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印巴兵凶战危
  • 时事点评——俄美“新型战略关系”
  • 俄与北约“20国机制”
  • “华航”空难牵动两岸
  • 卡斯特罗迎卡特
  • 陈水扁骂声一片
  • 哥伦比亚新总统
  • 美国的强权政治达到了历史的顶峰
  • 80年代末90年代初冷战结束以来,由于各种基本和深刻的原因,美国的总体实力已经有了进一步的急剧上升,然而9.1l以前美国社会公众和政府还没有像今天这样以如此强烈的意愿来使用美国的空前力量,
  • 恐怖主义的定义被无限制地扩大了
  • 一、9.1l后美国的首要目标是打击恐怖主义,到现在为止,仍没有根本的变化。二、在反恐战争大前提下,存在着三个使很多国家担忧的问题。
  • 反省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
  • 9.11是个分水岭与转折点,正好把布什上台后的对外政策分成了两部分:9.11以后,美国对外政策确实进入了一个新时期,这就是所谓的“后后冷战”时期。
  • 半月大事 2002年5月19日-6月3日
  • 普京:我怎样善待俄罗斯
  • 5月下旬以来,俄美首脑会晤、俄与北约成员国峰会、俄与欧盟领导人会议,以及接下来的上海合作组织元首会议,使得俄总统普京成为“大忙人”和国际媒体聚焦的政治“明星”。回想2000年普京意外出任代总统时,人们多以怀疑的眼光打量这位“神秘”人物,不知他究竟要把俄罗斯引向何处,不知他将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 俄罗斯不生气——她是否甘居二流
  • 苏联解体后,其继承者俄罗斯内忧外困,外部安全环境不断受到美国及北约的挤压,俄罗斯一退再退。于是人们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昔日超级大国之一的俄罗斯就甘为二流国家吗?其实大国的外交政策目标和活动方式除了种种现实因素影响外,还可以从中找出与其历史文化传统千丝万缕的联系。俄罗斯也不例外,循此线索也许可以找到问题的答案。
  • 半世纪中的几个瞬间:两个头号大国首脑会晤片断
  • 1959年9月15日,赫鲁晓夫开始对美(艾森豪威尔时期)进行国事访问,这也是苏联首脑第一次访问美国。当他乘坐的图-114专机着陆后却下不了飞机。因为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开来的机动舷梯够不到专机的机舱门。无奈,只得使用飞机上的备用梯。
  • 美俄双赢,谁输了,
  • 也许,正是高处不胜寒的无奈,使普京和布什不得不借拥抱而相互取暖。今年5月他们会晤中所签署的在未来10年内两国各自将核武库中战略核弹头削减2/3,减少到1700到2200枚的协议。
  • 普京和布什:两个男人的故事——两个魅力精英
  • 普京的一个同学说:“普京十分内敛,很少出风头,很少透露自己心中所想。他是一个实干家。”普京的柔道教练说:“叶利钦在坦克上微笑挥手的镜头让人印象深刻,但普京不会这样做,他不爱出风头。”
  • “信赖的朋友”
  • 布什竞选总统期间,便开始考虑一个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从克格勃间谍跃升为总统的普京,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 美利坚表情和俄罗斯面孔
  • 透过普京的沉着冷静的表情我们可以一窥俄罗斯当前的困境,以及困境中的俄罗斯人的坚毅与自信。布什高仰的则是一副踌躇满志的美国而孔,所代表的正是处于极盛时期的美国所具有的特征。
  • 走向帝国的美国——中日学者谈9.11后的美国对外政策
  • 谈起美国,总有太多太多的话题。美国超强的经济实力、美国的军事扩张、好莱坞大片、甚至横扫全球的快餐食品……最近,关于美国又有了一个新的说法,有人认为9.11后的美国颇像当年的罗马帝国,也有人直言,美国已经在向“新帝国主义”倾斜。那么今天的美国究竟是怎样的呢?目前日本卡乐B公司与北大日本研究中心举行了一场研讨会,中日两国学者就9.11后的美国对外政策发表自己的看法。学者们国籍不同,但对这个世界的思考点却是相似的。现择其主要观点编发。见仁见智,就请读者思考吧!
  • 充分利用战争胜利的效应
  • 我认为冷战以后美国的对外政策在三个选择里面不断地摇摆,即单边主义、多边合作、孤立主义。
  • 改革的大幕即将拉开?——由昂山素季获释缅甸政局走向
  • 2002年5月6日,一个令国际社会关注的消息从缅甸首都仰光传出:缅甸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昂山素季在被软禁19个月后获释。国际社会在对此给予好评的同时,也希望缅甸朝野以此为契机,重建信任,拉开缅甸政治改革的大幕。
