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国往事——民国刺客
  • 晚年的曹汝霖
  • 五四运动中一句著名口号即是“外争国权,内惩国贼”。“五四”当天,学生游行到赵家楼曹宅,曹汝霖躲了起来。学生误把当时在曹宅的章宗祥当成曹汝霖,痛打章氏一顿,并放火烧了曹宅,此即火烧赵家楼事件。
  • 为何没有松箍咒?
  • 如来赐给观音的三个金箍儿自第八回出场就一直贯穿于全书,其意义重大不言而喻。那么,这三个箍儿有何奥妙呢?
  • 李纨:没才智有心计的女人
  • 李纨没才智,但却是绝对有心计的。只看李纨为了诗社资金带着姑娘们去跟凤姐儿要钱的一段就知道了。 凤姐儿笑道:“这会子他们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银子来陪他们顽顽,能几年的限?”
  • 叔孙通的猴戏有多成功?
  • 春秋战国时候,皇帝和臣子们的关系不是咱们熟知的那样皇上高高在上臣下噤若寒蝉,那时候住房条件没那么好,人也比现在朴实,所以他们谈话的时候都坐在同一个席子上头碰头膝挨膝,商量朝政也跟现在开小组会似的围一圈就得了。齐桓公和管仲的第一次会晤就是这样进行的。什么叫平等?这就是了。
  • 为音乐而献身的晋平公
  • 战国时候,魏文侯和一个叫田子方的大臣一起喝酒听音乐,音乐爱好者魏文侯有很强的听音辨音能力,一下子听出演奏的音调有问题,指出“钟的声音不对,左边高了”。
  • 我看守被监护的彭德怀
  • 1969年初春的北京西郊,春寒料峭,阵阵刺骨的寒风卷着沙砾,摇撼着路旁的大树。这一切,使得位于海军司令部和空军司令部中间的那一座俄式别墅小院——什仿院,更显得阴森、孤寂。这座小院看上去虽不起眼,但在它的四周却有3米多高的砖砌围墙,墙上还架着1米多高的电网。
  • 我在林彪身边的日子
  • 1963年12月中旬,我刚刚过完20岁生日,就被批准入伍,光荣地成为河南省洛阳总字352部队的一名解放军战士。在部队服役的三年中,我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三次立功受奖。由于表现突出,1966年10月,我被调入解放军总参谋部管理处任警卫战士。
  • 我与父亲叶剑英的“文革”往事
  • 作为叶剑英的二女儿,叶向真在“文革”中也有一段惊心动魄的岁月,她策划组织了1966年12月“绑架”彭真事件,并组织公开批斗彭、罗、陆、杨等人的万人群众大会。但随后,她也经历了身世浮沉。
  • 回忆李讷在中央文革小组(上)
  • 肖力(李讷)是1966年7月初来钓鱼台的,那时中央文革办公室刚刚成立,江青让穆欣给肖力在办公室安排工作。穆欣同我商量,我们觉得当时文电组杂事太多,收发文件,接电话,跑腿,这些工作对肖力不太合适。恰恰在此时给陈伯达和中央文革的信件增多,办事组的人忙不过来,另外这个工作是坐办公室看信,不必东跑西颠地干杂事。对肖力这样的女同志比较合适。这样,就决定让肖力办信,主要办陈伯达的信。
  • 父亲茅盾的沉默岁月
  • 在北京东城区交道口后圆恩寺胡同里,有一座不起眼的院子。院子不大,灰白的矮墙中嵌着一扇油漆斑驳的朱红门,两棵高大的自杨树守在大门左右,给小院增添了几分幽静与肃穆。1974年,经过简单的修缮,茅盾便一直住在那里,直到1981年去世。
  • 一个“老延安”的私人日记
  • 我是在延安结的婚。我的五个孩子里,头两个是在延安生的。一个是大儿子延风,一个是大女儿乔乔。 1942年夏天,在延安平剧院工作时,组织上批准我和一达结婚了。我们分配到了一个小窑洞,俩人把自己的东西都放在这个窑洞里,就算是成家了。可是,只有我拿来了从家里带到延安的被子褥子,和一个小柳条箱子,一达却没有。
  • 我在“文革”中监管蒋南翔
  • 1960年,我从北京第四中学高中毕业后。经过层层选拔考上出国留学预备生,到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一年俄语,然后去苏联列宁格勒门捷列夫化工学院攻读放射化学专业,一切均由国家安排妥当。在当时,不可能有私人出国,唯一的留学就是由国家保送去苏联或东欧几个国家,学习的专业亦由国家决定。就在我刚刚进入北京外国语学院深造时,中苏关系彻底破裂,苏联拒绝中国留学生学习高科技专业,而只允许学习打猎、养蜂、园艺等专业,父亲建议我转去清华大学继续学习。
