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主持人的话
  • “重写文学史”是近三十年持续不断的话题和实践。相对于中国古代文学史的写作而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或许由于它时代和知识体系的变换更为密切,相关的文学史写作更显得频繁和热烈,丰富了文学史学的内容。和国外的学术取向不太一样,中国的学者似乎更喜欢用一部自己的文学史来确定学术地位,而且写作者大都尝试不断变幻视角,
  • 关于建构民国文学史过程中难以回避的几个问题
  • 一、民国作为新文学的源头能是不争的事实吗? 对于这个本应该不是问题的问题,我以为远远没有抵达意见趋于基本一致的境地,我认为阻遏这个问题深入探讨的并非外力,而是来自于学者们多年来深藏在自己潜意识之中的政治禁忌的恐惧心理。
  • 社会生活变化中的文学——新世纪小说阅读笔记
  • 当代中国社会生活的变化,新世纪以来的文学与以往时期的文学相比发生了许多重要的变化:网络文学的发展、类型小说的兴起、文学读物的流行以及传统意义上“纯文学”内涵的变化……面对种种复杂的文学情景和多元化的文学格局,从理论上作出有效的概括并说明这种变化的原因对我们而言有点力不从心。面对这种情形,从小说文本和基本的文学问题人手去思考这种变化,也许是进入新世纪文学的一种必要方式。
  • 我们还会不会爱?——对于中国现代思想的一种反思
  • 中国现代文化中匮乏爱的思想,已经是大家的共识,并早有人探讨和反思过造成这种状况的政治和教育等原因。这无疑是极准确而有意义的。但并非对此就没有了进一步思考的空间。因为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也不是绝对没有爱的思想存在,只是这些思想没有产生大的社会影响,没有进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心灵世界中,才造成了爱的严重社会性缺席。之所以如此,外在的环境固然是最大的制约,
  • 主持人的话
  • 顾彬这样的学者,会让人强烈地意识到何谓“批评”。他是“批评家讲坛”有意延请的嘉宾,旨在使这个讲坛有一缕“海外之音”。但他的到来也使这个讲坛的“批评”之色陡增。顾彬的身份有一些特别:他是当代中国文学在德国乃至欧洲的最重要的传译者,他同时也是对当代中国文学持尖锐异议的批评者。这样的身份使他在中国这个奇异的地方迅速被“媒体化”,他因此一方面优游地享受着在中国的“文学之旅”,一方面也因此越来越被当作一个“媒体人物”而非“学术人物”。
  • 文学、现代性与日常生活
  • 一 今天这个讲演,我想谈论的是文学、现代性与日常生活的关系。日常生活对于文学意味了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领域?文学可能在日常生活之中发现什么?这一切又与现代性存在什么关系?谈论这些问题之前,我想交代若干来龙去脉。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我刚刚完成一本著作,书名是《无名的能量》。我曾经在另一个地方说过,一个相对宽泛的意义上,
  • 共时空问、意义互动与文学公共性
  •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踏进文学研究领域以来,南帆始终保持着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八十年代多种多样的“新观念”产生风行之时,他经常以严谨的姿态敏锐地指出其粗糙与缺漏;而九十年代学院派的“学术化”唱主角之日,他的研究又以思想及灵性延续了八十年代的优势。新世纪至今,笔耕不辍的南帆积累了一批重要的学术成果,它们共同将这种独特性演绎得更为繁复、全面与深入。
  • 中国人能否撰写中国文学史——试析(重)写中国文学史的问题
  • 文学存在着不确定性。——卡尔海因茨·施蒂尔勒我们研究的话题一点也不新鲜。中国内外已有不少人研究。至于“西方”的研究,须提及研究现代中国文学的斯洛伐克大学者马利安·高利克(MarianGalik,一九三三一)及其丰硕的研究成果,
  • 在中国文学里栖居——顾彬访谈录
  • 一、“异”国文学的精神之旅郭建玲:一九六七年您接触到李白的诗歌,决定从神学改学汉学。在我看来,诗歌和禅宗,是唐代最为重要的两个文化遗产,它们关系密切,影响深远。禅宗不立文字,直指本心,唐诗也有这样的禅宗精神。李白、王维、杜甫等诗人对禅宗都颇有研究,不少作品也体现出禅宗的倾向。是否能这样理解:
  • 中国当代文学的故事该结束了吗?一就顾彬论及中国当代文学状况的一点思考
