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给萧克将军的小说当终审
  • 在我27年的军旅生涯中,零距离接触时间最长、级别最高的将领就是萧克将军。记得那是1980年的春天,我当时任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副社长,刚刚由主编《解放军文艺》杂志,调整到丛书编辑部当主管。就在此时,萧克将军那部50多年前撰写的,经过丛书编辑部一审二审,又经他自己两年多修改的长篇小说《浴血罗霄》,进入了定稿阶段。于是,我就有幸担当起这部著作的终审。
  • 漫话北京旅游
  •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预测,201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旅游接待国、第四大旅游客源国;中国入境过夜旅游者将达到1亿人次;国内旅游者将达到28亿人次;居民人均出游两次,出境旅游将达到1亿人次;旅游市场总量将达到30亿人次。预测2010年中国旅游将取代西班牙居第二位,2020年将超越法国跃居第一位。
  • “今人重生死,松柏发芳芬”——陈翔鹤先生辞世四十周年祭
  • 陈翔鹤,1901年出生于四川重庆,中共党员,著名作家、出版家、文史专家。年轻的时候,他与好友一起组织的社团浅草社、沉钟社以及创办的刊物《浅草》、《沉钟》,便受到鲁迅先生的重观。
  • 喋血中条山——记抗日英雄孙蔚如将军
  • 死守永济,护城河变赤水;弹尽城破,剑平险突重围 8月17目,守卫永济的警一旅一团团长张剑平得知城东防线已破,尧王台、西姚温、万固寺等主阵地失守,永济城巳处于敌人重重包围之中。城中只有5个连不足600兵力,城外日军却有3000多人;且敌有飞机和远程火炮相助,自知城破是早晚的事。但既然奉命守城,
  • 清风吹空海扬波——唐双宁书法的文化情结
  • “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 唐双宁先生尊爱孙中山的这幅对联。并以为一生之楷本 2009年,温家宝总理在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谈到中国传统文化时说:“一个民族要兴旺发达,就不仅要有人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更要有人遥望星空,坚守精神家园。这样的民族才有希望,才能克服前进路上的艰难险阻,才能有光明的未来。”
  • 越南点滴
  • 大爱编织纽带——记河南省平顶山市侨联主席励伟英
  • 一个华侨资源贫乏、经济发展滞后、对外影响较弱的城市,侨务工作能否大有作为?河南省平顶山市侨联主席励伟英用她的实践诠释了一个哲理:做好侨务工作,不在于拥有怎样的资源,而在于用什么佯的感情和胸怀去创新思路、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在侨务工作这个岗位上,一个心有大爱的人,一个勇于担当的人,一个锐意创新的人,有限的资源也能创造出无限的精彩。
  • 忘不了的家与国——记著名美籍华人赵浩生
  • 赵浩生,美籍华人,著名社会活动家、专栏作家、联合国注册记者,美国耶鲁大学教授,中国武汉大学、山东大学、郑州大学、暨南人学名誉教授。 赵先生于1920年出生于河南息县,9岁离家到开封读书。1938年,胸怀报国之志的赵浩生初中刚毕业即回到息县任教,担任抗敌训练班教师,
  • 高俅的发迹
  • 在中国政治史上,一夜之间,成为红人的暴发户很多,北宋时期的高俅,算得上一个典型人物。第一,他会踢球。第二,他还是一个会踢球的小人。如果他仅仅会踢球,而非小人,即使巴结上宋徽宗,顶多也就当一个皇家球队的队长。如果,赵佶始终是一个端王,高俅一辈子在王府吃香喝辣,没有问题。但这个端王成了皇帝,而且是一个败家的皇帝,高俅这个小人就非要当上这个太尉不可。
  • 也谈“份儿”
  • 老北京有个土语叫“份儿”。过去老北京旗人、商业圈中使用频率很高,李凤翔先生曾猜测:“‘份儿’大约是从‘身份’演化而来,是一种省略的称呼。”现在北京年轻人几乎都懂“丢份儿”、“跌份儿”两种含意。这种意思的土语,北京仍很流行,除“丢份儿”、“跌份儿”外,尚有“拨份儿”、“提份儿”之语,与“丢”、“跌”正好相反。
  • 孔子后裔之悲剧
