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国注事民国学人
  • 1、金岳霖金岳霖(1895—1984)中国哲学家、逻辑学家。是最早把现代逻辑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的逻辑学家之一。现设立有金岳霖学术基金会。金岳霖-生天真浪漫,率性而行,云南的“斗鸡”与他共餐,北京的大“蛐蛐”伴他人梦:他与童稚无邪的小孩在一起玩得乐不可支,“各路好汉”都是他家。星六聚会”的座上客。
  • 看大师怎样讲课
  • 老师最重要的作用,是启迪智慧,抹去蒙蔽。往往是一件小事,一句话,推荐一本书或是一个动作,就有可能让学生醍醐灌顶,豁然大悟。翻检百年教育史,那些开启人心的大师们的轶事趣闻,令人向往。
  • 空城计:诸葛亮的小品表演
  • 在诸葛亮的诸多智慧案例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当数空城计。一把扇子,一架琴,两个小童……几乎完全凭一己之力,诸葛亮就吓退了司马懿15万大军,端的潇洒!然而,经易中天先生考证,这样一个经典案例,居然是知识分子罗贯中杜撰的。
  • 萧何:要官不要脸
  • 历史上众多“好好先生”其实未必都是好人。他们所信奉的中庸哲学,讲究“不偏不倚、左右逢源”,然而如此这般,他们的重心在哪里呢?到最后无非是一种“墙头草”状态,哪边风硬倒向哪一边。为了保住自己,所谓中庸是偏向哪一方都可以的。
  • 李存勖:渴望融入娱乐圈的皇帝
  • 唐庄宗李存勖,是五代十国时期后唐的创建者。此人自幼喜欢骑马射箭,胆力过人,深受其父亲、唐末军阀李克用的宠爱。李存勖很小的时候便跟随父亲东征西战,ll岁就与父亲到长安向朝廷撒功,得到了唐昭宗的赏赐和夸奖。
  • 林冲的两个兄弟
  • 林冲在上梁山之前,有两个兄弟。一个是自幼相交,长大后一直是同事的陆虞候;一个是偶然缘分,一朝相见,互相佩服,当下便结为兄弟的鲁智深。林冲和鲁智深的相识是在大相国寺的菜园。那一天鲁智深为他的泼皮粉丝们表演禅杖,林冲正好陪夫人去岳庙上香,途经菜园,见鲁智深一根禅杖,端的使得好,便跳过围墙相见,两人惺惺相惜,结为兄弟。
  • 中共特科—地下“契卡”的来龙去脉(上)
  • 特科创建的历史背景 特科的成立,最早的酝酿是在廖仲恺遇刺事件之后。1925年8月20日,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在广州中央党部门口遇刺身亡,敲响了中共中央保卫工作的警钟。因为刺杀之前,没有任何的预防和保卫措施。尽管刺杀的不是共产党人,却足以引起共产党人的警惕。当时中共广东区委很快就决定要建立自己的内部保卫部门。
  • 我的父亲张云逸
  • 有人这样评价张云逸: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十位大将中,张云选是极具传奇色彩的:年龄大,授衔时已63岁;工资级别最高,是唯一拿着元帅级别工资的大将;资历最长,参加过同盟会,1926年加入共产党时已是国民革命军的少将参谋长。
  • 我秘送台军战俘回金门
  • 被拍成电影《英雄岛》我出生在小嶝岛,苦种子逢好时节。建国初期,18岁的我就任小嶝乡长。此后,我就与对台工作挂上了钩。1949年10月11日,小嶝解放,国民党军队退踞金门。1949年10月25日,我军解放金门失利。第二年,我军准备再次登陆金门,却因朝鲜战争爆发而搁置。从此,小嶝与金门的海峡隔绝,成为双方政治、军事交锋的前哨阵地。
  • 杨尚昆回忆张闻天与毛泽东的恩怨
  • 1997年中共党史出版社要出版刘英回忆录,刘英想请杨尚昆为此书写篇序言,经他本人同意后,这年3月22日刘英亲自带领笔者和程中原(张闻天研究专家),还有她的秘书朱文英一起来到杨尚昆的家中。
  • 溥仪为何被苏军活捉
