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国往事 民国学人
  • 华君武的延安往事
  • 在华君武人生及艺术成长的过程中,延安时期给了他许多滋养。这使他终身受益,也永难忘怀。
  • 大龄男柳梦梅的丑事
  • 昆曲舞台上,柳梦梅的扮相实在是俊逸儒雅,女人爱,男人也爱。但是,翻开《牡丹亭》,总要惊讶,其实他不过就是一果农,兼以读书,常耍无赖。
  • 欧阳修闹绯闻
  • 欧阳修平时喜欢与妓女玩乐,他曾发明一种传花喝酒的游戏,就是让妓女拿一枝花,传给酒宴上的客人,每传到一位客人手中,这位客人就摘掉花上的一片叶子,谁摘光了这枝花的最后一片叶子,就罚谁喝酒。这样的酒会上,没有了妖娆的妓女,摘叶传花的游戏是不会玩得热火朝天的。
  • 李泌强枕唐肃宗
  • 安史之乱发生后,唐玄宗“引咎辞职”,把位置让给了其子肃宗。奇士李泌智高心慧,胸中有韬略千般,雄兵百万,成为肃宗唯一可以依赖的“智囊”。肃宗靖宇天下、扫除胡尘,其计其策,几乎都从李出。
  • 变态的隐士
  • 据说,隐士多半是出于个性的独立、精神的自由才隐居的,但实际上隐士的表现也是大相径庭的。
  • 我亲历的“四五”运动
  • 近年来,我在做口述历史的时候,时常听到老人们提起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平反过程,但很少有人涉及天安门事件本身。作为这一事件的亲历者,我觉得有责任记录下我们这一代人的心路轨迹,以使后来者能够从一个侧面理解中国改革开放前夜的历史背景。
  • 西安事变时我看守蒋介石的经过
  • 2005年10月,在郑州张庄村一个农家小院里,当年杨虎城卫士队副班长、现已91岁高龄的王志屏老人,首次披露了在“西安事变”中他看守蒋介石的经历。这篇文章为“西安事变”的研究,又提供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 我的父亲博古
  • 说起来已经是64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很多细节却依然清楚地印在我脑海里。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妈妈告诉我:“你爸爸明天就回来了,我们明天一起去机场接他。”我听到后,高兴地在窑洞的床上跳来跳去,兴奋得睡不着。其实对只有6岁的我来说,更让我兴奋的,不是要看见爸爸了,而是终于盼到他临行前答应要送给我的礼物了。我是长在延安的“土娃子”,既没有什么是“漂亮”的概念,
  • 我的祖父冯国璋
  • 2009年是祖父逝世90周年。河北省河间市市委、市政府于2007年已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破坏、位于祖籍河间市西诗经村的祖父国葬墓部分修复重建,并于2009年举行公祭。改革开放30年来,国家在经济上取得飞速发展的同时,文史领域也呈现出崭新局面,对诸多历史人物与历史问题的研究秉持客观态度,
  • 我的父亲华罗庚
  • 2010年11月12日是著名数学家华罗庚诞辰100周年。初冬的一个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崇文门附近的一幢家属楼,敲开了华罗庚的长子、中国医学基金会副主席华俊东先生的家门,听他讲述了父亲辉煌而又曲折的一生。
  • 我在印缅战区当翻译
  • 从一九四四年到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我有幸能在印缅战区中国远征军第十工兵团担任英文翻译。按当时规定,凡在印缅战区的翻译,为了能受到美方官兵的尊重,工作方便,一律挂少校军衔,这个军衔完全是形式上的,临时的,并非国民党军队中的正规军衔。这个规定在战区中作战的官兵并不了解,仍按部队中的习惯,都称我们为翻译官。
  • 段祺瑞一生不蓄私财
  • 说起民国元年的军政巨头段祺瑞,也确是一个传奇人物,作为民国年间的大人物,段祺一生不蓄私财,不徇私情,不拥兵自重。
  • 最后一次看望陈永贵
  • 我最后一次拜访陈永贵,是1984年11月下旬的一天。这时的陈永贵,已经是没有任何领导职务的一个平民百姓了。他住在北京木樨地的一座公寓楼房里。
  • 徐志摩的一桩名誉权官司
  • 对徐志摩来说,1926年是个喜中带忧的年头。喜的是经过多年苦苦追求,这年10月3日他如愿迎得美人归——和京城名媛陆小曼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忧的是婚后不久回到浙江海宁老家,新媳妇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的时间不长,感情的裂痕却渐渐加深,父母一气之下竞拂袖而去,上北京投奔他的前妻张幼仪了。
  • 胡兰成的乱世人生
  • “前中国文化大学教授胡兰成,于7月25日在日本病逝,享年七十五岁。据日本共同社称,胡兰成因心脏衰竭,于25日在东京都青梅市寓所病逝。”
  • 皇帝怕什么?