  • 德国汉学家颐彬有关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些看法引起了人们持续讨论的热情。从其早几年的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说”,到近几年有关当代文学故事、语言的进一步论说,再到其专著《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的出版,引发了广泛的争议。细加辨别就会发现众声喧哗的争论背后又可大致分为三个方面:第一,围绕中国当代文学发展水平高低的判断。有人认为是“垃圾”,有人认为是“烂苹果”,
  • 格非小词典或桃源变形记——“江南三部曲”阅读札记
  • 一、父亲(陆侃)“江南三部曲”语言细腻、温婉、清脆,步履优雅,像轻盈的回旋舞,有绸缎的质地、蜜蜂的嘤鸣之声,更有“江南”一词在国人心中积淀已久的那种挥之不去的气味、余韵和风姿。④格非的一位清代江苏同乡,有一联传统意义上的好诗,很可能并非碰巧地道出了个中实情:“自嫌诗少幽燕气,故作冰天跃马行。”
  • 焚书之后——读阎连科《四书》
  • 对阎连科的小说,恐怕得避开那种常规的小说读法,例如故事、情节、细节和对话等等。他似乎无意让它们承载愉悦读者感官的功能,这些小说的基本元素也不指向本地的生活风俗、男女世情和道听途说,或者一个年代的历史风云。这十余年间,阎连科每部长篇小说的标题几乎都是一个关于隐喻的关键词:《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受活》、
  • 李佩甫的“两地书”——评《生命册》及其他六部长篇小说。
  • 十多年前,曾经留意过《羊的门》。此次读完《生命册》之后,又找李佩甫的其他五部长篇读了一遍,它们是《李氏家族》、《城市白皮书》、《金屋》、《城的灯》和《等等灵魂》。凭心而论,李佩甫的长篇质量参差不齐,让人时而兴奋时而有些失望。尤其是二○○七年发表在《十月》上的《等等灵魂》,描写了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任秋风的传奇,这是一个因急功近利、过度扩张而从辉煌走向毁灭的故事。但终因小说叙事的急功近利而让人颇感失望。李佩甫是个勤奋而执著的作家,
  • 批判下的抟塑——李佩甫“平原三部曲”论
  • 李佩甫的“平原三部曲”《羊的门》(一九九九)、《城的灯》(二○○三)、《生命册》(二。一二)历经十几载终成完璧。如前两部一样,第三部的名字也取自《圣经》,《新约·启示录21:27》有言:“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上帝的圣城)”。《生命册》是一本乡村“人物志”,他们的故事或单独成“册”或相互纠缠,但都和“我”(吴志鹏)的生命相扭结,所以他们确实是“我”生命之书中一张又一张的“册页”——一个“册”字,
  • 推拿毕飞字的《推拿》:盲目的触摸
  • 任何对盲者们的阅读,都指向盲目的阅读,都可能导致阅读的盲目,这个自反的可能性一直存在。对盲目的阅读都无法避免的是一种陷人——陷入各种陷阱而无法自拔,从根本上就失去自知之明,而且使所谓的自知之明根本上就不再可能:①似乎我们这些以看视为前提的明眼人、我们这些虚伪的读者,②一下子就可以看到盲者们的盲目,
  •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
  • 毕飞宇是个对“执著”有着特殊偏爱的作家,读他的作品,人们总是容易与他笔下那些“执著”的人物不期而遇,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把“执著”视为毕飞宇小说世界的一种基本底色和核心气质。“比喻”是毕飞宇小说艺术的一个突出特点,在他的作品中,众多充满艺术才华的各种比喻总是蜂拥而至,让人们在目不暇接之余,深深叹服于他的修辞手法是那样地灵动绚丽,而他小说的美学特点也因此凸显。
  • 寻觅野生语言——由张炜论小说语言说起
  • “城市是一片被肆意修饰过的野地,我最终将告别它。”①张炜的表述可能并不应该仅仅被看作个人写作姿态的宣告,或许,它应该代表了张炜个人乃至整个时代在反思人类存在完整性时的一种价值取向。城市,是人类现代性生存智慧的汇聚地,也是人类心灵和精神的囚禁地。在西美尔看来,
  • 商业文化深处的“杨红樱现象”——当代儿童小说的童年美学及其反思
  • 一、杨红樱、商业童书与当代儿童小说的美学新变杨红樱远不是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界的第一位畅销书作家,但新世纪以来,以她的名字为代表掀起的那样一场巨大的童书畅销热潮,却使儿童文学的市场价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凸显。据相关数字统计,至二○一○年八月,杨红樱的儿童文学作品已累计发行近四千万册,其中,.