  • 溥仪赶紧焚烧日记 1945年8月10日,溥仪得知日本军队准备退守伪满洲国南部,他本人也将被从“首都”长春紧急转移至中朝边境城市通化。溥仪开始收拾金银细软。他亲自监督将珍贵文物装箱,共有57只大术箱备用。他销毁了部分文件、14年来所写的一些日记以及在不同场合下拍摄的家庭纪录片。
  • 我的1966年大串联纪事
  • 戴上袖章冒充“红卫兵“当停留在贵阳南站已经一天多的火车,吭吭哧哧艰难地开动的时候,一直窝在座位下面的我高兴极了,把早就准备好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的袖章往左胳膊上一套。说来也奇怪,戴上这个袖章,就仿佛日月换了新天,打灵魂里把前几个月的霉气一扫而光,虽然这袖章是自个儿捡了红布缝的,那八个字也是自己悄悄用黄漆写上去的,
  • 冯光隆的兵团往事
  • 多年以后,我爷爷回到阔别20多年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自从脑血栓病发作后就腿脚不太灵便的他进到帐篷里,推开专门给他准备的椅子,把拐棍一甩,抬腿就上了炕,一盘腿坐了下来……就像当年他骑着马去拜访团场里的哈萨克牧民一样。那一刻,时光倒流,举座皆惊,兵团老兵,青春依旧。
  • 拒绝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爱国者
  • 最出名的爱国者 在美国宣布独立之前的10年里,没有比约翰·迪金森更为著名的“爱国者”。1765年他站出来反对大英帝国针对殖民地(指北美13个殖民地即独立前的美国,下同)纸张印刷所执行的印花税法案;在英国议会取消征收印花税之后的1767年,迪金森又开始针对涂料、造纸与茶的税收猛烈抨击;在他的作品《宾西法尼亚农人来信》里,
  • 哪里是司徒雷登最后的家?
  • 今年4月,我来到了无限向往的北大燕园。来到这里,主要是想拜祭一个人,一个在中国曾经家喻户晓的一个在20世纪上半叶曾经在中国政治、文化尤其恒教育领域有着巨大影响的人--这个人就是创办了燕京大学的司徒雷登。
  • 剥掉“天子”神圣的光圈
  • 1663年,清王朝的统治趋向巩固,定鼎中原。53的黄宗羲,告别了抗清斗争的刀光剑影的戎马生涯,力于讲学著书的学术事业。他进一步深入探讨中国史上的“治乱之故”,写成了《明夷待访录》2卷。黄羲像一个刚从火线上下来的战士,失败后的愤懑心促使他把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对未来社会的憧憬付于书,以待后之来访者。在《明夷待访录》中,黄宗结合自己几十年斗争实践,总结明代政治
  • 人间传奇僧一行
  • 中国历代的僧人中,论起科学成就,无人能超越僧一行。一行在世时发明了不少观测天象的仪器,并修正了多颗恒星的位置,最不可思议的是,他成功地测量了子午线。在唐朝完成这样的工程,现在看来完全不可思议。二十世纪中晚期,一行重新受到学术界的重视,为了纪念这位出色的中国古代天文学家,国际小行星组织将一颗星星命名为“一行小行星”。
  • 僧一行的科学成就
  • 僧一行在中国古代科学家中,无论按什么标准都排在前几位,他的伟大之处在于突破了很多占代科学的理念,他在天文、历法、仪器制造和数学等方面的成就,用唐朝的科技水平来衡量,都是很超前的。很多人不理解,一行作为一个僧人,为什么会成为科学家。其实在古代,没有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宫廷和寺院就是知识贮备和藏书最丰富的地方。
  • 杨坚:权臣窍国始末
  • 相貌问题 公元541年,杨坚出生在陕西一座佛院里,据他的母亲吕氏回忆,杨坚出生的时候,整个寺院弥漫着紫色气体,紫气东来,在中国是吉祥的象征,说明这孩子来历不凡。杨坚的母亲进一步回忆,有一次,她抱着儿子,突然发现杨坚额头显出了角的形状,浑身出现鳞片,吕氏吓得差点抱不住这个孩子。