  • “文革”期间的腐败现象
  • 有一种说法,说“文革”期间的干部很清廉,没有寓败,并由此产生怀念计划经济,诅咒市场经济等糊涂认识。权力好比钢铁,无论多硬,都避免不了被氧化。寓败是权力的寄生虫,只要有权力空间,就有寄生虫滋生。“文革”期间是60年来干部群众最贫穷的时期,但是特权腐败依然存在,与其他时期相比,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 张衡:科学家注定是孤独的
  • 张衡是中国人众所周知的大科学家,《后汉书》中单独为他做了列传。这对于学者而言是非常难得的荣誉,东汉二百年,能单独作传的学者不过马融、蔡邕、班固寥寥数人而已。
  • 张衡的科技成就
  • 张衡的历史性成就,璀璨于科学的天空。1953年,中国邮政发行了一套主题为“伟大的发明”的特种邮票,一共四枚,其中特74-1是司南、特74-2是地动仪、特74-3是计里鼓车、特74-4是浑天仪。“四大发明”中,三个都是张衡的发明。这样的成绩,历史上有几人能及?
  • 唐玄宗缘何杀妻屠子?
  • 作为一个皇帝,唐玄宗李隆基无疑是历史上屈指可数的成功者,他不仅通过个人奋斗攫取了大唐天子的宝座,而且通过不懈努力缔造了彪炳千秋的开元盛世,所以,就算用“天纵神武”、“雄才伟略”这类溢美之词来形容他,似乎也不算过分。
  • 文天祥:王朝覆灭,英雄横空
  • 宋恭帝德祜元年(1275年),蒙古兵排山倒海般南压,南宋危如累卵。拉着四岁的宋恭帝垂帘听政的谢太后连忙鼻子一把眼泪一把地下“哀痛诏”,急命各地方官招兵“勤王”,抗敌保“国”。谁知“满朝朱紫贵”,真正领兵“勤王”的只有六人,文天祥是其中之一。
  • 乞丐武训的“义学”梦
  • 青史之上,无奇不有。 晚清光绪年间的一天,一个衣不遮体的乞丐在山东堂邑县沿街乞讨。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连说带唱,时而装扮成猪狗的模样,时而又学驴叫。其惟妙惟肖的表演与好玩的唱段,引得围观者一阵阵哄笑。他的唱词中有这样的句子.“我乞讨,我积钱,修个义学为贫寒。”围观者中有不少人摇头:“乞丐还想兴修义学,这不是痴人说梦么?”
  • 李密与翟让的鸿门宴
  • 隋末唐初,李密可谓风光一时,一度将天下一半以上的精兵强将都掌控于手中,最巅峰时期,秦琼、单雄信、程咬金、王伯当、徐茂公、罗士信等人无不在其帐下听候调遣,单是这名将阵容,便要羡煞了其他各路诸侯。
  • 悯农诗人李绅的低劣人品
  •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脍炙人口、妇孺皆知的诗作出自唐朝诗人李绅的《悯农二首》。短短20个字生动形象地描绘出农民劳作的艰辛,感叹劳动果实来之不易。由于《悯农二首》揭露社会不公平、同情农民疾苦,李绅因此获得了“悯农诗人”的称号。
  • 慈禧有多少个厨师?
  • 慈禧太后是历史上有名的“奢侈太后”,这一点在饮食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就拿负责慈禧个人饮食的寿膳房来说,这个坐落在颐和园大戏楼东侧的炊事班共由108间房屋组成,占有八个院落,在里面上班的厨师足足有128人!如此大规模的炊事班别说是供应一个人的伙食,就是伺候一个整编师都绰绰有余了。
  • 吴起杀妻案剖析
  • 吴起杀妻求将的故事,最初听说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当时吴起顶着法家的桂冠,此事被誉为大义灭亲的爱国之举。其后此论渐息,用司马迁的话说,这属于“能行之者未必能言”之事。故事重提,一是吴公此举并非个嘉二是深藏其中的国家话语仍未厘清;三是权力对人性的异化尚未得到有效纠治。人性应该在历史的变迁中而非永恒的形而上学中寻找。
  • 刘瑾犯了什么罪?