  • 生命之慢——王啸峰散文创作评议
  • 作为一个新苏州人,我在苏州生活了差不多三十年,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城市的节奏和气息。信步于粉墙黛瓦的大街小巷,听着耳边传来的吴依软语,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萦绕心中,烟雨江南、吴越故地的神秘魅力似乎只可意会,难以言传。因此,我读到王啸峰描写苏州烟雨的散文,也就有了特别的兴会,王啸峰细腻的笔触,一点点地呼应着我的吴地经验与想象。
  • 历史的尽头是“天堂”——托尼·莫里森《天堂》中的历史观
  • 新历史主义学家格林布拉特(Greenb1att)在《重新划界》一书中指出:“我们不可能获得一个完整的,真正的过去。不以我们所研究的社会这个文本中含有的踪迹为媒介,我们也不可能获得一个物质存在;而且,哪些踪迹得以保留,不能被视为仅仅是偶尔形成,而应被认为至少是部分产生于选择性保存和涂抹这个微妙过程。”①也即是说,历史总是被叙述出来的文本,
  • 穿越时空的恶棍——谈詹妮弗·伊根《恶棍来访》
  • 美国女作家詹妮弗·伊根(JenniferEgan)的《恶棍来访》获得了二。一一年普利策小说奖,美国《时代》周刊称其为“美国小说的新经典”。《恶棍来访》主要以时间来安排情节,以意识流的形式讲述了十三个人物的人生经历。故事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与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之间穿梭跨越,人物与故事之间既独立又彼此关联,整部小说充满挑战与实验性,俨然一派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架势。
  • 生命的终极之美与纯文学的艺术复仇——谈残雪后现代主义文学观的建构
  • 在中国现代文学一个世纪的历史中,现代主义文学理论的建构虽然无法与现实主义阵容的博大、坚实相媲美,但它时断时续,异常新鲜活泼、倔强执著。从五四时期郁达夫、郭沫若、王独清、穆木天、李金发等人的尝试性探索,到三十年代施蛰存、戴望舒、梁宗岱等人的感觉主义和意象主义的倡导,从四十年代徐讦、无名氏等人的新浪漫主义和胡风、路翎等人的心理现实主义的实践,直到八十年代马原、洪峰、余华、格非、孙甘露等人的先锋派文学的崛起,
  • 诗之为道浑融天地——辽宁诗人近作的长廊式浏览并于诗有感
  • 尽管近年来文学市场化的势头迅猛,尽管前些年争论一时的文学要不要能不能进人市场的问题在不少文学作品已赢得市场青睐并因此为它们的作者赢得身价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再争下去的悬念,但诗,却仍保留着自己的矜持,仍守护着自己的净土。这倒不是因为诗及写诗的人根本就不想食市场烟火,究其实质,是诗这种文体乃非市场化的文体,诗之为道,浑融天地,市场之利,朝生暮死,前者向后者是化不得的。
  • 诗神的涅槃——“文革”的诗歌潜流
  • 一九六六一一九七六年的中国大陆文学至今是一笔糊涂账,这段文学史因文学与政治的胶着关系而显得晦暗不明,当时的文学体制处在权力魔杖的森严控制之下,它是政治的影子,是创造精神的枷锁。尽管许多文学史著作对这一时期的文学采取回避和搪塞的策略,语焉不详的“空白”成了逃避历史真相的遁词,但是,黑色劫难下的人格表演和精神选择使这一段历史成了集体无意识的狂欢节,日月无光的文化场景更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特殊的考试,一切肮脏的和不屈的灵魂都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呈现出来,
  • 一九九O年代中国知识分子身份认同的精神症候——以王家新《回答》为中心
  • 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处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笼罩性影响之下,甚至可以套用霍布斯鲍姆“漫长的十九世纪”说法,我们今天仍然置身“漫长的九十年代”,仍然没有脱出九十年代的迷惘与困顿,没有走出九十年代的疼痛与希望,依旧处于九十年代已然呈现的诸多问题域之中。因此,对于九十年代文化思想的解读与再解读,对于今日中国仍然具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 一九六O年代初文学弱政治化的理论策略分析
  • 二十世纪中国文论史上,七十年代之前的文学发展基本上都是在政治统制下的亦步亦趋,显现出文学政治化的非主体特征,“文革”是文学政治化的极端发展时期,然而就是在这个极端发展时期之前的六十年代初,文学与政治间的关系却变得相对疏离,出现弱政治化的走向。文学服务的对象由《讲话》时期的为“工农兵”服务,扩大为“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知识分子恢复了应有的“人民”属性;掀起“反题材决定论”的热潮,
  • 印象点击:书写与敬意
  • 王安忆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沉默和理性的作者。她永不怠于砥砺文字,永远用清晰的世界观进行创作。坚持书写,满怀敬意,这是本文题目的由来。拿到新书《故事和讲故事》,初看目录,其实有些困惑。故事、经典、上海和女性作为四个篇章串联起的本书,作为理论批评集,看似分散。总览全书后,才明白潜藏其中的精气神。所悟之余深感幸运,二十余年间,王安忆的成熟之路除了以大量作品为坐标一一标明,还通过这些文章更为清晰地记载了下来,让读者能够近距离体会她的创作理念。对此,
