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经营之神”王永庆逆境求生
  • 1963年.王永庆斥资1.5亿新台币。创办了私立明志工业专科学校,在台湾开创了工业企业办学校的先河。王永庆因此解决了人才缺乏和断层的后顾之忧,他更加放胆去致力于台塑关系企业的发展。
  • 亲切的关怀 不倦的教诲——中央领导关心警卫战士学习科学文化纪实
  •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起。我在中央警卫部队生活了三十多个春秋。中南海的阳光照耀着我,中南海的雨露哺育了我,中南海的一草一木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爱恋和美好的记忆。我在中央警卫部队做宣传教育和文化教育的领导工作,有机会访问了许多当事人,查阅过大量历史资料。也亲历亲闻许多动人的场合。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老一辈革命家和中央领导同志亲切关怀警卫战士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的情景。令我深深感动,永远怀念,终生难忘。
  • 隐形将军韩练成
  • 解放后.韩练成历任我军要职,但未接受上将军衔 1950年冬季,经周恩来总理安排,韩练成在北京与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见了面,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也在座。周恩来问韩练成和冯白驹,昨晚怀仁堂晚会上演出的京剧《三岔口》这出戏你们看了吗?
  • 透视我国个人所得税的利弊得失
  • 个人所得税是对个人(自然人)取得的各项所得征收的一种所得税。我国自1980年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当时是每月800元的起征点。1980年征收了10万元,2006年猛增到2452.32亿元。26年增长了245倍之多。
  • 未来三十年中国民营企业的路该怎么走——美国华商会副会长林光访谈
  •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美国中国总商会年会上,群英荟萃,其中包括有名的打火机大王林光先生。林光有着很多传奇的故事,尤其是他抵挡贸易壁垒的神勇和智慧已广为人知。可林光不象想像中的那样三头六臂,打动我的不是由于他一周最多可以向全世界销售六个集装箱的打火机,而是他言语间所展现的智慧和思想境界。这些年,温州人在全世界出了名。温州人成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劲旅之一。温州人的能打能拼是出了名的,会动脑子会赚钱也是出了名的。
  • 翰墨家风 书坛楷模——忆著名书法家康雍先生
  • 康雍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书法家,他一生潜心艺道,不倦求索,在中国书法艺术园地里辛勤耕耘了半个多世纪,取得了惊人成就,其楷书、隶书被业内人士公认为达到了炉火纯青之高度。
  • “乡村都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巡礼
  • “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这是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对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描述.具体来说,社会主义新农村应该是什么样?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的历程中.有没有符合要求的新农村?河南农民说得好:新农村说到底还是农民自己的事。经营好这片天地对自己可是好处“大大的”。
  • 写给《情幻谷》
  • 从小喜欢画,不论是哪一类画种,国画、油画、水彩还是白描。那浮云,那流水,那清清池畔、摇曳的荷花,还有那云雾掩映的群山……每当我在她们面前站定,就会神情迷离而不能自已。读了刁夫先生的诗作,竟也产生了如此的感觉,那绵长的意境,时而浓烈、时而淡雅的水墨。还有那灵动其中的生命,宛如一幅幅画卷,在我眼前舒展开来。
  • 题华侨大学廖公桐像
  • 《庆祝中国侨联成立五十周年书画作品集》
  • 该书画作品集近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由五百余幅优秀作品中,筛选出三百余幅精品汇集而成。为庆祝中国侨联成立五十周年,海内外侨界书画艺术家在短短几个月里就创作了上千幅作品,其中最长者年逾九旬,最幼者为十几岁之小书画家。该书画作品集的出版,是侨界艺术家们多年来努力的结果,也成为侨界书画艺术家的一次整体展示。中国侨联主席林兆枢为该书画作品集作序。
