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有感于《“5月”还是“年内”?》一文中的几个观点
  • 拜读了北京师范大学黄安年教授在《世界知识》2001年第24期发表的《“5月”还是“年内”?》一文,很受感动。这一来反映了黄先生作为历史学者的敬业精神,二来说明了黄先生作为大学教授对中学教材课程建设的热心关注。我作为一名长期使用人教版历史教材的教师,感到也有必要、有义务参与到当前进行的中学历史课程改革的实践中来,以为我国的基础教育改革尽微薄之力,故对黄先生文章中的观点发表以下自己的看法,不对之处敬请黄先生和同行们斧正!
  • 静水流深
  • 时事点评
  • 被指虐待阿恐怖分子,美国进退两难。坎坷一载,布什发表首次国情咨文。援助阿富汗国际大会召开,各国慷慨解囊。俄美削减战略武器谈判,双方分歧仍存。美文化中心遭枪击,美记者被绑架,印巴展开口水战。韩内阁被改组,日外相被解职,东亚政坛经历大变局。
  • 出现一种新的语言环境
  • 在政策上,国家仍然有条文规定,个人资金、非业内资金、境外资金不能在中国大陆创办和拥有媒体。但事实上,个人资金、业外资金、境外资金早已通过各种渠道收购、兼并、合办大陆的报纸、杂志、广播电视节目。“美国在线”和“新闻集团”很快又要在中国大陆一些省份合法地拥有专用的电视频道。无论是境内资金还是境外资金,个人资金还是国家集体资金,
  • “天使”和“魔鬼”
  • 文化一旦越过疆界,必然会带来冲击乃至冲突。在当前的世界文化环境中,跨国媒介集团往往同时扮演着天使和魔鬼;一方面把新鲜的文化火种从四处采集然后传播,另一方面又有可能会扼杀一些本土文化的圣火。
  • 中国媒体“三脱节”
  • 中国媒体目前存在着“三脱节”或“三个不相干”的问题:1、越来越受受众欢迎的大众化和商业化媒体,在报道内容和选题上越来越与广大公众的根本利益和话题相脱节;2、有权采访报道重大国内、国际新闻事件、有权报道与公众利益、公众政策相关问题的官方主流媒体,正在失去读者和观众;3、中国的新闻院系培养的学生越来越与新闻媒体一线需求的专业人才脱节。
  • 文化的冲击与融合
  • 简单地讲:源于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媒介集团偏向于从产业、经济、市场的角度考虑媒介问题,从而使他们的产品以“卖出去”实现利润为主要目的,以商业利益为衡量砝码,社会公益虽然重要,但被认为是副产品;而我国的传统思维认为,媒介是宣传工具和社会公共服务的一种,它应当致力于人们精神生活的丰富和提高.能否赚钱是次要。
  • 主流媒体何处去
  • 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传统的主流媒体往何处去?官办的主流媒体如何改革?官办媒体的前途在哪里?作为一点小小的改革,官方主流媒体在目前中国这种社会大转型期间仍然可以保留其主流地位。其实,《人民日报》每天刊登的文章、文件和领导人讲话中,的确有大量实质性的信息含量。
  • 半月大事(2002年1月19日-2月4日)
  • 1月27日 尼日利亚拉各斯市一座军火库发生爆炸,造成数千人伤亡。1月29日 布什发表国情咨文。对伊朗、朝鲜、伊拉克提出警告。日本首相小泉解除外相田中真纪子职务。
  • 悲壮的穆沙拉夫
  • 巴基斯坦是一个年轻的非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又是惟一拥有核力量的伊斯兰国家。巴基斯坦是中国“全天候”的朋友,又是美国长期以来的盟友,还曾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最坚强的后盾……9.11事件后,作为反恐怖战争“前线国家”的巴基斯坦成为世人眼中的焦点,面对突发事变和特殊情势,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如何自处,引起全球瞩目。随后,印巴之间剑拔弩张,紧张对峙。危局之中如何应对,穆沙拉夫再次引起全球瞩目。有人评论说当他作出放弃长期支持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加入国际反恐阵线时,他赌上了自己的命运,更赌上了巴基斯坦的国运。