  • 文论下载 格非:求索“新的文学”
  • “江南三部曲”墨香正浓,其作者格非浅尝“如释重负”滋味后,便回到以前状态:抽烟思索,探寻文学突破口。他说,对作家来说,完成了的创作是另一个创作的起点。“我要重新思考文学,希望能创作出‘新的文学'”。暮春,《当代作家评论》、《作家》杂志和上海文艺出版社组织二十多位文学界专家学者“解剖”《人面桃花》、《山河入梦》、《春尽江南》。
  • 辽宁学术期刊的中国视野
  • 由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办、林建法担任主编的文学评论期刊《当代作家评论》,在最新出炉的全国“文学理论类核心期刊”排名中跃升至第三位。二。一一年十二月,北京大学出版了由北京大学图书馆主编、多所高校图书馆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等二十七个单位参与编制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第六版),
  • 小说家高晖如何推开故事的窄门
  • 我知道,高晖一直在对生命、精神存在的秘密进行着深刻的打量。他凝视现实。回溯历史,唤醒记忆之门。只不过,他始终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式,如何走进自己记忆中的往事,走进自己的过去的“现实”。
  • 批评家影集
  • 王光东 一九六一年生。文学博士,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生部常务副主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郭沫若研究会理事.复旦大学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研究领域是中国现当代文学。
  • 批评影集
  • 敬文东 一九六八年生于四川省剑阁县,文学博士,现为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有学术著作《流氓世界的诞生》、《指引与注视》、《失败的偶像》、《被委以重任的方言》、《灵魂在下边》、《诗歌在解构的日子里》、《随“贝格尔号”出游》、
  • 格非“江南三部曲”学术研讨会
  • [文学史写作与研究]
    主持人的话(林建法 张学昕)
    关于建构民国文学史过程中难以回避的几个问题(丁帆)
    [文学批评论坛]
    社会生活变化中的文学——新世纪小说阅读笔记(王光东)
    我们还会不会爱?——对于中国现代思想的一种反思(贺仲明)
    [批评家讲坛]
    主持人的话(王侃)
    文学、现代性与日常生活(南帆)
    共时空问、意义互动与文学公共性(王伟)
    中国人能否撰写中国文学史——试析(重)写中国文学史的问题(顾彬[德][1] 林源[译][2])
    在中国文学里栖居——顾彬访谈录(郭建玲[1] 顾彬[2])
    中国当代文学的故事该结束了吗?一就顾彬论及中国当代文学状况的一点思考(赵顺宏)
    [作家与作品]
    格非小词典或桃源变形记——“江南三部曲”阅读札记(敬文东)
    焚书之后——读阎连科《四书》(程光炜)
    李佩甫的“两地书”——评《生命册》及其他六部长篇小说。(程德培)
    批判下的抟塑——李佩甫“平原三部曲”论(黄轶)
    推拿毕飞字的《推拿》:盲目的触摸(夏可君)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刘俊)
    寻觅野生语言——由张炜论小说语言说起(潘华琴)
    商业文化深处的“杨红樱现象”——当代儿童小说的童年美学及其反思(方卫平 赵霞)
    生命之慢——王啸峰散文创作评议(季进)
    [当代外国文学]
    历史的尽头是“天堂”——托尼·莫里森《天堂》中的历史观(崔婷)
    穿越时空的恶棍——谈詹妮弗·伊根《恶棍来访》(付筱娜)
    [辽宁文学评论]
    生命的终极之美与纯文学的艺术复仇——谈残雪后现代主义文学观的建构(赵凌河)
    诗之为道浑融天地——辽宁诗人近作的长廊式浏览并于诗有感(高楠)
    [现代汉诗研究]
    诗神的涅槃——“文革”的诗歌潜流(黄发有)
    一九九O年代中国知识分子身份认同的精神症候——以王家新《回答》为中心(罗如春)
    [文学批评论坛]
    一九六O年代初文学弱政治化的理论策略分析(尹传兰 刘锋杰)
    [新作网页]
    印象点击:书写与敬意(李易晗)
    文论下载 格非:求索“新的文学”(朱冬菊 于新超)

    辽宁学术期刊的中国视野(李桂玲 王研)
    小说家高晖如何推开故事的窄门(张学昕)
    批评家影集
    批评影集
    格非“江南三部曲”学术研讨会
    《当代作家评论》封面
      2010年
    • 01

    主办单位:辽宁省作家协会

    社  长:秦秋田

    主  编:林建法

    地  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政编码:110041

    电  话:024-885015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8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