  • 《可能——一个孤独行者的诗歌远旅》
  • 诗人、收藏家路东之新著《可能——一个孤独行者的诗歌远旅》近由群言出版社出版。该书收辑作者近十五年来新旧体诗作.并配以作者近年来创作的美术作品。路东之曾师从欧阳中石学书法。师从萧劳、金寄水等大家学诗词曲赋。故书中亦收辑欧阳中石、萧劳等人诗词书法及有关回忆文章。路东之除创作外,还开办了古陶文明博物馆。
  • 中共中央决定林军同志任中国侨联党组书记
  • 4月2日上午,中国侨联召开机关司局级以上干部会议,宣布中共中央关于中国侨联主要领导职务变动的决定。中央决定,林军同志任中国侨联党组书记,免去林兆枢同志的中国侨联党组书记职务。同时,中央组织部通知,林兆枢同志任中国侨联党组成员,继续任中国侨联主席,林军同志由中国侨联兼职副主席改任专职副主席。
  • 中国侨联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活动在京启动
  • 由中国侨联主办的“中国侨联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活动启动仪式”于2007年3月28日在北京举行。活动紧扣“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时代主题.全面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拉开了全国侨联系统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的序幕。
  • 中国侨联艺术团赴意、葡、西三国慰问演出
  • 应我驻意大利大使馆、意大利罗马华侨华人妇女联谊会、葡萄牙中华总商会、西班牙华侨华人协会邀请,由李本钧副主席任团长、任梦云任副团长的中国侨联艺术团一行16人于1月27日至2月8日期间赴上述三国为侨胞慰问演出。
  • 曹禺与《雷雨》的故事——纪念中国话剧一百周年
  • 也许在中国话剧一百周年的日子里,说说有关《雷雨》的故事是有特殊意义的。有人说,《雷雨》是中国话剧的“第一戏”.是中国近代话剧的代名词,此言有些道理,因为虽然在1907年以后。中国渐渐地引来了以欧洲古希腊为发端的“戏剧”(通常的译名),它与歌剧、舞剧、哑剧有很大的区别,是综合了文学、表演、导演、美术、音乐、舞蹈等多种艺术元素,并以语言——包括对白、独白、旁白在内,为主要表现手段,通过演员的表演展现情节、塑造人物之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 与赛珍珠为邻
  • 2007年,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赛珍(1892-1973)诞辰105周年。庐山“赛珍珠别墅”开启的,是我们今天了解赛珍珠的兴趣,因为我们对于赛珍珠曾经长期误读,了解得太少太少……
  • 中国煤层气产业蓄势待发
  • 作为一种优质高效清洁能源,煤层气的大规模开发利用前景诱人。在国际能源局势趋紧、中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严峻的大背景下,应大力推进煤层气的产业化开发,使煤层气成为接替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常规能源的新能源资源。
  • 印象云南
  • 记忆中的沙砾——刘绍棠逝世十年祭
  • 第一次见到绍棠先生是在1984年的冬天。应该是初冬,天气阴沉、寒冷,冬储菜已然上市的时候。绍棠先生那时住在北京西城区光明胡同的一小院里。不是四合院,而是三合院,有南房、东西厢房,在本该是北房的地方上生长着一株枣树。
  • 怀绍棠
  • 我还在农村上小学的时候,读绍棠同志少年时写的《山楂村的歌声》、《运河的浆声》、《大青骡子》、《青松绿叶》等篇篇佳作,便也唤起了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绍棠非常崇拜。后来我到北京上中学时。也常常练习写作,我遇到恩师袁硕颖先生,经常受到他的指导。他知我心意。还专门带我坐公共汽车去通县农村浏览,在运河畔漫步,畅想……后来在北京日报和中国艺术报工作期间,与绍棠同志接触多了,听其高论,观其宏文,深受教益。我每次向他约稿,他都欣然答应,就是在他因病坐上了轮椅,也都从不负约。这每使我备受感动。凡是文学事业上的事,企业上的事。公益事业上的事,他都热衷参预。即使是体育事业上的事,他也掖助振兴。想当年他六十大寿,还特邀我们几位朋友在西单“又一顺”饭庄聚餐。在“老舍茶馆”,他出词,我写字……谁知没过几年他便离世而去,如今,绍棠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思之、念之。便有了以上的话语,权作是对他的一种祭奠吧!