  • 那是明武宗正德五年八月间的一天:我没有考证出到底是哪一日。反正,那天是一个人承受凌迟之刑的日子。史书明明白白记着那人承受的刀数: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甚至记了他第一天受了三百五十七刀后还能喝下两碗稀粥——以证明这次剐刑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也记了他那几千片剐下的、如“指甲片”大小的肉,被仇家以每片一文钱的价格抢着购去,生生吃了。
  • 前秦:一场奔跑毁掉一个帝国
  • 公元383年,前秦皇帝符坚决定倾注全国之力,征服东晋王朝。这个消息对东晋政府来说,当然是个噩耗,但是对前秦的老百姓来说,也是个灾难性的消息。符坚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按照每十个男丁抽一个的比例征发军队,而且要把全国的马匹,不管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一律征发供远征军使用。
  • 宰予是垃圾学生吗?
  • 被名人夸过的,可以万古流芳;被名人骂过的,则可以遗臭万年。 颜回是孔子树立的好榜样,道德标兵,学习模范,则美名传万古:宰予则是孔子认定的坏典型,反面教材,则成了后世学生的反面教材。即使今天八、九岁的小孩很多都能背诵下面一段:
  • 陈布雷女儿陈琏之死
  • 话说毛泽东1965年11月视察各地,到了江苏南京,忽然想起什么,便问起:“你们这里有个南京大学的党委书记,1957年大鸣大放时吓昏了,现在到哪里去了?”有人回答:“下放几年后,现在图书馆工作。”毛接着说:“这些人,要看他的变化怎样。当时党内就是不布置,只对党委书记打招呼。但像清华有个党委书记就不能打招呼,他和右派的人搞到一起去了。
  •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的三次遇险
  • 1950年9月中国决定出兵朝鲜,进行抗美援朝战争。为此,中央军委决定由军委总参谋部的作战、军务、通信、情报、机要、翻译等部门选调干部组织一个志愿军彭总作战指挥所,随彭入朝作战,命我为指挥所的负责人。这是因为1949年6月党中央由香山进入北京城内办公后,军委总参谋部要在中南海成立作战室,命我为作战幸主任,为中央军委指挥全国解放战争提供参谋服务。
  • 六十年前的北师大附中
  • “在这里求学真是幸福啊”,说这话的是新女性、新文学作家石评梅,她是对来自家乡的学生李健吾说的,当时她是这所学校的老师。
  • 卢鹤绂:世界上第一个揭开原子弹秘密的人
  • 李约瑟博士曾把中国的浙江大学称为东方的剑桥。他在1945年10月27日出版的《自然》周刊上撰文这样说:在那里(浙江大学),不但有世界第一流的地理气象学家竺可桢教授,还有世界上第一流的原子能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发展的希望,那里是东方的剑桥。李约瑟博士发表这篇文章时,浙江大学正因躲避战乱,搬迁到贵州湄潭办学。文中提到的卢鹤绂,当年只有31岁。
  • 夏曦和他的“大肃反”
  • 去年,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电视剧《洪湖赤卫队》,片中涉及当年湘鄂西苏区“左”倾“肃反”的历史,引起了观众的注意。湘鄂西“肃反”的核心人物是夏曦,他所制造的“大肃反”给湘鄂西苏区和红军带来了极其惨痛的灾难性后果,可谓时人闻之色变,后人念之断肠。在中共党史上,夏曦是个著名人物,但这个“著名”主要是恶名昭著,原因就是他曾干过“大肃反”这件大坏事。
  • “沈崇案”是假的吗?
