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他有一颗永远的中国心——记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九龙潮州公会主席、香港达成集团·佳宁娜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介璋先生
  • 2005年6月0日晚,位于九龙尖沙咀的香港洲际酒店大礼堂,群贤毕至,嘉宾云集,欢声阵阵,喜庆祥和。享誉海内外的香港九龙潮州公会,正在此举行该社团成立57周年纪念大会暨第25届会董就职典礼,该会荣誉会长,中国八百联副主席庄世平老先生亲临主礼,
  • 丹心昭日月 肝胆两昆仑——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万祺先生
  • 他掷地有声地说:“他们有难,就要帮他们,帮助那些蒙尘受害的忠良!”
  • 习近平谈浙江引进外资
  • 对浙江经济的发展。有一位经济学家的评价令人回味:“浙江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这位经济学家的依据有两点。一是浙江民营经济的发达。一是浙江经济的开放性。的确,浙江省经济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它的开放性。前不久。笔者就浙江省的开放型经济。特别是引进外资的问题采访了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
  • 王元龙:关注中国金融安全
  • 作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专家,王元龙博士虽然身兼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秘书长,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政府经济顾问以及博士生导师等多个社会角色和行政职务,但他谦和的笑容,严谨的治学以及低调的作风,
  • WAPI标准:冰火两重天
  • 有关中国旧军阀阎锡山修铁路的故事,中国人已大多耳熟能详:为了防止外乱入侵,土皇帝阎锡山在山西修铁路时,将铁轨的间距比外面的缩小了一号,外面的火车要进入山西,对不起,你必须要换上符合山西铁路要求的轮轨才可能行驶。
  • 中国文学距离世界有多远
  • 很多年来,从鲁迅、巴金、沈从文时代起,中国文学界就开始了诺贝尔情结,至今无尽无休。有些中国学者会说,中国文学已经介绍给世界了,外国有很多汉学家研究中国文学人家不会看不到吧!可是大概只有中国学界有些人会那么自以为是,又对世界那么无知。世界各国大学里的汉学家们,并不代表文学研究主流,甚至只是些偏流或者末流,因为其偏其末,外国很多学府常像保护濒临绝种动物一样保护他们,其汉学研究成果在各国主流社会也几乎毫无影响。就像中国的很多大学也有外文系,中国也有一些外国文学研究专家,一天到晚研究外国学问,可是中国主流社会对英、法、德、俄各种文学又有多少了解?
  • 壮哉,郑和、王景弘七下西洋(上)
  • 六百年前,大明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六月十五日,明成祖朱棣遣中官郑和,王景弘等,统率官兵27800余人,乘驾宝舟二百余艘,前往海外,开诏颁赏,遍谕诸番。
  • 张自忠与“七·七”事变
  • 抗战以来,以集团军总司令职亲临前线。战死沙场,张自忠将军为第一人。1940年8月15日,中共中央在延安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亲笔题写了“尽忠报国”的挽词。1982年4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张自忠将军为革命烈士。随后,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均恢复设立张自忠路,张自忠将军由此得到国家和民族授予的崇高荣誉,
  • 天津小站轶事
  • 1964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的部署,开始在全国农村地区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即“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组织”的四清运动。当时我担任中共天津市南郊区委员会书记。1月14日,市委召开郊区区委书记会议,部署“四清”工作。会上,市委决定把南郊区所辖的小站地区(包括小站公社、北闸口公社和小站镇)列为“四清”工作的首批试点单位。
  • 诗乐和鸣 比翼齐飞——访新加坡著名音乐家沈炳光先生
