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2004国家留学选派计划新看点
  • 自1996年国家公派出国留学工作改革以来,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坚持“个人申请、专家评审、平等竞争、择优录取、签约派出、违约赔偿”的选派管理办法,使国家公派出国留学工作上了新台阶。截至2003年9月底,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共派出各类留学人员15056人,到期应回国12796人,实际回国12316人,按期回归率占应回国人员的96.25%。
  • 留学搜索
  • 人事部部长张柏林日前透露,中国将制定和实施留学人才回归计划,重点吸引高层次人才和紧缺人才,通过培养和引进造就一批跻身国际前沿的科学家、学术技术带头人、高级管理人才和精通国际规则的高级专门人才。
  • 神州回望
  • 媒体广场
  • 中关村抛出“海归”创业“大”思路
  • “大舞台,大手笔,大胸怀,大目标。”中关村在留学人员创业工作方面下一步主要做什么?针对这一问题,在2003年12月12~14日召开的中关村留学人员创业园总经理联席会议上,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分管留学人员创业的夏颖奇副主任抛出了这样的“大”思路。
  • 回国创业:从“单打独斗”到“战略联盟”——合力作用
  • 本刊从去年初的“特别策划:回国创业第一年”,到本期的“专题:从‘单打独斗’到‘战略联盟’”,我们正在并将越来越深入地关注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诸多问题,并企盼着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终成大器、成大气候。
  • 寻求回国创业新模式
  • 2003年11月10日,“东联”成立庆典在北京中关村软件园举行。
  • “六方会谈”在东京
  • 对“东联”的几位主要合伙人进行集体采访,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像“空中飞人”一样,今天在东京,明天却飞到了北京。就在我绞尽脑汁,寻找“六方会谈”的合适时机时,机会翩然而至。
  • 他们为什么支持“东联”?
  • 一个新事物的诞生和成长,需要周边好的生长环境,在人的因素加进来以后,就更需要与之相连相关人员给予其关爱和呵护,这新事物就一定是赶上了“天时、地利、人和”,才有可能茁壮成长。对于“东联”这样一个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战略联盟”新模式。它要想在中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除去它自身的生命力和自身的努力以外,其所处的直接外围环境对它的“支持”也显得至关重要。关于“东联”的采访中,我们不止一次地想到这个问题,也多次听“东联”成员说到这一问题。他们谈及最多的。莫过于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中关村软件园孵化器的有关人士,在“东联”的酝酿和草创过程中给予的“支持”(当然他们自己都说是“服务”)。如果说,“东联”的创始者们从自身业务和事业发展需要出发,他们自然地或者说敏锐地想到了要走企业实质性联合做强做大这么一条必由之路,是市场规则使然,是人的思维本质使然,是事物发展的客现规律使然,而且很容易理解的话;都么,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中关村软件园孵化器,又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在“支持”“东联”的促生和发展呢?
  • 联合中的注意事项
  • 北京大洋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彦是中关村软件园孵化器的法律顾问,在参与酝酿成立“东联”的过程中出了不少主意,发挥了不小的作用。通过此事“积累经验”、“提升影响”的他,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已是感慨良多。他的思维不再局限于“东联”本身。而是不由自主地涉及到了留学人员回国创业这个大问题。我们不妨听听他对“东联”的看法,他对留学人员回国创业问题的观点。
  • 挺进拉萨
  •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在教育部“春晖计划”的资助下,2003年12月15日至27日,来自美国、加拿大、德国、瑞典、丹麦、芬兰、南非、澳大利亚以及欧洲专业协会联合会的近百名中国留学人员,分别以团组的形式,奔赴祖国的西部省(区、市),参加支援西部服务活动。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分别来到甘肃、广西、贵州、内蒙古、陕西、西藏、重庆、新疆等地,走访高校、科研院所以及创业园区,引介国外经验,洽谈合作项目,助力西部发展。
  • 留美学子桂黔纪行
  • 2003年12月20日,来自美国旧金山的15位留学人员在广西南宁汇集,开始了他们为期7天的广西、贵州两地的考察洽谈活动。
  •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花不同 留交会与留学生手牵手
  • 2003年12月28日,广州国际会展中心彩旗飘扬、喜气洋洋,这里,迎来了第六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
  • 回家
  • 转眼间,我们送走2003,迎来2004,中国人民最大的传统节日春节也已来临,一送一迎之间,历史与现实的界限已经了然。尽管有时候在提笔的刹那,日期的落款常常改不了写2003的习惯。
  • 今年春节我回家
  • 30岁出国读书,对于我来说,或许有点偶然。两年前,有个朋友邀请我到他公司当金融部经理。这是一家高科技企业,与国外企业合作甚多。当时在深圳已工作六年的我,对自己的专业有一定的自信。出于朋友间的信任,以及对企业发展前景的看好,我也兴冲冲地准备大干一场。为此,我要了一些公司的英文合作材料看。之后的两个星期,我在焦虑、苦恼和失眠中煎熬,并作出决定:一是谢绝朋友的
  • 回国了,我的饭碗在哪里?
