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齐白石画中的鼠
  • 童年,奶奶和姥姥常给我们兄弟几个唱童谣,记忆里最深的是《小耗子儿》:“小耗子儿,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吱吱吱吱叫奶奶,奶奶不肯来,叽里咕噜滚下来。”声调中带着家乡音,挺有意思的。
  • 鲁迅与陈独秀的朋友圈
  • 四 影响鲁迅较大的前辈学人,是章太炎。1907年,就是鲁迅与苏曼殊结识的那一年,陈独秀也与章太炎有过接触,还与章氏一同加入了亚洲亲和会。鲁迅与章太炎是师生关系,曾随章氏学习文字学。而陈氏则是章太炎的客人,并无深交。章太炎在世的时候,鲁迅对他很客气,亦无谈论的文章。而陈独秀则快言快语,对其爱憎参半,爱其学识之深,斗土风骨,又憎其混迹名流之间,未保晚节云云。不管鲁迅、陈独秀对章氏的看法如何,以狂士闻名的前辈奄太炎,多少感化过五四这一代人。若谈精神谱系的延续,是要看到彼此的联系的。
  • 项堃:荣耀与坎坷
  • 项堃的“反右”斗争中惨遭构陷,随后便在银幕上销声匿迹。1962年复出后,遂以在《停战以后》(以下简称《停》)和《在烈为中永生》(以下简称《烈》)等影片中的表演,
  • 白头宫女说旧闻——忆金易先生与《宫女谈往录》研讨会
  • 听慕理兄见告,原北京二中老师金易(王锡璠)和夫人沈义羚合著的《宫女谈往录》又要再次印刷。这部书十几年间重印五次,印数已达3万多册,不禁深有感触。金易先生生前没有看到这部浸透着他心血的这部书的出版,这是一什憾事。
  • 绿叶成阴子满枝——记北京人艺的幕后英雄
  • 似与不似之间 有一次和于是之聊天,不知道怎么就把话题扯到了演员的化妆上。
  • 硕果仅存的传承人——记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金泉
  • 前不久,梨园泰斗、88岁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金泉先生,被文化部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闻听此言,我颇为欣喜,这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
  • 孙中山、毛泽东与百年“张裕”
  • 近年来葡萄酒走俏,深为新一代酒友钟爱。从白酒到啤酒再到葡萄酒,这是一个进步的倾向,而葡萄酒是酒文明的回归与发展,是在“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沙场上让人抒“葡萄美酒夜光杯”之情的酒。在众多国家的葡萄酒中,笔者独钟爱张裕,就是因为它有文化、有历史。
  • 中华古墨传奇
  • 宋墨辉煌 佳品迭出 宋太诅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建立了北宋王朝。他“朴酒释兵权”,削夺武将权力,避免藩镇尾大不掉,大力推行文治,致使北宋文事鼎盛一时,社会对墨的需求量急剧增加,有力地促进了制墨业的发展。据史籍载,当时制墨业从歙州、黄山、黟州,迅速扩展至婺源、休宁,乃年整个徽州地区,墨业空前繁荣。
  • “我不能给中国丢脸!”
  • 坐机关,听电话是一项分量很重的日常工作。在海外,电话更成为留学生们与使馆联系的重要渠道。住英国工作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接过多少留学生、留学生家长打来的电话。有的是倾诉,有的是咨询,还有的是求助。他们把使馆当成家,把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当成亲人。
  • 相信未来:从奥林匹克精神说起
  • 2008年,中国。年初,南方冰雪肆虐;阳春三月,西藏拉萨暴乱;红包的五月,四川发生8级地震;此外,经济受全球次贷危机、高拍价、高粮价的影响产生巨大波动……可以说,2008年对中国而言,风雨兼程。
  • 我要看着你的眼睛对你说
  • 以为没有悬念,以为在丘比特神箭的激励下,埃蒙斯会踌躇满志四顾无人的稳拿男子50米步枪三种姿势决赛的冠军,他的捷克妻子卡特琳娜正深情的看着她的美国骑士潇洒夺魁呢!