  • 偶然在报上看到:内地孔子第七十七代孙孔德成先生逝世,孔德成先生在民国不再是衍圣公,而是改为奉祀官。解放前到了台湾,任“考试院院长”,他的姐姐孔德懋在内地曾当选为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由她的女儿整理出版《孔子内宅轶事》。由此不禁颇生出一番感慨。旧时代讲尊孔,故自幼也读过几天“子日诗云”。后来稍长,听长辈们说及孔圣人家后代的轶事,才知圣人后裔也并非代代人人皆显赫。
  • 十三世达赖喇嘛和他的勋贵们
  • 二十世纪初的西藏,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被视为一片神秘的高原。 在这里,香火比村落的炊烟还旺盛;在这里,寺庙比贵族的庄园更辉煌…… 十二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经过“坐床”仪式,开始了十三世达赖喇嘛执政时代。
  • 一代名伶云燕铭
  • 去年春节前夕,我正好出差哈尔滨,向友人提出要拜望许久未见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云燕铭。到底是一代名伶,很快友人找到了她的工作单位哈尔滨京剧团,并和老人联系上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的唯一爱女马思敬再三说她和母亲要到西郊宾馆来看我。我连忙坚决拒绝,那有让81岁的长辈来看晚辈的道理。我决定放下电话就去,忙买了鲜花和时新水果。
  • 中国最早的赴欧留学生
  • 自公元1583年,意大利耶稣会教士利玛窦由澳门来到中国后,德意志人汤若望、比利时人南怀仁、法国人白晋、张诚、金尼阁、马若瑟、雷孝思、蒋友仁及意大利人郎世宁等耶稣会教士相继来华。他们带来欧洲文艺复兴后的新兴科学,从天文、历算、物理、化学,到医药、生物、机械、水利,乃至西洋建筑、美术、哲学、法学等诸多领域的最新成果,西学东渐,为中华文明注入了新的内容,亦引起国人的极大兴趣。
  • “M4高科技走廊”上的远行者
  • 春节期间,收到了远在英伦的几位留学生朋友的电话问候,知道了不少他们的近况。言谈话语之间,他们有一种与往年不太一样的,但并不踏实的情绪。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居高不下,大公司裁员,小公司倒闭——某某人被公司辞退了,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某某人换了工作,由公司转回了学校;某某人已经签了约,准备回国工作。看来留在英国工作,并非易事。
  • “凌青大使外交生涯——《从延安到联合国》”读书座谈会
  • 日前,由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中国图书馆学会主办,北京市西城区图书馆、区图书馆管理协会承办,区社科联、区文联等协办的“凌青大使外交生涯回忆录——《从延安到联合国》”读书座谈会在京举行。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李肇星,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会长金永健,北京市图书馆协会理事长、市政府文化顾问冯守仁,前人大副委员长、
  • 援建北川中学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爱在北川学子吟》图书义卖
  • 4月30日,中国侨联在首都大酒店举行“援建北川中学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中国侨联主席林军、副主席林明江、董中原、李雪莹、李昭玲,四川省侨联、绵阳市侨联、北川县政府及北川中学负责同志等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 李苦禅画展于北京画院开幕
  • “纪念李苦禅先生诞辰110周年作品展”前不久在北京画院开幕,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徐悲鸿先生夫人廖静文、李可染先生夫人邹佩珠女士等老一辈艺术家出席了开幕式,李苦禅先生夫人李慧文女士共同为画展开幕剪彩。
  • 中国侨联援建的北川中学正式开工