  • 极左的危害——法国政治生活中的另一面
  • 勒庞在第一轮胜出后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要想继续扩展其政治势力难乎其难。不可忽视的倒是极左政治力量的崛起。
  • 廓清巴以冲突
  • 围绕囚禁阿拉法特的那场拉马拉的战事,我们曾邀请三位中东问题专家、学者,组织了第9期的封面话题《阿拉法特的生死命运》,刊出后,有许多不同的反响。中东问题资深专家朱梦魁先生的一个电话、一席话,让我决定邀请他,为我们再次廓清巴以冲突的内涵与外延。
  • 张敏的镜头:从阿富汗归来
  • 一个月前的第10期上,刚载了篇短文,回忆我们与张敏、孙玉玺的友情。几天前得到消息,张敏和他率领的赴阿工作组已经完成使命回到北京。我们打电话问候,并希望他谈谈这次奉使西行的经历。他忙说“谢谢”,依然是他临行前说过的那句话:“其实,我没什么可说的。”淡然之中流露出真实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在阿富汗四个多月紧张而艰苦的工作生活中,他竟没有忘记临行前我们的小小托付:尽可能拍些照片带回来。一见面,他就把六本相册摆在我们面前。六本相册,几百张照片,记录了张敏他们在阿富汗工作的日日夜夜。采访中,我们把他的相册编上了号,也编排了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功绩,当然也包括他们的艰辛和困难……六本相册讲完了,我们的采访也结束了。他说他不会拍照,但他和同事们的这些照片却是一段特定历史时期的忠实记录。
  • 周总理的遗愿实现了吗?——写于《外交学概论》出版五周年之际
  • 1949年11月,新中国刚刚建立不久.周总理就在外交部成立大会上提出“我们应当把外交学中国化”的要求。所以说,建立中国自己的外交学是周总理的遗愿。1988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决定建立中国自己的外交学学科,并委托外交学院组织撰写学科建立的标志性著作(外交学概论),
  • 吕贝卡和她的朋友们
  • 吕贝卡的父母住在巴黎香榭里舍大道旁边一条优雅的小路附近,那是一套宽敞的欧洲大陆式的公寓。八年以前,我曾经与吕贝卡一起租住伦敦大学的房子,圣诞节,吕贝卡回家,便邀我同去巴黎,住在她父母家。
  • 庞大的理由
  • 反全球化的力量是可以整合的吗?别看西雅图、布拉格、达沃斯或者热那亚,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但是这里的人却各怀心事。他们一起吵吵嚷嚷,但是各自都只守住自己的那么一点小要求。法国中部拉尔扎克山区的农民约瑟·博韦就是想让法国的农民好好地种田养羊,美国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的粮食牲畜别进来;
  • 没以理想国只有自由贸易
  • 自由贸易对于交易双方的好处早已被亚当·斯密阐述清楚:“如果你降低贸易壁垒,主要的受益者并非你的贸易伙伴,而是你自己。你的消费者得到更便宜更好的产品。你的制造商将被迫竞争,以使自己更具有生产力,技术更先进。”然而,贸易保护者们总是以重商主义者、民族主义者的面貌出现,
  • 台上的与台下的
  • 如若有人胆敢说吕贝卡和她的伙伴们是在玩《甲方乙方)式的“游戏”,必是自己找打。显然.这是一场活生生的斗争,不是事先排练好的。但要是将之比作辩论赛中的反方(反全球化的一方)——虽势单力薄却据理力争,斗志昂扬,想来就不那么难以被接受了。
  • “立足南亚 面向印度洋”——印度军事战略演变历程
  • 印度地处南亚次大陆的中心,南亚在地理上是一个独立的单元,北部的喜马拉雅山把它同亚洲其他部分隔开,东南西三面印度洋环绕,它像一个楔子插入印度洋,俯瞰着东西方之间的海上通道,而位于孟加拉湾的安达曼群岛和尼科巴群岛是可控制马六甲海峡的海上堡垒,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 支撑印度军事战略的“三只巨足”——印度海军、空军和导弹装备扫描
  •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印度就确立了“立足南亚,面向印度洋,面向未来,争取在21世纪成为世界军事强国”的军事战略。经过多年营造,印度已经拥有了一批数量庞大、性能比较先进的空、海和导弹装备,成为支撑其军事战略的三只巨足。
  • 日本:复苏仍然遥遥无期
