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读编往来
  • 获奖读者
  • 时事点评
  • 10月7日,由于受日本经济财政兼金融大臣竹中平藏当天关于不良债权处理问题讲话的直接影响,东京股市再次受到重创.暴跌不止,以8688点收盘,刷新了自1983年6月以来的最低纪录。同样。由于受到投资银行对通用电气和通用汽车等大企业做出不利评估的影响。美国三大股市指数9日也猛泻不止,其中道一琼斯指数跌至1997年10月。
  • 要闻存档
  • 9月29日以色列军队撤出阿拉法特官邸,放松对阿及其200多名随从官员和卫队的围困。10月5日,阿拉法特签署法案,把耶路撒冷确定为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7日,以军侵入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汗尤尼斯并向人群发射导弹,造成至少10人死亡,多人受伤。12日,阿拉法特决定在10天内完成组阁。
  • 标签新闻
  • 约瑟夫·奈小传
  • 约瑟夫·奈,普林斯顿的学士,牛津的硕士,哈佛的博士。1964年正式在哈佛大学执教。三度在美国政府中任职:1977年~1979年任负责安全与科技事务助理国务卿帮办、国家安全委员会核不扩散小组主席;1993年~1994年任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
  • 前苏联邮票珍藏册——永恒“现代文物”
  • 新加坡精神的最新演进
  • 强烈危机意识下的未雨绸缪、实干精神下的不断突破自身发展瓶颈、非常明显的大国平衡战略,这就是新加坡。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今年8月8日发表的国庆献词中,提出了重新打造新加坡的四项目标。即每年4%~6%的经济增长,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提高新加坡人收入和确保生活费用的稳定。
  • 领导人的谜语
  • 李光耀带领新加坡人安全走过了冷战时代,并塑造了新加坡精神,吴作栋则把新加坡人带到了后冷战时代和全球化时代的交界处,李显龙能带领新加坡人在21世纪的全球化时代闯出一个新天地吗?
  • 小国家置身大世界——新加坡的国际生存之道
  • 尽管新加坡国土面积小如辰星,仅仅是一个海岛型城市之邦,但却为贯通亚洲、欧洲和澳洲的交通要塞,也是世界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新加坡奉行积极、灵活和务实的外交政策,弹丸之国同样在地区乃至国际事务中发挥着积极作用,世界对新加坡的关注决不因其国土面积小而被削弱。
  • 只要中美都想避免,冲突就能够避免——采访约瑟夫·奈
  • 2001年9月初,作为富布莱特高级访问学者,我来到地处纽约曼哈顿岛的哥伦比亚大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关于国际安全问题的研究工作。该校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的“战争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of War and Peace)是我的接待单位。9月11日上午,我刚进入学院大楼的电梯,便得知了世界贸中心遭袭的噩耗。我即刻找到研究所所长、著名战略与安全问题专家理查·贝茨(Richard Betts)教授。以我个人的名义,并代表我的工作单位外交学院,同时也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遭受的打击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哀悼。中午,我走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园里,头顶上有两架F-16战斗机低空盘旋。我仰天长嘘:冷战后拥有无比强大军事力量的美国,却不能保护自己国家最核心地区人民的生命安全。作为从事国际安全问题研究的学者。我感到这次恐怖袭击将会对未来的国际关系带来深远的影响。那么。它将怎样影响国际安全形势?美国政府是否会因此改变其安全政策和外交政策?这件事又将怎样影响中关关系呢?自2002年2月至9月,我带着这些问题先后走访了60多位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学者和前政府要员。
  • 只要中美都想避免。冲突就能够避免——采访约瑟夫·奈
  • 2001年9月初,作为富布莱特高级访问学者,我来到地处纽约曼哈顿岛的哥伦比亚大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关于国际安全问题的研究工作。该校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SchoolofInternationalandPubhcAffairs)的“战争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ofWarandPeace)是我的接待单位。9月11日上午,我刚进入学院大楼的电梯,便得知了世界贸中心遭袭的噩耗。我即刻找到研究所所长、著名战略与安全问题专家理查·贝茨(RichardBetts)教授,以我个人的名义,并代表我的工作单位外交学院,同时也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遭受的打击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哀悼。中午,我走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园里。头顶上有两架F一16战斗机低空盘旋。我仰天长嘘:冷
  • 走向成熟的韩国民主政治——从韩国三选总理谈起
  • 2002年10月5日,韩国国会终于以210票赞成、31票反对通过了金硕洙出任韩国总理,从而结束了韩国近三个月来政府政务仅有代总理的局面。金硕洙是最近三个月来金大中提名的第三位总理人选,此前两位均未获得国会通过,因此韩国经历了为时三个月阁揆难产的阵痛。