  • 那天早上,约好在沈教授家见面,按了门铃,不一会儿,沈教授开了门,笑着迎客。厅里正播放着音乐会的录相节目,我猜想,演奏曲目一定是沈教授的作品,果然不错,沈教授说,那正是两年前于台北举办的“沈炳光教授作品音乐会:传唱生命之歌”节目。
  • 平鑫涛心目中的琼瑶
  • 提起《逆江而上——平鑫涛自传》的作者平鑫涛,不少读者都生疏的很,倘若说他是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的丈夫,那人们就会恍然大悟。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全球的华人只有两种人,一种人知道或是听说过琼瑶,另一种人则从来不知道琼瑶。即便是在台湾读者圈中,也很少有人会把琼瑶称为“平太太”的,倒是平鑫涛每每被称为“琼瑶先生”。其实,从半个世纪前年创办《皇冠》杂志开始,平鑫涛就建树起了自己的皇冠文化王国,推介了张爱玲、琼瑶、三毛等一大批著名作家,在台湾出版界堪称业中翘楚。近年来所有风靡一时的琼瑶剧,总制片人都是平鑫涛。
  • 毛泽东与北京烟袋斜街
  • 偶读《紫云轩主人——我所接触的毛泽东》(红旗出版社2001年版),作者王鹤滨是当年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其中在《子夜散步》一章中谈到毛泽东有一次叫上汪东兴、叶子龙、作者及值班卫士开车去游了“什刹海的一条斜街”。原文不长,不妨引如下:
  • 话说改革家张居正
  • 袁中道散文写得漂亮,炼字如金,一个“挺”字,便将其独立特行,四面受敌的处境,形容出来。于是,这位骑在虎背上的改革家,显然,下来是死,不下来也是死,他只有继续“挺”下去的一条路好走。我想他那时肯定有一种理念在支撑着,他估计不至于马上与死神见面,只要不死,他就继续当首辅。只要在这个座位上,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
  • 想起了马踏湖
  • 看过获金熊奖的电影《香魂女》,那北方水乡的景色立刻把我迷住了。外景地是哪儿呢?有的说是白洋淀,也有人说是马踏湖。我宁愿相信是马踏湖。
  • 抗战中的杜月笙与中国红十字会
  • 旧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帮会青帮(亦称安清帮)的大头目,在中国,他的势力之大、触角之广、名声之高,竟连蒋介石也要让他三分。蒋介石在1927年“四·一二”事变中夺取政权,如果没有杜月笙及流氓帮会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杜月笙在那次事变中起了异常关键的作用,雇用流氓为上海总工会送锦旗放烟雾、诱骗杀害总工会委员长、中共党员汪寿华等,都是他的“杰作”。
  • 天坛趣闻录
  • 天坛是名闻中外的中华古建筑,但个中的奥秘,恐怕就不是人人皆知了。
  • 螽斯古村落
  • 乘长途车到诸暨。那里有西施浣纱处,有西施和范蠡荡舟的五泄湖,还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螽斯。
  • 西湖问茶
  • 我喜好饮茶。近些年虽饮茶品种无数,却独钟情于龙井。久居京城,虽寒舍常备龙井茶但通常是茶庄的陈货,且未必是纯龙井;故而,一直对能尝到当地纯正,上好的西湖龙井新茶心驰神往。去岁三月,有缘西湖一游,于青山绿水间,了却了心愿,也体味到苏东坡诗句“从来佳茗似佳人”的譬喻之妙。
  • “恒河文明”之光——印度访古
  • 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印度,曾创造了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恒河文明”。灿烂的古代文明培育了印度广袤国土上众多的名胜和文化遗迹。
  • 凄凉美国异乡客
  • 前不久,从美国归来,我能感到许多朋友,对我特有的一种凝望,一种善良而又认真的意味深长的寻找。似乎美国的摩天高楼如同凯旋门般,你从这里走出来,总会羡慕地装上几分崇拜,几分对别人的骄傲。
  • 数字解读荷兰与荷兰人的生活
  • 荷兰位于欧洲西部,是一个无山国家,60%以上的地区海拔不超过一米,是世界著名的“低地之国”。境内水网密布,有很大一片土地是靠围筑海洋堤坝而获得的。全国海岸线长度为1075公里,全国土地面积4.15万平方公里,人口1570万。
  • 野鸽子
  • 这首儿歌,至少该流传七八十年了罢。每当哼起这儿歌,依稀如梦的童年就来到眼前。往事像一缕清烟,正在随风消散远去。但记忆中的姥姥和她家的野鸽子,却非常清晰。
  • 咖啡·小屋
  • 喝咖啡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前我总认为不过是情侣们想找一处温馨、浪漫、安静的地方,在朦胧、跳跃的烛光下说说悄悄话;是几个知己好友在茶余饭后歇歇脚,海阔天空地神侃的地方。直到最近,我才真正认识到在它浪漫、潇洒的背后更是一种品味、一种意境。