  • 再见了,奥运健儿——写在奥运会幕闭式之后
  • 百年圓一夢
  • 武夷山的慨叹
  • 一 柳永是北宋词坛高手,武夷山是他的出生地。到武夷山不去见见柳永,肯定会留下遗憾。热情的东道主似乎把这里的山山水水都照顾到了,却没有安排去看看“柳永”。于是,在拜谒“朱熹”的路上,我和同行的唐瑜先生便匆匆拐了一个弯,来到了“柳永纪念馆”。
  • 天然奇景长白山
  • 八月底,我们一行数人随同一国内旅行社,乘火车前往祖国的大东北著名的长白山一游。第二天早七点,火车到达吉林市,我们没有休息,直接转乘旅游交通车远距离观看了东北第一座斜拉式吊桥——临江门大桥,然后转车到松花湖公同风景区。松花湖风景区,是当午侵华日军修建丰满水电站而形成的人工湖。湖面烟波浩淼,湖水清澈碧透,但淹没不了我们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之情。乘游船住水上公园游玩之后,大家乘车返市区入住宾馆。
  • 莫斯科交通一瞥
  • 莫斯科城之大,据说比北京要大好几倍。我们乘车出行,或去一个景点,或去一家餐厅,在道路通畅的礼拜天,行程的时间往往还要以小时计算。社会工作日,遇到塞车的情况,大家都无可奈何,或听导游讲故事,或仰头作睡,或闭目养伸。街头景观我则利用这种停停走走、走走停停、车速极慢的时机,用心观看,动辄抓拍一两张“景册”。
  • 杨晔和DIY留学工场
  • 2008,北京,红五月。“留学DIY工场”开工剪彩。与“留学DIY工场”一起被诠释的还有一个人,他就是杨晔。
  • “一花一叶尽如来”——不群和他的艺术探索
  • 年逾“而立”的青年画家不群先生近年的新文人系列画作,即将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结集付梓。当他亲自把这一消息告诉我时,他的嘴角溢出一丝浅而甜的笑,那依然年轻、依然英气勃勃的眉宇间,瞬时闪过成熟和时空的深邃。我看见——他亮而黑的眸子里那不易觉察的泪花,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动了。
  • 两个神宗
  • 在中国封建王朝中,有两个神宗,一为宋神宗赵项,一为明神宗朱翊钧,之所以著名,都搞过成功或不成功的改革。
  • 从闽菜说到福州会馆
  • 我曾戏说:对于闽菜,特别是其中的福州菜,我有一份了解,七份关注,十分钟情。那是因为,由于家庭的渊源,母亲的祖籍是福州闽侯;外祖父玉仓公早年入市仕进京为官,是家乡地方志入典名人,来京后建家利业,生儿育女,再加上亲属投靠,大宅门里保存了一个福建生活环境。老一辈人说闽语、吃闽菜,还和福州会馆有着各种联系。
  • 北京四合院的前世今生
  • 四合院的起源 四合院,按照字面上解释就是由四方之屋合成的院落,也就是将东南西北四面的房屋围在一起,使建筑形态呈现一个“口”字形。当然,这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解释。实际四合院的形态还是比较复杂的,仅从规模上来讲,就有很多区分。最简单的四合院被称为一进院落,这是最基本的四合院形态,就是四面的房子围起来形成一个“口”字。
  • 玉泉垂虹
  • 跳珠溅玉出岩多, 近日寒声撤碧萝。 秋影涵空翻雪练, 晓光横野落银河。 潺潺旧绕芙蓉殿, 混漾遥通太液波。 更待西湖春浪阔, 兰桡来听濯缨歌。 选自《南墅集》
  • 以“骂”扬名之风不可长
  • 不知何时起,现今社会上许多文人墨客踏踏实实做真学问的人少了,忧国忧民为解决问题而做学问的人少了,心平气和以理服人的人少了。大家似乎都在学另类的“标新立异”,。其用意无非想借“揭、批、骂、咬”为自己成名、为自己扬名。
  • 我看索尔仁尼琴
  • 从没有一个作家让世界如此关注:89岁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终于“在经历了反复曲折的命运后离开人世”(俄共主度久加诺夫语)。
  • “上当”琐忆
  • 社会是一部大书,其中有动人的爱情故事,也有血腥的战争场面;有风光迷人的亮丽风景,也有破败凋零的灰色镜头。放下人性善恶的话题不提,不少人恐怕都有过上当受骗的经历。小至买一只没铃的闹钟,大至因此丢掉了身家性命,骗人者花样百出,受骗者防不胜防。我是个凡夫俗子,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绝对没机会成为重大诈骗案的当事人,
  • 夜半打的
  • 从朋友家出来,夜已过半,我一个人站在路边儿,最晚的一班公交车刚过,我没赶上,大半夜的,我一个人打的走几里路,实在需要十足的勇气,于是心里一直在做着矛盾的斗争……或许是受父亲警察职业的影响,我从小就对外界保持着十分的警惕和防备,我天生是个极为谨慎且防备心理极强的人,小时候,我常常一个人在家,