  • 李广和西征覆灭记
  • 作为西汉王朝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汉武帝的风流倜傥绝对配得上“神童”二字,想他青春期还未到之时,就已说出“金屋藏娇”的高级情场词汇,其“情商”之高可见一斑。情商高也就罢了,偏偏汉武帝还是个“博爱”的人,经常爱屋及乌,宠爱上了卫子夫,跟着就宠幸重用她的亲人卫青、霍去病,后来迷恋李夫人,就给她的三个兄弟加官进爵。
  • 吕端:糊涂也要讲智慧
  • 吕端名片:吕端(955—1000),幽州安次(今河北安次)人。先后经历宋太祖、宋太宗、宋真宗三代帝王,任职无数,并曾出任宰相。以病卒,赠司空,谥正惠。为官之道:当官就要装糊涂,糊涂也要讲智慧。公元997年三月,宋太宗赵匡义驾崩不久,围绕太子赵恒即位的问题,北宋朝廷内部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斗。
  • 宋朝文明的伟大与消亡
  • 在叙述宋朝伟大的文明之前,俄们首先要指出的是,宋朝没有实现中国的统一。当时中国分裂成宋国、辽国、金国以及后来的蒙古国等几个国家。这种国家分裂局面,是延续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的。宋朝是在当时国家分裂的状态下,繁荣了中华的文明,并将这个文明推进到中国古代的最高峰。
  • 宋朝的夜市:全日制中国的开始
  • 《太平广记》的《李娃传》中有这样一个情节,荥阳公之子自打见了李娃一面后,念念不忘,经打听,知道这位女郎乃倡家,遂携重金造访。小婢急告李娃,说上次假装丢失马鞭,故意逗留小走的公子上门来了。李娃亦钟情于这位来京应试的举子,可想而知,这对青年男女的见面,该是多么情投意合,心心相印。
  • 高启之死和洪武间的文字狱
  • 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九月,江南著名才子、一代文豪高启受苏州知府魏舰案牵连,被腰斩弃市,一同被斩的还有同是文豪的王彝。此案因为一篇文章而起,掀开了明清两代一系列充满腥风血雨的文字狱的序幕。
  • 帝制时代宰相的好坏
  • 随便问小孩子,从前的中国谁的权力最大,得到的回答一定是:第一是皇帝,第二是宰相。宰相帮助皇帝处理国事,执掌国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乃群臣之首,皇帝家天下的大管家,说他位高权重,却也是实情。这里的宰相,是取其常名,随历代官制之变,名称也有变化,有叫丞相的,有叫御史大夫的,有叫太尉的,汉置三公之位,宰相非止一人,似乎是集体领导
  • 杨玉环只是个贪玩的女子
  • 唐玄宗,这个历史拥有女人最多的皇帝,真正宠幸的女人却并不多,几万个女人在深宫中青春凋落寂寞压抑地老去,所以唐代诗人元稹有诗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唐玄宗是一个最具娱乐精神的皇帝。比如他在梨园演戏,就喜欢扮演“丑角”,在脸上挂一小块白玉片,后世丑角艺人纷纷效法,演戏时在脸上画白粉块。
  • 孔四贞:清朝的汉家公主
  • 大清王朝在建国初年,曾经分封了四位汉族亲王,其中一位封地广西首府桂林的,称为定南王,名孔有德。当然,作为汉人,孔有德投靠满清,是被汉家所不齿的。因此,他最后死在南明王朝的反攻之中。但是,孔有德毕竟是一代悍将,他死得还是很有英雄气概的。
  • 台湾“雷震案”真相
  • 1960年9月4日,台湾国民党当局以“知匪不报”、“为匪宣传”等莫须有罪名将《自由中国》半月刊发行人雷震逮捕入狱,成为台湾战后历史上的黑暗一页。迫于社会各界压力及雷震家人的多次陈情和呼吁,42年后,这件政治冤案终获平反。2002年9月4日雷震被捕纪念日这一天,台湾“国史馆”正式出版《雷震案史料汇编》两册,当年所谓“雷震等人涉嫌叛乱案”的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 民国诸葛赵凤昌