  • 不知从何时起,皇帝身边有个起居舍人,专门负责“起居注”的工作,也就是专门记载皇帝每天的一言一行,包括皇帝的“幸”事等隐私,也要如实记录下来。
  • 朱自清该不该吃救济粮?
  • 当我知道了朱自清宁死不吃“美国救济粮”之后,便很想知道,“美国救济粮”是怎么一回事呢?
  • 祖冲之:战乱中成长的科学家
  • 中国古代著名的科学家,绝大部分都生活在和平年代,但也有例外,在中国历史上最为漫长动荡的乱世——两晋南北朝的三百年中,也出现了一位空前绝后的科学家,此人就是祖冲之。祖冲之一生中经历过两朝十二个皇帝,其中两个废帝,三个人没有帝号,七个人死于非命,国家经常沦于战火和血腥之中。祖冲之能在这样的时代做出彪炳史册的巨大贡献,不能不说是个历史奇迹。
  • 祖冲之的科学成就
  • 祖冲之作为南北朝时期最伟大的科学家,在整个世界科技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他的很多成就,几乎就是古代科技的最高成就,以后几百上千年,无论东西方都没能够超越。西方学者在论述科技发展时,经常用祖冲之的科学成就为坐标,来对比西方的科学发展。能获此殊荣的中国人,至今也没有几个。
  • 骊姬之乱
  • 周成王在位时,封幼弟叔虞为晋侯,传九世进入春秋时期。春秋初年,晋国君权微弱,而国君的同宗大族曲沃庄伯及其子曲沃武公力量却很强大。公元前679年,曲沃武公灭晋,尽有晋地。次年,周命曲沃武公为晋侯,号晋武公。公元前677年,晋武公死,子诡诸立,是为晋献公。
  • 田令孜:唐帝国的最后一个太监
  • 公元873年秋,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在不阴不阳、不死不活的晚唐背景下,这样的季节总是让人生出一种无力的苍凉感。在颓废的历史面前,个人的运道只能是船过水无痕。就在这一年,把佛事做到极致的唐懿宗下诏遣使到法门寺迎佛骨,希望通过佛祖的法力,来拯救速坠的王朝,拯救自己不甘速朽的灵魂。
  • 孙权的蛇蝎女儿全公主
  • 全公主,即三国时吴国大帝孙权的女儿孙鲁班。 孙权年青的时候,娶了淮阴美女、后来丞相步骘的同族步氏为妻。步氏虽然不是他的结发妻子,但是他和步氏的感情却十分深厚,对她千依百顺。
  • 北魏武威公主的跨国婚姻
  • 北凉皇帝沮渠牧犍在五胡十六国的皇帝中,算是个有为的君主。他自小就知道笼络汉族的儒生和谋士,深知臣藩之礼,也知应变之道,同时孝敬南方的东晋(晋亡后是刘宋)和北魏两朝,两边讨好,很是游刃有余。在继位之初,也注重农桑,谦恭下士,留心朝政。但这小子生得铁塔似的,精力过剩,好色乱淫。他每灭一国,都要取一国之女滋行宣淫,并且连自己的寡嫂也不放过,也正因此,导致了北凉最终的灭亡。
  • 秦桧当政:绑匪与肉票间的故事
  • 建炎四年,当秦桧逃离金国,突然出现在绍兴街头时,曾一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那个萧瑟的冬天,人们把他和苏武相提并论,认为正是秦桧才让寂寥仓皇的绍兴有了少许的温度。很快,高宗就高调宣布了对他的接纳。他一跃成为礼部尚书,护送他回国的王安道、冯由义也都得了个不大不小的官职,甚至连船夫孙静也摇身一变,成了承信郎。
  • 诸葛亮北伐为何失败?