  • 捉蟹记
  • 捉螃蟹是件很有趣的事,有时还需斗智斗勇,战上几个回合,才能有所斩获。
  • 炳延书路人生
  • 炳延爱着的这时间,讴歌着的光阴,被记载的智慧的书路,建筑在书路上的“驿站”——中国美术馆。
  • 中华风采 奥运生辉
  • 奥运之光
  • 中国侨联组织援建北川中学项目启动
  • 本刊讯8月27日,中国侨联、四川省人民政府联合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援建北川中学新闻发布会”,中国侨联林军主席宣布由中国侨联具体组织归侨侨眷、海外侨胞和港澳台同胞援建北川中学项目启动。
  •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开创侨联工作新局面——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和中国侨联恢复活动30周年
  • 1978年,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为标志,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作为侨界的群众组织,中国侨联也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活动。3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
  • 万里的体育情怀
  • 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赛场——新建的可容纳一万二千名观众的中国奥林匹克中心网球场,正在举行智利对美国、塞尔维亚对俄岁斯的半决赛,俄罗斯名将莎芬娜等人的登场,吸引了众多慕名而来的观众,比赛丁8月15日下午4时许开始。全神贯注观看比赛的众多观众,大慨谁也没注意有一位92岁的老人,悄悄坐在普通观众席上,
  • [名人轶事]
    齐白石画中的鼠(李立祥)
    鲁迅与陈独秀的朋友圈(孙郁)
    [心灵呼唤]
    项堃:荣耀与坎坷(方正)
    [往日情怀]
    白头宫女说旧闻——忆金易先生与《宫女谈往录》研讨会(克石)
    绿叶成阴子满枝——记北京人艺的幕后英雄(梁秉堃)
    [艺坛之星]
    硕果仅存的传承人——记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金泉(李金河)
    [史海钩沉]
    孙中山、毛泽东与百年“张裕”(纪红民)
    [文化视野]
    中华古墨传奇(王学信 李培)
    [人在海外]
    “我不能给中国丢脸!”(包同曾)
    [聚焦中国]
    相信未来:从奥林匹克精神说起(李祥)
    我要看着你的眼睛对你说(康桥)
    再见了,奥运健儿——写在奥运会幕闭式之后(姜振才)
    百年圓一夢
    [神州风物]
    武夷山的慨叹(张庆和)
    天然奇景长白山(王殿礼)
    [域外见闻]
    莫斯科交通一瞥(纪从周)
    [人才星空]
    杨晔和DIY留学工场(梁阿玲)
    “一花一叶尽如来”——不群和他的艺术探索(文鹤)
    [名家随笔]
    两个神宗(李国文)
    [食林析枝]
    从闽菜说到福州会馆(陈援)
    [神州感旧]
    北京四合院的前世今生(陈义风)
    玉泉垂虹(段天顺)
    [书屋]
    以“骂”扬名之风不可长(艾君)
    我看索尔仁尼琴(朱小平)
    [世象物语]
    “上当”琐忆(李阳)
    夜半打的(峨嵋)
    捉蟹记(李永胜)
    [书画苑]
    炳延书路人生(谢云)

    中华风采 奥运生辉
    奥运之光
    中国侨联组织援建北川中学项目启动
    [本刊特稿]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开创侨联工作新局面——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和中国侨联恢复活动30周年(林军)
    [封面人物]
    万里的体育情怀(朱小平)
    《海内与海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