  • 尼亚佐夫惹了谁?——美国人容不下土库曼斯坦总统
  • 这条消息还称,“尼亚佐夫总统的执政期已经开始倒计时”。那么,究竟因为什么尼亚佐夫总统如此令美国人容他不下?又是因为什么促使美国人对这个相距万里的中亚小国的内政下如此一番功夫?我们若能对9.11后大国势力在中亚地区的整合稍作回顾和梳理,其中的原委就一目了然了。
  • 21世纪还是亚太世纪吗?
  • 几年前,有关“亚太世纪”的议论甚盛,但东亚金融危机的发生,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使得这种议论几乎销声匿迹了。然而,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经济的得势,有关21世纪是“亚太世纪”的议论又起,亚太又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
  • 俄夕卜长笔下的“俄罗斯新夕卜交”——伊万诺夫外长的新著
  • 盘点历史,再次印证了那句老话:历史往往惊人地相似;克里米亚战争之后俄国的外交大臣阿·科尔恰柯夫提出:“俄罗斯不生气,它在养精蓄锐。”上个世纪初,沙俄总理彼得·斯托雷平断言:“请给我们20年外交和内部的安宁,您将不认识俄罗斯。”2000年6月30日,普京批准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的宗旨是:“捍卫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恢复俄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为俄经济发展创造良好外部环境。”(见《世界知识》2002年第12期)
  • “讲述阿拉伯人”后的采访——采访阿盟驻华代表处主任萨基特大使
  • 在主持“讲述阿拉伯人”这一组话题时(见本刊今年第16期),我就很想知道阿拉伯人对我们讨论的焦点问题的看法。前不久,在阿拉伯联盟驻华代表处,我采访了萨基特大使。
  • “第二次海湾战争”:是为了石油吗? 美国动武的动机在于石油吗?
  • 美国拟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是近来人们关注的焦点。关于美国打击伊拉克的动机。人们尚存不同的看法:有的说是为了石油,有的则认为不是。在读了这些专家的分析后,您是否心中已有了答案?
  • 战争的经济代价有多大?
  • 战争的经济代价是美国国内讨论的一个焦点问题。1991年海湾战争中的直接代价相当于800亿美元,美国仅负担了其中的20%,其余的80%是由科威特、沙特、日本和德国等国家分担的。据专家估计,此次战争的费用会大大超过上一次战争,此外美国也不大容易得到赞助,上次出钱的两个大户德国和沙特都。
  • 海湾战争与油价
  • 石油是世界上最敏感的商品之一。从历史上看,每一次政局动荡都会引起油价的大幅度的波动,目前,美国对伊尚未开战,国际原油市场已经作出强烈反应,五美元左右的“战争溢价”(由于人们心里对战争的恐慌而造成原油期货价格的上涨)已经持续了半年之久。预计,美国的武力行动还将在心理上引起原油价格的进一步上升,油价上升的幅度,以及高位的持续将取决于美国军事打击的范围和持续的时间。
  • 战争会不会弓发石油危机?
  • 对于美伊一旦开战,会不会造成石油供应中断、油价暴涨和新的石油危机,一直是人们关心的焦点问题。
  • 石油:“倒萨”的底色
  • 尽管日益临近的“倒萨”战是以“伊拉克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支持国际恐怖主义”为理由,但在我的眼前,昔日伊拉克和科威特油井燃烧的滚滚黑烟却仍挥之不去,我看到在“倒萨”战争的“反恐”帷幕背后,是浓重的石油“底色”。
  • 中国石油:事关战略安全
  • 在海湾战争结束不久的一次国际问题讨论会上,一位美国军官问中国学者:你认为美国为何要打这场战争?中国学者回答得很干脆,只有一个字:油!这位美国军官立即立正举手敬礼,表示敬意。上世纪60年代中期,由于大庆油田的开发,我国曾结束了用洋油的日子。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20余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石油战略安全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 意识形态与国际关系——意识形态对于一国外交具有特殊的意义
  • 意识形态和对外政策之间存在着非常重要的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国家都公开强调或者事实上接受某种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不可避免地对这个国家的外交政策产生微妙和长远的影响。对于致力于领导世界的大国来说,意识形态对其实现对外政策目标具有特殊的意义。
  • “已有78%的国家属于民主国家”
  • 正如在一个国家中,占统治地位阶级的意识形态就是这个国家的意识形态一样,在国际社会中,居于主导地位国家的意识形态就成为整个国际社会的意识形态。目前国际社会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倡导的民主政治,民主政治现在已变成被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普遍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并且仍在不断扩散。亨廷顿曾把民主分为“自由民主”和“部分民主”两个层次,他的研究结果是,二战以后至今,世界已有78%的国家属于民主国家。
  • 国家的对外政策可以不考虑意识形态吗?
  • 意识形态这个概念有广义与狭义两种含义,广义的意识形态是指特定的社会集团(或共同体)对自身社会地位和利益要求的自我意识和自觉的表述,是一种类似于哲学或世界观的“形而上”的一种理论学说、观点主张。狭义的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对意识形态的定义,它专指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即一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或主流意识形态。政治意识形态是狭义的意识。