而大使先生告诉我们一个故事:当他在南亚峰会上向瓦杰帕伊伸出和平之手时,他心中所想的竟是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向杜勒斯伸出的手……让我们走进穆沙拉夫的内心,走进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近邻。同时,我们还可以在“外交管窥”里看看中国外交官眼中的巴基斯坦。在我们编发这组文章的时候,本刊记者李巨川又已踏上实地采访巴基斯坦的路程,她回来后也会向我们讲讲她眼中的巴基斯坦……
  • 巴基斯坦:左冲右突,为求生存
  • 要理解穆沙拉夫,首先要了解巴基斯坦。穆沙拉夫以军方首脑的身份,因不满政府在印巴冲突中的表现而发动政变上台执政;他先是继承前任的政策支持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在9.11后作出痛苦抉择支持国际社会反恐行动;他在国内承受了穆斯林激进派的巨大压力,并毅然采取强硬措施打击宗教极端势力;在与印度的对抗中极力保持克制,并主动与瓦杰帕伊握手……他的这一切做法,都能在巴基斯坦的历史中找到深刻的根源。
  • 塔利班垮了,怎样与阿富汗相处
  • 9.11事件发生后,巴基斯坦在“伙伴”和“敌人”之间做出了艰难的选择,同意“全面与美国合作”打击塔利班。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垮台和以反塔联盟为核心的阿富汗临时政府的成立,地缘政治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巴基斯坦对阿富汗的影响大大减弱。由于巴基斯坦过去大力支持塔利班,与反塔联盟积怨,所以两国在短时间内改善关系有很大难度。而9.11事件以来印巴关系的持续紧张,对巴阿关系的改善也起了极大的牵制作用。
  • 中巴“全天候”美巴是盟友
  • 冷战时期,巴基斯坦既是美国的盟友,又与中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冷战结束后,巴美关系经历了起伏变化,中巴友谊却一如既往,愈益牢固。
  • 朱镕基给穆沙拉夫讲了一个故事——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里亚兹·霍哈尔访谈
  • 记者:9.11事件后,人们关注与塔利班有着特殊关系的巴基斯坦的态度。穆沙拉夫总统果断决定,与国际反恐联盟站在一起,赢得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赞扬,请问大使先生对穆沙拉夫总统的决断有何评价?
  • 国际传媒巨鳄来中国——抢滩登陆谁领先
  • 读者在看我们这份杂志时,就是在与媒体发生着关系。人们早就在谈论:目前是媒体的时代,媒体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超过了过去的任何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外交和战争等等都与媒体形成深刻的交叉和互动。而且,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媒体最直接地体现着全球互动的特色。西方传媒巨头对中国传媒市场觊觎已久。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美国在线时代华纳集团就是率先杀进中国传媒市场的两大跨国传媒集团。跨国传媒集团进入中国,给中国传媒领域带来的变化可能会是翻天覆地的:中国媒体产业化的进程将会加快,中国传媒市场的竞争将更加趋于白热化,从电影、电视到报纸杂志再到互联网,中国传媒领域将面临一次重新整合。而且,跨国媒介的进入,随之将带来一种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价值观与文化观。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媒体怎么办?