  • 根断了,丢进了故乡的烟雨小巷。漂泊海外,乡愁的邮票贴满了归程。当几回回的湿梦变成了真,月亮划伤了我的眼睛。
  • 全莉:拯救中国在行动
  • 17年前,全莉,一个北大刚毕业的年轻学子,幸运地踏上了出国留学的道路。在准备出国的日子里,最让她头疼的是,如何把自己心爱的一只小猫“办”出国。17年后,全莉还在一趟趟地往国外搬运着自己心爱的“猫”,只是这回换成了“大猫”——中国虎,搬运的工具也从飞机升格为互联网。
  • 魏于全:破译癌症“死亡密码”
  • 2003年11月25日下午,魏于全教授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消息传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全院一片欢腾。11月26日,魏于全教授同新闻媒体的见面会上,石应康院长热泪盈眶,激动地说:“50年了,我们终于培养出了一位院士”。“魏于全教授能当选院士,是他个人的骄傲,也是全体川大人,华西医院全体师生职工的骄傲………”“七年前,魏于全从日本归国时还是满头青丝,如今才44岁,他的青丝就已变成了白发!”看着魏于全头上的缕缕白发,泪水禁不住从石院长眼角滑落。魏于全教授也泪光闪动,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从一位青年医生成长为一名院士,魏于全教授走过了一条不平坦的道路,其间的酸甜苦辣难以言表。
  • 观点
  • 留学卡塔尔的日子
  • 我是北大阿拉伯语言文化系99级学生。2002年暑假,老师对我说有三个去卡塔尔大学留学一年的名额。问我是否想去。五分钟后,我作出了答复:去!
  • 寻梦,撑一支长篙
  • 虽然住在这么美的一座小城里,平日也只是经过,几乎很少有停下来坐一会儿的闲情。现在悄悄地,会有一种感伤的心情,以及从中生出的一种想要珍惜的心情,在心里弥漫。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离开了。于是,我会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去康河边坐上一会儿。剑桥几乎处处是景,但康河才是她的灵魂。若没有了这条窄窄的水道,再美的小城也缺少灵秀。那么,康河的灵魂又是什么呢?我猜想,是飘在水上的那一叶叶小舟吧。
  • 英国学制点滴谈
  • 英国的学制可以概括为“六五二”。孩子四岁入学前班,五岁上一年级,小学共六年。11岁上七年级,开始中学阶段。16岁时有一次中学会考(GCSE),至此,11年的强制教育结束。毕业后有些学生离开学校准备就业,成为“劳动者”;有些学生去“Sixth Form College”,继续深造两年,为升入大学做准备。在这一阶段,学生要参加两次考试,第一年的“AS”考试,第二年的“A Level”
  • 海外传真
  • 志摩后人何处寻
  • 诗人徐志摩说过:“我查过了我的家谱,从永乐以来我们家里没有写过一行可供传诵的诗句。在24岁以前,我对于诗的兴味远不如我对于相对论或民约论的兴味,我父亲送我出洋留学是要我将来进“金融界”的。我自己最高的野心是想做一个中国的Hamilton(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开国元勋)。在24岁以前,诗,不论新旧,于我是完全没有相干。我这样一个人如果真会成为一个诗人——那还有什么话说?”
  • 往南,再往南
  • 开往南部的这辆旧列车颠簸得厉害,旅程中汽笛也呜呜地鸣着,象个腿脚不怎么利落了却还咆哮着前行的老将军。
  • 加拿大冬节
  • 借奥运促汉语推广
  • 在奥运会举行期间,采取一些举措积极推广本国的语言文化,几乎成为历届奥运会的惯例。以悉尼奥运会为例,当时悉尼奥组委在运动员村积极推行“英语教育计划”,为参赛的运动员提供各类的英语辅导、翻译、讲座等服务。这项计划得到了国际奥组委的高度评价,被作为一个非常突出的大亮点,专门写入悉尼奥运会的工作总结报告。
  • 《神州学人》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