  • 若以史料记载看,诸葛亮是没有以“六出祁山”来北伐中原的。他实际上是进行了“五次北伐”,其中也只有“二出祁山”。若从战局的有利形势看,似乎第一次北伐是最好的。在曹魏眼里,最大的敌人就是刘备。而自刘备病亡后,蜀汉一直处于休养生息的状态中,几年内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也就让魏国感觉这个小国不会有大的作为了,因此放松了对于它的戒备。
  • 胡耀邦向我们三鞠躬
  • 我是1936年参加革命的。1945年8月日寇投降后,跟随中央青委常委蒋南翔率领的五四青年干部工作队挺进东北做青年工作,担任青年团哈尔滨市委书记、团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建国后任《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
  • “八百壮士”鲜为人知的故事
  • 1937年8月9日,日本海军中尉大山勇夫在虹桥机场与中国守军发生冲突后被射杀,日军随即以此为借口向上海增兵。8月12日,调集淞沪的日本军舰已达30余艘,海军及陆战队15000人。与此同时,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率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到上海杨树浦及虹口以北布防,战争一触即发。
  • 我拍摄金日成签署停战协定
  • 1952年,对于23岁的李文化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他的命运,和一个新生的政权一样,都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 黄飞立:我的“牛鬼蛇神”岁月
  • 1956年,音乐学院正在准备《奥涅金》的演出,排练很紧张,忽然有一天吕骥对我说:“是不是我们也成立一个合唱指挥系?”那当然好了。他说:“那你就去筹划吧。”那时候我是管弦系主任,作曲系的和声课还在上,事情很多,所以也来不及多想。过了几日,有一天晚上开会回来,吕骥和我一起上楼,说:“怎么样,
  • 和华国锋有关的几桩史实
  • 华国锋去世后,官方评价有了变化。新华社发表经官方审定的华的生平,有几点同从前大不一样的说法:关于粉碎“四人帮”,不只说“有功”,而称华“提出要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得到了叶剑英、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赞同和支持”,“起了决定性作用”;关于平反冤假错案,不再说“拖延和阻挠”,而说他“开始复查、平反冤假错案”;
  • 康生问题被揭露始末
  • 中共中央统战部原部长、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阎明复曾撰文回忆说,他在上世纪90年代曾听原国家主席杨尚昆谈到过康生历史上的一些情况。毛主席曾对杨尚昆说:“康生这个人极‘左’。在抢救运动中极‘左’,现在也没改掉这个毛病。”
  • 胡适对友人娶妓为妻的表态
  • 1923年5月29日,正在南方休假的胡适,接到安徽老乡,也是协助他编辑《努力周报》的朋友章洛声的一封信。在信中,章告诉胡适,也是协办编辑工作的朋友高一涵,娶了一个妓女“来家做老婆”。当然,章洛声对此是不满意的。在信中,他表现出了自己的“不以为然”。
  • 潜伏者朱谌之之死
  • 2010年12月9日,朱谌之终于“回家”了。1950年6月,出身浙江名门的中共地下党员朱谌之因“吴石案”被捕并遇害。之后,朱谌之遗骨安置在台北辛亥路第二殡仪馆,60年无人闻问。台湾文史工作者应朱谌之女儿朱晓枫之请,历时八年终于寻获骨灰坛,并在两岸和解的大背景下,移灵北京。目前还有三百多个骨灰坛在台北灵骨塔里等待家属认领。
  • 王淦昌与吴月琴的爱情路