  • 中国的传媒现状——中国传媒业:一个可开拓的巨大“蛋糕”
  • 有研究表明,由于中国媒体产业领域尚未受到系统的市场化开发,其产出丰厚利润回报的潜力极大;并且作为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媒体产业具有未来可持续发展的良好前景。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判断,对于媒体领域的投资都应该被视为“利好”性的投资。
  • 巨鳄们带来什么——“默多克”们对我们意味着……
  • “默多克”们的来临对于中国传媒业意味着什么?资金壁垒:进入传媒市场的资金门槛越来越高。据说,今天中国传媒业的利润产出已超过烟草行业,成为又一个“暴利”产业,这一切还是在我国传媒业市场操作经验不足、资本投入极不充分的情况下获得的。随着国际传媒“巨鳄”的到来,其所拥有的巨额资金支持、周密的产业价值链的支撑以及娴熟的市场开拓经验,
  • 我们怎么办——我们的时日不多了
  • 我们的对策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但是,我们的原则应该是明确清楚的。
  • 漏洞→←黑洞——安然公司破产与监督机制失灵
  • 美国的经济衰退是一次大调整。在这种凶险的环境中,泡沫极易崩破。安然公司就是泡沫破裂的又一个例子。
  • 竞争与合作的辩证法——评小泉的东南亚之行
  • 1月中旬,小泉纯一郎出访东南亚五国。其中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如何加强日本与东盟国家的经济合作,对此.日本国内外媒体作了大量的报道和评论。在这些报道和评论中,人们更多读到的不是“合作”、“协调”,却是“竞争”、“抗衡”甚至“对抗”。
  • WTO的透明度原则
  • WTO的国民待遇原则、最惠国待遇原则、非歧视待遇原则、互惠原则分别于2001年第22期、2001年第24期、2002年第2期及2002年第3期作了介绍。本期介绍透明度原则。第5期将对WTO的基本原则作一综合性的分析。敬请关注。
  • “改革明星”为何陷入困境——就阿根廷危机访专家
  • 阿根廷危机发生后,很多人在问:阿根廷这个因在20世纪90年代进行了规模巨大、程度深远的经济改革而被视为自由市场经济的“榜样”和“改革明星”的国家,为什么会陷入危机?有哪些经验教训?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陶湘教授以及社科院拉美所江时学研究员。
  • 世界贸易急剧下滑,中国外贸逆势而上
  • 仅一年多前,世界贸易还拥有骄人业绩。在世界经济强劲增长的带动下,2000年世界贸易增长速度达到过去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为12.5%,是过去十年来年均增幅的两倍。然而,进入2001年后,由于推动世界贸易迅猛增长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同时出现减速、世界信息技术产品市场调整以及9.11事件的冲击,世界经济增速显著放慢,国际市场需求锐减,世界贸易增长经历了近年来最严重的停滞状况。
  • 两次世界大战:欧洲被“置之死地而后生”
  • 作为资本主义文明的发源地,欧洲曾在几个世纪中处于主宰世界的中心地位。而两次世界大战却根本改变了19世纪以来欧洲支配全球的格局。
  • 要认识欧洲的“合”,就必须深刻认识它的“分”
  • 在欧洲的“分”与“合”这两方面,现在人们对“合”这方面谈得较多。其实这两方面都是欧洲的特色。欧洲历史上分裂的深度和广度,曾达到几乎使欧洲文明毁灭的程度。两次大战就表明了这个问题。
  • 欧洲的联合:从何处来,向何处去——欧洲一体化与世界一体化密切相关
  • 欧洲一体化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现象。以往我们对于这一现象的思考,似乎多集中于它在国际关系、世界战略格局方面的意义。作为一个史学工作者,我倒觉得特别有必要思考一下它在历史哲学方面的蕴涵——也就是说,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欧洲一体化进程和人类历史发展的总体趋势之间的关联。如果说,当前的欧洲各民族正在通过一体化进程走向一个“统一的欧洲”,
  • 是欧洲的自救,还是民族的自救?