  • 辛亥革命爆发,赵风昌欲挽乱局 辛亥年八月十九日,即公元1911年10月10日,辛亥武昌首义的当晚,赵风吕正在参加一商务宴请,席间有人低声附耳,告知武昌突起战事,赵随之起身与主人打招呼:“另有约会,先行告退。”赵风昌退席之后,焦急地径直走到电报局,以密电致汉口电报局长朱文学,询问武昌方面情况究竟如何。
  • “一大”功臣王会悟
  • 1921年7月,开天辟地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兴业路76号(即原望志路106号)召开。出席代表12人,代表党员50多人。会议在最后一天,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游船上举行。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中共一大”的召开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前无可鉴、毫无经验的起步之举,它能较为顺利地进行下去,取得圆满的成功,除了得益于当时负责组织大会的上海共产党代表的充分准备、机智应对
  • 蒋介石的铁血卫队
  • 卫队改革酿成祸端 1969年7月,蒋介石夫妇像往年一样,到了夏天就从士林官邸搬到阳明山官邸避暑。谁知这次避暑之行,却酿成蒋介石一生中影响余生的最不愉快的“心头之痛”。问题就出在这已开始实施的“国家元首”的“特别警卫”上。按照研究小组制定的《特别警卫纲要》要求,蒋介石的车队出巡,得完全按照美国总统模式进行,不仅沿途要有非常周密的警卫部署
  • 1929,杜月笙穿上了“金融家”的长衫
  • 这也就是20世纪30年代上海远东金融中心的奇特现象——青帮老大竟然穿上了一件“金融家”的长衫。而一向高傲的上海工商金融界在被蒋介石政府逐步控制的同时,也被黑社会逐步蚕食。
  • 沈从文的婚外情
  • 我写过老舍先生的传记,也写过沈从文先生的传记,今天来看,遗憾不少,漏过许多重要的情节或细节。尤其是从文先生的“情史”。他曾对一位作家说:“打猎要打狮子,摘要摘天上的星星,追求要追漂亮的女人。”这和贝多芬、歌德等文艺家的心理一致——天才们在创造至美艺术的同时,生活中理当要发现美、欣赏美、追求美。美的景物尚且能够深深打动他们,何况是带着灵气的、“解语”的异性呢?
  • 陈宪章与常香玉:戏比天大,情比海深
  • 2000年7月的一天,河南郑州某医院,一位已经进入弥留状态的老人把自己的4个孩子叫到病床前,挣扎着给他们做最后的交代:“你妈累了一辈子,爸爸要走了,你妈我可就交给你们了。我走之后,你们要把老娘保护起来,不要叫她生气,不要叫她受罪,这就算你们疼爸爸了……”病床边,头发已经花白的常香玉轻轻摩挲着老伴那双瘦弱的手,泣不成声:“你为我操了大半辈子的心,都成这样了,你还操我的心……”
  • 十万大军进出罗布泊内幕
  • 1994年初春的南国羊城,正是英雄花盛开的时候。我采访了共和国上将陈士榘。一位八十六岁的老人,仿佛一座小山似的从内室缓缓移到客厅来。方方的脸庞上,嘴阔、鼻高、耳大,双颊绯红。浓浓的两道剑眉下,一双曾经洞察战争风云的眼睛依然闪烁着智慧和敏锐的光芒。
  • 面具的起源及其历史传承和演化
  • 面具、面子在古汉语中以及许多方言中,就是指那些跳傩舞,祭祀所使用的“脸子”、“魈头”、“头面”、“鬼脸”等等。“面具”作为历史的遗物,最早并不是首先出现在舞台、祭祀、法事、祈雨。傩舞等意识形态领域。相反,这些领域里的面具,都是从现实社会物质生产领域迁移而来。
  • “人”的词义