  • 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中国侨联在四川省北川县城新址举行援建北川中学开工典礼。中国侨联主席林军、国务院侨办主任李海峰、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石大华、中共四川省委常委李登菊、中国侨联副主席林明江、董中原、李昭玲、陈有庆等出席了开工典礼。绵阳市、北川县的干部群众,海外侨胞、港澳台同胞代表和国内企业的爱心人士,设计、施工、监理单位的代表,北川中学的师生代表千余人参加了开工典礼。
  • 梦想·期待·现实——台湾行散记
  • 我们也吃上了“包子” 2003年,作为推动海峡两岸包机的台湾“立委”第一人的蒋孝严先生,曾把五十三年来为首次实现两岸包机形象地比作“馒头”,把直航“三通”比作“包子”。当时,他曾高兴地说:“馒头做好了,包子不远了!”2008年12月15日当他亲眼看到两岸实现了海、陆、空直接“三通”,激动地说:“数年来承受的诸多压力,所付出的种种辛苦,总算有了回报。”
  • 杜鹃红时上井冈
  • 正值杜鹃怒放的季节,我们作家、诗人采风团一行五人,踏上了井冈山这片红色的土地。位于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是我心仪已久的革命摇篮。自从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像根一般扎进这里,创建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这里就成了新中国的奠基石,
  • 维也纳跳蚤市场掠影
  • 4月25日,我们乘旅游大巴四个多小时,从布拉格抵达了有着“音乐之都”称誉的维也纳。在一家中国餐馆吃过午饭后,导游正招呼大家上车去参观奥地利国会大厦,我忽然发现在离我们大巴不远的马路中间有一个规模很大的跳蚤市场。我当即提议先去逛市场,同行的二十几位游客一致拥护。导游看了一下手表,同意给我们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
  • 老北京的茶馆
  • 中国之有茶馆,其历史是很悠久的。中国是茶的故乡,茶馆是中国的特产。据说,中国茶馆起源至晚应当是南北朝时期。当时士大夫崇尚清谈,清谈就要有个地方,还得要文雅,喝酒吃菜就太俗气了,于是茶寮应运而生。“寮”,就是小房间。陆游诗中就有“屋小像僧寮”的句子。
  • 端午杂想(外一章)
  • 十四、五岁的时候,做过一个梦:梦见一个很深、很蓝的湖,岸上是一丛丛长长的菖蒲,叶子宽阔,也有力道。还有一个神仙在垂钓。那时候,我正迷恋写诗,每天都写。梦罢,我在一首诗中写到:“菖蒲凄凄神垂钓”。我记得很清楚,那菖蒲高而密,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叶子分外长。那个神仙的印象却影影绰绰。但这个印象连同水边的菖蒲似动非动的样子,我老是顽强地想起。
  • 郭守敬和积水潭
  • 提起积水潭,莫说是外地的游客,就是北京人甚至住在积水潭附近的人,知道积水潭历史的恐怕也很少。所以非但外地的旅游者不来涉足,就是一般北京人也很少问津。
  •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
  • 标题是一句老话,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大概意思似乎并不难懂,当时以为就算是懂了,但引起更多的联想却是一个读书人一副吃苦受累的样子。后来又在一本书里见到一张唐玄奘在西域行走时的画像,身后背着一个高高竖起的狭长式“书笈”,看着重重的书笈压得这位高僧不得不驼着背弯着腰走路的样子,就更加坚信“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是一件苦差事了。
  • 我是你树上的一朵花
  • 他说:“我是你心灵上的一颗树,你就是邪树上的一朵花”。那树是怎样的一颗树?它是怎佯生长起来的?邪花是怎样的一朵花?那花是美丽的还是快乐的?记得我的家乡有许多老核桃树,是本家的几位爷爷栽种的,从一棵小树苗,历经一百多年,现在邪树高高大大的,枝枝杈杈蓬蓬杂杂地伸展着,
  • 我听椅子讲故事
  • 椅子流泪了,这是我所没有料到的。望着椅子满眼的泪水,我的脑海里没有“意外”或者别的什么,因为发现自己早巳是热泪盈框,因为感动!椅子的故事感动了我,椅子心底蕴藏的那份浓浓的、美丽的人间真情感动了我!