  • 偶然在网上看到了谢泳先生对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沈崇案”提出质疑的文章,同时也看到李凌、胡邦定、沙叶等三位先生提出的反驳意见。我觉得,对一个过去了许多年的旧案,贸然翻出来谈,这不仅使现在还活着的当事人伤心,而且对她的亲人子女都有精神上的伤害。从人权或人道的观点来说,这是不应该的。所以,我想,也许作为老而没死的、经历过当时那些事件的一个老新闻记者,可以谈一点有关这一事件的某些看法。
  • 瞿秋白:不得不走与不得不留
  • 所谓“不得不走”,是指1934年的年初,瞿秋白不得不离开上海,前往江西瑞金“苏区”:所谓“不得不留”,是指1934年10月,瞿秋白不得不留在“苏区”,而不能随红军“长征”。瞿秋白因了这1934年的不得不走与不得不留,才有了1935年的被捕与被杀。
  • 天安门事件后的“童怀周”
  • 欣闻人民文学出版社将再版《天安门诗抄》。我的思绪立即回到了30多年前的1976年,回到了当年4月惊天动地的天安门广场。 30多年,我们这些当年的黑发青年已变成了白发老人,但当年天安门广场铺天盖地的花圈、诗词以及“童怀周”的往事,依然活在我们的脑海里。
  • 傅作义夫人张金强的百年人生
  • 傅作义幼年时期,就由父亲托媒说亲,与本乡杨董村“张举人”之女张金强订婚。 当时傅作义正上私塾小学,他的父亲傅庆泰经营生意有方,家业开始兴旺,虽说家里人财两旺,但是傅家是贫民出身,虽然现在有了钱,起先托媒说张家姑娘,张家有些看不上傅家。
  • 古代是怎么进行“人口普查”的?
  • 明朝安徽祁门人汪寄佛的“户帖”;被称为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户口本”,距今已有六百多年。
  • 剥去尧舜身上的华衮
  • 上古帝王尧舜,被儒家学派形容为古昔圣王,是至善至美,空前绝后治国平天下的圣君明王,仿佛人类所有的美德都集中在他俩身上。孔丘在《论语》中赞美他:“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焕乎其有文章。”
  • 陆游的高洁人格
  • 这首(卜算子)以“咏梅“为题,咏物寓志,表达了作者孤高雅洁的志趣。陆游莺经称赞梅花“鸯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落梅》)。梅花如此清幽绝俗,出于众花之上,可是“如今”竟开在郊野的驿站外面,破败不堪的“断桥”,自然是人迹罕至、寂寥荒寒、梅花也就倍受冷落了。
  • 民国往事——民国刺客
    晚年的曹汝霖(刘仰东)
    为何没有松箍咒?(孙士承)
    李纨:没才智有心计的女人(西岭雪)
    叔孙通的猴戏有多成功?(明月)
    为音乐而献身的晋平公(宋燕)
    我看守被监护的彭德怀(柳守忠)
    我在林彪身边的日子(刘甫江[口述] 刘期贵[整理])
    我与父亲叶剑英的“文革”往事(叶向真[口述] 周海滨[整理])
    回忆李讷在中央文革小组(上)(王广宇)
    父亲茅盾的沉默岁月(韦韬)
    一个“老延安”的私人日记(任均[口述] 王克明[撰写])
    我在“文革”中监管蒋南翔(孟起)
    “文革”期间的腐败现象(陈仓)
    张衡:科学家注定是孤独的(王元)
    张衡的科技成就(原壁)
    唐玄宗缘何杀妻屠子?(王者党仁)
    文天祥:王朝覆灭,英雄横空(熊西平)
    乞丐武训的“义学”梦(刘继兴)
    李密与翟让的鸿门宴(宇文若尘)
    悯农诗人李绅的低劣人品(谢志东)
    慈禧有多少个厨师?(李想)
    吴起杀妻案剖析(王明)
    刘瑾犯了什么罪?(郑骁锋)
    前秦:一场奔跑毁掉一个帝国(押沙龙)
    宰予是垃圾学生吗?(石毓智)
    陈布雷女儿陈琏之死(散木)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的三次遇险(成普)
    六十年前的北师大附中(冯远理)
    卢鹤绂:世界上第一个揭开原子弹秘密的人(晓明)
    夏曦和他的“大肃反”(李乔)
    “沈崇案”是假的吗?(石天河)
    瞿秋白:不得不走与不得不留(王彬彬)
    天安门事件后的“童怀周”(白晓朗)
    傅作义夫人张金强的百年人生(崔增印)
    古代是怎么进行“人口普查”的?(丁锐)
    剥去尧舜身上的华衮(李兴濂)
    陆游的高洁人格
    《各界》封面

    主办单位:陕西省政协未来出版社

    主  编:大可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76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745420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3906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302/d

    邮发代号:52-148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