  • 程沧波、端木露西与“妇女回家”
  • 说到程沧波,要先说已于2006年5月31日关门大吉的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这家报纸总计发行28356号、全球最资深的中文报创刊于1928年2月1日,当年正值“宁汉分流”时期,所以首印是在上海,直到“宁汉合流”之后的1929年2月,才迁到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出版,彭学沛为首任总编辑。《中央日报》的发刊词是蔡元培题写的,反映出办报的宗旨,既反对过激,也反对保守,全文如下:
  • 万金油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出趟国不易.很当回事。行前,大家碰头,讨论起该带些什么礼品时,颇费踌躇。一来,公家的礼品费,只有区区几个钱,说出来都怕人笑话。二来,自掏腰包的话,少还勉强,多则心疼。于是,我们请教在某一国家工作过的一位先生.打探一下该国的风土人情.以什么礼物为好?而且对我们来讲,是惠而不费,能够负担得起的礼品。
  • 不要贪婪
  • 在新一年到来的此刻,我的心里十分真实地涌动着这样一句话:“人,不要贪婪。”
  • 抗战胜利纪念日反思之八:东北主权严重丧失——谁该向中国忏悔
  • 1943年11月美、英、苏在德黑兰召开会议,并发表《开罗宣言》,申明日本应归还其“所窃取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即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但抗战胜利后,遭受过沙俄掠劫和日本奴役十四年的东北,名义上虽然主权归还中国,却受到苏联对港口、铁路等的霸占,对东北的财产予以疯狂掠夺。中国的主权和权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 我的根永远在中国
  • 我,一个美国华侨的儿子,1987年3月以访问学者身份第一次踏上太平洋彼岸陌生的国家——美国。这就是我祖父和父亲在此辛劳了一生的国家。当时我心情复杂,思绪万千。
  • 橄榄青青
  • 不知怎地,我不太喜欢美国的橄榄,那味道怪怪的,吃不惯。还是家乡的橄榄好吃,那颗粒,那色气,那口味,就像电视广告上的口吻一样:“棒,棒呆了!”
  • 国外出入境管理体制之比较
  • 目前,绝大多数国家都将出入境管理作为中央事权,实施垂直管理,但由于各国的国情、政体、历史渊源和法律规定的不同,其出入境管理体制呈现出不同的特点,主管机关、机构设置、职能分配、管理模式等不尽相同,根据出入境管理机构设置以纵向划分为主还是横向划分为主的标准,可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以纵向(地区层级)划分为主,在中央设立一个统一的出入境管理主管机关,在各地设立出入境管理分支机构,管理区域内所有的出入境事务(包括出入境检查和外国人居留管理).相互之间是隶属关系,级别从高到低,如日本、韩国;另一种是以横向(管理事项范围)划分为主,将出入境检查机关与境内管理机关(主要是外国人居留管理)分为两个序列实施管理,如俄罗斯、匈牙利等等。第三种原来以横向为主.现在以纵向为主的,如美国。
  • “夜莺”吴碧霞的今天与昨天
  • 2006年6月18日晚上.北京音乐厅的帷幕徐徐拉开,吴碧霞似六月碧荷、似六月朝霞照亮舞台。这位身材不高、有着洋娃娃般圆脸、眼睛比月亮还明亮的她,征服了干余名陶醉在她美妙歌声里的观众。一曲委婉清晰、俏丽动人的《槐花几时开》开场,鸦雀无声中.干余双眼睛从曼妙的歌声中看到了“穿花蝴蝶深深现,点水蜻蜓款款飞”的音乐与诗画的融合。
  • 茶树王的故乡——南糯山
  • 美不过金孔雀的尾巴,好不过西双版纳的南糯山。一个金秋时节的下午,我和白族诗人晓雪来到了南糯。
  • 马来西亚探亲散记
  • 我来到阔别四十多年的马来西亚探亲,吃饭时别有一番感慨地吟咏起贺知章的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没想到侄子们抢过去,念了下旬:“乡音无改鬓毛衰”,并望着我笑了起来。也许因为规定探亲的时间太短,只有23天.也因为这“鬓毛衰”,亲人们把活动安排得紧紧的,尽量让我多领略一下这赤道边的南国风光。
  • 怀念恩师
  • 每年春节.我都去看望我的老师。那种期待、惬意融入浓浓的年味,已经成了多年的习惯。然而今年却有了不同——我中学时代的恩师贾作人先生已然不在了,春节我少了一个去处。