  • 勿忘契诃夫
  • 被列夫·托尔斯泰誉为“俄国散文的普希金”——伟大的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和戏剧家安东·契诃夫离开这个世纪已经100年了。在那个他痛感“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下去”的年代,死于肺结核的契诃夫,年仅44岁!他在逝世前赶写出的话剧《樱桃园》由他的夫人克尼碧尔首演于莫斯科,半年后契诃夫离开人世。
  • 昆仑迷雾——于阗
  • 我不知道《昆仑迷雾于阗》(云南人民出版社)的作者王嵘是否在新疆生活过,但我想他至少游历过这方古老、神秘而又焕发着无限生机的土地;因为只有亲历新疆,体验过这片热土上神奇的山川风物,在历史遗迹前沉思过的人,才能有如此真挚的述说。本书作者在描述历史事件和引证史料时,笔触中常常流露出对于阗古国历史文化的悠然神往。
  • 风行世界的海底探宝热
  • 据统计,大约每隔30个小时,就有一艘船葬身于海底。在全球海洋中,沉睡在海底的大小船只至少有100万艘,因而海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文物宝库,并吸引着千千万万觅宝的人们,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海底探宝热。
  • 寻找银河知音
  • 地球之外是否存在文明世界?除了地球上的人类,宇宙其他星体上有没有生命?这个问题早就引起人们的重视。许多科学家推测,在宇宙其他星体上是有生命的。为了验证这些推测,各国科学家都进行了探索和研究工作,不少国家还为此建立了一些官方的民间的团体。
  • 姚少华画虎
  • 由联合国世界和平教育者国际联合会等组织共同颁发的“2004年世界和平美术大展中的世界名人大奖”,近日授予我国著名国画家姚少华先生。这也是这次亚洲唯一的一枚金奖,获此殊荣充分说明中国书画这一优秀的民族艺术,更加受到国际艺术界的关注与赞赏。
  • [本刊特稿]
    他有一颗永远的中国心——记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九龙潮州公会主席、香港达成集团·佳宁娜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介璋先生(王学信)
    丹心昭日月 肝胆两昆仑——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万祺先生(王学信)
    [高层访谈]
    习近平谈浙江引进外资(井华)
    [热点透视]
    王元龙:关注中国金融安全(傅璇)
    [中国在线]
    WAPI标准:冰火两重天(郭蝈)
    [名家视点]
    中国文学距离世界有多远(沈宁)
    [本刊专稿]
    壮哉,郑和、王景弘七下西洋(上)(文鹤)
    [名人纵横]
    张自忠与“七·七”事变(何立波)
    [华夏纪事]
    天津小站轶事(刘晋峰)
    [侨界之光]
    诗乐和鸣 比翼齐飞——访新加坡著名音乐家沈炳光先生(谢章达)
    [心灵呼唤]
    平鑫涛心目中的琼瑶(韩三洲)
    [名人轶事]
    毛泽东与北京烟袋斜街(克石)
    [名家随笔]
    话说改革家张居正(李国文)
    想起了马踏湖(赵大年)
    [史海钩沉]
    抗战中的杜月笙与中国红十字会(唐涤尘)
    [神州风物]
    天坛趣闻录(戴凤春)
    螽斯古村落(吕红梅)
    西湖问茶(李金河)
    [域外见闻]
    “恒河文明”之光——印度访古(刘东平)
    凄凉美国异乡客(韩春旭)
    数字解读荷兰与荷兰人的生活(宋淑运)
    [神州感旧]
    野鸽子(马常)
    咖啡·小屋(心台)
    [书屋]
    勿忘契诃夫(力农)
    昆仑迷雾——于阗(马方)
    [大干世界]
    风行世界的海底探宝热(沈农夫)
    寻找银河知音(欧阳云君)
    [书画苑]
    姚少华画虎(晓辉)
    《海内与海外》封面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三条甲1号

    邮政编码:100007

    电  话:010-64005953

    电子邮件:hnyhw111@yahoo.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380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824/d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