  • 王淦昌(1907—1998),中国实验原子核物理、宇宙射线及基本粒子物理研究的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被誉为“中国核武器之父”。在长达70年的科研生涯中,他奋力攀登,取得了多项令世界瞩目的科学成就,在国际上享有极高的声誉。1999年9月18日,在新中国成立50周年前夕,中共中央、
  • 赵树理的两任妻子
  • 赵树理的家乡在山西省晋东南的沁水县端氏镇慰迟村。这里地处偏僻闭塞的山沟,封建礼教积习很深。赵树理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自然受到长辈们的格外关爱。和别人家的长辈一样,祖父和父亲对他也抱着望子成龙的强烈愿望。从6岁起,祖父就教他认字、写字,念《三字经》、《百家姓》等一些封建或宗教道德格言。所以在青少年时代的一个很长时期内,占据他头脑的依然是封建礼教的正统思想。
  • 方英文的博客
  • 我喜欢有趣之人,也喜欢读有趣之文,偶尔逛进方英文博客,就被吸引了,只读博客不过瘾,又百度搜索他,希望看到更多内容,于是搜出另一个窝——“方英文后宫”,
  • 杜甫的愁苦与忧思
  •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 明·沈周《庐山高图》
  • 民国往事 民国学人
    [名人轶事]
    华君武的延安往事(穆易)
    [旧事重提]
    大龄男柳梦梅的丑事(许冬林)
    欧阳修闹绯闻(陈雄)
    李泌强枕唐肃宗(刘诚龙)
    变态的隐士(史飞翔)
    [我的回忆]
    我亲历的“四五”运动(鲁利玲)
    西安事变时我看守蒋介石的经过(王志屏[口述] 梧槐[整理])
    我的父亲博古(秦铁[口述] 李菁[整理])
    我的祖父冯国璋(冯容)
    我的父亲华罗庚(华俊东)
    我在印缅战区当翻译(王新邦)
    [杂树生花]
    段祺瑞一生不蓄私财(跳跳)
    [五味人生]
    最后一次看望陈永贵(陈大斌)
    徐志摩的一桩名誉权官司(骊千明)
    胡兰成的乱世人生(庄秋水)
    [另眼看史]
    皇帝怕什么?(李兴濂)
    朱自清该不该吃救济粮?(王重旭)
    [封面人物]
    祖冲之:战乱中成长的科学家(原型)
    祖冲之的科学成就(王元)
    [宫廷风云]
    骊姬之乱(张惠诚)
    田令孜:唐帝国的最后一个太监(宗承灏)
    [宫闱秘事]
    孙权的蛇蝎女儿全公主(熊肖春)
    北魏武威公主的跨国婚姻(杨府)
    [史家新论]
    秦桧当政:绑匪与肉票间的故事(谌旭彬)
    诸葛亮北伐为何失败?(手指孤云)
    [世纪回眸]
    胡耀邦向我们三鞠躬(陈模)
    “八百壮士”鲜为人知的故事(崔永元)
    我拍摄金日成签署停战协定(李文化[口述] 东晶[整理])
    黄飞立:我的“牛鬼蛇神”岁月(黄飞立[口述] 文靖[整理])
    [史海钩沉]
    和华国锋有关的几桩史实(韩钢)
    康生问题被揭露始末(程冠军)
    胡适对友人娶妓为妻的表态(杨建民)
    潜伏者朱谌之之死(王丰)
    [名人婚恋]
    王淦昌与吴月琴的爱情路(孟红)
    赵树理的两任妻子(董成家)
    [杂树生花]
    方英文的博客(素罗衣)

    杜甫的愁苦与忧思
    明·沈周《庐山高图》(沈周)
    《各界》封面

    主办单位:陕西省政协未来出版社

    主  编:大可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76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745420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3906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302/d

    邮发代号:52-148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