  • 把自己带到远方
  • 远方,从梦想开始:远方,需要我们自己走过去。 谁不愿意去远方,谁不想去大自然中洗涤灵魂和思想,摆脱掉世俗功利对人的那种制约和束缚啊。远方,让我们好生期待:远方,带给我们意味深长的遐想。
  • 少林神灯
  • 在一家饭馆用完素餐,踏上傍晚灯光下朦朦胧胧的一片灰白。深一脚浅一脚向斜对边的少林寺走去。三月的山野气息轻掀起我们的心扉。巍峨的名刹暗影还在步步放大,很快,浓浓的夜色压住我们的脸。
  • 《一代飞鸿》的出版及其它
  • 首先,报告《一代飞鸿》书中的作者名单,他们是: 北岛、严歌苓、哈金、苏炜、朱琦,卢新华、张翎、王瑞芸、刘荒田、黄运基、陈瑞琳、融融、曾晓文、李彦、沙石、施雨、邵丹、瞎子、马兰、张天润、沈宁、少君、吕红、老摇、邵丹、弈秦、鲁鸣、曾宁、黄俊雄、宋晓亮、孙博、陈谦、巫一毛、程宝林、范迁、黄鹤峰、沈漓、刘慧琴、宣树铮、王正军、晓鲁、凌波、孟悟、诺克、力扬、宇秀。这本作品集锦达五十万字。
  • 离生活近些,再近些
  • 20多年前,我生活在冀南平原明朝洪武年间一个移民的村子。 那时.农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当太阳跃出东方地平线的时候,村子里便接二连三地响起了“当、当、当——”的钟声。接着,一家家的门扉被推开,从里边走出一个或两个似乎还有些朦胧睡意、有些疲惫的人来。他们或扛着锄头,或手拿着镰刀,相互打着招呼来到村头。
  • 世界四大死亡谷
  • 地球上有着无数奥秘等待人们去探索,在美国、俄罗斯、意大利、印度尼西亚便各有一条神秘的死亡谷,干百年来,随时置误闯其中的人或动物于死地,而“杀手”为谁,至今不得而知,堪称全球性重大疑案之一。
  • [封面人物]
    “经营之神”王永庆逆境求生(梁广)
    [本刊专稿]
    亲切的关怀 不倦的教诲——中央领导关心警卫战士学习科学文化纪实(辛恕翰)
    隐形将军韩练成(韩兢)
    [热点透视]
    透视我国个人所得税的利弊得失(司金)
    [名人访谈]
    未来三十年中国民营企业的路该怎么走——美国华商会副会长林光访谈(黛薇)
    [大家风范]
    翰墨家风 书坛楷模——忆著名书法家康雍先生(郭永琰)
    [中国在线]
    “乡村都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巡礼(安易)

    写给《情幻谷》(兜兜)
    题华侨大学廖公桐像
    《庆祝中国侨联成立五十周年书画作品集》(任梦龙)
    《可能——一个孤独行者的诗歌远旅》
    中共中央决定林军同志任中国侨联党组书记
    中国侨联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活动在京启动
    中国侨联艺术团赴意、葡、西三国慰问演出
    [名人轶事]
    曹禺与《雷雨》的故事——纪念中国话剧一百周年(梁秉堃)
    与赛珍珠为邻(傅宁军)
    [投资方略]
    中国煤层气产业蓄势待发(刘雨生)
    [光影瞬间]
    印象云南(祁晓冬)
    [我与名人]
    记忆中的沙砾——刘绍棠逝世十年祭(王彬)
    怀绍棠(张虎)
    [史海钩沉]
    程沧波、端木露西与“妇女回家”(韩三洲)
    [名家随笔]
    万金油(李国文)
    不要贪婪(韩春旭)
    [特别报道]
    抗战胜利纪念日反思之八:东北主权严重丧失——谁该向中国忏悔(朱小平)
    [侨界之光]
    我的根永远在中国(朱树春)
    [人在海外]
    橄榄青青
    [四海撷珍]
    国外出入境管理体制之比较(张爽)
    [艺坛之星]
    “夜莺”吴碧霞的今天与昨天(建明 郭丹 王南海[摄影])
    [神州风物]
    茶树王的故乡——南糯山(王学信)
    [域外见闻]
    马来西亚探亲散记(蓝林惠)
    [往日情怀]
    怀念恩师(李培禹)
    把自己带到远方(华静)
    [神州感旧]
    少林神灯(郝树亮)
    [书屋]
    《一代飞鸿》的出版及其它
    离生活近些,再近些(马克)
    [大千世界]
    世界四大死亡谷(李正)
    《海内与海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