跨出了一步。《古炉》是耗时四载的潜心之作。
  • 两种辛亥革命史的写法
  • 余英时在其名著《论戴震与章学诚》一书中指出,中国传统学术尤其是宋代以后的学术有两种传统:尊德性和道问学,亦即关于价值和关于知识的传统。尊德性注重价值,讲求义理的阐发,但失之于空疏;比如在明代,义理的弘扬与阐发多依靠体悟、冥想,失去了知识的支撑。而道问学则偏重于考证,强调义理的阐发必须依据知识的整理与总结,但往往又失之于琐碎,失去方向。
  • 你知道武昌城吗?
  • 武昌以前是有城的。这个概念我竞长久不知。
  • 重现历史烟尘中的人间世相——读方方的长篇小说《武昌城》
  • 近四五年来,方方几乎没有写过短篇小说,但我们读到了她许多精彩的中篇,如《琴断口》、《刀锋上的蚂蚁》等,以及长篇小说《水在时间之下》。她好像越来越沉浸于一个有长度的叙述,更愿意将现实或历史以那种成熟、沉实的,被时间过滤后的形态表现出来,因此,她的作品就给人一种非凡的力量感和持久性。方方的小说也越写越好看,
  • 革命与人性的双重质询——论方方的长篇小说《武昌城》
  • 长篇小说《武昌城》是方方的一部新作,也是她继《乌泥湖年谱》之后,再度以宏大叙事的方式,直面重大历史的一次艺术实践。小说以北伐战争为背景,全景式地再现了革命军围攻武昌城的惨烈过程,并在一种人道主义的视野中,对理想、革命与人性之间的复杂关系进行了别有意味的思索。表面上看,方方叙述的是一场长达四十天的围城之战,无论革命军的攻城还是北洋军的守城,都充满了血腥、残忍与暴烈;但在叙事的背后,方方却以几个青年学生作为叙事主线,由北伐战争的历史正义性,转而着力呈现革命与战争相遇之后的种种内在纠葛,并从人性的层面上反思了革命的沉重与悲壮。
  • “为人性美好而文学”——吴俊学术思想述评
  • 从一则趣事写起,笔者和吴俊教授素未谋面,但通读过近乎全部的著述。印象极深的,学术文章之外,是下面一篇吴俊回忆东京访学的随笔《且听东瀛“他妈的”》,事发地点是横滨高速,争道超车,怨气郁积,恶战一触即发:
  • 情为何物情何以堪——共和国文学之初的情感政治
  • 这是我在近几年逐期阅读《人民文学》刊物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个题目,就是文学情感表达中的政治。具体一点说,就是共和国初期(一九四九一一九五一)的各体文学写作(包括文艺批评)究竟如何表达一般所谓的基本人情——情感表达的内容、方式及其评价立场。由此文学现象的梳理和分析,
  • 文学艺术的暴力与现代乌托邦的反思——以约翰·凯里《知识分子与大众》为案例(下)
  • 这个问题在中国似乎是一个毋庸置疑的问题,因为中国的文化背景并没有欧洲那么复杂,尤其是经过了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为工农兵服务”的无产阶级大众文化的洗礼之后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更是“去知识分子化”了,这在中国文学艺术的创作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无意识的自觉。
  • 保守的经典经典的保守——再评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 世界文学之流浩荡,但真正称得上经典的却微乎其微。多数作品顺应时流,并随时流而去;只有极少数得以沉淀并传承下来。后者往往具有金子般的品质。《百年孤独》无疑是二十世纪留给后世的一尊金鼎,它的保守保证了它的沉积与留传。
  • 作家影集
  • 小海.本名涂海燕。一九六五年五月生千江苏海安。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居苏州。一九七九年起学习写作.诗入选过《新诗潮诗集》(老木编,北京大学一九八四年)等百多种选集。
  • 批评家影集
    [新作网页]
    重估文学批评更要审视环境(丁宗皓)
    印象点击(张红)
    [辽宁文学评论]
    批评在别处——关于梁海的文学批评(张学昕)
    [文学批评论坛]
    “七0后”声音与批评的转向——谢有顺文学批评阅读(牛学智)
    [细读与历史]
    小镇的娜拉——读王安忆小说《妙妙》(程光炜)
    [作家与作品]
    撤去丝绒帷幕之后——读安妮宝贝长篇新作《春宴》(郜元宝)
    记忆的文学与文学的记忆——殷慧芬小说创作再论(方克强)
    何建明:泛政治化的非虚构叙事(丁晓原)
    彷徨无地的诗人及其梦的破碎——原甸小说《探索三部曲》序(刘再复)
    [王手评论专辑]
    写作,寻找生活与文本的“纯粹”——读王手的短篇小说(张学昕)
    无名者的生活——论王手小说兼及当下小说的一些问题(何平)
    [诗人讲坛]
    忠实于我的时刻越来越“多”——对小海近期创作倾向的考察(何同彬)
    “使自己真正成为这个国家的诗人”(何平[1] 小海[2])
    关于当代诗歌语言问题的思考(小海)
    小海代表作(小海)
    [海外汉学研究]
    网络之主:陈村与连续不断的先锋性(贺麦晓[英][1] 由元[译][2])
    城堡、教堂、公共会馆:如何向外国传播中国文学(顾彬[德][1] 林源[译][2])
    在全球化时代阅读现(当)代中国文学(希利斯·米勒[美][1] 史国强[译][2])
    [作家与作品]
    历史深处的花开,余香犹在?——《古炉》读札(金理)
    剩余的细节(南帆)
    两种辛亥革命史的写法(周云)
    [方方评论专辑]
    你知道武昌城吗?(方方)
    重现历史烟尘中的人间世相——读方方的长篇小说《武昌城》(梁海)
    革命与人性的双重质询——论方方的长篇小说《武昌城》(洪治纲 欧阳光明)
    [批评家讲坛]
    “为人性美好而文学”——吴俊学术思想述评(黄平)
    情为何物情何以堪——共和国文学之初的情感政治(吴俊)
    [文学批评论坛]
    文学艺术的暴力与现代乌托邦的反思——以约翰·凯里《知识分子与大众》为案例(下)(丁帆)
    [当代外国文学]
    保守的经典经典的保守——再评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陈众议)

    作家影集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