  • 从分裂的角度理解欧洲的一体化,是一个比较好的角度。欧洲统一的起步是从民族出发的。人们都说欧洲搞一体化是为了自救,但我有一个疑问:说到底究竟是是欧洲自救呢,还是民族自救?那些欧洲联合的推动者们实际上是民族主义的。如戴高乐,“法兰西的伟大”是他终身的奋斗目标,但他同时也是欧洲联合的推动者。因此我觉得在欧洲联合起步时,民族自救既是他们的目标,也是他们的出发点。
  • 多元化和个性化:欧洲的动力
  • 曹老师。我很高兴,在现在对欧洲一体化的一片赞同声中听到了这样一种不同的声音,我本人也很赞同这样的观点。
  • 欧洲的联合,一个虚假的命题?
  • 我在想的问题是,“欧洲一体化”这个命题能不能成立?我老觉得这是一个虚假的命题。现在我们讨论欧洲一体化,都有一个假设,即欧洲一体化已经成为现实。也就是说,我们要讨论的不是欧洲一体化的前提,而是其后果以及我们怎样应对欧洲一体化。但如果反过来看,欧洲一体化是不是已经成为现实?或者说,欧洲一体化的前提是不是成立呢?
  • 终极目标与文化全球化的疑点
  • 我们与西方研究者的不同之处,就是作为西方的“他者”,能有一种特殊的视角,也就是说,我们或许可以帮助欧洲人看到他们自己永远也看不到的自己的后背。此外,我们最关心的问题还是,欧洲一体化会对我们构成一种怎样的挑战和造成怎样的影响。
  • 当时学者们为什么报名上前线
  • 我的看法是,文化实现认同是非常困难的。在欧洲,经济一体化很容易,政治一体化也正在进行,但文化要达到一体化难度却相当大。在国际会议上,谈经济、政治一体化的往往很多.但很少有人会触及文化一体化的问题。欧洲文化界的学者虽然关注欧洲一体化进程.但与政治家的关心程度和角度是不同的,他们把自己视为“欧洲人”,但阐述他们的思想和表明其行为态度时却明显受民族心态的影响。
  • 追求联合与保持个性,互不妨碍
  • 我想谈谈自己的一些切身感受。第一,在中国人看来,欧洲人的一体化就是我们传统观念中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且中国人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总认为二战以来,欧洲联合磕磕绊绊,50年了才搞成这么个样子,对它的前途也持怀疑态度。原因何在呢?其实,中国人一方面怀疑,一方面内心希望欧洲一体化能够搞成,原因是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希望欧洲能成为世界的一极,成为与美国抗衡的力量,成为我们能够借助的力量。
  • 一体化的基础是现代文明,现代文明是世界性的
  • 我想最后再说几句。首先,我承认我刚才谈的观点有西欧中心论的味道,但实际上却并非西欧中心论。我们应该承认这个事实,即从1500年以来,至少从19世纪起,西欧就一直是世界潮流的领导者,或者说处于世界历史的中心地位。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就是以西欧为中心的。东方文明的确辉煌过,但从19世纪后半期起,东方就不得不放下架子向欧洲学习了,原因就是那里产生了值得人们学习的现代文明。
  • 巴基斯坦:别称与特色
  • 很多国家的名称都是它历史文化的浓缩.或者是它民族性格的缩影.因此.了解一个国家不妨从它的国名着手。如果一个国家不仅有一个名称。还有很多别称.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多面性呢?千奇百怪的别称是否也为您解读这个国家的个性特征提供了更多的视角呢?在我对前驻卡拉奇总领事、中国驻巴基斯坦参赞安启光的采访中。这位从事巴基斯坦工作40余年的外交官用几个极具个性和传神的别称向我讲述了他所理解的巴基斯坦。本期还专门编辑了安启光撰写的《人文巴基斯坦》.行文平易而有实感.一并在本栏目中呈献给读者。
  • 人文巴基斯坦
  • 一踏入巴基斯坦国境,即会强烈地感觉到宛如进入了一座无限广阔的清真寺。这个国家给人的印象是伊斯兰教信仰比政治理念更重要:《古兰经》的价值亦远在宪法之上。此外,它的历史、文化、生活方式还说明着这是一个既古老又年轻的独特国家。
  • 感受克什米尔
  • 1969年,魏渭康第一次去克什米尔,是陪同驻巴使馆临时代办去的,身份是翻译。当时。中国的筑路大军帮助巴基斯坦修建喀喇昆仑公路,巴方称之为“中巴友谊路”。中方承担修建红旗拉甫山口到巴控克什米尔一段50多公里的路段。印度把那块地方看做“被(巴方)占领地区”,巴基斯坦则把自己控制的克什米尔分为两部分,分别称为“自由克什米尔”和“北部特区”。当时筑路的地方就位于北部特区。