  • “人”这个词所指的对象,对当代任何人都是清晰无误的,不会被应用于其它有生命的对象。尽管“人”的定义或者作为概念的内涵,并不容易回答。然而,这种说法已经是……“人”的……历史发展结果。“人”字的内涵也就是人字的词义,比“人”字作为视觉符号在人类历史上使用的时间要早许多。在当初,并不象今天这样,人指的不是每一个芸芸众生,而是针对少数的特殊人群的称谓。
  • 杜甫的忧国情思
  • 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河南巩县(今巩义市)人,宇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伟大的盛唐现实主义诗人。世称杜工部、杜拾遗,代表作“三吏”、“三别”。唐肃宗时,富左拾遗。后入蜀,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南节度府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一生写诗1500多首,诗艺精湛,被后世尊称为“诗圣”。
  • 民国注事民国学人
    [名人轶事]
    看大师怎样讲课(李兴濂)
    [旧事重提]
    空城计:诸葛亮的小品表演(朱辉)
    萧何:要官不要脸(程万军)
    李存勖:渴望融入娱乐圈的皇帝(彭佩)
    林冲的两个兄弟(鲍鹏山)
    [红色档案]
    中共特科—地下“契卡”的来龙去脉(上)(英霆)
    [我的回忆]
    我的父亲张云逸(张光东[口述] 周海滨[撰稿])
    我秘送台军战俘回金门(邱永亮)
    [史海钩沉]
    杨尚昆回忆张闻天与毛泽东的恩怨(杨尚昆[口述] 张培森[整理])
    溥仪为何被苏军活捉(郑挺颖)
    [百姓纪事]
    我的1966年大串联纪事(葛兆光)
    冯光隆的兵团往事(冯亦斐)
    [域外关注]
    拒绝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爱国者(马帅)
    [另眼看史]
    哪里是司徒雷登最后的家?(冯远理)
    剥掉“天子”神圣的光圈(李兴濂)
    [封面人物]
    人间传奇僧一行(王元)
    僧一行的科学成就(原形)
    [宫廷风云]
    杨坚:权臣窍国始末(王者觉仁)
    李广和西征覆灭记(老李船长)
    吕端:糊涂也要讲智慧(张召鹏)
    [专题研究]
    宋朝文明的伟大与消亡(萧建生)
    宋朝的夜市:全日制中国的开始(李国文)
    [史家新论]
    高启之死和洪武间的文字狱(张程)
    帝制时代宰相的好坏(周树山)
    [红颜往事]
    杨玉环只是个贪玩的女子(陈雄)
    孔四贞:清朝的汉家公主(熊肖春)
    [世纪回眸]
    台湾“雷震案”真相(范泓)
    民国诸葛赵凤昌(吴欢)
    “一大”功臣王会悟(孟红)
    [江湖传奇]
    蒋介石的铁血卫队(华宸)
    1929,杜月笙穿上了“金融家”的长衫(天一马)
    [名人婚恋]
    沈从文的婚外情(蒋泥)
    陈宪章与常香玉:戏比天大,情比海深(梅寒)
    [秘闻内幕]
    十万大军进出罗布泊内幕(吴东峰)

    面具的起源及其历史传承和演化(樊升海)
    “人”的词义(樊升海)
    杜甫的忧国情思
    《各界》封面

    主办单位:陕西省政协未来出版社

    主  编:大可

    地  址:西安市建国路76号

    邮政编码:710001

    电  话:029-745420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3906

    国内统一刊号:cn 61-1302/d

    邮发代号:52-148

    单  价:7.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