  • 禅茶一抿千山绿
  • 我总觉得:在好茶的原产地品茶,是一种享受。不是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说法吗?那一方好山好水,也培育了一方的好茶。用这养了好茶树的水来沏茶,再看着这里的青山绿水,体会这里的风土人情,自是别有一番情调。最近,在湖北省黄梅县,我又一次加深了这种体会。
  • 何永泽治印
  • 何永泽,1951年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曾于两所大学分别教授中医与艺术专业。研习书法篆刻近四十年。篆刻取法古玺汉印与晚清诸家,豪放婉约,各得其宜,面貌古朴遒劲、平中出奇,治印逾万方。书法习金文、石鼓、南帖、北碑,继承传统,博采众长,形成刚健平正、典雅脱俗的风格,作品数十次参加内外大型展览并获奖。
  • 我的艺术属于中国人民——记吴冠中先生的三次捐赠
  • “人类靠改良品种发展生命,短短人生的全部精力,为了改良新生。改革、创新,是我们时代的大事,没有创造的民族是必然淘汰的民族。”这是吴老在2009年2月26日他的捐赠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式上的致辞,一共50个字。
  • 我的父亲陈士榘
  • 一个对妻子、子女缺少关心的父亲 父亲转战南北,直到30多岁还没有结婚。残酷的战争使很多将领顾不得个人的婚姻。连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也40多岁才结婚,从中也看到那一代革命者对事业的执着与忘我。
  • “五·一”保卫周总理
  • 1972年,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首都各大公园同时举行游园活动。我主要负责中山公园游园活动的组织和警卫工作。我在“文化大革命”前,是北京市东城公安分局局长,“文化大革命”中被揪斗了三年多,批斗了370多场,还被关进良乡监狱一年,后因病出狱休养一年多。
  • [我与名人]
    我给萧克将军的小说当终审(黄浪华)
    [建国六十年]
    漫话北京旅游(金贝伦)
    [名人轶事]
    “今人重生死,松柏发芳芬”——陈翔鹤先生辞世四十周年祭(张建安)
    [名人纵横]
    喋血中条山——记抗日英雄孙蔚如将军(柏冬友)
    [名人风采]
    清风吹空海扬波——唐双宁书法的文化情结(陈建明)
    [光影瞬间]
    越南点滴
    [侨界之光]
    大爱编织纽带——记河南省平顶山市侨联主席励伟英(黄昌之 谢富强)
    忘不了的家与国——记著名美籍华人赵浩生(金星)
    [名家随笔]
    高俅的发迹(李国文)
    [书屋]
    也谈“份儿”(恪石)
    孔子后裔之悲剧(彦之)
    [史海纪实]
    十三世达赖喇嘛和他的勋贵们(纪红民)
    [艺坛之星]
    一代名伶云燕铭(万伯翱)
    [史海钩沉]
    中国最早的赴欧留学生(王学信)
    [人在海外]
    “M4高科技走廊”上的远行者(包同曾)

    “凌青大使外交生涯——《从延安到联合国》”读书座谈会(郭斌)
    援建北川中学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爱在北川学子吟》图书义卖
    李苦禅画展于北京画院开幕(慕禅)
    中国侨联援建的北川中学正式开工
    [神州风物]
    梦想·期待·现实——台湾行散记(石太有)
    杜鹃红时上井冈(姜振才)
    [域外见闻]
    维也纳跳蚤市场掠影(王达人)
    [神州感旧]
    老北京的茶馆(戴凤春)
    端午杂想(外一章)(张庆华)
    郭守敬和积水潭(汤念祺)
    [世间万象]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曾樾)
    [往日情怀]
    我是你树上的一朵花(韩瑞莲)
    我听椅子讲故事(刘星彤)
    [杏林絮语]
    禅茶一抿千山绿(陈援)
    [书画苑]
    何永泽治印
    [封面人物]
    我的艺术属于中国人民——记吴冠中先生的三次捐赠(朱小平)
    [本刊专稿]
    我的父亲陈士榘(陈人康)
    “五·一”保卫周总理(魏相如)
    《海内与海外》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