  • 亲历克什米尔战火
  • 回想起我在巴基斯坦生活的岁月,曾几次出入过克什米尔,既享受了那里的阳光和清冽的空气,也经历过有惊无险的战火。
  • 是“欧洲”,还是“西欧”——重读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划分问题》谈话
  • 1974年2月22日,毛泽东在同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谈话时提出了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毛泽东说:“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第二世界,欧洲、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亚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划分问题》,《毛泽东文选》第八卷,
  • 有感于《“5月”还是“年内”?》一文中的几个观点(张玉文)
    静水流深
    时事点评(孙振 王焕)
    出现一种新的语言环境(李希光)
    “天使”和“魔鬼”(胡正荣 张磊)
    中国媒体“三脱节”
    文化的冲击与融合(胡正荣 张磊)
    主流媒体何处去(李希光)
    半月大事(2002年1月19日-2月4日)
    [封面话题]
    悲壮的穆沙拉夫(李满)
    巴基斯坦:左冲右突,为求生存(胡仕胜)
    塔利班垮了,怎样与阿富汗相处(张玉兰)
    中巴“全天候”美巴是盟友(江亦丽)
    朱镕基给穆沙拉夫讲了一个故事——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里亚兹·霍哈尔访谈(李巨川)
    [本期特别视点]
    国际传媒巨鳄来中国——抢滩登陆谁领先(喻国明 李希光 胡正荣 张磊)
    中国的传媒现状——中国传媒业:一个可开拓的巨大“蛋糕”(喻国明)
    巨鳄们带来什么——“默多克”们对我们意味着……(喻国明)
    我们怎么办——我们的时日不多了(喻国明)
    [经济视窗]
    漏洞→←黑洞——安然公司破产与监督机制失灵(陈宝森)
    竞争与合作的辩证法——评小泉的东南亚之行(冯昭奎)
    WTO的透明度原则(陈德照)
    “改革明星”为何陷入困境——就阿根廷危机访专家(范庆华)
    世界贸易急剧下滑,中国外贸逆势而上(陆燕)
    [世界知识茶座]
    两次世界大战:欧洲被“置之死地而后生”(徐蓝)
    要认识欧洲的“合”,就必须深刻认识它的“分”(张雄)
    欧洲的联合:从何处来,向何处去——欧洲一体化与世界一体化密切相关(高毅)
    是欧洲的自救,还是民族的自救?(许平)
    多元化和个性化:欧洲的动力(徐健)
    欧洲的联合,一个虚假的命题?(曹卫东)
    终极目标与文化全球化的疑点(曹卫东)
    当时学者们为什么报名上前线(徐健)
    追求联合与保持个性,互不妨碍(李军)
    一体化的基础是现代文明,现代文明是世界性的(高毅)
    [外交管窥]
    巴基斯坦:别称与特色(葛军)
    人文巴基斯坦(安启光)
    感受克什米尔(奚歌)
    亲历克什米尔战火(魏渭康)
    [社会文化闲览]
    是“欧洲”,还是“西欧”——重读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划分问题》谈话(黄安年)
    《世界知识》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外交部

    主办单位:世界知识出版社

    主  编:姚东桥

    地  址: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  话:010-6526593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17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02/d

    邮发代号:2-80

    单  价:5.5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