  • 今年以来,美国、韩国经济都展现出了良好的复苏势头,俄罗斯经济也保持了强劲增长,它们成为全球经济中的亮点。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目前仍有一些国家的经济还是病魔缠身,久治不愈,成为全球的“经济病人”,它们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全球经济或地区经济的健康发展。其中,患病最重的就是日本。日本在经历了十年的经济低迷后,目前仍然看不到有任何复苏的兆头;阿根廷在遭遇经济危机后,经济犹如动了一场大手术,至今仍未恢复过来;德国的病情似乎较轻,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现在它已经从欧洲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沦为“老爷车”……
  • 德国:火车头变老爷车
  • 德国始终是欧洲人的一块心病。作为世界第三大和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促进着欧洲的整体增长,反过来说,德国经济的疲软又会被欧洲人指责拖累了欧洲的整体繁荣,2001年正是这种情形,当年德国的经济增长仅为
  • 又见黄金:白天的幽灵
  • 黄金虽然退出了流通领域,但它仍像幽灵一样时隐时现。今年以来,黄金价格一路飙升,我们似乎又看到了它的幽灵。从黄金价格的波动中,我们可以透视出什么呢?40多年前,一位经济学家写道,黄金非货币化之后,金价将一落千丈,黄金将随处可用,牙科医生可以用它来补牙。
  • 汽车市场:跨国公司全方位竞争
  • 中国市场一直是跨国公司猎取的主要目标。在汽车业、电信业、IT产业,金融保险业和能源业,跨国公司的触角无处不见。中国入世后,跨国公司在各个领域更加快了对市场的争夺,其竞争战略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与调整。这些变化与调整究竟是怎样的?一起来关注跨国公司在中国的行动。首先,让我们聚焦汽车产业。今后,我们将在文章视角的独特性上更下功夫,请继续关注我们。
  • 印巴兵凶战危
    时事点评——俄美“新型战略关系”(丁永华 王旭光 孙振)
    俄与北约“20国机制”
    “华航”空难牵动两岸
    卡斯特罗迎卡特
    陈水扁骂声一片
    哥伦比亚新总统
    美国的强权政治达到了历史的顶峰(时殷弘)
    恐怖主义的定义被无限制地扩大了(牛军)
    反省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庞中英)
    半月大事 2002年5月19日-6月3日
    [封面话题]
    普京:我怎样善待俄罗斯(王郦久)
    俄罗斯不生气——她是否甘居二流(姜毅)
    半世纪中的几个瞬间:两个头号大国首脑会晤片断(李东)
    美俄双赢,谁输了,(雷志宇)
    普京和布什:两个男人的故事——两个魅力精英(李刚)
    “信赖的朋友”(李刚)
    美利坚表情和俄罗斯面孔(雷志宇)
    [本期特别视点]
    走向帝国的美国——中日学者谈9.11后的美国对外政策
    充分利用战争胜利的效应(金灿荣)
    [环球政情]
    改革的大幕即将拉开?——由昂山素季获释缅甸政局走向(余进 杜继锋)
    极左的危害——法国政治生活中的另一面(郑若麟)
    廓清巴以冲突(朱梦魁)
    [外交管窥]
    张敏的镜头:从阿富汗归来(葛军)
    周总理的遗愿实现了吗?——写于《外交学概论》出版五周年之际(黄金祺)
    [打开阅读空间]
    吕贝卡和她的朋友们(恺蒂)
    庞大的理由(连清川)
    没以理想国只有自由贸易(许知远)
    台上的与台下的(陶坚)
    [军事平台]
    “立足南亚 面向印度洋”——印度军事战略演变历程(孙继文)
    支撑印度军事战略的“三只巨足”——印度海军、空军和导弹装备扫描(王旭升 赵红丽)
    [经济视窗]
    日本:复苏仍然遥遥无期(江瑞平)
    德国:火车头变老爷车(杨伟国)
    又见黄金:白天的幽灵(何帆)
    汽车市场:跨国公司全方位竞争(赵英)
    《世界知识》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外交部

    主办单位:世界知识出版社

    主  编:姚东桥

    地  址: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  话:010-65265934

    电子邮件:shijie@vip.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17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02/d

    邮发代号:2-80

    单  价:5.5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