  • 中国的弱化与美国的强化
  • 我国政治经历了一个波折,原来偏于强调意识形态,现在偏于强调具体的国家利益。我们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本身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回归平衡,既要注重具体利益,定义这些利益、解释这些利益、维护这些利益,还要适当地讨论一下意识形态,找到一个恰当定位。
  • 意识形态对外交政策的影响无法回避
  • 从策略角度讲,在外交中回避意识形态问题好像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我们还处于弱势,但是久而久之,会形成一种错误观念,即认为意识形态不影响我国对外政策,意识形态不是国家对外政策的制定基础中的一部分。这种错误观念还会使我们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别的国家也不应该将意识形态作为国家对外政策的基础。那么,是不是把意识形态作为国家对外政策的基础之一.外交就会失败,政策就是错误的呢?
  • 美国的两种不同行为
  • 中国对意识形态问题的认识和对策
  • 还是不要过分强调意识形态
  • 冷战后国际形势发生了重要变化,苏联东欧国家纷纷放弃社会主义,这使得西方许多人认为自由民主主义正在战胜共产主义,于是他们在推行人权外交和民主外交方面格外起劲,对中国施加了很大的压力。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当然,中国抵制西方国家的压力并不是中国不要民主、自由和人。
  • 两种社会体系性质上的差别
  • 意识形态矛盾最易于导致泛道德化思维
  • 目的的合理性可以证明手段的合法性?
  • 经济也能是外交——经济外交浅说
  • 冷战的结束和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使经济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它不仅是一个国家实力强弱的象征,也是体现和制约国家战略实现的重要因素。经济外交不是经济,而是外交,但这种外交的个性特点在于它的经济性。
  • 日本:纷纷扬扬的名片
  • 据统计,日本人一天的名片交换量为4000万张。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天文数字。美国的一位学者称:“等级制度是名片显得如此重要的一个主要原因。”
  • 9.11后,美国外交官难派
  • 9.11事件后,美国国务院在外交官派遣上面临新问题,人们不愿前往艰苦和危险地区任职,从而导致此类地区驻外使领馆职位大量空缺。向一些国家(比如巴基斯坦和沙特)派遣外交官问题显得尤为突出和紧迫,然而,此类国家对于美国的战略意义却由于反恐战争的需要而陡然抬升。
  • 勃兰特在耶路撒冷的背景中
  • 耶路撒冷是三大宗教的圣城,积淀着有史以来文化发展的迭层和沧桑巨变的痕迹。
  • 读编往来
    获奖读者
    时事点评(王焕 丁永华 王旭光)
    要闻存档(方琳)
    标签新闻(胡椒)
    约瑟夫·奈小传
    前苏联邮票珍藏册——永恒“现代文物”
    [封面故事]
    新加坡精神的最新演进(翟道礼)
    领导人的谜语(石业澜)
    小国家置身大世界——新加坡的国际生存之道(杜丁丁)
    [环球政情]
    只要中美都想避免,冲突就能够避免——采访约瑟夫·奈
    只要中美都想避免。冲突就能够避免——采访约瑟夫·奈(苏浩)
    走向成熟的韩国民主政治——从韩国三选总理谈起(张琏瑰)
    尼亚佐夫惹了谁?——美国人容不下土库曼斯坦总统(许涛)
    21世纪还是亚太世纪吗?(张蕴岭)
    俄夕卜长笔下的“俄罗斯新夕卜交”——伊万诺夫外长的新著(俞邃)
    “讲述阿拉伯人”后的采访——采访阿盟驻华代表处主任萨基特大使(李巨川)
    [经济视窗]
    “第二次海湾战争”:是为了石油吗? 美国动武的动机在于石油吗?(宿景祥)
    战争的经济代价有多大?(单卫国)
    海湾战争与油价(范桦)
    战争会不会弓发石油危机?(宿景祥)
    石油:“倒萨”的底色(冯玉军 徐向梅)
    [本刊特别视点]
    中国石油:事关战略安全(单卫国)
    [清华世界论坛]
    意识形态与国际关系——意识形态对于一国外交具有特殊的意义(贾庆国)
    “已有78%的国家属于民主国家”(邢悦)
    国家的对外政策可以不考虑意识形态吗?(邢悦)
    中国的弱化与美国的强化(金灿荣)
    意识形态对外交政策的影响无法回避(阎学通)
    美国的两种不同行为(张利华)
    中国对意识形态问题的认识和对策(邢悦)
    还是不要过分强调意识形态(贾庆国)
    两种社会体系性质上的差别(阎学通)
    意识形态矛盾最易于导致泛道德化思维(金灿荣)
    目的的合理性可以证明手段的合法性?(邢悦)
    [外交管窥]
    经济也能是外交——经济外交浅说(周永生)
    [社会文化闲览]
    日本:纷纷扬扬的名片(李兆忠)
    9.11后,美国外交官难派(刘洋)
    勃兰特在耶路撒冷的背景中(肖月)
    《世界知识》封面

    主管单位:国家外交部

    主办单位:世界知识出版社

    主  编:姚东桥

    地  址: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  话:010-6526593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17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02/d

    邮发代号:2-80

    单  价:5.5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